【参赛】-玄幻-永恒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1 08:21:00 点击:110615 回复:21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点击这里,和我一起冲击万元大奖吧!《《


  “丹儿,就快到了。”
  汪晨低头与张丹小声说了一句,声音中带着颤音,语气中带着悲哀。
  张丹听着声音只点了点头,躺在汪晨怀里并没有过多的动作了。此时她身上的腰部有个森然大口,汪晨早已给她服下了丹药,止住了血,却仍然可见血肉。可因为流血过多,使得张丹看上去十分的虚弱,如若不是汪晨渡气为她护住心脉,怕是早已昏迷过去。
  汪晨已然到了剑元圆满期,只要气送玄关便能够渡劫进入三灵之境,届时到达中星之地他便会招来天劫,引天雷打通剑凌大陆与仙昼大陆的通道,通过了通道他与张丹便暂时的安全了。
  此时的一切并不是他想要的,父母死离、爱人重伤、朋友离散,令得他心中的悲哀随时间过一分从而加重一分。汪晨本以为他不会再有撕心裂肺的感觉了,以为命运不会再捉弄他了,以为不会再在生离死别面前哭泣了,原来他的以为在一切的悲剧面前,就如同一张薄薄的纸片,一捅就破,压抑从破口疯狂挤进了心房,令他很难喘气。
  就在汪晨陷入沉思之际,他的后方出现了青紫二色光芒,二道长虹刹那之间到达了他的左右。青紫二色重重一闪过后,汪晨不得不本能般使出移形换影,与二色拉开距离,亦恰好重重地穿透了一面“镜子”。
  随着“镜子”破碎之声传开,汪晨站在了“镜子”后。青紫二色光芒亦停止散发,停在了“镜子”前,人影渐渐在光芒中显露,汪晨未定晴望去便已知道光芒中的人是谁了。
  “终于到了。”汪晨低头看了张丹一眼,内心将情感压到深处,此时的他想到了斩,抬起心中的剑,狠狠地斩下情感,从而从容地渡过天劫。
  但这是不可行的,因为只要张丹在,他就无法做到完完全全斩下,踏入无情之道。
  张丹脸上早已毫无血色,不知何时她便睡了过去。汪晨知道不能再拖了,立即气送玄关,召唤天劫,打通通道。
  “不要!”方才青紫二色光芒中,显现紫色光芒之人,邱香兰绝望地喊了一声,声音在雪原之中久久回荡。
  汪晨耳边传荡着邱香兰的绝望之音,他知道邱香兰为什么会绝望。大陆中心是一片凹下的雪原,此时此刻并没有下雪,范围足有上千千里,而在中星之地边缘是有一道屏障,这道屏障是由剑凌剑祖元力组成,并且由三剑宗老所加持,修为没有剑元期以上是不可能穿透的。
  而邱香兰绝望的原因便是,一旦汪晨气送玄关,她与汪晨便可能永远都不会再相见了,而且此时剑凌大陆与仙昼大陆的通道一旦打通,那么剑修与仙修之间的战争,将永远的提前,届时大陆生灵涂炭,必不可免。
  汪晨抬头上望,此时是在月夜之中,可以看到东方之上有一颗很大的月亮,头顶之上一片繁星。然而汪晨气送玄关之后,刹那之间,乌云成块,闪电雷霆,轰鸣不断。
  望着天劫之势愈加犀利,汪晨心中愈加悲凉。他早已看穿世人,此时他看向邱香兰,“你等与我早已不是同门,只不过我和你的承诺到了此时亦算数,我予你一卷《剑凌诀》,一会你替我阻挡片刻。”
  语毕,汪晨右手一挥,一道光芒直射邱香兰,邱香兰伸手接住,听着汪晨恩断义绝的话语,她知道汪晨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他与剑凌大陆渐行渐远了。中星之地连同千里之内都开始下雪了。
  邱香兰放好《剑凌诀》后,扭头看向赵夙,邱香兰与其点了点头后,默默放出了自己的剑意,紧随其后的赵夙的剑意迅速融入其中,而后剑意成象,剑象成境,剑境成界,剑界千里。在剑界中,一木一花一草成界,平静祥和的花草世界下穿梭其中的是一股股庞大而吓人的毁灭气息。邱香兰与赵夙替汪晨挡在了西南方位。
  “汪晨!,你是想丹儿在你的天劫中化为灰烬吗?”带着一道充满愤怒的咆哮声出现在了汪晨身后,汪晨扭头望去,只见来人周身环绕黑雾。
  “你来了,照顾好她。”汪晨双手发出一股柔力,张丹渐渐从他手上飞起,往东南方向飞去,片刻之后,已然睡去的张丹到了她父亲张连峰双手上,黑雾却是早已摊开。
  其实带着张丹通过通道并不实际,一来即使汪晨突破进入三灵之境,依然没有护着张丹通过通道之力,二来是张丹的父亲不会让她随他远走。
  汪晨一切都明白,在自己无能为力,困难却又如此之大的时候,他只能选择退一步。此时的汪晨还不是最好的汪晨。
  张连峰托着张丹,眼中愤怒化为责怪外,还有一片慈爱。抬头看向汪晨,发现汪晨早已看着他,他明白汪晨眼神的含义,于是他内心只能轻轻叹了一声,继而将黑雾扩大,直至千里。
  一股三灵之境的中端实力替汪晨挡在了东南方向,这个方向来的剑修的修为大多数都是三灵之境的第二步。
  看见张丹安然到了她父亲手上,汪晨知道自己能够从容渡劫了。汪晨再度抬头上望,他的天劫酝酿太久,云中雷霆之势看着便感到阵阵摄人心魂。
  永恒,便是那美好的刹那。
  汪晨渐渐升高,一股荒芜的气势从身上猛然发出。右手虚空凝握,一柄通体紫色的长剑凝聚在了手中,剑意在刹那之间凝聚成形,随着汪晨逐渐升高,剑意扩展到了中星之地的整个范围。
  天劫在上方万仞,汪晨只是升高了千仞,紧接着低头俯视,在北方与南方两个方位,分别出现了赤黄之色与火红之色。该来的都会来,汪晨知道是谁替他挡住了南北方,扭头看向西南方向,在屏障的千里之外,天下剑修能来的都来了,人群密密麻麻如同蚁窝。
  到了此时,三剑宗老还没有出现,连人影都不曾见到。三剑宗老不可能不来,《剑凌诀》就在他的身上,而《剑凌诀》是不可以出现在宗族之外的人的身上的,要想《剑凌诀》不泄露,汪晨必须死去。
  永恒,便是所谓的逝去。
  剑意成象,剑象成境,汪晨于瞬间完成了凝聚剑意,而在此时,天雷终于降下,只是不同于寻常的是,他的天雷有七道!
  红橙黄绿青蓝紫,七道颜色不同的天雷于刹那间打在了汪晨刚刚撑起的剑境上。
  顿时,一股强大的反震之力传遍了汪晨全身,在汪晨头顶几寸之上,几缕青烟袅袅被风吹去。
  天劫渡的第一重是外在,即是皮、肉、筋、脏,也就是按寻常来说,只有四道天雷才对,可如今七道,并且天雷的粗细也不同于寻常,寻常只有蟒蛇粗细,而如今足足有水桶粗细。待汪晨卸去反震之力,他的嘴角已然流下鲜血,并强忍着反冲的气血,并没有让其吐出来。
  一切都来的太快,汪晨未来得及思考。
  天劫的第二重尾随其后,寻常只有三道天雷,此时此刻竟然有六道,汪晨再度于瞬间完成了剑境成界,剑界千里。雪花飘荡的同时,雪原内,屏障外,天下所有人,都感到雪原在大陆诞生之初便是永永远远飘荡着雪花。这一刻,中星之地永恒了。
  “轰轰轰……”连续了六声,此时在中星之地外的众人都屏住了呼吸,不约而同地看向天空。
  天雷落下打在地上才会有烟尘,而高空之中,除了大风还是大风。因此众人可以清晰地看见汪晨在剑界成形后,三道天雷在电光火石间打在了汪晨头顶几寸,而后,汪晨凝聚而成的剑界在第四道天雷之下被无形化解,紧接着第五,第六重重打在了他的身上,无有烟尘激起,便可见到衣衫被轰成了粉末,随风而去,而汪晨形神俱在。
  永恒,便是变化。
  天地间一切事物都在变化之中,唯一不变的便是变化着的事物。山河大地会随时间的流逝而变迁,心伤会随着时间痊愈而渐渐淡忘,内心认定的事物会随时间的变化而逐渐接受被改变的地方。
  汪晨的剑界成形之后,中星之地的雪花已然经过了诞生飘荡融化,这是雪花的变化,因此,每一片雪花都已陷入了“永恒”之中。而地貌在汪晨看来,其中蕴含了大陆的规则,并不能轻易的改变,但它千万年来亦会变化,所以地貌只有在无形的变化之中“永恒”。
  要想让无形的变化亦陷入永恒剑界之中,就必须踏入三灵之境。三灵之境的第一步便是触摸并且改变规则。
  人在受伤之后,会先经历疼痛,而后会经历结痂,最后会痊愈,这是一个受伤的变化。因此汪晨在给天雷打中后,他便于瞬间完成了痊愈,在外界看来,他毫发无损。而衣衫的情况有所特殊,在第四道天雷下,化解了在汪晨头顶几寸剑界,继而又化解了汪晨凝聚在身的剑界,所以在第五,第六道天雷打在身上时,衣衫便没有陷入永恒之内,便化作灰烬飘去了。
  汪晨面露尴尬,凝聚元气化成了衣衫,继而抬头看向天劫,第三重已然在酝酿之中。汪晨的身体早已不需要天雷淬炼,在永恒剑界之中,即使断手残脚,他亦能于瞬间恢复,重生肢体。这是他凝聚剑意硬撼天劫第一重的原因。
  天劫第二重淬炼的是精、气、神,是内在,而汪晨自然亦不需要。在他领悟永恒剑意那一刻,他的精气神便已然永久的凝固,样貌亦永永远远不会改变,淬炼不会提升,打在身上还会周身疼痛,这也是他硬撼天劫第二重的原因。
  天劫第三重不会再降下天雷,而是显现大陆的规则,以规则淬炼自身。在改变规则之后,会有一道天雷,这道天雷才是汪晨需要的,打通通道,这道天雷才足够威力。
  汪晨身上出现衣衫后,而后他的眼前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细线,并且条条细线都连着自身,始于天劫之中,终于身体之中。
  汪晨再次升高,逐渐到了平视天劫的高空。
  “命。”
  虚空之中忽然回荡着声音,并不是雷霆般大响,而是虚无缥缈,丝丝缕缕。
  声音过后,汪晨自身出现了无名之火,火燃烧着连在身体中的细线。细线若被烧断了一根,汪晨感到的蚂蚁撕咬之感便重一分。顿时,汪晨收聚剑界,凝聚在了己身上。
  细线便是剑凌大陆与剑修联系的规则。
  这无法再度硬撼,这是在淬炼汪晨的命,若是细线全部烧断,那么他便无法度过天劫。疼痛之下汪晨眼前出现了幻觉,他的眼前出现了一副又一副的画面。
  初入剑门,结识同门,修炼比拼,外出历练,结下承诺,在外漂泊,父母死离,初遇张丹......
  一幅幅画面走马观花般在眼前闪过,汪晨突然明悟了。
  “啊!”无名之火烧在身上太过疼痛,确切的说,是烧在细线上,此些线代表汪晨与剑凌大陆的联结。烧的愈久,汪晨便感觉愈能够触摸到细线,可痛苦之感亦是愈深,永恒剑意压在身上只能修复身体并不能抑制疼痛。
  “寿?”
  虚空之中再度回荡起了声音,依然是虚无缥缈,丝丝缕缕。
  衣衫并没有在无名之火中被烧烬,只要天地元气在,衣衫便可重新凝聚。无名之火于刹那降临,亦于瞬间消失。待汪晨神智恢复过来,便发现始于天劫的细线已然可以触摸了。
  也只是可以触摸,却并不能改变,要想改变,就必须要贡献自己寿元,贡献的越多,可改变的程度便越大。
  三重天劫,汪晨早已了解穿透,因此早已有了计划。
  汪晨低头俯视雪原之上的“蚁群”,再扭头环视一周,原来三剑宗老早已经到了,只是没有人发现他等罢了。
  汪晨抬头直视天劫,抬起左手将细线一根一根紧握,直至所有的细线都握在了手心,紧接着他缓缓地说出了自己的明悟:
  “世人大多数都不愿屈服于碌碌无为,甚至有些人一生都在对抗碌碌无为,他们有足够的努力与充足的运气,做了一件自以为很了不起的事情之后,认为会有人记住他们,但其实并没有,这件事情在其他人眼中,只不过是一件非常小的事情罢了,因此到头来,碌碌无为如同烙印狠狠打进了他们的生命之中。”
  “碌碌无为成为烙印,是因为他们太容易放弃,是因为他们目光太过于短浅,除了有足够的努力和充足的运气之外,还需要过人的坚毅和恒定的目标,并非任何事都能够自以为,也并非任何事都顺心顺意。”
  汪晨顿了顿,言语并没有停下来。而三剑宗老位于天劫之下,人群之上的西北位置,就站在汪晨身后,只是隔着屏障,奈于天劫之中的天威不敢进入中星之地。
  “他这有何用意?”三剑宗老并排站立,此时他们的修为已然到了三灵之境的巅峰,要想隐藏气息并且不被发现身影,于他们来说十分容易,但了解人心还是十分困难,此时讲话的是站于左边之人,在他看来汪晨怎会突然废话连篇?
  “一重为七,二重为六,他是天选之人,抓他回去便可,不用杀。”站于中间之人言道,此人了解汪晨心机有多深,他认为汪晨这是在故布疑云,但在绝对实力面前,一切阴谋都是无力的挣扎。
  “他要想引天雷打通通道,‘寿’的最后一道天雷的威力并不足以?”站于右边之人言道,“什么?他竟然?既然如此,那么他就没有必要留于世上了。”右边之人没有想到的是,汪晨并不是利用渡过天劫之后的一道天雷,而是斩断规则之后,引起天地共愤,可湮灭世间一切亦可湮灭三灵之力的天雷。
  片刻之后,汪晨语毕,低头俯视人群。话语的前部分是真,后部分只是为了验证他心中的猜想:始于天劫的细线其实并不止于他一人,还连着天下众人,只是他看不见,却可以通过细线传音。也就是说,每个人的命线是相通的。
  而后汪晨抬起了右手,通体紫色之剑高举过头,毫不犹豫狠狠地对着细线砍下,顿时他的身前散发出了诡异的紫色光芒。
  砍下细线毫不废吹灰之力,汪晨只是砍下剑凌大陆与他的联系,失去了剑凌大陆的庇护,因此他的修为变成了掠夺,并非是剑凌大陆的赐予了。
  这也是三剑宗老忽然改变主意的原因。这是不可容忍的差错,这是不可发生的错误,这是绝不能发生的事情,因此天劫并没有散去,反而愈加的犀利,不用片刻,一道紫色手臂粗细的天雷打向了汪晨。
  汪晨暗道来的好,在砍下细线之时,他便已然踏入了三灵之境,剑凌大陆上的规则他可随意修改。
  汪晨将移形换影融入眼前的规则之中。而后在天雷来到眼前时,天雷忽然急转角度,向云层之上疾飞而去。
  汪晨这属于叛变,剑凌大陆的意志只需要降下一道威力足够的天雷便可,于是到了此时,天劫终于缓缓的开始散去,天威也因此开始降低。
  天雷紧跟其后,汪晨身影刚刚出现在了中星之地上方顶峰,抬手似乎可触摸到星辰,可汪晨觉得似乎还有一层东西,阻挡了触摸。
  汪晨刚刚出现,天雷便要打在他的身上。汪晨在电光火石间抬起右手,用剑挡住了天雷去势。实则挡住天雷去势的并不是汪晨手中的剑,而是他身前的规则,只有用最坚固的盾才能挡住最锋利的矛。
  汪晨用力上推,天雷被推开了一些距离。随后汪晨松开了右手,紫色之剑化作光芒融入了汪晨丹田之中,而后汪晨猛然向上飞冲而去,继而天雷打在了其身上。
  汪晨向上飞冲,中星之地顶峰立时出现了一层膜,而汪晨的飞冲造成了其的凸起。随后再将雷霆之力扩散到膜上。在天威彻底消散,三剑宗老刹那出现在中星之地时,膜终于被穿透了,汪晨于瞬间站在了通道中,浑身还覆盖着天雷,瞬间一股星辰之力压在了汪晨身上。
楼主发言:113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1 08:23:02
  “原来,通道之外是无垠的星空。”汪晨环视左右,随后俯视三剑宗老。天雷其中的湮灭之力与永恒之力相抵,再有通道之中的星辰之力挤压,因此汪晨再一次形神俱在。
  三剑宗老进入中星之地,汪晨亦下降回到了中星之地,“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你的言语十分警世?你以为逃的掉?”
  三剑宗老并排而立,并没有出现品字形队列或上下排列,证明三位虽然位于剑凌大陆巅峰却并没有排名,亦没有缝隙。
  “这一切都是你的认为。”面对嘲讽,汪晨只是淡淡的回应了一句,先前言语之人是身穿黑袍的傅。
  “若无剑凌大陆元气,你何以得以修行?若无《剑凌诀》,你何以达到此时的高度?若无双亲,你又何以得以降世?既是天选之人,为何不......”此时言语的是身穿白袍的禛。
  “那尔等为何又要置我双亲于死地?”汪晨的父母已然逝世十年,可是他依然记得母亲倒在父亲怀里以及母亲死前流泪的样子,还有父亲最后倒在了血泊中的样子。往事历历在目,汪晨未等禛言语完毕,便已然咆哮了。
  “既然你打通了通道,让剑凌气息提前外露,便是置剑凌于不义,这便是你的错误,而你的错误,却要让剑凌大陆上千万生灵去弥补,那你的性命与修为必先留下来弥补那窟窿。”
  “你都活了三百年了,怎的还那么迂腐?还在用是非黑白对错看待事情吗?”
  “道理谁都懂,可若事情到了眼下,到了身前,到底该如何去选择,那选择之人会不明白吗?纵使选择时糊涂或清醒,过后想想难道这都不是命吗?”许久不出声,身穿灰袍的椹出声了,“你为何就是要与‘命’作对?你为何就是要离剑凌大陆越来越远?难道你真的想剑凌大陆生灵涂炭吗?”
  “唉......”
  “难道不都是尔等逼的吗?难道不都是因为尔等的自私与贪婪将我逼离剑凌大陆的吗?”语毕,汪晨闭上了双目,忍住了咆哮,强自恢复了镇定,此时不能方寸大乱,要想彻底离开剑凌大陆,还必须完成几件事,还有为了以后的报仇,他都必须要活下去。
  “你怎如此虚伪?”屏障之外,西南的人群之中,有人以元气传音。
  “究竟是谁在滥用虚伪二字?尔等为何要站在道德规则的至高点来骂我?”汪晨张开了双目。
  语毕,汪晨再度闭上双目,深深吸了口气。三位宗老的性格仅片刻便能看透,急、狠、深,此时他最忌惮的是身穿灰袍的椹。
  汪晨张开双目,于瞬间改变了自身周围的规则,分出了数百分身分散而开。
  “他还有事未完成,他想跑到屏障外,拦住他。”
  汪晨真身混在分身其中,飞到哪,哪的规则便被改变。而椹在刹那间展开了三灵之境的巅峰之力,封住了汪晨向下飞去去路。
  三灵之境的第一步与第三步的距离并不是天壤之别可以形容。只能如此说,剑元圆满期以下连蝼蚁都不如,甚至包括剑元圆满期,而三灵之境第一步只能算是成为了蝼蚁,第二步则是算是成为凡人,第三步则是真正成为了至尊中的皇,主宰中的帝。这是汪晨踏入三灵之境后,瞬间彻底知了三灵之境的感悟。
  三步,每一步跨越都极大,世人没有造化因缘,终生根本不可能到达三灵之境的第三步。因此从汪晨出生的四百年来,剑凌大陆上只有三人到达了三灵之境的第三步,那便是三剑宗老。
  因此汪晨虽然踏入了三灵之境的第一步,内心却没有异常的振奋与欣喜。汪晨未渡劫之前,连缚鸡之力都没有,踏入三灵之境第一步后,才有了些缚鸡之力,才成为了三剑宗老眼中的蝼蚁。
  因此,椹封住了汪晨向下的去路,傅封住了汪晨向西的去路,禛封住了汪晨向东的去路。三股三灵之境巅峰之力猛然向汪晨碾压过去,所到之处,凡是被汪晨改变过的规则通通复位,凡是汪晨的分身通通消散,刹那剑汪晨只剩下了真身。
  片刻过后,汪晨连真身化为灰烬的机会都没有了......
  “哼,蝼蚁终将是蝼蚁,接下来,只要面对仙即可。”
  “你们,失败了……”就在三剑宗老,认为汪晨已然彻底死去时,汪晨已然化作一股光芒飞出了中星之地,并且所到之处不断散发分身。
  “什么?”三剑宗老惊愕的发现自己竟然还在原地。
  “他是如何骗过我们?”
  “这是他的‘永恒’!?”
  “只要大陆规则还在他便能够永生不灭,并且……?”
  刹那间,傅与禛踏出中星之地去碾压汪晨的分身,巅峰之力所到之处,汪晨分身瞬间消散于虚空之中,而椹移位到了被穿透的“窟窿”之下,释放出了自己的灵界......
  汪晨分身太多,而且汪晨未渡劫之前,已然学会了移形换影,因此一旦离开了中星之地,傅与禛并不是那么简单的能够抓住汪晨。
  “此是《剑凌诀》第二卷与第三卷,要在剑仙之战中活下去啊。”汪晨真身于瞬间来到了张连峰的身前。此时张连峰早已收起了黑雾,所以汪晨能够轻易到达他的身前,而后汪晨在他的肩上拍了拍,将信息传递了给他,并且对他露出了微笑。
  “我双亲已然逝去,我不想张丹亦失去双亲。”此时张连峰并没有托着张丹,张丹的气息亦没有出现在附近,恐怕张丹已然被藏好了。
  闻言,张连峰瞬时红了眼眶。可眼前的下一个画面却是禛的面孔,而汪晨早已消散。
  紧接着,汪晨真身出现在了南北方,给发出赤黄之色与火红之色的两人亦传递了《剑凌诀》的第二卷与第三卷。
  “此时到你还我一条命了。”这是给发出火红之色的人的信息。
  “我们的交易到了最后一次。”这是给发出赤黄之色的人的信息。
  最后汪晨真身出现在了西南方向。面对世人,汪晨唏嘘不已,随波逐流的人太多了,造成的平庸之人亦多。他并不希望这些人能够理解他,亦不希望这些人能够体谅他人,或许接下来的剑仙之战中,大多数存活下来的便是这些人。
  这世间根本就没有感同身受。他人根本无法明白你的故事中有过多少快乐与悲伤,因此不必傻傻的向他人摊开伤口,接着向他人诉苦。世人之中多的是指指点点与向伤口撒盐的作为,我们要习惯形单影只,谁也救赎不了谁,最痛苦最黑暗的那段路,终究要独自一人走完。
  随后,汪晨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接着双手一挥,分身聚集西南,缓缓而不断散发出一股又一股的光芒。《剑凌诀》终究分散于世人,这亦算是汪晨对剑凌大陆以往的恩泽作补偿,他的内心并不希望剑仙之战,是剑修战败。
  “回来吧。”《剑凌诀》已然发散出去,再去抓汪晨已然没有作用了。因此椹传音让傅与禛回来,接下来汪晨要想穿过窟窿,便要面对三道灵界了。
  做完了事情,汪晨对剑凌大陆没有半分留恋了,这里是他伤心之地,这里是他万劫不复之地,这里只有一个人让汪晨依依不舍。
  汪晨再次出现在东南方向,这个方向来的大多数类似于张连峰这样的剑宗宗主。
  “张丹,等我。”汪晨运元气上冲,以元气助力,让声音传到了百里之外,而千里之外的天边微微放亮了。
  而在张连峰的脚下,一座山峰之中,一片绿林之中,张丹听到汪晨声音,于刹那间模糊了双目,此时的她被人封住了修为,给人背着走。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1 08:23:29
  汪晨再次踏入中星之地,接着抬头上望。他自然知道接下来面对的是三灵之境的巅峰之力,而后分身缓缓的回到真身之中,窟窿之下曾被汪晨改变过的规则已然恢复过来了。即是说,汪晨之前所修改成的永恒规则已然无用。
  “我若不是天选之人,却得了《剑凌诀》,你等亦要杀我?”
  “然。”
  汪晨刚刚语毕,木然发现三剑宗老竟然分立于他的上、左、右。椹把手放在了汪晨的天灵,傅与禛一人一手抓住了汪晨双肋。
  “你真的以为三灵之境第一步可以挑战第三步吗?先前不过是让你行猫鼠之戏罢了。”
  “现在,要让你知道什么是蚍蜉撼树,螳臂当车,不自量力。”
  被人抓住此事太过突然,汪晨未反应过来前便已产生了惊愕之情,反应过来后产生了惊惧之,而后产生了恐惧之情,最后于内心产生了绝望之念。
  绝望之念一旦生起,必会令自身万劫不复。汪晨转念便运功刺激那在丹田凝练了百年的浑黑之球。
  “别想散功自爆。”傅与禛一人一掌打在了汪晨左右肾部,刹那间汪晨自爆之力被分成两股,左右引导。继而被分成两股的自爆之力,左右行任督二脉,自爆产生的毁灭之力刹那间摧毁了如嫩芽的气脉,自此汪晨此生此世都不可能再成为剑修了。
  毁灭之力走完一圈下来,汪晨的脸已然痛苦地扭曲,即使汪晨拥有超人的意志亦耐受不了这般痛苦的折磨,早已在天下群雄面前痛的大喊。
  汪晨异常的绝望,踏入三灵之境第一步他的精气神早已稳固,因此他能够清晰的感觉到自己剑脉剑骨已然被彻底摧毁,从此不得再吸气炼气,再无可能踏入剑修之列,这些情况足以让原本稳固的精气神于瞬间崩溃,令得汪晨瞬间癫狂。
  傅与禛平静地看着汪晨,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到了此时汪晨的自爆之力完全冲毁了剑脉,自爆之力亦在傅与禛的引导下消散了。
  而后,椹举起了左手,狠狠的向汪晨的天灵拍下。
  就在拍下那一刹那,两股不同颜色的气息电光火石间挡住了椹的左手,甚至卸去了椹手中三灵之境的巅峰之力。
  来人的修为并非是三灵之境的巅峰,却也一只脚踏入了第三步的门栏,因此两股伪第三步的全力还是可以卸去勃弱的巅峰之力。
  “为何要帮一个叛变之人?”三剑宗老于此时放出了自己的气息,分别是黑、白、灰三色。此时言语的便是散发灰色气息的椹。
  三剑宗老是剑凌大陆至高的存在,因此他们会接触到接近至高存在之人,亦会接触到可能会超越至高存在之人。后辈之中有人可以接替三剑宗老的位置,三剑宗老是非常愿意让其成长的,因此来的两股气息的主人虽然打断了椹,椹却没有责怪他们。
  “我欠他一条命。”
  “这是我与他交易的结果。”两人各自向三剑宗老行了一礼。
  “放过他吧,他已然无法再成剑修了。”此时张连峰出现在了窟窿之下,“他与我女儿已然行过双剑合璧,他的性命一旦逝去,片刻间,我的女儿亦会消逝,留住他吧。”
  张连峰在剑凌大陆西棋之地有着极高的地位,是炙手可热之人。不顺他意等于得罪了西棋之人,接下来是剑仙之战,三剑宗老希望全大陆能够一致对抗外敌,并不希望到时会再出现反叛的势力,再者还有两位后辈在此,不顺他等之意,三剑宗老恐怕有人在战争中作梗,给他们添堵。
  瞬间明白了事理,三剑宗老望着行礼的张连峰,傅与禛放开了汪晨。
  张连峰发出一股黑雾环绕了汪晨,与此同时,还有赤黄之雾与火红之雾笼罩而上,保证了汪晨能够顺利通过通道。而后,张连峰想用力往上一推。
  “稍等。”椹再度伸手,透过黑雾放在了汪晨腹部,顿时一股毁灭之力再度侵袭汪晨经脉,汪晨再度承受了一次身体的冲击,脸上却是露出麻木,片刻之后椹收回了手。
  此次是摧毁汪晨的仙脉,即使汪晨过去了仙昼大陆也是不能成为仙修。
  三剑宗老不可能虑事不周,正因为他们是大陆至高存在,因此知道剑修与仙修所运气经脉不同,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方式,所以为了防止汪晨过去之后会有造化因缘再度踏上修炼之路,便再次冲击了汪晨的经脉。
  “活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我知道张丹会用一生一世等你,因此你一定要活下去,失去了性命才是失去了一切,活下去,不要放弃,活下去……”
  张脸峰一推身前黑雾,将话语传递到了汪晨脑海中。而后黑雾上缠绕着赤黄与火红二色,缓缓的进了窟窿。
  无有了修为,在进入的刹那,汪晨便感觉到天地之力疯狂在挤压他,好在三股烟雾保护好了他,同时也让他看到了星空。
  “原来星空这么美。”
  接着,汪晨身影缓缓的消失在了剑凌大陆所有人面前,最后化作了星空之中的一颗流星,带着剑凌大陆的气息,飞向了仙昼大陆。
  “所有人,听着。剑元期以上剑修者,既得了《剑凌诀》便去三剑之宗闭关,必须于三年内踏入三灵之境,剑元期以下剑修者,既得《剑凌诀》便去三剑之宗领取元石,必须于三年内突破至剑元期。”
  此时,终于天明了……
  在仙昼大陆的中心,一样的高度,有着一扇门。仙修统称这扇门为天门,天门永远开敞着。在剑凌大陆中星之地出现窟窿时,在天门之下的宫殿,便响起来了第一声钟声。
  仙宫的建设与他处宫殿的建设别具一格,除了悬浮万里高空之外,可以说是琼楼玉宇,金碧辉煌,钩心斗角,廊腰缦回。宫殿建设为环形,环绕着其中最高的一座塔,塔顶有三座巨大的铜钟,排列分前后。
  第一座铜钟响起代表可以穿过天门到达剑凌大陆了,即是门相通了。第二座铜钟响起时,代表有剑修到达了天门。第三座铜钟响起,代表剑修对仙修发起了攻击,每五百年一次的剑仙之战打响了。
  可是此时响的只有第一座铜钟,代表天门通了。可奇怪的是,却无人穿过天门。
  常年在宫殿内的人听钟声过后表示很疑惑,他们都不知道剑凌大陆发生了什么,不明白门为什么提前相通了。也就紧急调兵镇守在了天门之外,日夜感受到剑凌大陆气息的仙兵,心中的暴虐随时间增加而越来越重。
  就在三天之后,一股巨大的流星冲破了仙兵布下的阵,紧接着便响起了第二,第三声铜声。一下子仙昼大陆的至高存在,都出现了天门之外。
  “五百年未到,剑修已然自以为到可以侵略我们了?”
  “流星一瞬即逝,飞去了哪里?”
  “朝大陆的东南飞去了。”
  “我发现那并非是流星,而是剑修之力包裹着一个人,其上的剑修之力已然非常薄弱了,我们不妨找到那个人。”
  “送一个人过来?”
  “不可能之事,不要妄自猜测,先寻人。”
  事情得到迅速的讨论,而后仙兵更换了一批更加强大的镇守着天门,至高存在们迅速出现在了大陆的东南。
  对剑凌大陆的气息非常敏感,至高存在们出现了仙昼大陆上最大范围的森林。
  剑凌大陆的气息到了此处后异常薄弱了,寻着气息只能到这里,可是并没有“流星”坠落的痕迹,这样的无迹可寻,至高存在们只能布三环包围式搜索汪晨。
  一年,两年,三年,整整三年搜索完成了,都找不到汪晨。因此只能作罢,至高存在们返回仙昼大陆的宫殿中,讨论方案开始计划进军剑凌大陆。
  汪晨睁开眼的第一感觉便是浑身无力与疼痛。待痛苦的感觉稍微过去了一点之后,汪晨开始观察屋内的景物。
  房屋是用竹子搭建的,床边放着很多的生活器皿,摆设很单调。但是屋内有淡淡的花香,是由床边桌子上的烟壶散发而出,汪晨闻着愈久,便感觉越舒适,不久之后,汪晨又陷入了沉睡之中……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09-01 08:40:21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1 10:36:31
  这一段是《永恒》这本书内起承上启下的一段,也是书中的一段高潮,这一段写出主角告别过去迎接未来的决心……
作者:来一斤翔步 时间:2017-09-01 11:17:37
  顶起
作者:一阵清风独rd 时间:2017-09-01 11:56:06
  更新太慢啦。。。楼主
作者:魔神之翼沈呐 时间:2017-09-01 12:38:55
  坐等更新
作者:珞六六枷zi 时间:2017-09-01 20:01:34
  我也跟上了,从此等更新,楼主很棒,有才能有正义有文笔,真希望更多一些楼主这样的人执笔呐喊,这是我上天涯的第一个回复,只为表达对楼主的敬意!
作者:林俊杰心风吕 时间:2017-09-01 21:24:18
  再顶,楼主加紧挤呀!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2 00:29:29
  既然大家都在等待更新,那么接下来更新的是汪晨遇见张丹之后发生的一些事情,即是汪晨的爱情故事,而汪晨到了仙昼大陆之后的故事,因为过段时间连载的正是到了仙昼大陆之后的故事,所以就只能写到汪晨陷入沉睡了。

  还有楼主现在还是上班族,不能每一条信息都回复,因此在这里统一谢谢支持我的每一位朋友。
  天明之后会更新汪晨的爱情故事……
作者:来一斤翔步 时间:2017-09-02 08:33:35
  还没有嘛?撸主起床了。。小辫子抽起。
作者:里脊鱼艘oc 时间:2017-09-02 08:54:42
  make一下子
作者:炙火焚城履 时间:2017-09-02 09:19:44
  好东西!!
作者:林俊杰心风吕 时间:2017-09-02 10:08:47
  希望楼主快点更新,满足我等
作者:我是摩羯阿基啄 时间:2017-09-02 10:34:36
  记号
作者:我是你情哥哥奄 时间:2017-09-02 11:26:41
  记号,楼主快更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2 13:14:43
  “晨儿此行必要挣一份名气,为父与你母亲在家听到便会开心的了。”汪晨的父亲是一位落了榜的才子,说是才子也不对,因为在外他没有名气,只是一个读的书多的农人罢了。
  “然,我知了。”汪晨点了点头,于他来说,父亲读的书多的好处便是较同龄识的许多字,说话也会随他的父亲,有一种文绉绉的感觉。
  “来,该准备好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带上啊,想家了就回来吧,不要在外流连许久。”母亲的话总是那么平实,说的汪晨眼泪泛泛,却强忍住没有流下。
  虽然不是第一次离开家里了,却没有像这一次离开家,去那么遥远的地方,去未曾想过的地方,如同从春暖花开走的晴天向冰天雪地的阴天,命运的齿轮一圈又一圈转动起来,汪晨这位少年开始了他人生的旅程。
  “嗯,知道了,娘。”汪晨哽咽地回答道,连带着汪晨娘亲都抹了抹眼泪。
  “走了,汪晨。”此时,一位穿着青衫的女子乘剑从天空中落了下来,到了汪晨几尺身后,静待着汪晨处理完俗事。
  “知道了,师姐。”汪晨抹去了眼泪,吸了口气,迅速平复了情绪,转身应了同门师姐一句。
  青衫女子的到来,顿时让不大的村口,挤满了人。所有人无不以好奇、羡慕、兴奋的眼神打量青衫女子,并且伴随着谈论的声音,这些不得不让青衫女子闭上了双眼,内心同时希望汪晨能够快点。
  “我走了,父亲母亲。”汪晨从母亲手中拿过了包袱,转身走向青衫女子,走时又扭身不舍地对父母亲挥手。
  这不是生离死别,因此没有撕心裂肺的哭泣与悲伤,但是离别总是伤感的,汪晨内心带着对未来的一丝惶恐,带着对父母依依不舍的伤感,带着对前所未有的振奋,一步一步走向青衫女子,越近青衫女子,胸膛便越挺起一分。至此以后,自己的父母在村中也算是一号人物了,这比金榜题名更有名气。
  汪晨的父母看着自己孩子已经长大了的背影,便觉得孩子此去不用过多担心。可夫妇二人内心还是不免有些害怕,他们生活如此之久,自然是听说过剑修这种存在,也自然听说过剑修界的腥风血雨,他们害怕的是孩子以后会六亲不认,会杀人如魔。
  于是汪晨便在羡慕、兴奋、害怕等等目光下升空,化作一道七彩之虹,刹那远去。
  汪晨望着脚下渐渐变成蚂类的人们,看着他们渐渐围到父母身边。汪晨渐渐微笑了起来,他算是出人头地了,他算是完成了父母的希望,他此时甚至想哈哈大笑,但他怕青衫女子不高兴,怕留给师姐的印象不好,怕她日后会刁难自己,因此他只是微笑了起来,直到玄剑门前。
  汪晨虽然是第一次在天空中飞行,虽然他不是操纵飞剑之人,但他感到了舒适,甚至无有任何恐惧,无有害怕之感。这让他感觉自己走对了人生之路,走向了那长生之路。实则汪晨不知道的是,他使自己走向了命运中无尽的孤独,如同黑暗骤然降临到了大地,命中的光芒无法穿透那厚厚的黑暗,黑暗会一直压着他喘不过气,他的波澜壮阔会因此降临到了他的命运之中。
  汪晨长大的地方是一片小村子,里面的人大多数是趋炎附势之人,自小他也受过势利的眼光,自小他便明白出人头地的道理,自小他都明白人生上许许多多的道理,这些道理都是他父亲教于他的。他父亲不希望他能够全部领悟,希望他能在磨难面前多一分勇气与多一分机智。
  汪晨所在的村子属于赵国,而在赵国附近有六个国家,汉、蜀、明、晋、越、吴,总共七个国家,国力排名依次读来,赵国在其中排名第三,七个国家小战争不断,大战争近年少有。除了这片名为东雾的土地上拥有七个国家之外,还有其余三片土地,分别名为北天、南地、西棋。
  北天与南地早已分别被秦、隋二国一统而上,西棋与东雾的不同之处便是,西棋之有五个国家。各片土地之间都有一条明显的界线分离着。而四片土地的总称为剑凌大陆,这个大陆上资源无数,所有国家背后都有一个剑门,剑门与国家之间是相互依存的状态,一是可以以此达到长生,二是可以以此渐渐一统剑凌大陆。
  剑凌大陆有一位邻居,它名为仙昼大陆,仙昼大陆上并不修剑,而是修仙,同样是以达到长生为目的。两大陆之人却以生死为目的,展开厮杀。
  赵国的玄剑门这次十二年一度展开的招徒大会已然结束,每次招徒大会都会招进数千弟子,而招徒大会有两方面的考验,一为资质,二为与剑契合产生的鸣声。在大会上,汪晨被检测出资质不行时,双眼前便是短暂的一黑了,恢复过来时便被要求去与剑契合。在所有人都不看好的情况,汪晨与剑契合产生的鸣声,居然超过了百里,惊讶了众人之后,自然而然的成为了掌门亲传弟子。
  此时汪晨在玄剑门前想起,当有黄粱一梦,白日做梦之感,本以为自己不会通过考验了,未曾想最后一关才是重中之重。一里可成为玄剑门入门弟子,十里可成为二等长老亲传弟子,百里自然是成为掌门亲传弟子。
  据汪晨所知,玄剑门的等级分为:祖老、长老、掌门、二等长老、掌门亲传弟子、掌门记名弟子、二等长老亲传弟子、二等长老记名弟子、余下杂役弟子,由此可见汪晨一入了玄剑门中,便是众多弟子中地位最高的一群人。
  汪晨从未想过自己的起步会那么高,他父亲曾经与他讲过,一些人得到金钱与名气之后,是很难保持初心,会变成连至亲都不相认之人,会变成感情空洞之人。汪晨不愿变成此种人,他进入玄剑门后,暗暗下了决定——不忘初心。
楼主青非清 时间:2017-09-02 13:15:25
  汪晨的爱情故事还在码,先发一段汪晨的出入剑门。
作者:我喜欢何阳墓wr 时间:2017-09-02 14:38:52
  留名慢慢看!置顶
作者:魔神之翼沈呐 时间:2017-09-02 15:51:25
  有水平,有引力,写的好
作者:一阵清风独rd 时间:2017-09-02 16:17:55
  快更新啊,楼主加油
作者:wcnnbe25431 时间:2017-09-02 17:55:15
  记号
作者:炙火焚城履 时间:2017-09-02 18:44:44
  写的非常好,只是不过瘾哦,快更
作者:来一斤翔步 时间:2017-09-02 19:58:56
  顶你
作者:wcnnbe25431 时间:2017-09-02 20:23:43
  我跟过来了,跳帖过来看你的
作者:魔神之翼沈呐 时间:2017-09-02 21:39:44
  有意思,留名,回家继续看
作者:我喜欢何阳墓wr 时间:2017-09-03 07:35:34
  吊人胃口啊
作者:我是摩羯阿基啄 时间:2017-09-03 08:28:59
  继续加油啊!
作者:来一斤翔步 时间:2017-09-03 08:46:45
  等着你更新啊!~~~~~
作者:珞六六枷zi 时间:2017-09-03 09:10:52
  加油,快点真支持你一下。
作者:wcnnbe25431 时间:2017-09-03 11:03:07
  很精彩
作者:炙火焚城履 时间:2017-09-03 11:41:27
  写的不错,顶起
作者:书之声 时间:2017-09-03 12:09:56
  顶起!!!
作者:魔神之翼沈呐 时间:2017-09-03 12:20:17
  楼主,速度,好慢,好帖
作者:洋河镇的小帅卜 时间:2017-09-03 14:35:54
  一定顶,保持首页
作者:我是你情哥哥奄 时间:2017-09-03 15:14:52
  顶
作者:樱花静好纪 时间:2017-09-03 15:53:27
  支持你
作者:林俊杰心风吕 时间:2017-09-03 16:16:03
  味道好極了!
作者:酒石酸酐 时间:2017-09-03 16:19:05
  拜读佳作,支持!
作者:莫機的吻 时间:2017-09-03 16:52:20
  顶顶
作者:神科比池 时间:2017-09-03 18:29:10
  希望楼主多写一些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