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个五十块钱(都市风情小说)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3 21:53:51 点击:1709169 回复:27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内容提要
  学企划专业的柯瑄没有如期找到工作,心有些灰,还累。
  急着招聘一名店员的渔具店老板卿扬,因招聘失败,正在犯难,神色凝重,但很酷。
  于是,柯瑄与卿扬相遇了。
  一番相互了解之后,柯瑄并没有成为卿扬的店员,因为她压根不接受他的经营理念,都什么年头了,还指望单位的人来买?再说,就算把产品卖出去,又有什么意思?好玩吗?
  两人聊了很长时间,结果发现一个共同点,柯瑄逻辑思维好,特善于分析和推断。卿扬长得比较帅,开个博,挂上照片,就有人来粉。
  于是一家特色小店开张了,它的业务特别有创意,专门给人写骂人信。
  出口气的,只收五十元,把异性朋友骂走,又不伤人,三百元,把异性朋友骂回来,五百元,骂了不回,但成了朋友,四百元。
  如果是把被小三迷惑的老公骂回来,没有成功,只收二百,成功,收一千元。
  中途,柯瑄把卿扬的现任女友骂走了,卿扬忿忿不平,扬言要跟柯瑄散伙。
  不过,卿扬最后转怒为喜,原来柯瑄把卿扬女友骂走,却把他的前女友给骂回来了!可是,这时的卿扬已经回不去了,他发现,一颗新的种子,正在内心发芽!
  一个轻松快乐,主题新颖,激发人生的连载故事,即将推出。
  欢迎关注!

  本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77次 发图:55张 | 更多 |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5 03:32:30
  第一篇:【出师不利】
  每年六月,是大学毕业生找工作的旺季,几十万大军,涌向市场,就此展开人生的博弈。
  有些人参加各种招聘会,有些人则通过招聘网站,踏上新的旅程。
  我们的故事,只是千万个就业者当中的一个,它从找工作开始。
  面试官瘦长的脸,一幅倦容,他慢慢地抬起头,用手指揉了揉黑眼圈,问:“企划专业是什么缩写?”
  “企业规划与管理。”柯瑄回答。
  面试官突然来了精神,高声说道:“你学什么不好,比如市场营销!企业那么大,你个大学生能管理得了吗?你若是营销专业,我们还可以考虑!怎么?我说的不对?这是什么?晚上有时间多看几本企划方面的书,一次不可和多人啪啪啪,伤身!”
  面试官红着脸看纸条时,柯瑄已经来到了大楼外面。
  上午应聘了两家公司,相距三十多公里,中午吃了碗面,就赶到这里来了,本来是累,现在简直是灰心,这是哪门子面试?面试官明摆着一熬夜放纵的货!吓吓他,让他知道本姑娘的厉害!嘿嘿!
  市场就这么怪气,你不能责怪企业养着无知放浪的人,就像叫花子不能挑剔施主的长相一般,人家才是大爷!
  还市场营销!市场营销对于学企划的,能算大菜吗? 切!简直想骂人!
  柯瑄站在公交车站台上,差不多说出声来,身边的一个大妈瞅她一眼,赶紧离得远了点。
  前两家公司拒绝的理由是自己没有实战经验,人家要的是一来就可以独当一面的人才!
  哪个大学毕业生,一毕业就有实战经验啦?有实战经验的,会是大学毕业生?疯了吧?
  柯瑄叹口气,似乎觉得校园流行很广的那句“毕业即失业”是有道理的。
  一个人亲身经历后,抽象的概念就会变得清晰,包括“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这类俏皮却残酷的现实语录。
  回到宿舍已经晚上七点了。
  英子本来躺在床上,给柯瑄开了门,又躺了回去,身边的桌上一大堆零食。
  “你不舒服吗?”柯瑄问,“这么早,怎么就躺下了?”
  英子“蹭”地一声坐起来,跟放机关枪似的,一阵连发。
  “心病!”她拍拍胸口,“我跟你说,柯瑄,我彻底放弃了,我投降了!这哪是找工作啊?每次都一样,几百号人,就一个岗位。这是电影导演招聘演员呢!你怎么样?”
  柯瑄给自己倒了杯水,坐下来,想起面试官懵逼的脸,笑眯眯地吃起英子的零食来。
  英子忙说:“你肯定找着了,瞧你高兴的!”
  柯瑄抬起眼睛,故作严肃地望着英子说:“没找到工作就不能高兴吗?天会因此塌下来吗?难怪你形式逻辑不及格!”
  英子连忙摆手制止:“好好好,说不过你!你逻辑思维好,我错了,行不?你倒是说说看呀!”
  “我今天跑了三家,人家都不满意,不过最后一家,我总算出了口气。”说到这里,柯瑄笑了起来,“我给胡言乱语的面试官递过去一张纸条,提醒他以后晚上多看书,少做恶心人的事!哈哈!嗯,加上前天那家,一共才四家呗。休息一天,再到网上搜搜。”
  英子也跟着笑起来,以前柯瑄做的那些递纸条的事,件件经典,一些不学无术的老师都给她整得哑口无言。全班逻辑思维最棒的学生,又超爱看书,行为心理学选修居然拿了史上最高分,被老师惊为天人,啧啧!大家都认为柯瑄可以顺利地,甚至轻而易举地找到工作,整个一个“小谋略家”嘛!
  英子咧咧嘴,长叹一口气道:“这不明摆着,劳动力市场不景气嘛!我妈让我回家,说她可以帮我张罗,我就这么决定了。减肥计划我也先放下,今个自己就庆祝了,买了好些好吃的犒劳自己。我说,你也别太挑,人好,也怕巷子深!”
  “喂!别乱比喻好不?”柯瑄慢条斯理地打断她。
  英子吐吐舌头,不好意思地说:“比喻不当!我和你不一样,我胸无点墨,内心不够强大,姐,你坚持好了,我过两天就回家。你找到好工作,通报一下,我给你庆祝。别忘了把有趣的事记下来,第一时间跟我分享!”

  该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5 12:50:27
  第二篇:【继续出征】
  似乎获得面试机会并不难,在两家人才网投了四份简历,转眼又收到两张面试通知单。
  柯瑄因此得出个结论:机器比人更公正!因为它们按照设定筛选,不会往里面添加人为的信息。而人则不同,他总是受情绪左右,比如面试官吧,他会根据前来应聘的人的长相、话语,甚至衣着打扮,随时改变原有的规则,他还可能根据自己当前的心境,说一些不利应聘者的话。
  这种情绪化的特点,往往把柯瑄这种具有某种潜能的人,排除在入选的圈子之外。
  柯瑄知道自己的潜能,她能吃苦,忍耐性超强,爱读书。她对信息特别敏锐,所以她形式逻辑学得好又快。
  当初乡里的中学因要维修,学生必须转到十里外的隔壁乡学校上课,同乡的很多孩子就顺势不上学了,包括自己的妹妹。坚持去上学的一共六个,冬天来了之后,就剩下柯瑄一个人了。
  在柯瑄心里,陈老师算个奇人了,他上数理化,比自己乡里的老师强一百倍。
  更重要的是,他推荐大家看课外书,如果买不到,他就把自己的书借给大家看。因为柯瑄不仅爱看书,而且还是从别的乡转过来的,每天来回要走一个多小时,陈老师就特别多教她一些东西。
  教语文和外语的刘老师,就差很多,她尽讲书本,不讲课外的世界。
  柯瑄的语文是大学提升上去的,文法学院逻辑学课程的当家花旦,居然是语言文学出身,这让柯瑄多了一份遐想,跟她学习文学写作。
  而且她的名字很有意思,叫庄梓,听她的课,柯瑄就常联想到庄子,这也许算是哲学渊源吧。
  几次面试下来,柯瑄已经看出一些大中型企业的漏洞。面试官并不一定了解自己的企业,对于企业的实质问题也不清楚,这些人有意无意断阻了她这种人才的入围。这反而给了她思索的机会,去这样的企业有意思吗?会不会很无聊?
  有一件事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就是她怎么度过那漫长的枯燥乏味的时光?
  她总是思索,如何可以找到一种更好玩的方法。大部分时间她并没有找到这种具体的方法,但思考问题,给了她无穷的乐趣,所以她一下就喜欢上了庄梓老师,读一个不入流的大学,并没有什么不好,只要有几个能把你教高级的老师即可。
  她也一直在思考人与人之间语言的障碍问题,有时她觉得语言是多余的,话多反而有碍思想。因此,尽管她学习轻松,成绩优秀,却给人不怎么开朗的印象,在大学校园,开朗的女孩比较受欢迎。
  柯瑄还喜欢看童话,喜欢看科幻小说,这可能是所有喜爱推理的人的共性。他们读作品读得很轻松,思路往往和自己的吻合,因为未来也是一种规划,你可以根据现实来描绘自己的想象。她甚至会这么想:如果刘易斯•卡罗尔不是数学家,而是纯文学家,他可以写好奇境吗?或者,他会去构思爱丽丝吗?
  突然,她有了一个预测,她在这两家企业都将被同一个原因拒之门外。
  假如,柯瑄思考道,她的预测成真,那么,她就不再把自己局限在大中型企业的就业范围里了,只要自己喜欢的,无论大小,哪怕个体,都可以。
  想到这里,柯瑄突然觉得自己轻松起来,一周的压抑烟消云散了。
  人为什么总是把自己装进一个套子里,也不管它是否合适自己?
  事实上,套子多半不合适套中人,然后套中人就压抑,痛苦,一系列不开心接踵而至。
  有的人一辈子没有找到解套的方法,深感不适。而有的人虽到退休前都被禁锢在里面,却习以为常,退休后,也没有解脱的感觉。
  可是柯瑄不行,她是会找方案的人。啊,这种生活,我不要。
  现在,柯瑄似乎明确了一点:所有的困惑,都是因为学生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或不要什么造成的,他们要的,可能根本不合适他们,只是大家都要,他们也要。他们从没有考虑过,不要这些是否会有更好的出路,怎么去开拓这个出路。
  想到这里,柯瑄走进了第一家面试的单位。

  本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5 19:12:03
  第三篇:【狭路相逢】
  23岁的卿扬人高马大,长得一米八二。他很少大笑,偶尔浅笑几声,属于酷族男孩。
  卿扬学环境工程,毕业后在一家设计院实习,实习完说自己宁愿开个店。
  卿扬爸爸家,三代单传,就这么一个儿子,所以卿扬的妈妈就说他要什么都可以满足他。
  邻居的堂妹开渔具店,说生意很好,家里有事要转让,卿扬妈妈就帮卿扬把店盘了下来。
  店铺上下两层,楼下卖货,楼上藏货,也还看得上眼。
  卿扬的特点是喜欢现成,听说一切都无须操心,不懂钓鱼也没关系,只要坐着收钱,就满意地答应了。
  就一点令他不满,接手时,居然没有店员。老板娘说没关系,可以自己先看店,在门上贴个招工启示。
  于是,卿扬就成了店主兼店员。招工二字贴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招到员工。中途来了几个女孩,一问工资待遇,就扭头走了。
  每天有几个零零星星的客户,一个月下来,还不够店租钱。
  卿扬爸爸有些怀疑地说:“我们上当了?”
  妈妈说:“也许不是!每天上午十点才去开门,晚上七点就关门,这要等招到工才能有起色吧?”
  于是,一家人就指望卿扬尽快招工成功。
  隔壁花店家的蔡筱小有事没事过来跟卿扬聊天。并告诉他生意从那个禁止公款消费制度开始,就已经淡了,时间挺久了。
  卿扬掏出一盒烟,抽出一支,开始猛吸,也不再理会蔡筱小。他似乎看出了蔡筱小的心思,但每天无聊,有个人说说话,他也不反对。
  蔡筱小除了没有学历,其他都不错,样子灵气,手脚麻利,日子一长,她居然主动帮卿扬早早打开店门,卿扬爱啥时候来就啥时候来,反正生意也不多。
  这天不知什么原因,卿扬很早就到了店里,一边喝茶一边抽烟,心事重重的样子。
  有个女生边吃面包,边看招工启示。
  卿扬一个箭步走出来,问:“美女,找工作?”
  女生摇摇头,就走了过去。

  第一家面试官很有气质,黑色衣服里面露出白色衬衣,大企业就是不一样。
  他说话也很客气,优雅地做了个手势,让柯瑄坐下,然后就拿起从网上下载并打印出来的柯瑄简历。
  “什么学校毕业的?是不是211或985?”
  柯瑄刚说了“不是”两个字,面试官就抬起头,把简历往身边一放,非常客气地说:“对不起!我们只招名牌大学的学生,这里所有的员工都来自名牌大学。”
  “你们的招聘信息上没有注明!”柯瑄指出。
  “哦,不好意思,那是我们的疏忽。您请回吧!”
  第二家的情况惊人的相似,不过柯瑄在面试官问自己之前,递过去一张纸条。
  面试官歪着头看了一眼,吃惊地问:“你怎么知道的?”
  柯瑄什么也没说,起身走了。
  面试官把纸条递给身边的一位女性,一边说:“她居然知道我们要问这几个问题!”

  卿扬说不清为什么心烦起来,很久没有想起闫丽了,昨天手贱,居然给她发了条短信,问对方:“还好吗?”
  自从提出要跟她分手,而且闫丽到寝室来找他,自己故意冷淡她,都快两年了,闫丽没有主动联系过自己一次,一次都没有!
  也许她换手机了?也许她删除自己,不知道号码是谁了?

  “老板,你出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卿扬侧身一看,是刚才吃面包的女生。
  “我像老板吗?”女生大约一米六,卿扬勾着头问她。
  女生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说:“你生意不好,招聘待遇差,所以招不到工。”女生不顾卿扬吃惊的样子,继续说:“你是坐不住的类型,你想尽快找个人帮你看店!但你要有扭亏为盈的计划,否则发不出工资不行。”
  卿扬做了个打住的手势,逼问:“你是蔡筱小的朋友吧?愿意做吗?”
  女生就进了店,并让卿扬给倒杯水喝。
  “我叫柯瑄。给我看下计划书,还有你出多少钱?”
  计划书?卿扬乐了,要那种东西干嘛?
  “嗯,计划书还没有整理好,我先口头介绍一下吧!”
  柯瑄边喝茶,边听卿扬介绍。
  最后插嘴说:“三千元太少了!过些天学校就让搬出,我还得租房。”
  卿扬赶紧说:“那我给你提成!你觉得能盈利吗?有盈利,咱还给你办五险!”
  柯瑄慢慢地摇头:“不能!”
  卿扬显得格外失望,一副我雇你来干嘛的表情。
  柯瑄简单分析了一下,大致意思是渔具非必需品,而是消遣品,如果可以做单位,生意肯定好,因为团购销量大,个人还可以采购价位高的产品送人。既然出台了公款消费禁止令,这条路基本上就行不通了。至于现在怎么定位,柯瑄抱歉地说:“我拿不准!就算把东西卖出去了,又有什么意思?好玩吗?”
  卿扬咬着嘴唇,一言不发,内心盘算要不要再考虑招聘事宜。半晌他才回过神来,恶狠狠地说:“好玩?亏损是好玩的吗?”
  柯瑄从桌子对面,探过头来,仔细审视卿扬的脸,卿扬把头往后仰,一边喊到:“搞什么?”
  “别浪费了你的脸!能靠脸吃饭,干嘛要去卖渔具?”
  卿扬哈哈笑起来,这么长时间头一回大笑:“这你还说着了!我的博客,挂张自拍,每天都有人来粉!”
  “是吗?”只听柯瑄高兴地喊了一声,“有救了,一定可以盈利!”
  卿扬也喊叫起来:“丫头,你松开我的领子!给我说清楚!”


  该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6 07:34:56
  第四篇:【拉钩成交】
  卿扬整理了一下领子,尽量显得庄重地问:“怎么就可以盈利了?哪来的赢利点?”
  “让我解释给你听!”柯瑄正要解释,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老板,交管理费,卫生监督费,门前清,一共六百八?”
  卿扬冲了出去,在外面比划加理论,神情激动地说:“前几天不是刚交过卫生费吗?”
  来人是位大姐,中等年纪,发福的身材一起一伏,还一边嚼着口香糖,她不耐烦地说:“一码归一码,快点!”
  柯瑄从里面看了收帐人一眼,拿出手机拨了一个电话号码,只见收帐人掏出手机,准备接听电话,很快又把电话放回口袋。
  “你到底交不交?不交是违法的!我可以报警。”
  卿扬红着脸,愤然说道:“你这是乱收费!我投诉你!”
  “随你便!”对方泰然回答。
  柯瑄走出来,递给收费人一张纸条。
  收费人不耐烦地接过去,一边看,一边没好气地说:“怎么?打白条啊!”
  当她看清楚纸条上的内容后,犹豫了一下,复杂地看了柯瑄一眼,然后说:“好吧,这个月就算了,我下次再来!”说完匆匆离开了。
  卿扬没回过神来,一副迷惑不解地样子说:“怎么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你给她什么啦?”
  “我骂她了!”
  卿扬发出“哈”地一声:“骂她了?想骂人的人是我!”
  “那你欠我五十元。我帮你把她骂走了!”
  “什么?”卿扬一声惨叫,听到钱字都过敏。
  只听柯瑄说:“我只是提醒她去交个税,她在网上有多套房子出租,我们租过她的房子。”
  卿扬慢慢正过身来,面对着柯瑄,两眼直直地看着她,一字一顿地问:“你敢确定可以盈利?说说模式!”
  柯瑄拿起手机,对准卿扬。“不带美颜的,你变换几个角度。头再左边侧一点。好了,加你微,把图片编辑一下,九张,发你微博。抬头我都帮你写好了:哥的素颜!”
  卿扬果然不是吹的,一会功夫,大把粉丝上来扎堆,嘻嘻哈哈,一惊一咋地赞美起博主的颜值来。
  卿扬一扫刚才的不悦,喜滋滋地和大家互动起来,热情地回复起大家的评论来。
  “我没说错吧?我的粉丝每天见长!”
  柯瑄望着卿扬快速按动键盘的双手,思考着。
  你只要稍加琢磨,就可以归纳出这样的特点来:这是一个自找乐子消遣的时代,有的人,有很多时间,他们不知怎么打发,颜值型博主因此为他们提供了一个打发时间的平台。最重要的是,众粉之间是割裂的,彼此没有联系,不受影响,说得过火的话,不会产生不利影响,反而可能受到热捧!
  聚粉的目的可以调整,不仅和大家插科打诨,还可以让大家传递信息。一张小鲜肉照片,可以把人聚拢,好玩的信息就会被他们转走。
  “我们可以谈商业模式了!”柯瑄咳嗽一声,提醒卿扬。

  听完柯瑄的介绍,卿扬迷惑不解地复述道:我们帮人写信?通过责骂对方,达到或分或合的目的?有点像代写公司嘛!如果只是出口气,只收五十元,把异性朋友骂走,又不伤人,三百元,把异性朋友骂回来,五百元,骂了不回,但成了朋友,四百元。
  如果是把被小三迷惑的老公骂回来,没有成功,只收二百,成功,收一千元。
  “我去!这哪有可行性?谁会花这份闲钱!”卿扬把手一挥,做了个否定的手势!
  “你刚才不是很想骂人,是我帮你成功地把对方骂走了吗?帮你省了六百三!你欠我五十元!”
  卿扬掏出一根烟,他思考时必然有烟相伴。
  嗯?仔细想想,似乎有这么一个群体存在,他们的痛点是,心情不好的时候,无人诉说!很想骂人,却无济于事!
  “可大家为什么要花钱呢?这和代写公司有什么区别?”卿扬想不明白。
  “本质差别!代写公司只是写出你自己的意思,而我们帮你消除烦恼!说打赏也行,我帮你解决问题,先交定金而已。”
  “有过成功案例?”
  柯瑄点点头。
  “很多!比如被男朋友甩了,还要背上分手的责任,女生愤懑却无奈。问题其实很简单,不过是心理特点而已,只要懂点心理学,会推断即可。我恰巧善于推理。”
  “我看得出来!你继续!”卿扬插了一句。
  柯瑄继续解释:“这叫‘推诿心理’。男生因故要分手,内心又不安,如果把责任推给对方,他就心安理得了。但女生却会因此委屈痛苦。你给我五十块钱,我帮你消除痛苦,让对方良心不安,你愿意吗?”
  卿扬立刻点头:“嗯嗯,愿意!上次和闫丽就没有处理好。这个怎么收费?”
  柯瑄张开手掌说:“你没有发现这种需求很大吗?广告语我都想好了:五十元,放心!店名叫‘开森五十’。你占51%,我49%,前期资金全部由你垫付,包括工资。”
  卿扬把烟头一扔,看着自己的手指。
  “你当然可以继续开你的渔具店。”柯瑄慢条斯理地说,端起茶杯,轻轻喝了一口。
  卿扬伸出手说“就这么定了!成交!你把计划书先写出来,工资从明天开始算。”
  柯瑄只是用自己的食指勾住卿扬的食指,轻声说了声:“合作愉快!”
  “顺便说一下,把微博抬头诗第三句‘常念你在心头’改成‘夜深烟缭绕’效果更好,意境更深!”
  卿扬半张着嘴,看着柯瑄离去。

  该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播出。


  
楼主翱翔的雄鹰2017 时间:2017-10-07 06:18:47
  第五篇:【开业前夕】
  听说卿扬招到了店员,蔡筱小小旋风般赶过来。
  “哎呀,哥好棒!神速!”蔡筱小拍着手,凑到在贴横幅的卿扬身边,卿扬赶紧闪动了一下身子。
  屋子里的柯瑄听见喧闹声,抬起头来,往外看,微微笑了一下。
  蔡筱小兴高采烈地东看看西摸摸,仿佛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开森五十?啊哈哈,好好,我喜欢!几时开张?”
  这时她看见了柯瑄,柯瑄正对着门,在电脑前忙活着,任她端详。
  蔡筱小活泼的劲头突然有所收敛,这个店员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店员有标配啊,通常一目了然:礼貌的姿势,无须猜度的笑容,简易的表情,随时准备执行的架势。
  可是这位,蔡筱小看不懂。
  “姐姐就是新来的吗?我是,哦,卿扬的女朋友。”
  柯瑄抬起头,笑了起来:“哈哈,很漂亮啊!和老板很般配!”
  蔡筱小立刻想飞:“哦呵呵,姐姐太会说话了!”
  卿扬分别瞪了两位女生一眼,凶巴巴地说:“还有很多东西要采购,我出去了!”
  见柯瑄在电脑上敲字,蔡筱小就在她身边坐下,问些关于经营的信息。
  “原来改行不卖渔具啦?好吧,反正也不好卖!那是做啥了呢?”
  文字的东西她是不太懂,毕竟高中都没有毕业。
  听说帮人写骂人信,蔡筱小来劲了:“这个我喜欢。我可以帮着骂!我很会骂人哦,我弟弟和妹妹都很服我!”
  柯瑄的嘴角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她解释道:“其实不是真的骂,而是批评,通过分析二者之间的关系,指出对方的不足,或给予成就的肯定,促成其改进并和好的方式方法,如需要,就促其分离。”
  蔡筱小蹙着眉听,似乎听懂了,而且觉得很好玩,并立刻找到了客源,她开心地说:“那你们骂下我老爸!他喝醉了就掀桌子,拍板凳,欺负我妈!”
  “真的吗?那必须提供一些他们两人各自的信息,还有两人的关系。他们还相爱吗?”
  蔡筱小歪着脑袋想了想说:“也许吧,我也说不好。我妈她可能太投入花店了,和爸在一起的时间不多。不过以前妈不开店的时候,感觉关系好一些。”
  “你爸干什么的?”
  “他原来也做生意,后来赔了,现在不做什么了,有时照看一下我弟弟妹妹,他们是双胞胎。”
  柯瑄在小本子写了几个字,望着蔡筱小清澈的眼睛,轻声说道:“我知道了,回头我去拜访一下你妈妈,她一定是个非常出色的女性。”
  蔡筱小眉开眼笑起来:“好嘞,她一定会很开森,哈哈。我会说服她成为你们的第一个顾客。我要让卿扬哥也觉得我很出色。”说完,蔡筱小就起身说要回去了。柯瑄答应着,一边目送着她离开。
  卿扬打的回来的,从车上抱下一堆东西,柯瑄见了,忙跑出去,帮着搬。
  “没有公交车吗?”柯瑄问。
  “啥?”卿扬不耐烦地说“你想累死我啊!能打到的士都不容易啦!别省那一点!”
  柯瑄咕哝了一声,就不再言语。
  过了一会,柯瑄说:“我回头去拜访一下筱小的妈,她是我们第一个客户。”
  卿扬正在抽烟,听到这里,把烟头使劲在烟灰缸上摁灭,往前走了几步,在离柯瑄一米的地方,停住,阴阳怪气地问:“为什么是蔡筱小的妈?”
  柯瑄的视线从烟头转到卿扬的脸上,模仿他的语调问“为什么不能是蔡筱小的妈?你顾客多得可以随意筛选了吗?下班了,我先走了,明天早上我会早点来开门。后天我们放鞭炮。”说完,人已经走了出去。
  卿扬一副拿不准的神情,计划书他是满意的,写得似乎很专业,至少自己写不出那么规范有条理的内容,可行性分析也很详实,案例中一大堆心理学理论,相当有说服力。
  可是这种女生,会是靠谱的搭档吗?

  本栏目,由“葛配滋”独家冠名播出。


  
作者:随遇而安淹 时间:2017-10-08 21:09:20
  好看。
作者:半夏花开i 时间:2017-10-09 08:28:41
  哈哈加油!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7-10-10 10:13:38
  支持
作者:人醒梦亦碎碎亲 时间:2017-10-10 11:01:05
  好帖,让我了见到不一样的世界
作者:硪以为硪很好竟 时间:2017-10-10 13:03:17
  好看,支持楼主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7-10-10 18:30:33
  不错。欢迎互访。
作者:langlangname 时间:2017-10-11 21:09:15
  风格不错,欢迎互访。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