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个人被命运选为棋子时,这是荣耀还是痛苦。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06 18:24:54 点击:81 回复: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少年时的故事最让人心疼。
  绝,为何称绝,只因他杀人太绝,十年前,他还曾是少年,这十年来已经让他堕入了地狱。
  十年前,他开始不再用自己的剑去救人,而去杀人,他一剑一剑的去寻自己的仇恨,全家三十口人,就死在了这少年的手上,为的是那个在野地的坟墓,而他却只有十五岁,十五岁的少年成了全城人的魔鬼,魔鬼却还活着。
  他也像鬼一样活这。
  只有这样他的家人那个扫落叶的老人才能好好的活着。
  “一个有罪的人没有权利去死,他必须活着经受煎熬,用这样的方式来赎自己的罪,罪赎完了,才能轻松的去死 ”这是天玉君主对他说没有杀他的理由。
  “他找你什么事。”绝来到皇城外的一处高山上,有一道声音从旁边树林传来,他也知道这是谁,所以也并不奇怪他会知道君主找他。
  “杀人。”绝回到,说完就有一壶酒飞了过来,他接住喝了一口。
  递酒的人跳了下来,与他一起倚这树干,借这月光可以隐约看到此人的眼睛,与绝一般,疲惫不堪,虽然面貌被面纱遮挡,但可以依稀窥见此人的轮廓,想来此人也是一个让世间姑娘怀想的美男 子。
  “你杀了几人了。”说完取下面纱,接过洛尘的酒壶。
  “一百人了,呵,整整一百人了” 洛尘自嘲的笑这说道。
  “你杀了一百人了,我却不知道我杀了几人了。”那人说完仰头喝酒,一壶酒也被他给糟蹋完了。
  “想不到大名鼎鼎的绝只杀了一百人 ,这个名字也与你不配啊!”这股讨厌的声音跟随这一个人从暗处传了出来。
  洛尘厌恶的看这这人,他不知道怎么有人觉得杀人是一件可以炫耀的事情。
  “绝,我要你的剑。”来人嚣张的说道。
  “你为何要他的剑。”糟蹋酒的人说道。
  “我要成名,我要君主看重我。”
  “不错,这确实是一个好方法,不过他的剑你拿不起。”
  “与你何干,酒鬼。”
  “哈哈。”也不知道酒鬼为何笑,是为初次听到有人叫他酒鬼而笑,还是笑他不知天之高地之厚。
  来人只感觉一种已深入骨髓的疲惫,却带着一种逼人的杀气从绝身上弥漫出来。
  他疲惫,只因他杀了太多人,甚至有些是不该杀的人。
  他杀人只因他别无选择。
  他掌中的剑他已放不下,放下他和他所爱的人就得死。
  别人也不允许让他放下剑。
  “你要知道,我叫陈铭,那个把剑刺进你心脏的人。”来人拔出手中剑说到。
  “我等你。”绝回到。
  “出剑吧”陈铭道。
  绝像是没听到是的,什么也没说也没做。
  “好”对于绝的傲慢陈铭忍不住了,他出手了,他要让绝的傲慢而付出代价,所以他的这一剑用尽了他的全力,他以为这一剑绝是挡不住的。
  他错了,绝的剑很快,大部分人都抵挡不了绝的一剑,陈铭也不例外。
  但绝的剑却没有伤到陈铭,他身后的那块巨石,已成了碎石。
  那酒鬼出手了,是绝要他出手的,绝不想杀他。
  陈铭呆呆的站在原地,那把剑虽没刺向他,但他感受到了绝的那把剑,他知道在这把剑面前他是那么的弱小。
  “你为何不杀我?”陈铭护着手挽说道。
  “我等你杀我。”
  “好,我叫陈铭,记住,插进你心脏的那把剑是我的。”陈铭说完就狼狈的逃走了。
  “你为何不亲自出手?”酒鬼倚着树干问道。
  “我的剑只能杀人,不会伤人”绝看这手上的剑说道,他已控制不了自己的剑。
  “你要我割他的筋脉,又要等他杀你,你何不杀了他。”酒鬼知道这种痛苦。
  “我认为他不是我该杀之人,我也不想被他杀。”
  “他错了,你不愧叫绝。”
  陈铭,希望他会记住这个让他以后痛哭的人。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07 13:20:17
  天玉行宫
  君主坐在椅子上,似乎在等什么人。
  “君主,事已办好?”一道身影出现在君主面前
  “嗯”君主刚回完,一颗药丸就立在了桌子上。
  “门主的报酬。”
  “左使,我已备好佳肴!”
  “不用了,复命要紧。”
  “嗯,好走”
  * * * *
  迷雾中有一朦胧的身影,他伸出冰冷的双手想要去触碰,但总是失败,明明那道身影就在眼前。
  “孩子,活着,好好活着。” 身影好似晃动了些许,然后慢慢变小了许多。
  “哥哥,哥哥,陪雨儿放风筝好吗?”
  “好,我陪雨儿放风筝”
  “可是,哥哥,你还在睡觉呢!,你怎么放风筝啊?”
  “雨儿”洛尘猛然坐起,又梦到了她,他现在什么也没了,只剩下梦了,现在就连梦也没了。
  “我要回家”洛尘慢慢的站起来,他受伤的位置又开始流血。
  他也不知道家在那里,他们都离开了,他不知道他还能去那,就这么走这,一直走…….。
  小桥流水人家,山村的炊烟已经升起来了,落日下的山村牵动了多少游子的心啊,一个披头散发的落拓客停驻在村头久久注视。
  他已走得太久了,他不知道去哪?他问自己为何还会活着?
  “小子嘞,你站在干啥咯?”双肩挑着干柴的壮汉问道。
  “我想回家”洛尘茫然的说道。
  “回家?你的家在那啊?”壮汉放下木柴问道。
  洛尘摇了摇头。
  “你叫啥名?”
  他又摇了摇头。
  “从哪里来的!”壮汉接着问道。
  洛尘走了,他不属于这里,壮汉奇怪的看着他离去.
  “等等。”壮汉叫道,洛尘听闻停下,但他没有转身,还是背对这壮汉。
  “我虽不知你为何如此迷茫,但我有一语相送,这一语是一老道送以与我,我虽不明其意,但每每读此心情总会平静些,我也希望对你有些许帮助。”他也不恼洛尘的无礼,或许他也经历过这暴风雪,随即开口念道:
  观棋柯烂,伐木丁丁,云边谷口徐行,卖薪沽酒,狂笑自陶情。
  苍迳秋高,对月枕松根,一觉天明。认旧林,登崖过岭,持斧断枯藤。
  收来成一担,行歌市上,易米三升。更无些子争竞,时价平平,不会机谋巧算,没荣辱,恰談延生。相逢处,非仙即道,静坐讲黄庭。

  “虎子,你回来了”村子里的声音传来,壮汉听到后,心里顿时热乎乎的,急忙把地上的干柴挑在肩上。
  “不害臊的婆娘”壮汉轻声笑骂道,但他也加紧脚步迎上那道身影,这道身影不就是他想好好活这的动力吗?
  有诗为证:
  苍径秋高拽斧去,晚凉抬担回。
  野花插鬓更奇哉,拨云寻路出,待月叫门开。
  稚子山妻欣笑接,草床木枕攲捱。
  蒸梨炊黍旋铺排,瓮中新酿熟,真个壮幽怀!

  山间荒庙,此处的神佛也已经被人所遗忘。
  此地早已经被乞丐征用。
  洛尘走到破庙的一角坐下,乞丐们像是没看见他似的还是继续的闲谈,不过期间时不时的有一两个乞丐不断的偷瞄洛尘的腰带处。
  “小兄弟,饿吗?”其中一个乞丐站起身来走到洛尘的身边,然后递给他一个馒头。
  洛尘看了他一眼但没搭理他,继续目视这前方。
  其他乞丐看到后,一边淫笑这走来。
  “小兄弟,挺神气的嘛!”立刻他们就将洛尘围成了一个圈。
  “我们兄弟几个好久没有喝过花酒了,小兄弟,我们既然能相遇也算缘分,也该孝敬孝敬我们了!”
  “你们是兄弟?”洛尘看向那个给他馒头的人问道。
  “当然,天下谁不知道我们花乞七义?”
  “如果他们都死了,剩你一人,你会如何?”
  “哈哈,那我也去死,谁叫我们是兄弟呢?”那人笑的更大声了。
  “大哥,别和他废话了,他自己送上门了,这也是天意啊!怪不得我们。”其中一个乞丐急忙说道
  “好,好,小兄弟,六弟都等不急了,小兄弟,自己将钱财交出来,我让你死个痛快,不然,我将你交个六弟,到时你想死都死不了了。”七人中的大哥说道。
  “你真的会去死?”洛尘还是盯着他问道。
  “哼!我看你也不像个痴人啊!怎么说的话却竟是些痴话!”
  “兄弟几个,看来我们只有自己动手了。”大哥转过头看向他身边的兄弟,但发现他们都没有了动静,六弟也看向了他,他内心突然一震。
  六弟很奇怪,“五哥”他拍了拍他身边的人并叫道,但却并无回应,而且五哥的身体突然倒下。
  “五弟”大哥叫到,想去扶他,但立刻其他四人也倒在了地上。
  “怎么回事,快醒醒”大哥蹲下身去,想叫醒他的兄弟。
  “你会去死吗?”洛尘还是盯这他说道。
  “我要杀了你”大哥站起身来红这眼睛说道。
  “大哥,不要,大侠,我们错了,错了..,放过我们吧,不要,不要,”六弟赶忙拦住大哥并跪着叫到。
  “起来。”大哥见到六弟的行为内心突然涌上一股怒火。
  “大哥,不要,我们杀不了他,快求求他,我不想死啊!大哥。”六弟哭这对大哥说道。
  一巴掌,已经把六弟扇出血来了,但他还是拦这大哥不放手。
  洛尘出手了,六弟倒在了大哥的脚上,口中还是啷啷说这“我不想死.大哥..不想……,不想…”
  “你会去死吗?”洛尘像是中了魔咒似的,还是问道。
  “我要你死”大哥已经快疯了,他没有拿武器,就这么冲上前去。
  洛尘出剑卸掉了他的臂膀,但他还是冲向洛尘,洛尘接着挥剑斩断了他的双腿,大哥应声倒地,口中血流不止,但他也清醒了,他用仅有的一只手爬向他的兄弟。
  他躺在他兄弟的身边,看向洛尘,或许是因为他太过于疼痛,没有再说一句话,但他那双如血的眼睛一直盯这洛尘。
  洛尘走了,上路了,他不知道要去那里,他只知道他的心空荡荡的。


  突然碎石的声音惊醒了他,他发现他竟来到了悬崖边。
  他就躺在悬崖边就这样看这天,他多天没有吃食物,他已感觉不到饿,因为忘记了自己是需要食物的,忘了自己还是个人。
  “呵呵,天终究是不让我活,父亲,雨儿,我来找你们了”惨然一笑,纵身跃入悬崖。
  * * * *

  “棋局还没开始,如何能挣脱出去?”九宵之上,一道声音传出,这道声音似乎是天地所发出的。
  那颗黑子的裂痕渐渐开始愈合。
  * * * *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09 09:20:59
  洛尘被一阵剧痛给惊醒,他入眼看见几只乌鸦在看这他,似乎正等这他死。
  跳下悬崖的那一刻,他终于知道什么叫活着,活着,不是去抗争,而是去忍受,他现在就要活着,他可以死,但不能死在自己手上。
  自杀的滋味他已尝到,那绝不是什么解脱的滋味,在空中他只有更痛苦的滋味,他感觉天地都在嘲笑他,一种失败的自卑感袭来,所以他后悔了,他一定不能做懦夫,他要洗刷自己的耻辱。
  他强撑这身体向前爬去,手断了,他就用下巴,向前爬,他终于爬到前面的小湖,低着头,喝水。
  多年后,他时常会回忆此时的场景,他说‘他就像一条被命运玩弄的狗’。
  他以前为了爱的人活,他就必须杀人,而现在他为了活,他就必须如同牲畜一般。
  他已许久没有做过人了,或许他已忘了人应如何活着。
  一阵动静惊醒了他的回忆。
  狼的獠牙出现在他面前,那绿幽幽的眼睛或许此刻充满的喜悦,因为洛尘可是美食。
  对于以前的洛尘来说,狼可是朋友,但那是以前,如今他的手脚已摔断,连只树枝也拿不起,更别说剑了。
  洛尘用尽全力的去弯腰,头努力的往腰带上靠,这时狼也不再欣赏这美食,突然去咬洛尘,不出意外洛尘必定会成了狼的美食,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还是有这道理的。
  此时洛尘的运气十分好,他想要的时间给他了,洛尘抬头正好看到了狼那几颗牙齿,嘴立刻吐了几根小针,针从狼的喉咙穿出,那只狼立马倒地,抽搐不止,他转头对准其他狼立刻吐了几次,其他狼也一样都倒在了他身旁。
  狼就成了洛尘的食物。
  他像只牲畜一样吃这狼肉,狼肉是生的,他就咬这小针破开狼肉,用嘴就这么生生的咬和撕,狼肉狼毛和这一起吃,他的嘴上尽是狼毛和血红的狼血,吃完他就又爬向湖边喝水。
  他知道他应该离开了,狼的滋味其他动物也是十分喜欢的,再不离开,他也会成为美食的。
  他向前爬去,一直爬,直到他再也看不清路,他才倚着一棵大树休息。
  这一觉不知道睡了多久,这本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休息越久,他的危险也就越大,他 心里清楚但他也无能为力。
  三天后,他终于醒了,刚刚睁开眼可着时把他吓了一跳,入眼就有五个人站在他身边盯这他,就这么看这他,甚是吓人。
  洛尘内心一惊,有人在他身边他居然毫不知情。
  但他也没说话,而是赶紧的调整自己的状态,努力使自己的头脑保持清醒,暗暗的观察五人的站位。
  “小友,不要怕!”远处一位身穿灰白衣服的银发老人慢慢的走来。
  他手上拿这一勺水,好似是给洛尘喝的,果然当他走近洛尘的身边的时候,把水递给了洛尘。
  洛尘虽惊讶但还是接过了他的水,因为洛尘明白对方要害他,用不着这么麻烦,而且他现在确实口干舌燥的很。
  喝完了水,洛尘还是没有说话而是注视这他。
  “哈哈,你这小友真是可爱的很,来吧,我给你答案。”银发老人站起身来,微笑慈祥的说道。
  洛尘坐在那里还是没动,老人接这说道“起来吧,你的伤势已好。”
  ‘嗯?’洛尘内心暗道,不过他还是试着动了动腿,果然腿真的好了,不过他感觉 腿已没之前那么的舒服,而且身上似乎多了一种东西。
  老人还是保持这那个伸手的动作,而且他的微笑似乎有这什么魔力,让人忍不住的听从。
  洛尘还是跟这他走了,因为他想知道答案,而且他清楚他不走,他就会死。

  他们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走了多远。
  老人再也没说过一句话,他身边的五人像是哑巴一样,一句话也没说过。
  洛尘观察了很久,发现这五人像是老人的影子一样,老人走左脚,他们也是左脚,老人抬右脚,他们也同样,节奏是一样就连呼吸也是如此,慢慢的洛尘惊讶的发现自己竟也与他们一样。
  这种感觉很不舒服,像是被人操控一样,他拼命想摆脱,但是却怎样也摆脱不了,他内心十分的惊慌,但面色依旧平静。
  洛尘拿出袖口里的小刀,用力的扎进自己的大腿处,疼痛的感觉使他的呼吸瞬间混乱,让终于摆脱了这种控制。
  最前面的老人,身体一震,不过随后嘴角轻微的向上扬了扬。
  落日的余晖已经被大山给阻挡了,一阵清香袭来,让人不禁欣喜,慢慢的走进洛尘才发现这是一片桃花林,顺着桃花林的小流向上走,都是些小山洞,他们一行人来到其中一个非常狭窄的小山洞前,老人率先入洞,进去才发现小山洞其实是一个狭窄的通道,不仅狭窄而且非常长,岔口非常多,里面是极容易迷路的。
  因为狭窄所以容易烦闷,加上分岔口多,非常容易变得暴躁,在这里冷静是极为重要的,好在这方面洛尘并不差,所以洛尘可以平安通过这条路,没有再为山洞添上一具白尸。
  慢慢洛尘看见了微弱的亮光,继续走,亮光越来越明亮,等到他走出去,就连他也不尽愣住了。
  他如同来到了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太阳与月亮,只有那几颗极亮的光柱用于照明,相信这里永没有黑夜,白玉铺成的道路,远处的树木竟是那么的威武高大,空气是那么的清香,还有几头奇珍异兽在那仿佛天上来的瀑布嬉戏,顺着瀑布向天空望去尽是一片漆黑,天上好像什么都有,又好似什么也无,让人不尽久久望于天空无法回味,这里好似人间的天堂。
  人不多也不少,既不喧闹也不凄凉,
  但这里的人们身上却无半点遮羞布,全部赤裸的身体来来往往,随处可听到几声欢叫声,欢叫声中还夹杂这男人的求救声,因为一些女人正在用刀刺进自己身下那个正在极乐世界的男人,这些声音在提醒这洛尘这里不是天堂,而是地狱。
  “走吧”老人在适当的时候提醒了洛尘。
  洛尘与老人一同走在道路上,期间就有几个女人赤裸这身体在洛尘面前了卖弄这风情,就算是洛尘的忍耐呼吸也变的粗喘,他只能眼观鼻,鼻观心,也不知道老人是不是故意为之,越往前走,这种女人就越多。
  “这个老色鬼”洛尘暗骂道。
  还好,他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这里倒是清静,用木桩围城了一个小院,里面木屋一座,几块良田,上面种了些绿菜,也不知道这些绿菜是如何生长的。
  进了木屋,里面是极其简陋的,一张木床,一张木桌,桌上两只茶杯。
  “小友,喝杯茶”老人递了一杯茶给他。那五人没有进来,在门外他们就消失了。
  “不喝茶,只喝酒”洛尘看这他的眼睛说道。
  洛尘一直看这老人的眼睛似乎想要看穿。
  “哈..哈..哈,我就说过你是个有趣的人。”老人依旧把茶推到他面前。
  洛尘还是看这他眼睛。
  “答案?”洛尘冷冷的说道。
  “答案,呵,什么答案,是问我为何出现在你面前还救了你的答案,还是.”老人把玩这茶杯突然顿住,略有深意看了洛尘一样。
  “还是你父亲的答案?”
  “什么?”洛尘惊呼道。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12 09:45:04
  “喝茶”老人依旧把茶杯推到洛尘的面前。
  洛尘这回喝了茶,没有喝酒。
  “我年轻时,也喜欢喝酒,但如今却喜欢喝茶了”老人依旧微笑这说道。
  “答案”喝完后,洛尘急忙的说道。
  “年轻人就是坐不住,我告诉你时,你自然会知道答案,但现在我还不想告诉你”
  洛尘手中的酒杯已被他捏的变形,但并没有破损。
  “捏碎了,你就喝不到茶了。”老人看这他手中的杯子说道。
  “别生气,我是为你好,留下来变厉害点,你就可以知道答案了。”老人继续说道。
  “还不够?”洛尘回到。
  “不够。”老人摇了摇头。
  “怎样才算够”
  “等你把这杯子再给捏回来才算够。”
  “你要我帮你做什么?”
  “你会什么?”
  洛尘没有回答他,因为他害怕回答,他只能怒吼‘多么伟大的命运啊!’
  除了这句内心的怒吼,他做不了什么反抗
  “走吧,住处我已为你安排好!有人会带你去的!”
  洛尘呆呆的走了。
  老人见洛尘离开,立刻慌张的从座椅上起身跪下向这某一方位跪着。
  过了不久,一团黑气,就是一团黑气,没有什么人类的特征,来到他面前
  老人的冷汗不断的流,但他却不敢去擦拭。
  “留住他,肉身加倍。”不知道黑气是从那里说的话,但老人就是可以听到他的话,如果人们所说鬼真的有声音,那可能就是这般的声音吧。
  “是主人,但如果他再问起他的父亲怎么办”老人小心翼翼的说到。
  “你的情报还没调查清楚吗?”
  “没……没…”老人磕这头说道。
  “我不是为你解决问题的,你只要留住他就是,还有让他不断的变强,记住是他自己变强,事情没做好,你知道后果的?”黑气说完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是…..是,是”老人不断的说道。
  过了许久,老人才站起身来。
  ****
  远方,一间没有多余装饰的房间,房间里的一切东西都是恰到好处,没有一件是用来观赏的。
  他脸上的五官如刀刻般,如若他在寺庙中坐着不动,一定会有人在他身前供上香火,就是这个人他如若要门人笑这将自己的心挖出来,他们是绝不会哭着挖的。
  “门主,炼狱行动已经开始。”先前从洛府暗处出来的两人中的一人说道。
  “嗯,接下来就只能靠他自己了。”他看这桌上的那颗黑棋说道。
  ****
  洛尘来到他的住处,可真是奢侈,白玉黄金如同泥垢般普通在点缀这房屋,庭院内的井内流的不是水,可是美酒,可否想象当一群尤物在你面前弯腰鞠躬时,你的内心又是如何,这里有享不尽的富贵繁华。
  “滚”洛尘喝道,但旁人却并无半点恐惧,带领他的人微笑这弯腰告辞,那群尤物却还是笑这,还是看着他。
  洛尘也笑了,他像个傻子一样笑这,笑的他眼泪也掉了,鼻涕也流了,好似他刚刚学会笑一般,正在向别人炫耀他的笑。
  但那群人却还是笑这,还是看着他。
  这一晚,不,这里没有白天黑夜,应该是这一段时间内,洛尘的屋内充满了欢乐,至少其他人是这样认为的,他的屋内不断传出女人的欢笑声。
  他在这座屋内过了许久,享受了许久。
  这座房子很好,准确的说大部分男人想要的东西,这座房子差不多都具有,但洛尘却放弃了,因为这座房子给他的空虚,他承受不住。
  他也试着不去看那女子空洞的眼神,但他做不到。
  他看这那极其诱惑的酮体,他没有像往常一般从酮体上寻找欢乐,而是坐在她身边,慢慢的喝酒,他看到床下那件透明的衣裳,捡起来盖在酮体上面,女子也就坐了起来。
  “相公慢座,我去叫其他人来”女子穿好后,妩媚的说道,但她的眼神却还是空洞的。
  “不用了,陪我喝喝酒”洛尘说道,女子以为洛尘已经厌倦了她的酮体。
  “妾身喂您”女子就靠在洛尘的身上。
  “你可以抱抱我吗?”洛尘没有忘记小月,他以为所有女子都会像小月一般,但他现在发现错了。
  她也在抱这他,她似乎很了解女人的某些部位男子是很迷恋的,所以她毫不吝啬在用她的武器。
  “你还是陪我喝酒吧!”洛尘实在忍不住了,他肚中的秽物已经快吐出来了。
  女子就停止她的蠕动,但还是靠在了他的身上。
  “你活过吗?”洛尘现在想问问他曾经答不上来的问题,他现在很想说话。
  “当然,与您待在一起,是我活这最快乐的时候”她还是妩媚的说道,很奇怪她不管说什么,她的眼神却都是空洞的。
  洛尘发现自己又像个傻子了,所以他又笑了,又像个傻子一样笑着。
  女子也笑了,因为洛尘笑了。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14 14:06:12
  洛尘逆着寒冷的海风狂奔,来到青石旁边,跪这把肚子里的秽物全部吐向海里
  一边流泪,一边呕吐,其实他也不知道他流的是泪还是血。
  ‘还好是夜晚,看不见自己‘洛尘内心庆幸道。
  他怕看到自己的模样,他不想连他仅存的一点点自尊也破碎,他怕他变成他感到卑微的那个地底的人。
  刚才他又杀了一个人。
  他亲眼看到他的剑刺进了对方的身体,血慢慢随这剑滴了下来,月光被剑反射在对方的眼睛上,他看到对方眼里的恐惧,就好像他又回到了那个‘地狱’般的家,又看到了那些人头,那些人头眼里的恐惧。
  “我的剑,我的剑在那,我要我的剑”洛尘疯癫的问道,谁又能回答他呢?
  想到剑还在别人的身体里面,起身想要拿回,洛尘带这满脸污秽,满脸的泪回去,他希望是泪不是血,
  他不想要看到血,
  拿回了剑,回到了船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剑客,但,只有手中握这剑他才有这仅有的自尊。只有这样他才感到安心,平静。
  被杀的人是地底的人,他想要是洛尘身上那纯正的黑源,黑源可以让它们杀更多人,他们杀人为了得到更多的黑源,为了杀更多的人而想要黑源。
  耀眼的光芒划破天空,那是流星,传说流星会实现人们的愿望,他曾经多么想抓住流星,告诉它自己的愿望,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现在的愿望已没有多少了,哪怕是幻想。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愿望,不但可耻,而且可笑。
  现在他不想看到流星,因为流星的光芒会让照亮他的样子,哪怕这里没有人,他也怕有谁能看到他。
  光芒消失了,海水开始呜咽,他的朋友来了,这也是他仅存的一点欢乐而已,他此时不想因为任何事错过这一点点的欢乐。
  鱼儿跳上了船,他赶紧把鱼儿放进水盆里,他就躺在鱼儿的身边,就这样望这天空,现在他感觉好一些了,因为他不再是独自一人,他有朋友,陪伴这他。
  三年来,只有在它面前,他才能能好好地说话,因为似乎只有鱼儿才会静静地倾听。
  “我不想杀人。”洛尘淡淡的说到,他转过头去望这鱼儿,一会,他笑了笑。似乎他听到了鱼儿对他的劝导,他拿出一把雕刻刀,雕刻这手上的木,鱼儿就这样看这他。
  他并不喜欢杀人
  每当他的剑刺入别人的身体,血液随这剑落了下来,他并不能享受这刺激。
  他只感到痛苦。
  但无论多么剧烈的痛苦他都要承受。
  不杀人,就得死。
  他现在已死不得,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
  有时候人活这并不是为了享受欢乐,而是为了承受痛苦,因为活着也是种责任,谁也不能逃避。
  他终于明白君主说地狗屁,他只有承受完最后那一丝痛苦,赎完罪后,他才能死去,才能死。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赎罪的方式是去杀人,只知道杀人很痛苦,而赎罪必须痛苦,所以他会去杀人,因为要赎罪,因为要痛苦。
  早上的海风异常的寒冷,但却冷不过人的心。
  海风吹醒了洛尘,洛尘睁开眼看到天早以放亮。
  “海风,真冷啊”洛尘谈谈的说,看了看水盆发现鱼儿不见了,洛尘并没有惊讶,因为每次鱼儿总是消失不见,他不想过多的去探查,他不想连仅有的欢乐都没有。
  洛尘拿出衣服把全身都包裹起来,只留一双眼睛,如果可以,他连眼睛都不想露在外面,
  因为他‘冷’。
  洛尘来到洞口,,他再次拉了拉衣服,让衣服贴紧自己,或许这样他才更有安全感,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他走了进去。
  里面的人依旧身上并无半块遮羞布,洛尘刚进来就看到一男子在大街上随便拉了女子在的做这苟且之事,其他人不管是谁都面无表情。
  他们只有在杀人和苟且时脸上才有狂热的表情。
  洛尘刚走两步就有一个女子在他面前麻木抱住洛尘,开始脱洛尘的衣物,尽管这女子是人间尤物,但现在只能让他反胃,他不想在这个地方呆上片刻,就推开了女子。
  飞快去到他的目的地,这是任务的兑换处,洛尘把尸体从戒指里拿出来,只有一具尸体,就是东王的公子,兑换处的人明显的露出失望的脸色,从桌上随手的甩了一个小瓶子给他。
  他看到旁边的人非常高兴从戒指里拿出十几具尸体出来。
  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杀了人还在高兴,引以为荣。
  他只知道杀了人,是非常的痛苦。那人拿到瓶子,脸上不再麻木而是欢笑。
  他痛恨这种人,正如他痛恨人心。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15 15:33:28
  黄沙遮天,这里的人对黄沙非常熟悉,黄沙也将这里的人打造成铁骨铮铮的汉子。
  一道峡谷,两旁的山壁像是被利器开过似的,光滑的很。
  地上突突的在震动,隐约的还可以听见马嘶声。
  近了,近了,原来真的是马,看他的来处应该是沙漠,沙漠上的人只有骑着骆驼的,才会在老天的威严下生存,而他居然敢骑着马。
  任何人初见他,都生不起厌恶之意。
  这里有座小酒家,供走累的游人卸下脚,店内的伙计正撑这手,打这盹,避避这恼人的酷热,他走进店来,坐在伙计打盹的桌前。
  “一碗烈酒,半斤牛肉。”说完,他就从怀里掏出钱俩,扔在了桌上,伙计也没睁眼,就将钱扫进自己的怀里,然后从桌下掏出一碗酒,半斤牛肉,然后又打着盹。
  他也倒是豪爽,一仰头将酒喝下肚,渗出的酒水流到了他那敞开的胸膛,胸膛的疤痕也在喝那酒水,
  再将那牛肉扔到自己的嘴里,牛肉是太多了,脸上立刻变通红,但再一吞,牛肉也下了肚,反手一抹自己的嘴,算是好了,拿起剩下的牛肉就出去了。
  伙计也不打盹了,呆呆的看这他出去,他刚出去,就已看不见他的身影,因为风沙又起了,他就这倘开这胸膛迎这风沙远去。
  他一挥手将手中的牛肉扔到空中,屋顶上的雄鹰立刻咬住那牛肉。
  “噔…瞪…”那马声渐渐的消失,他也消失在了黄沙中。
  雨,微雨。
  沙漠的雨没有江南的雨那么朦胧,这里也没有那些江南的才子,去慢慢品味微微细雨中的江南美,他们只会感谢上苍对生命的珍惜,给了他们活下去的勇气,所以他们会认真的过好每一天。
  风沙也渐渐的小了,路途中的游人也可以看的见了,一些人纷纷卸下身上的头纱面纱,来让这细雨冲洗身上的黄沙,闻闻这早已忘记着的雨水的香味。
  路上有两个人,现在可以看的出是一男一女了,他们走了许久都没有说过话,
  男的一直看这前方,似乎前方有这十分好看的姑娘,
  而女人却一直看这他面前的驼峰,似乎想找出虱子,奇怪的是就算他们如此行走也一直没有走散过。
  可实际却是如此的!他很想和她说话,
  但他却不知道说什么,他很少和人说话,已忘了说话的艺术。
  而她却以为他此刻不想说话,她不愿意做一件她认为他不想她做的事,尽管她觉得此刻是无聊的紧,但她还是忍住不语。
  所以他们一直沉默这。
  “哟,二位好水嫩啊!是外地来的吧!”店内的伙计看见他们进来后,赶忙招呼到。
  他们就是洛尘和小月。
  “嗯!”洛尘随意回到!找了一张空座,坐下,小月坐在了他的左手边。
  洛尘随意点了几个菜,并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伙计,要他装满酒。
  洛尘环顾四周,发现这家店,实在过于冷清了点,偌大的店,算上他们二人,只有三人,洛尘刚看了那人一眼,心不免的生了一股亲近之意。
  他一头长发就任他披在背后,身上衣物已有了几处破洞,但他毫不在意,敞开这自己的胸膛,胸膛上的几处疤痕正在分喝这他的美酒,腰上别着一把小巧精致的匕首,
  每次喝完酒,总是用自己的手背反手一抹,也算是下酒菜了,
  最吸引人的就是他的那双眼睛,好似永远闪耀这光芒,就如同的有人将天上的星星镶在了他的眼眶上,实在是夺目的很。
  心想可以与这种人做朋友,实在是人生一大乐事。
  伙计上菜的速度很快,上完后,伙计就立刻走进了后厨,但洛尘却发现了问题,他赶紧抓住了小月想要夹菜的手,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道声音。
  “朋友,这菜吃不得。”洛尘随着声音看出,原来这是那人说的。
  “哦?”洛尘假意问道,他现在可对他很感兴趣。
  “你喜欢喝酒吗?”那人实在是一个怪人,他说的话也让人摸不找头脑,
  但洛尘又何尝不是个怪人,于是他回道
  “喜欢的很。”
  “好,算我没白救。”说完,他一拍桌子,桌上的菜和其他东西就都粉碎了,但那壶酒还在他的手上。
  “滚出来吧!流沙部落的人,快让我打个痛快。”他冲这后厨大吼道。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16 11:04:25

  此话一出,果然从后面冒出了十来个人。
  “你是何人?”十来个人中那个为首的问道。
  “我叫秋”说完他又喝了一口酒。
  “秋?你就是近日挑战了各大部落高手的那个秋。”为首的想到了什么?连忙问道。
  “不错!”
  “那他是谁?”他指着洛尘问道。
  “朋友”秋回到。
  “你怎么把他招进来了,你这个白痴。”为首的对那个伙计骂道。
  伙计心中大喊冤,他心想‘他自己进来的,难道我把他赶走吗?再说我也不认识他啊!’伙计偷瞄了为首一眼,然后小小的吐了一口水。
  “兄弟,对不住了,我们有眼不识泰山,对不住,对不住。”为首的连忙道歉。
  “兄弟?!呵呵,你不是想要我的钱吗?我的钱可是有很多的,来来,你打的过我,我就把钱都给你。”说完后就把自己的钱袋亮了出来,不错,他的钱很多。
  “不敢,不敢。”
  “你不敢啊,我敢。”话还没说完,他就已进身向前。
  他的身法之快,常人只能看到他的虚影,流沙部落的人也实在是白痴了点,竟愣住了,不过能在这干起这等勾当之人,是不会有什么厉害之辈的。
  瞬间那个为首的就吃了他一拳,这一拳可不轻他立刻就倒地不起了,胸口还有一道黑黑的拳印,周围的衣服像是被火烧了一般没有了。
  其他人看到老大倒地,心更加乱了,拳脚已没了章法,只是胡乱的劈砍,但也激起了一部分人的血性。
  其中一个鹰勾鼻的被他一拳,击中后,竟硬撑这没有倒,秋也不竟慌了一下,他心中一直认为,这些人没有谁可以承住自己的一拳。
  鹰勾鼻左手拼命抓住了秋右手寸口,让秋一时也动弹不得,秋如果想继续杀了他,那他身后旁边的人就要趁机杀了他,但他如果转身不管鹰勾鼻,自己的一只手,也最多只能杀两个人,那也解决不了问题,他凭本能做出了反应,想硬抗后面四人的攻击。
  他刚左手出拳打飞了鹰勾鼻,同时他也咬咬牙,但想象的痛苦并没有降临,因为洛尘出手了。
  他身后的四人,还没看清怎么回事,就看到他们离秋越来越远,而且脖子上的疼痛也越来越强烈,直到在也感觉不到,他们脖子上面的那团黑气也渐渐消散了。
  秋也明白了,是洛尘助了他。
  “哈哈,朋友。”他转过身来,对这洛尘大笑道。
  洛尘准备将腰上的酒壶递给他,但伸到半空,突然顿住。
  洛尘将口打开,用鼻子闻了闻壶中酒。
  “不用,这里的人不会如此糟蹋水。”秋看到洛尘如此小心,大笑到。
  洛尘听到后,就将壶递给了他。
  他接到后,刚将壶嘴打开,又顿住了。
  冲洛尘一笑,然后取出自己的匕首,将酒往匕首上倒了一点点,见匕首没什么异样,然后才大口的喝,那酒水又流到了他的胸膛。
  “嘿嘿,我可不想同一道阴沟翻两次船。”喝完后,冲这洛尘说到。
  “我叫洛尘。”洛尘很喜欢这个朋友,他感觉与他呆在一起他会高兴些。
  “走,终于找到朋友和我喝酒了,我还没喝够呢?,哦,对了,你们是去龙城吗?”他又用他那双神采奕奕的眼睛像洛尘问道。
  “去。”洛尘语气也缓和些,他的内心可是高兴的。
  “走。”说完就拉这洛尘走,他可是没管洛尘身边的小月,不知道是不是没有看见。
  “哦,她与你有关系吗?”秋可算是看到小月了。
  “朋友。”洛尘回到。
  “那就好,这样她可管不了你喝酒了,有关系的女人最烦了。”后半句,他突然像个老者叹这气说道。
  “我也喜欢喝酒。”小月突然上前来笑这说道。
  “咦!女人会喝什么酒啊?不过你的眼睛蛮好看的!”
  “你可千万别瞧不起女人,我们来试试?”小月看这他说道。
  “别,别,我刚说完你的眼睛好看,你就拼命拿你的眼睛看这我,女人就喜欢这样!我可不喜欢。”说完,还没等小月回嘴,他就拉着洛尘出去了。
  一边走,一边对洛尘说道“真搞不懂你,出门在外,带个女人,也不嫌麻烦。”
  洛尘没有失望,与他做朋友,会是人生一大乐事,他的心许久没有快乐了,现在却一直是欢喜的。
  每天你都会跟别人擦身而过,你也许对他一无所知,不过也许有一天,他可能成为你的朋友或是知己。
  他们之间的缘分就因那双眼神而起,那壶酒而浓。
  小月也紧随他们出来,三人一起去往龙城,这次他们没有沉默。
楼主枫逝风生 时间:2017-11-17 14:25:31
  龙城,帝龙国的首府,也是商人贸易路的中心枢纽处,所以这里很繁华,进入城内是感觉不到沙漠存在,只有空气中还夹杂这淡淡黄沙的味道,还提醒这人们这里离沙漠不远。
  帝龙国本来是由各大部落组成,政权较为松散,部落人的王权意识较为薄弱,如果想要称王,皇帝所在的部落必须最强大。
  就是这样的一个联盟,才让这里的国家没有在千年来的变格中消失,他们也形成了自己的文化。
  传言帝龙国皇宫内有一洞穴,里面有一条飞龙,
  但沙漠的传说从来没有断绝过,也无人能证实,虽说是传说,也让无数人为之心动。
  自从千万年前人皇突然遁世,紫府泯灭,人族就一直位于神族之下,从此飞兽尽归神族,飞行也被视为了荣耀,如今在世高手,至多只有踏空而跃,比常人跳的高些,远些,而无法真正地飞行。
  就是这座神秘的城池,来了三个人,他们不关心飞龙,只关心手中的酒坛喝完了没。
  “喂,快看,他们还在喝”…
  “啊,他们喝了一整天的酒啊。”…
  “啊!这么能喝。”
  “真当这酒里没有水啊!这浪费了多少水啊。”
  “你管他们呢!他们可有的是钱。”…
  酒家的其他客人,站在他们两人旁边一直议论纷纷。
  他们已经从天亮喝到天黑,但他们的势头却还是没有减,其中的一位人那倘开这的胸膛如今已经湿漉漉了,但他毫不在意,仍是用他那手背当这下酒菜。
  另一位眼神一改之前的忧郁此刻已变的越来越明亮,但他只有眼神是明亮的,嘴巴已经开始打结了,已经会把酒从鼻子里面灌进去,看来他已醉了,
  但千万不要当说他们醉了。
  不然他们只会越喝越多,来证明自己没有醉。
  这是每一个酒徒的毛病。
  所以就要像他们身边的那个女人一样,什么都别说,她之前也说过他们醉了,但发现她越说他们越喝之后,她已不再说,只是看这他们。
  那倘开胸膛的那人突然跳了起来,跳的很高很高,差点想把房顶都捅破,然后摔在地上,昏睡了过去。
  另一个人,哈哈大笑这,向前冲去,冲的很快,突然撞到了那柱子上,也倒地不起了。
  “唉”那个女人突然一阵叹息,每个女人看到醉酒的男人总会头痛不已,何况他还遇到了两个。
  醉酒之后洛尘终于醒来。
  洛尘发现他的脑袋里好像有千斤水一般,水里还尽是些刺猬在扎他的脑袋,茫然地坐起来,不知道他在那里,他想思考但就是思考不了。
  他还发现他的身上有这一双手,而且这双手不断的在他身上摸索,他转眼看去,可把他吓了一惊,
  秋居然在他旁边睡着,难怪他昨晚睡觉时,总感觉身上痒痒的!
  **
  “你怎么翻脸就不认人了!”秋半咪这眼,摸着脸颊上红红一块说道。
  “不这样你能醒吗?”洛尘捧着粥说道。
  “哼!我还以为我摸着是女人呢?”秋睁开一只眼瞥了他一眼。
  洛尘没有回话,他不知道他能说什么。
  “谁叫你的身材这么好!”
  “草”洛尘终于忍不住了。他现在很想撕了他的嘴。
  “我先走了,我还有事办!”秋看了看天上的太阳说道。
  秋走后,小月进来了,就坐在了刚刚秋消失的位置。
  小月就看这洛尘吃完这碗粥,然后她才说道。
  “这个秋很奇怪。”小月看了一眼洛尘的眼神,见他没有什么波动,继续说道。
  “武功明明如此高深,但行事举动却十足像个刚出世的孩子一般。”
  “就是如此,他才会交我这个朋友,我才会喝醉。”洛尘看了一眼秋消失的地方。
  “是啊!到今天我才听到你会说那么多话。”小月温柔看这洛尘那双又忧郁了的眼睛说道。
  沉默,谁愿意沉默呢?只是又有谁喜欢听他说话呢?他们只在乎洛尘手中的那把剑。
  有谁真正的不喜欢说话!他以前总是会说很多话,但发现原来他说的话是那么的被人讨厌,他就开始不在说那么多话,到现在他已忘了怎样说话。
  他看这腰间的酒壶,其实到现在他才真正知道喝酒的乐趣,他以前喝酒只是为了缓解心中的痛苦,希望借酒来度过时间的沼泽,但他却一直没有醉过,一直要清醒的承当这些痛苦。
  但昨天他喝醉了,他也终于真正的喜欢喝酒了,酒不是用来麻醉的,而是用来与朋友一起欢笑,一起创造自己的快乐,喝酒其实喝的是氛围,他已经爱上这种喝酒时的氛围。
  他也不明白为什么他与秋初识,就好像很熟悉他,而有些人他已认识这么多年,但每次喝酒他却总想吐。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