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破产了,凭什么还要我爱你?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15:38:38 点击:136 回复:2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漆黑寂静的房间里,只余墙上石英钟秒针转动的滴答声陪着我。
  不知道过了多久,终于听见开锁推门的声音,然后房间里遽然亮了起来。
  已经习惯黑夜的眼睛,被灯光刺的有些痛。
  我看了眼石英钟,凌晨一点二十九分。
  在外奔波了一天一身酒味一脸疲惫的黎禹行看见我在客厅有些意外,怔了一下,然后迅速收起了疲惫换上我熟悉的温柔:“薇薇,怎么还没睡?”
  “等你。”我看着这张我爱了七年的脸不自觉的弯了唇角。
  他菱角分明的唇弯起一抹柔和的弧度,声音温柔的像要滴出水来:“想我了?”
  看着他深情的黑眸,我在黑暗里用了几个小时鼓起的勇气瞬间有些溃不成军。
  可,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
  我低下头不敢再看他那张让我容易动摇的脸,将茶几上的文件直接递到他手上。
  想说话可是喉咙像是被灌了强力胶水,怎么都发不出声音。
  他接过文件,然后我听到指腹和纸张大力摩.擦的声音,再然后他不敢置信的声音在我头顶响起:“你要跟我离婚?”
  我刷的抬起头,看着他明显受伤和不相信的脸,苦涩从心里一直蔓延到嘴边,最终我只是坚定的点点头。

  
楼主发言:30次 发图:1张 | 更多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15:38:53
  垂在身侧的手,指甲已经不自觉的掐进掌心,但痛不及心中万一。
  两人对视良久,他先开口:“为什么?”
  我在他平静下来的声音里听到了心碎。
  “因为我不想再跟着你过苦日子了。你看你现在快破产了,什么都给不了我了,别说给我买好看的包包和漂亮的衣服,就连我们住的这栋房子都快要被银行收走了……重点是我发现自己已经不爱你了。”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15:42:54
  “你骗我!你以前跟着我过过更苦的日子。”
  看着他因为我残忍的话像个受伤的野兽似的低吼,我低下头:“你都说了那是以前。我现在习惯了阔太太的生活,所以没办法再像以前那样陪你共苦共难了。”
  果然,不看着他,这些话说起来更容易了些。
  他把离婚协议书扔到茶几上,强迫我抬起头看着他,“看着我,再说一次你不爱我了我就信!”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16:45:28
  有人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21:01:15
  相爱七年,结婚三年。
  他深知我的弱点在哪,他知道我没办法对着他的眼睛说出不爱他,最起码过去的七年里无论怎么吵架闹分手都不曾。
  可这次不同以往,我弯了弯唇角,直直望着他那双我无数次沦陷的黑眸一个字一个字的道:“我不爱你了。”
  只是两侧攥紧的双拳中,尖锐的指甲又入肉几分。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21:01:40
  他眼里遽然起了风暴,抄起茶几上的离婚协议书撕的粉碎,然后一把把我推到在沙发上,失控的朝我吼道:“邬薇!你骗我!”
  我想张口却被他猛然堵住未出口的话,用嘴。
  这不是温情的吻,而是他痛到极致的发泄。
  他满嘴的酒味迅速侵占了我的口腔。
  没多久我就尝到了唇齿间血腥的咸涩味,不知道来自于他还是我自己。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1 21:02:01
  他的牙齿肆虐够了我的唇又狠狠的咬上上我的肩膀。
  我没挣扎却吃痛闷哼出声。
  他从我肩膀上抬起头,一双已经如墨的黑瞳注视着我,拉起我的手放到他心口的位置:“痛吗?可我这里更痛。”
  我闭上眼,想抽回被迫抵在他心口的手。
  这样的他让我心疼到有些窒息,原本就不够坚定的意志迅速开始动摇,并且有随时崩塌的可能。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11:05:20
  大概是我抽手的动作更加激怒了他,他的动作越发粗鲁。
  抓住我的双手用一只手固定在头顶,另外一只手快很准的撕去了我的睡裙。
  我感觉到事业线旁的软峰在他愤怒的大手下饱受肆虐,明天定然会青紫一片。
  肩膀上的痛楚终于消失,但并没有结束,而是游移到了其他的地方。
  从事业线旁的软峰到腰肢,肚脐,小腹……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11:06:44
  都留有他牙齿和手指肆虐后的痛楚。
  我咬着牙一声不吭的承受着。
  如果这么对我能让他稍微好受点,那么我愿意。
  可我的不挣扎不反抗也不叫喊,只是更让他愤怒。
  于是终于我感受到身体最羞涩的地方被他狠狠的顶开。
  然后是简单粗暴的撞击。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15:52:53
  我清晰的感受到太过干涩的体内因为粗粝的摩.擦产生的灼痛感。
  我疼的绷紧了身子躬起了腰背。
  这个动作像是取悦了他,让他的进出越发迅速有力。
  “说你爱我,不会离开我。”他因动情而黯哑的声音贴在我耳边引.诱我。
  我艰难的摇摇头,死死的咬住唇,哪怕嘴里早就布满了血腥味。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15:53:14
  我怕我一松口,就会妥协。
  好在这么多年到底习惯了他的碰触,没多久身体出于自我保护开始分泌出保护性的液体。
  羞人的啧啧水声从两人结合处传来。
  他用手指沾了下,举到我眼前强迫我看着:“还是你的身体比你的嘴诚实。还说不爱我,不爱我怎么会流这么多水?”
  我闭上眼扭过头,无论他怎样羞辱凌虐我都一声不吭。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21:06:55
  直到最终我诚实的身体和他一起攀到了愉悦的顶峰。
  最后那一刻,我听到他在我耳边说:“别离开我!除了你,我什么都没有了。”
  事后,我还很清醒,他却连澡都没洗就睡着了,累的。
  投资被合伙人骗,好不容易刚有所成的公司如今濒临破产。
  他每天都辛苦的在外面奔波应酬想方设法却依旧找不到贷款。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2 21:07:16
  我痴迷的看着这张爱了七年的脸,满心不舍。
  但是,我却不得不离开。
  眼看着天就要亮了,我悄悄的起身,穿好衣服。
  轻轻的起身拉开床头柜,把两份已经签过字的离婚协议书放在了他的床头。
  我料到他会撕毁,所以直接打印了四份。
  最后在他唇上轻轻的吻了下,在他耳边低声告别:“我爱你,但是,再见!”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10:25:31
  然后毅然决然的拉开门离开。
  吴子恒已经在楼下等着我,我上了他的车直奔机场。
  要过安检的时候我无意间回头,在人群里看见了衣衫凌乱四处张望的黎禹行。
  我不由有些呆愣。
  黎禹行像是感受到了我目光,迅速朝我看过来。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10:26:22
  我连忙把胳膊挎到身旁男人的臂弯里,头也枕在了他的肩膀上,一副小鸟依人的亲密状。
  身旁的吴子恒,很诧异我的举动,但是还是很高兴我对他主动的亲昵,伸手揽住了我的肩膀。
  通过安检,甩开男人碰我的手,我再回头,人群里已经没有了黎禹行的踪迹。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15:56:10
  眼泪终于肆无忌惮的掉了下来。
  吴子恒看了我眼:“你为他做这么多,他却毫不知情,值得吗?”
  我冷冷的抬头看了他一眼:“与你无关!你只需要把承诺给我的那笔钱打到我给你的账号上就行。”
  飞机很快升上三万米的高空,带着我离开我最爱的男人。
  五年以来,我无数次想象过再跟黎禹行重逢的画面。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15:57:01
  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现在的场景。
  我如此狼狈,而他依旧高贵优雅。
  我被逼无奈陪着老板朱大顺参加了一个他口中我不能不到的晚宴。
  结果我没想到这男人竟然渣到在公共场合的酒水里给我下药。
  身体已经不能自控,但是意识尚存的我,被他带到了酒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21:03:28
  我有口不能言且浑身无力,被他搂着在前台办理入住的时候,拼命的朝前台客服眨巴眼睛希望她能救我于水火中。
  然而酒店前台只是把我当成不检点的特殊职业女,很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就挂着虚伪的笑容专注招待朱大顺了。
  我们刚离开,就听见前台在议论说我不知廉耻为了钱连这种猪一样的男人都陪。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3 21:03:48
  她们说的没错,朱大顺真的是猪一样的男人,又丑又胖又矮唯独有几个臭钱开了家公司。
  而我最大的错误就是迫于生计在他的公司里上班。
  我绝望的被朱大顺带进电梯,以为今晚就要被这个猥琐的上司糟蹋了。
  结果在出电梯的时候,我看见了黎禹行。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10:06:16
  说不出这一刻的感受,对我来说黎禹行此时不仅仅是前夫旧爱而是宛若救世主一般的存在。
  我拼命的朝他眨眼示意。
  可黎禹行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像是不认识我一样,就抬起修长的腿迈入了电梯。
  听见电梯门在我身后合上的声音就像听见了自己心里绝望的声音。
  泪水缓缓的顺着眼角滑落,我认命的闭上眼。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10:06:36
  没几步就到了房间门口,我听着朱大顺刷房卡开门。
  可我用尽全身力气都无法动一个手指头。
  尽管我只有不到九十斤,但是对于又矮又胖的朱大顺来说,把我从宴会的大厅带到这里来也是很吃力。
  所以他连房门都顾不上关,就先把我扔到大床上。
  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还不忘朝我得意的叫骂:“臭女人!让你在公司装高贵装清纯,现在还不是落在老子手里!”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16:06:38
  说着不解恨的朝我还搭在床沿上的小腿狠狠踢了一脚:“让你拒绝老子,现在还不是老老实实躺在这里等着老子上!”
  小腿上轻微的痛楚让我意识到我的知觉正在恢复,我拼命的动了下手指,但是更加绝望的发现,也仅仅只能动到这地步。
  听着朱大顺悉悉索索的脱衣服声,我彻底绝望了。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了敲门声。
  我惊喜的睁开眼,望向门边,祈求来人能救我于水火之中。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16:07:02
  结果,意外的看见去而复返的黎禹行优雅的靠在大敞的门边,曲起优雅的食指昂在门板上。
  朱大顺不满的提上刚脱掉的裤子,嘴里骂骂咧咧:“谁他.妈这么没眼力价,敢来坏老子好事?”
  这时候他已经看见立在门边的黎禹行,见他气质尊贵身材高大,显然不是他能得罪的起的人,虽然语气还是很不好,但是不再不干不净的吐着脏字的问:“你是谁?有事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20:36:10
  黎禹行低头看着他,弯唇笑了笑:“你带着我的妻子来开房,你说我有事没?”
  说完抬起腿重重的踹在朱大顺的肚子上,踹的他四仰八叉的倒在房间的地板上直咳嗽。
  黎禹行将右手揣进裤子口袋里,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到朱大顺跟前,抬起脚顶着他的下巴,逼迫他仰望着自己。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4 20:36:32
  还没等黎禹行开口,朱大顺就忙不失迭的开口求饶:“不关我事啊!是这娘们主动勾.引我的!真的不关我事……”
  在我眼里朱大顺一直都是个有色心没色胆欺软怕硬胆小如鼠的草包,所以我怎么都没想到他竟然敢在公共场合给我下药。
  现在看着他如此令人憎恨的一面,我只是觉的更加恶心。
  他推卸责任的话换来的是黎禹行在他下巴上踢了更重的一脚。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0:45:53
  朱大顺闷哼一声,这回再也开不了口了。
  从我的角度能看见朱大顺唇角有鲜血流下,想必黎禹行这一脚不是踢掉了他的牙就是让他咬到了舌。
  “我刚说过了,她是我妻子,你当着我的面还敢污蔑我的妻子,看来你真是活腻了!”
  朱大顺捂着嘴呜呜的叫喊,听不出他说的什么,只是面色很焦急。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5:44:50
  黎禹行不耐烦的又在他胸口踢了一脚,“你给她下了什么药?解药呢?”
  朱大顺苦着脸捂着嘴不清不楚的回答:“是一种朋友私下研制的迷幻药。开始会让她浑身无力但是意识清醒,但是再过一会就……”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5:45:13
  怎么就没人呢???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5:45:54
  黎禹行不耐烦的又在他胸口踢了一脚,“你给她下了什么药?解药呢?”
  朱大顺苦着脸捂着嘴不清不楚的回答:“是一种朋友私下研制的迷幻药。开始会让她浑身无力但是意识清醒,但是再过一会就……”


  添加喂鑫公众号【欢阅读】回复【等你】即可获取后续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