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原创《躲在世界的角落—海峡孤雁》—在真实的历史中创造英雄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4 16:01:45 点击:100 回复:1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写在前面的话,心中一直有个写小说的想法,经过看书,积累,再看书,再积累,终于有一天想动笔了,写一个谍战小说,写了几万字,听朋友建议发到起点试试,没想到被告知我的作品不符合有关部门规定。无语,一不黄,二不黑,三不血腥。后来我去看了看起点的推荐,靠前的是一个男人穿越到过去,收养自己未来老婆当女儿的故事,瞬间觉得我自己LOW爆了。好吧,索性试试咱们天涯,发一两万字看看,有人看我就更,没人看再说。呵呵。



  书名即贴名


  开始



  引子

  1975年12月20日,周总理在弥留之际,召见了最后一个人,中央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罗青长,谈对台工作问题,询问台湾近况及在台老朋友的情况,嘱咐不要忘记对人民做过有益事情的人。最后周总理特意嘱咐罗青长:“不要忘记海峡对面的老朋友”。


  正文


  1949年的上半年,世界和中国发生了很多事。
  国内在北方,北平和平解放,国共和谈,百万雄师下江南,新政治协商会议预备召开,民主人士纷纷北上。在东南一隅,台湾宣布戒严令,长达几十年的白色恐怖开始笼罩宝岛,新台币发行,国民党残余部队大部撤到台湾周边。在中南,白崇禧螳臂当车,率领数十万桂系军队与林彪百万大军对峙。国民党政府大部迁往广州。在西北,胡宗南阎锡山青宁二马残部还在负隅顽抗。在西南,国民党正在力保四川建立反攻基地,而云南卢汉、四川西康刘邓—刘文辉邓锡侯却在观望和筹备起义。
  而在欧洲,二战硝烟刚散,铁幕已垂三年,马歇尔计划如火如荼,两德正式分裂,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刚刚建立。东欧的苏联还在舔舐卫国战争的伤口,同时没忘了发展核武器。在中东,以色列建国,中东战争随即开始。而在美国,除了持续在比基尼岛礁进行核试验外,国内风平浪静,一个新的球队加入了NBA—费城76人队。
  现在是1949年7月,于声,国民党国防部保密局2处侦防科副科长。此时人在香港。他受命跟随处长叶翔之执行一项特殊任务,任务之特殊,连于声也不知道任务目标是什么,但他心里清楚,2处处长亲自出马,甚至还有6处处长郭旭配合,这个目标小不了。
  于声身材修长,文质彬彬。平时带着眼镜,举止温柔而含蓄,性格沉稳而内敛。他本不是保密局2处的,他半年前还是保密局北平站的行动副处长,由于他的身份特殊,从一来到北平站他就不太受重视。直到谷正文开始掌管华北区,他才开始步步高升。谷正文也是大学生出身,参加过八路军,在林彪手下当过大队长,后来被捕后反叛到军统,他深知一旦反叛就绝没有回头之路,只有抱紧军统这根大树才能苟活下去,于是做事务必用心,行动心黑手辣。在华北破获过多个大案,深受戴笠赏识。一路高升后成为华北大区实际掌控人。有了他的提拔,于声官运亨通,很快升任中校副处长。甚至在北平和平解放前夕,谷正文和蒋纬国策划了绑架傅作义的惊人行动,行动的一线执行人就有于声。只是由于蒋纬国的犹豫不决,行动作废,于声才松了口气。因为谷正文虽然精明过人,但却没发觉于声的真实身份。
  于声原名于默,1919年出生于浙江绍兴,和鲁迅先生同乡,抗战期间他奔赴西南,考入西南联大,读到了鲁迅先生的诗作《无题•万家墨面没蒿莱》,中间“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他非常喜欢,于是将自己的名字改为于声。在校期间他加入了青年战地服务团,在服务团里他曾经听过周恩来、叶剑英和白崇禧等国共高层的演讲,开始接触共产党的思想,被龙潭后三杰的申建选中重点培养,他曾申请入党,但组织上要求他先保持党外身份,派遣他打入三青团工作。在他离开服务团之前申建特意找他,要他安心做一枚闲棋冷子潜伏下来,一旦时机成熟,组织上会启用他,启用代号:你还记得家乡的樟树吗?于声知道这个一语双关,他的家乡确实有樟树,另,樟取自鲁迅先生原名樟寿,树取自树人。申建特意交代他,可以放心做一些反动的事情,不需要有什么心理负担,越反动越安全,只要忠诚于人民和民族,为心无愧即可。从此,他没有上线,也没有下线,只是一个闲棋冷子。
  在三青团工作期间,于声意外的得到了毛人凤的赏识,由于戴笠是浙江人,所以军统对浙江出来的青年才俊都青睐有加特意笼络,由毛人凤介绍,他顺利加入军统,也第一次结识了同乡叶翔之。在抗战期间,于声多次潜入敌后破坏和暗杀汉奸,多次立功受奖。于是在抗战胜利后,他被毛人凤派遣到北平站,监视北平站一干军统老人的行动,北平站鱼龙混杂,戴笠和毛人凤对北平站多有不放心,安插一个于声这样的同乡骨干再合适不过。由于于声的身份和背景,在北平站自然无人不尊敬,但是无形之中他也被那帮老油条孤立。
  戴笠摔死以后,毛人凤在戴笠纪录人事的笔记本中发现了郭同震这个名字。郭同震即谷正文,于是这位山西人得到毛人凤重用,实际掌控华北区。投桃报李,谷正文也对毛人凤的小同乡于声颇为照顾。只是人算不如天算,谷正文根本想不到于声的真实身份,因为十年来,于声从来没有被启用过,所以不曾留下任何足以被怀疑的蛛丝马迹。
  谷正文策划的绑架傅作义失败以后,他就开始着手撤离,在北平和平解放当天,他仅带着于声一人坐上了飞往南京的飞机——他扔下谁也不敢扔下这位毛人凤的钉子。对于于声来说,他不知道这是幸运还是不幸,原来他曾设想不离开,等待解放后找到组织加入新中国的建设。但是他自己也清楚,一是毛人凤肯定会让他撤离,不会让他一个浙江人留在北平潜伏。二是他没有任何上下线,即使找到组织,以他一个保密局中校处长的身份,难保不会被立刻镇压,连申辩的机会都不会有。于是他只能克制住自己的情绪,跟着谷正文回到南京,随后加入保密局2处任副科长,直接受叶翔之领导。渡江战役前,他跟随叶翔之撤到广州,随即又领受特殊任务来到香港。
  一般以人们对军统的印象来看,像于声这种大学生出身的白面书生很难在军统得到重用,更别说出任行动处这样的部门。在戴笠时期,行动处无一不是武林高手,即使总务处这种地方担纲的也是沈醉这样身手好的。而到了郑介民时期,得到重用的全变成了叶翔之,谷正文这样的大学生出身的文人,文人虽然不能亲自上前线带兵,但是思想更坚定思路也更清晰。当然也不能一概而论,文人出身的叶翔之和谷正文一样心狠手辣。现在于声已经猜想,叶翔之到香港到底想干什么?
  49年7月的香港岛,各方势力三方角力,大批散兵游勇混杂在难民之中纷纷来港,甚至连内地青帮头子杜月笙也跑了来。在这个人心混乱的时候,一大批国民党立法委员,以及失去军权的将军和前高官军阀也聚集在香港,他们一方面观察时局动荡,一方面做好各种出路的打算。叶翔之和于声他们就是跟着刘斐黄绍竑的行踪而来。刘斐和黄绍竑均为桂系,都参加了和平谈判。在张治中邵力子留下的时候,他们却取道南下。他们的目的和行踪让蒋介石大为紧张,保密局领命进行跟踪和监视。叶翔之对行动小组进行了分工,于声负责监听和监视,行动则由叶翔之负责,保密局香港站提供必要人手和支援。
  初到香港,于声还颇有激动。潜伏十年,他经常想到什么时候会有人在他面前问他想不想家乡的樟树。抗战胜利的时候他觉得有希望,北平和平谈判的时候他觉得更有希望。但是一直到撤离,他都没有被唤醒。在去香港的路上,他忽然想到,也许是因为北平是个地下党渗透很成功的城市,渗透有多成功,这可瞒不了他这位保密局的骨干,可能各方面还确实用不到他。那么到了香港,是不是就有机会了?他知道华润公司是地下党在香港的基地之一,他曾经多次想去看看,但都被理智阻止。他现在要做的,仍然是继续为保密局工作,努力争取上级的信任,逐步高升则更有机会被唤醒。
  这天是个周三,于声得到了消息,刘斐接受了立场偏左的《大公报》和《文汇报》采访请求,采访结束之后国民党立法院几个委员召集一帮在港高官到黄绍竑寓所集会。叶翔之下令一定要全程监听和纪录,作为监听的负责人,于声责无旁贷。但是他根本无法进入防卫森严的寓所安装设备。叶翔之听了并不为难,笑了笑说:“我有办法。”于是他提笔写了个纸条:皮之不存。然后告诉于声一个地址,让他带着纸条去找那个人,把纸条给他就有办法。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4 16:53:46
  许明杨出现在了中银大厦华润公司里,对于他的到来,华润公司员工并不奇怪,这个记者一直属于左派阵营,经常和华润公司有交流,同时他也通过华润公司得到过多次采访那些民主人士的机会。只是今天许明杨的脸上显得有些异样。他一进门就立刻表示要见杨琳或者钱之光。
  杨琳时任华润公司总经理,听说许明杨要见他,赶紧把许请到办公室。许明杨没说其他的,开门见山:“有人把这个托一个出租车司机交给了我。”他把信封交给了杨琳。
  杨琳打开信封,简单看了一下之后,未置可否,先问许明杨:“是否还有其他口信?”
  许明杨摇摇头:“没有,很奇怪,我并不是贵党人士,不知道这个人为何找我而不直接来找你们。龙云虽然不是贵党人士,但我听闻他最近有可能北上,所以我觉得这件事无论如何应该告诉你们。”
  杨琳握着许明杨的手:“不管怎么说谢谢你,如果后续还有其他类似奇怪的信函,还请您如这次一般。”
  许明杨答应着:“当然,如果再有诸如前几日的声明这类大事发生,还请贵党多照顾一下鄙报。”许明杨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讨价还价。
  杨琳哈哈大笑,一定一定。
  送走许明杨,杨琳迅速来到董事长钱之光办公室,将信封里的字在钱之光面前摆好:龙云危险刘蔚。
  “可否这么理解?”杨琳进一步解释说:“这是文汇报许明杨带来的,没有其他口信和信物。”
  钱之光认真地看看了小纸块组成的句子,抬起头问杨琳:“你怎么看?”
  杨琳沉稳的回答:“不管真假,这至少是一个示警,我们不能忽视。”
  钱之光同意,他马上做出安排:“你马上派人去龙宅当面告诉龙云,让他这几天千万注意安全,同时也请他说明一下,这个刘蔚是谁,这个名字代表什么意思?”
  杨琳马上出去安排,安排妥当之后又回到钱之光办公室。两个人开始讨论这张纸条的背后,想威胁龙云的目前除了国民党也没有其他势力,那又是什么人传递的消息呢,共产党在香港的地下党里如果有人得到消息,肯定会第一时间告诉他们,而如果大陆方面有消息,也会有专门电台告诉他们,不论是谁都不可能选择文汇报这个中间的机构来传递,这毕竟是要冒风险的。两人没有头绪,决定等龙宅的人回信以后再商量。
  稍晚时候,去龙宅的人回来了。给杨琳汇报说,龙云谢谢我们的提醒,他这几天会注意安全。另外,刘蔚是化名,真名叫蒋唯生,是龙云的私人秘书,龙云这次找他来是交待和卢汉的联系事宜,同时还有一些私人财产处置。对于蒋唯生的忠诚问题,龙云没有肯定。
  杨琳迅速汇报给钱之光,钱之光马上让杨琳联系机场那边的同志,搞清楚这几天从昆明来的飞机上,蒋唯生是一个人还是和别的人一起过来,杨琳马上驱车飞奔机场。
  钱之光敏锐的感觉到,这次香港起义声明发表之后,国民党方面没有大的举动,这不正常。蒋介石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多他的下属就这么轻松北上,他必定想杀鸡儆猴。至于杀谁,杀了那些手上没有军队没有政权甚至连影响力都没有多少的文人政客肯定没有意义,龙云是一个理想的目标,因为杀了他既可以震慑香港的民主党派们,也可以震慑有可能起义的卢汉。想到这里,钱之光觉得不能再等杨琳,他立刻给香港警务处的同志打电话,要求他们利用掌握的警察力量加强对浅水湾龙宅的保卫,外松内紧。
  杨琳回来了,果然通过机场同志的努力,找到了刘蔚的记录,同时他确实不是一个人,身边有另外一个人。那么目前确定的是蒋唯生来香港之后,没有立即去见龙云,而是和别人去了别处。这样的话,这份情报的可信度基本可以确定了。钱之光立刻让杨琳派人再去龙宅,告之蒋唯生来港的可疑之处。
  钱之光不禁感慨,不知道是何方同志能冒险传递出来如此及时的情报。
  就在杨琳的人第二次离开龙宅的时候,郭旭、叶翔之带着于声,毛中新、盛昌富、韩世昌、田九经和蒋唯生,分路来到了龙宅附近,除了郭旭和蒋唯生,其余人都带了一把枪。叶翔之的计划是由蒋唯生携带毒药进入龙宅,找机会将毒药下入龙云的茶里,其他人在附近旅馆里待命,盯着龙宅大门口,一旦蒋唯生得手,在里面的人抢救龙云的时候借机溜出来,在门口晃动一下白手绢即代表任务成功。
  蒋唯生进了龙宅大门之后,其他人都紧张的在旅馆房间里坐着,于声亲自担任窗口观察任务。他的心在轻轻的跳着,他不知道那个司机是否送到了信,不知道许明扬是否读懂了,也不知道他是否将信转告了中共方面,一切都是未知数。于声觉得自己这个往大海里仍漂流瓶的方法着实不稳妥,但一时也想不到其他方法了。只能听天由命,那个刘蔚一看就是一个胆小如鼠的人,希望他临时害怕放弃吧。
  龙宅内,龙云听到蒋唯生来了,叫来大儿子龙绳武耳语几句,随即龙绳武和两个锡克族卫兵全副武装的站在大厅门口,迎接蒋唯生。龙绳武自幼从军,曾和廖耀湘一起毕业于法国圣西尔军校,一身戎装英武非常。蒋唯生走到大厅门口,不禁吓得有些呆滞,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去。龙云见到蒋唯生的样子,心里更是明镜一样,连坐都没让他坐一下,简单交待了几句,让蒋唯生尽快回云南协助卢汉,让卢汉不要挂念他,同时转告昭通老家的老三龙绳曾不要给卢汉添麻烦。蒋唯生只能唯唯诺诺的答应。龙云端起茶杯,龙绳武一声送客,蒋唯生只好退了出去,狼狈的出了大门。
  于声在窗口看见蒋唯生走了出来,并没有拿出白手绢,只是狼狈得向这边走来,他心里一阵暗喜,看来龙云有准备,然后他轻喊一声,出来了,没有手绢!
  叶翔之和郭旭赶紧跑到窗口一看,果然如此。叶翔之不禁骂道:“胆小鬼,贪财还怕死。”不甘心的叶翔之突然转过身去发狠到:咱们现在有8个人,6杆枪,一起冲进去,乱枪打死龙云就走。
  郭旭盛昌富没有言语,田九经韩世昌毛中新这几个叶翔之带来的2处特务齐声喊:好!
  于声瞬时没有了主意。
  正在于声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郭旭突然站了出来:“不可以硬来,这是香港,不是内地,你们忘了戴局长上次来香港的事情了吗?”
  郭旭说的是1936年戴笠在香港被软禁的事情。当时王亚樵制造了刺杀汪精卫的刺汪案,蒋介石大为震怒,要求军统尽快破案。王亚樵跑到香港,受李济深庇护,同时和港英政府警务处打得火热。戴笠带领一帮特务携枪从九龙入港,结果被守株待兔的警务处布朗处长抓个正着,布朗处长早已对军统香港站在港为非作歹大为不满,于是警务处以私自携枪与登记身份不符的名义拘留戴笠三天,并且在报纸上大造舆论。最后还是蒋介石出面由英国外交部下令放人,戴笠才脱身但已丢尽脸面。从此一直到戴笠摔飞机,戴笠再未涉足香港。
  听了这话,叶翔之也泄了气,不过他仍是不甘心:“可我们这样放弃的话,如何能完成总裁和毛局长交代的任务?”
  盛昌富站了出来:“这样吧,我去打个电话,看看警务处今天有什么特殊行动没有,探听下虚实再说。”叶翔之和郭旭都点点头,盛昌富赶紧下楼打电话去了。虽然香港站在香港被警务处多有不容,但是毕竟深耕多年,警务处内线还是有几个的。
  很快,盛昌富跑上楼来:“警务处果然有行动,今天忽然接到命令,加强了浅水湾附近的巡逻,除了A警,B警,C警和D警都出动了,阵势不小。另外那个刘蔚跑了,要不要追他?”
  于声知道,香港警察分为五种,A警是欧洲警察,B警是印度锡克族警察,C警是广东籍警察,D警是山东籍警察,E警是白俄警察。B、C、D警都出动,确实行动不小。
  郭旭看了一眼叶翔之,挥了挥手说:“算了,由他去吧,他已经没用了,龙云也不会再信任他,由他自生自灭去吧。”
  叶翔之带着众人走到窗口往浅水湾看去,果然在周围几个地方都隐约出现了绿色咔叽制服的影子,有些带布头巾的明显是锡克族警察。叶翔之转过头,又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质问一样看着所有人:“那么到底是谁走漏了风声呢?”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4 17:33:33
  泰斗之死




  下午4点一刻,在杨琳安排的两个人赶往轩尼诗道的时候,于声在轩尼诗道拐角的汽车旁看到了叶翔之着急的撤退手势,他的心一沉,知道任务已经结束。他只能机械的命令司机开车,自己跳上第二辆车。汽车行驶到260号楼下,叶翔之毛中新田九经韩世昌盛昌富鱼贯上车。路上经过坚尼地道的时候盛昌富下车,然后汽车一路向机场飞驰而去。一路上于声看到旁边的韩世昌田九经仍然一脸紧张,司机在场不便多说,于声只轻声问了一句:“顺利吧。”
  韩世昌点了下头:“顺利。”于声心跌到了谷底,一路无话。
  两辆出租车到机场,几个人下车,于声付了三倍车钱,按照叶翔之的吩咐,恐吓了一下两个司机:“我们有你们的车牌,自己知道该怎么办。”两个司机惶恐的点点头,汽车绝尘而去。
  几个人拿到了飞往广州的机票,叶翔之找了一个包间休息室,几个人凑到了一起。由韩世昌汇报经过。韩世昌吐掉最后一口烟,扔掉烟头,回忆道:“我和田九经上了四楼,我就去敲铁门,田九经躲在门后,佣人开的门,佣人问是谁,我就说的贺耀祖先生让送来的信。佣人回头看了一眼,里屋的一个胖子让开门,一开门我就走了进去,我进去的同时田九经一把把佣人拽到门口,捂住了她的嘴巴。我进到里屋,那个胖子出来接信,没有任何怀疑,我就说先生,您给打个收条吧,我回去好给贺先生交差,他就趴在桌子上写收条,我就趁机开枪,打中头部一枪,他倒地后,我又对他胸口打了一枪,走的时候我看他已经准备好了两个个皮箱,我就拉着皮箱跑下楼,结果田九经这小子嫌累赘,就让我把箱子扔了,一扔不要紧,箱子摔开了,里面东西洒了整楼梯,全是值钱的首饰手表之类,我想捡几样却被田九经拽下了楼,临下楼前,田九经拿枪吓唬了一下佣人,那佣人吓跑了胆,估计也不会说什么了。”
  韩世昌说完,田九经把烟从嘴里拿出来,对着叶翔之连身嗯嗯表示同意。于声心里一阵酸楚,自己费尽心思到现在人没救到,甚至连是谁都不知道。他索性对着叶翔之带着点抱怨的口气问道:“处长,任务已经完成了,兄弟们为这个任务饿了一天,您现在该告诉我们目标是谁了吧。”于声说完,韩世昌也说:“对啊,处长,那胖子是谁啊?”
  叶翔之平静的说:“杨杰,党国陆军上将,不,以前是,现在是党国的叛徒!”
  杨杰?杨杰!于声心里默念道,心里的悲哀和懊悔更甚了一层。
  杨杰,白族,云南大理人。字耿光,民国时期著名军学泰斗,和蒋百里、白崇禧、刘斐一起被外国人称为中国三个半参谋长。他长期担任国民党陆军大学校长和教育长,在国民党军中桃李满天下。他的《国防新论》《军事与国防》《大军统帅学》和《战争要诀》在三、四十年代中国每一个想成为高级军官的必备读物。他为人正直,在加入民革之后多次策动四川和云南军阀起义响应人民解放军。他以自己的卓识和人品,崇高的品格和威望成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特邀委员,却在北上参加开国大典前夕被保密局奉命暗杀。在他死后,周总理仍坚持将他的名字列入政治协商会议名单,他也成为仅有的一位名字带框的政治协商会议委员。
  中银大厦华润公司钱之光办公室里,气氛死一般的寂静。刚才接到北平密电之后,钱之光马上要派更多人手赶往轩尼诗道,人还没派出,之前杨琳派出的两个人已经打回电话,轩尼诗道260号4楼发生命案,死者为一中年男人,体态较胖,香港警务处已经派警力前往。杨琳要求他们继续在现场观察,有情况立刻打电话回来。
  杨琳和钱之光坐下来静静的等着,趁着这个时间杨琳将许明扬带来的信封和口信,以及刚才钱之光回来之前他自己的处置,还有卢广声的情况都对钱之光进行了汇报。钱之光听了之后还没正要说话,电话又想了。杨琳急切的接起电话,那边传来了让他最后一丝侥幸心理都落空的报告,香港警方已经从幸存的佣人口中确认死者为前国民党陆军上将杨杰,杀手为两人,借口送贺耀祖的信骗开门,开枪没有声音,相信使用了专业消声装置。而警方从散落到楼梯上的各种贵重行李初步判断,应该属于入室抢劫杀人。
  杨琳颓丧的放下电话,回头看着钱之光:“我们晚了,杨杰已经被暗杀了。”他将电话里的报告重新向钱之光复述了一边,然后接着说:“我建议马上向中央发出简要报告,随后等整理完相关情况之后再发出详细报告。”停了一下,杨琳继续说道:“还有我们的检讨和请求处分报告。”
  钱之光表示同意,随后杨琳出去发报。钱之光在办公室里来回踱步,一边抽烟一边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重新思索一遍。随后他拨通了贺耀祖的电话,贺耀祖明确表示他并没有给杨杰写信,并且他并不知道杨杰来港,贺耀祖进一步询问杨杰是否出事,钱之光没有直接回答,只说自己也是刚刚听说,具体还要看明天的汇报。
  少顷,杨琳回来报告:“报告已经发出,中央回电让我们马上汇总一下最近的事情尽快发出详细报告。”
  钱之光于是先说出自己的判断:“是不是可以这样判断,国民党方面在香港起义前后派出了保密局暗杀小组,一开始的目标是龙云,但是被我们和龙云方面挫败了,于是他们将目标转向了刚来香港还没有和我们建立联系,并且周围没有保护措施的杨杰。至于香港警方的说法,入室抢劫杀人?哼,能用贺耀祖的名义赚开大门,枪支还是专业暗杀用的枪,能是一般毛贼吗?对了我刚才问了贺耀祖,他甚至不知道杨杰来港。我们先这样汇报,主要询问中央对于宣传口径的看法,是就按照香港警方说法,还是我们寻找证据将舆论枪口指向国民党保密局?还有卢广声的情况,他毕竟是李济深的朋友,如何对待还请中央指示。至于那个神秘的情报来源,我们还要再商量之后再行汇报。你看如何?”
  杨琳同意,紧接着立刻再走向通讯室。
  钱之光继续他的踱步思考,他又走到桌上的香港地图前面,手指在各个地点来回滑动,心里逐渐有了判断。
  杨琳再一次回来:“电报已经发出,电报结尾我加上了我们申请处分的报告。中央还没回电,估计需要开会商讨之后才能答复我们。”
  钱之光点点头:“很好,刚才我将那个神秘情报考虑了一下,现在知道的信息,第一对方是一个带着眼镜中等身材的人,第二他第一次传递是出租车司机,第二次是黄包车夫。第三他第二次发出情报是在坚尼地道渣打银行附近,并且很急。第四他了解卢广声和蒋维生的内幕。第五他应该知道我们的存在,但是没有直接找我们,而是在文汇报中转。以上我们能得出一个什么结论呢?对了,你来看地图。”
  杨琳凑到地图前,顺着钱之光的手指,从坚尼地道渣打银行往后几百米的地方指去,那是一家茶行,杨琳瞬时眼睛瞪大了:“这是我们一直怀疑的保密局在香港的据点之一!”
  钱之光笑笑:“对,这个人得到消息后很着急,时间紧迫,所以不得不在他们据点附近传递消息。由此看来,第一,此人不是保密局香港站常驻人员,而是保密局特派而来。第二,此人应该属于保密局中层干部,能接触到一些机密但是无法掌握全局。第三,他没有固定上下线联系,所以只能投石问路。第四,这个人心思缜密,看似冒险,实则经过深思熟虑。我判断,这是一个隐藏在保密局内部从未被启用的我党潜伏人员。你马上还要发一个电报,将此人的来龙去脉和我们的判断发给军委情报部克农同志,让他设法寻找此人身份和下落。另外,明天你要约许明扬见面,一方面巩固他,以备以后还会有类似情报,另一方面通过他在报道杨杰遇刺的报道上做出暗示,让我们潜伏的英雄看到,我们已经知道了他的存在。”说最后一句话的时候,钱之光的语气充满了感动。
  杨琳也被感动了,他激动的点点头走了出去。
  第二天,中央和军委的电报分别到了,中央指示由于证据有限,也为了顾全大局,不影响民主人士的北上和政治协商会议的举行,杨杰一案先按照香港警方的口径报道,如果以后掌握了切实的证据再另行宣传。卢广声的情况已经通报李济深,李表示卢已不算民主人士,他的行为已经和李没有关系。对卢可以按照国民党反动派对待。军委情报部的电报显示目前对于此人的身份没有任何资料,由于我党有部分潜伏人员目前分散海外,还需进一步落实资料以后才能给予指示。
  钱之光放下电报,对杨琳说:“相对于这位同志来说,我们的工作实在惭愧啊。”
  • 向天歌2010: 举报  2017-11-15 16:45:45  评论

    似乎掉了章节或段落。对于于声有关杨杰危险的报警文字没有看到。请作者解释。
  • 一赚九赔: 举报  2017-11-15 17:26:03  评论

    说得对,少粘贴了一段,呵呵,这几天脑子坏掉了,算了,我重开一贴吧,第一次在天涯发东西,有点激动。另外,名字起得太烂了,准备换个名字《最后的地下党—海峡谍影》。谢谢提醒!
我要评论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4 18:35:06
  历史链接:


  紫石英号事件



  紫石英号事件(英文名:Amethyst incident或Yangtze incident)是发生在1949年4月解放战争的渡江战役期间,英国皇家海军远东舰队紫石英号军舰无视警告擅自闯入长江下游水域前线地区,从而引发与中国人民解放军炮击英国军舰的军事冲突。
  具体讲,就是在三野发动渡江战役之前,英国远东舰队紫石英号护卫舰突然闯入了解放军在扬州和泰兴之间的渡江区域,由于在此之前解放军已经发布了预警,要求所有外国舰队在4月20日之前全部驶出长江口,所以解放军炮兵开炮警告,但是紫石英号认为解放军只是恫吓,无论如何不敢向英国军舰开炮,依然不听警告继续向南京上驶,解放军炮兵团随机开炮射击,双方展开炮战,紫石英后被重伤后打出白旗搁浅。解放军未再进行射击。紧接着英国在南京停泊的另一艘护卫舰伴侣号赶来支援仍然被击伤,伴侣号逃往上海,与英国远东舰队汇合后,英国远东舰队副司令梅登中将率领伦敦号重巡洋舰和黑天鹅号驱逐舰带领伴侣号再一次上驶,进入解放军渡江区域准备营救紫石英号。由于此时三野中集团已经发起渡江,东集团渡江已经进入准备,所以三野十兵团再次对英国军舰发出警告,英国军舰置之不理,此时三野炮兵六团一位炮长梁学成眼看英国军舰快驶自己炮的射程,情急之下擅自下令开炮,立刻引发双方大规模炮战,由于伦敦号重巡洋舰主炮203毫米口径,威力巨大,造成解放军253人伤亡,其中包括团长邓若波。但是英国三艘军舰也负伤,被迫撤退上海。而紫石英号在几个月以后的一天夜里利用台风涨水的机会,开足马力突然逃离,甚至创造了长江上轮船行驶速度的记录。
  事件发生后,英国朝野哗然,英国首相艾德礼借口与国民党政府有条约提出抗议,前首相丘吉尔甚至要求派出航空母舰教训中共军队,但是也有议员批评说:如果一艘亲纳粹国家的军舰在诺曼底登陆日驶入英吉利海峡,我们难道不应该把它打得粉碎吗?最终在中英双方的外交斡旋下,随着紫石英号的夺命逃遁,此事件不了了之。
  此次事件有几个比较有意思的地方,
  一是又一次证明了军舰对抗岸炮的劣势太大,即使英国军舰的火力、火炮数量和口径都远远大于解放军,仍然占不到便宜,而解放军炮兵三个团仅装备了几门美制榴 弹炮,其余均为落后的日制山炮,仍然能将几艘军舰击伤,而如果解放军炮兵配备了穿 甲弹的话,紫石英号伴侣号甚至会被击沉。
  二是贸然开炮的炮长梁学成,事后虽然被关了几天紧闭,但是从此得了个外号:“梁前委”。因为当时规定,只有渡江战役总前委才有权利下令开炮,结果梁擅自开炮等于指挥了所有炮兵,行使了总前委权力。
  三是在当时的紫石英号上有一名水手表现出色,获颁MBE勋章,此人后来在1982年成为香港总督,名叫尤德,在1986年尤德爵士病逝在香港总督任上。
  四是当时指挥炮战的三野十兵团23军军长陶勇,在后来组建人民解放军东海舰队的时候,被毛主席点将:“你那么喜欢打军舰,就去当海军去吧”。
  五是英国在1950年1月5日就宣布承认1949年10月1日成立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方国家中是第一个。


作者:沈阳王永庆 时间:2017-11-14 21:18:01
  (哼哼锯了你)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5 08:01:38
  第二章,海珠桥惨案

  1、旧爱重逢

  飞机在广州降落,于声和一帮特务走出机场,郭旭安排的两辆车已经在门前等这里,几个人分别上车,一路韩世昌田九经非常兴奋,一是回到了自己的地盘,二是刚完成一项重要任务,这次肯定有奖金,又可以花天酒地几天了。于声没有表情,一脸严肃的坐在车里,眼睛望着窗外的羊城。韩世昌不解的问:“于科长,你不高兴吗?”于声敷衍着:“我累了,几天没睡好,没吃好。”
  虽然解放军二野四兵团和四野15兵团已经进入广东边境,但是九月中旬的广州仍然是一座繁华的城市。国民党行政院和一些部门早在半年前就已经到来,广州已经成为国民党临时的政府所在地,而国民党内部各种势力也在为广州的前途做着各种打算,此时保密局也有部分重要人员驻扎在广州,比如郭旭6处、叶翔之2处还有名称为国防部下属,实则为保密局分管的技术总队。
  汽车风驰电掣驶入东湖附近的保密局驻地,此地风景秀美,交通便利,是保密局广州站的长期据点。一下车,叶翔之没有让特务们先进屋,直接喊他们到隔壁的珠岛酒店吃饭,这个酒店是保密局在抗战结束从一个大汉奸手里接收的,长期以来既对外营业捞外快,也成为保密局请客聚餐以及来往接待住宿的好地方。
  叶翔之请大家吃饭一是庆功,二是为对大家在行动前没吃好饭的弥补。酒桌上,叶翔之夸下海口:“这次行动是保密局戡乱以来最成功的一次,但是不要知足,以后我会带你们完成更轰轰烈烈的事业,在党国的历史上都写下诸位的名字。”
  于声不声不响的吃着饭,表面上一样和大家觥筹交错,心里却一直翻江倒海,他的心情难以从杨杰被刺这件事上缓和过来,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军事家就这样死去,这不光是中共的损失,这其实也是全民族的损失。酒桌上叶翔之越是兴奋,于声的心情就越是失落一分。
  第二天,叶翔之放了大家假,所有人都可以自由活动一天,于声自己出了大门,沿着江边路往西走去。广州市其实更像半个岛,珠江从城市西北过来,在沙面和洲头咀附近一分为二,分别往东又在黄埔附近合二为一。中间的部分就成了一个岛一样,于声走出去不到两公里,就看到了那座长得像伦敦塔桥一样的海珠桥。
  海珠桥始建于1929年12月,当时,军阀陈济堂主政广东,就筹备修建海珠桥,最后决定由美国马克敦公司承建。不过荒唐的是,海珠桥在开工时,陈济棠竟听信风水军师的意见,让海珠桥打了童子桩。所谓的“童子桩”,就是在桥墩打桩时将一对童男童女灌醉绑在桩上沉下江底,令人发指。海珠桥于1933年2月建成,据说中间的吊梁在大船经过时可以开启,每当吊梁开启的时候总是引得很多广州市民驻足观看。可惜的是,1938年海珠桥被日军轰炸,吊梁设备被真震坏,再也无法开启。日军占领广州后,又把整套的开启设备拆走运回日本。海珠桥就成了普通的大桥,虽然再也无法重现开启的盛况,但是作为连接河南河北的唯一一座大桥,海珠桥仍然被广州市民成为广州人的一条腿。
  走到海珠桥头,已经能远远看到西边爱群大厦,于声没再走下去,桥上熙熙攘攘拥挤异常,于声看看表,开始往回走。自己散了一会儿步,觉得心情舒缓了一些,生活还要继续,工作更要继续,广州城解放在即,听闻广州警备司令部有大破坏的计划,于声不能耽搁太多时间,还要尽快打探消息。他还为一件事着急,就是离开了香港,他又一次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即使有情报也无法送出,他下定决心,即使孤军奋战也要竭尽所能。
  回到酒店,发现叶翔之正在找他,叶高兴的对他说:“总裁表彰本次香港行动人员,特批了两万美金奖金,毛局长认为杨杰属于上将级别叛徒,理应再加一万,于是找何应钦又加了一万,毛局长特别关照韩世昌田九经一人六千,其余的咱们分。你赶紧去郭处长那里去领赏吧。”叶翔之兴奋的拍拍他的肩膀,转身去别的房间了。
  于声苦笑了一下,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心情。下楼去了经理处,结果他只得到了2000块,于声心里清楚,估计是他和盛昌富毛中新都是2000,其余的1万2都归叶处长了。
  这事于声确实冤枉了叶大处长,因为那一万二里还有卢广声的六千。
  于声把钱随手放到口袋里,出门的时候正和一个人撞了个满怀,双方定睛一看,都惊喜的喊了一声:“你?!”

  来者是谁?林风,国民党保密局技术总队会计,一个年方31岁的女特务,“单身”。此刻在广州见到她,让于声有点意外,不过也挺合理,毕竟现在广州是保密局除了台湾本部之外的最大的办事处。郭旭现在就兼任着广州办事处主任,林风作为前六处会计科的人出现在广州实属合理,不过于声已经知道她调任技术总队会计组长的事,她来到这里难道意味着那个擅长搞大破坏的技术总队也来了?
  如果说于声和林风的渊源,确实挺复杂。林风是湖南人,入军统时间较晚,她是抗战时期经时任副主任秘书的张严佛介绍进入军统的,一进来就担任普通秘书工作,到1946年郑介民毛人凤接管保密局要裁汰冗员,当时的标准是,重用“核心分子”,即抗战前就加入军统的老特务,比如沈醉等人,留用“基本人员”,即抗战期间通过各种训练班训练加入军统的,比如技术总队的胡凌影也包括于声,重点裁汰“一般分子”,即抗战期间通过各种渠道吸收进来或者干脆私人介绍来的,比如这位林风。林风属于被裁汰之列,即使介绍她进军统的张严佛的面子也不好使,主要是因为张本人虽资格甚老,但是却不被毛看重,索性将张扔到重庆当一个结束办事处主任,专门负责安排被裁汰人员。张严佛好歹有点门路,就先把自己的私人优先安排,将林风安排到了北平站当会计。就是在这里,于声遇到了林风,同为南方人,在北方生活多有不便,一来二去两人开始熟悉接触。由于戴笠规定所有军统人员抗战期间不准结婚,谈恋爱也不行,导致军统内部大龄男女青年特别多,虽然戴笠抗战后摔死,但是此禁令却被有家有舍的郑介民毛人凤萧规曹随,只是没有以前那么严格,睁一眼闭一眼罢了。这样于声和林风秘密的住在了一起。不料随着战事紧张,北平渐渐朝不保夕,保密局开始将北方站点后撤,林风由于是南方人,没有被安排潜伏任务,被撤退到保密局自有的南京亭亭照相馆,这个照相馆来历非凡,全部是中美所留下的器材,由军统摄影师王文钊任经理。这是当时南京规模最大,资金、器材最雄厚的一家照相馆,业务除照相外,兼售各种器材,还出租照相机,代客拍摄家庭生活电影。它一面为保密局赚钱,一面也从事一些特务方面的活动。从此林风和于声分开,于声随谷正文南撤之后,两人在南京见了两次,紧接着再一次分开,于声调任二处侦防科副科长随叶翔之撤退广州,林风则又一次调任技术总队,随技术总队撤退台湾,两人一分开又是半年,如今在风雨飘摇的广州再一次会面。于声见到林风之后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他和林风在一起的时候,北平很快解放,又见面之后南京很快解放,现在又见到了,看来广州也要解放了。于声不禁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快乐了许多。
  于声的想法在逻辑上是通的,因为保密局技术总队在这一期间担负的主要任务就是破坏,每当某个大城市要解放之前,技术总队就会负责在城市重要设施进行大肆破坏。所以林风出现在哪里,就意味是哪里要解放了,当然也就意味着技术总队又要与人民为敌了。最最奇葩的事情是,毛人凤居然还命令上海稽查处长黄加持在撤退前大肆抢劫上海的大资本家和商铺,要求至少抢劫几万两黄金当做保密局特种经费,结果由于黄加持不敢,资本家们警惕心强提前隐藏财产,更是由于解放军兵贵神速,此事不了了之,沦为笑柄。
  两人分别半年,彼此杳无音信,如今猝然相逢自然喜不自收,只是碍于外人在场,两人只是打了个招呼,只是临走开时于声装作无意告诉了林风他的房间地址。
作者:024office 时间:2017-11-15 09:17:57
  挺好,就是不知道能坚持更吗
作者:沈阳王永庆 时间:2017-11-15 15:57:58
  大哥,能不能告诉下更新频率啊,或者打算几天更新完一章
楼主一赚九赔 时间:2017-11-15 20:43:24
  章节贴错了,脑袋坏掉了。没办法,已经重开一贴,名字改为《最后的地下党—海峡谍影》。太丢人了,所以换了个账号鹏鹏爸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