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长篇小说《抗战 我们正青春》三十九 发了一笔横财

楼主:南岭北主 时间:2017-11-15 14:04:39 点击:19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晨风轻轻,白云朵朵,阳光满院,天气真好。程哲一早起来,就到大院里来,呼吸着清新的空气,做了一连串活动筋骨的大动作,他要振作一下精神。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程哲几乎夜夜应验着。昨天一整天,他不是在院子里,就是站在大门口,想着厉又力来了,他好迎着。夜里躺在炕上,先是很难成眠,好容易睡着了,也是梦中有梦。早上虽起得晚,但还是感觉浑身不舒服,浑浑噩噩的。
  “开门呀!”兰小翎把大门踢得哐啷哐啷地响。程哲不耐烦地过去开门,边开门边说:“你这个兰小翎,可真能叫,还要弄出些响声来。”见她穿着一身进山的衣服,又背着一个小背筐,说:“你这是抽什么疯啊,怎么想起进山来了。还是一个人?”话虽不中听,但兰小翎还是满脸堆笑地说:“我抽疯也就罢了,你不抽疯就行啦。你这一天天耷拉着个脸,没半点高兴滋味儿,没人惹你呀,人怎么一下子就变了样了。看着,就叫人害怕。”没等程哲回话,又说:“大李叔到我家找辣椒,他说要进山挖獾子。我说我也要跟着去,也叫上你。看你整天闷闷的样子,带你一起到大山里散散心。”
  程哲哪有这个心思,几天来他觉得自己对什么都不感兴趣,但看到小姑娘的欢实劲,就说:“还没吃饭呢。”这时,何叔从屋里走出来说:“饭早就做好了,招呼你也没进屋,想早点晚点也没什么,就没再叫你。”他赶忙去揭开锅,端出饭。
  程哲没有说不去,这让兰小翎高兴了。她在屋外说:“大李叔到我家找辣椒,我家的早就腌渍辣白菜用没了,想到给你拿来的还挂在墙上,他就让我过来取,还让我问问你去不去,你可是答应了,可不能反悔呀。”她拖过一个板凳,手拿一根木棍,站上去,挑那一串红辣椒。她确实很兴奋,嘴里哼着儿歌:“小老鼠,旮旯转,瞧见辣椒一串串。眯眼笑,胡子翘,辣椒香甜好味道。摘下来,大口嚼,哇!哇!哇!捂着嘴巴吱吱叫。这辣烟要是扇进洞,獾子保准受不了,争着抢着往外跑。”
  见王大爷和大李叔进院了,她说:“辣椒有了,够不够?”听见有人进了院,程哲嘴里嚼着饭,走出屋。大李说:“我们发现了一个獾子洞,你要得闲,一起去挖吧,挺有意思的。”兰小翎赶忙插话:“他应承了,咱们这就走吧。”兰小翎把辣椒放进背筐,背起来,推着程哲就走。程哲说:“你背上这辣椒干什么,快送回家去。”兰小翎蹦蹦达达地跑在了前面,说:“到时候,你就知道啦!”
  他们翻过一道山梁又一道山梁,爬上一道沟川又一道沟川。一路上,大李向程哲饶有兴趣地说起獾子、黄鼠狼这些野物的生存规律。它们大多都在石砬子散落下来的石头堆的地方,做窝生存繁殖。窝是自然堆积形成的较大的窟窿,窟窿和窟窿之间又有缝隙相联。要找到它们的窝不是很容易,只有在下过小雪或有霜花的时候,寻着它们的踪迹,才能找到窝的大致区域。在这个区域,再细看哪一处有哈气,有哈气的地方,就是它们的进出口或者是通气孔了。根据进出口的踪迹是单是双,也就辨别出它们是否在洞里还是外出了。
  见程哲听得津津有味,兰小翎凑上前,说:“这大山里好吧,有树林,有溪水,还不时地听到鸟儿的叫声。出来走一走,心情宽敞了,一切烦恼都没有了。”言下之意在说,亏得我吧,还不痛快来呢。
  又翻过几道山梁,一直走在前头的兰小翎,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喘息,不耐烦地说:“大李叔,怎么这么远呀?咱们还是歇歇吧,看把程哲累的,额头上都有汗珠啦!”大李说:“前面不远就到了,看见了吧,前面突起的一堆堆石头的地方,就是了。”
  到了地方,老王示意程哲和兰小翎不要出声,他和大李蹑手蹑脚地围着几个石头堆转了几圈,老王悄声说:“运气不错,还都在洞里。”他俩把进出口和通气口都垒满了碎石块,又去拣干柴薅干草,程哲也过去帮忙。兰小翎这时也不再喊累了,她干得更欢。不一会儿功夫,就划拉起一大堆干 柴来。
  老王选了一个可能是经常进出的洞口,点燃起柴草。他脱下一件毛皮坎肩,用它扑扇着,让烟雾进到洞里。兰小翎看着好玩,就过去抢坎肩。老王对她也对身边的程哲说:“这必须由我来,这个有讲究,要掌握好扇进去的烟的分寸,多了都呛死在窝里了,少了又不管用。等估计里面有烟了,再放点辣椒,烟里多了辣味,里面的獾子就往外跑啦。”
  大李又在各个进出口和通气口支起些小块石头。手里握着一把小斧头,来到了冒烟最多的出口,专等獾子出来。兰小翎又赶过去凑热闹,又招呼程哲也过去。三人平心静气地盯着洞口,“露头啦!露头了啦!”兰小翎欢叫着。洞口伸出一只毛茸茸的脑袋,可能是兰小翎响声太大,那脑袋一伸就又缩回去了。兰小翎惋惜地说:“完啦!完啦!这还能出来吗?”大李逗她说:“野物都精得很,你一个劲地吵吵,恐怕是不能出来了吧。它想,出来了被打死,又被剥皮吃肉,还不如熏死在洞里,免得被扒皮受罪,看来是白跑一趟喽!”
  兰小翎躲在程哲的身后,默不作声了。程哲笑了,兰小翎见程哲是在笑她,知道大李叔在拿她开玩笑,又转出来,嘴里在嘟囔着什么。大李又让老王再加点辣椒,再用力扇几下。兰小翎又禁不住地喊:“出来啦!出来啦!”
  大李用斧头朝着窜出的脑袋砸下去,獾子就昏死在洞口了,他拽出来,扔在地上。他又示意让兰小翎看住了,要苏醒了,活了,就踹死它。这时,又一个脑袋露出来,又是一斧子下去,再拽出来,不一会儿就打死了六只。又等了一会儿,也不见再有出来的。老王说:“就这么多了,这收获也算不少啦。”
  兰小翎把獾子摆开,又搬来几块石头,压在了獾子的脖子上,说:“够煮一大锅的了,让全屯的人都解解馋吧。”“这皮也是能卖钱的,等卖了钱全归你,让程哲给你捎件漂亮衣服。”兰小翎听着大李叔的话,高兴了,说:“还是大李叔向着我,大李叔真好。”
  大家都坐下来休息,程哲说:“咱们出来了这么远,这地方离红石崖是不是不太远啦?”大李说:“就翻三道岗,走个把钟头就到了。”他对老王说:“我跟程哲远处转转,你在这里剥皮,这跟前也有小河水,收拾干净了,到家就能下锅煮。兰小翎也给帮帮手。”兰小翎说:“这血淋淋的,我可不敢。我也要跟你们去。”程哲说:“不做帮手也行,你不是喜欢花吗,你看这地方已有冰凌花长出来了,就是这时候好看。你多挖一些,回头我帮你拿上,摆在窗台上,多好看呀。你在这里也多歇会儿,等我们回来,也好有劲回家啊。”
  大李头前带路,直奔岗梁去了。他边走边说:“上次炸汽车的那道沟川,还得走上一段,等到了柞树岗,下去就是。这里向东十几里,都叫红石崖。炸汽车的地方是二道崖。从二道崖东走三里,叫头道崖。头道崖的沟底下,距离松花江有几里路,是一块平地。这平地上有一块像蛤蟆的大石头,一旁的屯子就叫蛤蟆石屯,百十口人家。这屯里打猎的,我认识几个。上次炸了汽车以后,侧面打听了一下,听说鬼子在二道崖停止了勘探。但鬼子在头道崖的探矿规模更大,已在蛤蟆石屯号房子征地,要筹建什么铁矿株式会社,现在怎么样,还没听到信。咱们奔头道崖看看去。”
  又走了一会儿,大李停住脚步,用他那猎人练就的耳朵,听听有没有声音传过来。程哲更是在敏锐地环顾着四周。见没有什么动静,他们从岗顶走下来。大李指着下面的大沟川说:“下面就是头道崖的沟上头了,鬼子就是在这个沟川里找矿。听说在沟川中段,每天都有一帮人在勘探采矿。应该不放炮也该有锤子的敲打声?怎么会听不到一点动静?好像没人?”
  程哲说:“可能离得太远了,再往下走走。”俩人又向下走。大李停下说:“不能再往下走了,这里就算是中段了,怎么还是一点动静也没有呢?真是怪啦。”程哲来到一块大石头旁,转圈看了一下说:“这块大石头好像是从上面塌下来砸在这里的,咱们把这块大石头滚下去,这么陡的坡,动静不会小的,要有鬼子,一定会开枪的。”
  大李找来一根碗口粗的风折树干,两人撬动起石头来。费了好大的劲,大石头才稍稍活动。大李又去扛来几根风倒木,用杠杆的办法把大石头撬起,大石头一溜烟地下去了。声音好大,轰轰隆隆的,带起的碎石、尘土、树叶乌烟瘴气,也直冲沟下。
  还是依然没有听到动静。程哲说:“不像有鬼子,咱们依靠大树掩护,继续往下看看增去。”他们从这一棵大树的后面,躲向另一棵大树的后面,依次向下。眼前,一棵倒地的大枯树拦住了去路。这棵大枯树从根部开始空心,到二人高的地方,有一个大树洞,里面全空的。大李说:“这个树洞里住过冬眠的大黑瞎子,就是大黑熊。从剐下的毛看,足有三百多斤哩。”程哲说:“这树是被炮弹打中倒地的,有弹痕。”他细细地搜索着周围,果然发现了弹片。他拿着弹片说:“这是日式榴弹炮的弹片,日式榴弹炮射程几百米,有效射程五百米。”
  “你就在这,我再往下走走,看我的手势行事。”程哲机警地向下走去。已经接近沟川的中段了,仍然没有动静。程哲打出手势,大李也下来了。离勘探现场只有百余米了,大李让程哲躲起来,他拿石头掷过去,一连掷了好几块,什么发现也没有。再远望四周,没有动静。他俩试探着又走近了些。
  能看清勘探现场了,他们看到在勘探现场,乱七八糟地躺着被击毙的几十个鬼子和汉奸。看样子是遭遇了武装袭击,才全军覆没的。程哲猜测说,一定是抗联的一股力量,他们事先设好埋伏,在鬼子上班开始工作的时候,袭击了鬼子。看样子像发生在几小时前。也许有逃回去的,假若逃回了筹建处,那里的鬼子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回县城报告,按时间鬼子今天恐怕是赶不到的。
  大李说,听说抗联早让鬼子压迫到深山老林里了,也听说去了南满,是山头的土匪干的,也说不定。
  程哲说,不论是抗联还是土匪,还是其他武装,凡是打鬼子的,都是英雄好汉。地不分南北,人不分老幼,都有打鬼子之责,向英雄好汉致敬!
  “近前看看去,看能不能拣点有用的。” 程哲说着,走下去。
  等他俩走近,大李在一个石头坑里,发现了大黑瞎子,肠子都流出肚皮了。大李又发现有的鬼子头扁了,有的脖子断了,有的只剩下半个脸,有的胸膛塌了下去。大李凭着打猎的经验说,一定是鬼子遭遇了居高临下的袭击,他们先是用榴弹炮还击,碰巧打中了大枯树,枯树一倒,冬眠在树洞里的黑瞎子就被摔出来了。黑瞎子处于冬眠又加上被这一摔,来不及站立,就顺坡滚下去了,一直滚到鬼子堆里。大黑瞎子被惹恼了,用大掌左右开弓,连拍带挠,还用腚蹲。黑瞎子这笨家伙,是极不容易死的,即使中几枪,即使肠子流在外面,也不会立马倒下,也会挣扎拼命上一阵子。这笨家伙一拼命,又不怕打,鬼子哪见这阵势,自然乱了套,就被前来的武装袭击了个干净。
  大李高兴地说:“大黑瞎子冬眠的真是地方,来者好运气!”程哲惊诧之余也异常兴奋,说:“真是得道多助,大黑熊也助正义也。大山沟里出了惊天奇闻!”又说:“什么枪械也没留下,看来是被来者全缴获了。”
  大李又顺沟而下,在一个有些似山洞的地方,一块苫布堵住了洞口。他拽开苫布,发现是摆放整齐的木箱子。他招呼程哲快过去。程哲说这箱里装的是炸药,要是能找到导火索和雷管,就大有用处了。大李又顺沟而下,在一个小山洞前停住了。他又招呼程哲,程哲来到他挪开苫布的洞口,伸头一看,立时大喜过望,说:“要找的就是这东西!”程哲搬出一箱,开始拆封。他要看看是电雷管还是用导火索的雷管。大李还惦记着黑熊的熊掌,就绕过去,又有了发现,在黑熊的身底下,还压着一门榴弹炮,程哲也在别处找到了几箱炮弹。
  程哲喊大李,“我看了不是电雷管,这下好了,电雷管用起来就麻烦了。这是一般雷管,需要找到导火索。不然,炸药和雷管也是没有用的。”终于,他们又找到了导火索。
  程哲说:“这收获可大了,让我们发了一笔横财,这可比金银财宝都金贵。咱们赶紧搬运出去,找个隐蔽的地方藏起来,日后也许会派上大用场的。”
  大李说:“这黑熊瞎子立了大功,这熊掌也不能割了,给它留个全尸吧。”
  他们来来的搬运,才把这些能派上用场的东西搬运到了另一个沟川里。藏好后,程哲嘱咐大李,说:“这转来转去的,你可要记牢地方,以后要是找不到,那可不仅仅是可惜了的事。”大李说:“放心好了,不是说大话,这方圆十几里尿都撒遍了,哪里有棵什么树都记得清楚,这么大的事还敢马虎吗。”
  程哲说:“咱们快回吧,他俩是不是等急了。”大李应着,“时间太长了,一定会着急的。但有我在,老王是不担心迷了山的。不过咱们还是要快点回去。”程哲说:“你头前带路,我能跟上。”大李回头看了程哲一眼,心想我这可是炼就的跑山的腿,有时候还跟野物上沟爬崖比高低呢。但不论他是怎么个走法,回头看程哲时,程哲总是离他不足十米。他暗暗吃惊。
  前面是一个十几米的沟壑,沟中还倒着大小几棵枯树。他一出溜下到壑底,顺势猫腰穿过,手脚并用向上几窜就过了沟壑。待他伸腰回头看时,不见了程哲。他想程哲一定是出溜下坡时,被树叶裹盖住了,但又看不出沟里有动的地方。“看什么呀?走啊!不是着急往回赶吗!”他听声看时,程哲竟在他十米开外的一棵树后。他惊愕了!这哪是凡人赶路,是传说中的飞毛腿无疑了!不,这可是一个不小的沟壑啊,难道飞毛腿跨沟壑也如履平地吗?不解?神功?
  意想不到的收获,又是得来全不费功夫,让两人兴奋不已。大李心想,发了这笔横财,凭着程哲高深莫测的心计,指不定哪一天,一定会晴天响惊雷的。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