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灯,和我做一次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5:56:45 点击:315 回复:2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深夜,十二点整
  漆黑的房间里,男人驾轻就熟地将床上女人的身体打开,动作带着几分烦躁和不耐,粗暴地不留半点情面。
  被那强烈的冲撞折腾得几乎散架的向晴,死死咬着嘴唇,不肯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她清楚,这个男人是在把对她这个人的恨和厌,全部以这种原始又极端的方式发泄出来。
  向晴很清楚,如果不是他们的结婚协议书上清楚地写明了,每月十五号是他交公粮的日子,这样的肌肤相亲,也只是一种奢望罢了。
  只不过,向晴的隐忍并没有换得柯翰丝毫的温柔,瘦腰一挺,男人已经到达了极限,他索然地翻身,没有半点留恋地下了床,就好像方才那一番极致的缠绵,完全与他无关一般。
  向晴看着他在昏暗的灯光里寻找衣物的模糊身影,眸子暗了暗,语气里带着几分试探,“找不到了么,要不,我打开灯吧。”
  男人英挺的身形一顿,随即,才讽刺地开口,“别,***完我的肉体,还想***我的精神?”
  向晴搭在被子上的手猛地收紧,结婚三年,柯翰从不肯在有光的地方和她做,做完就走,绝不肯有半点的拖泥带水,似乎,生怕多在她这里停留片刻,她就会脏了他的眼睛。

  
楼主发言:27次 发图:1张 | 更多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15:56:55
  向晴深吸一口气,忍住眼底的酸涩,“今晚别走了,天气预报了台风,你这个时候开车出去,不安全。”
  柯翰正在系着扣子,听到她这么说,回过头去,薄唇微勾笑得极为嘲讽,“在你身边,才是最大的不安全。”
  一个把自己妹妹的男人抢走,逼得她远走高飞不敢回国的女人,有多恶毒?
  面前这个始终一手操办这一切,却始终装得善解人意的女人,最有发言权。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5 20:40:34
  柯翰察觉到她的沉默,才好像得到了偌大满足似的笑了笑,转过身正要离开,那女人却轻轻地开了口,“不管你信不信,我还是要说,当年不是我把她逼走的,是她自己要离开的。”
  “你觉得我会信吗?”柯翰的语气嘲讽,他会相信那个柔弱,身体虚弱地连走路都困难的女孩儿,是自愿的离开这个她居住了十几年的城市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10:48:38
  “向晴,你最好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我嫌脏。”
  柯翰厌恶的皱眉,女人的眼睛,看了看餐厅位置那准备的格外丰盛的晚餐,笑得有些凄惨。
  结婚三年的纪念日,她的丈夫唯一的感觉,是恶心,是嫌她肮脏。
  为了逃开她这个恶毒的女人,他宁可冒着生命危险在这种雷雨天里开车离开。
  她还有继续自取其辱的必要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10:49:27
  “你记得我们结婚多久了吗?”向晴的语气飘然,不定。
  柯翰没有回答,他只觉得,这是这个女人又一次无聊的搭讪。
  “是整整三年,1095天。”向晴慢慢地下了床,她赤裸的身体上,布满了柯翰粗暴留下的痕迹。
  “所以?”柯翰不耐烦的皱眉,“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向晴摇了摇头,从床底摸出来一份文件,“这是给你的结婚周年礼物。”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16:01:15
  啪的一声,灯被女人轻轻地按亮,她雪白的胴体就这么大咧咧的暴露在男人的眼前,上面还残存着柯翰方才粗暴留下的痕迹。
  她手里是一份离婚协议书,明晃晃的,很打眼。
  “开着灯和我做一次,这个就归你。”
  男人漆黑的眼底,闪过如狼般的凶狠。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16:01:51
  向晴仰着头,看着那个足足比他高了大半个头的男人,说来可笑,他们结婚那么久,她竟然很少有机会这样仔细的端详他。
  那就,趁着这个机会好好地,记住他……
  然后,彻底离开他,过好自己的人生吧。
  向晴已经累的无法再继续这样的生活,她不是机器人,她的心被人伤透了,也会疼也会痛的。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16:02:32
  柯翰看着她,似乎在考证她所说是否真实,他看惯了这个女人低眉顺眼的模样,竟然没有发现,她其实很美,无论是外表还是身材,她绝对不比任何一个人差什么。
  至少,不至于让人倒胃口。
  如果,她不是那么心肠狠毒的女人,他或许,并不会这么讨厌她。
  脑海里,浮现出那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儿那张无助地脸,柯翰的那一点点动摇,瞬间灰飞烟灭。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21:04:12
  “你就这么饥渴?”柯翰在向晴裸露着的身体上巡视着,像是,看着什么搔首弄姿的妓女。
  “这说明什么?你不行,太短,无论是时间还是长度。”向晴心底一冷,眸子却死死地盯住他,果然,她的挑衅激起了柯翰的怒火。
  一把,柯翰直接推着她倒在了床上,一只手扼住她的咽喉,没有任何***便将她整个人完全贯穿。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21:04:35
  “这样,你很爽?”柯翰咬着牙开口,质疑他的能力,他恨不能一把掐断她的喉咙。
  “快一点!你行不行!”
  “再用力一点,你不是只有这样吧!”
  柯翰,柯翰……
  这一次,向晴没有再忍,***诱惑的呻吟着,手在男人那宽厚的背上胡乱的抓着,就像是每一对相爱的情侣一般,疯狂,投入。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6 21:06:04
  既然,这是最后一次,她又何须忍耐,何必忍耐?
  夜还很长,却不减此时的疯狂。
  一夜无眠。
  向晴独自醒来,身边的男人还睡着,他睡着的时候,像是脆弱的男孩儿,没有半分与她相处时剑拔***张的模样。
  “柯翰,当年的事,不是我做的,不管你信不信,我问心无愧。”向晴的手,轻轻地在柯翰脸上划过。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10:20:55
  “再见了,你自由了。”起身,留恋的最后看了一眼柯翰,向晴才缓缓地打开门,这一次,她没有回头。
  躺在床上的男人,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消失,却不屑地勾起了唇角,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还真是和她这个虚伪至极的女人很配。
  目光,扫过床头,那一份离婚协议书静静地放在那里,柯翰带着讽刺的笑容打开,却在看到那上面大大的“向晴”两个字时,目光猛地一滞。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10:21:43
  “去他的。”狠狠地,他将那份他曾经无比期望的东西摔在了地上,想起那个女人那一副心如死灰的模样,柯翰的心,竟然第一次因为这个他厌恶的女人而有了其他的情绪。
  向晴离开别墅,看着那一片狂风骤雨惨然一笑,回过头,看着那她曾经住了三年的地方,当年她满怀期待和憧憬的来,如今这样冷冷清清的走,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命运。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16:09:36

  他和她,注定是两条无法相交的的平行线。
  她再怎么努力,也拗不过命运,她和柯翰,从始至终,都是不可能的。
  “少奶奶,这天气不能出去,你还是……”别墅的管家,看到向晴那虚弱摇晃的身体,忍不住出声相劝。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16:09:56
  这可是十年一次的强台风,外面现在是不可能还有车的,孤身一人出去,一定会出事!
  “我,说到做到。”向晴回头,看着那满脸担忧的老人,终究还是坚决地走了出去。
  “少奶奶……”管家看着她消失在雨幕中的身影,却突然有了一种不安的感觉,于是,他急忙找到了还在卧室里满脸不快的柯翰,“少爷。”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16:10:39
  “什么事?”柯翰冷冷地看他一眼。
  “少奶奶她……出去了,这种台风天,我怕她会出事,您还是去看看……”
  柯翰戾气的眼神闪过一丝诧异,须臾,却笑了起来,“又是什么,苦肉计?”
  “少爷,我看这次少奶奶不像是在开玩笑,还是……”
  “滚出去,难道我的事情你也要多嘴?”柯翰却猛地把床头的烟灰缸砸了过来,心里猛地涌起一种不安的感觉,不过,那个为了得到他不择手段的女人,可能放弃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20:45:31
  就在她在冷冷的雨中艰难的走着的时候,一道车灯划破了黑暗。
  是柯翰的车。
  心里掠过一丝狂喜,向晴发现自己心理防线,竟然就这么因为他的一个动作而溃不成军。
  原来,他还是在乎她的,他还是不忍心看着她去死的。
  向晴笑了笑,心里轻松了好多,晕了过去。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7 20:46:04
  柯翰没有下车,他也说不清他为什么要出来,可能,是为了看看这个女人是不是在说谎,也可能,是怕她死在这儿。
  雨里的女人,一动不动,就像是死了。
  “真的昏倒了?该死!”柯翰猛地在方向盘狠狠地打了一拳,竟然不顾那狂风暴雨跳下了车,把那个几乎没有温度的女人抱了回来。
  这个女人,认真的吗?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0:10:26

  柯翰的眼里闪过一丝复杂,方向盘猛地转向,向着别墅疾驰而去。
  向晴张开眼睛,看着面前熟悉的房间,她愣了一下,看到窗户旁那一道笔挺的背影,她轻声的开口,“柯翰?”
  是柯翰把她带回来了吗?
  她那时候看到的,不是幻觉?
  “思思明天回来,你记得回向家,她想见你这个‘好姐姐’一面。”柯翰把玩着手里的打***,眼神带着几分嘲弄。
  向晴的眼睛,一下没了神采。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0:10:48
  原来,是他心爱的女人回来了,是向思思要见她,所以,他才会把她找回来。
  她还,真是自作多情地可笑啊。
  竟然以为,那个男人是担心她。
  “我不回去了,我回去也只是碍你们的眼,所以……”
  男人转过身,脸上的厌恶毫不掩饰,“向晴,你还真是用心良苦。”
  向晴一愣,看着男人的眼睛竟酸涩起来。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0:12:01
  “思思想要见你,你就故意不去?我告诉你,你欠她的这辈子都还不起,所以,就算你要死,也等到向她道歉以后再死!”
  柯翰的语气,像是扎人的刀子,直入胸口,痛得向晴呼吸都疼。
  “我不道歉。”向晴仰起头,眼睛里满是坚持。
  她没有错,哪怕所有人都不相信也好,她都没有做过。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6:02:02
  “我没做过那种事,我不会去道歉的。”向晴一字一句,尽是坚决。
  “向晴!”柯翰被她那样的眼神激怒,竟然伸出手,一把掐住了她的喉咙,“你这样的女人,为什么还好好的活着?思思那么善良,却受尽了折磨,现在还不能站起来,难道你的良心不会不安吗?”
  男人的手,青筋暴起,向晴被他掐得几乎无法呼吸,但她竟然笑了出来。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6:02:25
  只是,那笑容里,竟然只有绝望。“柯翰,你从来不懂,思思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你知道当初她为什么会离开这里,不是因为我,而是因为……”
  向晴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她已经接近无法呼吸。
  明知道,这么说会激怒这个男人,可她还是说了。
  比起孤零零的死去,她宁可死在他手里,这样的话,他会不会一辈子记住她这个人呢?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16:03:04
  哪怕是厌恶也好,嫌弃也罢。
  得不到他的爱,那就,被他恨着吧。
  “想死在我手里,你还不配。”柯翰利落地松开手,用手帕擦拭着刚才触碰到向晴的位置。
  对他而言,这个女人的一切,都脏的让他作呕。
  “你外婆的医药费,还是柯家在付,所以你别搞错了自己的位置,思思回来那天,如果你不去道歉,我就停了她的药,不过,你这么冷血的女人,应该不在乎吧。”冷冷地,男人丢下一句,头也不回的离开。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20:40:54
  “柯翰!”向晴不可置信的瞪着眼睛,眼泪,竟然不知不觉地流了下来,那是她外婆的命啊!
  他难道要让她成为害死外婆的罪魁祸首吗!
  向晴看着男人那毫无怜悯,心里一片苍凉,她还在幻想着什么?
  那个男人,对她,可以用最无耻的手段。而她,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向晴没有牺牲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亲人的勇气,所以,即便有千万种不愿,她也只能选择妥协。
楼主戈问柳 时间:2017-11-18 20:41:16
  向思思回国的当天,她准时到达。
  推开向家的门,里面已经是一片其乐融融的场景,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的开心融洽。
  可,那里没有她的位置。
  她是这个家里多余的累赘。
  看到她,原本那和谐的氛围为之一变,显得尴尬僵硬。
  “姐姐回来了?”向思思看到向晴,语气里满是欢欣,她笑得那么灿烂无邪,像是被宠坏了的小女孩儿一般。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