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作者之谜(一)

楼主:刘黑水 时间:2017-11-24 14:24:16 点击:347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学郊区 野生学者 自创游戏派 昆仑玉哥

  戏解《红楼梦》之谜

  关于《红楼梦》一书诸多谜团,三百年以来一直困扰着红学界,有无数红学老前辈为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和牺牲,然而却仍然迷雾重重,不能醒目,难以服人。余观红学家口舌之争,纷纷扰扰,云里雾里,始终不得要领。尤其是本书作者是谁的问题,貌似已经盖棺定论了,然而也经常有质疑之声不绝于耳。确定作者是谁的问题,是本书的第一要著,也是研究这部书的基石,只有这样,才能使我们的研究沿着一条正确的学术道路前进,才能在山重水复之时看到柳暗花明,才能把各种走火入魔的问题迎刃而解。某虽鄙陋,凭些小伶俐之才,以红学槛外之人拢翠些微小见识,呈与红学前辈商榷,携手了断这桩三百年来悬而未决之公案,惟愿不至贻笑大方。不求认可与公认,只供茶饭无聊闲话,旅途消遣劳顿,宅人孤单解闷,官家狱中安慰时光足矣。因从未系统研究过红学,故曰“红学郊区”,又因从未系统读过红学家的研究文字,故曰“野生学者”(吾之学者乃学习之人,与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之专家异),三因我之观点是否妥当,恐被驳体无完肤,衣不蔽体之窘境,故曰之为“戏解”,四因草根儿之言,拿不上大雅之堂,亦难被认可,最后只能自娱自乐,埋没随荒冢衰草罢了,故曰“游戏”。
  谨以此文向本书原创人和“四家撰”作者以及评书人并三百年以来所有研究者致敬。

  第一回:吴梅村自证《石头记》 槛外人作书栊翠庵

  《红楼梦》作者之谜(一)

  此开篇第一回也。茫茫书海,千帆竞渡。从哪里着手呢?大浪淘沙过后,我们终于发现了救命稻草。
  我们首先来认识一个人:王世禛。
  王士祯(1634年9月17日—1711年6月26日),原名王士禛,字子真,一字贻上,号阮亭,又号渔洋山人,世称王渔洋,谥文简。山东新城(今桓台县)人,常自称济南人。清顺治十五年(1658)进士,康熙四十三年(1704)官至刑部尚书,颇有政声。清初杰出诗人、文学家,继钱谦益之后主盟诗坛,与朱彝尊并称“南朱北王”。诗论创“神韵”说,于后世影响深远。早年诗作清丽澄淡,中年转为苍劲。擅长各体,尤工七绝。好为笔记,有《池北偶谈》、《古夫于亭杂录》、《香祖笔记》等。
  原名王世禛,因避雍正皇帝胤禛讳,故改王世祯。他是明末清初第二代文坛领袖,第一代文坛领袖是钱谦益。钱谦益、吴伟业、龚鼎为孳江左三大家,诗名并称。
  他在《池北偶谈》有这样的记载:吴骏公辛亥元旦梦上帝召为泰山府君,是岁病革,有绝命词。先生属疾时作令书,乃自叙事,略曰: “吾一生遭际,万事忧危,无一时一境不历艰苦。死后殓以僧装,葬我邓尉、灵岩之侧,坟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勿起祠堂,勿乞铭”。
  “骏公”是吴伟业的字,我们再来看看吴伟业的简历:
  吴伟业(1609~1672) 江苏太仓人,明末清初诗人。字骏公,号梅村,又号梅村居士,梅村叟,鹿樵生,灌隐主人,大云道人,旧史氏等。复社重要成员。先世居昆山,祖父始迁太仓(今皆属江苏)。少时"笃好《史》、《汉》,为文不趋俗。(《镇洋县志》),受张溥赏识,收为学生。崇祯四年(1631)中进士,授翰林编修,后任东宫讲读官、南京国子监司业等职。南明福王时,拜少詹事,因与马士英、阮大铖不合,仅任职两月便辞官归里。清朝顺治十年(1653),被迫赴京出仕。初授秘书院侍讲,后升国子监祭酒。三年后奔母丧南归,从此隐居故里直至去世。吴伟业生活在明清易代之际,仇视农民起义军,对清统治者也无好感。他屈节仕清,一直认为是"误尽平生"的憾事,在诗文中多有表露。
  那么,王世禛记录吴骏公这段文字说明了说明呢?
  吴骏公为什么要“死后殓以僧装,•••坟前立一圆石”呢?原来是为了“疾时作令书,乃自叙事”。
  那么,吴骏公作的是什么书,以至于让他在瞑目前如此另类的精心安排自己的后事呢?
  我们读过《红楼梦》的人、甚至没有读过《红楼梦》的人都知道,《红楼梦》还有《情僧录》、《石头记》等一些名字。这应该会让我们一下子就能想到吧?而且吴骏公很知道孤证不立的原则,弄了两个标记,“僧装”和“圆石”,来相互支持,看来吴老真是善解人意,一生肯定不会给别人添麻烦,给我们省了好多事,谢谢。吴老的这个举证原则在以后的《红楼梦》中我们还可以领悟。人们常说“死无对证”,今观骏公所为,非也。显而易见,这是死证。还有什么证据比这个证据还可信的呢?以死来作证,足资可信。
  那么,吴骏公有没有可能写出这样一本书来呢?我们再看看他文学方面才能。
  吴伟业是一位多才多艺的作家,学识渊博,著述甚多。他不但工诗能文,而且熟悉音律,擅长度曲填词,杂剧传奇、绘画等。但他的诗歌创作成就最大,其诗取经唐人,各体皆工,而以七言歌行最能自成一体,时称“娄东派”,世称“梅村体”,与钱谦益、龚鼎孽并称“江左三大家”。他一生写诗千余首。著有《梅村集》《梅村家藏稿》《绥寇纪略》《春秋地理志》等。代表作《绝命词》《圆圆曲》、《秣陵春》。
  更为惊奇的是我们发现《秣陵春》竟然是酷似《红楼梦》。让我们重点看一下《秣陵春》,对比一下两部书,看看有什么相同之处?
  《秣陵春》是个半文半白的本子,书中以宋初为背景,怀念前唐旧主的故事,也就是小说第五十五回里“男王熙凤”的情节中提到的“残唐五代”,是关于一个王朝灭亡的故事。此剧本与我们看到的《红楼梦》有很多惊人相似的地方:
  一、两书书名相合。“秣陵”是南京的别称,南京有三个别称:“石头城”、“金陵”和“秣陵”,所以《秣陵春》就是《石头春》或者叫《金陵春》,这个书名跟《石头记》、《金陵十二钗》很容易就能联想到一起。
  二、两书都以“真”、“假”作为姓氏。《秣陵春》里有“真大爷”、“贾姐姐”,《红楼梦》里有“甄宝玉”、“贾宝玉”。
  三、两书都以“曹”姓人物做起始。《秣陵春》以曹善才谈琵琶怀念旧主开头,又以曹善才弹琵琶迎送旧主亡灵为结束,《红楼梦》以曹雪芹在悼红轩写作开始,又以曹雪芹在悼红轩悼念朱(红)明王朝而结束。
  四、两书都是以“玉”和“镜子”为道具,并贯穿全书。《秣陵春》书中有展娘的玉杯、有旧主所赐的“宜光宝镜”,《红楼梦》里有贾宝玉的宝玉、有太虚幻境警幻仙子的“风月宝鉴”。
  五、两书都隐写了对前朝的思念。
  六、两书都以各种离奇的梦幻做渲染和警示。
  七、两书都采用了时空错乱的写作手法。
  还有很多相似之处,细读还会找出一些,但这也足够说明问题了。
  我估计是因为《秣陵春》半文半白不是针对大众的,流传不开,就像美声唱法似的,欣赏不来,所以吴伟业萌生了在《秣陵春》的基础上再构思一部能让一般老百姓都易于接受的作品来,使之广为流传、妇孺皆知,也可能是《秣陵春》表达的思想主题不够爽,所以萌生了写这样一部奇书的动机。
  再看看吴伟业的其他作品,我们同样发现他写过一首小诗,名曰《破砚》:
  一掷南唐恨,抛残剩石头。江山形半截,宝玉气全收。
  毋庸置疑:“南塘恨”---《秣陵春》;“剩石头”---《石头记》。宝玉---《红楼梦》中贾宝玉戴的“通灵宝玉”。
  以上三个证据已经足够说明吴伟业是《石头记》的作者了,这三个证据绝对是铁证。那么,《红楼梦》这部书里有没有关于吴伟业的蛛丝马迹呢?
  我们再来看这样一段文字:
  空空道人因空见色,由色生情,传情入色,自色悟空,遂易名为情僧,改《石头记》为《情僧录》。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东鲁孔梅溪则题曰《风月宝鉴》。【甲戌眉批:雪芹旧有《风月宝鉴》之书,乃其弟棠村序也。今棠村已逝,余睹新怀旧,故乃因之】后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纂成目录,分出章回,则题曰《金陵十二钗》。【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式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这是《石头记》第一回,脂砚斋评本。
  原文里出现“吴玉峰”、“孔梅溪”两个人名,而在批语里又补上个“棠村”,我们看这段批语主要是想表达“睹新怀旧,故乃因之”,明显“棠村”作序不是重点要表达的意思。而且在“东鲁孔梅溪题曰《风月宝鉴》”的时候,雪芹早就有了《风月宝鉴》,就是说孔梅溪题与不题《风月宝鉴》,此名字早就有了,所以批书人告诉我们谁题的书名不是主要的,不要计较在这上面。“故乃因之”明显是有意而为。“余睹新怀旧”,“新”是《红楼梦》,“旧”是《风月宝鉴》。 “今棠村已逝”,是不是间接的告诉我们压根就没有这个人呢?“乃其弟棠村序也”,咄咄怪事?哪有弟弟给哥哥作序的呢?纵使弟弟是个大家,仍言出一家,有自吹自擂之嫌,没有说服力,实古文人之大忌,而贻笑大方者也,古代文人没有人会犯这样的错误。所以,棠村作序应该是幻笔。是不是批书人也发现了这里有“吴”、“梅”二字后,为了让读者将来考证作者是谁而提供的线索呢?而这里“棠村”究竟是谁的弟弟写的比较含混,说明是谁的弟弟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名字。这样我们就可以认定“吴梅村”三个字就是这条批语所要表达的目的,是批书人间接的向我们暗示了作者是谁。
  这段文字出现一部书四个书名,而四个书名又是不同的人题的,那么不同的人的名字可以不可以组成一个名字呢?我们有没有这样的感觉:一书多名对应的应该是多名一人才可以平衡,心里才展洋儿?
  我们考证了吴伟业的家乡有个地标性的山峰,叫“玉峰山”,书中的“吴玉峰”应该是当时人们对古代名人惯常的称呼,把他家乡有名或者有特点特色的标志冠以名讳,称呼起来顺嘴,还亲切,雅俗共赏,比如岑嘉州、米襄阳、韩昌黎等。因为作者把这部书拿给了吴玉峰看,吴玉峰看后又改了书名曰《红楼梦》,而且我们知道这部书就是以吴玉峰题的名字传世的,那么吴玉峰应该是个重量级的选手,应该是当时文学界的顶尖高手,而当时围绕玉峰山一带能有这样能力的吴姓中人只有吴伟业。
  从很多版本将“至吴玉峰题曰《红楼梦》”删除情况分析,吴玉峰确实是实指吴梅村。
  书中还有一个很重要的证据,根据林黛玉是崇祯的化身,贾宝玉比林黛玉大一岁,而《红楼梦》作者就是《石头记》的石头,即贾宝玉含着一起出生的那块“通灵宝玉”,这“通灵宝玉”就相当随军记者的身份,记录了他的所见所闻。所以《红楼梦》的作者跟贾宝玉是同一年出生的,即1609年。吴梅村正是这年生人。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吴伟业,字骏公,号梅村,就是《红楼梦》的作者。书中所涉情僧、吴玉峰亦然,所有书名皆吴氏本人所起,假以他人之名,故弄玄虚,鱼目混珠而已,与他人无涉。
  后文所涉此公,皆用吴梅村,以示亲切与尊重,否则有点乱,呼来唤去的有不敬之嫌。

  那么,《红楼梦》中有没有人影射吴梅村呢?当然有。列位看官别忘了,吴梅村写的是小说,小说就是想让广大的民众都能乐于接受而能得到广泛的传播,所以我们找答案不能离开本书去找,否则就会缘木求鱼,南辕北辙,所谓方向不对,努力白费,正是此处关节。宫廷档案有几个人能看得到?即使能看到,又颇费周章,又多费时日,又徒费精力,绝不是本书创作目的,以吴老为人,绝不会给读者制造这么大的麻烦,属于自绝读者。这点相信吴老创作之初就已经想到了,所以他才把批语和书组合在一起并行,成为《红楼梦》的重要组成部分,相辅相成,互相认证,给读者以提示,引导读者看懂这部书。闲言少叙,话归正题。
  《红楼梦》里究竟谁是影射吴梅村的呢?答案就是:妙玉。列位看官,听这一句是不是有五雷轰顶,大脑一片空白的的感觉?如果有,就说明我的发现是有价值的,我的价值就是建立在列位看官的痛苦之上的。那位说了,我没感觉到痛苦。你没感觉到,有人会感觉到。为什么说妙玉是影射吴梅村的呢?先来看妙玉这个名字,妙玉者,妙语也。《红楼字梦》里的文字确实是妙语连珠。再看妙玉住的地方叫“栊翠庵”,栊者,拢也,归拢整理之意也;翠者,提取其精华之意也。“栊翠庵”就是收集素材,整理材料,提炼主题,从而写作成书,是一个做这样的事的地方。“栊翠庵”最明显的特色就是“十数株红梅”,因为《红楼梦》中主要人物除了判词、判曲以外,都有判画这个特征,我们也可以把这个看做是判画,是暗指吴梅村。妙玉从小在“玄墓蟠香寺”出家为尼,“玄墓”:山名,亦作元墓,在今苏州吴县。相传东晋郁泰玄葬此,故名。它与光福、邓尉诸山相连,多植梅花,花开望之若雪,有“香雪海”之誉。明唐寅《玄墓山记游》有“塞路梅花故”之咏,可见梅花之盛。此处作者又间接的大肆渲染了一回梅花,梅花盛开都成了“香雪海”了,落花都“塞路”了,真是靓丽风景,应该也是天下闻名。而吴梅村的遗嘱里还说“葬我邓尉、灵岩之侧”,“香雪海”正是光福、邓尉诸山的景象,相互印证,直指吴梅村。也就是说吴梅村等于妙玉是由邓尉和玄墓的梅花联系在一起的。这个证据也非常有力。
  而收梅花上的雪埋在地下,以为炎夏之饮,这是南方人至今的习惯。书中所叙妙玉所用茶水系“五年前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统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正是此一习俗的如实反映。“蟠香寺”无此名,是作者的借托,据记载玄墓山下有一座圣恩寺,明人金问的《登玄墓山》诗中就有“风便有时闻梵铃,云深之处觅禅关”之句,足证山上确有寺,只是无“蟠香”之名而已。有玄墓山,也有一个寺,只是没有“蟠香”之名,况“香雪海”的中心又在光福、邓尉诸山,而玄墓山即使有梅花也是“香雪海”的边边角角而已,况玄墓山也叫元墓山,容易混淆,提示的机关重重,很容易转移研究者的视线而失之“香雪海”的主题。如果作者想在这个地方透露自己,就是写光福蟠香寺或者写个邓尉蟠香寺、灵岩蟠香寺都不会被当时的官方察觉的,因为这里拐的弯比较多。一个实有的玄墓山和一个虚拟的蟠香寺组合在一起,又不叫玄墓山蟠香寺,而是叫个“玄墓蟠香寺”?为何?这得从玄墓山被改为元墓山说起,因为康熙皇帝为了让天下避他名字的讳,统一将天下之“玄”改为“元”,《千字文》里的“天地玄黄”都改成了“天地元黄”,中药铺里的“玄参”都被改成了“元参”用到至今,就连皇宫里的“玄武门”都被改成了“神武门”了,可见避讳之森严。由此我想到了康熙皇帝叫玄烨,玄墓就是康熙的坟墓的意思啊?!原来吴梅村是在诅咒康熙早死,大清早亡啊!凭此“玄墓”二字,足可灭族矣!原来这里寄托着作者的爱恨情仇啊!“玄墓蟠香寺”就是“大清集团公司”的一个别名、代称啊!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前文介绍吴梅村的时候说过,他曾有三年的仕清生涯。清顺治十年(1653年)难违廷招,先后任秘书院侍讲、国子监祭酒。顺治十三年辞官还乡,直至康熙十一年(1672)年去世。这样,我们就可以把妙玉在玄墓蟠香寺出家看做是吴梅村仕清的经历,在清廷某一个部门工作过。妙玉在本书里有是个“槛外人”,就是说妙玉不在本书人物故事之列。又是“畸人”,畸形人格就是指他仕清变节一事而言。书中所写妙玉的“畸人”特征就是“洁”,而且“洁”的不要不要的,一只成窑的杯子就因刘姥姥吃了一口茶就不要了,那可是成化的鸡缸杯呀,是皇家内用之物,在当时也是非常名贵的,非常非常的值钱啊。用我们东北话说这就是个败家老娘们,你说她“畸人”到什么程度?“洁”也可以理解成“节”,不是气节,是变节,有这个意思在里面。“过洁世同嫌”就是变节了世人都一起嫌弃他。“欲洁何曾洁”就是想要不变节又何曾没变节?古文中的语法可以这样翻译。那位说了,不对呀?你前面说宝玉和吴梅村是一年出生的,我看《红楼梦》里妙玉比宝玉应该大两岁呀?既然妙玉也是吴梅村,那她应该和宝玉同岁呀?这个怎么说?妙玉的年龄是从吴梅村仕清那一年开始算的,从这一年开始,在世人眼中吴梅村已经不是原来的吴梅村了,因为仕清,吴梅村背上了感情债。崇祯四年吴梅村会试第一,在殿试时崇祯钦点榜眼,并赐假归娶,奉旨成婚,光宗耀祖,风光无限。在复社与浙党的斗争中,有人拿他会试第一说事,认为有舞弊行为,崇祯看了他的考卷之后,评价说“正大博雅,足式诡糜”,信任有加,而且在清廷归隐后还经常被世人羞辱嘲讽,十分不堪。他的心灵遭到了无边的蹂躏和巨大的创伤,所以他要把自己的这一段经历放进来写,从而向世人表白自己的内心世界。从1653年仕清到1672年去世正好19年,而吴梅村仕清的三年对应的是替身替妙玉出家这三年,吴梅村辞职回乡这16年对应的是妙玉亲自出家这16年。那位又说了,妙玉找替身出家,吴梅村也没有找替身仕清啊?这也对不上啊?妙玉找替身出家暗示了妙玉实际上还没有真正的出家,对应吴梅村的是这三年他也没有想写《红楼梦》。那妙玉出家了就说明吴梅村写《红楼梦》了吗?从《秣陵春》开始就为《红楼梦》打基础了,《秣陵春》的创作是《红楼梦》的脚本。《红楼梦》这样一本巨著构思是需要一个非常痛苦的过程,比十月怀胎不知要痛苦多少倍。你想让男人体验生孩子的痛苦吗?你让他写小说试试就知道了。那位又说了,妙玉19岁以后还活着呢?吴梅村从仕清开始19年就去世了,这个怎么理解?你把生活中的真实上升到小说中的真实,就理解了,该实时实,该虚时虚,假亦真时真亦假。 我不同意你借艺术之名来跟我使滑。我没工夫理你。
  邢岫烟说妙玉:“僧不僧,俗不俗,女不女,男不男”,就是暗示我们妙玉可能是男的,“僧不僧,俗不俗”正是现实生活中吴梅村是真实写照,吴梅村有“大云道人”的名号,在书中还有“情僧”的雅号,虽然生前没有出家,却死后要“殓以僧衣”,这些都更加进一步证明妙玉影射的是吴梅村。
  基于这些原因,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妙玉影射吴梅村。
  吴梅村设计妙玉这个“槛外人”在这部书里干嘛?目的就是来向广大读者透露《红楼梦》一书中的大概情况。
  我们来看一下四十一回(顺便说一下,我只根据前八十回来找证据,后面有争议的一律不用,即使找到了也不可靠,所以都不入我目)妙玉的初次正面亮相:
  当下贾母等吃过茶,又带了刘姥姥至栊翠庵来。妙玉忙接了进去。至院中见花木繁盛,贾母笑道:“到底是他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比别处越发好看。”一面说,一面便往东禅堂来。妙玉笑往里让,贾母道:“我们才都吃了酒肉,你这里头有菩萨,冲了罪过。我们这里坐坐,把你的好茶拿来,我们吃一杯就去了。”妙玉听了,忙去烹了茶来。宝玉留神看他是怎么行事。只见妙玉亲自捧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小盖钟,捧与贾母。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贾母便吃了半盏,便笑着递与刘姥姥说:“你尝尝这个茶。”刘姥姥便一口吃尽,笑道:“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贾母众人都笑起来。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
  那妙玉便把宝钗和黛玉的衣襟一拉,二人随他出去,宝玉悄悄的随后跟了来。只见妙玉让他二人在耳房内,宝钗坐在榻上,黛玉便坐在妙玉的蒲团上。妙玉自向风炉上扇滚了水,另泡一壶茶。宝玉便走了进来,笑道:“偏你们吃梯己茶呢。”二人都笑道:“你又赶了来飺茶吃。这里并没你的。”妙玉刚要去取杯,只见道婆收了上面的茶盏来。妙玉忙命:“将那成窑的茶杯别收了,搁在外头去罢。”宝玉会意,知为刘姥姥吃了,他嫌脏不要了。又见妙玉另拿出两只杯来。一个旁边有一耳,杯上镌着“<分瓜>瓟斝”三个隶字,后有一行小真字是“晋王恺珍玩”,又有“宋元丰五年四月眉山苏轼见于秘府”一行小字。妙玉便斟了一斝,递与宝钗。那一只形似钵而小,也有三个垂珠篆字,镌着“点犀{乔皿}”。妙玉斟了一{乔皿}与黛玉。仍将前番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来斟与宝玉。宝玉笑道:“常言‘世法平等’,他两个就用那样古玩奇珍,我就是个俗器了。”妙玉道:“这是俗器?不是我说狂话,只怕你家里未必找的出这么一个俗器来呢。”宝玉笑道:“俗说‘随乡入乡’,到了你这里,自然把那金玉珠宝一概贬为俗器了。”妙玉听如此说,十分欢喜,遂又寻出一只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台皿}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宝玉喜的忙道:“吃的了。”妙玉笑道:“你虽吃的了,也没这些茶糟踏。岂不闻‘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你吃这一海便成什么?”说的宝钗,黛玉,宝玉都笑了。妙玉执壶,只向海内斟了约有一杯。宝玉细细吃了,果觉轻浮无比,赏赞不绝。妙玉正色道:“你这遭吃的茶是托他两个福,独你来了,我是不给你吃的。”宝玉笑道:“我深知道的,我也不领你的情,只谢他二人便是了。”妙玉听了,方说:“这话明白。”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你怎么尝不出来?隔年蠲的雨水那有这样轻浮,如何吃得。”黛玉知他天性怪僻,不好多话,亦不好多坐,吃完茶,便约着宝钗走了出来。
  这段文字羡煞过多少人?糊涂过多少人?惊艳过多少人?沧海横流,逝者如斯,有多少人到死都没有明白这段话究竟是什么意思,真是死不瞑目啊!叹叹!这段话就是汇报《红楼梦》创作的大致情况。先总体分析一下,妙玉给贾母、刘姥姥等人喝的是雨水茶,而给黛玉、宝钗、宝玉喝的是更高一级的梅花雪茶,这里贾母的身份最高,按理有了好茶应该首先孝敬贾母才是,这要是露了妙玉情何以堪啊?以后还怎么混?尽管你是“槛外人”,尽管你高傲,尽管你有洁癖,但你是大家闺秀,仕宦之家,怎么会乱了礼数?如果妙玉不是影射吴梅村,任你是谁,都无法解释这段怪异文字。我的理解就是妙玉给贾母、刘姥姥喝的雨水茶是让她们看吴梅村写的《红楼梦》中比较肤浅的内容,即《风月宝鉴》的正面,而给黛玉、宝钗、宝玉喝的梅花雪茶是让她们看《红楼梦》更深的主题,是《风月宝鉴》的反面。那位说了,《风月宝鉴》正面是情色小说,能看死人的,怎么会给贾母看?这个时候的贾母、刘姥姥、宝黛钗就已经不是《红楼梦》中人了,而是广大的读者群,各个阶层的都有,向广大读者透露信息。而且代表底层人民的刘姥姥喝完还有一句台词:“好是好,就是淡些,再熬浓些更好了。”明显是嫌不够热闹,就是图个热闹,也看不出真谛来。贾母道:“我不吃六安茶。”妙玉笑说:“知道。这是老君眉。”这里面一个是以地名命名的“六安茶”,一个是以茶叶共有属性命名的“老君眉”,两个都是安徽凤阳(只一句便知内容,相信列位都是巨眼)一带的茶叶,“六安茶”是实指,而“老君眉”是泛指。贾母话的意思是说写《红楼梦》别实打实的写,要讲究点技巧,妙玉回答的意思是知道,虽然没有换汤,但已经换了药了。“然后众人都是一色官窑脱胎填白盖碗。”这句可有可无,格楞楞的来了这么一句,仔细看看,就注意了两个字:“脱胎”。就是说《红楼梦》已经脱胎了,你们现在用的盖碗只是表面光鲜华丽,它的真实的内涵已经脱胎换骨了。
  再看和宝黛钗喝茶的情景,给宝钗倒茶的茶具是“晋王恺珍玩”,王恺斗富,死后被称为丑公,可见妙玉对宝钗厌恶到什么程度。因苏轼经常和僧人喝茶赋诗,用他来遮掩一下,给人的感觉这就是文人僧人之间的品茶聊诗,写的非常小心。宝玉用的是妙玉惯常的吃茶的“绿玉斗”,以妙玉的洁癖,给宝玉用自己的杯也确实是奇了,没有人可以理解,但在我这就很容易理解了,因为妙玉和宝玉实质是一个人。宝玉有“通灵宝玉”,“通灵宝玉”又是《石头记》里的石头,这块石头又是《石头记》的作者,所以宝玉这个时候和妙玉就是一体了,因此才共用一个茶具。接下来妙玉说茶:“一杯为品,二杯即是解渴的蠢物,三杯便是饮牛饮骡了”,中心就是告诉我们读《红楼梦》要细读,得品。“黛玉因问:“这也是旧年的雨水?”妙玉冷笑道:“你这么个人,竟是大俗人,连水也尝不出来。这是五年前我在玄墓蟠香寺住着,收的梅花上的雪,共得了那一鬼脸青的花瓮一瓮,总舍不得吃,埋在地下,今年夏天才开了。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收梅花雪就是收集整理提炼《红楼梦》的素材,进而写作成书。妙玉说是五年前开始收集的,主一共写作五年时间,“我只吃过一回,这是第二回了”主一共写了两遍。写了多少呢?“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曲”、“节”都是“回”,九曲就是九回,九曲为一环,一共十环,共一百二十节就是一百二十回。那位说了,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啊?九回为一环,一共十环,那才九十回呀?怎么是一百二十回?我首先回答你第一个问题,我数学不是体育老师教的,是曹雪芹教的。曹雪芹就这么教我的:九回乘十环就等于一百二十回。你实在不服我也没有办法,那我服你好吧?我估计这个地方有人故意动过手脚,打个埋伏,让我难堪。但我们知道现在的通行本《红楼梦》是一百二十回,而且知道,后四十回不是作者原创,是后人补的。我们通过读《红楼梦》确实感觉有九回为一个单元的特点,这样我们如果能确定一个数字是可靠的,那么另一个数字就是有些问题的,因为一百二十回自身的不可靠,而九回一个单元又是我们自己判断出来的,有时候我们一定要自信,相信自己比相信别人更可靠,我们就大胆一回,定“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中的“九”是准确的,这样不管几环,最后的回数一定是九的整数倍。这样就可验证一百二十回的通行本确实是后人增补的。但这个数字既然堂而皇之的赫然出现在《红楼梦》四十一回中,那么补写后四十回的人也应该是参与了《红楼梦》前期的一些主要修改和创作,绝对是圈里人。如果是圈里人改的,按照《红楼梦》的成书特点是可以在后四十回找到答案,请注意薛宝琴的一举一动,不在我的研究之列,我只研究前八十回。
  妙玉还有一次出场,就是七十六回,中秋之夜,湘云、黛玉在凹晶馆联诗,当联出“寒塘渡鹤影,冷月葬花魂”[1] 的警句,二人不知如何往下接时,妙玉现身,请她们到栊翠庵中,亲自提笔续足全诗。其“钟鸣栊翠寺,鸡唱稻香村”等句透出晨光熹微、朝气蓬勃之象,立意将湘、黛凄楚之句翻转过来。湘云、黛玉在凹晶馆联诗,是预示个人命运和结局的,湘云和黛玉联完自己的结局以后就不知道怎么联了,因为别人的命运和结局从她俩嘴里说出来不合适,这个时候妙玉把各人的命运和结局续完,并且把它有翻转过来,不仅力挽狂澜,而且还知道他人的命数,得到她师父极精演先天神数的真传了。具备这样的能力,只有作者可以做到,因为作者就是他自己小说里人物的上帝,主宰着书中的人物命运,从另一个侧面进一步验证了妙玉是吴梅村。
  本回我们论证了吴梅村是《石头记》的原创作者,妙玉是吴梅村在书中的影射,并且知道了他用了五年的时间,写了两遍,第一遍肯定写的是草稿,第二遍肯定是修改稿,基本成型,否则也不会弥留之际如此自信的“殓以僧衣,立一圆石”了。我们还知道九回为一个单元主题,并且推断出总回为九的整数倍,根据作者对数字求全求美的心理,结合书中数字的完美运用,我们可以预测一下,应该是12和360这俩个数字最为妥当,360合周天之数,12为《红楼梦》作者最为喜爱的数字,如果选择360,这个数字,可以定为回,但这个数字显然有点大。如果选择12这个数字可以定为环,这个数字比较靠谱。仅供参考。
  吴梅村既然已经写好了《石头记》,为什么还会出现曹雪芹于掉红轩中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撰出回目呢?曹雪芹有是谁呢?下一回我们就给大家揭示曹雪芹是何方神圣。欲知端详,下回分解。

打赏

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刘黑水 时间:2017-11-24 15:13:47
  《红楼梦》书中明确的告诉了我们作者是“四家撰”,我根据这一线索找到了具体的作者,因时间和水平问题,文字还不很成熟,欢迎天涯网友批评指正。
楼主刘黑水 时间:2017-11-27 10:53:16
  V哥说作者不是吴梅村,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说吴梅村是东林党人,对阉党恨之入骨,不可能对王熙凤把王熙凤写的那么好,因为王熙凤影射的是魏忠贤。二是说他投靠满清,三是说有个批语说吴梅村是作者的熟客,因为作者不想属自己的名字,可以假借吴梅村等人的名字。针对第一点,《红楼梦》书中第一回开篇有明确交待:“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曰"甄士隐"云云.但书中所记何事何人?自又云:“今风尘碌碌,一事无成,忽念及当日所有之女子,一一细考较去,觉其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何我堂堂须眉,诚不若彼裙钗哉?实愧则有余,悔又无益之大无可如何之日也!当此,则自欲将已往所赖天恩祖德,锦衣纨绔之时,饫甘餍肥之日,背父兄教育之恩,负师友规谈之德,以至今日一技无成,半生潦倒之罪,编述一集,以告天下人:我之罪固不免,然闺阁中本自历历有人,万不可因我之不肖,自护己短,一并使其泯灭也.虽今日之茅椽蓬牖,瓦灶绳床,其晨夕风露,阶柳庭花,亦未有妨我之襟怀,况那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
  一一细考,痛定思痛,肯定搜畅刮肚,换位思考;当日之女子行止见识皆出于我之上,肯定也包括王熙凤影射的魏忠贤;所赖天恩,作者肯定受过天恩;锦衣纨绔之时,而且作者还做过不小的官;负师友规谈之德,负了什么德?肯定也是屈节仕清这样的大事;半生潦倒居然也能成为罪?并且这个罪固不免;接下来是说不能因为我不成材,就自护己短,把闺阁的人泯灭了;其晨夕风露一句中“夕风”就暗含了王熙凤,这也不能防我之襟怀,虽然一个东林党,一个阉党,但在亡国之后谁对谁错自然都会思考;接下来又重复一句,况那晨风夕月,阶柳庭花更觉得润人笔墨,明显就是赞扬的意思。开篇说的很清楚了,作者就是是个东林党人,并且反省了自己一派的错误做法,认可了阉党的做法。至于仕清就不能写反清复明的《红楼梦》更是无稽之谈,因为吴梅村仕清的经历更让他知道了汉人在清廷里做官受到的种族歧视,更坚定了他的民族信念,所以吴梅村仕清并不影响他写《红楼梦》。有批语里说“雪芹不肯署名,答曰:何妨假以梅村、醉茶、西村、箨庵、石林缀之乎?众皆系作者熟客。”我只想说《红楼梦》修改真正成书的时候这些人都不在了,这个时候的作者是增删时候的作者,这个作者不是原著的作者,那么这个作者和五位是熟客,恰恰说明此书原著和这五位熟客有关联,受当时文纲所限,批书人说“假以”句明显是为原作者开脱,而又故意透出蛛丝马迹。现在我们知道吴梅村是作者,不管V哥承认不承认,冒辟疆家的宅子是《红楼梦》贾府的原型,其余的三位肯定也对《红楼梦》奉献了点什么,有待于以后发现。
  所以V哥说《红楼梦》作者不是吴梅村站不住脚。
作者:你是西瓜吗呐呐呐 时间:2018-02-04 17:03:58
  9×12=108
作者:阿拉善1111 时间:2018-03-02 18:50:53
  有点道理
作者:依嘉星 时间:2018-03-03 14:47:00
  @刘黑水 2017-11-27 10:53:16
  V哥说作者不是吴梅村,原因主要有三,一是说吴梅村是东林党人,对阉党恨之入骨,不可能对王熙凤把王熙凤写的那么好,因为王熙凤影射的是魏忠贤。二是说他投靠满清,三是说有个批语说吴梅村是作者的熟客,因为作者不想属自己的名字,可以假借吴梅村等人的名字。针对第一点,《红楼梦》书中第一回开篇有明确交待:“此开卷第一回也.作者自云:因曾历过一番梦幻之后,故将真事隐去,而借"通灵"之说,撰此《石头记》一书也.故......
  -----------------------------
  有批语里说“雪芹不肯署名,答曰:何妨假以梅村、醉茶、西村、箨庵、石林缀之乎?众皆系作者熟客。”是靖本吗?存疑
作者:阿拉善1111 时间:2019-06-09 20:46:00
  作者很可能是方以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