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书中所写朝代之谜

楼主:刘黑水 时间:2017-11-25 02:22:41 点击:272 回复:6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第七回:旧史氏一喉“歌”天崇,曹雪芹同喉“歌”那英
  《红楼梦》书中所写朝代之谜
  蔡元培曾经说过:“石头记者清康熙朝政治小说也,作者持民族主义甚挚。书中本事,在吊明之亡,揭清之失,而尤于汉族名士仕清者,寓痛惜之意。当时既虑触文网,又欲别开生面,特于本事以上,加以数层障幂,使读者有“横看成岭侧成峰”之状况。”
  乾隆年间的宏旰在永贵的《延芬室稿》中批注道:“《红楼梦》非传世小说,余闻之久矣,恐其中有碍语也。”
  第一回标题诗:
  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
  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甲戌双行夹批:此是第一首标题诗。甲戌眉批:能解者方有辛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常哭芹,泪亦待尽。每思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午八月泪笔。]
  第一回一条批语:
  [甲戌眉批: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式 猾之甚。后文如此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 烟云模糊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去,方是巨眼。]
  在第五回里有这样一段描写:
  宝玉听了此曲,散漫无稽,不见得好处,〖甲戌侧批:自批驳,妙极!〗但其声韵凄惋,竟能销魂醉魄。因此也不察其原委,问其来历,就暂以此释闷而已。〖甲戌眉批:妙!设言世人亦应如此法看此《红楼梦》一书,更不必追究其隐寓。〗
  在第四十二回里有这样一条批语:
  赖大之母因又问道:“少奶奶们十二两,我们自然也该矮一等了。”贾母听说,道:“这使不得。你们虽该矮一等,我知道你们这几个都是财主,分位虽低,钱却比他们多。〖庚双夹:惊魂夺魄只此一句。所以一部书全是老婆舌头,全是讽刺世事,反面春秋也。所谓“痴子弟正照风月鉴”,若单看了家常老婆舌头,岂非痴子弟乎?〗
  等等等等……不胜枚举。
  烟幕之处随处都是,林林总总不可胜数。万千迹象都说明《红楼梦》绝非一般的小说,其中隐藏的机关埋伏到底为何方神圣?以致三百多年一致众口难一、多口多辞?作书人经过品读有了以下发现,并表达自己的观点,仅供参考。
  我们通过对吴梅村的理解,知道他对《史》非常精通,素有“旧史氏”之称,当时人们都普称他为吴太史,我们通过对《红楼梦》的品读,也深感如此。那么,吴梅村写的《红楼梦》究竟是一本什么书呢?它是一本史书。是什么样的史书呢?是正史中的野史,野史中的正史。脂砚斋:“凡野史俱可毁,惟此书不可毁”,是二十五史之副册第一。既然是史书,那它写的是哪朝哪代的事儿?在第一回里对书中故事发生的朝代有这样的介绍:“然朝代年纪,地舆邦国,却反失落无考。”〖甲戌侧批:据余说,却大有考证。〗〖蒙侧批:妙在“无考”。〗经过我的考是明朝末年天启和崇祯两朝的事。没看出来,我看的就是谈恋爱。你那是看的《风月宝鉴》的正面了,没看出人命来你就阿弥陀佛了。吴梅村为什么要写这样一部书呢?因为他欠了良心债,是要还的。他欠了谁的良心债了?崇祯皇帝的,我们前面已经说过了,这里再给你说一遍。崇祯四年吴梅村会试第一,在殿试时崇祯钦点榜眼,并赐假归娶,奉旨成婚,光宗耀祖,风光无限。在复社与浙党的斗争中,有人拿他会试第一说事,认为有舞弊行为,崇祯看了他的考卷之后,评价说“正大博雅,足式诡糜”。崇祯皇帝对他好,他却屈节仕清,并被清廷列为明朝的贰臣,遭到世人的羞辱与嘲讽,十分的煎心。因此他就想用写这样一本书来表明自己的内心世界。有诗为证,我们看看他在临终的时候写的《绝命词》就知道了。《贺新郎•病中有感》:万事催华发,论龚生天年竟夭,高名难没。吾病难将医药治,耿耿胸中热血。待洒向西风残月。剖却心肝今置地,问华佗解我肠千结。追往恨,倍凄咽。他得了心病了。二是清统一中国以后,广招中原饱学之士来撰写明史,尤以东林党人为要。这样在清廷的组织下所撰写的明史肯定会不真实甚至也许会歪曲事实,而胡搅蛮缠只会帮倒忙的东林党人肯定会把明亡应该承担的责任推卸得一览无余,从而误导后人。三是明亡的比较突然,比较迅速,比较不可思议,以至于若干年都让人回不神儿来,这里总得查查原因吧?总得吸取点教训吧?免得“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四是他作为一个明朝遗老,而且有是如此的精通史学,也责无旁贷的催生了历史责任感。那他写的“史”野不野、正不正的,他为什么要这样写?因为清初文纲森严,大兴文字狱,所以他把明朝的灭亡史隐藏在风花雪月之中来写,正是高明之处,可以说是大智慧。也正赶上那个时代小说方兴未艾,两下结合,是时代赋予作者的灵感,是被逼出来的不朽之作。基于以上的原因吧,他就写了这本史书。不敢明写,只能采取这样的方式:一喉二歌,一石二鸟。下面我们就分析一下,为什么说《红楼梦》是史书?而且是朱明王朝天崇年间的事。
  我们先来看看四大家族的姓:贾、王、薛、史,就是“家亡血史”,就明白告诉你了,这是史,而且是家亡血史,书中也几次出现了“家亡人散各奔腾”句,家亡就是贾王,已经组成词了,那么薛史自然就是血史了,照应了书中反复出现的“末世”之语,并且也有“呼喇喇大厦倾”、“树倒猢狲散”等句,而且开篇就写女娲炼石补天的故事,为什么?因为“天倾西北,地陷东南”了,第一回标题诗后第一句话,实质也是本书正文的第一句话:“当日地陷东南,这东南一隅有处曰姑苏,[甲戌侧批:是金陵。]”你说这算不算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件?算不算是末世的写照?算不算书中写作的大背景?”“脂砚斋”:[甲戌侧批:剩了这一块便生出这许多故事。使当日虽不以此补天,就该去补地之坑陷,使地平坦,而不有此一部鬼话。]如果“剩余石”虽然没才去补天,但是要去补地的话,也就不至于有这样一部怀金掉玉的《红楼梦》了,换而言之是说大明朝就不会灭亡了,那当然也就没有“此一部鬼话”了。曹寅曹霑之家事能有如此神功乎?所以《红楼梦》就是写明亡血史的。如果是写明末亡国的血史自然居是写天崇年间的事。那位又说了,不是贾史王薛吗?那是你们排的,到我这就得按我的排。霸气!大兵!
  再来看《红楼梦》第一回:
  空空道人遂向石头说道:“石兄,你这一段故事,据你自己说有些趣味,故编写在此,意欲问世传奇。据我看来,第一件,无朝代年纪可考;第二件,并无大贤大忠理朝廷治风俗的善政,其中只不过几个异样女子,或情或痴,或小才微善,亦无班姑蔡女之德能。我纵抄去,恐世人不爱看呢。”石头笑答道:“我师何太痴耶!若云无朝代可考,今我师竟假借汉唐等年纪添缀,又有何难?但我想,历来野史,皆蹈一辙,莫如我这不借此套者,反倒新奇别致,不过只取其事体情理罢了,又何必拘拘于朝代年纪哉!再者,市井俗人喜看理治之书者甚少,爱适趣闲文者特多。历来野史,或讪谤君相,或贬人妻女,奸淫凶恶,不可胜数。更有一种风月笔墨,其淫秽污臭,屠毒笔墨,坏人子弟,又不可胜数。”
  这里出现了两句“历来野史”,第一句明告诉你这是野史,只不过表现手法不一样,采用的是一喉二歌的表现手法;第二句告诉你这种野史和别的野史在表现的内容上不同,采用一个爱情故事来表现。一般的野史都采用“假借汉唐”的手法来表达亡国之恨的,暗连吴梅村的《秣陵春》。
  前面说过脂砚斋批注:“凡野史俱可毁,惟此书不可毁”。
  十三回的《秦可卿死封龙禁尉》中,脂砚斋曾作批注:“秦可卿淫丧天香楼,作者用史笔也。”
  再来看看关于“末世”的批语和描写,是不是即将“家亡”了?
  子兴叹道:“老先生休如此说。如今的这宁、荣两门,也都萧疏了,不比先时的光景。”〖甲戌侧批:记清此句。可知书中之荣府已是末世了。〗雨村道:“当日宁荣两宅的人口也极多,如何就萧疏了?”〖甲戌侧批:作者之意原只写末世,此已是贾府之末世了。〗
  在第二回中也有“末世”的批语:
  只剩了次子贾敬袭了官,〖甲戌侧批:第三代。〗如今一味好道,只爱烧丹炼汞,〖甲戌侧批:亦是大族末世常有之事。叹叹!〗余者一概不在心上。
  在第五回中探春的判词里也有提到“末世”:
  才自精明志自高,生于末世运偏消。
  在十三回有条批语也提到了“末世”:
  〖靖:此回可卿梦阿凤,作者大有深意,惜已为末世,奈何奈何!……〗
  在第十八回也有一条批语提到:
  〖庚双夹:又补出当日宁、荣在世之事,所谓此是末世之时也。〗
  在第五回里也有一个地方也有类似的说法,只是没有说“末世”二字:
  警幻忙携住宝玉的手,向众姊妹道:“你等不知原委:今日原欲往荣府去接绛珠,适从宁府所过,偶遇宁荣二公之灵,嘱吾云:‘吾家自国朝定鼎以来,功名奕世,富贵传流,虽历百年,奈运终数尽,不可挽回者。故遗之子孙虽多,竟无可以继业。其中惟嫡孙宝玉一人,禀性乖张,生性怪谲,虽聪明灵慧,略可望成,无奈吾家运数合终,恐无人规引入正。……”
  首先说明这是一部关于“家亡血史”的史书,曹霑胜在乾隆朝,他能看到这些末世的兆征吗?看看是不是写朱明王朝的?明和朱不按顺序,因为很多时候都是绑在一起的。
  我们看这部书的名字:《红楼梦》:有位叫陈子龙的抗清志士写过这样的诗句:独起凭栏对晓风,满溪春水小桥东。始知昨夜红楼梦,身在桃花万树中。首先他是一位抗清人士,对故国怀念是难免的,而故国有烟消云散了,所以故国对他来说也只能是红楼一梦了。“红楼梦”一词就是怀念故国---大明王朝的代名词。再看《石头记》这个书名是什么意思呢?大家知道明朝最早的国都是南京,南京的别称为“石头城”,作者不敢提明朝后来国都北京,所以只好用最早的国都南京的别称来代指明朝,所以“石头记”就是暗指此书写的是“明朝的历史”!再看《金陵十二钗》,南京旧称金陵,也直指朱明王朝。再看《风月宝鉴》,风:清风;月:明月。清风明月之宝镜,为我们照亮《红楼梦》的迷幻世界,也为世人照亮明清易代的真实世界。
  《红楼梦》五十二回,外国女孩有诗曰“昨夜朱楼梦,今宵水国吟”,脂砚斋有批:“清,属水”。“水国”:满清。“今宵水国吟”“昨夜”就是大明。所以《红楼梦》就是《朱楼梦》,因为《红楼梦》写的是明亡血史。
  第一回《好了歌》副歌里甄士隐有这样一句:“陋室空堂,当年笏满床。”第二十九回有这样的描写:“街上人都站在两边.将至观前,只听钟鸣鼓响,早有张法官执笏披衣,带领众道士在路旁迎接.”而这个“笏”是指古代大臣上朝拿着的手板,用玉、象牙或竹片制成,上面可以记事,古时候文武大臣朝见君王时,双手执“笏”以记录君命或旨意,也可以将要对君王上奏的话记在“笏”板上,以防止遗忘。大明规定五品以上的官员执象牙“笏”,五品以下不执“笏”;从清朝开始,“笏”板废弃不用了,那为什么贾家会有大量明朝时才用的而清朝以后不再使用的“笏”呢?不但有,而且还“笏满床”,谁家会有这么多呢?反正老百姓家肯定是没有。我们应该有这样的共识:《红楼梦》肯定不是写秦汉隋唐元的吧?如果大伙对这点没有意见的话,那么根据“笏满床”推断就是写大明的。再看六十三回:“忽见东府里几个人,慌慌张张跑来,说:‘老爷宾天了!’”,这是报告宁国府老爷贾敬死讯,“宾天”:皇帝死亡特有称谓,凡人不配,等级制度非常血腥,用了就满门抄斩。原来贾敬是皇帝呀?是哪个皇帝呢?贾敬者,嘉靖也。再看宁国府的两个女人的姓:贾蓉老婆秦可卿,贾珍老婆尤氏,又有秦又有尤,于是我们就想到了《百家姓》中的“朱秦尤许”,隐含“朱”字在里面。那位说了:你真能想,还能想到这上?不是我能想,《百家姓》是古代儿童的启蒙读物,进师门必背,甚至没上学的时候就得开始背,跟我们现在的小孩学1+1=2一样,就连老百姓没有念过书的人都能背到这句,是人都能想到,而且这句在《百家姓》中靠前第五位,合仄押韵,朗朗上口,顺嘴就能出溜到这。而且尤氏在这本书里没有重要事迹,只是借她这个姓用一下罢了,肯定是作者有意安排的。
  《红楼梦》第一回:
  那僧托于掌上,笑道:“形体倒也是个宝物了!还只没有实在的好处,须得再镌上数字,使人一见便知是奇物方妙。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诗礼簪缨之族,花柳繁华地,温柔富贵乡去安身乐业。”
  那僧笑道:“•••恰近日这神瑛侍者凡心偶炽,乘此昌明太平朝世,意欲下凡造历幻缘,已在警幻仙子案前挂了号。警幻亦曾问及,灌溉之情未偿,趁此倒可了结的。”
  在第一回里,作者紧锣密鼓的提到两次“昌明”: “然后携你到那昌明隆盛之邦”、“乘此昌明太平朝世”,向外面暗示了写作的背景就是大明王朝。
  《红楼梦》终身误:“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盟”:明也。朱由校、朱由检名字里都有“木”,所以说是“木石前盟”。这也正是黛玉姓“林”的由来与出处。后回专讲林黛玉时详解。
  四十回《金鸳鸯三宣牙牌令》:
  “鸳鸯又道:“有了一副.左边`长幺'两点明。”湘云道:“双悬日月照乾坤。”鸳鸯道:“右边`长幺'两点明。”湘云道:“闲花落地听无声。”鸳鸯道:“中间还得`幺四'来。”湘云道:“日边红杏倚云栽."鸳鸯道:“凑成`樱桃九熟'。”湘云道:“御园却被鸟衔出。”
  这副牌也是绝了,牌面都是红色(愿意了解的就去了解了解,不愿意了解的就听我的,没错,我十二岁就开始赌博推牌九),红代表朱。最奇的是“左边”、“右边”都是“长幺两点明”,点了两个“明”字在里面,而湘云的回答也耐人寻味:“双悬日月照乾坤”。我们看看这里有什么玄机?“双悬日月照乾坤”出自李白的诗,写的是“安史之乱”后,唐玄宗、肃宗同时并立的特殊政局,“安史之乱”又是胡人作乱,大有嚼头儿。其实 “日月双悬”这个词是南明小朝廷时期江南士大夫阶层常用的一句话!抗清志士陈子龙诗中曾说:“日月双飞驱神骏,乾坤半壁待女娲”,抗清明将张煌言诗中说:“日月双悬于氏墓,乾坤半壁岳家祠”,抗清义士夏完淳诗中也曾说:“日月双悬”就是“天南定鼎,浙右龙腾”。那这些著名文人经常说的“日月双悬”,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其实“日月双悬”本身隐写的就是一个“明”字,“日月双悬”有两重含义:一是代表故国情怀,表示不忘大明王朝,誓死捍卫大明江山,二是代表对两个并存的南明政权的承认,作为当时的文人他们都是支持的,因为毕竟都是汉人的政权!
  再看在第五回黛玉判词旁,“脂砚斋”有批语:
  【甲戌眉批:世之好事者,争传《推背图》之说。想前人断不肯煽惑愚迷。即有此说,亦非常人供谈之物。此回悉借其法,为儿女子数运之机。无“可以供茶酒”之物,亦无“干涉政事”。真奇想奇笔。】
  既然提到《推背图》了,我们就找找看。《推背图》的第二十七象是暗藏的是“大明建国”含义,我们看这张图上在空中有两个圆圈,下面有一棵树,树上垂下一个带状物,也有人说是把“曲尺”,这是什么意思呢?其实这是两个字谜,上面的两个圆圈是指“太阳”和“月亮”,“日”“月”合起来是一个明朝的“明”字,这正如史湘云在第四十回里说的:“双悬日月照乾坤”的本意!而树上垂下一个带状物或曲尺,这是什么意思呢?原来这指的是姓朱的“朱”字,因为“朱”字是一个“木”字上“悬”一个“带状”物或一个拐弯的“曲尺”组成,所以《推背图》第二十七象图中隐含“明”字和“朱”字,自然是指“大明建国”!
  这就是史湘云“双悬日月照乾坤”的真正含义。
  “日边红杏倚云栽”一句,“日边”:天下一个边儿;“红杏”:红姓,朱也;“倚云栽”:靠着海边扎根了。“云”:海,据“岛云蒸大海”句得来。暗指南明出现的“日月”两个政权。“双悬日月照乾坤”句还出现在探春的签上,提示我们探春是南明两个政权里的一个人物,我们以后讲。黛玉的“双瞻玉座引朝仪”也就不难理解了。“玉”谐音“御”。
  另外在第一回有这样一段描写:
  不想这日三月十五,葫芦庙中炸供,那些和尚不加小心,致使油锅火逸,便烧着窗纸。此方人家多用竹篱木壁者,大抵也因劫数,于是接二连三,牵五挂四,将一条街烧得如火焰山一般。〖甲戌眉批:写出南直召祸之实病。〗
  “南直”:南直隶,南京。这些都可以相互佐证。
  《红楼梦》第十四回:
  至天明,吉时已到,一般六十四名青衣请灵,前面铭旌上大书:“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诰封一等宁国公冢孙妇防护内廷紫禁道御前侍卫龙禁尉享强寿贾门秦氏恭人之灵柩”。
  这是给秦可卿送殡的场面,其中明旌上有“奉天洪建兆年不易之朝”的字样,那么这是一个什么朝呢?我认为:“洪”是洪武,朱元璋的年号;“建”是建文,朱允炆的年号。
  我们再来看五十三回:
  宁国府从大门,仪门,大厅,暖阁,内厅,内三门,内仪门并内塞门,直到正堂,一路正门大开,两边阶下一色朱红大高照,点的两条金龙一般。
  这是宁国府的九道门,在等级制度非常严厉的封建社会,这样的门天下只有一家,而且唯一一家,那就是皇帝的家,正是所谓“君门九重”的道理。除此之外,你别说九道门了,“九”这个数字你用一下试试?中国人自古以来把《易经》视为圣典,将其作为天、地、人以及事万事万物的指南,《素问 三部九侯论》中记载着:“天地之至数,始於一,终于九焉”。 也就是说“九”这个数是阳数之极,不是随便就可以用的。
  再看元妃省亲题的正殿匾额:
  “顾恩思义”匾额
  “天地启宏慈,赤子苍头同感戴;古今垂旷典,九州万国被恩荣。”此一匾一联书于正殿。
  “天地启宏慈”照应了“天启”的年号,我不知道当初朱由校起这个年号是不是有这个意思?本回贾政向元妃说的话里有“且 启天地生物之大德”句,亦可理解为“天启”。你想“天启”都想魔杖了,这也能算?嗯,你细品。
  在秦可卿的房间里有唐伯虎的《海棠春睡图》,在怡红院群芳夜宴上,湘云抽到的是海棠签,题着“春梦沉酣”,诗云“只恐夜深花睡去”,这句正是苏轼《海棠》里的诗句。苏轼原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朦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注意“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朦月转廊”这句,“崇光”就是崇祯的光,“月转廊”象征明朝江山移位,苏东坡厉害,能后知五百年的事,而作者更是运用的好。
  另外贾府里穿带龙图案衣服的有好几个,而且有穿五爪龙的,宁府宗祠、大观园正殿的匾额也有龙纹图案,有的还是九条龙。在书中两次出现了丹樨:“尤氏出送至大厅,只见灯烛辉煌,众小厮都在丹墀侍立”(第七回),“左昭右穆,男东女西;俟贾母拈香下拜,众人方一齐跪下,将五间大厅,三间抱厦,内外廊檐,阶上阶下两丹墀内,花轩锦簇,塞的无一些空地。”(第五十三回)。贾府吃的喝的穿的用的经常说的内供的或者某某国进贡的等等,这些“无为有处有还无”的证据充分证明贾府就是影射皇宫,贾府中人就是明末的朝廷各色人等。
  我们再想一想,《红楼梦》中的人物的头发和着装,没有清朝那样鲜明的特色,都是汉头和汉服。而最明显的是书中有一个情节可以反证《红楼梦》中人不是满人。第六十三回: “因又见芳官梳了头,挽起<上髟下赞>来,带了些花翠,忙命他改妆,又命将周围的短发剃了去,露出碧青头皮来,当中分大顶,又说:“冬天作大貂鼠卧兔儿带,脚上穿虎头盘云五彩小战靴,或散著裤腿,只用净袜厚底镶鞋。”又说:“芳官之名不好,竟改了男名才别致。”因又改作“雄奴”。芳官十分称心,又说:“既如此,你出门也带我出去。有人问,只说我和茗烟一样的小厮就是了。”宝玉笑道:“到底人看的出来。”芳官笑道:“我说你是无才的。咱家现有几家土番,你就说我是个小土番儿。况且人人说我打联垂好看,你想这话可妙?”宝玉听了,喜出意外,忙笑道:“这却很好。我亦常见官员人等多有跟从外国献俘之种,图其不畏风霜,鞍马便捷。既这等,再起个番名,叫作“耶律雄奴”。‘雄奴’二音。又与匈奴相通,都是犬戎名姓。况且这两种人自尧舜时便爲中华之患,晋唐诸朝,深受其害。幸得咱们有福,生在当今之世,大舜之正裔,圣虞之功德仁孝,赫赫格天,同天地日月亿兆不朽,所以凡历朝中跳梁猖獗之小丑,到了如今竟不用一干一戈,皆天使其拱手俛头缘远来降。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芳官笑道:“既这样著,你该去操习弓马,学些武艺,挺身出去拿几个反叛来,岂不进忠效力了。何必借我们,你鼓唇摇舌的,自己开心作戏,却说是称功颂德呢。”宝玉笑道:“所以你不明白。如今四海宾服,八方宁静,千载百载不用武备。咱们虽一戏一笑,也该称颂,方不。负坐享升平了。”芳官听了有理,二人自为妥贴甚宜。宝玉便叫他“耶律雄奴”。……”
  这是区别《红楼梦》一书到底是写明朝的事儿还是写清朝的事儿重要证据。我们根据以上情节可以断定《红楼梦》绝对不是写清朝的事儿的。“我们正该作践他们,为君父生色”,这句就是“反清复明”的变相说法。
  在第九回里,宝玉的书童茗烟大闹学堂,要知道“茗烟”这个名字也很有深意,应该是谐音“明朝化烟”之意,而他骂的“金荣”这个名字也另有含义,我们都知道满清又被称为“后金”,所以“金荣”自然是指满清发达之意,还有茗烟骂金荣:“姓金的,你是什么东西!”都能说明这一问题。
  《红楼梦》中没有一个人是满姓,也从侧面说明了这部作品不关满族人的事。
  综上,我们说:《红楼梦》就是一部客观记录明朝灭亡的史书。
  曹雪芹批阅十载,增删五次,改书名为《风月宝鉴》,那是想把读者引到风月宝鉴的正面来看,起到了鱼目混珠,搅乱浑水的作用,以降低自己的写作风险,增加保险系数。表面上披上了风花雪月的外衣,实际上掩藏了明亡血史的真相。这就是一喉二歌、一石二鸟的成功运用。正如那英唱的一首歌:《雾里看花》。我认为《雾里看花》要是《红楼梦》的主题曲的话,那是最恰当不过了,也正是曹雪芹想要在《红楼梦》里表达的意思,唱出了曹雪芹的心声。这首歌词的文笔特色和情感的涌动也非常的符合《红楼梦》的文笔风格,可以附和。有必要看一下闫肃老爷子写的这首歌词:
  雾里看花 - 那英
  雾里看花 水中望月
  你能分辨这变幻莫测的世界
  涛走云飞 花开花谢
  你能把握这摇曳多姿的季节
  烦恼最是无情叶
  笑语欢颜难道说那就是亲热
  温存未必就是体贴
  你知哪句是真 哪句是假
  哪一句是情丝凝结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
  让我把这纷扰
  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
  让我把这纷扰
  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真真切切
  现在对于《红楼梦》的一些基本情况,我们都做了阐述,接下来我们就要进入书中的内容了。既然这部书是写明亡血史,那么都写了什么人什么事了呢?欲知端祥,下回分解。

打赏

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潘蜜拉_capabili 时间:2017-11-25 13:42:38
  
  车子开后几个人突然从四面八方出现将赵庆等人塞进车里就走了。整个事件发生前后没有用上二十分钟,保安颤颤巍巍的从柜子后面爬了出来,凑过去看监控,监控把一切都拍了进去,刚想要报警一名男子走了进来。把厉尚铭扔在客厅跑进卧室洗了一个战斗澡,连头发都来不及吹干就要往出走。
作者:爪机当机 时间:2017-12-13 13:03:47
  我是XX的狗,XX现在不在,他一会儿就回来,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陪你聊会儿bWpGa
作者:阿拉善1111 时间:2019-06-13 20:19:08
  作者是方以智。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