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忘了回家的路

楼主:书同_ 时间:2017-12-08 00:46:38 点击:8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还记得小时候,村里面的小学只能上到五年级,也就是意味着到六年级的时候,就不得不面临转学的问题。而含六年级的小学离家都还不算近,那个时候村里面主流的代步工具还是自行车,我记得以我那时候的速度,从家里出发到学校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还记得,那天早早的,父亲送我去的学校,当时天刚蒙蒙亮,父亲骑着家里那辆老旧的大“28”自行车,车的后架上绑着装有被褥的编织袋,我骑着父亲在两天前刚刚给我买的新自行车,后面驮着半袋头天刚碾好的新米,一路上感觉好开心,不是因为要去新的学校,而是因为拥有了属于自己的第一辆自行车。

  我们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条刚刚亮透,学校门口已经有好多人,有大人,有小孩,没人都推着一辆自行车。给我报完名、把饭票换好只有,父亲便走了,因为那是正值农忙。

  报到那天是星期一,后来陆续来的还有好多村里的朋友,大家也都分到了同一个班,因为是刚开学,新环境、新朋友,所以两天还很兴奋,没有时间想家,但是越往后就越想家,甚至想立刻就回家。那时候还是六年级,上五天课,休息两天,也就是周五的下午放学后便可以回家,等到周天晚上再回学校上晚自习。

  那段时间,是我有记忆以来,想家想的最刻骨铭心的,每次回家之后都和父母黏在一起,村里人都笑话我说是脐带没有剪断,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也就呵呵一笑。在那个学校一直上到初中毕业,慢慢的便适应了没有父母在身边的日子。

  高中的时候,到了另一个镇上的一所学校,到那儿的,很多都是初中同学,所以过得也还算滋润,因为高中课程相对就比较紧张了,而且离家也远,回家坐车都需要一个小时左右,基本上就是每个月回家一次,从那时候开始,我变养成了每周五下午给父母打电话的习惯,这个习惯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是在忙,周五下午也会给父母打电话,有时候甚至是一句“妈,我今儿晚上有应酬,今儿就先不细说了,明天一早我再给您打电话。”因为每到周五,父母也在等我的电话,只要我不打电话,他们一准回给我打过来,只身在外,不希望让父母担忧。

  在那个高中上了半年之后,我堂哥便托关系把我转到市一中去了,那样离家就更远了,每次回家都需要将近两个小时,虽然是半个月放两天半的假,但是回去一趟太不容易了,所以基本也是一个月回去一次。

  高中毕业后,面临的就是高考填志愿,当时脑子里只有两个想法:一个是学临床医学专业,一个是省内大学不考虑。其实,越到后来,心里越后悔,后悔当初为什么脑子进水,不留在省内上学。后来志愿书下来了,是一所广东的大学,离家也算是千万里了。大学之后基本就是逢寒暑假、十一才能回家,一年是回家三次,其实那时候就有些愧疚了,愧疚的根源就是,第一年寒假回家我妈跟我说“你跑那么远的个地方,回趟家都那么不容易。”我知道我妈是想我,但是又不愿意直接说,这一点我可能是随了我妈。

  所以后来,只要是放长假,我都会选择回家,每次十一都有同学约着出去旅游,但我都以要回家为由来拒绝,并不是因为真的想家。以致于大学毕业后,同学们都天南海北的玩遍了,而我基本在两个城市之间奔波。

  大学毕业,好多同学都选择考研继续深造,我也是想考研的,但是考虑父母种地不容易,供我上完大学已经算是对我仁至义尽了,没有任何理由让他们再供我读研究生,不想看着他们太累。后来在选择工作的时候,我妈说花点钱让我堂哥帮我操作一下,那年正好市医院新院落成,正在扩编,花点钱还是有很大的机会的。当时却断然拒绝,义无反顾的选择了北京的一家医院,离家算是越来越远了。再后来同学问我怎么想着去北京的,我都会无奈的回复“年少轻狂”。

  当时的想法就是,我才大学毕业,回到县城肯定很快就会失去斗志,一辈子可能就这样了,我必须要出去闯一闯,不管结果怎么样,至少不会因为没有拼搏而后悔。这样一来,回家的机会就更少了,基本是每年才能回家一次。其实,如果当年真的听母亲的,现在也不会过得这么辛苦。记得有一次,我堂嫂给我发微信让我弄点膏药寄回家,在我追问下才得知是我妈干活把腰摔了,于是当时我就给在武汉的姐姐和姐夫打电话,让他们立刻回家,一分钟都不要耽误,他们当时就回家了,当天就带母亲去市医院检查,万幸是无大碍。也是因为姐夫人确实不错,只要我家有事,都是第一时间感到,所以我才能在外面飘荡,后来想想,其实我是多么自私,把这些事都推到姐姐身上,而自己却以年轻需要闯荡为借口,在外面飘着。这件事加上之前的一件事,让我突然想到父母真的老了,让我断然决定回家。

  那还是上大学一年级的时候,放寒假回家,在我快走的时候,我妈跟我时候左侧腋窝长了好大一个疙瘩,到镇卫生院去看,说是淋巴结炎,打了一个星期的消炎药也没有好。我当时虽然才学了半年,但是对解剖课上老师说的“中年女性腋窝淋巴结无痛性肿大,应警惕乳腺癌”,当时心里一沉,因为第二天就要走了,所以跟我妈说第二天和我一起去市里,带我开完所有检查,我就出发去学校了,后来一直悔恨当时为什么不跟老师请几天假。

  再后来我四姨给我打电话说“你妈妈的手术做完了,挺好的,就是乳腺增生。”这么外行的话,我一个学医的怎么可能信,因为当时我心里已经判定我妈百分之九十是乳腺癌。再后来回家,是第二年的暑假,跟我妈聊起来,我妈才慢慢告诉我,我跟她说“我是学医的,这种事你们瞒不了我的。”我妈当时说了一句话,让我这么多年一直愧疚不安,她说:“做手术的时候,一双儿女都不在身边,要是死了,我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们了。”

  也是因为这件事,让我特别能理解那些有点病就往大医院跑的人,因为小医院真的让人担忧,一个大一的医学生都知道的事,他们却不知道。

  在攒够了学费之后,便毅然考研,考研的目标院校当时毫不犹豫的选择了省内。虽然最后没有录取,万幸调剂后最终规培医院是省内的。现在我基本上是一个月回一次家,我觉得这是必要的,不是因为父母亲有多需要我,而是因为我真的越来越想家了

  有时候夜深人静就会想这些年走来的那条路,十三岁开始住校,算是离开了父母亲,这一住就是十几年,走过的这些年,有一大半时间是都不在父母身边,就更不用谈尽孝的事了。前段时间很流行的一句话“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父母需要的,不是我们有多么出人头地、有多么辉煌腾达,其实只是需要我们的陪伴而已。

  本来以为越长大会越独立,后来才慢慢发现,越长大,其实越恋家。

  记得有一次,表弟大学毕业后问我找工作的事,说想去北上广深这样的大城市闯一闯、见见世面,趁年轻多积累点经验。和当年的我多么的像,我只告诉了他一句话:不要跑那么远了,有时间多陪陪父母吧,不然以后会后悔的。他最后并没有听我的劝告,但是也没有跑那么远,也算是听了我的话吧。

  我们在成长,但是,父母在变老,多么浅显的道理,当初却没领悟到。有时候想起当初填高考志愿的决绝,都想抽自己几个大耳刮子。还好现在我回来了,离家越近,心里越踏实。现在我是每周二和每周五给父母打电话,因为我真的想念,真的想念他们。

  哪怕走的再远,也不能忘记了回家的路,那是我们来时的路,也是这辈子最温暖的路。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