濮阳闺房萳烛愁,太叔迟暮玉卿泪。——原创正剧小说《王衣》连载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08 20:21:42 点击:291699 回复:60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第一回:芙蓉八角盒
  正着寒春,邺城里乍暖还寒一排一排高低错落的钟秀楼熠熠生辉。
  这日的天气是入春以来最好的一日,碧澄澄的阔空一眼望去瞧不见一丝锦云。
  下了早朝,尚书大人太叔䮻(dei)整了整自己身上黑褐色的官服,瞧见了不远处尚衣局的掌事双手作揖略微俯身:“恭贺濮阳大人,这次为太后礼佛做的芙蓉八宝盒太后甚是喜欢。”
  濮阳掌事执管魏国尚衣局,负责皇室每人的衣冠华服。举国都知魏国太后信佛,这一年一度在华光寺的礼佛更是十分看重。今年魏国多战乱,太后虽是身居后宫但仍心系国事。
  听说今年华光寺的住持得来了一块儿剔透的羊脂玉,太后便命他开光后打磨成了佛珠。好带回邺城宫里来日日供奉,以求魏国国泰民安。
  太后一月前便命尚衣局的濮阳掌事濮阳明打造了一个玲珑精致的八角盒,虽说是盛放佛珠的礼盒,但是尚衣局接到这差事后上上下下都打起了十二分精神。魏国太后喜欢芙蓉花和暖色的金丝绣线,更是考究这尚衣局的做工。
  今日下午太后便要前往邺城外的华光寺,三日前尚衣局才将这芙蓉八宝盒送到了太后住的昭德宫里。
  这尚衣局的掌事濮阳明和尚书大人太叔䮻面和心不合早已经不是秘密,濮阳明心中挂记着家眷便草草作揖回道:“都是一些拿针裁布的事儿,怎敢与掌管兵部和礼部的尚书大人相提并论。若是无事下官便告辞了。”
  濮阳明为了太后的这次礼佛,在宫里有七八日没有回濮阳府邸了。下了早朝和尚衣局的人打了招呼又和这朝堂上明里暗里讥讽或赞扬的官员寒暄了几句,这下心头便只有府邸的一双女儿和一双儿子了。
  太叔䮻双手放在身后,一双眼眸凄凛里透着几分不屑望着濮阳明的背影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尚书门下的兵部主将司马将军伸手抚摸着自己的胡须,声若磬钟:“尚书大人这濮阳掌事这次,怕是要断送濮阳家所有人的性命了。”
  “哼!他一向自命清高,自认为当年科举重了状元便在这朝中目中无人。几次三番公然在朝堂上弹劾我,这次非得将这颗毒刺拔了不可。”太叔䮻瞧着濮阳明渐渐消失的背影,挑了挑八字眉抿了抿唇细声道。
  “尚书大人宽心,这芙蓉八角盒是尚衣局打造的精致礼盒,也是他濮阳明为自己濮阳府邸挖掘的坟墓。”司马将军一直是唯尚书大人太叔䮻马首是瞻。
  太叔䮻眉心一拧笑脸迎合这些下朝的官员,嘴角咧开声音沙哑如这寒春的风一般吹入司马将军的耳畔:“手下凡是知道这事儿的人都该偿命。”
  太叔䮻说完眸眼闪过一道寒光便朝朱明门走去了,司马将军立即双手作揖干脆利落道:“尚书大人宽心,凡是接触到这事儿的人下官都处理干净了。”
  司马大人说完直立起身,右手摸了摸还带有血渍的玉清剑,心头一横转身朝着不远处的侍卫走去。
  “咱们兵部凡是接触过这芙蓉八角盒的,全部拉出去砍了,若是旁人问起便说犯了军规。”司马将军说完,这侍卫面色一惊:“司马将军……这……这方才不是才砍了两个么?”
  “尚书大人有令,咱们不得违抗。”司马将军身材魁梧如悬崖绝壁孤长的松木一般,五官略微方圆。黝黑的糙肤透露出几分边塞的苦涩与凛厉,一双眼眸充满了杀气。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36次 发图:1张 | 更多 |
作者:月朦山水山朦月 时间:2018-01-09 12:49:05
  支持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0 21:37:38
  第二回:纸鸢沾血
  一炷香的时间一辆马车缓缓停靠在濮阳府邸门口,这濮阳府邸灰色的琉璃瓦在娇阳下闪烁着迷离的亮光。这御赐状元官邸虽是应濮阳明的要求一切从简,但还是难掩其气派与华贵。旁的不说单是这官邸左侧的御笔题字就足够威震天下了,“德当效公”这四个字可是当朝太上皇亲自写的。太叔皇家这下继承大统的是太叔诃(he)髁(ke),念在濮阳家兢兢业业便依旧保留着太叔太上皇御赐的这四个鎏金大字。
  濮阳明伸手推开朱漆大门兴致冲冲的走进去,庭院轩榭都透露着几分书生气与雅致,刚进庭院便听见一阵吵闹声。
  “烛儿这么大了还这般孩子气,看来还真是该给你找个婆家了。”濮阳明一边责备着又一边笑呵呵的露出了温慈的面容。
  濮阳萳烛是濮阳明最小的女儿,下还有一双弟弟。虽是女儿身但却自小聪颖明事理,濮阳明和濮阳夫人都将她当明珠般宝贝着。
  正值春季濮阳萳烛只着一件淡烟色的轻纱绸缎,外披一件薄锦布罗裙。衣裳剪裁得度罩着略微丰盈的身子,一双恰皓月般白皙的手腕戴着一对儿剔透的和田玉嵌金镯子。香葱般的手指牵引着纸鸳的绳索声若雪化一般:“爹爹你八日未回府了,一回府便责备女儿!”
  “今日下朝后吏部尚书还在言,我们濮阳家与他们周家的婚事在太后礼佛回邺城后就该操办了。”濮阳明瞧着濮阳夫人笑呵呵的从正厅出来,立即伸手温和的揽住了她丰盈的肩。
  濮阳萳烛一听自己爹爹在说和那邺城城北吏部尚书周家公子婚事的事情,立即收起了纸鸳低垂着头面庞恰这开春的红杏般红艳:“谁说要嫁给那吏部尚书的公子了,在女儿眼里他不过就是个仗着自己和太叔皇后有些关系的纨绔子弟而已。”
  濮阳萳烛道完正欲回自己房里去,手中的纸鸢被胞弟濮阳玉昆抢了过去。濮阳萳烛没注意,左手手心被纸鸢的竹简划破了皮,只觉着轻轻一下刺痛便涌上心头,转眼手心透白的肌肤已经溢出了刺目的血迹来。
  “小姐……”茑罗还未喊出来便被萳烛用手捂住了嘴。
  主仆二人匆忙回到屋内,茑罗急了神色慌张找出药匣子来:“小姐这纸鸢不是吏部尚书那周家公子送过来的么,邺城里的婆子们说这纸鸢沾血可是不吉利的兆头,这门亲事小姐要不要在琢磨琢磨?”
  濮阳萳烛抿了抿略微丰盈的唇,面若桃腮伸手捏了捏茑罗圆鼓鼓的面颊:“这吏部尚书家的公子我们虽是只见过一二次,但据我所知他不仅风流倜傥还乐善好施也算是这邺城的正经公子一个。”
  “奴婢早就看出来了,小姐对这门亲事很是满意,老爷和夫人自然是没话说。这和吏部尚书结了亲以后,咱们濮阳家在朝中也算是太叔太后的人了,以后看谁还敢来欺辱咱们。只是……只是这纸鸢沾血不吉利之说奴婢还是去佛光寺找个大师化解一下的好。”
  “这事儿断断不可让爹爹和娘亲知晓了,今日太叔太后在华光寺礼佛。听说佛光寺的住持也去了,明日你我乔装打扮一番亲自去问问佛光寺的住持,看这邺城坊间婆子所说到底是真还是假。”萳烛虽是宽心但毕竟邺城坊间都这般说,她心头也莫名的有些慌乱。
  “诺!”茑罗给萳烛上完药便合上门出去了。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1 09:51:50
  第三回:佛光寺
  饶是心头有事,濮阳萳烛一夜未睡好,才五更天便和茑罗一同起床更衣了。
  魏国这些年局势有些动荡,但是邺城却依旧一副繁荣景象。漳河绕着邺城将整座城池分为了南北,大清早这集市上便有神态轻佻裹着华服锦袍的公子哥在到处调戏少女。集市上身着男装的女子随处可见,浓彩鹅黄妆的小姐千姿百态……
  古语有曰:“男女不通衣裳”,萳烛和茑罗二人也身着男装。只见萳烛一身宝蓝色的回纹锦缎衫裙,戴着一顶黑色的胡帽配着黑色的靴子未施粉黛但仍艳压群芳。
  因濮阳明是尚衣局的掌事,这尚衣局为了太叔太后这次礼佛的事情,忙了七八日。这七八日里濮阳夫人在宅子里头大病了一场,萳烛担忧娘亲的身子便憋了七八日未出府。这下一出府便欢呼得如同这漳河的鱼儿一般,湛蓝的天际温和的将阳光投向邺城。
  “小姐咱们还要不要去佛光寺啊,这出来几个时辰了,奴婢跟着小姐佛光寺的影儿没见着,这邺城有名的酒楼倒是吃了几家。”茑罗正说着便瞧见兵部的司马将军带着一行人骑着马,浩浩荡荡的出现在集市里。
  萳烛一脸的不快,坐在这邺城最有名的如翠居阁楼上,冷眼瞧着这一脸横相的司马将军放下了手头的酒杯:“仗着尚书大人便整日里在邺城招摇过市,也不怕骑马摔死。真是扫了本姑娘的酒兴,这下便只好乖乖的去佛光寺了。”
  邺城春色迤逦这漳河的水刚刚有了春色,二人喝了几蛊酒面色有些透红,大步流星的朝邺城外的佛光寺走去。
  二人刚出邺城不到半柱香的工夫,这邺城城门口便来了一对人,带着司马将军的令牌大声吆喝道:“皇上有令濮阳明心思歹毒竟在太后的芙蓉八宝盒里暗藏毒针,太后礼佛中毒现在人事不省。现封闭城门,捉拿尚衣局掌事濮阳明一党。”
  一时周遭的人动荡不安!
  萳烛和茑罗兴致很好,二人徒步便到了佛光寺。这佛光寺是邺城外最大的寺庙了,来来往往的人非富即贵不是求子便是求姻缘。
  萳烛给守门的小和尚给足了香火钱,这守门的小和尚呆头呆脑的领着二人来到了住持门外。但这住持只见一人,茑罗便知事的守在了门外。
  邺城城外最大的两座寺庙便是华光寺和佛光寺了,这华光寺是皇家寺庙专供皇家人礼佛求安。除外便是这佛光寺了,饶是香火钱富足这寺庙修建得金碧辉煌,倒是对得起这寺庙里供着的莲花菩萨。
  萳烛站在大殿的门外见这住持正在敲木鱼便双手合十潜心行礼:“住持我来是想问一件事情。”
  “施主所问何事?”
  “听邺城坊间的婆子说男女定情都要送纸鸢以表有心欢好,可昨日我却被纸鸢划破了手,这带血的纸鸢是凶兆大师可有化解之法?”萳烛声音微弱,明眸素齿间有些哀愁。
  “你可是邺城城南濮阳家的三小姐?”住持话音一落萳烛吃惊万分,立刻结结巴巴的:“住持……住持神机妙算,邺城城南濮阳明正是家父。”
  “你给的香火钱本寺受不起,你所问的问题本住持也不会回答你,若施主真的身性纯良便转身离开佛光寺。今日之事也断断不可向他人提起,尤其是朝中的人。”这住持说完站起来,仰头看着这大殿里裹着金身的莲花菩萨声音有几分沙哑。
  “这是为何?香火钱佛光寺已收岂有退还的理?”
  “濮阳家谋杀太叔太后,今日告示已经贴到佛光寺来了,施主没看见吗?”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2 12:14:17
  第四回:自投罗网
  “你说什么?”濮阳萳烛只觉着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瞬间天旋地转胸口一堵泪眼婆娑道:“住持你所说可是真的?”
  “出家人不打诳语!”
  “噗嗤!”濮阳萳烛胸口一紧,吐出了一口鲜血来。
  守在门外的茑罗听见殿内的动静立即冲了进来,见濮阳萳烛左手捂着自己的胸口,嘴角和胸前的衣襟染了一大片血,丢魂落魄的过去仔细搀扶着:“小姐难道大师也无破解那血纸鸢的法子么?”
  “茑罗咱们速速离开佛光寺回邺城去,濮阳家有难。爹爹……爹爹和娘亲还在濮阳府邸。”萳烛心如刀割,本来是还暖初春,却觉着心头有几分恶心袭来。
  茑罗和濮阳萳烛跌跌撞撞的离开了住持敲木鱼的正殿,刚出殿门便听见整整齐齐的盔甲声音紧接着便是:“封锁佛光寺,听邺城如翠居酒楼的掌柜说一早便瞧见濮阳家的三小姐,听说要来这佛光寺。”
  “住持……”
  “从这正殿侧门走,出去后这佛光寺便与施主再无干系了。”这佛光寺的住持本来与濮阳明就有几分交情,见萳烛这般落魄本是佛门之人自然便放了一马。
  主仆二人慌忙逃窜离开佛光寺后便朝邺城奔去,还未到邺城城门口萳烛便停住了脚步:“茑罗这佛光寺都已被司马将军的人团团围住,怕是这城门早已经重兵把守,咱们从邺城西门走。”
  二人瞧了瞧身上的华服,这身儿衣裳太过招摇,况且如翠居的老板还记住了。二人便和村妇换了衣裳,又用手头的银锭买了一担柴火。
  就这般装作是进城卖柴的村妇。
  到了邺城西门这里果真没有重兵把守,二人正欲进城门却瞧见西城门左侧的城墙上贴着她的画像。
  “小姐这下咱们该怎么办?”茑罗放下手头的干柴,双手扭住萳烛的胳膊细声道。
  濮阳萳烛双眸漆黑看着这城门口站着的侍卫,心头挂记着濮阳府邸的父兄,她本就聪颖沉着自是不会硬闯的。
  片刻转身瞧着这漳河的水咬了咬牙:“茑罗你怕吗?”
  “小姐是要从这漳河河水里趟进城去吗?”
  “这邺城南北西门都被司马将军的人把守了,眼下唯有此法。”濮阳萳烛说完便扑通一声跳进了漳河里。茑罗素日里性子谨慎略微胆小,但是瞧见有官兵前来了也立即跳进了水里。
  正值初春这漳河的水刚刚融冰刺骨万分,二人虽是自小就熟识水性但还是有些吃力。总算是进了漳河,二人游到了邺城城北的医馆外头爬上了岸。
  茑罗瞧了瞧这集市,立即背过身来面色大惊:“小姐这……这不是邺城城北的医馆吗?咱们不是要去城南的濮阳府邸么,来司马将军的地界岂不是自投罗网?”
  “我就是要从这邺城城北去城南,眼下最安全的便是这司马将军自己的地界了。”濮阳萳烛刚说完便瞧见街道上浩浩荡荡的人围了过来,顿时面色失然。
  “还是司马将军猜得不错,这濮阳萳烛定会自作聪明的来这城北自投罗网。”这带头的是司马将军最得力的副将杨琨鹏。
  “小姐……”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2 22:37:42

  第五回:灭门
  “请吧!濮阳三小姐,司马将军早就料你会反其道而行,一早查封了御赐的濮阳府邸便命在下在这里等候濮阳小姐了。”这杨琨鹏身形魁梧,饶常年南征北战面颊粗糙黝黑。司马将军看他忠心不二又屡立战功,上月刚荣升为副将。
  “你把我爹爹和娘亲怎么了?我爹爹可是太上皇亲考的状元。”濮阳萳烛虽是果敢聪颖但毕竟是一介弱女子,挣扎了几下便被杨琨鹏的人困住了身子动弹不得。
  杨琨鹏坐在壮硕的马背上,俯视着濮阳萳烛伸手用手中的冷剑挑起了她略微尖翘的下颚轻蔑道:“哼!今日一早,濮阳明和你一双胞弟的脑袋以被本将军砍下来悬挂在邺城的朱明门了,现在就算是太上皇从陵墓里爬出来也救不了你这状元爹爹了。”
  “什么?”濮阳萳烛不敢相信,只觉着这三月的艳阳有些刺眼。浑身被漳河的水浸湿了,冒着寒气。
  “这不可能,小姐这什么狗屁将军定是在胡说。举国文武百官,可偏偏只有咱们府邸有御赐的鎏金大字,皇上定会给咱们老爷几分薄面的。”茑罗见濮阳萳烛冻红的左手紧紧捂着自己的胸口,面颊煞白吓坏了。
  “哼!老子没时间在这里和你废话,濮阳明意图谋害当今太叔太后,竟敢在礼佛的芙蓉八角盒里暗藏毒针。圣上仁慈,今日一早传旨濮阳家男丁处死,女眷充为官妓择日执行。”杨琨鹏说完手头的寒剑一挥主仆二人便被簇拥着拷上了枷锁。
  邺城街道上围观的人一片哗然,濮阳萳烛手脚都拷上了笨重的枷锁,踉跄着随着一队人马朝大理寺走去。
  饶是杨琨鹏想故意让濮阳萳烛看看自己父兄的脑袋,本来从城北的昭德门去大理寺更近一些。可他偏偏从钟德门绕到了朱明门,远远儿的濮阳萳烛和茑罗便瞧见了三个脑袋悬挂在城门上头。
  濮阳萳烛驻足只觉着心如刀绞,双眸逆着光有些恍惚,心头像是被千刀万剐一般。昨日邺城濮阳家都还沉浸在无上的殊荣里,今日便要男丁抄斩女眷充为官妓。
  “不……这不可能是真的!”濮阳萳烛四肢被厚重的寒铁困住,望着濮阳明和自己胞弟的头颅,浑身颤抖胸口血脉滚动,双目泛白只觉着胸口提着的气险些没上来。
  “哼!司马将军仁慈,嘱咐我一定要绕到这朱明门来让濮阳小姐一睹自己爹爹和胞弟的面容。怕明日充为官妓后,再见面便难了。”这杨琨鹏简直是丧心病狂,濮阳萳烛如此痛心,他却这般嬉笑轻描淡写。
  “爹爹……爹爹!”濮阳萳烛浑身颤抖得厉害,朝城门狂奔过去。
  刚奔出去几步,杨琨鹏一个眼神身侧的用绳索牵引萳烛的绳子便使劲儿一拽。濮阳萳烛本来就身心受到重创,这一拉她整个身子都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额头磕在双手的枷锁上,刺痛立刻袭卷全身。
  “你们放开我们家小姐……”茑罗正欲上前扶濮阳萳烛,略微清瘦的身子也被身后的将士用绳索牵绊扑倒。
  顷刻间白云涌动,四周暗淡下来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来。濮阳萳烛趴在地上,左边额头溢出了血迹。双眸望着城门上悬挂的人头,像是做梦一般。
  这雨越下越湍急,周遭灰色的宫墙让濮阳萳烛觉得生硬又绝望。她心头只有一个信念:哪怕是今后做官妓,也要灭掉司马将军一伙,为濮阳家沉怨昭雪。
  “刑部正在等着咱们,杨副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杨琨鹏的部下一提醒,杨琨鹏厉声道:“走!”
  主仆二人就这般被杨琨鹏的部下用绳索套在马背上拉着走,濮阳萳烛本是状元府濮阳家娇滴滴的三小姐,哪受过这份儿苦楚。粗粝的砖石划破贴身的锦布,肌肤被擦破了,血水和着雨水将朱明门的砖石都染红了。
我要评论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3 21:56:25
  第六回:五马分尸
  从朱明门到西华门再到大理寺,足足绕了邺城大半圈,杨琨鹏这才勉强罢休了。将奄奄一息的二人扔进牢房里:“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签字画押后这邺城坊间各个妓院的老鸨便会来挑人了。”
  这一路拖拽着到大理寺的天牢里,二人身子肌肤早已经伤了一半儿。茑罗勉强支撑起来,扶着濮阳萳烛哽咽道:“小姐你说眼下咱们该怎么办?”
  濮阳萳烛躺在天牢地上的草堆里,双目望着生硬的石壁,只觉着万念俱灰却溢不出一滴眼泪来。濮阳府邸昔日闹热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几个时辰之间,忠门濮阳家就抄斩的抄斩充妓的充妓。
  就这般过了几个时辰,濮阳萳烛听见牢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主仆二人便被拽了出去。
  二人被推出了牢门,站在大理寺门口瞧着灯火通明的邺城茑罗质疑:“不是说明日坊间的老鸨才来么,现在要去哪里?”
  “皇上仁慈本来要留你们濮阳一家女眷一个活口,但濮阳夫人太不识抬举了,非要给罪臣濮阳明陪葬。既然是陪葬,那么便不必留在明日了。”这领头的侍卫语气生硬飘散在这冰冷的宫墙四周。
  濮阳萳烛浑身是伤,裹着村妇的粗锦素裳嘴唇干裂,仰着头瞧着漆黑的星空伸手接住了一两滴飘散的夜雨。手上的伤痕在烛火下有些丑陋,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自道:“这般也好,只是不甘心濮阳一家就这么喊冤下了九泉。”
  出了大理寺刑场端门前,濮阳萳烛看着跪在地上的娘亲和濮阳府邸上上下下的女眷终于溢出了眼泪来:“娘亲!”
  “烛儿!”濮阳夫人老泪纵横,终于瞧见了濮阳萳烛。
  濮阳夫人本是太上皇时工部罗大人的千金,胞妹更是太上皇的宠妃。这地位放眼邺城都是尊贵无比,可如今因无故触犯了太后她不但保不全濮阳家连自己也跪在这里成了阶下囚。
  按照当朝的律法,濮阳夫人和濮阳萳烛要被五马分尸,剩下的女眷若是没有将士看中便要被砍头。
  “娘烛儿不信爹爹会做谋害太后的事……”濮阳萳烛心头疑惑重重,跪在濮阳夫人跟前儿泪痕四溢,但是更多的是不甘心。
  母女二人正说着,这行刑的人便牵着五匹马踱步过来拉开了母女二人:“行刑!”
  濮阳夫人本来娘家就显贵,加上保养得好四十岁的年纪,瞧着跟二八姑娘差不多。这一日之间便多了沧桑,面颊的泪痕坠坠落下:“烛儿……”
  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濮阳夫人被五马分尸了。刑场内烛火高照,壮硕的宝马在夜雨里嘶鸣哀嚎。堂堂工部罗大人的千金便这般身首异处,转眼间便会化为一滩血水了。
  濮阳萳烛亲眼见到素日里疼惜自己的母亲在自己跟前儿被五马分尸,只觉着心头的悲伤与不甘犹如山崩地裂般浩浩荡荡而来。
  这濮阳家满门她真的就任由他这样消失吗?
  行刑的人清理完了濮阳夫人的尸首,正欲架住濮阳萳烛,不料濮阳萳烛呵斥道:“我的命不属于濮阳家,我与那吏部大人家的长子早已经订了亲。若不是你们刑部抄了我们濮阳家,眼下我怕是已经坐上周大人家的花轿了。”
  濮阳萳烛心有不甘,夜里乌云涌动纵使心头万分悲伤,但是她不能就这般眼睁睁的瞧着宽慈的爹娘和胞兄喊冤而去。
  濮阳萳烛唯一的信念就是要想尽一切法子活下去。
我要评论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4 20:36:36
  第六回:五马分尸
  从朱明门到西华门再到大理寺,足足绕了邺城大半圈,杨琨鹏这才勉强罢休了。将奄奄一息的二人扔进牢房里:“你们就在这里候着吧,签字画押后这邺城坊间各个妓院的老鸨便会来挑人了。”
  这一路拖拽着到大理寺的天牢里,二人身子肌肤早已经伤了一半儿。茑罗勉强支撑起来,扶着濮阳萳烛哽咽道:“小姐你说眼下咱们该怎么办?”
  濮阳萳烛躺在天牢地上的草堆里,双目望着生硬的石壁,只觉着万念俱灰却溢不出一滴眼泪来。濮阳府邸昔日闹热的场景仿佛就在眼前,她怎么也不明白为何几个时辰之间,忠门濮阳家就抄斩的抄斩充妓的充妓。
  就这般过了几个时辰,濮阳萳烛听见牢门打开的声音,紧接着主仆二人便被拽了出去。
  二人被推出了牢门,站在大理寺门口瞧着灯火通明的邺城茑罗质疑:“不是说明日坊间的老鸨才来么,现在要去哪里?”
  “皇上仁慈本来要留你们濮阳一家女眷一个活口,但濮阳夫人太不识抬举了,非要给罪臣濮阳明陪葬。既然是陪葬,那么便不必留在明日了。”这领头的侍卫语气生硬飘散在这冰冷的宫墙四周。
  濮阳萳烛浑身是伤,裹着村妇的粗锦素裳嘴唇干裂,仰着头瞧着漆黑的星空伸手接住了一两滴飘散的夜雨。手上的伤痕在烛火下有些丑陋,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暗自道:“这般也好,只是不甘心濮阳一家就这么喊冤下了九泉。”
楼主忘记浮华 时间:2018-01-14 22:44:51
  出了大理寺刑场端门前,濮阳萳烛看着跪在地上的娘亲和濮阳府邸上上下下的女眷终于溢出了眼泪来:“娘亲!”
  “烛儿!”濮阳夫人老泪纵横,终于瞧见了濮阳萳烛。
  濮阳夫人本是太上皇时工部罗大人的千金,胞妹更是太上皇的宠妃。这地位放眼邺城都是尊贵无比,可如今因无故触犯了太后她不但保不全濮阳家连自己也跪在这里成了阶下囚。
  按照当朝的律法,濮阳夫人和濮阳萳烛要被五马分尸,剩下的女眷若是没有将士看中便要被砍头。
  “娘烛儿不信爹爹会做谋害太后的事……”濮阳萳烛心头疑惑重重,跪在濮阳夫人跟前儿泪痕四溢,但是更多的是不甘心。
  母女二人正说着,这行刑的人便牵着五匹马踱步过来拉开了母女二人:“行刑!”
  濮阳夫人本来娘家就显贵,加上保养得好四十岁的年纪,瞧着跟二八姑娘差不多。这一日之间便多了沧桑,面颊的泪痕坠坠落下:“烛儿……”
  紧接着便是一声惨叫,濮阳夫人被五马分尸了。刑场内烛火高照,壮硕的宝马在夜雨里嘶鸣哀嚎。堂堂工部罗大人的千金便这般身首异处,转眼间便会化为一滩血水了。
  濮阳萳烛亲眼见到素日里疼惜自己的母亲在自己跟前儿被五马分尸,只觉着心头的悲伤与不甘犹如山崩地裂般浩浩荡荡而来。
  这濮阳家满门她真的就任由他这样消失吗?
  行刑的人清理完了濮阳夫人的尸首,正欲架住濮阳萳烛,不料濮阳萳烛呵斥道:“我的命不属于濮阳家,我与那吏部大人家的长子早已经订了亲。若不是你们刑部抄了我们濮阳家,眼下我怕是已经坐上周大人家的花轿了。”
  濮阳萳烛心有不甘,夜里乌云涌动纵使心头万分悲伤,但是她不能就这般眼睁睁的瞧着宽慈的爹娘和胞兄喊冤而去。
  濮阳萳烛唯一的信念就是要想尽一切法子活下去。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