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女主播》(完稿,寻出版,寻影视化)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17:51 点击:559232 回复:145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5 下页  到页 
  感恩天涯!流沙的上一个热贴《闺蜜了吗》,2015年7月由译林出版社出版,《东莞日报》连载,爱我的读者可到当当、亚马逊、京东等网站上购买,感恩每一位朋友的支持!
  流沙的最新长篇《女主播》简介:
  她是一位调查记者型女主播,美丽,清纯,聪敏,初出茅庐便成为电视台当红栏目《法制纵横》的主创。她深入一线暗访,推出许多大案的深度报道,成为当地名记。她游走在珠三角南滨城两个野心勃勃的男人之间,以黑道起家的地产界大佬何雄才,风度翩翩的制片人杨云帆。身处正邪博弈的核心,她该为新闻理念坚守,还是在奢靡生活中沉沦……
  流沙的联系方式:QQ:794091095,非诚勿扰,多谢关照!




  女主播

  楔子

  我又一次打量她。
  她右手握只手持唛,唛上标着“NBTV”一行字母,字母下是红绿蓝三原色轮状台标,隔着荧屏对我说话。简洁的白衬衫,光洁的面孔,隔了二十多年的岁月尘埃,她的青春风采依然扑面而来。
  她表情悲悯,出口成章,声音轻柔悦耳,普通话里带点吴侬软语。吸引我的不是这把职业腔,而是那张清丽面孔:色如芙蓉,眉似远山,一对毛葡萄眼睛,似两汪泉水,清澈见底……每个观众看了,都会联想到年少春衫窄时在花荫下写诗的自己。
  女孩在解说一场不该发生的火灾。她身后是暗淡的星空,仍在冒烟的楼房,消防车,幢幛人影……一片世界末日般的慌乱中,她是唯一的定点。她笃笃定定地站着,手中话筒稳稳的,口中的解说清清楚楚。以我四年播音主持专业的训练,我知道她的解说是即兴的,不是照稿念。
  随着电视分工越来越细,许多主持人都乐得当花瓶,背稿子了。像她这样能写能拍能剪的主播,时至今日亦属电视业的宝贵人才。
  从《南滨电视周报》一摞摞陈旧的合订本里,我寻找一切有关她的报道;在磁带库一排排老式录影带中,我调出她做过的全部片子。这样,穿越长长的时光遂道,我跟资料带里的她相遇了。
  她依然青春,美丽如故。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602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18:53
  铁打的荧屏,流水的主播,观众是喜新厌旧的。二十余载白云苍狗,多少靓丽的面孔在南滨台的荧屏上闪耀过,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我将毕业实习选在南滨台,就是为了查阅当年的资料,见见母亲一直念叨的她。
  在资料库姹紫嫣红的主持人中,她的光彩最独到:
  她是全台第一位调查记者型女主播,撰写的专题片拿过全国大奖。
  她主持的《法制纵横》,至今仍是南滨台的王牌栏目,她采写的好些案例都曾轰动一时。她的玉照不时出现在当年的《南滨日报》、《南滨电视周报》上,人们争相传阅她那些惊心动魄暗访的台前幕后……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19:38
  可是现在,没有人知道她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
  那些跟她同时进台的女主播,或是升到了管理层,或是嫁到了好人家,或是改行进了其它轻松的行业……消息灵通的老记们聚一起,不时会说起谁谁现在得意,谁谁现在失落,但我这位《法制纵横》的实习生一提起我们栏目的前辈,大家往往叹息一声,噤口不言了。
  为什么,要刻意忽略,那个慧星般划过新闻中心天空的女孩呢?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19:59
  最勾起我好奇心的,是那些能说会道、喜欢传播小道消息的老员工。当我向他们提起“吴楚楚”这个名字时,众人诡秘地笑笑,说,你为什么不去问老板?
  这些老油条!
  明知我辈虽被誉为“无冕之王”,在外头无法无天,啥都敢捅,可回到台里,仍有点怕台长。孙猴子跳出不如来佛的手心,台长是我辈最大的克星,他一句话,就可以毙了咱辛苦一个月做出的一期节目。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20:24
  好在我刚从学校出来,文笔尚鲜活灵动,不像那些写惯了电视稿的前辈,写什么都是干而硬的新闻腔,故而受邀写作改革开放四十周年我台成绩盘点这篇特稿。我仗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楞劲,以查资料为由求见台长,乘机向他打听一个叫吴楚楚的女主播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20:45
  尽管我的态度,充满了下级对上级的恭敬,可老板脸色一沉,没好气地说,叫你去写我们台改革开放以来取得的辉煌成绩,你怎么钻进故纸堆出不来了?那篇特稿,你下周给我!
  素有“南滨官场第一帅”、“最富人情味官员”美誉的广电系统老大,居然也讳莫若深,顾左右而言它,更引起了我的好奇。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0 14:25:09
  准确地说,我的上一个热贴原名《闺蜜,我的亲我的泪》,《闺蜜了吗》是按出版方要求改的书名。
剩余 4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作者:x小帮 时间:2018-01-10 23:42:46
  @星空流沙 :本土豪赏2个浪里个浪(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我也要打赏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8:56:27
  @x小帮 2018-01-10 23:42:46
  @星空流沙 :本土豪赏2个 浪里个浪 (1000赏金)聊表敬意,对你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我也要打赏 】
  -----------------------------
  重返天涯第一天,就收到大土豪的赏金,流沙深感荣幸!读者的关注与支持是码字人长夜孤灯的动力!谢谢!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02:17
  我已初步查到:
  吴楚楚,一个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乘改革开放的春风来到珠三角,成为千万寻梦打工族之一。她进入南滨传媒界时刚刚二十出头,青春,单纯,理想主义,一朵含露乍开的水莲花。她没有背景,没有关系,没有凭女人资本来捕捉大款和机遇的野心。隔着屏幕,我依然能感受到她那对毛葡萄眼中的纯真。这种纯真,能让电视机前的观众感受到媒体人的直率,女文青的优雅。
  无怪乎,她在新闻部只呆了一年多,已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红主播。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02:48
  我认为,记录一个才华与美丽兼具的女主播,她经手的经典个案,她的成长,她的情感,她的所见所闻……比写一篇《改革开放四十年,南滨台一步一跨越》之类,更能反映南中国那个特定时期的人生百态。
  于是,借着写那篇特稿的机会,我以一个新闻初哥的不屈不挠,寻访一切跟吴楚楚打过交道的人,追踪这个女孩的经历,不放过一切细节。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03:14
  有人不接受采访,有人故意模糊了关键的节点,也有人不光详述了当时的情景,还将我带到事件的现场……
  除了借助旧报纸及旧磁带,我后面这个故事的素材来源还有:
  对南滨台老员工的采访,吴楚楚当年采访过的人的回忆,跟吴楚楚合作过的公检法系统的朋友,还有女主角刚到电视台的室友,如今的广告经营中心经理庄婷,转述吴楚楚曾对她说过的她身世时,婷姐眼中泛起泪光。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03:45
  尽管我动用了四年新闻课上学到的技能,做了大量功课,仍有许多空白点,我知道最好还是能采访到主人公本人,但是大家都没有她的联系方式。他们说,当初吴楚楚离开南滨,可是发誓再也不回这座城市,再也不见一个熟人的,你现在掘地三尺硬要逼别人现身,她未必乐意。
  我在网上搜了又搜,没搜到吴楚楚任何消息,也没看到一篇署名“吴楚楚”的文章。这说明她也许一直在国外,即便回国,也彻底离开了新闻队伍……在这种情况下,我只好动用一个资深文学社社长的想象力了。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04:25
  悦耳的解说声突然消失,荧幕上出现了黑场,这预示着磁带已到了尽头。附在带子上那个女孩,继续沉入那个黑暗的、没有晨暮的世界。
  而我坐到电脑前,敲打键盘,跟随那个关不住的声音,记下这段如烟似尘的历史。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4:59
  第一章

  1、 独家专访

  吴楚楚到达滨江豪苑的时候,离九点半只差十三分钟。著名的高档小区沐浴在春日的阳光里。人工湖碧波荡漾,湖边是如茵的草坪,红砖的小径,各色花树掩映着鸽灰色的别墅。她边急急寻找何氏住宅,边陶醉于眼前美景,惊叹在这闹轰轰的南国新城,居然还有人住在童话里。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5:25
  她停在一栋三层高的小洋房前。洋房外观不算特别,但别人家门口种的是各种花木,何家门前却是一株高大的古榕,虬曲的枝干,如盖的绿荫罩住了半间屋子,神秘,阴森,霸气,似在彰显开发商老板的高贵身份。
  离约定时间只差三分钟了!她走得气喘吁吁,粉面潮红,遂在门前驻足。她足足花了一分钟调匀呼吸,把跑得乱蓬蓬的马尾辫重新束好。
  她深吸一口气,按响了门铃。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5:53
  一位着黑色香云纱的中年妇女给她开了门,问过来意,请她进去。
  “何总在书房等你。”
  跟在这位自称“琪姐”的何家保姆身后,穿过宽大的庭院,走在客厅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上,吴楚楚仍觉得似幻似真。她心中被自豪和紧张塞得满满的:那个全城老记刮地三尺都找不到影子的何雄才,此时正在书房等着吴记者呢。
  二十二岁的《南滨商报》特派记者吴楚楚。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6:30
  一个男人坐在书房的沙发上。楚楚第一眼看到他的悲伤,第二眼看到他的英俊,第三眼看到他的阴郁。这人三十多岁,高鼻梁,一双深窝眼,灼人,深邃。身形瘦削,橄榄色皮肤,穿套有型有款的黑西服,像个男模特。他将胡子拉渣的面庞转向楚楚,深陷的黑眼睛,里头空空洞洞。
  吴楚楚震惊得忘了说话。
  虽在商报,但她是副刊编辑,跑的是文艺线,跟商界中人打交道不多。想象中的“黑社会大佬”、“花心暴发户”,都是些脑满肠肥、一身煞气的家伙,跟这个被悲伤攫走灵魂的男人,跟这男人身上散发的气韵,很难连得起来。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7:19
  屋主茫然地看了她一眼,她感到他看到她辫梢上那朵白色的雏菊时,叹了口气。楚楚暗暗庆幸她今天的打扮。她身着白衬衫,黑伞裙,背着个黑色PU皮双肩包,既有悼客的朴素,亦有“无冕之王”的干练。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7:44
  “好吧,吴楚楚你去吧”,编辑部主任老郑被她纠缠不过,终于答应让她采写这篇特稿。在他眼里,这妞虽然不算专职记者,但胜在心思活络,让何雄才这样的老狐狸敞开心扉,派一位外表清纯的女学生,没准比一位老成精干的记者更合适。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8:12
  何老板向小吴记者打过招呼后,继续垂首枯坐。茶几上摆着一套紫砂功夫茶茶具,主人居然忘了给客人泡茶。
  吴楚楚借欣赏书房掩饰着她的窘态。这是她见过最气派的书房,墙上挂有名人字画,架上陈有彝鼎玉雕。最引人注目的,是迎面整整一面墙的书柜。柜中摆满书籍,以建筑及管理类居多,许多是烫金封面的精装本,——太新太漂亮了,令人怀疑书的装饰性胜过实用性。
  她知道不少本地生意人书房不摆书,因为“书”与“输”同音,对这位尊重书的何总添了些好感。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9:38
  想到这间书香浓郁的华屋里,招待过富商巨贾,聚集过流氓恶霸,飘荡回那两个夭折孩子的欢笑……空气中无端地沉重不安,似乎那些勾心斗角,诡计冤孽,残酷戮杀,遗风仍在。
  室内静寂一片。桌上的一个尺多高的水晶瓶插着黄白两色菊花,这个季节也有菊花,定是出自温室花棚吧,——楚楚想,带药味的花香浓一阵,淡一阵,象暗潮汹涌的心绪。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29:58
  琪姐端来两杯普洱茶,静静离去。
  几口热茶下肚,吴楚楚记起此行的任务,她的义愤回来了,她的理智也回来了。
  ——何雄才,雄图集团董事长,南滨市地产界新秀,传闻中的滨海片黑社会大哥。据说跟若干残害人体案有牵连,跟若干暴力勒索案有牵连,警方却一直对他鞭长莫及。有人说是因为其保护伞过硬,有人说是因为他善于审时度势,完成原始积累便将大部分生意合法化……反正,人们随处可见雄图地产的广告,其当家人却绝少接受采访。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1 09:30:25
  这个低调神秘的男人,没料到后院失火,一下成了众矢之的。十天前,何妻在一煲田七老鸡汤中溶入鼠药,让两个孩子喝下,然后自已喝……第二天早晨人们在她独居的公寓房中发现了她,将她救回,那两个稚龄小儿,却是魂归天国。
  现在,何妻琅珰入狱。各家传媒为挖出这场人伦惨剧背后的故事,正在各显神通,市内市外,境内境外,新闻大战儿狼烟四起……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5:11
  感谢各位新老朋友的支持与关注!继续更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6:36
  楚楚暗恨自己的妇人之仁,她牙一咬,做出见过世面、身手不凡状,立即切入节点:
  “何总,你太太说,她在事发前一天回家,刚好看到你妈在逗一对双胞胎女婴,这对女婴到底是你的,还是你妈捡的?”
  “是捡的,不信可以做亲子鉴定。”他声音嘶哑,双手轻颤。
  “你为什么不跟太太解释清楚?”
  “解释不清。”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7:18
  “为什么?”
  “我老婆对我有成见,她觉得得我是那种 奶,玩女人、搞外遇的人。”
  “事实呢?”
  “我以人格发誓,没有!”
  “那你老婆怎么会有那么大的误会?“
  “她一个人闷在家,不工作,整天胡思乱想,查我行踪。”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7:50
  “可你太太对《南滨日报》的记者说,你因为喜新厌旧,逼得她两年前带着孩子搬出去,一个人艰难谋生?”
  “当时是她自己闹着要分居的。”
  “她们母子的生活来源是什么?”
  “由我提供,每个月两万,有据可查”。他摇摇头,紧闭的眼角渗出豆大的泪珠,如两行断线的珠子,无声下滑,流过瘦削而线条优美的面颊,渗入雪白的衬衫领。
  楚楚不忍步步进逼,只能低头喝茶。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8:15
  一团黑影出现在门口,细看却是只黑猫。
  猫全身似一匹黑缎,半丝杂毛也无,眼睛是绿色的,大而神秘,楚楚后来才知道,这是只极品的猫,这种猫身上有一点杂色,品阶就下降了。
  楚楚向它招手,想叫它过来玩玩,借以打破屋内僵局,却见它冷漠地看了她一眼,“喵—噢”一声,轻捷地走了。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18:56
  就在黑猫消失的同时,门外传来一阵细碎的脚步声,一位老妇抱着个像框走了进来,何雄才叫了声“妈”,颤声说:“我不是说,把所有跟孩子有关的东西都烧了吗,你怎么还留有这张像?”
  老妇头发斑白,身着黑色暗花真丝衣裤,红肿着一双悲凄的丹凤三角眼,——美人老了,眼睛还没老。楚楚好奇地拿过相框,见照片上是一对年画般可爱的童男童女,男童三、四岁,女童五、六岁,两人均穿着大红羽绒服,羽绒服的帽沿、袖口镶着雪白的毛皮,红色雪地靴,手挽手站在雪地上畅笑,那两双映着阳光的眼睛亮晶晶的,活生生的…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20:47
  吴楚楚机灵灵地打了一个冷颤,心想:那是什么样的女人,如此丧心病狂,喂这这两个小天使喝下鼠药汤?
  “记者啊,你要替我们何家主持公道啊,我媳妇有精神病。”何老太跌坐在沙发上,以帕试泪,悲愤地说。何雄才搂住母亲,再次质问像片怎么还没烧。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09:21:05
  何老太发出可怕的呜呜声,从呜咽中漫出破碎的句子:“……可怜我的乖孙,嬷嬷再也见不到你们了……这是最后一张像……烧吧忘了吧……”
  粤人是含蓄低调的,成功人士更在乎尊严。这样不顾尊严在陌生人面前发泄,只能说何妻的目的达到了:她给了丈夫和婆婆致命的一击。
作者:深海里的星星666 时间:2018-01-12 15:51:27
  顶起来!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2 15:57:33
  谢谢关注!已经更了,欲知后事如何,且听明日分解。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1-13 08:12:22
  @星空流沙 :本土豪赏1个(100赏金)聊表敬意,点赞是风气,越赞越大气【我也要打赏
作者:关陇忖芝 时间:2018-01-13 08:12:59
  打个赏,支持你早日找到出版社。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04:39
  @关陇忖芝 2018-01-13 08:12:59
  打个赏,支持你早日找到出版社。
  -----------------------------
  多谢支持,愿我们都能交好运!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08:06
  终于何雄才控制了自己,他拍拍母亲的肩,摇摇头,似在提醒她,不要太失态。他向楚楚点点头,示意她可以继续工作。
  “阿姨您好”,吴楚楚清了清嗓子,试图从何老太身上打开缺口,“您抱回的那对弃婴是在哪儿拾的?”
  “樟树菜市场口的垃圾箱旁边,那天我一早去买菜”,她吸溜着鼻子。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08:43
  “有人看到了吗?”
  “邻居许阿姨当时和我在一起,市场保安小张也在。”
  “您媳妇为什么不信?”
  “她有疑心病,硬说这是阿雄同阿霞的孩子。”
  “谁是阿霞?”
  “丽人发廊的老板娘,一个四川妹。”老太婆轻蔑地瘪瘪嘴。
  记者是靠提问逼近真相的,这阿霞可是吴记者挖出的新角色!吴楚楚一阵兴奋,忍不住扫一眼何雄才,见他仍行尸走肉般摊在沙发上,眼皮也没眨一下。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09:36
  她装出不在意的口吻,问:“何总,你跟阿霞很熟吗?”
  “不熟,到她那里理过几次发。”
  这样问下去不会有结果了,她决定转换话题,便问何家母子希望法院如何处理。
  “我的孙已经走了,再搭上媳妇的命也挽不回了”,何老太擦一把眼泪,哀哀地说,“希望法官看在我媳妇精神错乱的份上,宽大处理。”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0:00
  “我同意,都是我的错!”何雄才吸一下鼻子,嘶声说,“这些天我吃不下睡不着,一闭上眼,就看那两个可怜的孩子。将心比心,我不想再让孩子的母亲受罪。”
  楚楚并没意识到自己也在流泪,她被何家母子的大度震撼了。她将采访本和圆珠笔放入背囊,接过何雄才递给她的纸巾,尴尬拭去脸上的泪痕,说了些节哀应变的话,起身告辞。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0:25
  何雄才将她一直送到门外的榕树荫下,关切地说:“吴记者,你真的不需要我派司机送你?”
  “不用客气,我是第一次来清平镇,都说是这里是南派时装名城,我想逛逛。”
  “那好吧”,何雄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名片,说:“你是好女孩,谢谢你的眼泪。往后有什么事,随时可以打我的电话。”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0:52
  走出滨江豪苑,外面世界的喧嚣扑面而来,何家母子相拥流泪的阴影,终于在近午的阳光下渐渐淡去。
  大街上车水马龙,川流不息。人行道两边店铺林立,卖着时装、字画、午餐、糖水、点心、金饰玉器……到底是得改革开放新风的珠三角,到底是全国名列前茅的富裕名镇,似乎人人都在做生意,处处都是争执,洽谈,遍地机遇,遍地陷阱。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1:16
  “走鬼”车着色彩鲜艳的反季节水果沿街叫卖,远远看到城管的身影就溜之大吉;下了班的上班族及晚起的歌女三五结伴,正在街头溜达,寻找心仪的时装或美食。操着外地口音的打工族转悠着找工作,人行道上摆出几张桌椅,小食店的老板夫妇在演奏锅碗瓢盆交响曲,大锅里的牛骨汤香气诱人。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1:54
  肚子在“咕咕”抗议,吴楚楚咽了几口口水。为了这椿她拼老命争来的采访,她昨晚做了很久的功课,今早起床迟了,只好略掉早餐。在何家又光饮浓茶,现在她的胃好似长出了一只手,一个劲地向她索要食物。
  可她并不不后悔谢绝何家母子的留饭,站在街头叫出租。然则这正是出租车最忙的时候,一辆辆挂有“客满”牌子的出租车在她面前开过,她的手一次次满怀希望地举起,一次次无力地垂下,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2:57
  “呜——”地一声,一辆锃亮的黑色摩托车停在她面前,车上的骑士将面罩一抬,朝她眨眨眼,笑道:
  “靓女,去哪里?我送你。”
  她径直跨上后座,说:“多谢,到丽人发廊”。
  年轻的司机“突突突”地发动了摩托,戏谑的声音从前面传来:“我一眼就看到你啦,我说我们清平哪来这么靓的女仔,原来是丽人发廊的小姐。要不我们去哪坐坐?我请你吃饭。”
楼主星空流沙 时间:2018-01-13 10:13:29
  楚楚大声说:“不用了!我不是小姐,我是记者。”
  骑士当即收起嘻笑,打听楚楚是哪家报社的,来清平采访什么,楚楚随口敷衍,跟骑士聊得火热。可是,当她问起当地人如何看待何家这单人伦惨案时,司机却说不清楚,不再回答吴记者的任何问题。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5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