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去葬礼的外壳》第八章

楼主:迷途未返的猫 时间:2018-01-13 20:40:28 点击:3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离开生活了九年的故乡,到城市里生活。我这辈子也忘不了,我走的前几天晚上,爷爷和奶奶伤心的样子。爷爷是个从不多话的人,像老黄牛一样,也很少流泪,但是那天晚上我却看到了爷爷的眼泪。我从父母的屋里出来,看到爷爷奶奶坐在一起哭泣,我们没有说任何话,但是我的心都要碎了,可能我从小就是个感伤的人,我突然想不起来为什么要到城市里生活,是为了更好的生活还是为了让亲人伤心。但是我的外祖父母是没有哭的,即使我没有看到,但我肯定他们没有哭。
  猫儿像往常一样卧在床边打盹儿,它丝毫没有意识到我即将要离去,我想,在我离开以后,它大概也会伤心。
  “小时候,我爱看星空,但更向往霓虹灯的闪烁,长大后我见惯了繁华的夜景,却再也找不到安静的星空,选择了城市,放弃了自然,放弃了就再也找不回来。”这是多年以后我在日记中记下的一段话。
  我在家乡生活了九年,但却没有在外婆家呆过一个晚上,虽然我家和外婆家离得很近。按照农村人的观念,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因而我的母亲应该呆在她的婆婆家,而我理所当然地呆在我的奶奶家里。记得我还没上学的时候,有天早上,奶奶要到地里干活,于是就把我送到了外婆家里,但是还没到中午,外公就已经急不可耐,将我送回了家门口,虽然我那时幼小,但我确实感觉到尴尬无比,外公等不下去,让我独自在门口等着。奶奶回来之后,见到我独自站在门口,显得无比惊讶,而我见到奶奶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以后再也不到外婆家去了。”
  我印象中父亲也很少到外婆家里去,而且交流很少,父亲虽没有多说,但我知道那时候外祖父母是颇有点看不起父亲的意思。唯一的一次交集,是我小时候,父母向外婆借钱,父亲自己却不去,而让我去,父亲大概是太要面子。父亲是很要强的,他曾经问舅舅借过一次三轮车,但舅舅没借,到年底的时候,父亲将积攒的钱全部拿出来,又加上奶奶的一部分积蓄,攒钱买了一辆摩托车,那时候,全村都没有几辆摩托车,摩托车买回来那天,父亲特意带着母亲到外婆家里去了一趟。
  爷爷的话很少,虽然在自家院里住着,但我同爷爷的交流也非常少。爷爷虽然迷信,虽然认为父亲的生辰不好,但是爷爷却非常疼我。夏天的时候,我躺在床上睡觉,爷爷便在一旁给我扇扇子,一下又一下地扇,就像永远都不知道累的样子,直到我入睡。“爷爷,你不用扇了,我不热,你也睡吧。”我说。“你睡吧,明天还要上学。”爷爷回答。
  有时候,爷爷奶奶也会吵架,甚至要离婚,奶奶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泼辣的姑娘,每次吵完架,奶奶就将我拉到房子里,向我讲诉当年的苦日子,然后拿出来一瓶蜂王浆,这蜂王浆是在城里上班的大伯孝敬给奶奶的,但是她总是说自己不喝,等我喝完之后,却总是要舔舔瓶子上残留的液体,尝尝味道。我见惯了家人对我的好,因此我自小是懂得感恩的。每天早上,奶奶帮我穿上衣服,目送我去上学,每到秋末,奶奶会亲手给我做好过冬的棉鞋。我们祖孙俩还喜欢坐在椅子上,看小动物在院子里扑腾,奶奶在一旁给我讲从前的故事。
  秋去冬来,天降大雪,将路面冻得坚硬如铁。第二天,爷爷照例要到外头卖鸡蛋,因为天冷路滑,爷爷出去较晚,便将我带到村口的小学,我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爷爷呼出温暖的略带烟草味的气息,自行车承载着两筐鸡蛋和两个人的重量,却是如此平稳,在雪地上压出一道道轨迹。我几乎感觉不到寒风,我只看到了雪花飘舞,飘动的雪花同静止的路面动静结合,相映成趣。到了路口,我步行到学校去,偶尔停步回头,看着爷爷弓着背,背影渐渐消失在路口。放学后,回到家,我们便一起烤着火炉里的柴火,奶奶有老寒腿的毛病,爷爷便用土办法,用酒在奶奶的腿上擦拭,然后拔火罐,经历了几十年沧桑的夫妻,他们也早已不是当年的青年男女了。
  2000年左右,父亲托关系把我转入了当地的育才小学,育才小学的校长是同乡,朝中有人好办事嘛。父亲去拜访校长的那天,特意带上了土特产,校长看起来很难为情,当场表示同乡之间不需要搞这套,伤感情嘛。“孩子上学这是大事,必须马上办,不能耽误啊。”校长一口黄牙,就像在牙齿上镶了厚厚的一层牙垢,说话的时候两眼搭蒙着,跟没睡醒一样。看校长态度如此正派,我以为这土特产是不用送了,可以自己留着了。但父亲却坚持请校长笑纳,校长才勉强接受。临走时,校长一直把我和父亲送到大门口。从校长家出来,我问父亲为何要多此一举,人家都说不收礼了。父亲哼了一声:“这是咱村有名的扒土机,你就是块再瓷实的地,他也能给你刨出点东西来,他说的客气话能当真吗?这家伙是见一个宰一个,刀刀不落空。”当时,不只是在学校,各行各业都有这样一条潜规则,虽然熟人好办事,但是办事是要收礼的,不开眼的人那是少之又少,甚至我这个刚满十岁的小孩都懂得这个潜规则。“收了东西,说明人家能给咱办这事,不收东西你连校门都进不去。”父亲说。
  “你外婆当时要给人家医生塞了红包,哪会遭这么大的罪啊。“母亲想起了外婆,说着说着,又开始抹泪。校长收了东西,办事效率也是真高,我顺利得办理了入学手续,而且班里的老师知道我有这层关系,也是客客气气的。
  开学的第一天,老师让我站在讲台上向同学们作自我介绍,我羞得满脸通红,我是不敢直视城里人的,但是我知道,我得从一个农村人变成城里人,最起码得让人看不出来我曾经是农村人,我便强迫自己开口:“我叫XXX,今年九岁。”说完这句话,我紧张地拽着衣角,脸羞得通红,再也说不出话来。
  班里依然有班长、组长,依然有老师的孩子,依然有狗仗人势,只不过城里同学的物质条件要比农村的同学好多了。我第一次见到了电脑,电脑对于我来说,就是一个陌生的怪兽,我手足无措,静静地呆在同学旁边,看别的同学画图,而当我自己握住鼠标时,我很茫然,但我又不敢不握,生怕让人看出来我不懂电脑,我偷偷地看了一眼旁边的同学,幸好大家都盯着自己的电脑,没人向我这里看过一眼,我松了一口气,稍稍安定了些。我第一次见到了面包,城里孩子把这种食物当成是早餐,而不是我们农村孩子吃的馒头。校园也都换成了楼房,水泥地,一切都显得与众不同了。
  在育人学校,第一次上音乐课,第一次看到钢琴,第一次听到钢琴美妙的音乐,第一次看到同学们拿着笛子,老师教大家吹笛子,我就像初入大观园的刘姥姥,不知所措,音乐老师是个漂亮的女老师,而且眼力很好。“第三排左数第五个男生,把你的手拿上来。”老师喊道。我还一脸迷茫,不知道她在叫谁。“那个男生,叫你呐,手拿上来。”老师又说道。旁边的同学踢了踢我的脚,我才回过神儿来,吓得不敢吭声,幸好同学替我解释道:“他是新来的。”老师看了我一眼,面无表情地开始弹奏钢琴,就像我根本不存在一样,我逃过了一劫。
  在学校里成绩决定一切,成绩好的学生就受欢迎,成绩不好的学生就会被认为是差生。甚至有位同学,因为成绩差,他的父亲被老师约谈,觉得难堪,在学校的走廊里使了一招少林直拳,打得这位同学鼻子流血,这位同学当着大家伙的面从父亲的胯下逃走,藏到老师的办公室里寻求庇护。
  刚到城里,我的数学成绩一直不理想,父亲愁得睡不着觉,仿佛我的数学成绩不好,天空就会一直布满阴霾,日子就没法儿过了一样。父亲经常说:“成绩不好,怎么能考上好的学校?将来怎么能出人头地呢?”
  我所在的学校里有个张姓女老师,她的丈夫王叔叔和父亲是同事,父亲便找这个女老师替我补习功课。这个阿姨有一个尽人皆知的毛病,爱跟王叔叔在家里闹。王叔叔上班的时候,脸上青一块紫一块,还有很多长长的指甲抓痕,脸上的血道子跟化了妆一样。王叔叔的同事便要问他:“你的脸是怎么回事? ”“跟媳妇儿吵架了。”久而久之,只要他的脸上一有血道子,那肯定是被媳妇儿给打了。父亲带着我到王叔叔家里补习,他有个儿子跟我年龄相当,阿姨每次给我讲题的时候,总爱提到她的儿子,数学有多么多么好,时时刻刻把儿子挂在嘴边和旁人攀比一样。不过在阿姨的帮助下,我的数学成绩总算是有所提高。
  下午放学,我背着书包压马路,恰好碰到同班的小丽,小丽是个活泼的女孩子,留着短发,皮肤白皙。我慢悠悠地走着,小丽跟了上来,我的心跳立即开始加速,咚咚咚地直跳。小丽问我:“你家在哪?”“在前头不远。”我用一种几乎听不到的声音对小丽说。刚一说完,我感觉到四十度的高温蔓延到了耳朵根上,又蔓延到了我的脸上,我甚至不敢看小丽一眼,匆匆加快了脚步,小丽跟不上我的速度,便快跑几步,然后再被我拉下,再快跑几步跟上,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到了路口,小丽一拐弯走到另一条路上去了,我终于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为自己的腼腆而感到羞愧。
  自从到了城里以后,我害怕和女同学说话,这个毛病一直延续到了现在。但是经过我的努力,我的学习成绩直线上升,稳定在班级的前三名。这段时间是我的黄金时期,我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变成了一个城里人,而且成绩优秀,就算是在下雨天,我也依然能看到头顶艳阳高照。
  转入育人小学没多久,我就和男生打成了一片。我的死党是王二蛋,我们俩就跟哥俩一样经常玩闹,刚开始是在课间玩闹,后来发展到在课堂上玩闹。我发明了一种新的恶作剧,等二蛋起身的时候,将圆珠笔竖着放在凳子上,他往凳子上一坐,坐到笔上,就痛得两眼生泪,这天我正在试验我的新招术,结果就被语文老师看到了。语文老师本来是个优雅的女人,像母亲般慈爱。现在换成了另一个老师,而且是市级优秀教师,因为教学方法快速有效,上级部门专门把她从乡里的小学调到育人小学。语文老师看到我的恶作剧之后,把我和二蛋叫到教室外头,我还没回过神儿来呢,老师左右开弓,一人赏了我们一个大嘴巴,彻底让我们领会到了她的良苦用心。
  自从搬到了城里,父亲的态度也发生了很多的变化。周末,父亲和我打算乘坐公交车回老家,但是我贪睡,误了车。父亲对我说:“我看见你就烦,要不是你懒,能误了车吗?”
  “但是车子已经误了,我们等下一辆吧。”
  “我看见你就烦,还等什么下一辆。”
  但是父亲从外头买了好吃的东西,是第一时间要带回来给我的,我一边吃,父亲一边问我:“好吃吗?”“好吃,爸爸,你也吃点吧。”我说道。“我不饿,你吃吧。”父亲总是这样说。但是我宁愿不吃这些东西,宁愿让家人永远不要争吵,因为对我来说,好的态度比什么都重要,父亲就像一缕阳光,照得我浑身暖洋洋的,父亲又像极寒的万丈深渊,冰冷得人内心几乎都要冻结,父亲更像一个被点燃了的火药桶,不知道何时会爆炸,而我总是提心吊胆地等着他的爆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经常发呆,呆呆地看着自己的影子,我觉得他也在看着我,他好像有灵魂一般,就像是我的心被投射到了地上。
  2001年,我已是小学四年级的一名学生,有天早晨,老师通知同学去体检,地点就在老师的办公室里,我们排着队在办公室里等待。一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帮同学做检查,看完检查结果,医生对我说:“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下吧。”我隐隐有一种不详的预感。回到家之后,我将此事告诉父亲,父亲表情忧虑。第二天,父亲带我到医院化验,医生对父亲说,我被确诊为慢性肾炎。“他才这么小啊,怎么会?”父亲不敢相信。这天,我真正体会到了那个词语——忧愁,这天,我清楚地听到了耳边响起的声音:“坚持。”我四处张望,没看到周围有人,只有地上我的影子。
  从那以后,父亲便带我到处求医,我们到更大的城市,无休止地挂号、排队,停不下来地奔波,我时常看到父母唉声叹气,而我却无能为力。第一次到省会城市,比起我们的小城市是大多了,医院里人山人海,父亲带着我在挂号室前排队,等了四十分钟,终于轮到了我们,窗口的医生戴着口罩,遮掩得严严实实。“哪个科室?”医生问。“请问,慢性肾炎应该挂哪个科室?”父亲问。”xxx”医生的语速快得听不清任何字句。“麻烦您再说一遍,我没听清。”父亲问。“肾病科,你快点,后头还有人呢!”医院里的人都是一副着急的样子,就像是世界末日要到了一般,
  而医院里的专家也是派头很大的,我们终于找到了肾病科,是个老中医,据说名气很大,我和父亲进去后,老中医一言不发,慢悠悠地拿出馒头、牛奶,慢斯条理地吃,我们站在一旁等着,老中医吃完之后才给我把脉,他的脸就像神经瘫痪了一般,表情严肃冷峻,然后就开单子让我买药,我们找了很多医生,医生都是很舍得开药的,但是效果都很不理想。在一天天的蹉跎中,我的身体状况愈来愈差,但是没有办法,谁让我摊上了这样的病呢。当时在那种情况下,谁都是指望不上的。我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自己的父母而已,我唯一可以诉说心声的人就是我的影子。
  我变了,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出现了变化,变得萎靡不振,脸上长满了痘痘,像晶莹剔透的石榴一样。病痛折磨得我几乎坚持不下去了。成绩也一落千丈。我也变得脾气暴躁、敏感,不愿与人交流,而我也坚信自己是有问题的,这在医学上叫做轻度的精神分裂症,我时常怀疑自己的裤子不合身,我时常怀疑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以至于让我浑身别扭。我更加在意别人的目光,仿佛我的一举一动都随时会有人看着我。白天的时候,我看到影子似乎变了形,变得不成比例,我问他:“你怎么了?”影子说:“我只是被强烈的阳光照射得扭曲了,当阳光变得微弱些,我就能恢复本来的面目。”“你会坚持下去吗?”我问道。他说:“当然。”
  而父亲的脾气也越来越不好,经常吵架,就在这样的一次又一次冲突中,我的生活跌落到低谷,而我一直有轻生的念头。我最害怕的是同学知道我的病情,然后像怪物一样地打量我,每当学校要组织学生体检,我就如临大敌,我流着眼泪。
  父亲问我:“这值得哭吗?”
  “值得哭。我已经忍受了很多年。”我说。
  每次到医院体检,我都会畏惧。
  父亲问:“这还会害怕吗?”
  “会害怕,我已经忍受了很多年。”我说。
  在一次家庭聚会时,堂姐对我说:“你英语太差了。”“是的,我英语太差。”“你的脸上长满了痘痘。”“是的,我的脸上长满了痘痘。”“你的衣服不合身。”“是的,我的衣服不合身。”“你的口气难闻,你萎靡不振。”“是的,我的口气难闻,我萎靡不振。”于是,我跑回了家,在黑暗里,我痛哭流涕。
  父亲问我:“这值得哭吗。”
  “值得哭,我几乎坚持不住了。”我回答。我开始怀疑我是个差劲的人了。
  我就在这样的度日如年中升入了初中。我的身体又出现了一系列不适的反应。头晕,就像是喝了二两酒一样,整天晕晕沉沉,医生说我是脑神经衰弱。我们的班主任,曾经向大家介绍了一个办法,就是在耳朵上挂耳环,这样可以有效缓解脑神经衰弱,但是我是男生,自然不能挂耳环,所以我只有每天尽量多睡觉,用此法来缓解这个毛病,但是即使是多睡觉也是奢望,老师对我们寄予厚望,每天布置的作业怎么也写不完,我就像一台高功率的复印机,每天独自复印到深夜。
  我的班主任,同学们背后叫她灭绝师太,她是个时髦的女性,身材苗条,衣饰讲究,脸上不管是白天还是晚上,都溜溜得光滑,光滑得能反射太阳光、灯光及其它任何光线,有的同学说她是擦粉了,有的同学说她的皮肤是自然光滑,总之,她是很爱美的。
  班主任讲课是很有特色的,声音动听,表情丰富,这得益于她的个人爱好,她私下里喜欢模仿歌唱家宋祖英和李谷一的表演,因此她讲课的时候也十分具有感染力。但班主任容易发怒,当有人做出违背她意愿的事情时,她就会像一个正患有更年期综合症的家庭妇女,或者她就是一个家庭父女,就像在吵架,像一个泼妇正在发泄,灰尘激荡得到处飘洒,她叉着腰,破口大骂,如果没有亲身体会过的人很难将她发怒时的表情和平时的举动联系起来,整个教室里只有班主任的训斥声,声音充斥着每个角落,钻进每个人的耳朵里,钻到皮肤的每个毛孔中。同学们对之恨之入骨,偷偷地往她的摩托车上吐口水,班主任当然不能善罢甘休。第二天,一整堂课她都在查问凶手,她的声音也变得极其尖锐,音调提升到了一个难以置信的高度,就像出了故障的机器一样,甚至听不清她在说些什么。终于,凶手被揪出来了,是小K,班主任在发现凶手的一瞬间似乎向找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眼睛放光,紧紧盯着凶手,生怕他会凭空消失,她几乎要发狂了,语速像快进了六倍的磁带,手舞足蹈,尖锐的声音几乎要把人的耳膜刺破,爆发了,终于爆发了,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班主任冲下讲台,揪着小K的头发几乎要把对方提溜起来,而对方也不甘示弱,同老师扭打在一起,班主任惊讶对方竟然敢反抗,竟然敢挑战自己的权威,但对方依然不依不饶,显然是被激怒了,双方两败俱伤,而同学们始终在围观,没有人施以援手。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在校领导的一致决定下,小K被记大过,而班主任也没有就此罢休,班主任对小K说:“你,你站到门后去。”小K说:“站到门后去干啥?”班主任说:“你少废话,赶紧,站到门后去。”小K:“不用这样吧。”班主任:“不要让我看到你,赶紧。”于是,小K就站到了门后,以免脏了她高贵的双眼。班主任站在讲台上,痛斥我们这些学生不知感恩图报,关键时刻没人帮她一把,几乎要声泪俱下了。
  我们学校不光老师很有斗志,学生中也有拉帮结派的人,俨然就是一个江湖,多个学生聚在一起,经常在校园里借钱,如果不给,放学后就会被这些流氓群殴,但这样的借钱是比保护费更加不如的。简直就是校园一霸,无人敢惹,学校教导处的老师也是睁只眼闭只眼,这天,小K在校门口借钱,结果同学不给,就把同学给打了,教导处的老师于是就把小K带到教导处,本来要叫家长,但老师玩电脑游戏玩得正过瘾呢,小K就站旁边看着,等到老师遇到障碍的时候,小K就自告奋勇替老师闯关,老师和小K约定:“只要把这关游戏帮我打通关了,这件事就算了了。”这件事后来成为小K到处炫耀的资本,“连老师也得给我几分面子。”小K说。是的,狗仗人势的事情很常见,但仗的是教导主任的势,这也是很少见的了,毕竟教导主任也是管着一亩三分地的,甚至可能不只是一亩三分地,也可能是两三亩地,总之是管着几亩地的。
  数学老师是个年轻的小伙子,小个子,相貌也很简陋,简陋得就像一件失败的工艺品,但是数学老师脾气却非常暴躁。数学老师问:“一个蓄水池,进水口放水,需要一个小时能够放满。排水口排水,需要两个小时才能排完,问进水口和排水口,同时打开,需要多久可以把蓄水池放满?”这道题该怎么算,大家盯着黑板,思路全无,一言不发,这个时候,数学老师便发作了,用一种近乎咆哮的声音,向我们吼叫:”你们都是一群白痴吗?这都不知道,你们还学啥数学。“同时用手用力地拍打着黑板,粉尘飘飞,数学老师激动地几乎要晕倒了,“你们是不是对我很不满意?朝这儿打朝这儿打,我让你们打。”数学老师指着自己的脑袋用眼睛斜着我们。
  课后,数学老师布置作业,有八个同学做的错题较多。“你们会做题吗?”数学老师便让这几个同学排成一排,一个个站出来,立定,老师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目标冲过去,同时抬起短腿,使劲朝目标踹去,像踹沙包一样将同学踹飞出去,而是老师的腿法极高,能踹出风中落叶的感觉,仿佛如此才能稍解心中之恨。但数学老师也是颇有绅士精神的,他从来不会打女生,而且爱跟女生玩,经常能看到他和班里的女生在校园里跳皮筋。
  曾经有同学向教导主任举报:“老师打人。”
  教导主任说:“老师是在教育你们。”
  “但是他不是教育我们,是在打人。”同学说。
  “打人就是在教育你们,不打不成器。”
  “可是他已经用脚踹我们了。”
  “他是在锻炼你们。”教导主任笑着说。
  是的,我是个发展全面的人,我被语文老师骂过,被校园流氓抢过,当然也被数学老师踹过,因此我记忆深刻。影子对我说过:“中学对我来说就像是地狱。”“上学的是我,又不是你,你不需要学习,你不需要难过。”我说。“但是我需要自由的氧气。”影子说。
  我们的老师也是颇有经济头脑的,那时候我们一年的学费几百块钱,老师便想出了补习班这个主意,本来按照学校的规定,每周日放假一天。老师在课堂上恨铁不成钢地说:“为了同学们的学习,老师们特意牺牲自己周末休息的时间来给大家补课,每人收费二百元,这个收费标准比校外的补习班真是便宜太多了,自愿参加。”刚开始我并没有报名,放学后老师将我留下来,苦口婆心地介绍补习班的重要性,同时严厉地批评我:“你成绩很好吗?你看看你做的题,还不参加补习班?”
  到了补习班以后,老师特别嘱咐:“在这里办补习班的事情,谁也不准说出去,我们老师是为了大家好,你们可不要不知好歹。”其实补习班也就是讲几道错题而已,但老师偏偏将在学校可以讲完的知识留到补习班讲。
  初中三年,我能记住的只有同父亲的争吵和身体的疲惫,最多的时候,我和父亲的争吵达到一周三次。初中毕业后,我考入了就近的一所高中。开学第一天,校长给全体师生训话,校长说:“同学们,我们要学习语文、历史、数学、英语、化学、物理、政治、地理、体育、计算机。是的,同学们,我们学习语文是为了锻炼我们的日常用语用字的能力,让我们同人交流的时候不要发出错误的读音,让我们写字的时候不要写出来错误的汉字;我们学习历史是为了以史为鉴,了解传统的历史,了解我们这个民族发展的骄傲和耻辱;我们学习数学,是为了增强自己的逻辑运算能力,这样我们在计算五加三等于几的时候,可以清楚地知道答案是八,而不是九;我们学习英语,是为了掌握与世界接轨的能力,掌握与国际友人沟通的能力;我们学习化学,是为了学习生活中蕴含的一些基本道理,比如铁为什么会生锈?酸雨为什么会腐蚀汉白玉石?我们学习物理,是为了提高我们的分析能力,了解事物运动的基本属性,了解事物静止的基本属性;我们要学习政治,了解时事,了解我们国家的基本施政纲领;我们要学习地理,是为了了解我们所处的世界的周遭环境及构造;我们还要学习体育,尤其是在我们每天的睡眠时间只有六个小时,更加要坚持体育锻炼,强健我们的体魄;我们要学习计算机,是为了了解这种信息时代的高科技工具。”我扭头看了一眼教学楼上的标语:为了学生的一切,为了一切学生,一切为了学生。校长讲话完毕,我听到影子说:“你们的生活很充实。”“注定会很充实。”我对他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