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小说:发生在阿尔泰山的草原狼与猎雕的动物故事《狼王黑点》

楼主:胡涂2018 时间:2018-03-06 18:31:41 点击:1419541 回复:96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作品早已成型,只能公布片断,不便之处,还望谅解。


  十八世纪,阿尔泰山北麓的森林草原。
  两夜一天的大雪过后,这里变成了银装素裹的世界。山地森林里,高大的西伯利亚云杉、冷杉、红松和落叶松,低矮的灌木丛,全都披挂着琼枝玉叶。白雪覆盖的森林和草原,浑然一色,在惨淡的阳光下,到处银光闪烁。
  山地森林下面,是一片开阔平坦的山谷,栖息在树林中的草原狼,经常在山谷出没,当地的哈萨克猎人,称山谷为“野狼谷”。
  雪霁了,温度依然很低,空气也好像凝固了。野狼谷很安静,远处的树林,不时传来积雪压断树枝的声音。
  这样的天气,正是训雕部落——哈萨克人,猎草原狼的好日子。
  山谷的小山丘上,三匹蒙古马,鼻子上全是白霜,似乎也受不了严寒,不停地打着响鼻,呼出一团团热气。
  马上坐着哈萨克族的训雕人,中间是老猎人阿克勒,左边是大儿子巴特尔汗,右边是小儿子喀海尔曼。
  他们的右手腕,都戴着厚厚的羊皮套,上面站着戴熟牛皮眼罩的猎雕。
  三人头戴狐皮帽子,帽顶插着几根猫头鹰羽毛,上身穿着棕黄色狼皮大衣,下身套着宽松的老羊皮皮裤,脚蹬牛皮套层软靴,口中呼呼地冒着热气,眉毛上结着霜花,阿克勒的长胡子上,竟然还有冰挂。
  三人的脸,冻得红扑扑的,却浑然不觉,反而洋溢着难以抑制的兴奋。
  这个冬季,阿克勒和两个儿子,已经用猎雕,猎到了十七只羚羊,二十一只黄羊,二十四只狐狸,八十九只野兔。可是,当他们骑着马,擎着雕,前来猎狼,还未到野狼谷,就被林缘活动的渡鸦发现,后者立即发出了“嘎嘎嘎嘎”,急促、尖锐、响亮的警报声。
  在山谷草原上活动的草原狼,听到渡鸦的警报,或迅速结成群,或躲到树林中,阿克勒和两个儿子,只好空手而归。
  这个冬季,竟然没有猎到一只草原狼,他们沮丧不已。
  以前可不是这样,这是新狼王“黑点”的策略,只用了些残渣碎肉,就收买了渡鸦,从而为狼群提供警报。
  黑点,是一只成年公狼,身材壮硕,毛皮为棕黄色,前额正中有一圈黑色的毛,因而被称为“黑点”。
  黑点异常凶悍,更主要的,是非常有头脑。
  看来,猎雕“铁爪”,算是碰上劲敌了。阿克勒想到这里,不禁有点棋逢对手的感觉,更加期待这次,黑点能够亲自出来。
  阿尔泰山北麓,居住着哈萨克人的一个分支,以训雕技艺闻名于世。在当地哈萨克人的传统中,评价一个猎人的水平,不是以猎取黄羊、羚羊、狐狸、山鸡、野兔等数量为标准,而是以猎取草原狼的数量为标准。
  相应地,评价一只猎雕的水平,也是以猎取草原狼的数量为准。
  草原狼,也算得上草原上真正的“猎手”,素以凶悍、狡诈、忍耐和团队精神著称。草原上的蒙古马,在它们的不断威胁和挤压下,进化成了世界上最具耐力的战马,就有草原狼的一份功劳。
  一个优秀的猎人,如果连草原狼都没有猎取过,在高手如云的哈萨克猎人中称英雄,简直是贻笑大方。
  阿克勒,已经是当地赫赫有名的老猎人了,手里托的金雕“铁爪”,是十年前训养出来的猎雕。铁爪凶悍凌厉,以锋利厚实的雕爪著称,猎狼以来爪到擒来,从未失手过。
  过去的十年时间里,铁爪成功地猎取过二十八只草原狼,它的凭空崛起,使野狼谷的草原狼一蹶不振。
  铁爪,当之无愧地成了“猎狼英雄”,主人阿克勒,则人以雕贵,自然也成了哈萨克猎人的骄傲。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0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胡涂2018 时间:2018-03-07 17:52:04
  只供片断欣赏。


  一只猎雕,和一只曾经的猎雕,很快就打成了一团。
  黑点看了看头上的铁爪,也有些莫名其妙,不知到底唱的哪出戏。不管怎么样,敌人的敌人是朋友,它先吩咐狼群提高警惕,然后作壁上观,笑看阿克勒的两只猎雕,进行同门相残的厮杀。
  一个是以前的宿敌,一个是现在的劲敌,两者相斗,不管结局如何,最大的赢家当然还是狼群。最大的输家,则非阿克勒莫属。
  黑点想到这里,当然开心了。
  自从铁爪离开了阿克勒,少了一只利爪,猎取大型猎物不行,它凭着多年的捕猎经验,猎取山鸡、野兔等小型动物,还是很轻松。
  在不长的时间里,它把自己养得体形完美,羽毛丰满,如果不是少一只脚爪,一定是周边最美丽的雌雕了。
  雌雕与女性一样,嫉妨和记仇的天分,与生俱来。对于铁嘴的无礼,铁爪耿耿于怀,一直在找机会,想让它领教一下利害,就算自己少了一只脚爪,实力也是不容小觑的。
  今天,终于逮住机会了。更让它欣慰的,是老东家和狼群都在,他们是最好的裁判,肯定会为这场打斗,给出一个公正合理的评判。
  铁嘴也不甘示弱,何况自视很高,铁爪以爪子见长,现在少了一只,铁嘴根本不把对方,放在眼里。
  铁爪经验丰富,知道以现在的实力,肯定不是铁嘴的对手,但比起技巧来,铁嘴还差得很远。
  打斗一开始,它就不与铁嘴近身缠斗,总是巧妙地避开铁嘴的利嘴,凭借凌厉的俯冲,锋利的铁爪,还有同归于尽的气势,不断地压迫铁嘴。
  一个俯冲,铁爪唯一的爪子,就牢牢地钳住了铁嘴的左爪,接着利用自己厚重有力的翅膀,拖着铁嘴飞行,趁对方不注意,突然一松爪,铁嘴在空中一个趔趄。
  铁爪冲上去,爪子一张一缩,就在铁嘴翅膀上,留下了一记重重的抓痕。
  铁嘴惨叫了几声,知道铁爪的厉害了。它小心地,缩回自己的爪子,赶紧提升飞行高度,不给对方俯冲的机会。
  两只金雕越飞越高,铁爪却改变招数,直接用身体向铁嘴撞去。铁嘴吃惊不小,它现在活得体面舒适,还不想丢掉性命,于是向一边躲开。
  铁爪只是虚晃一招,接着跟了上来,伸出利爪,向铁嘴扑上来。
  当然,铁嘴也不是吃素的,见铁爪又用爪子攻击,就伸出两只爪子,勇敢地迎了上去,三只利爪扣在了一起。
  铁嘴见对方近身,立即张开利嘴猛啄,铁爪也以嘴还嘴,双方斗成一团。由于双方的爪子无法用力,缠斗一阵,铁嘴的利嘴略占上风,铁爪强劲有力的翅膀,也拍得身子单薄的铁嘴难受。
  铁爪回归自由后,对自己以前的行为,进行了深刻反省。它这次前来,已经作好了最坏的打算,准备豁出性命,与凶悍的铁嘴同归于尽,以赎滥杀草原狼的罪过。
  铁爪唯一的爪子,稳稳地钳住铁嘴的一只爪子,铁嘴用尽了力气,怎么也无法挣脱,它嘴上功夫厉害,啄得铁爪浑身是伤,自身也受伤不轻,还被铁爪的翅膀,拍得浑身无力。
  双方都斗红了眼,继续用嘴和翅膀,作为武器,向对方发动攻击,直到精疲力尽。此时,铁嘴想退出这场较量,铁爪却不愿松开爪子,那视死如归的气势,让铁嘴开始胆怯和颤栗了。
  两只金雕,浑身是血。殷红的血,滴落在白色的雪地上,星星点点的红色,像触目惊心的血书,写在洁白的大地上,记载着两只金雕,可怜可悲的经历。
  雪越下越大,啄落的羽毛,混合着雪花,在空中飞舞。两只猎雕的厮杀画面,更加迷离,更加凄怆。
作者:K线龙图 时间:2018-03-08 11:44:59
  关注
楼主胡涂2018 时间:2018-03-08 19:44:49
  再择取片断,以飨读者。


  狼王黑点,一直在研究和学习人类,从中受到了很多启发,在它去世的前三天,感知大限将至,于是请来雕王幸运,请它接棒联合首领的位置,进行了一席长谈。
  黑点说,我为了知己知彼,对我们最大的敌人,也就是人类,研究了好长一段时间,以下是我的一些心得,希望对你以后有所帮助。
  严格地说,人类的祖先,还是相当有大局观和生态意识的,他们传承下来一个很好的习惯,就是每次转场时,都会将生活垃圾埋起来,将搭毡房的木桩洞口填平,不给草原留下,任何难以愈合的伤口。
  从这点来讲,人类跟我们狼族、雕族和鸦族一样,深深地热爱着,生活的这一片森林和草原。
  他们的“叨羊”活动,有明显针对狼群的意思,我当时看了,心情特别沉重,过后想了一想,这项活动,并不比我们小狼的捕猎游戏,高明到哪里。
  “姑娘追”活动,相当于我们的求偶活动,当然很有意思。但我认为,这项活动的艺术性和观赏性,最多与渡鸦的求偶水平相当,与你们雕族的求偶表演相比,不是恭维你们,还整整差了好几个档次。
  他们在阿尔泰山留下的岩画,着实让我震惊,这是一项创造性的艺术,这是狼族、雕族和鸦族,永远无法企及的水平。
  看了他们的岩画,我陷入了焦虑,我甚至开始认为,我们三族即使联合起来,从长远来看,永远也无法战胜人类。
  十四
  欣赏完人类的“阿肯弹唱”,我上面的想法,也越来越强烈了。
  这里,我完全有必要,来重点讲述一下“阿肯弹唱”。夏天的晚上,人类在牧场上,点起一堆篝火,聚在一起,抱着心爱的冬不拉,就可以开始一场,以月色为灯光,以草地为舞台,别开生面的晚会。
  阿肯弹唱,难度在于即兴创作上,一般是两人一问一答,将他们的成长、恋爱、结婚、放牧、捕猎、娱乐等生活内容,当然也包括令我伤心的猎狼行动,全部以说唱形式反应出来,不得不让我惊叹。
  它源于生活的积累,又明显地高于生活本身,完全是创造性和艺术性的完美结合,是人类智慧的伟大结晶。
  阿肯弹唱的内容博杂,无所不包,外在的表现形式,也无可挑剔,那美妙的歌声,优美的旋律,不要说我们三族难听的声音相差甚远,就连著名的草原歌手百灵鸟,也差得实在太远了。
  于是,我陷入了悲观,我们联合起来,也取得了暂时性的小小胜利,与人类的智慧比起来,我们实在还差得太远。
  惟一感到欣慰的,是人类经常自相残杀,很多时候,他们自顾不暇,没有时间来搭理我们,这也是我们最安全的时候。
  一旦停止内斗,自诩为文明的人类,就会以最野蛮的方式,来屠杀我们,残害草原上的其它动物。
  不管他们文明也好,野蛮也罢,我至始至终认为:这些两只脚走路的动物,是不可战胜的,他们惟一的敌人,永远只能是他们自己,也就是骨子里的血腥、残暴、贪婪和自私自利!
作者:傻傻小卿傻酒 时间:2018-03-09 18:14:34
  马克
作者:傻傻小卿傻酒 时间:2018-03-09 19:53:04
  留个脚印,继续看
作者:傻傻小卿傻酒 时间:2018-03-09 21:29:56
  马不停蹄的刷新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