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城哀歌 1 神棍达芬奇

楼主:轩辕龙琦 时间:2018-03-13 21:27:13 点击:4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
  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
  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
  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 
  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 
  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女人
  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
  我发誓将对我的爱人至死不渝。
  ————《圣殿骑士团誓言》 
          威顿被华冰汉从议会厅最后排的座椅上叫醒。
         “嗯,老大?”
         “他的演讲结束了,该办正事了。”华冰汉看了看怀表,众筹演说不到20分钟就再也进行不下去了,台上的人再如何挽留也不能阻止人们离席,并投出嘲讽地目光。
          威顿揉了揉因为几天没睡过一个完整觉而昏沉沉的眼睛,和华冰汉逆着离开的人流走到了那个像马戏团小丑一样被嘲笑的人面前。华冰汉从身后拍了拍那人的肩膀:“很遗憾,达芬奇,特诺启迪特兰城上个月已经被科尔斯特带领的征服者摧毁了,您的行动没有跑过时事的传播速度”。
           “消息应该还没传到乡下,我应该到乡村的庄园走走,也许可以从乡绅贵族那里得到不菲的筹集金。”达芬奇耸了耸肩膀,扭头问:“你们是?”
           “嘉德骑士,华冰汉。”
           “哈林堡炮兵少尉,威顿。黑王子已经按你的设计铸造好了,需要来你调试。”
          “这么说我拿到钱了,哈林堡是个被上帝抛弃的地方,新教徒和天主教徒的鲜血会把城市里的所有街道都清洗一遍。缺德的亨利六世居然全城戒严,防止人们出城逃难,这是要把所有人绑架到这场宗教战争的战车上。上帝保佑我最后能有命花这笔钱。”达芬奇推开了大门,看着成编制的军团手持长矛、鸦嘴镐和阔剑,背挂火枪向着城外紫森林战场开赴。“大军四面云集,勇士摩肩接踵,士皆盔明甲亮。。。。。。”他停下来拍了拍脑袋:“见鬼,和培根这二货呆的时间长了,也沾上了吟诗呓语的臭毛病。”
         “这家伙在胡扯些什么?”威顿低声向华冰汉说道。
         “是安娜.科穆宁娜的《亚历克赛王朝》,刚刚所颂的段落描写了很久以前,教皇在黑色的巨大V字架下召集基督大军组成V字军向撒拉逊人发动了夺取圣子降临之地的宗教战争。”
          “老大,这么说英勇作战,立下不世之功的机会来了”。威顿说
         华冰汉心有所思看着广场上人流的涌动,哥特式教堂直耸青天的穹顶将巨大的灰影笼罩在泛黄的石板地面上喃喃说道:“要来的终将会来,没有谁能躲过。”
          三人不再说话。达芬奇跟着二人向军械库走去。
          威顿突然说道:“我倒是希望有这样一个机会,在混乱的年代里,乞丐有可能成为贵族,王子也可能成为囚犯。更有可能像V字军圣战时的萨拉丁与狮心王一样,书写属于骑士的传奇。”
          达芬奇扭过头怔怔地看了威顿一眼,漫不经心说道:“你?你在故事的第一章就死去。”
           “怎么?看不起一个士兵?”
           “哪有,我只是对傻傻的骑士们感到惋惜罢了,我和军械打交道有些年头了,没有谁会比我对现实更敏锐。当我每次看见骑士们身着华丽的铠甲,像贵族一样冲锋呐喊,像野狗一样被宰杀,像苍蝇一样死去,我都会对此情此景感到触目惊心。时代不同了,可怜的炮兵,你会在脑袋露出城垛的一刹那连同你的伟大情怀被子弹扯碎,但很幸运你遇见了我。”
           达芬奇话锋一转眼中透出灼灼的目光:“现在你只要30枚金币,我就可以为你量身定做出可以抵挡任何枪弹的铠甲,枪弹会在触到铠甲的瞬间被韧劲十足的纤维缠住,分散所有的冲击力。只要25枚金币,我就可以为你制造出百步穿杨,直取敌将性命的重弩,全大陆独此一家在卖哦。”
          “我月薪只有4枚银币,你还是往我的盔甲上补块牛皮吧。”看着奸商嘴脸的达芬奇,威顿突然想到自己的积蓄全都压在那个吉普赛珠宝商那里了。
         “没关系,便宜的也有,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我做不了的。”达芬奇一脸献媚掏出了包里的臂甲套在手上演示,上面泛着银色反光的齿轮巧妙地咬合在臂甲的空隙间,为整个手臂的伸展留出了足够的空间。“看一看了,别小看这肘部的杠杆零件,它能为你提供三倍于肱二头肌的拉力。”
         “小臂下面的弹簧又是做什么用的?”威顿瞪大眼看着。
         “这里是可以固定一个手炮的,如果没有弹簧,后坐力会带动着你的胳膊打碎你的牙齿。”达芬奇形象地挥了挥胳膊。
          “太厉害了,你是怎么想到做成这样的?”
         “其实大部分零件都是铁皮人身上掉落的,只要小小的改装一下就可以了。”达芬奇笑了笑。
         “以你的造诣,完全可以跟随一个王公成为首席军事工程师,根本犯不着如此混迹于各国靠不稳定的佣金为生”威顿有些不解。
        “因为我曾看见了世界的真相,但那只是其中的一个碎片。我要寻找完整的真相,真相你懂吗?”
        “真相,”威顿说道“真相就是和《破晓歌》里的骑士情怀,不知真伪的故事被人们口口传唱,豪情总是以被折断而终止,圣洁总是以被玷污而堕落,但传奇还是在继续。”
          达芬奇的声音平静但言辞沉重:“真相是命运,一切都早已经注定,只看你愿不愿意接受。不情愿又能怎么办?本该出现的,谁也阻止不了。”达芬奇停在了巨大的黑影前。
  威顿看着由巨石砌成的白色高塔在城墙后高高立起,厚重敦实。
          “这就是专门为黑王子大炮所建的炮塔吧?”达芬奇啧了一声。
         “总共有20米高,但直径是一般箭塔的3倍,足以承受黑王子大炮的后坐力。”华冰汉走上了台阶“仅有的三门黑王子线膛炮已经架在上面,就等调试了。”
          整个炮塔的内部极为狭小,台阶的宽度仅容一人通过。在炮塔的顶部,木质的绞车架正在加固,以便于炮弹的装运。
          用黑王子大炮在城墙后面击杀敌人,以守为攻主动进行决战是国王亨利六世的前无古例的创想。哈林堡战役开始之前,各国的势力处在一个微妙的平衡之中。
          数百年前,自柔瓦帝国解体后,这片大陆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一个统一的国家。先是原先的国教分裂成天主教和东正教,然后新教又在天主教国家产生。长久以来各国相互撕扯鏖战,时不时又会在教皇的召集下一起握手言和,组建V字军对东南方的穆斯林或是北方的北陆多神教教徒进行远征。相应的,东南方领土广阔到夸张的伊斯兰国家奥斯克帝国时常以圣战之名挥师西进。
          这场宗教战争起源还要从两百年前说起,当时因为各国的政治联姻,利瓦王国的亨利公爵是维多利亚王国国王的独子。当亨利一世作为维多利亚王国的王位的继承者成为国王时,同时还对利瓦王国的一半领土拥有统治权。这样的话亨利一世的舅舅,利瓦王国的国王佛朗西不干了。于是两国围绕领土争端展开了百年的战争。近百年后,维多利亚除本土外,在大陆上仅剩下哈林堡这一片领土。
          后来维多利亚国王亨利四世从哈林堡附近的遗迹中得到了圣骨V字架,在圣骨V字架下的神职人员宣召时都会陷入一种昏迷并站立的状态,梦呓般将上帝的神谕告诉聆听者。在圣骨V字架的指引下,维多利亚王国历代国王几乎每次都以极为劣势的兵力打败来犯的利瓦王国大军,保住了维多利亚王国在大路上最后的据点,哈林堡。
         但是当教会要求维多利亚国将圣骨V字架带到教皇国时,国王听到了圣骨V字架所发出的空灵而又威严的声音,阻止他们!亨利六世不顾重臣的阻拦,民众的起义和反对,与教皇国决裂宣布维多利亚王国进行宗教改革成为新教国家。
           利瓦王国趁亨利六世跨海而来到哈林堡视察的机会,和教皇国一起发起宗教战争。浩浩荡荡的征讨大军从利瓦王国、从斯巴牙王国、从波鹰共和国、从教皇国和众多天主教公国而来,以审判者的姿态向哈林堡开进。但真正以派军队前来的只有与维多利亚王国利益冲突较为严重的斯巴牙王国、利瓦王国和教皇国。
           如今大陆之上,信奉东正教的暴雪帝国囊括了大陆远东所有地区,并且将目光定向了西边的拥有广袤平原的天主教国家波鹰共和国。波鹰共和国不得不分兵既要防备东方的暴雪帝国,还要与北方万里冻土的天主教国家瑞威王国争夺北海航道,又要在南面与奥斯克帝国的藩属国以游牧矮人为主要民族的克里亚汗国争夺草原,最近传闻波鹰共和国的独目龙人自治州正在酝酿着起义,所以这次只是象征性的带了几百人来响应教皇。
          波鹰共和国往西是由许多信奉天主教、新教的公国、侯国组成的松散的联邦国家神圣柔瓦帝国。近期神圣柔瓦帝国忙于内战,信奉新教的选帝侯们雇佣了大批军队要把天主教的皇帝赶下皇位。所以神圣柔瓦帝国的天主教诸侯国大公们和他们的皇帝一样正在头疼于国家的分裂,只是雇了一帮拿锄头和草叉的农汉来支援联军。
           神圣柔瓦帝国以南的半岛是天主教的心脏教皇国,以西是天主教国家利瓦王国。利瓦王国之北,是与大陆隔海相望的岛国,新教与天主教激烈碰撞之地,维多利亚王国。利瓦王国的西方是大陆西方的尽头,天主教国家斯巴牙王国。
          此次教皇国委派的圣地亚哥骑士团、医院骑士团,与斯巴牙和利瓦的大军组成了联军的主力部队。陆续从四面八方杀向哈林堡的联军综合起来虽然良莠不齐,但也达到了10万人,将近是维多利亚王国所有军队的8倍。
          亨利六世在战前来到圣骨V字架前,聆听圣骨十字架的预言。
          圣骨V字架下,十位牧师衣着黑色长袍,在临界于昏迷的状态下双手合在肩上,同时张口说道:“黑暗正在涌来,或是被吞没,或是拼死抵抗,直至神之降临。”震撼而又诡异的声音回荡在大厅。亨利六世当即宣布,从本土召集士兵,死守哈林堡。
          在哈林堡城外,维多利亚军队与还未到齐的部分联军展开过规模不大的几次战役,无一例外都被以利瓦王国为首的骑兵洪流冲垮。海上霸主斯巴牙王国的舰队封锁了维多利亚王国与哈林堡之间的联系,使哈林堡孤悬于本土之外。守城战成了亨利六世唯一的救命稻草,现在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史无前例的“黑王子”大炮上,以期能够依靠它准确的弹道,压制攻城大军的攻势,等到圣骨V字架所说的“神之降临”那一刻。
          威顿现在听到了城外隆隆的枪炮声,那是亨利六世正在带领步兵在紫森林战场抵御联军,为黑王子大炮的装配腾出时间。
          虽然战场离城内不是很远,但哈林堡内现在还是相对较为安全。
          威顿望了望城内的方向。
          薇娅,现在你还好吗?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