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是一生最好的诠释

楼主:黑弥撒1998 时间:2018-03-14 01:31:26 点击:8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回家的路本该是轻松愉快的,但对于即将升入高中的初三学生廖维来说,回家的路充满着意料之中的未知恐惧。此刻的天也是阴沉一片,恰好衬托了廖维的心情。
  期中考试的成绩已经公布,“家校通”系统已按时发给了家长。学校好似赛场,考试成绩如同比赛,大学就是国家体育队,学生们自然成了国家后备队员。每一场考试后赛场裁判都会将比赛结果由降序排列,并在本该轻松身心的周末通知家长。而后,家长将充当教练,用自己特有的方式练就自己的孩子成为拔尖选手冲刺国家队。无一例外,廖维也将接受特训。更何况,廖维这次考得并不理想。
  带着愁绪,廖维到家了,不情愿地打开门,门内外仿佛两个世界,门内如同刚有巫师停留,门外则是光明自由,门充当着明暗界限。此刻的他,站在光明自由的门外,心中涌现出千万个关上门隔绝黑暗的理由,而这样的后果将死得更惨。他咽下一口唾沫,越过界限,父亲表情凝重地盯着手机,母亲略带喜色地看着平板,廖维用力捏了一下拳头,道:
  “爸,妈,我回来了!”
  “砰—”一声,父亲重重地将手机摔在桌上,“你自己过来看看,考得这么差,名次原地踏步,你还好意思回来?”
  “那您的意思是我不能回来?”
  “臭小子,还敢顶嘴?你这个不争气的家伙!”伴随责骂,廖维的眼镜猛然落地,脸上印下了青春中无理存在的痛,同时,他的心也终于留下了泪。
  仿佛一切都为浮云,惟有考试成绩才是一切,廖维父亲的“不争气”一词让他深深认识到教育界的失败。但廖维不卑不亢,怀着逃出家庭囚牢的梦想,带着自己的见解坚强生活,无论成绩如何,无论家长怎样,他为自己而活。
  中考那天,廖维报以无所谓的态度去应试,结束铃毕,考试日终,他感慨:或许总算自由!
  然而,他并不知道,还有更应试化的高中在等着他。


  “廖维,快来这边,饭菜卖相好。”正排在队伍最后的吴勋招呼廖维到。
  廖维应声走去,排在宛如火车的队列后,问道:“你怎么知道饭菜好吃?”
  “我没说好吃,我只说卖相不错,哈哈!”吴勋调皮地说到。
  廖维无奈地笑了笑,两人沉默地看着队列的进展,廖维身后还在继续增加,越排越长。取饭速度显然没有人数增加速度那么快。长久的等待后,他们前面终于只有一人,当此时那人点餐离去后,彼时又一位老师疾步走来插在吴勋前面,点餐后又匆匆离去,把正准备点餐的吴勋看得瞠目结舌,似乎忘记世界的存在。廖维叫了他一声,他才睡梦初醒般慌张点餐。
  吴勋和廖维点餐后选择靠角落位置落座。
  吴勋是廖维高中结识的第一个可以交心的伙伴,也称得上兄弟。他们彼此有差不多的经历,也有说不完的痛楚。
  廖维是带着对应试的不满考入高中,而后他向父亲提出停止学业,转而去应答心灵的呼唤,可一心想将儿子送进“国家队”的父亲自然狠狠训斥并数落了他一番。廖维的高中生涯便也从此变为定格。
  而吴勋,因为学业被家人逼得几进发疯,好在他自控能力非同一般。
  这两人也算是国家教育界的牺牲品,不过两人都有较好的自我约束能力。
  廖维和吴勋自从互知“老底”之后,便相互打气,他们立下最为现实也最为悲观的誓言:“不求应试能力上一起努力,但求生活共同奋斗!”他们在学霸眼中,老师眼中,甚至家长眼中是不学无术,不务正业的人,尽管如此,他们坚持己见,学习自己所想。他们认为学习的范围很广,不能把不考好成绩当做学习不好,学生的任务是学习没错,但他们也确实在学,学习学校里学不到的东西。
  廖维高中如此般度过。此刻坐在角落的饭是他们最后一次校园聚餐了。
  天空挂着夕阳,一缕柔弱的光透过食堂的窗,将食堂映得金碧辉煌。
  “看啊,吴勋,夕阳在衬托我们的辉煌,我们即将自由!”廖维看着吴勋笑着说。
  “嗯,是呀!可我总是高兴不起来。”吴勋带着愁绪回答。
  廖维的笑容从脸上消失,问:“怎么了?”
  “我感到无助迷茫,我不知道高考后该去向何方。”
  谁知道呢?成绩排名靠前的人想必也没几个对未来有长远的打算,顶多有一个考入大学的梦想,至于学什么专业,大学后过怎样的生活可能也没有仔细去想。看似给学生希望的应试制度却更多的带给他们迷茫。
  廖维思考后开导吴勋道:“不用急,假如落榜,我们就去做点兼职挣点钱,然后学点技术,再或者坚持自己的梦想。趁年轻,我们做什么都不晚!”
  吴勋听进廖维的话后,陷入了思考。

  开年前的一月,也就是距今五个月前,他因艺体的身份需要加强文化成绩,所以在全日制补课地上课,因家校相隔甚远,他选择住宿,条件优学校一等却与家差之千里。
  那晚,他刚下晚自习准备归寝,肚子向他发出“求救”信号,他去寝室楼下的24小时营业的便利店冲泡面。诺大的便利店冷清得可怜,服务员看上去更显可怜,街上行人已寥寥无几。
  付完账,他想到寝室没有开水,于是请服务员帮忙弄一点开水。他坐等约莫二十分钟,如此漫长,如同在课堂上死盯老师表演图听老师讲说一般,度分如日。漫长无聊的等待让他思绪万千,脑中浮现出父亲对他凶神恶煞只因成绩的画面。他的呼吸伴随画面的切换渐渐急促。
  水开了,嘶嘶作响,而他却未听见,服务员叫他一声,并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担心之余露出微笑。他如同从异次元惊醒回到现实世界一样惶恐地道谢。正准备配制泡面的他收到一条短信,他停止泡面的动作,转而拿出老式诺基亚,智能手机早已成为禁止用物。
  他猜测这么晚谁会找她,与此同时,调出信息,上面赫赫写着:
  “你已经在便利店坐了20分钟,你在干什么?你认为逃得过我的眼睛吗?”
  惊悚,恐怖,却都在情理之中。
  他慌张地抬头往店外张望,四下空无一人,但他的直觉告诉他父亲就在附近,绝不会错!
  如此一辙,让他觉得人生不属于自己,用武侠小说的语言来形容便是“人生已被招安塔下”,可确切说来,他这是被诏安“工厂”之下,他固然是机器,只能按照“生产者”所设程序运转。
  他依旧安若泰山泡好面,淡定走出便利店。外面寒风谈不上刺骨,但也吹得身上难受。这不禁让他想到父亲十足的耐力。

  “如果不是这种家庭环境,我们成绩可能不会如此,至少不会对教育机制倍感厌恶。更何况,我们不是不聪明,只是才智被制度完美压制。”廖维的话打破了沉默。
  吴勋回过神,答道:“嗯,的确。我们都在冥冥之中注重成就的积累,却忽视了自身的成长,这也是教育所致的一大问题。”
  “所以别纠结了,只要坚持信念,车到山前必有路。”
  夕阳落下,夜幕降临。
  高考之后,便是迷茫。如同枯落的叶片,不知飞往何方;如同迷失航向的船只,随时都有未知的危险。
  吴勋和廖维最终落榜,却都成家立业。


  时隔六年。
  “吴勋!”
  “呀!廖维!好久不见了!没想到在这儿重逢,最近好吗?”吴勋在廖维对面坐下。
  “还好,生活挺踏实。你呢?”
  “我嘛,要求不高,幸福便是安好。”
  “看来你生活挺滋润啊!”廖维看向吴勋的“将军肚”。
  “哈哈,还好吧,你还是那么瘦啊?”
  “是啊,脑子用得多,哈哈哈。”
  迎面走来一个穿工作服的年轻男子。“服务生,给他来瓶啤酒吧!”廖维转而看向吴勋“啤酒不介意吧?”“都行啊,就啤酒吧。”吴勋笑嘻嘻答道。服务生记下后转身离去。
  廖维转回话题:“幸福就行了,以前高考进了大学的张瑞,你看看,如今可不比我们。”
  “那可不吗?高考又不是转折,它只是一场考试而已,哈哈哈……”
  服务生递上啤酒,吴勋道谢。
  “来吧,阿廖,敬往事一杯酒!”
  “嗯,也祝友谊长存!”
  “Cheers!”
  他们放下深色酒瓶,仔细聆听:
  曾经多少次失去了方向,
  曾经多少次破灭了梦想,
  如今我已不再感到迷茫,
  我要我的生命得到解放,
  …… ……
  他们四目相对,这首被尘封于记忆深处的沧桑之声再次唤醒他们,萦绕于他们耳畔,音符欢快淋漓。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