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你只是贪恋王位,难道那个位子就那么重要?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43:47 点击:24910 回复:480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49 下页  到页 
  顾明烟的哥哥死了,死于她最爱的人之手。
  那个人是当今的皇帝,顾明烟的青梅竹马,顾明烟自幼便想嫁与他的人。
  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明烟正在喝一碗安胎药,消息传来,玉碗落下,摔出一地的水花和碎片。
  “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您不能进去啊!”守着雍和宫的太监总管满头大汗地试图拦住顾明烟,却因为她身怀有孕不敢用力,而让顾明烟闯了进去。
  殿内,身穿黄袍的俊美男子正在搂着一个打扮艳丽的妃嫔调笑,二人嘻嘻哈哈,仿佛完全没有听到顾明烟闯进来的动静。
  “墨景元!”顾明烟见到这一幕,心中的悲恸化为恨意,咬牙看向殿上的男子,“你为何要杀我兄长?”
  皇帝,也就是被唤作墨景元的男子眉头微皱看着她,声音冰冷:“谁让你进来的?来人,把皇后带下去!”
  “放开我!”顾明烟拔出一个侍卫的刀来,逼退周围其余的侍卫,用刀恨恨地指向墨景元,吓得墨景元怀里的女子花容失色。
  墨景元眯眼,对周围愣着的侍卫道:“都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把皇后娘娘拿下!”
  周围原本愣住的侍卫听了命令,开始一步步逼近顾明烟。
  看到墨景元这般无情的反应,顾明烟心如死灰,她心下一横,将那把刀横在了自己脖子上。
  周围的侍卫们大惊,谁也不敢再上前了。
  这可是当今的皇后娘娘,纵然失宠,那也是皇后娘娘!
  更何况,这位娘娘现在还身怀龙裔,谁又敢动她呢?
  刀刃已经割破了顾明烟脖颈的皮肤,流出细细的血线来。
  墨景元见状,沉着脸,推开了怀里的温香软玉,下了台阶,一步一步,缓缓走向顾明烟。
  二人就那样直直对视着,眼中似乎都丝毫没有空间留给外人。
  墨景元慢慢慢慢地走近,然后朝顾明烟伸出了手,一把抓住那刀刃!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426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44:04
  “皇上!”周围的人不由得惊呼。
  墨景元的手却紧紧攥着那把刀刃,流血了也没有皱一皱眉头,只声音平静,对顾明烟道:“放下。”
  顾明烟一怔,终究是放下了那把刀。
  周围的侍卫看到机会,连忙上前架住了顾明烟。
  “为什么?”顾明烟的声音很轻,眼中止不住地流下泪来,“我好不容易……终于成为了你的皇后,你却日日疏远我,冷待我,最后,甚至杀了对我最好的哥哥……墨景元!我顾明烟到底哪里对不起你?!你说,你说呀!”
  墨景元移开目光,不再看她,只对侍卫道:“带皇后回甘泉宫静养,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探望!”
  墨景元的禁足令已经下了十来天了,这些日子,果然没有人敢来探望她。
  平日里跟顾明烟交好的那些妃嫔,连个托宫女捎话来的都没有。
  除了自打进宫之日起就跟她一路互相扶持到今日的莲妃。
  顾明烟坐在床上,一旁的大宫女芸儿端过来一碗蜜露羹,柔声劝道:“娘娘,好歹吃一点吧,就算您不为了自己着想,也要为了腹中的小皇子想一想啊。”
  “皇子?”顾明烟冷笑一声,“皇子……他的孩子……我不要也罢!”
  “娘娘您千万不能这么想。”芸儿眼眶已经发红,她是顾明烟三年前带进宫的贴身丫鬟,一路跟着顾明烟到今日,看到主子难过,自己也不由得掉下了眼泪,但还是好声劝慰,“皇上心里一定还是有娘娘的,您看这些日子,虽然娘娘不能出甘泉宫,可是那些送来的吃的用的,还有补品,哪样不都是最好的?娘娘还是放宽心,说不定过几日,皇上就会撤了娘娘的禁足令了呢?”
  “芸儿,你莫要再劝我。”顾明烟心中一片沉静,如同无波的古井一般死寂,她幽幽开口,“我直到今日,才算看明白了,他根本就不爱我。”
  “我这半生,终究是错付了。”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44:24
  宫门外忽然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顾明烟眉头微皱,芸儿连忙起身去看,走到门口却惊呼一声,赶紧跑了回来。
  “怎么了?”顾明烟看到芸儿一副被吓坏了的样子,不由得问道。
  “娘娘,不好了!宫、宫门口那边,杀、杀起来了!”芸儿想到方才看到的场景,心有余悸道,“奴婢,奴婢还看见了淑妃娘娘……”
  淑妃?顾明烟眉头皱的更紧了,淑妃与她,一向是死敌,这个节骨眼来,恐怕是来者不善。可是为什么芸儿会说宫门口杀起来了?谁敢在皇宫内放肆?
  顾明烟起身,芸儿搀着她刚走到门口,便看见一地血光。
  芸儿尖叫一声。
  顾明烟退后了两步,稳了稳心神,看向不远处,被一群眼生的侍卫簇拥着的淑妃:“淑妃,你这是干什么?”
  淑妃轻笑一声,挥了挥手,随即就有侍卫给她让开一条道路:“皇后娘娘万福金安,臣妾今日,只是想来看看皇后娘娘罢了。”
  顾明烟轻哼一声:“看看?有意思,你来看我,需要杀光我宫内的宫女和侍卫?天子之地,你是想要造反吗?”
  “造反?”淑妃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天大的笑话,掩起嘴笑得花枝乱颤,“臣妾可不敢造反,造反的另有其人呢。”
  顾明烟闻言,又看了看淑妃周围的侍卫们染血的刀,心中一凉:“果真,你们是要反?皇上呢?!”
  “哎呦,我的皇后娘娘,您还惦记着皇上?臣妾看您还是好好惦记自己和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孽种吧!”淑妃的神情逐渐由嘲讽转为恶毒。
  “放肆!你怎能这样说娘娘腹中的龙裔?!”一旁的芸儿终于忍不住,替顾明烟发声道。
  淑妃轻蔑地看了一眼芸儿:“来人,把这个敢冲撞本宫的宫人也杀了。”
  “是。”立即就有侍卫上前把芸儿拉了下去,又有几个上前制住了有所动作的顾明烟。
  “淑妃!”顾明烟怒道,“你有什么就冲着我来,别动我身边的人!”
  “对不住了,皇后娘娘,臣妾做不到呢。”淑妃一脸戏谑地看着顾明烟,口中狠狠吐出一个字:“杀!”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44:40
  芸儿一声惨呼,顿时脖颈处血流如注,倒在了地上。
  纵然在生命最后的尽头,这个忠心的宫女,依然担忧地望向了自己的主子,死不瞑目。
  “放开我!”顾明烟眼中只看得到倒地的芸儿,腹中忽觉一阵剧痛,不由得痛苦地呻吟了一声。
  “看来不需要我下手,皇后娘娘就急着不想要这个孩子了呢。”淑妃笑道,“不过呢,受人之托,忠人之事,这碗药,还是请皇后娘娘喝下去的好。来人,呈上来。”
  淑妃身旁的宫女立马端过来一碗药。
  顾明烟无法反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淑妃强灌下了那碗汤药。
  然后顾明烟只觉得天昏地暗,腹中更加痛了,有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地抽干了她的生命力。
  还有她的孩子的。
  顾明烟捂着自己的小腹,流下泪来。
  她知道她保不住这个孩子了。
  他和她的孩子,纵然她再嘴硬,又怎么会不想要呢?
  顾明烟只觉得眼前越来越暗,恍惚间,她听到一声怒吼,是那个人熟悉的声音。
  “明烟!!!”
  再然后,顾明烟就什么也听不到了。
  她陷入了一场沉沉的梦中。
  ············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45:16
  直到一道惊雷响起,顾明烟才满头大汗地醒了过来,一时之间有些弄不清自己身在何处。
  守夜的芸儿听到了动静,连忙走过来:“小主醒了?可是被雷声惊到了?芸儿就在外面守着,小主别怕。”
  芸儿?
  顾明烟糊涂了,芸儿不是死了吗?白日的时候,死在了她面前……
  等等,芸儿方才叫她什么?小主?
  顾明烟借着屋内昏暗的烛光看清楚了这里的装饰。
  很明显,这里不是富丽堂皇的甘泉宫,至于这布景,倒是略微有些熟悉。
  好像是,三年前入宫为才人的时候,她被赐居的庆阳宫。
  三年前?!
  顾明烟一惊,连忙叫芸儿点燃满室的灯火。
  芸儿不解,但还是很快照做了。
  借着明亮起来的光线,顾明烟这才看清楚芸儿略微有些稚嫩的脸庞,她心下一动,问芸儿:“芸儿,你今年多大了?”
  “芸儿今年十六岁啊,小主忘了?前不久您还送过芸儿生辰礼物的。”
  “……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顾明烟神情有些复杂道。
  “是。”芸儿有些犹豫地下去了。
  三年前,她居然回到了三年前?
  顾明烟下意识地抚向自己的小腹,那里很平坦,身体也感觉很轻松,没有了之前那些痛楚。
  顾明烟躺回床上,躲在被子里偷偷流了一会眼泪。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50:57
  她不知道到底该怪老天残忍,让她痛失亲人,被爱人抛弃;还是该庆幸老天有眼,让她回到了三年前,有机会阻止悲剧的发生。
  是了,她一定要阻止那一切!哥哥的死,芸儿的死,自己的死!
  还有那个孩子……
  可是如若她这一世不再痴恋墨景元,不怀上他的孩子,那么也就不会有这个孩子后来的死亡。
  没有了生,哪里会有死呢?
  顾明烟脑海中飞速地闪过一幕幕画面,这三年间,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从才人走上皇后之位的过程,全都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好,很好,既然老天爷让她重生,那么她就再斗一回。
  只不过这一回,她绝对不会落得满盘皆输!
  清晨,顾明烟早早地便醒了。不,应该说是她一夜未睡。
  “小主已经醒了?奴婢刚想叫您呢。”
  芸儿从外面走了进来,道:“今日是拜见太后娘娘的日子,奴婢替小主梳洗吧。”
  顾明烟淡淡应了一声,心中却在飞速思考:前世的这个时候,她本该入宫为妃,却因为母家获罪而被牵连,成了一名小小的从八品才人,在宫中受尽欺辱。
  直至她的母家顾家再次兴旺,在宫中斗了三年的她一朝为后,本以为终于苦尽甘来,最后却落得被软禁,被冷落的结果。
  皇帝登基已经有两年,后宫空虚,中宫之位和四角妃位更是一直悬空,所以才有了一月前的秀女大选。
  而这次大选中,最大的赢家莫过于当朝丞相季龄之女季依依,因为父亲地位尊贵,直接被太后提为季妃,也就是后来的淑妃。
  一想到前世种种,顾明烟就恨不得将季依依千刀万剐。可是她心中一直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在喂她喝下那碗毒药之前,季依依说过的话。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6 16:52:34
  【造反的另有其人。】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
  如果季依依说的是真的,那么造反的人会是谁呢?又是谁恨不得她死,借着季依依的手杀了她呢?
  顾明烟沉吟半响,始终得不出一个真正清楚的答案。
  她前世的确在宫中树敌不少,可是有季依依所说的那个实力的,却没有几个。
  到底是谁呢?
  还有她的哥哥,前世她得到的消息是说哥哥通敌叛国,所以墨景元下了令将他斩首。可是顾明烟知道,一向忠君的哥哥绝对不会做出那种出卖国家的举动!
  所以前朝还有人在暗害哥哥,前朝与后宫,是相通的!
  “小主,梳妆好了,您看看可还满意?”芸儿在一旁叫了声。
  顾明烟回过神来,看了看镜中自己的装扮。
  因着家中大变,顾明烟入宫之时也没有带多少银子和首饰,入了宫之后为了打点宫人更是掏空了许多,如今身上穿的,头上戴的,都略显朴素,但却掩不住她的风华之貌。
作者:窗12 时间:2018-04-16 19:50:25
  更
作者:虽万千人吾往矣_ 时间:2018-04-17 08:00:00
  可以可以
作者:1513 时间:2018-04-17 08:11:20
  哈哈,文不错哦,我会继续追下去的
作者:rosevip 时间:2018-04-17 08:22:40
  还行,要坚持啊
作者:rosekick 时间:2018-04-17 08:25:40
  感觉可以啊,就是受众小,读者群有限。继续努力!千万别弃坑!
作者:吃素的猫咪 时间:2018-04-17 08:26:30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作者:驾轩辕 时间:2018-04-17 08:37:20
  楼主,这书不错啊,啥时候出版,一定买一本支持
作者:tangyun123 时间:2018-04-17 08:51:40
  加油。。。。。。加油。。。。。。。哈哈哈哈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08:51:45
  “就这样吧。”顾明烟点了点头,清水芙蓉更得太后的喜爱。前世的她因为不懂这个道理,强行把压箱底的华丽首饰和衣服穿戴在身上,还因此被太后训斥母家有罪还不安分守己,在慈宁宫中被罚跪了两个时辰,成了宫人们的笑话。
  准备完毕,顾明烟刚想带着芸儿去慈宁宫,就在庆阳宫门口被人堵住了。
  顾明烟微微眯眼,堵她的人,她是认得的,也是新进宫的秀女,如今被封为了从九品的东宝林。
  这位东宝林家世不怎么样,但是却心比天高,以为凭借着自己的几分相貌一定可以一步登天,因此很是看不惯比她美貌的顾明烟,认为顾明烟会挡了她的路,因此处处为难她。
  按理说,顾明烟是从七品,东宝林是从八品,为难不该说,应当恭恭敬敬才是,可是偏偏顾明烟母家落了难,事情就不是这么说的了。
  前世一开始,顾明烟还不懂得在这后宫中生存的道理,一开始为了面子和东宝林死磕,总是落得两败俱伤的场面。
  这一世,顾明烟有了前世宫斗三年的经验,不再跟东宝林一般见识,看到她,居然还友好地笑了笑。
  本来正打算寻顾明烟晦气的东宝林一愣,难听的话居然噎在了喉咙里说不出来了,只得哼了一声,扭头走了。
  “我们也走吧。”顾明烟无谓地笑笑,对身旁的芸儿道。
作者:pennysa 时间:2018-04-17 09:02:20
  顶一顶,继续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04-17 09:26:40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wxq198747 时间:2018-04-17 09:28:10
  好帖.楼主文笔不错,故事内容也精彩,继续加油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09:32:00

  到了慈宁宫,由于顾明烟等几个刚入宫的小妃嫔来的比较早,更高品级的妃嫔还没有到来,太后也是刚刚起身,因此顾明烟等人在慈宁宫外头侯了许久。
  直到季妃姗姗来迟,顾明烟她们才跟着进了慈宁宫。
  太后坐在首位上,似乎是有些不满意季妃晚到的行为,可是季妃却先太后一步开口,娇滴滴道:“太后您老人家可别怪罪臣妾,皇上昨晚在臣妾那里过夜,今天早上,硬是不让臣妾早起呢。”
  说罢,季妃似乎是刚刚发现顾明烟一般,惊叫了一声:“这不是顾妹妹吗?”
  太后闻言,目光瞥到站在最后面的顾明烟,刚刚放松的眉头又是一皱,指了指她:“谁让你进来的?”
  顾明烟没想到今世她换了装扮还会被太后责难,于是跪了下来:“太后赎罪,嫔妾是来给太后请安的。”
  “请安?哼,你父亲顾苍作出了了那等龌龊事,你这个当女儿的,还好意思出现在哀家面前?”
  太后指的,是顾明烟的父亲顾苍因着贪污受贿被降职的事情。可是两年后,此事翻了案,证实顾苍是被人构陷,因此墨景元便恢复了他的尚书之位。
  顾明烟低头跪着,没有再说些什么,因为她知道,这个时候,多说便是多错。
  “呦,这不是顾妹妹吗?”一旁的季妃却开了口,“顾妹妹今日穿的好生朴素,本宫一时间还真的没认出来。”
作者:lin_02 时间:2018-04-17 09:33:35
  好久没来,加油!!!!!
作者:昊霜冰灵 时间:2018-04-17 10:11:50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0:12:00

  “只不过顾妹妹,你明明知道太后身体不好,还这么不合时宜地出现在太后眼前,的确是该罚,不过也请太后看在顾妹妹因着她父亲的事情伤心的份上,轻罚了便是。”季妃继续道。
  太后听了季妃的话,轻哼了一声,打量了顾明烟一眼。
  顾明烟心中一惊,面上却不动声色:“季妃娘娘这话说的可就冤枉嫔妾了,嫔妾自知自己是戴罪之身,可是既已戴罪,若是再不来给太后请安,岂不是大不敬吗?嫔妾也不敢唐突了太后娘娘的身子,因此也只是站在最后面,只期盼着远远看太后一眼便安心了,季妃娘娘又何必特意提醒太后娘娘嫔妾的存在呢?”
  顾明烟此话,意在提醒太后季妃是在故意挑事。
  只可惜太后虽然明白季妃不怀好意,心中却更不喜顾明烟这个罪臣之女,于是便干脆遂了季妃的意,淡淡道:“把顾才人拉下去,掌嘴二十。”
  顾明烟心道不好,刚要争辩,却听得门外穿来太监的通报声:“皇上驾到!”
  屋内的人,除了太后,俱都站了起来。
  顾明烟还在跪着,心中却是一凛,不由得抬头看向从殿门外大步流星走过来的男子。
  这是她前世爱了十几年的男人,也是她曾经那个孩子的父亲。只可惜,如今她与他之间,却只隔了一层血海深仇,再无其他。
  至于前世墨景元的结局,她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作者:rosevip 时间:2018-04-17 10:17:50
  终于赶上大部队了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0:52:00

  墨景元走过来,看到跪在地上的顾明烟,却愣住了,仿佛下意识般,伸手便将她拉了起来。
  “明烟,怎么了?”墨景元的声音温和好听,宛如初见时一般。
  顾明烟愣住,心中某个地方开始微微颤抖。
  前世入了宫之后,墨景元就很少对她有过温柔的时刻,可是今天……他是吃错药了还是怎么的?
  “皇上。”季妃首先回过神来,娇嗔道,“顾妹妹惹了太后娘娘生气,所以跪着呢。”
  “哦,是吗?”墨景元淡淡扫了季妃一眼,但就是这一眼,让季妃觉得如坠冰窖。
  她不由得打了个寒颤,以为是自己的错觉,于是继续笑道:“皇上可不能偏帮了顾妹妹,不然太后她老人家是要生气的。”
  “偏帮?”墨景元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轻笑一声,“朕若是说,今日非要偏帮她呢?”
  “皇帝!”突然开口说话的却是太后,她面色不悦道,“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母后了?”
  “儿臣心里自然是有母后的。”墨景元朝太后笑了笑,“只不过儿臣要替明烟向母后讨个恩典,莫要再罚她了,不知母后愿不愿意呢?”
  “不过是个小小的才人,照你这么说,哀家想罚,还不能罚了?”太后的神色已经有几分松动,只不过还是顾着面子,没有同意。
  “小小的才人?”墨景元轻声重复了一遍,然后笑了,“母后既然嫌明烟的位分小,那么朕便提她做了婕妤便是。”。
作者:白色的爱情 时间:2018-04-17 11:18:20
  滴答哒滴答哒滴滴滴哒哒滴滴滴答滴答答
作者:确时有难度 时间:2018-04-17 11:19:40
  作者写得不错,不过应该注意一下一些细节描写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1:32:00
  周围的妃嫔们顿时愣住了,提顾明烟做婕妤,从才人到婕妤,这可是由从八品到正七品,越级晋封,这可是后宫中从未有过的事情!
  太后也一脸讶异:“哀家不是这个意思……她是罪臣之女,皇帝可要三思啊。”
  墨景元丝毫没有打消这个念头的意思,反而露出了玩味的笑容:“可是母后,明烟已经承宠了。”
  众人大惊:这顾明烟进宫还没几日,皇帝除了昨晚宿在季妃处,也没有在别的妃嫔那里待过,更别提顾明烟那边了,这皇帝是什么时候去的庆阳宫?顾明烟又是什么时候承的宠?她们居然没有一个人知道。
  顾明烟却是比那些人更为惊讶,承宠,前世这个时候,她进宫后连皇帝的面都没见着,何谈承宠?墨景元为何要这么说?
  顾明烟看了看讶异之余显得有些无奈的太后,心想:难不成墨景元是在护着她?
  这个想法一出来,很快就被顾明烟否定了。她想起前世进宫后墨景元对她那不冷不热的态度,以及最后的厌弃。
  那样的墨景元,怎么可能会为了偏帮她,护着她而跟太后叫板呢?
  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顾明烟本以为墨景元只是口头说说调戏她,没想到刚刚等她回到自己宫内,晋封的诏书就下了来。
  顾明烟有些失神地看着手里的诏书和那些子赏赐,冷不丁宣礼太监笑眯眯地在她耳边又嘀咕了一句:“顾婕妤,皇上晚上要来您这边,您可要好生准备着啊。”
作者:龙之无涯 时间:2018-04-17 11:42:00
  十五字,十五字,楼主快点更新啊
作者:efemchw 时间:2018-04-17 12:06:00
  加油更新,等着看(⊙o⊙)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2:12:00

  又是一道晴日惊雷。
  若是换做前世这个时候的顾明烟,听说皇帝要来她这里,一定开心得要死。只可惜,现在的顾明烟早已不是当初的那个她。
  顾明烟表面热情的送走了宣礼的太监,后者前脚刚出了殿门,她就长叹了一声。
  “小主怎么叹气呢?这可是大喜事啊。”芸儿一脸不解道。
  “唉,说了你也不懂,罢了,去给我切点水果来吧。”顾明烟只觉心中郁闷非常。
  她该如何面对今世的墨景元呢?
  顾明烟又叹了口气,随手用竹签挑了一块西瓜放进嘴里,还未咽下喉咙。芸儿便寻了来,神色带着些欣喜:“小主,皇上来了,正在前殿等着呢。”
  “皇上?”顾明烟从凳子上猛地站起,“怎么会?不是说晚上才来吗?”
  “娘娘在意这些作甚,皇上多来这里,那是好事啊。”芸儿眉梢带喜道。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顾明烟叹了口气:“知道了,我这就去。”
  “可是小主,您这身衣服似乎不太妥当,不如换一身好看些的。”芸香看着顾明烟身上没什么装饰的浅青宫装,本是在自己宫中的便服,可若是去见圣驾,果然还是显得太朴素了些。
  “没关系。”顾明烟不以为意,反正墨景元才不会管她穿的好看不好看呢,她才懒得换。
  正殿中烛火明亮,站在门口守着的太监宫女见到她忙请了安,顾明烟走进去,却发现里面并没有宫人在侍候,只有墨景元一人。
作者:sunny209 时间:2018-04-17 12:21:10
  期待更新
作者:2001713 时间:2018-04-17 12:28:10
  作者加油
作者:jinhong5678 时间:2018-04-17 12:41:40
  马克一个,肥了再看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2:52:00

  不对劲,果然不对劲,顾明烟的脚步慢了下来。
  顾明烟略有些忐忑地向墨景元请了安,坐在一旁的偏座上:“皇上这个时候前来,可是有事要吩咐嫔妾?”
  “没什么事,朕就不能来找你吗?”墨景元微微挑眉,勾起嘴角道。
  “当然可以。”你是皇帝你最大,随便你咯。
  顾明烟在心底暗暗地翻了一个白眼。
  其实前世,除了成为皇后之后墨景元喝醉的那一夜,他从来都没有碰过她,无论是入宫后的第一次侍寝,还是之后的无数个夜晚。墨景元打从一开始就不喜欢她,她清楚得很。
  不过刚刚成为皇后那会,他也不算亏待了她,起码,作为一个皇后,明面上该有的,她都有。其他的事,没有必要算清楚,况且她也乐得自在。
  可眼下,谁知道墨景元这唱的又是哪一出?
  “明烟,你在想什么?”墨景元伸出手在顾明烟眼前晃了晃,顾明烟回过神,这才发现墨景元已经走到了她旁边,微微俯下身子看着她。
  “嫔妾、嫔妾只是在想,皇上不该来的这么早,也不该来嫔妾这里。”
  墨景元面色一怔,眼中闪过一丝黯然,随即很快又消失。
  他淡淡道:“朕今天既然来了这里,那便是不打算回去的了。”
  顾明烟心中一滞:“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
  顾明烟深吸一口气,抬起头看着墨景元:“皇上,请恕嫔妾多嘴问一句,皇上是否在戏耍嫔妾?”
  墨景元显得有些迷茫:“明烟为何会如此说?”
  “因为皇上根本就不喜欢嫔妾,不是吗?”顾明烟咬了咬牙,道。
  终于说出来了!。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4-17 12:56:33
  MA一下
作者:2906455 时间:2018-04-17 13:02:0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kanbbll 时间:2018-04-17 13:25:10
  希望作者大大快点更,可不要累坏身体
作者:pipipig555 时间:2018-04-17 13:27:50
  记号
作者:以在是 时间:2018-04-17 13:31:00
  同楼上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3:32:00
  墨景元怔住,“明烟……不相信我?你难道忘记了我们小时候……”
  “儿时的琐事,嫔妾早就忘了,皇上何必还记在心里呢?”顾明烟淡淡道。
  只是她表面上虽然平静,但是内心却波涛汹涌。儿时那些与墨景元甜蜜的过往,是前世的顾明烟午夜梦回时眼泪滴湿的枕裳。她怎么会忘记呢?
  可是她已经决定不再爱墨景元了,既然如此,那些过往,就要努力去通通忘掉!
  二人就这么相对无言地坐了许久,直到黄昏日落。
  宫人们呈上了晚膳。
  晚膳的气氛还是有些凝重。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墨景元身边的小德子忽然带着御膳房送膳的一个宫女进来了。
  “陛下,您要御膳房给皇后娘娘准备的桂花糖蒸栗粉糕做好了。”小德子道。
  “放下,出去。”墨景元的声音淡漠,听不出喜怒。
  小德子也算是有眼色,从这语气平淡的四个字中立马听出了皇帝心情不佳,立马带人躬着身子退了出去。
  “给我的?”顾明烟有些诧异的看向墨景元,后者回望着她,点了点头。
  顾明烟一时间心头似乎被什么东西梗住一般,眼眶微微发酸。
  这是儿时她最喜欢吃的点心,不知道在墨景元的跟前念叨了多少回。只是前世入宫之后,便再也没有吃过了。
  她拿起一块栗粉糕放入口中,桂花和栗子的香气混合着糯米的甜香溶入口中,顾明烟顿时就没了别的心思,专心致志地开始吃起了栗粉糕。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4:12:00
  待到盘子里的糕点已经少去了一小半,她才抬起了头,嘴角带着无意识的微笑。
  墨景元深深看了顾明烟一眼,随即像是怕她发现一般,别开了目光。
  “皇上,你也吃一块?”吃了甜食的顾明烟心情好了起来,又觉得只有自己一个人吃似乎有些不太地道,于是递过去一块栗粉糕,嘴角微翘看着墨景元,带着询问的眼神似有些亮光闪烁。
  墨景元怔了一下,伸手接了过来,轻轻咬了一口,看来,来之前特意让人准备了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是个正确的决定。
  吃完了晚膳,顾明烟估摸着,如果墨景元是要跟她玩真的,那么接下来被吃的,估计就是她自己了。
  顾明烟心中情绪复杂起来,无论从哪方面来看,她现在都不想侍寝。
  要怎么拒绝墨景元呢?
  谁料这边顾明烟还在思考,墨景元却已经挥退了宫人。
  “皇、皇上?”顾明烟心中一跳。
  “你若是真的不想侍寝,那么,朕也不会勉强你。”墨景元说出的话却出乎了顾明烟的预料。
  “只是明烟,今晚陪朕一起睡好吗?只是睡在一起,朕什么都不会做的,朕保证!”
  “……”相信你才有鬼!
  尽管顾明烟十分地无语,但是没办法,谁叫对方是皇帝,她只能照做。
  子时将近,墨景元起了身,坐在床边,借着窗外灯笼透过来的些许朦胧光线看着顾明烟的睡颜。
  他强忍住内心想要把顾明烟紧紧揉进怀里的冲动,只是用手指轻轻抚摸她的脸颊。
  顾明烟却突然睁开了眼。
作者:昊霜冰灵 时间:2018-04-17 14:18:00
  顶两下,楼主快更
作者:灰的小白兔 时间:2018-04-17 14:23:3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4:52:00
  “皇上……”
  顾明烟心中一惊。
  那张俊逸的侧颜越靠越近,她的心里如同小鹿般乱撞,可是他那臂弯却紧紧的揽住了自己的腰身。
  顾明烟略微挣扎着,墨景元在她耳边缓缓吐露鼻息。
  “我不会乱动的。”
  听着他这一声低喃,顾明烟又羞又恼,紧紧的低垂着眼睑。
  “你怎么脸红了?”
  墨景元这一声打趣似的话语,彻底让顾明烟的耳根子唰的一下就红了起来。
  “……”
  顾明烟只好不做挣扎,实在是想不通他到底要做什么。
  墨景元望着怀中的人儿终于安分了下来,这才将头探进了她的脖颈里,呼吸着她那好闻的体香。
  顾明烟睁着眼睛,此刻二人的体温都逐渐升了上来,顾明烟察觉到有异样,手一掀被子就坐了起来。
  墨景元倒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顾明烟,轻喃道:“你怎么了?”
  顾明烟目光闪动,久久不敢抬起那双足以惑乱人心的眼眸,螓首越垂越低。
  “恕臣妾不能侍奉皇上。”
  顾明烟紧紧拉着怀中的被子,依旧是过不了心中的那道坎。
  想到了前世的种种,怎么还可能跟眼前的这个男子促膝长谈?
  “也罢,无碍,朕去书房睡。”
  墨景元眼底划过寂寥,便穿上了鞋子,走往御书房。
  顾明烟并没有察觉到他那眼中的失落,只听到砰的一声关门的声响,这才松懈下自己紧张的心情。
作者:guanenyu2008 时间:2018-04-17 14:57:00
  撸主加油,我觉得这个题材可以拍成电视或是电影。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8-04-17 14:58:50
  留名
作者:以在是 时间:2018-04-17 14:59:20
  不错,辛苦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时间:2018-04-17 15:02:40
  留名,回头看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04-17 15:21:10
  等的好辛苦 等的花都谢了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5:32:00

  抱着被子慢慢躺了下去,枕边还有他的余温。
  好像依旧还是和前世一样。
  不过此刻的自己已经是心如死灰。
  墨景元独自一人惆怅的走在庭院之中,小德子赶紧拿上了披风,盖在了他的肩上。
  “皇上这是……”
  小德子欲言又止,看着皇上和婕妤之间的关系似乎有些奇怪。
  墨景元浓眉微拧,将所有繁杂的心事消失在那平静无波的眼眸底下。
  落寞寂寥的身影慢慢掩入御书房中,此时黑夜之中一双眼睛闪过,那顶台柱子旁的一棵树木轻微一抖,飘下了一两片落叶。旋即又随着夜色慢慢融为了一体。
  季妃摸着自己皓腕上羊脂玉的镯子,这个可是太后娘娘赏赐给她的,如今能够在太后面前如此得宠,恐怕也只有她一个人了。
  想到这里,嘴角不由得牵起了一抹笑意。
  一个黑影慢慢从门口掩入了进来,双膝扣地,恭声道:“参见季妃娘娘,小的刚才看见了皇上从那婕妤的宫中出来,又进了御书房。”
  季妃手一僵,嘴角的笑容一敛。神色变得十分的可怕。
  “是那贱人惹皇上生气了还是……”
  季妃希望听到的是自己想要听到的那个答案。
  那黑影缓缓抬起了头来,沙哑着声音说道:“皇上临走之时眼神不舍,看起来应当是那婕妤没有留皇上。”
作者:lxt5994418 时间:2018-04-17 15:34:20
  马克,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速度
作者:xi198853 时间:2018-04-17 15:40:50
  留名,回头看
作者:xufangxuninglong 时间:2018-04-17 15:50:40
  MA一下
作者:eejsktmqfhelp88 时间:2018-04-17 16:04:30
  同楼上
作者:cqliao523 时间:2018-04-17 16:06:20
  快点,更新啊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6:12:00

  季妃神色陡然一沉,狭长的凤眼一眯,冷道:“这么黑的夜,你果真是看清了?”
  “小的不敢欺瞒娘娘。”那黑影一脸笃定的说着。
  季妃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真是令人不敢置信。倒是这个小妖精用了什么狐媚的本事,还是这个奴才根本就是看走了眼。
  指尖狠狠地拧在了一起,紧咬着贝齿。幽深的眼眸扫射出一道寒光,森冷道:“一定是你这个狗奴才看错了,皇上怎么可能会宠幸那个贱人,是自己挖了眼睛,还是本宫派人替你去挖?”
  那黑影听季妃娘娘这样一说,指尖微颤,故作一副从容淡定模样说道:“小的自己挖。”
  季家的人,面对死向来都是不吭一声。
  季妃嘴角微微一扬,从发髻之中拔出了一根金凤钗,随手一抛,丢到了他的身前。
  男子手指忍不住的哆嗦,终究一股脑的戳向了自己的眼睛。
  一旁的宫女赶紧别过头去,鲜血溅了一地。
  季妃面色冷漠的望着眼前的男子,宽阔的身躯慢慢倒在了地上。季妃脸上露出一股嫌恶之色。
  挥了挥手,便从门口出来几个太监将他拖了出去,那男子还是一声不吭。
  季妃又冷冷望了一眼身旁瑟瑟发抖的丫鬟,拿起了桌案上的茶杯,轻轻呷了一口。
  “玉雕,过来。”
  那唤作玉雕的婢女听到娘娘这样一喊,整个精神不由自主的紧绷了起来。
作者:寂寞的你等着你来 时间:2018-04-17 16:13:20
  顶起,写的不错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8-04-17 16:14:40
  MA一下
作者:rosekick 时间:2018-04-17 16:49:40
  马克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6:52:00

  迈着莲步移到了娘娘的身旁,俯身施礼。
  宫里的烛火比较昏暗,倒依然可以看得出这婢女长得是天姿国色,季妃将她一把拉了过来,望着她那一双纤纤玉手。
  不由得咋舌。
  “本宫怎么就没有你这一双好看的巧手?”季妃挑了挑那弯弯的柳眉。
  玉雕听了娘娘这冷不丁的一声话语,惊得双膝磕地,头紧紧的低垂着。
  季妃不悦的撇了撇嘴角,柔声道:“本宫是吃人的野兽吗?”
  “不……”
  那银铃般的话语响起,显然已带了一些颤抖。
  季妃不由得冷哼一声,这玉雕属在她宫中这些婢女当中长得最好看的。说不定将来可以为她所用,只不过这胆子……
  还需要再历练一番。
  “听说你最怕老鼠?”
  季妃言语之外,多了一丝惊喜。那玉雕下巴都在剧烈的颤抖着,只能磕着舌头,含含糊糊的回答一句。
  “是……”
  季妃豁然挺直了身躯,那嫣红的唇瓣微微上扬,颜色自然而又冷漠。
  “将本宫准备好的东西拿上来。”
  玉雕一听娘娘说这话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只见两个太监手中拿着一个鼠笼,这里面有许多只老鼠,吱吱的声音响得彻耳畔,不由得感到一阵的毛骨悚然。
  “求娘娘饶命!”
  玉雕那双杏眸之中泛起了雾水,但是在季妃的眼里看来,那只不过是惶恐该有的神情。
  季妃俯身,冷眼望着玉雕,只见她那一张粉白的脸上布满了惶恐与惊吓,季妃将那手腕上的羊脂玉的镯子放到一旁,玉指轻捏起她的下巴,仔细地端详她那一张天香国色的容颜。
  不由得啧啧舌道:“可不能浪费了你这张好皮。”
  于是斜睨了旁边的太监一眼,那太监便直接将玉雕的手抓来伸进了鼠笼子里面。
  玉雕面容扭曲到了一起,那本来温和的面容顿时变得狰狞恐怖。
作者:窗12 时间:2018-04-17 17:10:45
  ??️
作者:renxiaodi315 时间:2018-04-17 17:17:30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
作者:夙残瀹 时间:2018-04-17 17:19:58
  哇 又可以追啦,顶帖
作者:Jaguarino 时间:2018-04-17 17:20:20
  马克一个,肥了再看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7:32:00
  大约过了半盏茶的时间,玉雕才从惊吓之中清醒过来。
  季妃挥了挥手,那些太监们便退了下去,季妃脸上带着恬淡的笑意,一手拿过了那羊脂玉的白镯子,套在了她的手腕上。
  玉雕那纤弱的身子到现在还在瑟瑟发抖。季妃不由得冷笑一声道:“这手上也没受伤啊,怎么把你吓成了这个样子?”
  玉雕这才感受到了手腕上传来一阵冰凉的寒意,望着那价值不菲的白玉镯子,神色慌张的磕头道:“奴婢不敢,奴婢………”
  “好了!”
  季妃不悦的冷喝了一声。
  玉雕抬起那布满泪痕的小脸,唇瓣一直在哆嗦着,牙尖打颤。不知娘娘这是意欲何为。
  “抬起你的脸来。”
  季妃用命令的口吻说着,玉雕螓首微抬,眼神中闪烁着惶恐。季妃盯着她的脸仔细端详了一会儿,这若是再加雕饰,想必也能够艳压群芳。
  “知道我把这羊脂玉白镯子的赏给你是什么意思吗?”
  季妃一手端起那如冰似玉的茶盖,脸上划过一抹慵懒之色。
  玉雕眼角一滴泪划过,颤声道:“娘娘如此封赏,真的是让玉雕受宠若惊了,能得娘娘如此器重,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玉雕说罢,就在地上磕了几个响亮的头来。
  季妃嘴角噙着一丝笑意,伸过手去,将她扶了起来。
  “这以后啊,咱们姐妹二人可要同心协力的服侍皇上,若有难处呢,跟姐姐说一声。”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8-04-17 17:53:40
  什么时候加更呀,看不够。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8:12:00
  季妃一边语重心长的说着,玉雕抬眸一望她那狡黠的眼神,便低眉敛目。
  “嗯。”玉雕吓成个泪人,但也只好表面佯装镇定。
  天渐大亮。
  顾明烟却是从噩梦中惊醒的,挺直了背脊,额头上却也是一排细汗。
  这时门口传来了一阵叩门声,顾明烟这才从自己的胡思乱想中抽出身来,将过往的回忆暂时抹去。
  明确的告诉自己,再不会重蹈覆辙,已经不是从前的顾明烟!
  芸儿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穿着一身绿色的背子,头上两个小包鬓,模样看起来清秀温婉。
  笑起来还有一对若隐若现的小酒窝,将视线望向一旁还在发呆的婕妤,轻微俯身行礼,低声道:“给婕妤请安,婕妤,该梳洗了,今儿早上要去给太后娘娘请安。”
  顾明烟有些结结巴巴的说道:“嗯,哦……好。”
  芸儿秀眉微皱,觉得今日的婕妤可真是奇怪,又望向那一床空空的被子。不禁问道:“婕妤,皇上是自个先走了吗?”
  顾明烟回过头来,想到昨日发生的事情,心中更是疑惑。
  墨景元对自己的态度,根本不是自己预想中的那样。不过并不会因此而改变自己对他的仇恨,顾明烟紧抿着薄唇,一言不发。芸儿又凑了过来,说道:“芸儿给婕妤梳洗。”
  顾明烟这才恍惚的抬起美眸,略略颔首,任凭芸儿搀着自己的手,扶到了黄铜镜面前。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4-17 18:26:10
  支持一下
作者:门窗门窗 时间:2018-04-17 18:37:30
  感觉好看,用手机一口气看完了!情节很好
作者:e27pm4kzphelp88 时间:2018-04-17 18:51:00
  顶一顶,继续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8:52:00

  望着镜子里面的自己,原本青妍的一张脸蛋因略微施了一些薄粉,变得犹如朝霞映雪般。芸儿一双巧手在她的头上挥舞,将三千青丝挽成了一个涵烟鬓,欲将一翠宝色的凤钗斜插在发髻之中,却被顾明烟伸手给拦了下来。
  芸儿一怔,顾明烟轻喃道:“太后娘娘不喜这么花哨的,以后这些颜色中的簪子全部都扔了,颜色深的衣裳也不要,在后宫之中若是崭露头角,必定会成为他人的眼中钉,肉中刺。”
  顾明烟轻轻说着这句话,可却让芸儿感觉婕妤一时之间就像变了个人似的,婕妤素来喜欢这样俏皮花哨的,怎么今日见了这些倒是有一些厌弃之色。
  顾明烟淡淡扫视了一眼发呆的芸儿,轻拉了她的袖子,念道:“我说的,你听到了吗?”
  “奴婢听到了。”
  芸儿点头如捣蒜。
  穿戴完毕之后,芸儿便扶着自家小主乘上软轿,开始往慈宁宫的方向走去。
  走到一处比较窄的甬道的时候,轿子轻微晃了一会儿,顾明烟有些不明所以地掀开帘子来,轿子也缓缓落下。
  “芸儿,这是怎么了?”
  顾明烟瞧着外头这阵势,也不知道是哪位宫人金色的软轿,正好停在了自己的前头,这路本来就窄,这保不齐差点给撞上了。
  芸儿福身,低声道:“奴婢去看看。”
  顾明烟略略颔首,却见这芸儿一脸慌张的跑了回来,压低了嗓音说道:“是东宝林。”
作者:掬水成渊 时间:2018-04-17 19:05:40
  感觉可以啊,就是受众小,读者群有限。继续努力!千万别弃坑!
作者:昊霜冰灵 时间:2018-04-17 19:28:10
  同楼上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7 19:32:00

  顾明烟神色陡然沉了下去,果然是冤家路窄,越不想碰到谁,还偏偏就碰到个正着。只听前头那软轿里传来一阵冷讽:“谁走路这么不长眼,居然冲撞了本宫的轿子。”
  芸儿刚想冲上去,却被顾明烟一把拉了回来,芸儿神色霎时变得惨白,最听不得这种话里带刺儿的了。
  “娘娘……”
  芸儿一时有些羞愤,顾明烟轻轻摇了摇头,便从轿子上面走了下来。
  顾明烟看着前面的轿夫,疾言厉色的说道:“本宫赶着给太后娘娘请安,你们若是耽误了本宫的时辰,到时候太后娘娘怪罪下来,可不要怪我,到时候不留情面。”
  那几个轿夫听了面面相觑,只好抬着轿子往后退,那轿子上的东宝林,还以为轿子已经向前走着,这一掀开帘子一看,就看到顾明烟得意的神情。
  于是急呼道:“给本宫停轿!”
  那几个轿夫又神色仓皇地停下了轿子,东宝林又在轿子上面歪歪扭扭的,面容扭曲的骂道:“你们这些个狗奴才!到底谁才是你们的主子?”
  东宝林气呼呼的从轿子走了下来,怒目圆睁,待她看到了顾明烟之时,眼里的怒火彻底被释放了出来。
  顾明烟则是神色自若地望着她,那双魅惑众生的眼眸之中透出了一丝轻蔑。
  “顾婕妤赶着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但也不能断了妹妹的路啊。”东宝林轻移莲步,走到了顾明烟的面前,一直斜视着顾明烟。神色倨傲,举止轻浮。
  顾明烟眼看着就给太后娘娘请安的时辰要过去了,这东宝林又不知道在这条路上转悠什么。
  7
作者:zggyy 时间:2018-04-17 19:37:10
  留名
作者:廿叁璨鱼 时间:2018-04-17 19:57:20
  不错,辛苦
作者:yiliang00 时间:2018-04-17 20:09:30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
作者:rong_978 时间:2018-04-17 20:25:10
  我非常喜欢,期待接下来的情节……
作者:白色的爱情 时间:2018-04-17 21:06:10
  楼主在哪里发的,求看全文
作者:好想同你一起 时间:2018-04-18 08:01:30
  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一部小说。
作者:361sky 时间:2018-04-18 08:02:20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碰到怪事 时间:2018-04-18 08:11:30
  同楼上
作者:jiande605 时间:2018-04-18 08:15:35
  顶一顶,继续
作者:飞快的小猪 时间:2018-04-18 08:16:30
  心疼楼主,天天被催更,不过多多益善,你们催我慢慢看
作者:确时有难度 时间:2018-04-18 08:37:30
  ma
作者:不语咖啡屋 时间:2018-04-18 08:50:40
  我 来了 必须顶 不得不顶 用尽全力顶 再加上千斤顶 总之把它顶到顶 接着使出葵花宝顶 就算顶到史前也要顶 老子看了会用道德经顶 孔子亲自拜你为师天天顶 秦始皇站在阿房宫上使劲顶 汉高祖挥师杀向东罗马为你顶 吕布抛弃了貂禅而选择了帮你顶 张三丰见了后用太极拳九式全力顶 左冷禅召开武林盟主大会商讨如何顶 西门吹雪从此学会了最强一招剑神一顶 龙剑飞的如来神掌最后一式改为万佛朝顶 陆小凤从此再也不管闲事了而专门来为你顶 四大名捕四面出击看天下还有没有人敢不在顶 顶到阎罗王说我制造噪音我刁根烟看看他继续顶 顶到火山喷发太平洋海啸我还要继续往死里顶 顶到益阳地震山崩地裂地下水泛滥我还要顶 顶到地下水喷发造成洪灾损失惨重我也顶 要是你觉得敢兴趣你也可以过来一起顶 要是你看我不爽我没办法还要继续顶 要是谁敢过来阻止我就更加要顶 要是别人见了骂我傻我还是要顶 要是踩到我脚骨折我也继续顶 要是地面凹了我不管继续顶 要是天真塌下来了继续顶 就算天塌下来我都要顶 就算腾讯倒闭也要顶 就算鞋子烂也要顶 我用尽全力去顶 我非常用力顶 我很用力顶 我用力顶 我再顶 我顶 顶
作者:红茶绒绒 时间:2018-04-18 08:54:20
  不知不觉,都追了那么久了
作者:陆沉111 时间:2018-04-18 09:04:0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作者:LindaWen 时间:2018-04-18 09:10:50
  好书分享,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不愁 时间:2018-04-18 09:36:20
  写的不错,众口难调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8 09:36:45
  顾明烟略略颔首,轻声道:“难不成一直在这耗着?”
  “当然是你先退了,等我的轿子过了这条甬道,你再去给太后娘娘请安也不迟。”东宝林倒是一脸气定神闲的说着。
  一旁的芸儿听到了东宝林说这话,不由得皱了皱眉头,这位分明明是自家的娘娘,比她要高上一截,但是这东宝林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
  “那本宫若是不退呢?”顾明烟优雅的理了理发鬓,在前世的时候,这个东宝林就喜欢给自己使绊子,到了现在还是和以往一副德性。这小人一旦招惹了,还真是数不尽的麻烦!
  “不退的话,大家就在这耗着呗,反正我也才从太后娘娘那回来。”
  芸儿在一旁紧咬着一口银牙,走上前来,对着东宝林说道:“小主的身份好像比我家娘娘要矮一截吧,这自然是要听我家娘娘的!”
  东宝林被这一声尖锐的声音一惊,一脸嫌弃的望着芸儿,不满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旋即高高举起的手掌,一巴掌便扇到了芸儿的脸上,顿时,芸儿那稚嫩的脸颊五个红色的手指印十分醒目。
  清澈的回响声响在了甬道。
  自己前世未能保护好芸儿,今生即便是要拼尽全力,也不会再令她受半丝半毫的委屈。
  顾明烟黛眉微蹙,心中憋着一腔的怒火,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将这一巴掌反扇在了东宝林的脸上。
作者:star4121230 时间:2018-04-18 09:52:40
  楼主加油,晚上爆更了呀,赞!!!
作者:qq5202008 时间:2018-04-18 09:54:30
  希望节奏能快点,有点慢了
作者:wxqws416 时间:2018-04-18 09:58:00
  加油,支持你
作者:jstao2000 时间:2018-04-18 10:01:20
  写的不错,众口难调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不愁 时间:2018-04-18 10:02:40
  终于还是等到你
楼主夜微本尊 时间:2018-04-18 10:16:45

  东宝林一时错愕不已。
  顾明烟又转向了身子,望向了那些轿夫。
  “你们若再不将轿子退下,别怪本宫,治你们个杀头之罪。”
  顾明烟也不知道这是哪里来的底气,不过面对着欺软怕硬的东宝林,自然是不需要给她半分薄面。
  东宝林气得牙齿咯咯作响,指着顾明烟半响都说不出话来。再回头一望,那些轿夫都已经抬着轿子走远了,东宝林气得直跺脚,而顾明烟已经上了轿子,往着慈宁宫的方向去了。
  东宝林望着背影,死死地咬住了薄唇,等有朝一日一定要将这巴掌还给她!
  芸儿一边委屈地捂着脸,跟着轿子。顾明烟担忧地皱起了眉头,掀起了帘子,望着芸儿,低声道:“你先别跟我去了,赶紧回去上点药。”
  “芸儿没事,芸儿觉得这一巴掌挨的值。”芸儿嘴角噙着一丝血迹,却满面如沐春风一般。娘娘如今能硬气起来,想必这前面的风波都会迎刃而解,芸儿打心眼儿里为自家娘娘高兴。
  顾明烟低睡下了眼睑,前世有愧于芸儿,怎能忍心再看着她跟着身边受苦受难?顾明烟将手垂下,将一声叹息,咽进了肚中。
  这果然因为东宝林的搅乱,而耽误了给太后娘娘请安的时间,这一到门口,这守在宫门口的太监便迎上前来说道:“娘娘还是回去吧,太后已经歇下了。”
  “这么早就歇了?”顾明烟轻皱眉头。
作者:以在是 时间:2018-04-18 10:42:40
  一个好贴,支持支持,加油!!!
作者:287743837 时间:2018-04-18 10:48:10
  不知不觉,都追了那么久了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