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东北土匪往事,绺子里的四梁八柱都是什么角色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38:47 点击:891722 回复:821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81 下页  到页 
  我是老核桃养大的,从我懂事儿开始,就是觉得他挺邪门儿。
  老核桃都已经七老八十了,还整天搓着两颗核桃往山里跑,有时候一去就是几天几夜不见人影。我问他去山里干什么,他说找人唠嗑。
  山上除了一个埋着好几十号人的胡子坟,方圆十多里就没有一户人家。他找那些死人唠嗑?
  别看他自己一天神神秘秘的哪儿都跑,却给我立了两条规矩:一不许上山,二不许下河。农村孩子有不上山,不下河的么?我憋不住跟别的孩子去玩,他却总能把我抓回来,看得死死的。
  我那时候觉得他肯定是魔障了。村里人估计也是这么想的,要不然能都躲着他么?我是被他领养的,想躲也躲不开,要不,我也躲得远远的。
  后来,发生了一件事儿,我才知道,老核桃确实邪门儿。
  那天,我正陪着老核桃在山坡子上下棋,就看村头来了好几辆轿车,车里下来那帮人,像是请祖宗似的请下来一个老头。
  没一会儿,那老头就端着个罗盘往我们这边走来。给他领路的那人我认识,是村里有名的老板高大头。那人平时看人,鼻孔都往天上去,这会儿在那老头面前,却比孙子还恭敬:“葛大师,我说的就是那地方……”
  高大头指着离我不太远的一块空地:“去年,我亲眼看见,一条胳膊粗的乌头蛇跟一只大野鸡在那儿打架争地盘,乌头打赢之后,哧溜一下就钻那地窟窿里……”
  葛大师忽然快走了两步,拍着手乐道:“黑龙宝穴,黑龙宝穴啊!我看了这么多年风水,见过最好的墓地都赶不上这块!”
  高大头乐得差点儿没跪下,赶紧往那葛大师手里塞红包。

打赏

3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84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39:28
  这事儿,本来跟我们不挨着,谁曾想,老核桃噗嗤一下乐了:“jb的黑龙宝穴!那地方要是敢埋人,不出事儿才怪呢!”
  老核桃说话的声儿不大,可是人堆里却有耳朵尖的,当时就有人指着老核桃骂开了:“你逼逼什么呢?”
  老核桃横了对方一眼,没吱声。那人反倒来劲儿了,奔着老核桃就走了过来。我当时只有十一岁,比那人还矮了半截,可我也不能眼看着老核桃吃亏啊,所以立刻从地上捡了块石头,挡在了老核桃前面:“你想干啥?”
  “吓唬老子?你毛儿长齐了吗……”那人话说到一半儿就不吱声了。
  我还正纳闷呢,老核桃却从后边儿拍了拍我的肩膀:“走了,人家自己愿意找死,咱们也不能拦着。”
  我这时候才看见,老核桃的衣服不知道什么时候敞了怀,他胸口刺着的震天雕从衣服里面露出来一半;原先在他手里的那两颗铁核桃也不知道哪儿去了,只是他手指头缝里却沾着核桃壳。
  我当时就想:铁核桃不能被他捏碎了吧?那玩意儿,拿锤子砸都费劲呢!
  老核桃也不管我怎么想,背着手就往山下走。我一边走,一边回头看,生怕有人追上来。高大头那伙人里还真有人不服,原先要打老核桃那人死活拽着他,不让他过来。后来实在拉不住了,才来了一句:“你找死啊?那老头是老胡子!”
  我听完也吓了一跳,胡子就是东北的土匪。要是按老核桃的岁数往回推,他在建国之前土匪闹得最凶的那会儿,也就是三十多岁,说不定真当过胡子。
剩余 2 条评论  点击查看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0:07
  但是这事儿,我回去也没问。老核桃那人就这样,他不想说的事儿,你磨叽几天,他都不吱声。
  本来,我以为这事儿也就这么过去了。没想到,高大头迁完坟才没几天,就有人找上门了。
  来的那人岁数也挺大,见了老核桃就是一拱手:“蘑菇,想娘家人了,来看看孩子他舅。”
  老核桃一撇嘴:“都他妈什么年月了,还玩这个?有屁快放!”
  那老头也不生气:“老哥哥是托天梁?”
  老核桃就没给对方面子:“托天梁算个卵子。”
  我一听,不好,这不是找打架么?没想到,那人眼睛一亮:“老哥,俺遇上难处了,你老哥可得伸伸手啊……”
  老核桃扭头跟我说:“小子,出去打壶酒。我要跟这个兄弟喝两口。”
  那人挺有眼力见的,直接往我兜里塞了酒钱。我知道,他们两个说事儿,不想让我听。
  不听就不听!我听不着,还看不着么?
  老核桃晚上出去的时候,我就悄悄跟着他出了门儿。我看见老核桃一路往高家坟地那边走,等到了老高家新坟之后,就躲在坟头后面,伸手往出掏东西,没多一会儿,就在旁边堆了一堆土。
  我离老核桃太远,根本看不清他在后面鼓捣什么。直到他走了,我才慢慢靠过去,拿手电往坟堆子上照了一下。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2:20
  也不知道老核桃是怎么想的,在坟堆后面掏了一个窟窿不说,就连里面的棺材都让他掏了个眼儿,隔着棺材都能看见死人的脑瓜壳子。最奇怪的是,老核桃还在窟窿上架了三块青石板,看着就像是给坟堆子开了一个后门。
  我刚往前凑了凑,就吧唧一声踩了一脚稀泥。我低头一看,就见地上多了一滩子黑水。那水好像是从坟里淌出来的,还带着一股臭味,熏得我差点儿呕出来。
  我穿的可是新鞋!从买回来就天天擦,沾上点儿泥我都心疼,更别说沾了这么一块像屎一样的玩意儿!
  我那时候数岁不大,脾气却挺急,完全没去想坟里怎么就能淌出水来,心里的火噌的一下就上来了。我手里要是有把锄头,当时就能把坟刨了!
  我手里头虽然没有家什,兜里却揣着一个麻雷子。
  走山的人,一般都会带个鞭炮、二踢脚啥的,万一要是在山上遇上啥事儿,点着了扔过去,一是能吓吓对方,二是能传个动静,等着附近的人来救。
  我把从老核桃那儿偷来的烟卷点上一颗,对着了麻雷子,伸手就扔坟窟窿里了。
  坟里“哐”的炸了一声之后,我就听见坟里鬼哭狼嚎的叫起来了。我没听清那声儿喊的是什么,但是肯定不是人的动静。人再怎么喊,也喊不出那么尖的声儿。
  我这才知道害怕了,撒腿就往山下跑。
  我本来是想直接跑回家的,可是跑着跑着,就不知道自己跑到哪儿去了,除了知道自己是在林子里,东南西北都分不清。等我好不容易跑到一个开阔点儿的地方,却彻底懵了——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哪儿……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2:37
  我从小就爱往山上跑,李家沟附近的沟沟岔岔,我差不多都跑遍了。可是这地方,我却从来没来过。
  我拿着手电往四周照了几下,就看见远处有一堆白花花的东西。一开始,我还以为自己照到了一个挂着黑布的雪堆子。可是仔细一想,不对呀!现在大夏天的,哪儿来的雪?
  那是一个人!是个穿着一身白衣服,蹲在地上的女人!被我当成黑布的东西,就是她的头发……可是,谁会大半夜的蹲在荒山野岭上?
  我头一个反应就是往回跑。谁曾想,我一转身,就看见那女人跑到我后头来了。她把两只手抱在怀里,低着脑袋蹲道当间,把山路都给堵死了。
  我下意识的拿手电往两边照了几下,想看看能不能换条路跑。可山路两边全是黑漆漆一片,手电光照过去就是一个白道儿,什么都看不清,只有我前面那女的,不用手电照着,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等我再往她身上看的时候,那女的不知道怎么就一下贴到我前面了,脑瓜顶差点儿没碰着我的肚子。我吓得赶紧往后退了一步。
  那女人一下从怀里举出来一个用寿衣包着的孩子。那孩子脸上煞白一片,只有脸蛋像是被红纸染过似的,画着两团子红印。
  死孩子!
  我们这边有个规矩,夭折的孩子,都得往脸上画两团子腮红,弄得跟纸扎的童男童女差不多,为的就是让他们找个“老仙儿”,先伺候着,等他们父母下去了,再领回来;要不然,小鬼儿进了阴间的母子河,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那女的拿寿衣包孩子,不是抱着一个死孩子,还能是什么?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7:54
  我刚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就听那女人细声细气的问了一句:“你说,他还能活不?”
  我哪敢答应啊?转身就想跑……
  可我脚刚往后一退,就一脚踩空了,整个人躺在山坡子上就往下面滑。
  我刚从山坡子滑下去,就赶紧把脑袋抬了起来——这时候要是不抬头,后脑勺撞石头上,一准没命。
  我抬起头,第一眼就看见那女的抱着孩子,从山坡上撒腿往下追,两只手举着孩子往我眼前凑合:“你说,他能活不?他能活不……”
  我刚想闭眼睛,就觉着身子底下刺啦一声,后背好像是刮在石头上了;还没等反应过来,就咕咚一声掉进了水里。好在山水只有我脚脖子深,我没两下就挣了起来。
  那女人就抱着孩子蹲在一块石头上,抻着脖子问我:“你说,他能活不?”
  “能活,能活……”我嗷嗷喊了两声,掉头就往对面跑。
  也不知道是累脱力了,还是吓的,我就觉得两条腿比灌了铅还沉,跑出去没多远,全身上下一点劲儿都没了,只能拖着腿往前蹭。
  我跑一步,身后就嘎吱一声,就像是有人踩着树枝,一步不离地跟在我后面一样。
  “你说,他能活不?”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8:10
  那女人就在我后面,我跑一步,她就问一声。这回,我再也不敢吭声了,连头都不回的,使劲儿往前面跑。我没跑出去多远,就看见前面冒出来一道黑影。
  老核桃?他肯定是听见麻雷子响,追上来了。
  “老核桃!救命啊……”我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等我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老核桃屋里的火炕上了,全身上下像是发烧似的,虽然盖着棉被,却还是冷得厉害。
  我刚想喊老核桃,就听耳朵边上有人喊了一声:“你说,他能活不?”
  “妈呀!”
  那女人就站在炕沿边上,脑袋上垂下来的头发还在滴答着水,手里抱着的孩子脸上那红印都被水弄花了,红呼呼的蹭了一脸。这回,那孩子的眼睛睁开了,瞪着两只白花花的眼珠子,往我脸上瞅。
  我吓得连声儿都出不来了,一个劲儿的在那儿张嘴,就是出不了动静,心口疼得像是要裂了一样。
  那女人弯着腰往前凑了两下,把孩子直接放在我枕头边上:“你仔细看看,他还能活不?”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48:56
  我正哆嗦的时候,就见老核桃一手拿着土烟袋,一手搓着两个楸子(东北的核桃),推门走了进来:“该活的死不了,该死的活不成。你还是哪儿来哪儿去吧!”
  那女的像是没听见老核桃说话,使劲儿把那孩子往我身边推,像是要急疯了似的扯着脖子喊道:“你说他能活不?”
  “给脸不要脸!”老核桃一抬手,像是拿石头打鸟似的,把手里的两个楸子甩到那女人头上。
  “啊——”那女人尖叫的动静差点儿没把我的心给揪出来。
  我眼看着那女人脑袋上被楸子砸过的地方冒出来一股青烟,她却一下跳到了炕上,抓着那个死孩子,推开窗户就跳出去了。
  老核桃走过来,从炕柜下面翻出了三个麻袋片子,卷成一卷,用麻绳捆上,往胳膊下面一夹:“老实躺着,我去追她。”
  我指着炕席上那几个黑漆漆的脚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老核桃抬手给了我一个嘴巴,我才回过神来,没命地喊了一声。
  老核桃可没管我是不是快要吓疯了,夹着麻袋,转身就往山上去了。
  我在他屋里呆了一晚上也没敢合眼,等到第二天天亮,老核桃还没回来。我就一直坐在门口等他,直到天色傍黑的时候,他才背着一个用麻袋套住的人进了院子。
  老核桃装人的手法挺怪:一条麻袋从脚套上去,套到人腰的位置;一条麻袋扣个窟窿,从脑袋上往下套到腰;最后一条麻袋直接套人脑袋上,在脖子上扎活扣。
  老核桃把人背到院子里,往地上一扔:“掀开脸看看,是不是,认准了,赶紧烧了。记着,只能掀脸看,别开别的地方。”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58:24
  我使劲儿往自己手上拍了两下,才控制着手不抖了,掐着麻袋边儿,掀开一块,往里瞅了一眼,就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麻袋里那死人只剩下半边脸还有人模样了,另外半边脸像是被老鹰抓了似的,活活给撕下来一大块,里边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看着就不像是人脸。
  尤其是被老核桃用绳子扎起来的腰,看着还没我大腿粗呢!要不是内脏被掏空了,再怎么勒,也勒不出这个样儿来!老核桃到底弄下来一个什么东西啊?
  我刚往老核桃那边看了一眼,他就冷着脸道:“是不是昨天追你的人?”
  我仔细想了想,昨天那女的追我时,我就在她靠在炕沿上的时候看见过她半边脸,跟麻袋里那个人也差不多少,干脆点了点头:“是!”
  “那行了。”老核桃伸手把那女人抓了起来,像是夹着行李似的夹在胳膊底下,转身又上了山。等他回来的时候,却空着两只手。
  还没等我赔上笑脸,老核桃就炸锅了:“看把你能耐的,往坟地里扔麻雷子!你还想干啥?”
  “你知道那坟地是怎么回事儿吗?那是聚阴气的地方!我故意在坟上掏个窟窿,就是为了把阴气泄出来;只有泄了地气,高大头那一家子才有救。你可倒好,一脚踩上去就算了,还敢往里扔麻雷子!炮仗一响,里面的鬼魂能不伤着吗?”
  老核桃带着一副“鬼咋没有弄死你”的表情,咬牙切齿的道:“你小子要是胆儿肥,你别跑啊!我这边还没把那死鬼按下去,你倒先跑了!你身上沾着阴气呢,荒山野岭里的各路冤鬼不找你找谁啊?我要是再晚去一会儿,你就得让女鬼把你身上的阳气借光!你就得成那死孩子!”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58:41
  我听了半天,才出声道:“你没走啊?一直在那儿看着?”
  “我要是走了,你早死了。”老核桃没好气地道:“我一出屋就知道你跟在我后面。我故意装不知道,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个深浅。”
  “我这不是知道了吗……”我笑嘻嘻的道:“你究竟是啥人?”
  “胡子!”老核桃一瞪眼。
  我眼睛一下亮了!东北胡子闹得确实厉害,可是这胡子里也有好坏,东北抗联里有一部分人原先就是胡子。我最爱听别人讲胡子、讲大仙儿,干脆凑到老核桃边上:“你真是托天梁?”
  我早就听人说过,一个绺子里除了大掌柜之外,最厉害的就是四梁八柱。这四梁的头一梁叫“托天梁”,也叫“搬舵先生”,是绺子里的军师,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行动前,要占卜凶吉;遇险时,要祈神庇佑。
  老核桃连鬼都能打跑了,肯定是哪个绺子里的托天梁。
  我这话刚一问完,老核桃就呸了一声:“托天梁算他娘的鸟鸟……老子是盘山鹰!”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58:55
  我这一听更乐了,软磨硬泡的让他给我讲讲盘山鹰是咋回事。老核桃被我缠得没办法,才告诉我:
  谁都知道托天梁是绺子里的军师,但是,多数托天梁都是扯蛋,不是混不下去的教书先生,就是半吊子的大仙儿,遇上事儿,除了能出个主意,什么都干不了。这样的人在的绺子,都是在山边晃悠,进不了深山;要是真被逼进了深山老林,说不定就出不来了。
  绺子里真正有通阴阳、斩鬼神、跟仙家借路这种大本事的,叫“盘山鹰”。只有常年窝在深山老林里的龙头大绺子,才有盘山鹰;也只有盘山鹰带的绺子,才不惧鬼神。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4:59:39
  老核桃的话,我当然不信:“你瞎扯啥呢?老辈人都说‘鬼怕恶人’。胡子不狠不凶,那还叫胡子?”
  “滚你爹的!”老核桃张嘴就骂开了:“胡子再厉害也只能跟人横,跟鬼神行吗?”
  “你在山外都能撞邪,胡子那可是常年活在深山老林里,个把月都不下山一回的;遇上官兵围剿,还得往更深的林子里钻,躲上三五个月那是常事儿,撞邪那也是常事儿!”
  “解放前那会儿,是个人都知道,越深的林子里,怪事儿就越多,越往深山里去,出来的机会就越少。胡子干的都是刀口舔血的买卖,谁手上没沾过人血?杀过人的人,比常人更容易撞邪。一个绺子里,要是没个能跟鬼神打交道的人,进一次深山就别想再出来。要是没有能镇住鬼神的本事,师爷凭什么坐绺子里第二把交椅?”
  我这一听,眼睛就亮了,死活缠着老核桃,要跟他学盘山鹰的本事。
  其实,我那个时候还真没想太多,也就是个孩子心气,遇上觉得好玩的事情,就想跟着学。
  “你想给我当徒弟?”老核桃看了我半天,才点了点头:“还行,有胆子、有义气,命也够硬,还没什么牵挂,做我徒弟倒是不错。可是,我有仇人,将来要是遇上了……”
  老核桃想了半天,最后咧嘴一笑:“现在哪儿还有胡子了,拿江湖道道吓唬你干啥?我这点本事,要是带棺材里了,还真有点儿可惜……走,我带你去拜山。”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5:00:47
  老核桃从家里翻出一捆子黄香、黄纸、一壶酒,又弄了只活鸡,就带着我往村头那边儿走。
  我走了两步才问老核桃:“咱们这是去哪儿?”
  老核桃头都没回:“去砍头坡。”
  我让老核桃吓了一跳——那可是一个闹邪门儿的地方!
  砍头坡,不是真用来砍人脑袋的地方。起这个名儿,全是因为坡下面有块石头,那块石头就像是一个被倒捆着双手、跪在地上往前栽倒的人;人脖子的位置正好搭在河边上,河水正好在石头前面推出来一个坑。怎么看都像是一个被拉到河边砍了脑袋的尸体。
  更怪的是,不管下多大的雪,都埋不住那块石头的“后脊梁”。大雪天去看石头,就跟让雪埋了半截的尸体似的,还腾腾冒白气儿。
  当地人宁可多走二里地出去,也从来不顺着砍头坡上山下山。他们都说,要是踩了那块“没脑袋”的石头,一准撞邪。
  老核桃领着我去那儿干嘛?
  等到了地方,老核桃才把东西对着死人石摆到地上:“一会儿,你就给那石头磕头,我不说停,你就别停。”
  我一下愣了:“咱们不是得拜祖师爷吗?”
  “盘山鹰,不拜祖师爷,就拜断头台。”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5:02:09
  胡子不是没有祖师爷,东北胡子拜的祖师爷是达摩老祖。这事儿听起来挺奇怪,但确实是真事儿。达摩老祖是十八罗汉之一,十八罗汉劫富济贫,胡子为了标榜自己是义匪,才拜的达摩老祖。
  老核桃絮絮叨叨的道:“干胡子的,十有八九逃不过脑袋上那一刀,不是被官府剁了,就是死在别人手里,拜断头台才是正经事儿。”
  “这里有个现成的砍头坡,那是好事儿。要是没有,咱们就得砍颗树,放倒了之后,把树冠砍下来,当没脑袋的死人用。”
  老核桃点了香,自己拎着公鸡站到了死人石后面:“跪下磕头。”
  我刚一跪下,老核桃就把公鸡的脑袋给拧了下来,手一松,把没了脑袋的公鸡扔在了死人石上。
  我也不敢多看,赶紧低下脑袋磕头。等我第一次起身的时候,正好看见,没了脑袋的公鸡顺着死人石往前跑,腔子里的血喷得满地都是。
  我刚磕了三个头,就听老核桃喊了一声:“行了!”
  等我抬头看时,那只鸡已经趴在死人石上面,鸡脖子正好压在石头的断口上,鸡血顺着石头一直往下淌;离老远一看,真跟刚被砍了脑袋的人一样。
  老核桃踩在石头上,一脚把公鸡给踢进了河里,隔着河沟蹦到我前面:“你天生就是做盘山鹰的材料!咱们回家!”
  老核桃告诉我,让公鸡跑断头台就是看祖师爷收不收我。公鸡像刚才那样停在石头正当中的,就代表石头替我挡了一条命,将来我肯定能躲过一次断头之祸。
  公鸡没停正中间,他也一样收我,但是将来遇上大祸的时候,可就没有那么好运道了,不死也得落个残疾。
  公鸡跑偏了,从石头上掉下来,那就是祖师爷不收我,老核桃说什么也不能传我本事。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5:03:24
  可拜师没几天,我就后悔了……盘山鹰那套功夫简直就不是人练的!术门的功夫得学,杀人的功夫也得学,江湖规矩得学,就连木匠、炉匠这样的小手艺,他也教我。
  我问过老核桃,怎么学这么多?
  他说了,谁让盘山鹰是胡子呢?
  要是光吃大仙儿这碗饭,学个请神看事儿什么的就够了。但是,当胡子不行!
  胡子得有拔刀立腕的本事。真要上了阵,谁管你是不是师爷,见着了抡刀就砍、拔枪就崩;指着别人过来救你,脑袋都得让人拎走当尿壶。功夫就是保命用的。
  “教你小手艺,那是盘山鹰的规矩。谁也当不了一辈子胡子,早晚有金盆洗手的时候。胡子不知道存钱,不在绺子里了,早晚得饿死,小手艺是为你安身立命用的。有时候踩盘子也能用上,好好学。”
  我不好好学行么?
  老核桃教人比鬼还狠,学不好就真踹人,我差点儿没让他踹死。一开始我天天哭,时间长了,也就不觉得累了。
  我总问他,我什么时候能不学?
  老核桃告诉我,他什么时候在我胸口上纹上一只鹰,我什么时候就能出师。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8 15:04:05
  胡子纹身有讲究——胡子纹身只有龙、虎、鹰、狼。
  只有掌柜的,才有资格纹龙、纹虎;绺子里最能打的纹狼;师爷只能纹鹰。一般绺子里的师爷,还没资格纹鹰。瞎往身上画花的,让人看见了,把你人皮揭下来一块都算是轻的,弄不好就得没命。
  我知道老核桃也就是这么一说,他心里想让我继续上学,不会真给我纹身。那东西一上身,将来哪个大学敢收我?
  我跟老核桃在一起住了十七八年,他除了不告诉我绺子里的事儿,一身本事一点儿没落的让我学了个遍。
  本来的日子也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直到那年我高考完……
  我刚从考场出来的那天晚上就接到村里的电话,说是老核桃要不行了。
  我脑袋里顿时嗡的一声,连招呼都没跟别人打,就一路往回跑。老核桃都已经九十多岁的人了,年轻时还受过暗伤,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撑到再见我一面,路上一点儿没敢耽搁。等我到家时,天也快亮了。
  我一进家门,就看见老核桃穿着一身寿衣,盘着腿坐在炕上,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门口,像是专门在等我。
  “你不是快……”我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谁他么没事儿跟我开这种玩笑?
  老核桃慢慢悠悠地开口道:“我昨晚上就死啦,你这是在跟死人说话呢。”
  我当时就一个激灵。老核桃要是不想走,确实有拖上一天半天再走的本事。他说的不能是真的吧?
  老核桃开口道:“我等你回来,就是怕你把我给烧了。记得,给我弄口棺材,亲手把我埋了,明白不?”
  我刚一点头,老核桃立刻直挺挺地倒在炕上,没气儿了。
我要评论
作者:缘分天下 时间:2018-04-29 09:03:50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作者:木笃猪 时间:2018-04-29 09:11:10
  友情帮顶贴,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09:21:45
  我没想到,老核桃怎么会说走就走,就这么没了,趴在他身上哭了个昏天黑地。哭归哭,他交代下来的事情还得办哪!
  我不得不说,他给我出了一个难题,那个时候实行强制火葬,大白天抬棺材肯定进不了山,我被警察抓起来关几天是小,老核桃的遗愿完不成,我一辈子都不安心。
  我守在老核桃身边想了半天,才想出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来。
  我先用家里的木方子,像是做拼插积木似的,弄出来六块板子,到了地方只要先后一插就是一副棺材。抬板子山上,目标肯定能小不少,不容易被人发现。
  接下来就是怎么上山,白天抬肯定不行,怎么走都能被人看见,我想来想去,最后偷摸给县里狗子打了电话,只说让他带几个信得过的哥们儿回来,帮我个忙。
  狗子是我同学,也是一起长大的发小,他念完初中之后就在社会上混,我们也就不常联系了。但是以前的情分还在,我的事儿,他不会不帮忙。
  我在家等到天黑,狗子才带着四个人赶了过来,我在家的时候已经做好了一副担架,把老核桃放在担架上,用棉被盖了,我和狗子抬着担架,另外几个人背着木板,连手电都没敢开就悄悄出了村子。
  进山的大路,在村子正面旁边有护林站的人,我们从那过去肯定得让人看见,干脆就转了个圈,从砍头坡方向上了山。
我要评论
作者:287743837 时间:2018-04-29 09:27:50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作者:6515058 时间:2018-04-29 09:41:31
  写的真的很好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09:41:45

  我前脚刚趟过河沟还没等踩着死人石,就听身后咔嚓一声,担架的两根棍子就全都断了,老核桃一下翻进了河里,我赶紧把老核桃从水里拽了出来,跪在地上磕了三个头,眼泪也跟着流了下来。
  坐在地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按理说,抬人的时候,杠子断哪儿,就该在哪儿下葬,那是死人自己选的地方,可我总不能把老核桃给埋河沟子里吧?死人石那里就更不行了,那块石头足有五六顿的分量,凭我们几个还能把石头掀开去埋老核桃?
  狗子在边上看了好半天,才开口道:“要不,你把人背上,咱们继续往上走?”
  事到如今,也只能这么办了,而且除了我,也没人敢去背死人。
  我擦干了眼泪,把老核桃用孝带子绑在身上,背上他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山上去,那时候,正好是深秋,蚊子成群成群的在草稞子里钻,没走多远我身上就被叮的全都是包,胳膊上钻心的刺挠,想挠还挠不着,就只能这么硬挺着。
  死人身上本来就凉,加上被水给浸过,一溜溜的凉水顺着我脊梁直往下淌,冻得我连着打了几个哆嗦:“蚊子真他么多,狗子,你要是刺挠就站着挠挠。”
  “没事儿,蚊子没咬我。”狗子一开口,我就觉得身上更冷了,冷的就好像有人直往我身上扔冰渣子。
  我刚想让狗子给我点根烟驱驱蚊子,却发现狗子他们连个手电都没开:“你们怎么不开手电?”
  狗子走在前头连头都没回:“我们能看着?”
  “能看着?”我当时就觉得不对了,这深更半夜,荒山野岭的,就算是我这样练过功夫的人,也看不出多远,他们怎么就能看着路?
  我试探着问了一句:“你瞎扯什么呢?赶紧把手电打开,我看不清路了。”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04-29 09:46:50
  这个故事不错!
作者:45039484 时间:2018-04-29 09:58:40
  努力支持中,期待更新中.......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0:01:45

  狗子说了一句:“开就开呗,你别害怕就行?”
  我还没等说话,身后就亮起来两道说点光,光柱在狗子身上一晃,我才看见,他脑袋顶上好像是瘪了一块儿:“狗子,你脑袋怎么啦?”
  “没啥,枪打的!”
  我脑袋顿时嗡的一声,我前些日子听说,县城打黑毙了好几个人,其中一个还是我们村,好像叫李国强。
  李国强不就是狗子大号么?我们全村都叫他狗子,一叫就是十多年,谁一下能想起来他大名叫什么?加上我那时候正在专心备考,也没用心打听。谁能想到,我还叫回来一个死人?
  “你别吓唬我!”我一下停了下来。
  “谁吓唬你!”狗子背对着我站在了山坡上:“武警站在我背后开枪,枪管子就差没顶我后脑勺上了。一枪下去,天灵盖能掀起来半尺多高,脑袋能不瘪么?”
  狗子是死人,那他带回来那些人。
  我没回头,后面就有人往前走了两步,两个人一左一右的把我给夹在了中间,我鼻子里也跟着钻进来一股土腥味,就好像是有人带着一堆刚从地里挖出来新土,站到了我边上。
  狗子在前面说了一句:“你真当我们是你叫回来?我是老爷子叫来的,要不是他让我们过来帮忙,你当我们能回来。”
  “老核桃?”我下意识向往后看,结果刚一回头,就跟老核桃撞了个脸对脸,老核桃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下巴颏从我脑袋后面伸了过来,侧着身子往我脸上看。
作者:kanbbll 时间:2018-04-29 10:12:40
  感觉好看,用手机一口气看完了!情节很好
作者:ssantino 时间:2018-04-29 10:19:50
  老读者又跟过来了,支持支持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0:21:45

  我身子一激灵,差点就要把人往外面扔,可是老核桃的两条腿,却一下把我腰给缠上。右手也跟着勾在了我脖子下面,左手从我肩膀头上伸出了出来,往前指了指:“往哪去!”
  我听着那声有点不想老核桃的动静,可是他值得地方却是胡子坟。我听老核桃说过,胡子坟里埋着他以前的弟兄。
  我现在就算不想走,也不行了。老核桃勒在我脖子底下的胳膊,正绷着劲儿呢,只要他使点劲就能把我勒死。我也只能当老核桃有那个跟兄弟葬在一起的心思,硬着头皮往前走。
  谁曾想我刚走几步,就听见身前身后同时咔嚓响了一声,低头一看,狗子他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把四块棺材板给插在一块儿了,我正好被他们围在了中间。
  那四个死人,一人抬着没底儿没盖儿的棺材一角,像是抬棺材一样把我围在中间,一步步推着往前走。狗子身前不知道怎么就冒出来一团绿光,从我这边看就像是他在前面挑了一盏绿色的灯笼。才方圆五六米给照得惨绿惨绿的一片。
  老核桃把我脖子给勒的死死的,我现在别说是喊,就连话都说不出来,只能他说那,我就往哪儿走。
  老核桃带着我从胡子坟边上绕了过去,一直走到一个山沟子里面,我才看见,那里有个不小的院子。院墙都已经塌了半边,站在墙外就能看见里面半间屋子。
  “别是鬼宅吧!”我头皮顿时一麻。
  李村一直都有人说,挨着村的山里有那么一个鬼宅,平时进山看不着,只有下雨阴天的时候才出来,谁要是一脚踩进去,就别想再出来了。
  我脚步刚停了一下,就被死人用棺材拽进了院子,直到这时候,我才看见,那半间屋子其实就是一个小庙儿,庙里神龛上除了一个黄布蒲团什么都没有。
  “过去,过去……”老核桃连着退了我两下:“过去跪供桌下面,一会儿,我踩着你上神位的时候,你千万别动,你一动,我可就得魂飞魄散了。赶紧走哇!”
  老核桃踩着我上神龛?
  他可跟我说过,除非脑袋让人给剁了扔地上,要不然咱们这颗脑袋活人不能踩,死人更不能踩。活人踩你脑袋,你这辈子没法抬头做人,死人要是踩你脑袋,等于踩灭了你头上的顶天火。变成鬼都得比别人矮半头!
  可他现在要踩我?他到底是不是老核桃?
  我背着老核桃一步一步往前走,眼看快到神龛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在我们后面喊了一嗓子:“不许跪!”。
作者:匣中三尺水 时间:2018-04-29 10:36:20
  怎么不更新了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0:41:45
  我一下停住了,倒不是因为我害怕,而是那声音太熟悉了——是老核桃,绝对是老核桃!他的声音我听了十几年,绝对不会听错!
  可是那声音明明是从门口传过来的。要是老核桃在门口,那我身上背的是谁?
  我刚想回头,老核桃的一只手掌就压在了我脑袋上:“不许停,继续走!”
  他的声音里明显带着一丝阴寒的杀意。我甚至能感觉到他压在我头上的手掌往里收了一下,五指的指甲同时按在了我的头皮上,那架势就像是准备抓穿我的脑袋。
  门口那个声音又响了起来:“不用怕他,他不敢杀你!等会儿他从你身上抬腿,你就把他掀下来!”
  我身上的老核桃明显动了一下:“你回头看看跟你说话的是谁。”
  我稍稍转了下头,却没看见庙门口有人,等我目光往上一抬,才看见门框上挂着一个纸扎的小孩儿。纸人我看过不少,不知道为什么,那个纸扎的小孩让我觉得异常熟悉,就好像自己在哪儿见过一样。
  老核桃阴声道:“看见了吧?跟你说话的是鬼。”
  “他自己才是鬼!”纸人厉声道:“前天晚上,他趁我不注意夺了我的肉身,我才附在了纸人上。你没听见他说话的动静不一样吗?”
  纸人不等别人说话就飞快地道:“他要踩着你上神台,你要是被他踩到脑瓜顶,必死无疑!你不能再往前走了!”
  老核桃冷声道:“你觉得他说话的声音像我?还觉得他有些熟悉对不对?他就是当年借走你一口阳气的那个死孩子!你仔细想想……”
  “他有你一口阳气在,你做什么他都知道,别信他的。
作者:flowerandkk 时间:2018-04-29 10:44:4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1:01:45
  你还记不记得,我当时只带回来一个女人的尸首,没找到那个死孩子。那就是他!他有你一口阳气,你想什么他全都知道。上不上当,全看你了!”
  老核桃最后一句话的语气确实很像他本人。他说话从来就没有重复第三遍的时候,什么话最多说两遍,两遍之后,你爱信不信。
  纸人冷笑道:“你背的人要是我,我会让你这么上山么?你自己想吧!”
  我到底该相信谁?
  我在原地站了两三分钟,见他们两个谁也没有再出声,最后一咬牙,往神台的方向走了过去,在神台下面慢慢跪了下来。
  老核桃冷笑一声,松开缠在我腰上的双腿,一只脚尖踩着我的脊梁慢慢站起来,第二脚也紧跟着往我头上落了下来。
  他的脚掌刚要碰到我的发梢时,我忽然一下挺身而起,把老核桃整个给掀了出去,紧跟着一转身,从兜里掏出两颗铁核桃,朝纸人打了过去。
  核桃本身就属阳木,加上人手不断盘搓,融入了人体气血,核桃表层一旦发红就是至阳之物,用来打鬼,无往不利;有些上品核桃投进阴气当中,甚至会发出像是鞭炮似的爆炸。老核桃没事就在那儿搓楸子(东北核桃),实际上是在制作法器。
  我不太喜欢楸子,更喜欢搓铁核桃,不管什么时候,我身上都会带着一堆铁核桃。给老核桃送葬,我怕冲了阴灵,身上没带什么趁手的家什儿,就只能用核桃打鬼了。
作者:wxqws416 时间:2018-04-29 11:04:20
  快更,快更,快更,重要的事说三遍
作者:木笃猪 时间:2018-04-29 11:10:50
  最近更新速度慢了。。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8-04-29 11:16:40
  顶顶楼主,身后一凉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1:21:45

  那两颗核桃从我手里飞出去之后,就在空气中带起了一阵红芒,乍看上去就像是两个飞在空中的火炭,直奔纸人飞了过去——我的核桃能在空气中擦出火光,可见小庙里已经汇聚了多少阴气。
  纸人万万没想到,我往他这边冲过来,不是为了逃命,而是为了杀他,仅仅一愣的功夫,两颗核桃就已经一前一后地逼近了纸人的面门。
  后者猛一缩头,第一个核桃紧擦着他头顶飞掠而过,虽然没伤到头颅,却在他头上带起了一道火烧似的痕迹。纸人本能地挺身时,第二个核桃也继踵而至,不偏不斜地打进了他的脑袋。
  纸人的脑袋在核桃的撞击下炸得四分五裂,一股绿色的磷光从他脖子里喷射而出。眨眼之间,整个纸人就烧成了一个人形的火团。
  我仍旧去势不减地往纸人身上撞过去。就在我快要跑到庙门口的刹那间,忽然觉得身后似乎冒出了五六个人。我虽然没来得及回头去看身后的动静,却能清晰地感觉到那些人从四面八方往我身后冲过来……
  我来不及多想,整个人就直奔着燃烧的纸人撞了过去。等我带着一身火星闯出庙门时,远处忽然晃出来一道人影——老核桃?
  现在,我已经不敢相信对面的人究竟是不是老核桃了。
  “低头!”老核桃仅仅喊了一声之后,七八个核桃就从他手里像是打枪一样接二连三地飞了出来。
作者:yiliang00 时间:2018-04-29 11:33:30
  我 来了 必须顶 不得不顶 用尽全力顶 再加上千斤顶 总之把它顶到顶 接着使出葵花宝顶 就算顶到史前也要顶 老子看了会用道德经顶 孔子亲自拜你为师天天顶 秦始皇站在阿房宫上使劲顶 汉高祖挥师杀向东罗马为你顶 吕布抛弃了貂禅而选择了帮你顶 张三丰见了后用太极拳九式全力顶 左冷禅召开武林盟主大会商讨如何顶 西门吹雪从此学会了最强一招剑神一顶 龙剑飞的如来神掌最后一式改为万佛朝顶 陆小凤从此再也不管闲事了而专门来为你顶 四大名捕四面出击看天下还有没有人敢不在顶 顶到阎罗王说我制造噪音我刁根烟看看他继续顶 顶到火山喷发太平洋海啸我还要继续往死里顶 顶到益阳地震山崩地裂地下水泛滥我还要顶 顶到地下水喷发造成洪灾损失惨重我也顶 要是你觉得敢兴趣你也可以过来一起顶 要是你看我不爽我没办法还要继续顶 要是谁敢过来阻止我就更加要顶 要是别人见了骂我傻我还是要顶 要是踩到我脚骨折我也继续顶 要是地面凹了我不管继续顶 要是天真塌下来了继续顶 就算天塌下来我都要顶 就算腾讯倒闭也要顶 就算鞋子烂也要顶 我用尽全力去顶 我非常用力顶 我很用力顶 我用力顶 我再顶 我顶 顶
作者:寂寞的风孤独的雨 时间:2018-04-29 11:33:41
  同楼上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不愁 时间:2018-04-29 11:40:40
  一起努力,很不错的题材作品!
作者:大涯拍拍乐 时间:2018-04-29 11:40:50
  楼主快点更啊,今天的都看完啦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1:41:45
  我本能地把头一低,身后也跟着传出来一阵鬼哭声。
  等我回头再看的时候,小庙里除了四件被打出窟窿的寿衣,就剩下一具干巴巴的尸体了。我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见过那具尸体生前的模样,可他怎么会找上我呢?
  老核桃大步走了过来,对着我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臭骂:“我教你的那些玩意儿,你都就饭吃了是不?是不是活人给你送的信,你看不出来?屋里坐的人是死是活,你分不清楚?电话打到阴间还是打到阳间,你也弄不明白?我就不该救你,让你死了,还能少给我丢点儿脸!”
  “你什么都知道啊?”我一下懵了。
  “你个鳖犊子回村我就知道了!”老核桃气得不行:“山魅子进了咱家,我也清楚。我就是想看看,你能不能把事儿办明白!”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从我在县里接到通知,一直到我上山,确实有很多我该看却没看出来的地方。如果换个人,我恐怕早就把对方的把戏拆穿了。可是,鬼魂装成老核桃,却把我的脑袋搅得一团糟,除了哭,什么都看不明白了……
  老核桃看我垂着脑袋不说话,心也软了:“小子,我什么都教你了,就是一条你没学明白:盘山鹰出手,六亲不认!你一看见我死了就慌了神儿,这可不行啊。我跟你说几件事儿,你必须记清楚了……”
  “第一,我死,不会让你看见,你也不需要给我送终!”老核桃指了指自己的胸口:“没人能看见自己老死的震天雕。”
作者:guanenyu2008 时间:2018-04-29 11:57:20
  顶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2:01:45

  老核桃不等我说话就跟了一句:“第二,就算是你的兄弟、朋友、亲人,只要他一旦变成了鬼魂,就不要完全相信他。鬼其实比人更好操纵。”
  老核桃指了指地上的尸体:“你的事儿,他们怎么会知道?那是鬼魂说的!赖在咱们村里不走的那几个死鬼,哪个你没见过?哪个没吃过你的饭?可是,只要有更厉害的鬼压住他们,他们就能把你全都卖了。”
  “山魅子会骗人,他们骗人的前提就是必须了解你。他们没法儿跟活人打听的事儿,只要找到鬼魂,就能知道个一清二楚。这事儿也怨我,我一直没下狠手把村里那几个孤魂野鬼全灭了。”
  老核桃深吸了一口气道:“山魅子知道你学过法,怕硬磕硬不是你的对手,才想出这招来骗你。要不是中途插进来一个打野食儿的山魅子,你还未必就能完全反应过来吧?”
  我点了点头:“对!后来我想明白了,你要是没了,无论如何都不会害我;更不可能钻进纸人肚子里,你丢不起那个人。”
  “你这孩子……”老核桃狠狠瞪了我一眼,也不去管地上的尸体,转身就走了。
  我知道他还在生我的气。他教了我这么多年,我却差点儿栽在山魅子那种只会骗人的小鬼手里,肯定是把他气得不轻。
  他就那么绷着脸,一直到我的录取通知书下来,才算跟我说了话。
作者:6549065 时间:2018-04-29 12:03:0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2:21:45
  那时候,我跟老核桃都是靠吃救济活着,家里连点儿余钱都没有,上哪儿弄学费?就在我到处张罗学费的时候,当初那老头又带着高大头找上门儿了。
  我趴在门外边听了好半天,隐隐约约听见他们说,好像是要请老核桃出山办一件事儿,只要事情成了,他们愿意给高价。
  老核桃说什么都不同意,急得我在外面直跺脚。
  那时候,我也是快急疯了,都恨不得出去给谁一闷棍,把学费给弄出来,心里一急,脑袋就发热,一推门直接闯进屋里:“这趟买卖我接了!”
  “放屁!”老核桃当场炸了锅:“你他娘长能耐了是不?给我滚出去!”
  “你就让我接吧!”我说着话,眼圈就红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这么委屈过,明明就在眼前的东西,老核桃为什么偏偏不让我伸手呢?
  老核桃看了我好半天,才叹了口气,跟高大头说:“你们先回去,最多三天,我就给你消息。”
  他们两个走了之后,老核桃就坐在炕沿上吧嗒吧嗒地抽烟,手里的楸子搓得嘎啦嘎啦直响。
  老核桃除了爱喝两口、爱抽两口,就喜欢搓核桃,一对核桃到他手里,只要半年就能搓得通红铮亮,老核桃的外号就是这么来的。
  老核桃平时搓核桃从来不出声,只有心里有事儿的时候才会搓出动静。
  我在一边儿也不出声,就等着他点头。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2:41:45

  老核桃把一袋烟抽完了才开口道:“你小子那驴脾气……我知道,我要是不把话说明白,就算把你捆了,你也能想办法跑出去接生意。”
  老核桃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道:“小子,你知不知道,头几天你为啥会撞邪?”
  我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前几天撞邪的事情,我心里也一直都在犯合计。全村那么多人,山魅子为什么偏偏就来找我?还像是事先踩好了盘子一样,连狗子都给弄出来了。老核桃当时跟我说的时候就含含糊糊的,我总觉得老核桃好像是故意瞒了我什么事儿。
  没等我问,老核桃自己就说了:“你小子来得邪门儿呀!你不想想,这些年,我什么本事都教你了,就是不让你开鬼眼。是为了什么?就是怕你看见身边有山魅子,不知道深浅,上去跟他们比量,最后被人家骗进山里。”
  我当时就愣了:“我怎么就来得邪门儿了?”
  老核桃慢慢地说道:
  当年,我从雪地里把你捡回来的时候,你身上只包了一套寿衣,脸上还画着红。我翻来覆去地在寿衣上找了好几遍,才看见一句话:“缘无份,情必孽”。
  我这才给你起名叫李孽,为的就是将来能让你找着根儿。
  山魅子抱着死孩子,问人“他能不能活”,那是在借人的阳气。被问的那人说一句“能活”,死孩子就能借走那人的一口阳气,阳气多了就能变成小鬼儿,给山魅子卖命。
作者:赵1234567 时间:2018-04-29 12:46:20
  ma
作者:kanglong1982 时间:2018-04-29 12:56:50
  顶顶楼主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3:01:45

  要是换成人抱个死孩子这么问,那就是给孩子夺命啊。你生下来之后,肯定已经没命了,是有人用了邪法,硬把你从阎王手里给抢回来的。
  你的阳气是跟人借的,而且还不止借了一个人。帮你续命的人虽然让你活下来了,可是也给你埋下了祸根哪!
  山魅子借人阳气,就算术道上的人不收了他,老天爷也不能容他。但是,他们要是抢你的阳气,那可就名正言顺了,因为你的阳气不是正道儿上来的。
  这些年,我都不让你离我太远,就是为了帮你挡掉那些想要你命的鬼。只要等到你满二十四,把那些借来的阳气都融合了,我就不用看着你了。
  其实,当初答应收你当徒弟,也是因为我觉得身子骨一天不如一天了,万一挺不到你二十四,你自己也能救自己。你现在想进山,那不是往山魅子嘴里送唐僧肉么?
  我听完之后眼睛一热,眼泪就要往下淌,老核桃却叹息了一声:“你想好,要是你想进山,我也不拦着你。学了本事,早晚要用,总不能让它烂在身上。你赶紧把那泡尿憋回去,我看着烦!”
  我使劲儿眨了眨眼睛,硬是把眼泪给憋了回去,心里却说不上是什么滋味。我早知道自己是弃婴,可是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事儿。沉默了好半天,我才鬼使神差的问了一句:“你没听说,我当年借了谁的阳气?”
  老核桃抽了口烟:“我当初捡到你的时候,就觉着事情不对,还特意往一左一右的村子打听过,都说没人撞过邪门儿,这件事也就这么搁下了。”
作者:aime_2006 时间:2018-04-29 13:14:50
  故事很有趣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3:21:45

  “前几天,我去小卖店打酒,听见一个歇脚的司机说,十多年前,有辆长途大客开着开着就没了影儿;后来,在一个乱坟岗子里找着了,车上的人全都死了。那些死人一个个全都坐在车上,脸都变了形了,一看就是吓死的。
  更邪门儿是,那些死人的眼睛瞪得溜圆,用手盖都盖不回去。当时,警察来了都没敢轻易往下搬人,后来还是找了高人过来,才算把那一车死人给处理了。
  我一听就觉得,这件事儿说不定就跟你有关,特意问了一下那乱坟岗子的位置,隔天就跑过去了,在附近一打听,还真有这么回事儿。当年帮着处理事儿的大仙儿也让我给找着了。
  他说那些人全都是让人给抽空了阳气才送了命,而且动手的肯定是人。那人的手法太霸道了,他要是只抽走那些人的一部分阳气,车上的人无非就是大病一场而已。可是他一点儿活气儿都没给人留,三十多条性命就这么给断送了。
  我就是因为这件事儿才耽误了时间,差点儿让几个山魅子钻了空子。”
  我听完之后,竟敢不知道该说什么。老核桃却替我说了:“你是觉得那人狠,还是觉得他为了救你,像母狼似的什么事儿都敢拼?”
  “都有!”我这是实话。
  老核桃脸色一沉道:“我前几天教你的东西,看样儿你又忘了!我跟你说,干这件事儿的人,八成不会是你爸妈。
作者:xihuanli 时间:2018-04-29 13:26:00
  顶起
作者:霓裳精灵 时间:2018-04-29 13:28:10
  马克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3:41:45
  要是亲爹妈想救你,我能理解。但是,那人借阳气的时候杀了人,那就是在害你!一条命一道坎儿啊,你就算活下来,那也是多灾多难。要不是恰好碰上了我,你现在说不定比死还惨。”
  “这……”我虽然不想承认,但是我觉得老核桃的话,肯定是对的。如果没有老核桃,那我的结局,可就不一定怎么回事儿了。
  老核桃拍了拍我的肩膀:“这些事儿,你先别想,将来若有机缘,肯定能解开。你还是合计合计到底进不进山吧!”
  我想了好半天,最后咬牙道:“进山!就算死,我也得拼一把!”
  “行!我给你刺上鹰,你就算出师了,想干什么都行。”老核桃这回真没拦我,反而从箱子底翻出来一盒子青墨,拿着钢针,在我身上刺了一只跟他一模一样的震天雕。
  我这么说着简单,可是当时老核桃却整整在我身上刺了两天。我身上疼出的冷汗,出了又干、干了再出,也不知道反反复复折腾了多少回,才算让老核桃给我弄完了那身刺青,又跟老核桃学着开了鬼眼。这一回,老核桃的本事,我才算全都学会了。
  我才在家里养了一天,那个老土匪就又带着高大头找过来了。老核桃想了好半天,才把他们两个让进我屋里,指着我道:“你的事儿,就他能办!”
  “他?”高大头说话挺直的:“李爷,你就别逗我了!他才多大?将将二十吧?他上去能办成什么事儿啊?”。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4:01:45
  老核桃不高兴了:“他要是办不了,我更办不成!我像他这么大的时候,还没他强呢!我都九十多了,就算我给你面子,跟你上了山,能办得了什么事儿?我这身本事都教给他了,你要是信不着他,我也没招儿。”
  高大头还要说什么,就让那老头狠狠踹了一脚:“老哥说行,肯定行!走江湖的一口吐沫一个钉,还能唬弄你啊?”
  高大头想了半天才一咬牙:“行,那就请靠大侄子了!你收拾收拾,咱们明天就上山。”
  第二天一早,老核桃扔给我一个背包,告诉我,有用的东西全在里面,然后自己把门一关,连看都没看我一眼,就回屋搓核桃去了。
  我知道,他是不放心我,要不然他手里的核桃也不会搓得让人听着都牙酸。
  我在外面跟老核桃招呼了一声,就跟高大头走了。
  高大头是一个倒腾木材的包工头子,放在过去,应该叫山场把头。在山里往下放木头,近处的不用说了,随便一砍就能放下来;要是大规模的伐木就得往深山里去,深山里的木头成材的多,木质也好。但是,想进深山放木头,就得先建山场。
  在深山里放木头,一干就是一季,三五个月不出来也是常事儿。山场怎么建,有很多讲究,不是常年走山的人,根本不知道里面的道道儿。
  高大头就是因为建山场的时候出了问题,才托人跑来找老核桃帮忙的。
作者:莉婷相依 时间:2018-04-29 14:05:00
  留名,回头看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04-29 14:06:30
  支持一下
作者:嘻哈小胖子 时间:2018-04-29 14:13:40
  顶两下,楼主快更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4:21:45

  老核桃虽然把我推荐给了高大头,但是跟他来的那老头对我却不怎么放心,一路上一直都在套我的话:“小伙子,你是李哥的重孙?我怎么听说,他老人家一辈子都没结过婚呢?你怎么称呼?”
  “我叫李孽,孽障的孽。我是老核桃捡来的。”老核桃大名叫李子树,就让我跟了他的姓。
  我说自己是孤儿的时候,自己没当回事儿,那老头的态度却立刻不一样了,一路上嘘寒问暖的,比对亲孙子还亲,连带着高大头的态度也不一样了。
  后来我才知道,盘山鹰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本事只传徒弟,不传儿子。
  别看胡子都是亡命之徒,绝大多数人还是希望能给自己留条根。胡子一旦有了孩子,也不会留在山寨里,多半是找个地方藏起来,一年偷摸着去看几回。盘山鹰不可能也不想让儿子继承本事,徒弟就是他们唯一的选择,而且越是从小养大的徒弟,得的本事就越多,这也算是他们的一种精神寄托。所以那老头才这么高兴。
  老头把我们送到山口就回去了,高大头带着我整整走了多半天,才到了他的山场。
  高大头一进山场就兴冲冲地喊道:“大哥,大哥,我找回来一个高人!大侄子,过来见见我大哥,他姓张,张木。你就叫张大叔就行。”
  高大头没看出来张木脸色不对,我却看得清清楚楚,随便喊了一声“大叔”就不说话了。
我要评论
作者:美杜莎2599 时间:2018-04-29 14:22:00
  追更,追更,追更,楼主速度更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4:41:45

  张木干咳了一声,往旁边指了指:“刚子,我和兴子也把人请回来了,你看这……”
  我转头往屋里看了一下,屋里果然坐着仨人。张木指的那个肯定是兴子,在山里没谁敢对大仙儿指手画脚的。兴子边上那老头嘴里嗤了一声,就把脑袋扭到别处,看都不看我一眼。
  坐在张木身边的那个老头倒是挺客气:“小伙子长得挺精神,身板也硬实。你有二十了吧?我孙子也像你这么大。”
  我瞅了那老头一眼,没吱声。这老头看着客气,其实是个笑面虎,一上来就拿我岁数说事儿,还不是提醒张木,我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老头看我没吱声,嘿嘿干笑了两下,也不说话了。
  张木脸上却挂不住了,老头是他请来的,我不给老头好脸,就是不给他面子,但是碍着高大头在这儿,他也不好直接训我:“刚子,你也是老把头了,应该知道山里请仙的规矩。你看你这大侄子……”
  高大头脸色立刻挂不住了:“大哥,人是我请来的,你让我把人送回去,是要撕我的脸啊?”
  那边的兴子嘟囔道:“哪能让你这么送回去,怎么也得管顿饭哪。缺钱,我就给他俩钱儿。”
  “你他么再说一遍!”高大头顿时火了:“我看你是皮子紧了,老子给你松松……”
  “干什么呢?挺大人了,还跟小孩似的,也不怕别人笑话。”
我要评论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时间:2018-04-29 14:46:40
  顶
作者:支离笑 时间:2018-04-29 15:00:20
  留名
作者:木之须 时间:2018-04-29 15:00:30
  先顶再看是个好习惯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5:01:45
  张木赶紧打了圆场:“刚子,谁也没说让你把他送回去。大侄子既然有本事,就留下来吧,咱们按山里规矩来。”
  “可不是咋的!”兴子阴阳怪气地说道:“俗话说,多个猴儿,还多把力气呢!”
  “你他么找揍?”高大头又撸袖子了。
  “行了!”张木这下真火了:“兴子,你那臭嘴能不能少说两句?刚子,带大侄子先吃饭,明天咱们按规矩办!”
  高大头带着我吃饭的时候,一个劲儿在那喝闷酒,喝得眼珠子通红了,才大着舌头跟我说:“大侄子,你明天可得给叔争口气啊!兴子那鳖犊子就是没安好心……老大也是,明知道我出去喊人了,还自己张罗什么……”
  高大头一会儿骂兴子,一会儿说张木,我始终都在那儿听着,没吱声。
  要说,高大头的脑子确实不怎么够用。张木说山里的规矩,就是一个东家万一找来两个,或者更多的仙儿,要是没人愿意退出去,那俩大仙就得伸手试试水。赢了的,自然留下办事儿;输了的,也不能撵走,东家得客客气气把人留下,给赢了那方打下手,临走时,也一样要封个红包。但是,输的人将来肯定要被人压一头。所以,大仙儿之间能不走这场,最好不走,双方给个面子,退出去一方就算了。
  我在那俩人眼里,显然是不知道深浅。张木说按规矩来的时候,他们连个台阶都没给我,明显是憋着劲儿要给我一个难看。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5:21:45

  高大头的脑袋要是够用,就不该在这儿喝闷酒,而是应该先找人去摸摸那俩老头的底子,也好知己知彼不是?高大头都喝成这样了,我还怎么跟他说?
  好在高大头手下一个兄弟够激灵,帮我打听到了那两个老头的来历。
  兴子弄来的那个人叫老杨,是个风水先生,看风水挺有一套,在当地的名气不小。
  张木请来的那个老头只知道叫拐爷,别看一条腿不好使,走路有点儿瘸,却是正经八百的白派先生。
  东北这边除了跳大神的大仙之外,就是白派先生的天下了。这些人无门无派,手段也乱七八糟,道家、佛家的东西都会用两下,虽然看着不靠谱,但是挺实用,在东北这边也很有市场。
  我听完之后,就觉得笑面虎拐爷比老杨难对付。事实上……
  第二天老杨都拿着罗盘在山场里转悠了,拐爷还像是没事儿人似的站在院子里抽烟。等我走到近前,张木才告诉我,我没来之前,他们两个就把事儿都定好了,头一场比的就是看风水,一个人看风水,另外一个人挑毛病。
  领我来的高大头立刻不乐意了:“大哥,你怎么能这样?怎么说也得等大侄子来了再定事儿吧?”
  张木脸一红,正想说两句客气话,老杨那边早开口了:“他来不来能怎么着?一个毛孩子还能翻了天去?”
  “你逼逼什么呢?”高大头可没管老杨是不是大仙儿。
  “你给我闭嘴!”张木立刻火了:“怎么说话呢?那是大仙儿,知道不?瞎说什么?”
  高大头被张木骂得不敢吱声了。我也没拿老杨当回事儿,干脆跟拐爷一样点了根烟,坐在树墩子上看老杨在那儿瞎转悠。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5:41:45
  我一根烟抽完,老杨也把罗盘给收了。随便找个地方往那一坐,也不说话。看样是在等我们两个动手。
  老拐子看了看我:“小伙儿,你先来。”
  我连眼皮都没抬:“我看过了,你来!”
  老拐子背着手在绕了两圈:“杨朋友,我这儿看完了,你先给咱们长长见识吧!”
  老杨清了清嗓子:“这片山场的风水还说的过去,财位稍偏……,这山场能挣着钱,但是钱存不住……”
  兴子听完直挑大拇指:“你老说的太准了……”
  山场里干活的,都知道今天有大仙儿斗法,全都出来看热闹,一个个让老杨唬的一愣愣的,都说那老小子有道行,乐得那老小子眼睛都眯成缝了。
  老拐子看他说完,随手往山场边上一指:“那地方埋过人。”话一说完,老拐子就不开口了。在场的人却都倒吸了一口凉气,一块儿往张木那边身上看。
  “老拐子厉害!前两年有个没家的兄弟去了,就埋在那!”老拐子一语中的,张木也得觉得有面子:“大侄子,该你了。”
  兴子嗤了一声:“他懂个啥?一会儿照猫画虎说一遍,谁能说他不对?”
  高大头脸上真挂不住了:“我看你是欠抽了!”
  “咋地?”兴子没理那套:“自己带来的人没本事?没脸儿啦?他要是行事儿,让他说个子午卯酉,给咱们开开耳呗?”
  “你……”高大头脸憋得通红:“大侄子,你说。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6:01:45
  放心说,还有老叔呢!”
  我不紧不慢开口道:“我确实没看出来,这里风水怎么样?也没看出来那埋过人……”
  我话没说完,兴子就捂着肚子哈哈一阵大笑:“哈哈哈哈哈……,行,小子,算你还要点脸。你那些不要脸的强多了,你放心,等你回去的时候,我给你五百块钱,不能让你白跑一趟,咱们山里有规矩,就是来条狗,也得扔块骨头。”
  兴子这一笑,整个山场都炸了,几十号人笑成一片,高大头脸涨的通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等那些人笑声小了一点,我才找个了机会开口:“我……”
  我才说了一个字,兴子指着我又是一阵哈哈大笑:“还你个jb啊!给老高留点脸吧!哈哈哈哈……”
  我后面的话,全都让他领着这帮人一阵笑给盖过去了,什么都没说出来,就算我现在想说,也得有人听才行。一个个都要笑抽了,谁能听我说话?
  高大头气得狠狠一跺脚:“大侄子,咱们走,我跟你一块走。”高大头转身的时候,气得眼泪直打转。
  “高哥,兄弟几个跟你一块儿走!”高大头一转身,差不多二十来人也个跟着要走。
  “行了!”张木这下真火了:“你们想干什么?兴子有你这么挤兑人的么?还不赶紧给老二赔不是。”
  兴子一撇嘴:“我也没说错。”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6:21:45

  张木当场就瞪了眼睛:“你没完了是不是?”
  “咳咳……”我干咳了两声:“我说你们都老大不小了,急什么劲儿呢?”
  “小兔崽子,你说谁呢?”兴子的火一下冲着我就来了。
  我没理兴子:“我是没看出来风水,看出来死人。但是,我知道,你们这地方肯定不犯邪。你们要是因为这里的事儿,跑出去请人,就是卖孩子买猴儿。没事玩了。”
  我话一说完,张木看我的眼神马上不一样了。
  兴子一撇嘴:“这事儿,是高大头告诉你吧?”
  我抬眼看了看兴子:“我看了,你这人就这么大出息。你处处为难我,挤兑我,不就是想证明你闭高叔强么?就算你把高叔压下去又能怎么样?你要是真有本事,用不着跟这种把戏,自然有人服你。”
  “一天跟狗似的,咋咋呼呼的,也没看你混出个四五到六来!”我伸手往山场上一指:“这里兄弟多了,你问问谁看不出来你的那点狗心思?”
  “你他么找死!”这回轮到兴子脸上挂不住了,上来就想要动手。
  “妈巴子的,给老子抄家伙……”高大头都快四十的人,火气一点不小,伸手从后腰上拔出一把刀来,奔着兴子就过去了。
  “住手!”张木上来一下挡在两个中间:“都干什么?想造反啊!老实儿都回去。谁再往前凑合,别怨老子手黑。”
作者:雷雨西瓜 时间:2018-04-29 16:23:35
  这本书绝对的有潜力,希望作者君坚持写下去,会大火的,真的!加油!fighting~!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6:41:45

  山场的人看见张木翻脸,顿时都不敢吭声了,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拎着家伙,站到了场子边上。
  张木压住场子之后,才冷着脸吼道:“全他么给我滚回屋里歇着去。”
  张木应该是想把人分来之后,再单独跟大头和兴子唠唠,高大头估计也明白他的意思,什么也没说扭头就走了,一进屋就拍着我肩膀:“我就知道,李爷的孙子不白给。猴子,去弄两个菜,我请大侄子喝酒。”
  猴子那边还没弄来下酒菜,张木倒是先进来了。高大头一指桌子:“大哥,来的正好,咱们喝两口。”
  “不了,后面两场也不比了。”张木不等大头说话就借着说道:“赶紧收拾一下,咱们进山。老板那边催的急,让咱们赶紧把木头交了,这笔买卖早干完一天,他给多加一万。”
  “三位先生个个都有本事,硬让他们分高低,伤了和气不说,还跟钱过不去,到了地方再说吧!”
  “行,我马上收拾东西。”高大头一听说加钱,酒也不喝了,赶紧起来收拾了东西,带着我往山里走。
  我跟着他们走了大半天之后,远远看见山包子上盖了一座山神庙,小庙后面就是一棵扎着红绳的老杨树。
  常往山里都的人都知道,山神庙不光是供山神的地方,有时候还是个标记,意思是,再往后面去就是深山了,山神爷只能保佑你到现在这地方。
我要评论
楼主苗棋淼丶 时间:2018-04-29 17:01:45
  尤其是,树上扎着红绳的山神庙,就等于加了双提示,后面的地方不好走,要是真想进去,事先最好留个标记,免得走丢了,巡山的人没地方找你。
  张木走上去给小庙上了三炷香,又从腰上解下来一条红裤带,在树上打了个结。拿着三块石头,在地上摆了一个头朝山里的品字,意思是,我们要从这地方进山,将来要是有人想找我们就顺着这条道往下找。
  张木刚要往前走,老拐子就开口道:“把头,你把摔碗酒在下去?”
  摔酒碗,其实也是问吉凶。
  山场把头进山之前,一般都摆三碗酒。念叨一阵子之后,拿最末尾的一碗酒往地上摔——三碗酒,一碗敬天,一碗敬地,一碗敬鬼神。
  敬天地的酒不能动,只能摔那碗敬鬼神的酒,酒碗一落地,要是全被土给吸了,那就是大吉,是鬼神给你饭吃。
  要是酒顺地面淌出挺老远,那就是鬼神不喝你的酒,进山也得空手出来。
  要是一下摔下去,碗没碎,那就糟了。那是大凶之兆,进山保证得死人,鬼神那是故意给你留个空碗,给自己装棺头饭呢!
  据说,最凶的是酒落地化血,不管进山多少人,都得死在里面。
  张木看了老拐子一会儿:“不摔了,死活都得进去。问不问的,都一个样儿。”
  老拐子也没多说什么:“你是把头,听你的。”
  张木又带着我们走了半天,直到天傍黑了,才把我们带进了一个像是山场的地方。
  我往那上面打了一眼:“这地方是以前是个绺子吧?”
  我还没说话,走在前面的张木就转头说道:“好眼力。咱们暂时就住这儿,等准备好了,咱们再往里走走。”
  高大头愣了,看我的眼睛瞪得溜圆:“你咋看出来的?”。

  看得快的朋友们,可以关注微信公众号[右手灵异],在公众号里回复数字90053,就可以从第9章继续追文了,感谢支持!
作者:sslp1111 时间:2018-04-29 17:06:50
  情节很好,加油
作者:像猫一样懒会儿 时间:2018-04-29 17:18:40
  期待更新
作者:fuqingfu 时间:2018-04-29 17:30:40
  好久没来,加油!!!!!
作者:yanjiuwang 时间:2018-04-29 17:35:00
  快更,快更,快更,重要的事说三遍
作者:aime_2006 时间:2018-04-29 17:39:30
  MA一下
作者:炎黄子孙123456 时间:2018-04-29 17:49:40
  顶起
作者:寂寞的你等着你来 时间:2018-04-29 18:07:10
  马克
作者:霓裳精灵 时间:2018-04-29 18:08:35
  养肥了再来,先马一下
作者:lyman_lau 时间:2018-04-29 18:16:00
  楼主加油,收藏了
作者:平安真的是福 时间:2018-04-29 18:19:20
  等的好辛苦 等的花都谢了
作者:lsl023011 时间:2018-04-29 18:38:50
  速速更新,不得有误
作者:tretggg 时间:2018-04-29 18:48:20
  留名,回头看
作者:deepbule1983 时间:2018-04-29 19:14:40
  一起努力,很不错的题材作品!
作者:kanbbll 时间:2018-04-29 19:47:50
  哦有,失踪人口回归啊。
作者:rosevip 时间:2018-04-29 20:24:30
  顶
作者:很高级维修工 时间:2018-04-29 20:41:20
  楼主你终于回来了啊!还以为你断了!
作者:wyf850311 时间:2018-04-29 20:41:35
  lz在哪可以看更多的
作者:故人家园 时间:2018-04-29 20:45:10
  感觉还是挺不错的一部小说。
作者:罗宾 时间:2018-04-29 20:51:20
  楼主,快更吧。我等得好苦呀。
作者:594010396 时间:2018-04-29 21:46:5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作者:shiyuedexiaonan 时间:2018-04-29 21:56:30
  没了!没了!没了!没了!
作者:xingkong512 时间:2018-04-29 22:40:48
  马克,好看
作者:房寻 时间:2018-04-30 08:24:40
  等得花儿都谢了,楼楼快更
作者:1988927 时间:2018-04-30 08:38:10
  昨天为了看帖,熬夜了,楼主早点更撒!!
作者:dllznihao 时间:2018-04-30 08:44:30
  每日一顶,浑身舒坦
作者:sll0406 时间:2018-04-30 08:52:10
  作者,读者喊你更新了
作者:吃素的猫咪 时间:2018-04-30 09:04:00
  快点,更新啊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时间:2018-04-30 09:07:40
  俺又来啦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8-04-30 09:21:30
  留名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8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