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悬疑商战《一味春药》(长篇小说寻出版)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46:55 点击:981 回复:1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书 名】:一味春药
  【作 者】:曾强
  【字 数】:126000



  邮箱:lxsy2012@163.com
  手机:15576520006



  【内容提要】

  清末的月亮码头,龙溪口古镇的光棍汉佘大成在塘沙湾钓到一条红娃娃鱼,佘家停泊小渔船的塘沙湾被钓鱼圈视为福地。在龙溪口,红娃娃鱼能给主人带来好运气只是渔家世代流传的一种传说。锦顺油号老板黄锦璇想保住龙溪口首富之位,指使女儿黄如蝶把红娃娃鱼骗到手。屠夫刘同庆控告红娃娃鱼吃胞衣,被晃州厅通判余克行定为妖孽关进水牢,塘沙湾成为禁钓区。闪电河的蒙古骑兵过境,湘黔联合练兵,龙溪口风起云涌。钓友圈的代表杨志轩、杨启元、傅老五、张大生、龚信泰、杨楚镒、胡岩寿联名状告如蝶火烧瑶池宫。蒙古骑兵濡水爱上如蝶,在龙溪口旗头庵出家。佘大成把小渔船埋进黄家搬走的空坟,黄锦璇装病叫濡水代笔状告佘大成破坏祖坟风水。余克行得到红娃娃鱼不想生事,把佘家小渔船判给黄家,默许黄家在禁区钓鱼。濡水为情所困的插曲,被天井寨傩戏传人铁脚搬上万寿宫的傩戏台。佘大成装成纤夫混进黄家放火烧戏楼,为逃避晃州厅与练兵小站的联合追捕,躲进贵州街的圣谕茶馆。钓友圈的代表在贵州街开有门面,早看不惯黄家处处抢占先机,垄断财路,都想利用佘大成搞垮黄家。刘同庆想讨好钓鱼圈,配合私塾先生胡琏杰为佘大成说媒,让佘大成做黄家的上门郎。濡水打伤刘同庆,逃回蒙古闪电河。佘大成想讨回红娃娃鱼,治好黄如蝶的疯癫病,在钓友圈的漩涡里越陷越深。黄家败落,杨志轩、杨启元、傅老五、张大生、龚信泰、杨楚镒、胡岩寿成立龙市商会,七子登上龙市土豪榜。铁脚拒绝入会,把傩戏班带回天井寨。商会购买军火违反朝廷禁令,晃州厅解散商会。蒙古独立,练兵小站解体,佘大成代七子入水牢,方知红娃娃鱼吃胞衣已不会说人话。黄锦璇续房,胡琏杰的堂妹胡忆沅举报黄如蝶装疯。行刑前,佘大成给龚信泰的胞弟龚树勋留下四个锦囊。濡水念念不忘黄如蝶,回龙溪口为佘大成翻案,佘大成的死成为迷局。



  【目录】

  第一章 问世
  第二章 傩戏
  第三章 骗局
  第四章 练兵
  第五章 七子
  第六章 雪耻


  【历史悬疑长篇小说:一味春药】


  【正文】第一章 问世

  一道红色的闪电劈开龙溪口的摇钱树,张大生正在大生堂的药铺里熬春药。
  在龙溪口,有钱的人家把个人家底当成命根子,都不想多生孩子分散家产。张大生想打破一脉相承的香火观念,是渔家多子多福的祖训在遗传的血液里扎下根。自从爱夜钓的老子淹死在塘沙湾的无底洞,张大生没把夜钓的本事学到家,日子穷得叮当响,还能娶到龙溪口最漂亮的千金小姐,全仗老子生前留下一味春药治好了千金的麻风病。这味春药能在龙溪口引起轰动,是麻风毁容与死鱼腐烂的肉体相似,令龙溪口人闻风丧胆。千金家世代从医,想把根治麻风的药方弄到手,不惜退掉世交好友与千金订的娃娃亲。
  张大生入赘千金家,偶尔带千金去塘沙湾夜钓纯为怀念老子死得不明不白。这件命案晃州厅没有立案,在龙溪口只留下了葬身鱼腹的悬念。张大生对晃州通判余克行心怀芥蒂,却不敢对外声张。张大生用春药医治千金的麻风病,原本不怀好意。老子生前只说过这味药是续香火的圆房药,男人服了能生男娃。千金是余克行的表侄女,大生把圆房药用在千金身上,全是老子死因不明的报复心在作祟。千金怀上孩子,说圆房的药名太土气不中听,大生便根据自身用药的体会改名为春药。这种春药治好千金的麻风,连大生都觉得意外。
  在大生的记忆里,老子是个闷葫芦,过去没有提及麻风,心里还觉得正常。站在香火的角度,大生心里唯一解不开的结,是老子连娘亲也闭口不谈。在跟老子学钓鱼的过程中,张大生习惯把鱼当成人,心里有什么念头都会倾诉一番。老子去世后,大生一直想不明白老子为什么爱吃面相难看的团鱼,面对娃娃鱼的可爱样,却没了胃口。小时候,大生过生日,特别爱吃娃娃鱼,吃过的娃娃鱼多数为棕黄色,少数为黑白色,唯独没有吃过传说中的红娃娃鱼。老子说红娃娃鱼成精了,专挑雷电交加的夜里才会出现。
  大生把红娃娃鱼当成闪电的化身,心里暗暗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吃回红娃娃鱼。可是,大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见到夜里的雷电。老子夜钓时多次把大生单独扔在塘沙湾的破渔船上,这种根深蒂固的恐惧心理总是无法消除。直到老子丧身鱼腹,大生独自夜钓的日子长了,对雷电形成的气场慢慢习惯了,心里念念不忘的红娃娃鱼,并没有出现在龙溪口。
  在这场漫长的等待中,大生夜钓的重心慢慢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千金老子试药中毒身亡,余克行没有查出什么名堂,大生当掌柜把千金药铺改名为大生堂。为了把春药的名声打出去,大生抓住龙溪口人的香火观念做起文章。
  谁吃了大生堂的春药不生娃,老子分文不取。
  千金产下龙凤胎,大生堂的生娃春药马上在钓友圈传开了。方圆百里的信男信女都把孝敬神灵的香火钱拿来买大生堂的春药,大生堂惨淡经营的生意开始蒸蒸日上,龙溪口码头人声鼎沸的摇钱树反被冷落了。这摇钱树不知生于何年何月,离地三尺的地方有个空心的瘤子,里头嵌有一个酒勺状的板块,板块边缘标有七个红圆点和两个白圆点,每个圆点标有两个奇形怪字,三流九教的人都说是神仙字。过去,码头是片无人看管的荒滩,过路的渔船只要加入钓友圈,便可随意停泊。渔家风里来,水里去,赤条条的日子全看老天的脸色,都把摇钱树当成财神爷。奇怪的是,历来不管涨多大的水,水位都不会超过摇钱树的瘤子。
  瘤子往上的地方被渔船停泊的长索捆出很深的圈子,圈子流出的树汁带着咸咸的血腥味。后来,瘤子的空心洞经常传出婴儿的哭声,本地系船人生怕触犯神灵,给家人带来不祥的厄运,涨水前都把船抬到家里。外地的客船无处停泊,仍把船吊在摇钱树的瘤子上。为了防止洪流淘空树根的泥土,钓友圈的钓友以募捐的方式给摇钱树修了一个月亮码头。
楼主发言:12次 发图:0张 | 更多
举报 | | 楼主 | 点赞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50:08

  月亮码头位于龙溪与舞水的交汇处。近几年,龙溪下来的泥沙在舞水北岸堆积成沙丘湾,长了一片桂竹。钓友圈成立与桂竹成林同年,发起人佘巴子把沙丘湾命名为桂竹湾,被钓友视为钓鱼竿的发源地。月亮码头有一半的管理权落到贵州人手里,全怪上游漂来一俱无头尸,烂在桂竹湾,晃州厅把责任推给贵州。贵州派人驻扎桂竹湾,没有查出无头尸源于何处,便把桂竹湾当成驻地,以查案的名义占去半个码头。
  佘巴子上省城状告晃州厅无人受理,回到龙溪口投河自尽。
  其子佘大成当选钓友圈的一把手,张大生投了反对票。理由是佘大成年过三十还打光棍,有辱钓友圈能者当家的形象。外地钓友看重发起人,全投了赞成票,唯独本地钓友胡岩寿表示弃权,张大生脸上挂不住,气得差点退出钓友圈。
  有种你上贵州告人家,老子服你。张大生吐出这句话,心里就后悔了。
  钓友说大生酒后吐真言,那是客套话。大生老子葬身鱼腹,佘巴子多次出入无底洞。无底洞深不可测,表面风平浪静,里头有股强大的吸引力,进去的人不吊安全索,根本出不来。大生想借钓友圈的名义,把塘沙湾划为禁钓区,头回提出方案就被佘巴子一票否决了。
  事后,大生对钓友发过发起人一手遮天的牢骚。外地钓友说大生有野心,想抢发起人的位子。这一次,本地钓友胡岩寿帮大生说了一句公道话。
  大生有了千金,对钓友圈的位子不感兴趣。
  张大生把胡岩寿当成知音,心里的结并没有打开。大生对千金原本没有什么感情,由假到真的过程,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婚前,大生对千金言听计从,百般讨好,只是不想暴露自己接近千金的不良动机。老子的死对张大生的打击蛮大,心里总觉得鱼吃人的说法有点离谱。在龙溪口,鱼吃人是大人吓唬小孩下河玩水的套话。
  大生从来没有想过这句话,有一天会套到老子头上。
  大生的出生地在江东,跟老子来龙溪口讨生活,还是个屁事不懂的毛孩子。下海的时候,大生还躲在娘亲怀里吃奶,对海的记忆早已变成空白。尽管老子说海里的鱼比隔壁的戏楼大,能吞下家里的船,没下海钓过大鱼的钓手,不能算一个真正的钓手。大生对海没印象,平时钓鱼的世界,也就十八丈宽的龙溪口那么大,老子所说的话自然也就成了耳旁风。大生钓小鱼钓顺手了,观点也集中在小鱼身上,认为人吃鱼天经地义,鱼吃人违反自然规律。
  胡岩寿说无底洞有大鱼,张大生对老子的死产生了困惑。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54:22

  大生没有见过大鱼,很难想象鱼有多大,才能吃掉人。佘巴子投河自尽,钓友圈的打捞队没有捞到人影,都认为发起人被无底洞的大鱼吃掉了。张大生不认同这个观点,却找不出更好的解释。龙溪口往下是舞水,百里平流很难一夜间冲走一个人。唯有无底洞的深度,给大生出了一个大难题。大生水性不好,每次钓鱼都会绕开那片领域,不敢身临其境。
  婚后,大生把千金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在家里所扮演的角色,已经提升到家长的高度。遇到大事,大生不再让千金出面,自己想好的事,爱怎么干就怎么干。钓友圈换班子,千金在钓友圈说老公独断专行,外地的钓友都说男人就应该这样。大生讨厌别人拍马屁,想听真心话,当场问胡岩寿的看法。胡岩寿没有发表意见,把答案推给佘大成。
  大生哥,爱是做出来的,千金的事,我是门外汉,你自己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听说你的春药抢了摇钱树的风头,你就不怕瘤上的神仙字,会给龙溪口带来灾难?
  谁说的,我管不着,嘴长在人家身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春药能把龙溪口的香火发扬壮大,说明大家信任我,跟摇钱树的神仙字没有任何关系!
  大生哥,我也信你,镇江阁设有诗仙的牌位,你敢对天发誓么?
  春药卖的是良心药,要老子发誓,凭什么?
  佘大成头回主持钓友圈的会议,交流没有应对经验,被张大生灼灼逼人的反驳问住,对话陷入冷场。江西钓友龚信泰受过发起人的恩惠,见佘大成招架不住张大生的压力,摇着手中的蒲扇移开话题,说传闻大生堂半月嫌了十万两银子,晃州厅打算在桂竹湾修座浮桥,余大人已经在镇江阁贴出募捐告示,大生堂发了洋财,准备捐多少?
  张大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自己献爱心最反感人为的道德绑架,暗中用手推了千金一把。千金两手搂着孩子喂奶,接到信号回踩了张大生一脚,说大生堂底子薄,起步比同行晚,眼下壮着春药这股初得人心的香火风,生意刚刚走上正道,搞浮桥是渡人渡己的大善事,光靠个人的力量有限,晃州厅的告示贴到大生堂,我老公就捐了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大手笔啊,我不吃不喝,也得卖两年包子。
  胡岩寿在钓友圈排名第六,壮鼓鼓的将军肚,蛮像一个肉包子。在钓友圈的商队中,岩寿是本地最有名望的厨师。每逢赶集的日子,岩寿把包子的摊位摆到镇江阁对面,那天来龙溪口赶集的外地人都会排起很长的队伍买胡岩寿的包子。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8:11:22

  千金嫂说得有道理,个人能力再强也有限,我看晃州厅在桂竹湾搞浮桥,没有千把万肯定架不起来,我想在钓友圈发起轻松筹款的募捐活动,大家根据自己手头的经济状况,方便出多少两就出多少两,做善事不要有心里压力,快乐助工的前提应该从轻松开始,献爱心是自愿付出的个人行为,如果这种付出变成负担那就不好了。
  傅老五父母早逝,家里穷念不起书,高高的光脑门,蛮有几分官相。傅老五口才好,在钓友圈原本排名第三,因换了五个对象还没有成家,排名被发起人降为第五。钓友圈叫老五叫顺口了,反把卓元的本名叫忘了。傅老五怕降排名,一直不敢再找对象。发起人投河,傅老五风流成性的毛病改了,出口成章的口才,比过去更老练了。
  傅老五做善事不图名,听大成提出轻筹款的方案蛮有创意,马上接过话头,说佘老弟,你接发起人的班,做事果然有主见,轻松筹款的方案值得一试。眼下开染坊,日子不好混,洋膏子吃香,土膏子烂臭,我改搞房产掏空老本,手头实在拿不出半两银子,只能代表义聚商号筹款五十文,在座的各位钓友,你们千万别笑我傅老五出手寒碜呐!
  千金说老五,你在别处装穷有人信,在钓友圈装穷就有点离谱了,你名下的房子占了贵州街的半条街,傅半街的美名早吹到省城,谁不晓得你富得流油,五十文亏你拿得出手!
  房子都是空架子,没钱请人粉墙卖不出价,比刀子还咬手。
  傅老五把双手反摊在宽大厚实的发言台上,手心纵横交错的掌纹都被石灰腐蚀烂了。此时,端坐在傅老五对面的钓友是春和商号的老主人杨志轩,在钓友圈排名首位。一条灰白的长辫子,盘在皮包骨头的胸前,像根变形的狼牙棒。这个位子坐北朝南,按钓友圈的规定,发起人才有资格对号入座。佘大成不顾胡岩寿的反对,把老子的空位子让给杨志轩来坐,是杨家长子杨启元到汉口卖桐油进布匹,把义和团反清复明的风声带到龙溪口。晃州厅清查江湖圈子,佘大成以老子的名义连夜召开钓友见面会,是想解散钓友圈免得引火烧身。
  大家投了反对票,佘大成只好改变主意。大成想推掉一把手的位子,只有张大生投了赞成票,结果还是等于零。钓友圈的位子以商号为准,大成把杨家安排在傅老五的对面,只是想借杨家的银子压压傅老五的傲气。大成把自己的位子单独设在东方,与窨子屋的布局一样。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10:13:58
  多谢支持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8:10:01
  继续支持。
  本人长篇新作,欢迎阅读和支持。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7023-1.shtml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07:59
  @罗锡文 2018-05-16 18:10:01
  继续支持。
  本人长篇新作,欢迎阅读和支持。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7023-1.shtml
  -----------------------------
  谢谢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13:26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窨子屋是清一色的木房子,四面是砖头砌的封火墙,里边的空间全靠房间围成的天井通风采光。佘大成把钓友圈的会议室定在大生家的后院,主要是相中这里离戏楼只隔一堵墙。
  佘大成跟老子看过太监涉政的宫戏,无形中把戏台当成历史的一面镜子。
  佘大成接近杨家的另一个目的,是杨志轩把朝廷当成财富的靠山,花三万两银子为小儿子杨启瑞在省城奉化捐了一个县官。后来,龚信泰的胞弟龚树勋经余克行推荐,高中举人副榜成为优供生,被朝廷正式任命为云南省平夷知县,大成才把目标转移到龚家。
  在这场漫不经心的较量中,钓友圈排行前七的商号中,只有稳坐第三把交椅的张大生公开同佘大成唱反调。这种针锋相对的立场,让佘大成觉得蛮不舒服。大生想树立自己在钓友圈的威信,一直想找机会杀杀大生的锐气。可是,老天没有成全大成的私心。龙溪口的香火越吹越旺,大生堂的春药供不应求,白花花的银子像流水一样,滔滔不绝流进了张家的钱庄。那个钱庄设在千家前厅,里边摆有一樽巨大的木雕人像。大成翻看了茶桌上的《道德经》,才晓得大生从上海弄来的木雕像叫老子。大成对老子心怀敬意,并非眼前这位满腹经纶的圣人与自己所叫的老子同一叫法。大生把价值连城的老子像请来充当张家钱庄的门神,大成不服气,认为大生有意向自己摆阔。为了揪出老子的把柄,大成把镇江阁的圣贤书全翻出来查对了一遍,发现历朝历代的执政党重武轻文,没有一个圣人的学问能超过老子。
  除了孔子,人世间恐慌怕没有人能与老子相提并论了。胡岩寿的叹息声,轻如面包蒸熟时散发的热气,蒸笼停火,热气过一会就不见了踪影。佘大成离开镇江阁,跑到塘沙湾钓了半天鱼,还是没有想出制服张大生的法子,心里堵得慌,又扔下钓鱼竿,跑到老子生前打杂的榨油坊散心。那里有座三拱桥,平时来往的人少,赶集的日子才会摆满摊位。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27:59

  佘大成推开榨油房虚掩的那扇破铁门,正好瞅见油架上的水磨盘断流了。这里离河床近,枯水季节得在源头塞塘酿水推磨。磨盘断流,估计是入秋后,日头烈干得厉害,源头酿的水被放干了来不及酿满。大成觉得有点扫兴,想去贵州街看看朝廷发给龚家的水晶顶子。
  黄老板扯着驴嗓门叫杂工换公驴拉磨的喘息声,如雷声滚过云层,在大成的心里划出一道红闪电。黄老板叫黄锦璇,是江西人。小时候,余大成不爱跟老子去学钓鱼,更多的时间都躲在榨油坊里瞅公驴拉磨。那时候,整个龙溪口就黄家开了一处榨油坊,生意好得日夜都有人在赶活路。佘大成对这个地方百看不厌,除了想骑公驴玩,主要还是黄家后院住着一位面带洋纱的女戏子。当时洋纱在龙溪口是寸缕寸金的稀货,只有女戏子舍得花钱卖这种东西。这层洋面纱的神秘性,就像黄家的公驴蒙着眼拉磨盘打转一样牢牢地吸引着大成的好奇心。
  后来时间一长,佘大成发现夜钓的老子,每次钓到白娃娃鱼都会从公驴圈的棚顶爬进后院的戏楼。大成对戏楼满怀好奇,不敢往上爬,是公驴棚顶距离戏楼的走廊比镇江阁的讲台高,头回往上爬,掉进圈里就被黄家的公驴踢了一脚。
  蛋疼的那段日子,大成恨透那头公驴。每次看到公驴赶活拉磨,累得喘不过气,大成的心里就觉得蛮过瘾。这种瘾直到大成偷偷扯掉公驴蒙眼的旧洋纱,公驴挣脱杂工的缰绳跑到野外追添母驴的屁股,公驴被黄老板叫人捆绑起来就地骟掉蛋蛋,大成恨公驴踢伤蛋蛋的心结才算解开。大成发现骟掉蛋蛋的公驴用洋纱蒙上眼拉磨,表面上比过去更听杂工的话,脚下的劲道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赶活时,杂工的吆喝与鞭打都不管用了。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51:28
  每日两更,敬请关注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1:03:27
  这部小说已完稿,寻出版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5:00:45
  多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8 17:42:03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黄锦璇想赶活路,嫌驴拉磨慢影响生意,把榨油坊搬到三拱桥引水推磨。试水磨当天,黄锦璇杀公驴搞牙祭。老子把驴肉说成天上的龙肉,大成硬着心肠没有动口。
  这孩子吃了驴蛋蛋,对驴肉不感兴趣了。大成不想听老子嚼舌,跑到镇江阁抱着李白读书处的牌位痛哭了一场。大生听老子讲,龙溪口过去叫夜郎,唐代诗仙李白被贬夜郎,曾宿此阁。阁为砖木结构的六角宝塔形,分三层,高达三丈三,如一支巨笔直插蓝天。一楼大门上端的白粉墙,题有镇江阁的楷字。阁内三方开有圆孔窗,窗中用青砖砌成菱形花格,花格上镶嵌着龚树勋书写的中流砥柱。大成和龚树勋是同桌,平时很少说话。私塾先生胡琏杰偏爱龚树勋的楷字,把大成写的草字说得一文不值。
  这种隔阂直到龚树勋高中举人副榜,胡琏杰说写好楷字能给考题加分,大成才开始反省自己的不足。胡琏杰说大成文章写得好,落选原因是主考官不爱看草字,直接把考卷画零分了。零分成为龙溪口的一个笑话,老子指望大成走科举出人头地的心也就死了。
  臭小子,你爱写草字,就跟老子学钓鱼,一辈子窝在龙溪口!
  大生不想钓鱼,也不想听老子成天念叨同桌的名字,经常跑到镇江阁的二楼面壁思过。壁上挂有一副上联:先生桃李育骄子,下联为空白,不知出于何意。二楼全是木板装壁,六面清一色的活动格窗。窗棂上雕刻着各种花卉图。大成特别喜欢晴朗的日子,站在暗处细细打量阳光穿窗射入阁内,把各种各样的花纹映向楼面。
  大成对草字重拾信心,是龚树勋戴上水晶顶子,不忘同桌之仪,每次从平夷县回家探亲,都会邀请大成到镇江阁的最高层对弈。三楼空间小,名为藏经楼,实无经藏。平时光顾三层的对象多为钟情丹青的山水画手,挑选三楼对弈是大成和同桌应考前经常玩的游戏。
  大成,你能打赢我,我出面说服余通判,让你在藏经阁的阁檐挂块亲笔草书的镇江阁。
  好啊,我若打输了,自掏腰包叫余通判雕个孔子像,摆在家门口当门神。
  两人打成平手,口头契约一直无法兑现。
  张大生把老子像摆到钱庄,佘大成的脑子受到启发,突然开窍了。大成决定履行口头契约,当掉老子的小渔船,叫余克行雕樽孔子像,自己才有机会把草书的镇江阁挂上最高层。在龙溪口,只有黄锦璇开了家小当铺,专当盗墓者从棺材里挖来的古物。火烧圆明圆的洋风吹到龙溪口,余克行严抓盗墓者,小当铺失去发洋财的途径,对外开放只是强撑门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