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镇悬疑商战《一味春药》(长篇小说寻出版)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46:55 点击:1326 回复:3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书 名】:一味春药
  【作 者】:曾强
  【字 数】:126000



  邮箱:lxsy2012@163.com
  手机:15576520006



  【内容提要】

  清末的月亮码头,龙溪口古镇的光棍汉佘大成在塘沙湾钓到一条红娃娃鱼,佘家停泊小渔船的塘沙湾被钓鱼圈视为福地。在龙溪口,红娃娃鱼能给主人带来好运气只是渔家世代流传的一种传说。锦顺油号老板黄锦璇想保住龙溪口首富之位,指使女儿黄如蝶把红娃娃鱼骗到手。屠夫刘同庆控告红娃娃鱼吃胞衣,被晃州厅通判余克行定为妖孽关进水牢,塘沙湾成为禁钓区。闪电河的蒙古骑兵过境,湘黔联合练兵,龙溪口风起云涌。钓友圈的代表杨志轩、杨启元、傅老五、张大生、龚信泰、杨楚镒、胡岩寿联名状告如蝶火烧瑶池宫。蒙古骑兵濡水爱上如蝶,在龙溪口旗头庵出家。佘大成把小渔船埋进黄家搬走的空坟,黄锦璇装病叫濡水代笔状告佘大成破坏祖坟风水。余克行得到红娃娃鱼不想生事,把佘家小渔船判给黄家,默许黄家在禁区钓鱼。濡水为情所困的插曲,被天井寨傩戏传人铁脚搬上万寿宫的傩戏台。佘大成装成纤夫混进黄家放火烧戏楼,为逃避晃州厅与练兵小站的联合追捕,躲进贵州街的圣谕茶馆。钓友圈的代表在贵州街开有门面,早看不惯黄家处处抢占先机,垄断财路,都想利用佘大成搞垮黄家。刘同庆想讨好钓鱼圈,配合私塾先生胡琏杰为佘大成说媒,让佘大成做黄家的上门郎。濡水打伤刘同庆,逃回蒙古闪电河。佘大成想讨回红娃娃鱼,治好黄如蝶的疯癫病,在钓友圈的漩涡里越陷越深。黄家败落,杨志轩、杨启元、傅老五、张大生、龚信泰、杨楚镒、胡岩寿成立龙市商会,七子登上龙市土豪榜。铁脚拒绝入会,把傩戏班带回天井寨。商会购买军火违反朝廷禁令,晃州厅解散商会。蒙古独立,练兵小站解体,佘大成代七子入水牢,方知红娃娃鱼吃胞衣已不会说人话。黄锦璇续房,胡琏杰的堂妹胡忆沅举报黄如蝶装疯。行刑前,佘大成给龚信泰的胞弟龚树勋留下四个锦囊。濡水念念不忘黄如蝶,回龙溪口为佘大成翻案,佘大成的死成为迷局。



  【目录】

  第一章 问世
  第二章 傩戏
  第三章 骗局
  第四章 练兵
  第五章 七子
  第六章 雪耻


  【历史悬疑长篇小说:一味春药】


  【正文】第一章 问世

  一道红色的闪电劈开龙溪口的摇钱树,张大生正在大生堂的药铺里熬春药。
  在龙溪口,有钱的人家把个人家底当成命根子,都不想多生孩子分散家产。张大生想打破一脉相承的香火观念,是渔家多子多福的祖训在遗传的血液里扎下根。自从爱夜钓的老子淹死在塘沙湾的无底洞,张大生没把夜钓的本事学到家,日子穷得叮当响,还能娶到龙溪口最漂亮的千金小姐,全仗老子生前留下一味春药治好了千金的麻风病。这味春药能在龙溪口引起轰动,是麻风毁容与死鱼腐烂的肉体相似,令龙溪口人闻风丧胆。千金家世代从医,想把根治麻风的药方弄到手,不惜退掉世交好友与千金订的娃娃亲。
  张大生入赘千金家,偶尔带千金去塘沙湾夜钓纯为怀念老子死得不明不白。这件命案晃州厅没有立案,在龙溪口只留下了葬身鱼腹的悬念。张大生对晃州通判余克行心怀芥蒂,却不敢对外声张。张大生用春药医治千金的麻风病,原本不怀好意。老子生前只说过这味药是续香火的圆房药,男人服了能生男娃。千金是余克行的表侄女,大生把圆房药用在千金身上,全是老子死因不明的报复心在作祟。千金怀上孩子,说圆房的药名太土气不中听,大生便根据自身用药的体会改名为春药。这种春药治好千金的麻风,连大生都觉得意外。
  在大生的记忆里,老子是个闷葫芦,过去没有提及麻风,心里还觉得正常。站在香火的角度,大生心里唯一解不开的结,是老子连娘亲也闭口不谈。在跟老子学钓鱼的过程中,张大生习惯把鱼当成人,心里有什么念头都会倾诉一番。老子去世后,大生一直想不明白老子为什么爱吃面相难看的团鱼,面对娃娃鱼的可爱样,却没了胃口。小时候,大生过生日,特别爱吃娃娃鱼,吃过的娃娃鱼多数为棕黄色,少数为黑白色,唯独没有吃过传说中的红娃娃鱼。老子说红娃娃鱼成精了,专挑雷电交加的夜里才会出现。
  大生把红娃娃鱼当成闪电的化身,心里暗暗发誓,有生之年一定要吃回红娃娃鱼。可是,大生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见到夜里的雷电。老子夜钓时多次把大生单独扔在塘沙湾的破渔船上,这种根深蒂固的恐惧心理总是无法消除。直到老子丧身鱼腹,大生独自夜钓的日子长了,对雷电形成的气场慢慢习惯了,心里念念不忘的红娃娃鱼,并没有出现在龙溪口。
  在这场漫长的等待中,大生夜钓的重心慢慢转移到了孩子的身上。千金老子试药中毒身亡,余克行没有查出什么名堂,大生当掌柜把千金药铺改名为大生堂。为了把春药的名声打出去,大生抓住龙溪口人的香火观念做起文章。
  谁吃了大生堂的春药不生娃,老子分文不取。
  千金产下龙凤胎,大生堂的生娃春药马上在钓友圈传开了。方圆百里的信男信女都把孝敬神灵的香火钱拿来买大生堂的春药,大生堂惨淡经营的生意开始蒸蒸日上,龙溪口码头人声鼎沸的摇钱树反被冷落了。这摇钱树不知生于何年何月,离地三尺的地方有个空心的瘤子,里头嵌有一个酒勺状的板块,板块边缘标有七个红圆点和两个白圆点,每个圆点标有两个奇形怪字,三流九教的人都说是神仙字。过去,码头是片无人看管的荒滩,过路的渔船只要加入钓友圈,便可随意停泊。渔家风里来,水里去,赤条条的日子全看老天的脸色,都把摇钱树当成财神爷。奇怪的是,历来不管涨多大的水,水位都不会超过摇钱树的瘤子。
  瘤子往上的地方被渔船停泊的长索捆出很深的圈子,圈子流出的树汁带着咸咸的血腥味。后来,瘤子的空心洞经常传出婴儿的哭声,本地系船人生怕触犯神灵,给家人带来不祥的厄运,涨水前都把船抬到家里。外地的客船无处停泊,仍把船吊在摇钱树的瘤子上。为了防止洪流淘空树根的泥土,钓友圈的钓友以募捐的方式给摇钱树修了一个月亮码头。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4次 发图:0张 | 更多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50:08

  月亮码头位于龙溪与舞水的交汇处。近几年,龙溪下来的泥沙在舞水北岸堆积成沙丘湾,长了一片桂竹。钓友圈成立与桂竹成林同年,发起人佘巴子把沙丘湾命名为桂竹湾,被钓友视为钓鱼竿的发源地。月亮码头有一半的管理权落到贵州人手里,全怪上游漂来一俱无头尸,烂在桂竹湾,晃州厅把责任推给贵州。贵州派人驻扎桂竹湾,没有查出无头尸源于何处,便把桂竹湾当成驻地,以查案的名义占去半个码头。
  佘巴子上省城状告晃州厅无人受理,回到龙溪口投河自尽。
  其子佘大成当选钓友圈的一把手,张大生投了反对票。理由是佘大成年过三十还打光棍,有辱钓友圈能者当家的形象。外地钓友看重发起人,全投了赞成票,唯独本地钓友胡岩寿表示弃权,张大生脸上挂不住,气得差点退出钓友圈。
  有种你上贵州告人家,老子服你。张大生吐出这句话,心里就后悔了。
  钓友说大生酒后吐真言,那是客套话。大生老子葬身鱼腹,佘巴子多次出入无底洞。无底洞深不可测,表面风平浪静,里头有股强大的吸引力,进去的人不吊安全索,根本出不来。大生想借钓友圈的名义,把塘沙湾划为禁钓区,头回提出方案就被佘巴子一票否决了。
  事后,大生对钓友发过发起人一手遮天的牢骚。外地钓友说大生有野心,想抢发起人的位子。这一次,本地钓友胡岩寿帮大生说了一句公道话。
  大生有了千金,对钓友圈的位子不感兴趣。
  张大生把胡岩寿当成知音,心里的结并没有打开。大生对千金原本没有什么感情,由假到真的过程,连自己也说不清楚其中的缘由。婚前,大生对千金言听计从,百般讨好,只是不想暴露自己接近千金的不良动机。老子的死对张大生的打击蛮大,心里总觉得鱼吃人的说法有点离谱。在龙溪口,鱼吃人是大人吓唬小孩下河玩水的套话。
  大生从来没有想过这句话,有一天会套到老子头上。
  大生的出生地在江东,跟老子来龙溪口讨生活,还是个屁事不懂的毛孩子。下海的时候,大生还躲在娘亲怀里吃奶,对海的记忆早已变成空白。尽管老子说海里的鱼比隔壁的戏楼大,能吞下家里的船,没下海钓过大鱼的钓手,不能算一个真正的钓手。大生对海没印象,平时钓鱼的世界,也就十八丈宽的龙溪口那么大,老子所说的话自然也就成了耳旁风。大生钓小鱼钓顺手了,观点也集中在小鱼身上,认为人吃鱼天经地义,鱼吃人违反自然规律。
  胡岩寿说无底洞有大鱼,张大生对老子的死产生了困惑。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7:54:22

  大生没有见过大鱼,很难想象鱼有多大,才能吃掉人。佘巴子投河自尽,钓友圈的打捞队没有捞到人影,都认为发起人被无底洞的大鱼吃掉了。张大生不认同这个观点,却找不出更好的解释。龙溪口往下是舞水,百里平流很难一夜间冲走一个人。唯有无底洞的深度,给大生出了一个大难题。大生水性不好,每次钓鱼都会绕开那片领域,不敢身临其境。
  婚后,大生把千金当成自己生命中的一部分,在家里所扮演的角色,已经提升到家长的高度。遇到大事,大生不再让千金出面,自己想好的事,爱怎么干就怎么干。钓友圈换班子,千金在钓友圈说老公独断专行,外地的钓友都说男人就应该这样。大生讨厌别人拍马屁,想听真心话,当场问胡岩寿的看法。胡岩寿没有发表意见,把答案推给佘大成。
  大生哥,爱是做出来的,千金的事,我是门外汉,你自己觉得怎么好就怎么做,听说你的春药抢了摇钱树的风头,你就不怕瘤上的神仙字,会给龙溪口带来灾难?
  谁说的,我管不着,嘴长在人家身上,大路朝天各走一边,春药能把龙溪口的香火发扬壮大,说明大家信任我,跟摇钱树的神仙字没有任何关系!
  大生哥,我也信你,镇江阁设有诗仙的牌位,你敢对天发誓么?
  春药卖的是良心药,要老子发誓,凭什么?
  佘大成头回主持钓友圈的会议,交流没有应对经验,被张大生灼灼逼人的反驳问住,对话陷入冷场。江西钓友龚信泰受过发起人的恩惠,见佘大成招架不住张大生的压力,摇着手中的蒲扇移开话题,说传闻大生堂半月嫌了十万两银子,晃州厅打算在桂竹湾修座浮桥,余大人已经在镇江阁贴出募捐告示,大生堂发了洋财,准备捐多少?
  张大生不想回答这个问题,自己献爱心最反感人为的道德绑架,暗中用手推了千金一把。千金两手搂着孩子喂奶,接到信号回踩了张大生一脚,说大生堂底子薄,起步比同行晚,眼下壮着春药这股初得人心的香火风,生意刚刚走上正道,搞浮桥是渡人渡己的大善事,光靠个人的力量有限,晃州厅的告示贴到大生堂,我老公就捐了五千两银子。
  五千两,大手笔啊,我不吃不喝,也得卖两年包子。
  胡岩寿在钓友圈排名第六,壮鼓鼓的将军肚,蛮像一个肉包子。在钓友圈的商队中,岩寿是本地最有名望的厨师。每逢赶集的日子,岩寿把包子的摊位摆到镇江阁对面,那天来龙溪口赶集的外地人都会排起很长的队伍买胡岩寿的包子。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08:11:22

  千金嫂说得有道理,个人能力再强也有限,我看晃州厅在桂竹湾搞浮桥,没有千把万肯定架不起来,我想在钓友圈发起轻松筹款的募捐活动,大家根据自己手头的经济状况,方便出多少两就出多少两,做善事不要有心里压力,快乐助工的前提应该从轻松开始,献爱心是自愿付出的个人行为,如果这种付出变成负担那就不好了。
  傅老五父母早逝,家里穷念不起书,高高的光脑门,蛮有几分官相。傅老五口才好,在钓友圈原本排名第三,因换了五个对象还没有成家,排名被发起人降为第五。钓友圈叫老五叫顺口了,反把卓元的本名叫忘了。傅老五怕降排名,一直不敢再找对象。发起人投河,傅老五风流成性的毛病改了,出口成章的口才,比过去更老练了。
  傅老五做善事不图名,听大成提出轻筹款的方案蛮有创意,马上接过话头,说佘老弟,你接发起人的班,做事果然有主见,轻松筹款的方案值得一试。眼下开染坊,日子不好混,洋膏子吃香,土膏子烂臭,我改搞房产掏空老本,手头实在拿不出半两银子,只能代表义聚商号筹款五十文,在座的各位钓友,你们千万别笑我傅老五出手寒碜呐!
  千金说老五,你在别处装穷有人信,在钓友圈装穷就有点离谱了,你名下的房子占了贵州街的半条街,傅半街的美名早吹到省城,谁不晓得你富得流油,五十文亏你拿得出手!
  房子都是空架子,没钱请人粉墙卖不出价,比刀子还咬手。
  傅老五把双手反摊在宽大厚实的发言台上,手心纵横交错的掌纹都被石灰腐蚀烂了。此时,端坐在傅老五对面的钓友是春和商号的老主人杨志轩,在钓友圈排名首位。一条灰白的长辫子,盘在皮包骨头的胸前,像根变形的狼牙棒。这个位子坐北朝南,按钓友圈的规定,发起人才有资格对号入座。佘大成不顾胡岩寿的反对,把老子的空位子让给杨志轩来坐,是杨家长子杨启元到汉口卖桐油进布匹,把义和团反清复明的风声带到龙溪口。晃州厅清查江湖圈子,佘大成以老子的名义连夜召开钓友见面会,是想解散钓友圈免得引火烧身。
  大家投了反对票,佘大成只好改变主意。大成想推掉一把手的位子,只有张大生投了赞成票,结果还是等于零。钓友圈的位子以商号为准,大成把杨家安排在傅老五的对面,只是想借杨家的银子压压傅老五的傲气。大成把自己的位子单独设在东方,与窨子屋的布局一样。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5 10:13:58
  多谢支持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5-16 18:10:01
  继续支持。
  本人长篇新作,欢迎阅读和支持。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7023-1.shtml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07:59
  @罗锡文 2018-05-16 18:10:01
  继续支持。
  本人长篇新作,欢迎阅读和支持。 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1037023-1.shtml
  -----------------------------
  谢谢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13:26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窨子屋是清一色的木房子,四面是砖头砌的封火墙,里边的空间全靠房间围成的天井通风采光。佘大成把钓友圈的会议室定在大生家的后院,主要是相中这里离戏楼只隔一堵墙。
  佘大成跟老子看过太监涉政的宫戏,无形中把戏台当成历史的一面镜子。
  佘大成接近杨家的另一个目的,是杨志轩把朝廷当成财富的靠山,花三万两银子为小儿子杨启瑞在省城奉化捐了一个县官。后来,龚信泰的胞弟龚树勋经余克行推荐,高中举人副榜成为优供生,被朝廷正式任命为云南省平夷知县,大成才把目标转移到龚家。
  在这场漫不经心的较量中,钓友圈排行前七的商号中,只有稳坐第三把交椅的张大生公开同佘大成唱反调。这种针锋相对的立场,让佘大成觉得蛮不舒服。大生想树立自己在钓友圈的威信,一直想找机会杀杀大生的锐气。可是,老天没有成全大成的私心。龙溪口的香火越吹越旺,大生堂的春药供不应求,白花花的银子像流水一样,滔滔不绝流进了张家的钱庄。那个钱庄设在千家前厅,里边摆有一樽巨大的木雕人像。大成翻看了茶桌上的《道德经》,才晓得大生从上海弄来的木雕像叫老子。大成对老子心怀敬意,并非眼前这位满腹经纶的圣人与自己所叫的老子同一叫法。大生把价值连城的老子像请来充当张家钱庄的门神,大成不服气,认为大生有意向自己摆阔。为了揪出老子的把柄,大成把镇江阁的圣贤书全翻出来查对了一遍,发现历朝历代的执政党重武轻文,没有一个圣人的学问能超过老子。
  除了孔子,人世间恐慌怕没有人能与老子相提并论了。胡岩寿的叹息声,轻如面包蒸熟时散发的热气,蒸笼停火,热气过一会就不见了踪影。佘大成离开镇江阁,跑到塘沙湾钓了半天鱼,还是没有想出制服张大生的法子,心里堵得慌,又扔下钓鱼竿,跑到老子生前打杂的榨油坊散心。那里有座三拱桥,平时来往的人少,赶集的日子才会摆满摊位。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27:59

  佘大成推开榨油房虚掩的那扇破铁门,正好瞅见油架上的水磨盘断流了。这里离河床近,枯水季节得在源头塞塘酿水推磨。磨盘断流,估计是入秋后,日头烈干得厉害,源头酿的水被放干了来不及酿满。大成觉得有点扫兴,想去贵州街看看朝廷发给龚家的水晶顶子。
  黄老板扯着驴嗓门叫杂工换公驴拉磨的喘息声,如雷声滚过云层,在大成的心里划出一道红闪电。黄老板叫黄锦璇,是江西人。小时候,余大成不爱跟老子去学钓鱼,更多的时间都躲在榨油坊里瞅公驴拉磨。那时候,整个龙溪口就黄家开了一处榨油坊,生意好得日夜都有人在赶活路。佘大成对这个地方百看不厌,除了想骑公驴玩,主要还是黄家后院住着一位面带洋纱的女戏子。当时洋纱在龙溪口是寸缕寸金的稀货,只有女戏子舍得花钱卖这种东西。这层洋面纱的神秘性,就像黄家的公驴蒙着眼拉磨盘打转一样牢牢地吸引着大成的好奇心。
  后来时间一长,佘大成发现夜钓的老子,每次钓到白娃娃鱼都会从公驴圈的棚顶爬进后院的戏楼。大成对戏楼满怀好奇,不敢往上爬,是公驴棚顶距离戏楼的走廊比镇江阁的讲台高,头回往上爬,掉进圈里就被黄家的公驴踢了一脚。
  蛋疼的那段日子,大成恨透那头公驴。每次看到公驴赶活拉磨,累得喘不过气,大成的心里就觉得蛮过瘾。这种瘾直到大成偷偷扯掉公驴蒙眼的旧洋纱,公驴挣脱杂工的缰绳跑到野外追添母驴的屁股,公驴被黄老板叫人捆绑起来就地骟掉蛋蛋,大成恨公驴踢伤蛋蛋的心结才算解开。大成发现骟掉蛋蛋的公驴用洋纱蒙上眼拉磨,表面上比过去更听杂工的话,脚下的劲道却显得有点力不从心了。赶活时,杂工的吆喝与鞭打都不管用了。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0:51:28
  每日两更,敬请关注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1:03:27
  这部小说已完稿,寻出版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7 15:00:45
  多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18 17:42:03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黄锦璇想赶活路,嫌驴拉磨慢影响生意,把榨油坊搬到三拱桥引水推磨。试水磨当天,黄锦璇杀公驴搞牙祭。老子把驴肉说成天上的龙肉,大成硬着心肠没有动口。
  这孩子吃了驴蛋蛋,对驴肉不感兴趣了。大成不想听老子嚼舌,跑到镇江阁抱着李白读书处的牌位痛哭了一场。大生听老子讲,龙溪口过去叫夜郎,唐代诗仙李白被贬夜郎,曾宿此阁。阁为砖木结构的六角宝塔形,分三层,高达三丈三,如一支巨笔直插蓝天。一楼大门上端的白粉墙,题有镇江阁的楷字。阁内三方开有圆孔窗,窗中用青砖砌成菱形花格,花格上镶嵌着龚树勋书写的中流砥柱。大成和龚树勋是同桌,平时很少说话。私塾先生胡琏杰偏爱龚树勋的楷字,把大成写的草字说得一文不值。
  这种隔阂直到龚树勋高中举人副榜,胡琏杰说写好楷字能给考题加分,大成才开始反省自己的不足。胡琏杰说大成文章写得好,落选原因是主考官不爱看草字,直接把考卷画零分了。零分成为龙溪口的一个笑话,老子指望大成走科举出人头地的心也就死了。
  臭小子,你爱写草字,就跟老子学钓鱼,一辈子窝在龙溪口!
  大生不想钓鱼,也不想听老子成天念叨同桌的名字,经常跑到镇江阁的二楼面壁思过。壁上挂有一副上联:先生桃李育骄子,下联为空白,不知出于何意。二楼全是木板装壁,六面清一色的活动格窗。窗棂上雕刻着各种花卉图。大成特别喜欢晴朗的日子,站在暗处细细打量阳光穿窗射入阁内,把各种各样的花纹映向楼面。
  大成对草字重拾信心,是龚树勋戴上水晶顶子,不忘同桌之仪,每次从平夷县回家探亲,都会邀请大成到镇江阁的最高层对弈。三楼空间小,名为藏经楼,实无经藏。平时光顾三层的对象多为钟情丹青的山水画手,挑选三楼对弈是大成和同桌应考前经常玩的游戏。
  大成,你能打赢我,我出面说服余通判,让你在藏经阁的阁檐挂块亲笔草书的镇江阁。
  好啊,我若打输了,自掏腰包叫余通判雕个孔子像,摆在家门口当门神。
  两人打成平手,口头契约一直无法兑现。
  张大生把老子像摆到钱庄,佘大成的脑子受到启发,突然开窍了。大成决定履行口头契约,当掉老子的小渔船,叫余克行雕樽孔子像,自己才有机会把草书的镇江阁挂上最高层。在龙溪口,只有黄锦璇开了家小当铺,专当盗墓者从棺材里挖来的古物。火烧圆明圆的洋风吹到龙溪口,余克行严抓盗墓者,小当铺失去发洋财的途径,对外开放只是强撑门面。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21 11:13:22
  多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22 11:10:29

  大成敲开当铺的门,见到胡先生,说我想当渔船,你看看能值多少银子?
  当渔船?胡琏杰查看了大成的小渔船,一字眉皱成八字,说你小子大白天说瞎话,敢情把黄家的当铺当收破烂啦,实话告诉你,你们佘家那条破渔船小得可怜,烂钉子没见一颗,就算白送人,估计也没人要。
  大成听胡先生把渔船说得一文不值,脸上有点挂不住,说不当就不当,胡先生满腹经纶,哪来一堆废话!正在当铺清点账本的黄锦璇见胡先生被大成说得面红耳赤,接口说臭小子,你敢顶撞胡先生,太没教养了。你别以为接了老子的班,有钓友圈帮你撑腰,就可以跑到老子的当铺来撒野,别人怕你们钓友圈人多势众,老子不怕。老子当家的时候,你们的钓友圈还在烂船头光着屁股解手呢,想跟老子斗,你们还嫩了点!
  大成说黄老板,有胡先生帮你撑门面,我不想跟你斗,也不想与你为敌。你瞧不起我,瞧不起钓友圈,那是你的自由,我无权干涉。不过,钓友圈是一个干净的团队,不是谁想扣屎盆子就能扣屎盆子,你下次发表这样的言论,最好不要让我听见,你不配在我面前称老子。
  好,佘大成,你吃了我家的驴蛋蛋,我没有冤枉你吧?
  大成怕黄锦璇当着胡琏杰的面提及蛋疼的事,用斧头狠狠敲了一下破旧的船身。这是老子死后,唯一没有陪葬的东西。本来大成想烧掉这条只能容下两人的小渔船,那阵子天天下雨,钓友都说渔船水气重,点不燃。当时,大成沉浸在老子投河的悲痛中,也就没有多管这条渔船。事后,大成觉得老子没了,多烧条小渔船也换不回老子的命,留着也是个念想。
  只有蛋疼发作的时候,大成才会对小渔船心生恨意。这种恨意有如藕断丝连,在大成的心里埋得很深,大成从来没有动过伤害小渔船的念头。大成当着胡琏杰的面用斧头狠狠敲打船身,只是想警告黄老板管住自己的嘴,谁恼火自己都不会有好果子吃。
  驴蛋蛋是老子用白娃娃鱼跟黄锦璇交换的。大成蛮后悔自己不该把蛋疼的毛病告诉老子,要不然老子就不会发神经,想拿自家的小渔船去交换什么壮阳的驴鞭。老子投河后,从来没有走出戏楼的女戏子,突然找到大成的住处。女戏子的脸依然蒙着洋纱,大成把瞳孔眯成一条细缝,还是看不清对方的五官。大成想通过对话的方式摸清女戏子的来意,可是女戏子进门后没有吭声,交给大生一个黑匣子就走了。黑匣子的外表蛮讲究,盒盖雕有二龙夺珠图,盒身雕有十八罗汉图,盒底雕有八卦图。大成在隔壁戏台上见过这个黑匣子,老子配合女戏子变法术用过这个道具。大成对黑匣子爱不释手,外雕美图只是一部分。
作者:左有织袍 时间:2018-05-22 13:06:47
  支持一下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23 13:28:42
  @左有织袍 2018-05-22 13:06:47
  支持一下
  -----------------------------
  多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27 07:55:24
  感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29 09:41:35
  :))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5-31 09:52:19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真正让大成着迷的环节,还是老子帮女戏子打开黑匣子,里边的花样取之不尽。可是,黑匣子到了大成的手上,大成空有一身蛮力,却没有找到打开黑匣子的窍门。黑匣子摆在眼皮底下,大成不好意找女戏子请教,就把黑匣子拿到锁匠那里。锁匠没有看出门道,叫大成拿给雕师看。雕师没有看出门道,大成再去找女戏子,黄老板却板着一副冷面孔,说女戏子回京城了,想见女戏子,自己上京城找去,别来老子的油坊瞎转。
  说来也怪,女戏子走后,之前鱼龙混杂的戏楼一下子安静了。
  那时,大成钓鱼不里手,在钓友圈是张大生的跟班。大成不想回老子的那间破草屋喂蚊子,便追随大生跑到千金家帮打杂混伙食。大成不明白大生帮千金家守前厅门,楼上的耳房都空着,为什么会跑到后院同住自己一起睡地铺。
  女戏子走了,隔壁听不到嗯嗯啊啊的唱腔了。
  大成听大生随口这么一解释,也就没有再细想这些烦心的问题。可是头疼的事,却一件连一件在大成的眼皮底下拉开序幕。大生的老子葬身鱼腹,正好遇上黔兵来龙溪口调查无头案。大成一直想不明白,黔兵占着桂竹湾和半边月亮码头不肯走,大生煽动老子代表钓友圈去省城告状,对老子的死却摆出一副不冷不热的面孔,常在钓友圈发表贬低老子的言论,说老子早不投河,晚不投河,从省城回来才投河,不查清死因,有损钓友圈的声誉。
  大成听到这种负面的传言没有找大生对话,是老子的死因把大成的思路与黔兵公开嘲笑钓友圈自不量力的言论直接挂钩了。大成对大生心怀不满的情绪,直到大生入赘千金家,把千金家的千金药铺改成大生堂。作为旁观者,大成认为大生这样做是变相夺权。
  人家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夫妻的事用不着钓友圈操心。大成听了胡岩寿的劝阻,才没有过问这件事。对大成而言,夫妻这个词,比打光棍还敏感。老子死前,把钓友圈当成帮大成物色婆家的根据地,一有新钓友加入圈子,就会问人家有没有待字闺中的老女。
  在龙溪口,老女可不是一个好词。只有嫁不出去的大龄女,才能扣上这顶高帽子。大成从小贪玩,没有学到什么本事,在钓友圈混得人模狗样,全仗老子钓鱼手法过硬,成为钓友圈公认的一把手。大成对老女感冒,是大生在钓友圈说大成靠能老子的脸面吃饭,靠老子的脸面找个老女过日子应该不成问题。由于这些话是面对面公开说的,大成觉得恼火,却也不便撕破脸伤了和气。大成重返黄家的榨油坊,是黄家后院的戏楼上传出娃娃鱼的叫声。
  在龙溪口,大成没有别的本事,对娃娃鱼的叫声,却了如指掌。大成只要听了娃娃鱼的叫声,就能判断出娃娃鱼的藏身处。这种独特的心理感应,使大成在钓友圈获得了不少自信。那些相信无底洞有红娃娃鱼的钓友,都把传说中的好运气寄托在了大成的身上。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5-31 09:59:36
  一味春药,好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6-04 11:41:34
  什么时候更新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6-05 18:18:33
  多谢支持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6-08 08:05:32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佘大成一直想不明白,胡琏杰把渔船说得一文不值,自己只敲了船身一斧,为什么会改变态度,劝黄老板出千两银子当渔船。大成没有当掉老子的渔船,是大成想到了让自己蛋疼的那头公驴。平心而论,那一脚踢得不算蛮重,只是踢中了人体最脆弱最敏感的地方。如果公驴的这一脚踢到屁股上,顶多就像儿时尿床被老子扇了一巴掌。现在,大成步入成年的年龄,对命根子的含义有了自己的理解,不想再去揭开这种令人羞于启齿的隐情。
  晚了,我心情不好,你们出万两银子,老子的渔船我也不当了。
  万两银子?你回家抱你老子的破渔船做春秋大梦去吧!
  胡先生,《春秋》是孔子写的,老子念的是《道德经》。
  佘大成不顾胡琏杰的劝阻,叫胡岩寿帮自己把渔船从当铺抬到三拱桥推下水。昨天夜里刚下过一场特大暴雨,洪水漫到老街口,无底洞形成巨大漩涡,北岸用来捆绑渔船的龟头石被上游下来的大木头冲烂了,塘沙湾暂时回不去。大成不想让当铺的人看笑话,只能像外地人一样,把自家的渔船吊到月亮码头的摇钱树上。在三拱桥对面养猪的刘同庆去镇江阁打听猪肉行情,说摇钱树夜里遭雷劈,被闪电劈成两半,吊在树瘤上的外地船全被洪水冲走了。
  胡琏杰说刘同庆,大清早别开这种玩笑,夜里打雷,我怎么没听见。
  刘同庆说胡先生,当铺的封火墙比身板厚,夜里只打一两声雷,你正在做清秋大梦,没听见几正常。胡岩寿见刘同庆信口雌黄,把满肚墨水的胡先生气得说不出话,接过话头说喂猪的,你是外地人,损人最好不要带姓,什么清秋大梦,是春秋大梦,下次念我的姓,不会讲好话,我不买你的洋猪肉做包子,叫你从哪里来,还回哪里去。
  胡包子,我不是吓大的,洋猪瘦肉多,是抢手货,你不买我养的洋猪,那你买本地的肥猪好了。这年头,同行是冤家,你不怕同行抢你生意,我还怕同行抢我生意呢。
  好啦,你们别吵了,抬头不见低头见,买卖不成仁义在,生意讲和气生财,这些事你们不要拿到街面上来讲,昨夜有没有打雷,看摇钱树还再不再,不就明白了?!
  佘大成见黄老板出面圆场,放下劝和的念头,快步跑上三拱桥往月亮码头的方向观望,只见龙溪与舞水的交汇处笼罩着一层浓浓的迷雾,一时片刻根本无法确定摇钱树是否还在原处。大成想到树瘤里的神仙字,还有娃娃鱼从黄家戏楼上传出的叫声,加速的心跳马上被提到嗓子眼上。昨夜,大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没有雷电不记得了,只记得梦里有条红娃娃鱼对自己轻声耳语,说摇钱树的主根伸到无底洞,快烂掉了。
  难道摇钱树气数已尽,连神仙也救不了了吗?
  救不了了,树心烂了能救,树皮长瘤能救,树心和树皮进了邪气,无药可治。
  邪气,什么邪气?
  天机不可泄露。佘大成回想起红娃娃鱼的对话,额头冒出几滴冷汗。老子把摇钱树当成龙溪口的财神,大成把系船的瘤子当成腰包,从来没有想过摇钱树的生命跟人一样有定数,主根一旦长错地方,如同帮手跟错主子,也会跟着中邪。在龙溪口,邪气是病根的叫法。月亮码头比老街口低两丈,早被洪水淹没。在洪水退去之前,三拱桥是唯一观望摇钱树的落脚点。大成想验证摇钱树的生死,只能等迷雾自行散去。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6-11 16:30:30
  继续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6-16 08:31:13
  谢谢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6-27 17:34:36
  顶起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6-29 09:41:53
  路过,谢谢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6-29 09:45:32
  【长篇小说《一味春药》连载 正文】

  老天似乎在考验大成的耐心与诚意,龙溪口的上空安静得没有一缕风,那些迷雾似乎生了根,笼罩着月亮码头不肯移动。胡岩寿把放过气的肉包子送到三拱桥上,大成不想吃冷东西,用食指敲着腮帮和肚皮,表示牙疼没胃口。
  牙疼不是病,疼时要人命。老子走了,把牙疼的毛病也传给大成了。时间一久,大成发现牙疼发作的时间,同蛋疼的时间正好相反。牙疼多在白天,蛋疼多在晚上。这两种致命的隐疼似乎跟大成前世结有冤仇,日夜都在折腾着大成的正常生活。大成只有完全放空脑子,什么都不去想,不去做,这种要命的隐疼才会自行安静下来。大成想卸掉钓友圈的担子,钓友圈的代表却拦着不放,说你老子是创办钓友圈的发起人,你是唯一合法的继承者。
  大成自由惯了,不太爱管事,钓友圈的事,多半是交给胡岩寿跑腿。大成住在胡岩寿的隔壁,两人揪着童年的尾巴滚过几年泥巴。大成老子和胡岩寿的老娘有多亲近,他们私下的交往就有多亲近。这种亲近出现分歧,是大成和胡岩寿在镇江阁念书,为争念李白的诗红过一次脸。那首诗标题目长,叫《陪族叔刑部待郎晔及中书贾舍人至游洞庭其一》。诗文四句:洞庭西望楚江分,水尽南天不见云。日落长沙秋色远,不知何处吊湘君。胡琏杰把诗交给龚树勋念,大成和胡岩寿的隔阂嘴上不说,失宠的矛盾却埋在心里。
  唐时去夜郎,龙溪口为水路必经地。胡琏杰把李白的诗作为镇江阁的必修课,是李白被贬夜郎,诗仙的大名被龙溪口的读书人当成座右铭。为了与同桌争宠,大成翻阅圣贤书还有一个不可告人的目的,就是想揪出李白为龙溪口量身写的诗。可是,大成和胡岩寿把胡琏杰私藏在李白肖像底座下的全唐诗翻出来看遍了,发现李白在诗中并没有提到龙溪口。唐诗唯一提到龙溪二字的诗,只有边塞诗人王昌龄任龙标尉时,为好友崔参军写了一首《送崔参军往龙溪》的互勉诗。大成对这首诗爱不释手,是王昌龄把龙溪二字放在诗文句首,为大成失宠的心灵注入一股清流。这次大成没跟胡岩寿争念王昌龄的诗,胡琏杰点名道姓要大成来念。大成怕胡岩寿失宠,不肯分包子给自己吃,憋着嗓子装感冒才化解了危机。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7-03 10:26:25
  沙发
作者:张贤遇 时间:2018-07-03 10:36:05
  故事精彩, 支持!
作者:苗大哥 时间:2018-07-09 09:19:17
  坐等更新
楼主曾强2013 时间:2018-07-11 18:01:12
  谢谢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