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主旋律——乡村美好

楼主:庞余亮 时间:2018-05-29 09:36:25 点击:1366 回复:1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乡村美好

  每年开学前,我们都要乘船到城里,主要是到新华书店去一趟(船是村里派的水泥挂桨船)进新书。我们负责往船上搬书,搬完书,然后一起去一家馄饨店吃馄饨(校长说这是城里最好吃的馄饨),吃馄饨时,还可以在碗里多撂一些辣椒,那个香啊,那个辣啊,吃得鼻子上都冒汗。吃完了我们一身轻松,校长还脱掉了西装,露出两种不同颜色织的毛衣,然后,我们一起再乘挂桨船回去。

  有一次,开学前去城里,正好早晨下雨,我们都穿了雨靴,然后又一起穿着雨靴上了挂桨船,上了挂桨船校长还指挥我们在船帮上把雨靴上的泥洗掉,用校长的话说,要让城里人认为我们穿的是马靴,而不是雨靴(亏他想得出来!)。到了城里,太阳升上来了,城里的水泥路不像乡下的泥路,乡下泥路要晒两个晴天才能晒干,而城里的水泥路只要一个钟头就干了。

  穿着雨靴的我们几个好像是“德国鬼子进城”(雨靴底在水泥路上总是要沉闷地发牢骚),天不热,我身上全是虚汗,到了新华书店,上楼梯时营业员都吃吃地发笑。如果这还不算尴尬的话,我在回船的路上,居然遇到了我城里的同学,同学笑眯眯的,目光却朝下,他看到了我的雨靴,我们的雨靴。后来好不容易同学走了,我觉得满街上的人都在看我。我躲到校长们中间走,他们走路声居然那么响,都有点步调一致了,我都感到全城人的目光在喊口令了:“二一,一二一,一二一……。”可校长和其他同事并不意识到这些,他们旁若无人“一二一”地走着,他们要带我们一起去吃馄饨。

  回去的船上,校长首先把那双在水泥马路上叫了一天的雨靴脱下来了,然后他就躺到了我们刚从新华书店买回来的书捆上,我们也相继把雨靴脱下来,河上的风吹过来,吹得我们双脚那么舒坦,校长一会儿就在新书捆上睡着了,挂桨船的节奏好象在催眠,他还发出了呼噜声,而他的旧雨靴,一前一后地站着,像哨兵一样,守卫着他的梦乡。

  我们学校食堂其实不能叫做食堂,只能叫做伙房,它像守卫,守在校园的东北角,校长还请瓦匠支了三间灶,分口锅,中锅和里锅。口锅是尺二的,用于炒菜。中锅是尺三的,用于烧饭;里锅是尺四的,用于烧汤。如果代伙的学生多一些,里锅就用于烧饭,中锅就用于烧汤。值日的伙头军就是第三节第四节没有课的老师。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谁没有课,谁就必须到食堂去,烧火的烧火(反正学校有座大草垛,这是学校用学校厕所里的粪跟村民换的),烧菜的烧菜(很多蔬菜是自己长的,红的扁豆,青的连根菜;长的丝瓜,短的茄子)。说起烧菜,烧得最好吃的倒不是校长了,而是黑脸的总务主任,他最拿手的菜是葱炒粉丝(食堂有一蛇皮袋山芋粉),泡好的粉丝,然后撂上香油,到门口掐点女儿葱,一爆,然后再放入粉丝,木炳铜铲来回地翻,无数根粉丝就这么扭动着……葱香会在校园里传得很远,这也是我最不喜欢上第四节课的原因。如果第四节课是校长烧菜还好,如果轮到了黑脸总务主厨 ,那我的课堂秩序肯定是不好了,因为早已有鼻子尖的学生在悄悄地说:“今天食堂炒粉丝了!”不一会儿,全班的学生都知道了,“今天食堂炒粉丝了!”这会弄得我已控制不住课堂秩序了……木柄铜铲也在我的头脑里来回地翻滚着。说来也怪,学了多少次,我炒的粉丝怎么也炒不出黑脸总务主任的水平。

  在学校代伙的学生并不多,一般是五六个左右,一类是家离学校的确很远的(多半家住在几十棵树和一两座房屋构成的独家村上);一类是父母都在外面搞运输生意。代伙学生们一般只和我们一起吃中饭,我们像一个大家庭坐在一起吃饭,一起踮起脚尖扯那长长的炒粉丝──有时筷子夹不住,用筷子搅一搅,然后一拽……饭是不限量的,还可以吃留在铁锅底上的焦锅巴,不过这需校长出门开会,我们用木柄铜铲在铁锅中铲锅巴,如果校长在家就会心疼:“锅要铲通了!锅要铲通了!”他这么唠叨,我们反而不好意思铲锅巴。

  不过有一次,他自己却独享了锅巴──因为下午漫长的时光里,有许多蚂蚁来到了饭锅里做搬运工。校长是在灶后烧了一个草把子,蚂蚁们全死了饭锅中的标点,然后校长一口一口地吞下了,他还美其名曰:“这有什么的,宁吃蚂蚁一千,不吃苍蝇一个。”

  星期六的晚上,校长兴致好的时候,他就提出大家“拼伙碰头”,我们的食堂会一次热闹起来,灶里的火苗红彤彤的,屋顶上的炊烟笔直笔直的,黑锅里的鸡烧芋头,中锅里的青菜抓肉圆,还有口锅里的葱花已散出了香味(炒粉丝肯定要的),香味在空荡荡的校园里弥漫开来,我听见了很多狗叫的声音,肯定有很多狗在黑暗中咽着口水:“不要再炒粉丝了,不要再炒粉丝了,再炒我们就要打喷嚏了──”

  在声声狗吠中,我们已把菜盛好了(用学生们寄存在食堂里的不同形状的搪瓷盆子),酒也倒好了(村酒厂里自做的大麦烧),满满的一桌,如果停电,校长还会点上滋滋滋直叫的汽油灯,我也不停地咽着口水,此时,我己忘掉所有在乡村生活中积累下来的忧郁,准备和我的眯着眼睛喝酒的同事一起,共赴世界上最幸福的晚宴了。

  最要紧的是乡村那排不尽的寂寞,尤其是乡村学校夜晚的寂寞。每当大忙季节,很多教师都要赶回去农忙。留守的我晚上听着鹧鸪的叫,心里便有一阵没一阵地疼起来。

  老先生见到郁郁的我,很是担心,便教了我一个法子:“我们过去比现在的你苦多了,不过我们有我们的办法。我们一边用钢板为学生刻讲义,一边在罩子灯上吊个铝盒煮鸡蛋。讲义刻好了,鸡蛋也煮好了。” 过去的蛋可便宜啊,鸡蛋一分钱一只。吃鸡蛋补脑子。他们教我,可以跟农民买一些鸡蛋回来,

  好在乡下经常停电,我有一盏擦得锃亮的玻璃罩子灯。鸡蛋也不比过去贵多少,一只一毛钱左右。我也用一只铝盒吊在罩子灯上,我也开始在罩子灯下为学生们刻讲义了。我从装蜡纸的卷桶中抽出一张蜡纸,然后在钢板上铺平,用铁笔在上面刻写。(如果铁笔坏了还可以用废圆珠笔芯写,不过字要粗些)。吱吱吱。吱吱吱。蜡纸上的蜡被铁笔犁得卷了起来,吱吱吱,又一层蜡纸被我的笔划犁得卷了起来。一排刻好了,然后把蜡纸从钢板上剥下来,再往上移,还可以透过罩子灯的灯光,看一看自己的字写得如何……吱,吱,吱,又新鲜又痛快。往往是一张蜡纸刻满了,铝盒里的鸡蛋也差不多煮好了。当我刻完蜡纸,剥着鸡蛋(鸡蛋很烫,需两只手来回地翻滚),我心中蛰伏已久的青蛙就呱呱呱地大叫起来。我不知道我刻写了多少蜡纸,用了多少张钢板。(正面反面都用过)。我牢牢记住了蜡纸的品牌叫“风筝牌”。铁笔、钢板的品牌叫“火炬牌”。风筝与火炬,正是我寂寞的心所需要的。

  我开始刻写蜡纸的字并不好看,用校长的话说,像一阵风吹倒的。他还指导了我如何利用钢板的纹路刻写讲义。刻好讲义后,还有一项繁琐的工序,那就是印试卷,我们学校没有专职的油印工,黑脸总务主任有时兼任,但我们不能总是麻烦总务主任。于是我们又学会了如何用火油调和墨油,上蜡纸,握住油墨滚筒,还有裁纸,分订讲义。一个学期下来,我整理了一下我发下去的讲义,竟有了厚厚的一叠。

  冬天来了,我去县城人武部商店买了一件黄色的军大衣。我就裹着黄军大衣刻蜡纸,天很冷,玻璃罩子灯上的鸡蛋熟了,我把它握在手中,揩着鼻子上的清水鼻涕,继续刻写着讲义,我觉得生命中有一种东西正在被我犁开。“姓名——”“学号——”“得分——”。我必须先刻写下这些,然后再开始写下第一项内容。

  刻完之后,原先厚重的蜡纸被我刻得轻盈了,在灯光下多了一种透明,我知道,我已和以前的老教师一样,把寂寞这张蜡纸刻成了一张试卷。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5-29 09:42:38
  @庞余亮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果梨 时间:2018-05-29 11:56:00
  写的不错。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5-29 12:16:38
  @庞余亮 :本土豪赏8个码字光荣(8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5-29 22:29:22
  学习支持!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5-30 09:18:35
  @庞余亮 :本土豪赏8个码字光荣(8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6-04 14:57:18
  @庞余亮 :本土豪赏8个码字光荣(8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8-06-04 17:01:05
  支持大作。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6-05 21:40:15
  乡村老师的清苦写得传神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6-07 16:43:35
  @庞余亮 :本土豪赏8个码字光荣(8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楼主庞余亮 时间:2018-06-11 17:42:48
  有个老人时常跑到我的办公室来,据说他开过私塾,所以他有一种职业病似的,一进办公室门也不和我们说话,而是翻阅办公桌上的作业本,颇有教育局长的味道了。不过,他翻完作业本后,并不急着表达自己的意见,而是急促地喘气。这并不能说明他对我们有意见,而是他的气管不好,这一点,就限制了冬天里我们会看不到他,没有他视察的作业本上,错别字却越来越多了。

  他不来我的办公室,W先生就要经常回家,因为老人是他的父亲。身材高大的W先生下课,总是来不及洗手,就骑着他的载重自行车咣当咣当往家里赶。在第三节课他又会气喘吁吁地赶回来,自行车柄上尽是白色的粉笔灰。上课钟响了,手握课本教鞭的W先生还坐在那里喘气。

  老人学问大,W先生的名字也不寻常,叫三鼎,我们叫他W先生。校长叫他三鼎先生。比他矮很多的W师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两个儿子长得很快,都长成了W先生的那个模样,高个,阔脸,浓眉大眼。W先生可能很不喜欢他自己文乎文乎的名字,因此干脆走大众化的路子,一个名为波,一个取名涛。再生下去,肯定是一个叫澎,一个叫湃。正好波涛澎湃。老先生们很别窍的,W姓中有三点水,他们竟然从W先生的大儿子那里找到了六个水点,而从W先生的二儿子那里找到了七个水点。W先生自己正好三个水点。老先生们把他们一家叫做W三点,W六点,W七点。真亏他们想得出来的。我们总务主任更促狭,还三点六点七点呢。捉乌龟牌啊,一个叫三鼎,一个叫三皮,一个叫三寿,正好弟兄三个。W先生听了之后并不发火,还笑眯眯地说,多年父子成兄弟呢。

  我们以为W先生的父亲也是这样开明的,有一次,我们这么当面说了三点六点七点三鼎三皮三寿,老W先生脸色立即变了,作业本也不检阅,真正地做到了拂袖而去。W先生下了课回来,知道后,脸色有点黯然。我们说了道歉的话。W先生说:“他又不会怪你们,他怪的是我。”

  老W先生是责怪自己的儿子教会了别人,而没有把自己的儿子教上大学。这一说,就说出了一些老先生的心里病。乡下教师哪个不是几个班的课?回到家里还有农活,哪里还管得到自己儿女呢?

  愧意和歉疚,平时是隐着的,现在捅出来,就不一样了。
作者:白月光06 时间:2018-06-14 08:15:26
  马克
作者:宜家猫64 时间:2018-07-26 12:13:02
  顶一个!!向所有乡村老师,献上我的致敬。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8-10 17:00:39
  @庞余亮 :本土豪赏100个码字光荣(100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米苏2018 时间:2018-08-10 19:01:45
  拜访文友,学习佳作!




作者:风沐雨1 时间:2018-08-11 16:48:45
  支持。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