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悬疑-这个杀手不太狠

楼主:作家杜超 时间:2018-06-01 16:52:48 点击:212 回复:8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2018年5月8日,是东海大学的五十年校庆日,晚上八点,东海大学的大礼堂内已经是座无虚席,学校的全体师生以及特邀代表都在大礼堂内,观看校文学社的同学表演话剧《当爱已成为往事》。
  这是由校文学社同学自编自导的一出话剧,讲述的是一名大学生因为失恋而杀人的故事。
  所有的演员都演得很精采,尢其是饰演男主人公程迦罗的罗正欣,完全演活了角色,把一个追求完美爱情却被恋人抛弃的男主角表演得栩栩如生,赢得了众人阵阵的鼓掌。
  第五幕戏——全剧的高潮戏开始了,这一幕讲的是程迦罗与诱骗自己恋人的花花公子的剧烈冲突。
  程迦罗上场了,故事在他与对手精彩的表演中发展,他“杀”死了自己的对手,被关进了监狱,
  按照剧情的发展,接下来,罗正欣有一大段独白。
  ------你看不见大自然的骚动,那绕着你房屋的闪烁的闪电吗?你听不见在我头上震响的雷声吗?这是造物主的愤怒,他要求清算你的罪,在你灵魂里那些极其残酷的数不清的罪,每一股风都带着那些爱害人对你的诅咒,那些被你诱骗了的人对你的投诉,被欺骗的爱情在宣布你的罪行。无耻的人,快忏悔,快招认你的罪,让你的胸膛里装满悔恨吧,你只有在死亡中才能得到宽恕!-----
  罗正欣完全进入了角色,一边大段地说着台词,一边用手往台下指着,面部表情极其丰富,他的一双眼眸,深刻地表现出了主人公的愤怒之情。
  太精采了,人们都屏住了呼吸。目不转睛地紧盯着罗正欣。
  “啊!”一声长长的恐怖的尖叫声忽然在此时响了起来。
  只见最前排的一个人从台下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往前走了两步,一手捂着胸膛,一手指着台上的罗正欣,在他侧面附近的人看出他的脸上显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并且一直张大了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一个字也没有听清楚。
  台上的罗正欣完全投入在剧情之中,仍在继续表演,手依然指着台下,并刚好指着那个人。这就构成了一幅相当诡异的场景。
  其实我当时已经发现了异常,但是作为一名演员,导演不喊“CUT”,无论发生了什么情况,演员都不能停,事后罗正欣这样解释说。
  “赵市长,赵市长。”台下一片大乱。人们纷纷地围了过来。
  台下那个举止异常的人,竟是东海分管教育的副市长赵柄春,也是本次校庆的特邀代表之一。
  “我的胸口,胸口,完全喘不过气来。他的眼睛,可怕,眼睛,可怕。”赵柄春终于说出了这样一段话,他的右手已经收了回来,两只手全部按在胸膛上,围过来的人们发现,他的胸口就象起伏的波涛一下上下动个不停,给人的感觉是心脏急切地要从胸膛里蹦出来。
  “打电话叫救护车,叫救护车”,东海的几名校长都惊惶失措,其中的一名发出了大叫,众人慌忙纷纷拿出手机来报警。
  “我不行了,不行了,不行了。”赵柄春连叫了三声,手猛然垂下,脑袋也一歪。然后就再也一动不动了。
  叫喊声,议论声四起,整个大礼堂嗡嗡声一片,差点将屋顶掀翻。
  台上的罗正欣终于没法再入戏,自动地停止了表演,表面上不知所措地迷茫地望着台下,内心却如决堤的江水,奔腾不息。
  1
  大雨滂沱,象老天爷所流的眼泪,往常热闹的东海大学的校园里空无一人。
  远远地,一名白衣女郎打着伞慢慢地走了过来,又走出了校门。她那秀丽的脸庞,修长的身材,再加上不俗品味的名牌穿着,在烟雨凄迷的背景之下,更显示出戴望舒名诗〈雨巷〉中丁香花女郎一样的气质。
  出了校门之后,她向右走了大约一百多米,然后停下了脚步,四处看了看,似乎是在看有没有人,然后她就在树下站着,拿出了最新时尚的诺基亚手机来看时间。
  此时是下午三点五十七分,离约定的时间还差三分钟。
  过了一会儿,远处有一辆“宝马”车缓缓地驶了过来,驶到了她的跟前。并停了下来,她看见那辆车,脸上笑意闪现,象一朵花儿在雨中开放。
  司机是个保养极好的中年男人,他轻轻地把车门推开,冲她微微一笑,她优雅地收起雨伞,钻进了车内,小车重又启动,向前开去。
  这时,在对面的一棵大树后的一个撑着黑伞的年青人闪了出来,见宝马车远去,急忙招手,拦了一辆的士。对司机道:“请跟着前面那辆宝马的车。”司机点了点头,紧紧地跟了上去。
  一道闪电,照亮了上车的年青人苍白并有些凄凉的脸庞。
  他正是罗正欣,就读东海大学中文系研究生班一年级。
  刚才上宝马车的是他的女朋友何青青,之所以他要跟踪她,是因为他对她产生了怀疑。怀疑她背着自己傍上了大款。
  自教育产业化以来,原本纯洁的大学校园渐渐地不再是净土,中国的女大学生傍大款,高官,充当二奶逐渐不再是什么稀奇事,东海大学也不例外,每天晚上,校园里都停满了各式各样的名牌轿车,轿车的主人专门驱车接那些可做自己女儿的二奶过夜,这成为东海大学校园内一道靓丽的风景。
  本来罗正欣从来没有想到青青也会堕落的,毕竟,他和她从大一就开始相恋,至今已经快五年,相互之间已经象亲人一样了解,他一直认定青青是个知书达礼,真心爱自己的好女孩,他们俩的家境都不是很好,几年来都是双双边打工边赚生活费和学费,生活虽然艰辛,却也非常幸福,一年前青青为了支持他考研,专门还停学一年打工为他赚钱。他早就打定了主意,等研究生毕业后就娶青青。然而,当她复学回来之后,他却发现,与以往相比,她变了很多,并且经常躲着他接一些不知哪里来的电话,还经常地玩失踪,前两天,他的一个老乡告诉他,曾经两度在下午看到青青在学校门口右侧附近上了一辆宝马的车,叫他留神一点,这让他不得不对她产生了深深的怀疑,所以他才会有今天的举动,本来下午四点钟之后文学社是要彩排的,为了这事,他专门请了假,但却没有告诉她,结果果然让他发现了她的不正常行为。
  雨已经越下越大,打得车身“叭叭”作响,司机放着周杰伦的《千里之外》,伤感的旋律充斥了整个车内。
  屋檐如悬崖
  风铃如沧海
  我等燕归来
  时间被安排
  演一场意外
  你悄然走开
  故事在城外------
  宝马车果然驶出了城外,到了郊区的一处别墅前停了下来。
  他赶紧下了车,躲在一棵树后。
  何青青和司机下了车,然后何青青竟然挽着司机的手,象小鸟依人一般地依偎着他走到了别墅的门口,按响了门铃,接着,一个佣人打扮的老妈子开了门,并向他们点头行礼。然后他们走了进去,门随即关上了。
  他的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上。
  再没有任何疑问了,何青青确实是做了有钱人的情人!尽管难以置信,但残酷的事实就在眼前,他眼前的这个地方,正是有钱人的金屋藏娇之处。
  世界摇晃起来,他只觉得恶心,难受,他想呕吐,但却又吐不出来,他很想冲进去,但却又不敢面对所要发生的事情,他甚至连想都不敢想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整个大脑一片空白。
  也不怪他没用,他是一个从来没有踏入过社会的小白,对这样的事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那男人竟又出来了,罗正欣这才看清他的相貌,长得獐头鼠目,却有一个大得惊人的肚子!他一边走一边在接电话,大概是有什么急事,很快他又钻进了车里,开车走了。
  罗正欣终于定住了心神,走到了别墅的门口,按响了门铃。
  男人走了,他终于有机会找她问个明白,为什么她要这样做?为什么她要这样对他?
  门开了,佣人出现在他的眼前,看见他一身陈旧的学生装打扮,不禁一脸的怀疑之色:“先生你找谁?”他动了动嘴,却不知该如何说,只有猛地一把将佣人推开,直冲了进去。
  马上,他就被他所看到的雷住了!
  何青青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抱着一个婴儿,满脸都是笑意,正用一个玩具逗着那婴儿玩,她嘴里还叫着:“妈妈,叫妈妈,妈妈。”见有人冲进来,她惊愕地抬起头来,看见是他。登时瞪大了眼睛。
  “小姐,小姐,这个人硬要冲进来。我拦都拦不住。”佣人也冲了进来,气急败坏地要赶罗正欣走,一边叫着:“先生请你出去”,一边使劲地推攘着他,但哪里推得动。
  他绝望地望着她,绝望到没有丝毫愤怒的程度,绝望到只有极度的悲哀。
  不用问了,她不但背叛了他们的爱情,做了那男人的二奶,还为那男人生下了私生子。
  她说为了支持他读研而休学打工,其实是为了给那男人生孩子。原来她早就在欺骗自己!只可怜他自己完全被蒙在鼓里。
  怪只怪他太愚蠢了,不,只能说他太爱她了,太相信她了,现在仔细一想,她所谓的在外打工一年,其实是有很多疑点的。在外面的一年,她从来不与他QQ联系,那是怕他看到了IP地址,她从来不打公用电话,只偶尔用一个外地的手机号码和他说几句,说这是她工友的手机。说她为了省钱,从来不上网,也没有买手机。其实这些都是极其明显的疑点,只是他------!
  他本来是有很多话要问的,但超现实主义的情景叫他无语凝噎,在那一刻,他的身体器官几乎丧失了一切功能。
  “欣,你,我------不是,我。”她语无伦次,怀中的婴儿却好奇地望着他。
  他忽然强烈地想要哭,想要逃,于是一把推开了佣人,奋力转身。
  “不,”她放下婴儿,扑了过来,抱住了他的腿:“不,欣,你听我说。”
  刹那之间他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以手掩面:“我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女孩,跟她们是不一样的,可是你为什么要骗得我这么苦?!”
  “是,是。我是跟她们不一样。欣,你没有说错,我真的是跟他们不一样,”她哭得梨花带雨。“我根本不爱他,我爱的是你,我真心爱的是你啊,你相信我。”
  他绝望地揪住了头发:“你和他连孩子都生下来了,你居然还有脸说你真心爱的人是我!”
  “那只是我们订了协议,他老婆不能生孕,他没有后代,于是他叫我给他生个孩子,他给我五十万,还把这幢别墅送给我,欣,有了这些,我们将来的生活就再也不用发愁了。我是为了我们的爱情,我不想我们再过以前那种受苦的日子,你相信我,欣,我只爱你。”
  她嚎嚎大叫着,似乎比他还要伤心。
  ------
  是谁在窗台 打结局打开
  那薄如蝉翼的未来
  经不起谁来拆
  我送你离开 千里之外
  你无声黑白
  沉默年代 或许不该 太遥远的相爱------
  《千里之外》的歌在他的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唱着。
  “他是谁?”他太累了,只想好好地找个地方睡一觉,但他一定要知道这个问题。
  “赵, 赵柄春。”
  原来是他, 东海分管教育的副市长,原本是东海大学的一名教授!靠溜须拍马进入了政界并当上了副市长,吃喝嫖赌抽样样俱全,他的事迹全东海人都知道。
  白天是教授,晚上是禽兽,看来大众的归纳总结一点都没错。
  我不会放过他的,一定不会,他在心里发出了疯狂的大叫!

  2
  “先酝酿一下情绪吧。”导演郑子鸣对罗正欣说。
  “不用。”罗正欣拒绝了。“我随时都可以进入角色。”
  “那好”,郑子鸣一挥手:“各部门注意,彩排开始。”
  饰演男主角程迦罗的罗正欣上了舞台。
  在大雨滂沱的那天 回到学校后,他在寝室宣布已经和何青青分手,同学们问他原因,他却摇头不说。
  奇耻大辱啊,他怎么说得出口。
  他全身心地投入到新戏《当爱已成为往事》的彩排之中,妄图以拼命的工作来逃避无情的现实。
  事实上当他第一次接到剧本的时候,就被剧情深深地吸引住了。那被自己的爱人所欺骗的男主人公,简直就是为他量身订做的,还有那大段充满了悲愤色彩的台词,简直就是他本人心情的真实写造。他只看了一眼就全部记得清清楚楚,因为那些话,本来就在他的心中。
  灯光打到了他的身上,他在一刹那间便进入了角色,悲怆与愤怒占据了他的整个脸庞,心灵,不,他本身就代表了悲怆与愤怒!
  他指着远方道:“你看不见大自然的骚动,那绕着你房屋的闪烁的闪电吗?你听不见在我们头上震响的雷声吗?这是造物主的愤怒,他要求清算你的罪,在你灵魂里那些极其残酷的数不清的罪,每一股风都带着那些受害人对你的诅咒------”
  台下发出了哗哗的声响,本来被他精采的表演吸引的人们纷纷向发声处看去,原来是场景师俞小舟正在搬动道具,准备下一场的布景,这声音不但影响了观众,也影响了他的情绪,他一边继续念着台词,一边狠狠地看着俞小舟。
  俞小舟无意中抬起头来,接触到了他的目光,忽然整个人象被电打了一样,猛然呆住了。
  罗正欣见俞小舟停止了拖动,这才把目光重又收回来,继续地表演。
  俞小舟的面上却呈现出痛苦之色。接着,他大叫了一声:并用手往台上一指,轰然倒在了地上。
  “小舟,小舟。你怎么啦。”众人见俞小舟昏倒,纷纷地冲过去察看,罗正欣也停了下来。跳下台来,冲到了俞小舟的身边。
  在众人声声的呼喊之中,俞小舟终于悠悠转醒。但目光呆滞,脸上的肌肉兀自微微颤动。
  众人都出了一口气,正想问他发生了什么事之时,他的目光又无意中接触到罗正欣的目光,他竟然再度发出一声惊骇的大叫,整个人又往后倒去,因为动作太过于猛烈,竟把他身后扶着他的两个人也带倒了。
  罗正欣感到非常惊讶,向俞小舟走了过去,准备把他拉起来,然而俞小舟看到他,却更加惊恐,不住地往后退去,直到后背被椅子抵住,才无法再退,他低着头,不敢看罗正欣的眼睛,浑身象筛糠一样地抖动。并不断地摇头。但头一直低着,似乎不敢再看罗正欣的眼睛。嘴里还不住地念叨着:“不要看我,不要过来,不要,不要,不要------”
  “小舟,你-------?”罗正欣正想问他是怎么回事时,俞小舟却抱着头歇斯底里地狂叫了起来:“啊----啊-----啊-----!”声音一浪高过一浪,看情形他对罗正欣感到十分的害怕。罗正欣只好往后退了几步。
  “我全身无力,我想要休息,想要睡觉。”俞小舟发出了这样的呻吟。
  “那好吧,今天彩排就暂时到这里。”郑子鸣只好这样说。
  听了导演的话,大家都渐渐地都散去,小林和邓红斌扶着俞小舟慢慢地向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俞小舟略略地回转了一下头,似乎想看一看罗正欣,但是当罗正欣向他望来的时候,他却又一哆嗦,赶紧把头低下来。急步走了出去。
  罗正欣莫名其妙,同时又觉得精神疲惫不堪,就象是生了一场大病,或是做了一场剧烈的体力活动似的,于是就躺在椅子上闭着眼睛休息,大家都走了,整个礼堂除了他外再无别人,显得格外的空旷和寂寞,太阳光一点一点地逃走,使他渐渐地融入到了昏暗之中。
  “正欣,你还没走。”小林和邓红斌转回来拿东西,却看见他还在。
  他的稍稍恢复了一下精神,便站了起来:“小舟是怎么回事?”
  小林样子怪怪道:“他说得很怪。”
  他不解:“很怪?什么意思?”
  “他说他本来很好的,但就是你瞪了他一眼,他就头昏,心悸,身体发抖,一下子昏倒了,他说你的目光似乎具有一种杀人的力量,他只要一碰,就象是被电打了一样,后来就吓得始终不敢和你的目光接触。”
  “胡说八道,你现在看着我不是好好的吗?”他对小舟这样说感到非常恼火。
  “其实这事很好解释的,”邓红斌笑道:“这只能说明你当时演得太棒了,太投入了,把愤怒表现得淋漓尽致,其实我当时都觉得你的目光杀气腾腾地,根本不敢看,现在你不演戏了,不愤怒了,当然就没事了,呵呵。”
  看起来这个解释是很合情合理的,他想象着当时的情景,暗自点头,应该是自己当时太愤怒了吧。
  三个人一起走出了礼堂,他们两人去食堂吃饭,他却毫无饿意,而且心事重重,于是便一个人在校园内漫无目的地走着,不知不觉地走出了校门,走到了校外的踏平湖边。望着湖水出神。
  风乍起,吹皱了一池春水,仿佛他混乱的心。
  “汪,汪,汪。”他的身后忽然传来狗的叫声,把他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过来。
  他回头一看,只见一条不知从哪里跑来的体积庞大的野狗,正冲着他大叫,并恶狠狠地看着他。
  一股怒气由心田直冲上来。他的眼睛顿时变得血红,肺都要气炸了。
  连狗居然也要欺负他!
  他握紧了拳头,骨头发出了嘎嘎的响声,他咪起了眼睛,愤怒的眼神恶狠狠地盯着那条狗。
  狗的叫声忽然小了下去,然后停止,再接着,那条狗竖着的耳朵搭了下来,它显露出惊恐不安的样子,并且表情极度痛苦,然后它低下了头,就跟刚才俞小凡受惊的表情一模一样,只不过一个是人,一个是狗!
  野狗似乎意识到了危险,它笨拙地转身,想要逃走,但双腿抖动得很厉害,终于,它的前腿一软,无力地瘫倒在地上,全身在草地上抽搐!
  他惊讶地站了起来,走了过去,发现那条狗的眼睛完全闭上了,已经断气了!
  他望着那条狗,长久地一动不动。耳边响起了小林所说的话。
  他说你的目光好怕人,具有一种杀人的力量!
  难道这是真的,他的眼光真的具有杀人的力量。
  这怎么可能,听起来简直是在写玄幻小说。
  哈里,波特只是小说家虚构出的人物,现实生活中怎么可能存在呢!?他吃惊地想。
  然而这种奇特的想法还是抓住了他的心。他没法将这个念头真的从自己的脑海中驱赶出去。
  他决定试一试,主动出击,看看自己到底是不是具有不可思议的神通。
  他在河边来来 地走着,虽然人碰到了很多,但他不敢以人来做试验,只希望再找到一条狗,
  大约半个小时过去了,他终于发现了一条白色的小哈叭狗,它是被一对学生情侣带出来玩耍的,当情侣在湖畔悄然私语时,它自己从女主人的身上跳了下来,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那真是一条很可爱的京叭狗。它看见了罗正欣,一蹦一跳地跑了过来,跑到他的脚边,身上的毛在他的脚上蹭着。
  他先是闭上眼睛,竭力使自己平静一些,然后想象赵柄春的相貌,想象着赵柄春和何青青在一起的情景,很快,愤怒的情绪就象膨胀的气球,急速地鼓了起来。
  他恶狠狠地瞪着那条小狗,小狗歪着头,睁着圆溜溜的睛睛,好奇地看着他。
  不到三十秒,那只小狗忽然打了个滚,肚皮朝天。全身颤动了几下,便一动不动了。但它的眼睛却没有闭上,还是一动不动地瞪着,看上去非常的可怜。
  再没有任何疑问,他真是具有超人一样的本事!
  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3
  短暂的欣喜之后,他再次接触到那条可怜的小狗的眼睛,巨大的罪孽忽然从小狗的身体内跳了出来,然后飞进了他的身体,从他的肌肤一直深入到他的内心。
  他刚才居然故意地杀了一个可爱的生灵!而他,是一个见到父亲杀自家养的鸡和兔都会哭的人啊。
  他本是一个天性善良的人,为什么却忽然会做下如此血腥的事,无缘无故地杀死人类的朋友。
  他的心中,涌起强烈的犯罪的感觉!他内疚得想哭。
  一直在喁喁私语的情侣似乎觉察出周围安静得有些异样,双双回过头来,却见到他们的爱犬死在罗正欣的面前,两人顿时大惊失色。
  “莎莎,莎莎。”女孩几步冲过来,抱着小狗哭了起来。
  “你,杀了它。”男孩子看着表情怪异的罗正欣,惊讶而又疑惑地问。
  “不,不是我。我怎么会,我哪有,它是自己,自己-----”不会撒谎的他不知道怎么样编下去了。只好双手一摊,耸了耸肩,然后就转身慢慢地走开了。小狗的两个主人明知有古怪,但却什么破绽也找不到,只好眼睁睁地看着他走了。
  走出很远之后,他的心情稍稍平静下来,犯罪的念头再一次地跳了出来,然而,很快,另一种阴阳怪气的论调却又同时出现:“你有什么罪?你不过是杀了一条狗而已,狗的主人能拿你有办法吗?不能,他们就算是知道狗是你杀的,却也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走开。”
  这个论调使他不自觉地心中窃喜,并且轻易地将自责逼退,随即这个论调又转化为另一种诱惑:“不要说杀狗,就是杀人又怎么样呢?你用你的超能力杀人,就象你杀狗一样,谁能拿你有办法呢?”说完,诱惑又演变成了一段迷人的音乐,在他身边手舞足蹈地歌唱。
  他先是被吓了一大跳, 但随即却又在音乐的鼓动下,激动地问自己:“既然我有超能力,为什么我不能杀人呢?”
  “如果我杀了那个禽兽,那将是多么开心的一件事,而谁又能把我怎么样呢?任何人都无法找出证据。”
  这念头牢牢地地抓住了他的心,杀死赵柄春,杀死赵柄春,杀死赵柄春,他完全被这个念头控制了!
  正在兴奋之时,忽然一阵天旋地转,强烈的疲倦象山呼海啸一般地袭来,他全身无力,眼前一黑,倒在了地上!
  等他醒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了寝室自己的床上,而看看外面的天色,似乎已经深夜了。
  “你醒了。”室友们都围了上来,露出关切之色。
  “我怎么会在这里?”他吃力地问道。
  “你晕倒了,刚好我们出来散步,发现了你,就赶紧把你送回来了,校医看过,说你是身体过虚,没有什么大问题。”小林说。
  “谢谢,谢谢大家。”虽然睡了几个小时,他还是感到疲惫,说话都有气无力。
  “正欣,要不要我去把何青青叫过来。”小林小声地问道。
  “青青。”他一愣,“不用,不要叫她,一定不要叫她。我们已经分手了。”
  “可是你这么伤心!正欣,要么就不分开,分开了那你就想开点,为了一个女人伤心成这样,何必呢!”室友们纷纷发出叹息,原来他们都以为他是因为失恋伤心过度,才会昏倒的。
  “我没事。”他强笑道,刚才他的昏倒确实有些莫名其妙,不过可能确实真是因为深藏的忧伤吧。
  “还说没事。”小林拿过了一面镜子:“你自己照照看看。你变得好苍老啊。”
  他接过镜子,对准了自己,一看之下,不禁大惊失色,镜子差点掉了下来,他忙把镜子抓紧,但是手却不受控制地发抖!
  他的头上居然出现了很多白发,脸上也起了一些皱纹,原来光滑的皮肤失去了弹性,变得很粗糙,尤其是他的面相,完全失去了年青人特有的活力,而变得死气沉沉,似乎他昏迷了几个小时之后,忽然老了十岁,由一个年青人变成了一个中年人!
  是的,现在他的样子,完全象一个中年人。
  不可抵制的悲伤和 怨气再一次从心底升腾起来,原来何青青的欺骗和背叛对他的伤害是那么重,他原自以为只是皮肤外伤,却没有想到其实皮肤下的肉都已经烂了!
  他恶狠狠地把镜子往墙上砸去,“咣当”一下,镜子被砸得粉碎,把大家都吓了一大跳。寝室里充满了一股令人窒息的味道。
  “正欣。如果你真的很累的话,不如休息一阵,戏就给别人演了吧。”小林真是他的好兄弟,再次地坐在他的身边安慰他道:“我看那戏也对你的情绪影响蛮大的。”
  “不。”他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校庆那天,学校是不是会请很多人来看演出。”
  小林道:“是啊。”
  “象学校的客座教授,又或者市政府的官员,学校会不会请。”
  “当然。这是惯例嘛。”
  “真的是惯例吗?”他其实已经肯定这是事实,但仍忍不住问大家。
  “是的,是惯例。”大家异口同声地回答。
  “行了。”他放心了,“你们放心,我真的没事了。我会好好地把戏演下去的。谢谢兄弟们。”
  说这话时,他笑了。因为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计划。
  校庆那天,那个赵柄春肯定会来,而且肯定是坐在前台,他要利用表演的机会,在台上,用他那杀人的眼神,将那个衣冠禽兽在众目睽睽下杀死!
  那一定是一幕极度精彩的大戏,名字叫做《当爱已成为往事的时候,我悄悄地杀掉了夺去了我爱人的情敌》!那场戏才能真正配得上学校的五十年周年大庆,并将载入校史。
  还有三天!他可以轻而易举地OK!
  现在他极想知道的是,他为什么会忽然具有一种超人的能力,能以眼光杀人于无形呢?
  他思考了一会儿,但全无头绪,疲倦却再度袭来,于是他闭上了眼睛,暂时放弃了思索。
  他忽然觉得,从排演新戏,到发现青青背叛,到他拥有一种超人的能力,再到知道他的情敌会来看戏,以致于他可以杀掉情敌,这一切似乎都是上天安排好的。那么,他就不必再苦苦地追问拥有超能力的原因,只需将其视为上天的赐予就可以了吧。
  4
  三天后,罗正欣果然如愿以偿,成功地在台上将赵柄春杀死了。
  救护车赶到后,经医生检查,确认赵柄春已经死亡。但是在尸体上并没有检查到任何的伤痕。再经过解剖尸体,也没有找到死亡的原因,只能以猝死作为死亡的结论。
  赵柄春才四十二岁,年富力强,身强体壮,从来没有心脏病史,就这样在看戏的过程中不明不白地死亡,这引起了东海人的高度关注。而在案发地东海大学,学生们更是议论纷纷,议论的焦点,便是赵柄春临死前的动作,话语。
  为什么他会用手指着罗正欣,为什么他要不停地说:“眼睛,眼睛。”
  很快,关于俞小凡在排练期间被罗正欣眼睛“电倒”的事被传了出来。
  再接着,在河边死得莫名其妙的小狗的主人,那对学生情侣也把那件事说了出来,并且他们认出了罗正欣。
  很快,从东海大学传出了这样的流言,说是罗正欣有一双魔鬼般的眼睛。在愤怒之下可以杀人于无形,赵柄春正是因为接触了他的眼神而死的。一夜之间,罗正欣成为了校园内最引人嘱目的人!
  5月9日,也就是赵柄春死后的第二天,一大早东海公安局的刑侦大队长雷子军就带人找到了正在吃早点的罗正欣。
  “罗正欣先生,赵市长昨夜无故身亡,我们警方想请你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他很镇定地喝下最后一口面汤,擦擦嘴道:“赵市长的死与我有什么关系。需要我协助调查。”
  雷子军道:“有人反应说,你是用你的眼神杀死了赵市长的。”
  罗正欣哈哈大笑:“这种荒谬的流言你们警方也相信?”
  雷子军笑道:“我们只是例行调查,请罗先生和我们合作。”
  “好吧,我跟你们走。”他显得很轻松,上了警车。
  在东海大学的大礼堂内,已经有一队人马在等着罗正欣。
  原来,眼神杀人这种说法听起来太荒谬,警方虽然难以相信,但是因为赵柄春的身份特殊,警方还是决定对罗正欣进行调查,并邀请了东海最著名的科学家,中科院院士曾国强进行协助。
  罗正欣一点也不慌张,因为就算警方破译了他的秘密,他可以推说自己并不知道自己的秘密,并非故意杀人,事实上,他内心十分欢迎警方的调查,因为他非常希望曾院士能够找出他拥有超能力的秘密。
  以雷子军为首的警方很认真地重建了案发现场,将一切状态都恢复到演出时的状态,要求罗正欣以愤怒的目光对准一只在他对面的猴子,然后,曾教授搬来了从美国进口的最先进的功能性磁共振仪,准备用功能性磁共振成像技术当场记录猴子在接受他眼神时的反应!
  这真是极其有趣的一场戏,罗正欣想,当爱已成为往事之后,我又要杀死一只猴子了。
  他当然也可以伪装,只要他不真正的愤怒,那只猴子就会好端端地,他内心很清楚这一点,但他已决定了,绝不伪装,认真地演好这场戏。
  他的情绪很快酝酿起来,开始进入了角色。
  ------你看不见大自然的骚动,那绕着你房屋的闪烁的闪电吗?你听不见在我们头上震响的雷声吗? 他边说边以手指着猴子,以愤怒的眼光盯着猴子的眼睛。
  猴子开始不断地扭动身体起来,显得非常的焦灼不安!
  ------这是造物主的愤怒,他要求清算你的罪,在你灵魂里那些极其残酷的数不清的罪,每一股风都带着那些受害人对你的诅咒------
  “吱!吱吱!吱吱吱!”笼中的猴子尖叫起来,而且用力地摇晃着身体,它避开罗正欣的目光,猛烈地撞着铁笼,急切地想要逃离。
  “不要停,继续保持你的愤怒,继续凝视猴子!”观察显示屏的曾院士怕他停下来。在一旁大叫道,看起来似乎有什么重大的发现。
  他只有继续,并加大了愤怒的力量。
  “吱吱吱”,猴子的叫声更加急切,也更加凄惨,然后神情萎缩地瘫坐下来,一动不动了。
  警察们打开笼子,发现猴子已经死了!
  他停了下来,忽然,一阵强烈的晕眩象针一样地猛然刺入他的两边太阳穴。他清晰地感到他体内的精,元,气都在从太阳穴两边狂泻,他的身体在发生某种变化,这是肯定的,他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变化,可是他全身无力,眼前一黑,昏了过去,倒在了舞台上。
  再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整个病房,只有曾院士和一名警察坐在病床的旁边,见他醒来,都用非常奇特的目光看着他。
  “曾院士,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叫道,却发现他的声音变得很苍老。
  曾院士扶了扶眼镜:“小罗,研究结果已经出来了。赵柄春的死与你有关!”
  “是吗?”他故作无知:“为什么?”
  曾院士道:“ 从科学理论上说,目光对大脑感知恐惧和愤怒情绪具有重要作用,而处理潜在威胁的大脑区域如何工作,取决于对方是否在看你,人类眼神是强大的生物脉冲发射源,能发出高频,生物波,因此能够对别人产生影响,这就说明了为什么有人在我们身后盯着我们看时,我们能够感觉得到,人类眼神就象奇特的充电系统,既能接受也能发出信号,由于从眼睛里发出的辐射是短波,象X光或激光一样具有穿透力,这种波可以影响到中枢神经系统,大脑甚至整个身体!刚才的实验表明,当猴子看到你带有愤怒表情的目光时,脑内扁桃体活动强度增加了,而且是陡然增强,而你直视猴子比凝视别处更能刺激它扁桃体的活动,由此可判断,你在愤怒时盯人真要可以致人死亡,至少可以对人造成伤害。”
  罗正欣还是不理解道:“原因呢?为什么别人不可以用目光杀人,而偏偏我可以。太荒谬了吧。”
  曾院士道:“从刚才的试验看,你在愤怒时眼神发出的生物脉冲不是一般的强大,比普通人至少要高百倍,这可能是你天生就具有这种功能,但一直没有显现,极有可能你在近期内曾受到了某种强烈的刺激,激发了你体内的这种功能,从实际发生的情况来看,赵柄春之所以会死,是因为你太入戏了,你发出了极其强大的高频的生物脉冲波,而当时你的眼神又盯着他看,所以他——死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作家杜超 时间:2018-06-01 16:53:47
  罗正欣终于明白了自己拥有的超能力的原因,而潜能的激发,应该还是青青的欺骗和背叛对他的打击所造成的影响,他心里笑了,但面上却惶恐地说:“那,那我是无意的,而且我不知道我具有这种能力,我应该不能算犯罪吧。”
  曾院士道:“不算,你这是一个全球罕见的例子,不能判你杀人罪的。但是警方能够对公众有一个合情合理的交待了。”
  留守的那名警察苦笑起来:“我们可以放你走,但你今后一定要注意,不要再在愤怒的时候看别人人的眼睛了。”
  “好的,我记住了,我以后一定不会了。”他感到很开心,甚至想偷偷地笑。
  “还有。”曾院士踌躇了一下,似乎是在考虑该不该说,但终究还是说了:“有一点我必须告诉你,就是,呃,你的身体出现了一点问题。”
  罗正欣不解:“什么意思?”
  曾院士道:“你只有二十出头,但是你目前的身体机能却象是四五十岁的样子,不。不是象,而确实是四五十岁的身体机能,难道你自己没有精力不济的感觉吗?其实你的外形也在改变啊,你自己看看。”他拿出了手机,递给了他罗正欣。
  手机摄像头中的他,头发居然已经变得半白了,脸上的皮肤则变得更加的黝黑粗糙,还有眼眶下深深的眼袋,额头明显的“川”字皱纹,涣散的眼神,这,这是他吗?他在杀死了一只猴子后就居然又变成了一个即将步入老年的中年人?!
  犹如一盘冷水从头淋到脚,他震惊得近乎麻木,完全丧失感觉了。
  曾院士继续道:“以我的猜测分析,出现这种不可思议的状况,还是与你愤怒的眼神有关。象这种运用,其实是很费你的心神。或者说是大伤元气吧,科学理论认为,在特珠的环境下,人的身体会发生急剧的变化,这种变化,甚至会远超乎于人的想像,比如,你一定听说过一夜急白头的故事,未老先衰的故事,这不是传说,而在现实生活中有活生生的例子,一年以前,我的一个朋友在妻子猝死之后,晚上为她守灵,一夜之间一头乌黑的头发竟全部变白,他实在伤心过度了,其实当时那种黑发变白只是表面现象,他的身体内部也发生了病变,整个器官老了十年,没有几天,他也死了,你的问题,和他的问题是一模一样,他是伤心过度,而你是愤怒过度,所以你以后一定要控制自己的情绪,否则,你的身体机能还会进一步地衰退,那就完全成了一个老头,甚至有可能瞬间老死而丢了性命。”
  曾院士的分析合情合理,他不禁恍然大悟,难怪自己每次运用愤怒的眼神伤人或杀人,杀死小动物之后,总是觉得头昏眼花,身体无力,精神疲惫甚至几度昏倒。
  难怪自己的精力大不如以前,身体从内到外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他一直以为是因为失恋而导致情绪的低落,过些时候就会好转,却没想到真实的原因却是因为他的愤怒。结果造成了他的未老先衰。他的青春小鸟就在愤怒中一去不再回来。
  永远一去不再回来!
  然而悲剧还没有演完,他正在悲伤之时,病房的门推开了,几名警察走了进来,个个如临大敌。
  雷子军厉声喝道:“罗正欣,你涉嫌故意谋杀,现在我们要拘捕你。”然后“咯嚓”一声给他戴上了手铐。
  他愣住了。
  “雷队长。”吃惊的曾院士阻止雷子军道:“不是已经有结论,他对无罪的吗?为什么还要抓他?”
  雷子军道:“事情有了新的变化。”他转向罗正欣道:“罗正欣,你一定认识何青青吧。”
  罗正欣道:“是,认识。”
  雷子军道:“那就很好,现在她指控你,有杀人的动机。”



  5
  的士在别墅前停了下来,罗正欣走下车来。倚着一棵大树站定。
  他被关了几个月,警方无论怎样审问他,他都只承认事先知道何青青和赵柄春的私情,但一口咬定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拥有用眼光杀人的能力,赵柄春之死,只是个意外。警方费尽心力,始终无法找出强有力的直接证据证明他是故意杀人,由于这起案件引起了全国的高度关注,东海警方无法强行定罪,最后只好本着“疑案从无”的原则,以证据不足将他释放。
  在被关押期间,他已经知道是何青青出卖了他,原来赵柄春的妻子陈小茜翻看赵柄春的遗物时,发现了赵柄春生前和何青青有多年的婚外情,并且何青青还为他生有子女,陈小茜找上何青青所住的别墅,要将别墅收回来并赶何青青出门,何青青为了自己的利益,和陈小茜达成了和解协议。将罗正欣曾来到别墅并发现她和赵柄春的事托盘而出,并答应愿意做指控罗正欣故意杀害赵柄春的证人!
  她一而再,再而三地欺骗他,伤害他。他找不到一丝的理由再原谅她!
  凝视着别墅的门,他的眼光变得象野兽一样,仇恨一点一滴聚集在心头。
  他要杀了她,杀了那个天下最毒的妇人,连带她的孽种。
  关了几个月的号子,他更老了,现在连走路都很吃力,究其根源,皆是拜她所赐。
  他不再犹豫,按响了门铃。
  门开了,他认出还是那个佣人老妈子,但她已经完全认不出他来了。还是疑惑地问:“先生,您找谁?”
  他推开了她。冲了进去。
  “先生,先生,这是私宅,请你出去。出去。”佣人赶紧拼命地拦住他。并把他的衣服死死地扯住。
  他的愤怒暴发了,回过头来狠狠地看着她。
  “啊-----眼睛。”老佣人被他的目光所击倒,倒在了地上。
  他完全可杀死她,但他想,这事与她无关,冤有头,债有主,她是无辜的,因此一直将愤怒的情绪控制在一定程度内。只将她击昏了过去。
  “什么事,梅妈?”听到异常的动静,何青青从卧室冲了出来。正好和他的目光相碰。
  “啊。”她看到倒在地上的梅妈,意识到事情不妙,猛地转身往回跑,并想把门关上。
  他猛地冲过去,将门撞开,将她撞倒在地上,而他,因为用力过猛,也倒在了地上,两人均在地上喘着粗气。
  他大笑了起来:“何青青,当我发现你的私情时,你不是曾经跟我说过,你根本不爱他,你真心爱的人是我!结果你却控告我故意杀人,你用你的实际行动表明了你的态度,你就是这样真爱我的?我真的好奇怪,那天晚上当赵柄春倒在地上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冲出来,为什么不当着全体师生的面冲出来,高叫道:老公,你怎么啦?!”他笑得连眼泪都出来了。
  何青青哭了起来:“我错了,我知道错了,我是一时糊涂,我是被他的老婆逼着那样做的,那不是我的本意,欣,你原谅我好不好,你杀了他,现在又没事了,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忘了以前的事,好不好,我们重新来过。”
  她哭得稀里哗拉, 眼泪成串成串地掉了下来。看上去是那样的楚楚动人。
  他的心在那一刻忽然又软了下来,杀她的心又动摇了。
  “我知道你还是爱我的,你那么恨他,正是说明你是爱我的。一切都过去了,让我们还是象从前那样相亲相爱吧。”
  何青青似乎看出了他心中的某些变化,忽然不再怕他,而是冲上去,狠狠地抱住了他。狠狠地,重重地,疯狂地吻他。
  罗正欣的眼神变得迷离起来,看起来正陷入了往日深情的回忆,在昔日的踏平湖边,阳光照射在踏平湖的湖面上,泛起点点的金光,岸上坐着一对俊男美女,那美好的回忆是多么动人------
  “轰!”一声巨响,他忽然头破血流,眼冒金星。
  原来她竟趁他走神之时,偷偷拿起了床头的花瓶向他砸去,她的眼中闪着凶狠的目光,手中的玻璃碎片狠狠地向他腹部刺过来,并高喊道:“去死吧,老东西。”
  一阵剧痛从腹部迅速扩散,这剧痛使他猛然醒悟,他又被她骗了。
  蝎子就是蝎子。永远不能变成青蛙。
  瞬息之间,他完全忘记了疼痛,而只有愤怒。
  他任她手中的玻璃片深深地扎入,却用手死死地抓紧她的双肩,死死地看着他。
  “啊,啊,啊。”她发出了痛苦之极的尖叫。象一个被火焰炙烤的女巫。
  她竭力地想要挣脱,但他死死地抓着她的肩,令她无法动弹。
  终于,她的身体僵硬了!
  血从头部以及小腹汨汨地往下流着,他完全成了一个血人,她虽然已经死去,但十个手指依然把玻璃片抓得紧紧地,他费了好大的劲才把指头掰开,当他用力把她的尸体推倒之后,眼前阵阵地发黑,全身轻飘飘地,简直要飞起来,他的手竭力扶住了桌子,才勉强站住。但却又引来一阵如牛的气喘。
  真的是老了,看起来,我已经是六十岁的身体了吧。他想。
  血依然在流,他永远也想不到自己身上竟然有那么多的血可以流,流到地面上的血渐渐地流开,流到了她的脸上,将她的半边脸染得红彤彤的。
  她的眼睛依然睁着,他顺着她的目光,看到了床上的婴儿。
  婴儿根本不清楚房间里发生了什么事,他把指头放在自己的嘴里吸吮着,好奇地看着他。
  他抹了一把头上的血水,笑了,蹒跚着向婴儿走去。走到了婴儿的身边。
  虽然已经是六十岁的身体了,虽然已经是命存一夕,但要杀了这个孽种,应该还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吧。他想。
  其实他可以用任何别的手段,比如捂住婴儿的鼻子,或是干脆掐他的喉咙,都可以轻易地将他杀死,但这样的方式,他做不到。
  他只想以他自己独特的方式将这个孽种杀死。
  他低下头,想象她对他的欺骗和背叛,想象着孽种从她的身体内钻出来的情形,仇恨一点一点地聚集起来。虽然慢,但始终还是在膨胀。而在同时,他也强烈地感到自己生命的能量正在急剧的消失。
  不能再拖了,他大吼了一声,抬起头来,目光准备向婴儿望去。
  然而,正在他抬头的一刻,孩子忽然笑了起来,笑得是那样的天真无邪,笑得是那样的纯洁可爱,象一个小小的天使,他自下而上的目光接触到婴儿的笑容,竟然本能地一呆,
  仇恨在一刹间忽然莫名其妙地完全消逝,人性的温暖象从海面上浮起的太阳,刹那间照亮了整个大海,
  他猛地将头一偏,目光转向床头。愤怒的力量便完全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伸出手去,使出最后的一丝力量,想要抱一抱孩子,但离孩子还有一个指头的距离时,却再也没有任何力气,心脏也停止了跳动,然后他就倒了下去,倒在了何青青的身边。
  婴儿根本不知道自己离鬼门关走了一遭,却觉得他的动作非常好玩,还在咯咯地笑。
  他倒在了地上,头发在一瞬间全部变得雪白,整个外形完全象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那样干枯瘦小,但一丝笑容却定格在脸上。和那婴儿的一模一样。















作者:1丑2016 时间:2018-06-09 15:02:54
  他倒在了地上,头发在一瞬间全部变得雪白,整个外形完全象一个七十岁的老人那样干枯瘦小,但一丝笑容却定格在脸上。和那婴儿的一模一样。
作者:大胡子卢梭 时间:2018-06-09 15:06:40
  继续。扛起。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6-12 22:47:05
  构思新颖,结尾画龙点睛,好帖
作者:战忽局临时工 时间:2018-07-30 16:57:21
  这种人渣居然也写文章也参赛,趁早别丢人啦。
  
楼主作家杜超 时间:2018-07-30 17:08:09
  谢谢临时工五毛专门从经坛跑来支持,谢谢。
作者:hidis131 时间:2018-11-03 20:12:13
  竟然会写文章。有才
作者:心浪咋谈 时间:2020-04-16 11:28:39
  乳臭未干的吃屎小孩,骂人是要付出代价的,老子索性让你这个别出心裁、靠被骂来炒作自己的蠢猪,一定让你满意!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