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我的男人》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3 10:01:08 点击:1211711 回复:234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24 下页  到页 
  悬疑推理+《他是我的男人》+全版权

  作品简介:

  小说《他是我的男人》为2017年新作,构思源于一起发生于当地的儿童失踪案。失踪案件至今未能告破,但失踪女童已确认死亡,官方未有正式文章介绍这一案情,家属现在也归于沉默。
  作者运用自己的想象与推理,虚构这一起失踪案的来龙去脉和前因后果,将几个虚构人物捆绑于这一迷案之中,通过对这些人物的描写,来完成此部小说的创作,意在引起人们对游离于主流之外的社会边缘人物(沐足女/按摩女)她们这一部分人命运的关注,以及对于我们现时,特别是底层少年儿童的教育进行必要的反思。

  作品内容概述:

  2016年3月21日,十岁女童冯蔚琪放学后离奇失踪;三个女人与失踪女童父亲存在扯不断、理还乱的关系。 三个女人在女童失踪前与失踪后,各自都做了些什么?还有女童自己, 在被人控制、失去自由的期间内,看见了什么?做了些什么?最重要的是, 她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全书共分36章,每一章节3000-5000字不等,其中8章以失踪女童冯蔚琪的身份和角度进行描写;15章以沐足女资秋的身份和角度进行描写;13章以私立学校教师魏栖雁的角度进行描写。

  主要人物

  1.资秋。休闲中心足浴技师。80后。来自乡下农村,初中刚毕业即随同龄人一起到广东珠三角城市闯荡,经历坎坷,至今未婚。为了金钱,不惜押赌青春,出卖自身, 甚至昧着良知;深知自己走的是一条不归路,然为时已晚,悲剧的命运终没有办法加以改变。
  2.魏栖雁。私立学校教师。80后,来自内地中部城市,大学毕业后只身到沿海城市寻求生活的出路。因不能怀孕,人生陷入低谷,在消沉低迷中浑浑噩噩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但一直保持一颗善良的内心,几经沉浮之后,终于觅得足以托付终身的理想男人,成就弥足珍贵的幸福婚姻。
  3.冯蔚琪。 女童失踪案的主角。父亲为一私营小企业主,母亲为一市场卖牛肉丸摊贩,父母双双从外地来到当地谋生,其本人跟随父母生活,就读于一当地私立学校。调皮、任性、个性张扬的熊孩子。





打赏

1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33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3 10:09:19
  前记一

  她在那里安睡, 我能想像白色的花开满树冠时候的样子, 也能想像知了不停地在树上鸣叫的样子。 安静有了, 吵闹也有了, 两者兼而有之; 不同的时候, 不同的季节, 会有不同的变化, 不至于一成不变。 这应该是她生前就预料到的, 也应该是她喜欢的。

  前记二

  我知道, 除了环境, 周围的环境, 身边的大人和小孩; 除了电视, 看了太多太多无聊的电视, 没有一点营养的电视; 以及游戏, 玩了太多太多的游戏, 几乎无孔不入的游戏, 只会教人学坏、不会教人学好的游戏, 还有最重要的一点, 也许就是: 给予我的, 我得到和拥有的, 不是太少了, 而是太多了,太多太多了, 以致泛滥成灾了!


  正文

  资秋(1)

  /2016年3月21日 下午

  过了桥,往前行驶了十几米, 我让他停车。 再往前两三百米远, 就是我平常工作的地方。 但我没让他将我送到最近的位置, 我想走着过去, 伸展伸展一下筋骨, 走动走动一下腿脚。 身体的许多部位长时间没有充分活动, 真担心它们会发生功能性萎缩, 或者退化。
  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在一家休闲中心上班。 我的工作说得好听点, 叫技师, 说得不好听, 就是一名按摩女, 另外兼职做着简易KTV 里的陪酒。 叫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每到月底, 有人给我出薪水就行。 这份工作的最大特点, 就是白天睡着躺着, 晚上醒着坐着。 时间颠倒过来对我来说不算难事; 难的是一年到尾接触不到几天太阳, 有点担心身体的某些部位会发霉, 或者长绿绿的毛。 有人说我皮肤好, 白白净净的, 但我说是白得发青, 白得发绿。 缺少阳光照晒, 很少机会在阳光下痛快地晒晒, 结果就是这样, 这我心知肚明, 但没有办法, 我找不到其他合适我的事情来做。
  这份工作我已经干了好多年。 但要我详细记得哪一年, 哪一月开始做起, 我是真的说不上来。 我记性还可以, 就是不喜欢记与数字有关的时间和日期。 上小学时候, 老师让我背乘法口决, 我哭了好几回才在几天后过关。 兼职做KTV的陪酒, 部分原因是我爱喝点小酒。 经常喝得晕陶陶的, 以致丢三落四, 忘记这忘记那; 干过很多傻事, 以及清醒之后非常后悔的事, 还有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这些有的我忘得一干二净, 有的只记得一点点, 有的却牢牢记着很久不能释怀。 总而言之, 我脑子里藏不了多少事情, 太多了我的脑袋会膨胀, 会头痛得要命, 感觉要爆炸。
  我仰头看天, 天空如往常一样, 灰蒙蒙的, 我怀疑我的眼晴里是不是生了翳? 桥的这边和那边, 都是工业区, 工业区上空飘着许多沙尘颗粒, 许多来历不明的悬浮物, 太稀松平常。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左右, 双向四车道的镇中心大道只有少量的车辆驶过, 人行道上更是行人稀少, 只有行道树的树影与我的身影重叠又重叠。 我听自己的高跟鞋敲击人行道上的红色地砖, 感觉怪怪的。 安静得有点过分。 不远处有小孩子的人群, 我看见有的站着一堆在说笑, 有的在相互追逐打闹, 但传到我耳朵里的声音像是被稀释了一般, 轻飘得很, 缺乏质感, 让我又产生怀疑, 我的听力是不是也出了问题?
  还来不及细想, 一个小身影已经窜到我跟前。 是从临街一家便利店钻出来的,先冲着我骂“死三八! 臭婊子! 不要脸!”, 然后朝我身上啐口水。 口水啐在我新买的桑蚕丝连体裙上, 而且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在身上, 我不可能不心疼。 这种疼迅速转化为一股莫名的怒火, 而且火势很旺, 烧得我什么都不管了, 伸出双手一把将他拽住, 甩手便给了两个耳光。 耳光甩在他脸上, 我自己手上都感到辣辣的, 感觉很解气。 但他竟然很快从我手里挣脱出去, 随即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 使劲向我砸过来。
  速度太快, 躲是躲不掉的, 我的第一反应是无论如何是要护住头和脸,这是攸关性命和颜面的要害部位,手中除了一只手袋,再没其他此刻可以用来防御的武器,伸出手袋护住我的头和脸, 像是条件反射似的快速反应。 飞来的石头还真的击中了我的手袋, 如果没它挡住, 今天十有八九要头破血流地回去。 石头没有击中我, 但我的样子已经足够狼狈, 但他似乎很不解气, 还冲着我大声地咒骂:“臭不要脸的死小三, 你给我记住,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充满敌意的侮辱, 和恶意昭然的警告, 我当然能听得出来, 但不等我反应过来, 他已经转身, 并飞奔离去; 速度出奇地快, 我揉揉眼的工夫, 已经与之前我看见的孩群融入到一起, 不见踪影了。
  他穿着与那些小孩一样的校服, 他是他们学校里的一名学生。
  但是不对! 我仔细辨认, 虽然他留着男孩一样的短发, 但从他的脸型, 他的看起来显得阴柔的五官, 还有他骂我的声音, 以及跑步回去的姿态, 我更倾向于认为他是一名女学生, 一个年纪十岁上下的小女孩。
  但不管是男孩, 还是女孩, 我不认识她。 我根本就不可能认识她。 我在休闲中心这种地方工作, 根本就没机会接触, 更谈不上交往她们这种年纪的毛孩子。 我能接触到的都是成年人, 说得难听点都是些不正经的成年人。 她们这种豆寇年华的, 无比天真烂漫的小嫩鲜肉, 我现在只有羡慕的份, 嫉妒的份, 如此而已。
  问题来了! 我跟她无交无往, 那她为何这么对我? 这么咬牙切齿地骂我? 这么狠狠地朝我啐口水? 这么眼里流露恶意地向我投掷石块? 她不怕伤到我的脑袋吗?
  我在原地停留片刻, 忽然想起, 她刚才骂了一句“死小三”。 对! 对的! 一开始, 她只是骂我“死三八”, 这个好理解, 是对我这种女人的泛泛而指; 但最后面她骂我“死小三”, 那就一定是确有所指了。
  那我成了谁和谁的小三? 我插足了谁和谁的婚姻里面?
  最重要的, 那个他是谁? 他是谁的男人?
  我想到平时所接触的那些男人。 但我跟这些人谈不上交往, 只是工作上的应酬而已。 他来找我喝酒我就过去, 他走之后我就即刻从记忆中把他抹杀掉, 很少留电话, 勉强留电话的也几乎从不主动联络。 我已不再是懵懵懂懂的青春少女, 我已年过三十, 虽然目前还是单身, 也确实身陷这种不清不白的场合之中, 但我经历的事情已然太多, 见到过的无聊至极的事情年年都有, 这让我已然十分麻木, 跟所有男人接触都极少倾注感情。 他们都说, 跟我在一起, 与跟一个能猛灌啤酒的机器人在一起没什么两样。
  在现在这个时间, 在我现在工作的这种地方, 我能奢望? 我可以奢求遇到我可以托身以许的男人吗?把这个问题抛给我任何一个同事, 比如我的死党金银花, 如果她说有可能等得到, 我会毫不客气赏她一个耳光!
  但刚才那个身穿校服的小女孩, 如此言之凿凿, 如此直言不讳地骂我“死小三”, 如果排除认错人的可能性, 怎么推想也不可能是胡说八道, 是不是?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3 10:11:54
  但稍后我就不那么确定了。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刚才, 就在不到五分钟之前, 我从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里下来, 开车的就是一个男人, 他把我送到这里, 之后掉头回去了。
  如果是平常日子, 这个时候, 我必定是在宿舍里睡觉。 睡得很沉、很死, 通常都是那样, 因为晚班从头一天晚上七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实在太累太磨人。
  但今天我没有, 我出来了。 下午两点就出来了。 为了不让金银花知道有人约我, 我骗她说是去商场买一件应季的裙子, 通常她都会相信, 就像我相信她一样。
  渐渐地, 我觉得有些难堪, 脸色肯定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
  但也不能凭此判断我就做了小三, 我就一定插足进去了他和他老婆之间, 是吧? 我对他根本就还不了解呢! 他姓什么? 叫什么? 哪里人? 住哪里? 是否有家室? 我都不曾正正经经地问过, 都一概不知呢! 我哪有做人家小三的动机? 更不要说仔细盘问他做什么工作? 自己开厂还是帮人做事? 一年收入多少? 收入是自收自主, 还是全权交由他人作主? 我如果铁定心了要做小三, 是不是应该首先搞清楚这些? 搞清楚谁是他的老婆? 他又是谁的男人?
  从他第一次约我出去, 我就没想过要和他深入交往下去, 这是我为自己设置的一条底线。 我当时的想法是: 既然你约我, 不止一次发微信打电话约我, 那么好, 我就答应, 就像我答应陪你喝酒唱K一样,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会付诸任何感情的; 完事之后, 你必须付我钱, 除了买钟的费用, 还有你应该付我的费用, 一分也不能少, 之后各走各的, 形式和玩一夜情有点像。
  所以, 即使刚刚跟他从酒店里出来, 上了床也做了那事, 我也没把自已往“小三”那角色上靠。 我像是要竭尽全力证明什么, 对自己反复地强调, 当时就连那种最基本的情绪都没有, 我自己一点也体验不出来!
  我不能傻傻地站在这里太久, 脚步得一点一点往前挪。 已经没了早先时候那种轻松感,心情也骤然晦暗了许多。 毕竟大街之上,发生刚才那种事确实不那么好看。 想想看, 大白天被一个小孩子当街辱骂, 被他投掷石头, 为防头破血流几乎踉跄跌倒, 虽然当街没有多少人, 没有引起人群过来围观, 终归算不得什么好事。
  我得从他们所在的那个路口经过。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是哪家学校的学生, 虽然统一校服上的校徽太小, 隔着远远的距离不可能看得清楚, 但校车上赫然写着他们学校的校名, 是一间叫做智腾的私立学校。 他们扎堆的地方是他们上下校车的固定驻点。已经有好几辆校车停在那里了, 正等着学生上车。 男女学生们排着很不规范的队伍上车, 吵吵嚷嚷的,被带队老师赶着, 很像赶鸭子一样。 上车之后的空旷地面上, 是一地的空塑料瓶(可口可乐和雪碧, 还有其他杂牌的), 以及花花绿绿各种冰淇淋的包装盒和包装纸, 虽然无法用一片狼籍来形容, 但从地面上的情形来看, 至少算得上一片凌乱。
  走近之后, 本来我心中存着一个小小的希望, 希望在人丛中找到她, 找到那个刚才和我交过手、 貌似男孩却又像是女孩一样的学生。 我想再多看一眼, 看清楚一点她的容貌; 我想比对一下, 她是否长得和他相像?
  但可惜我没能找到。 我驻足停留了大约五分钟时间, 除了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女老师(我确定她是一位老师, 因为她就站在那些学生中间)朝我看了几眼, 应该是觉得我有些神情古怪, 举止令人讶异, 其他就再没人理睬我了。
  我转身, 回我上班的地方去, 脸上没有表情, 但心中渐渐觉得有些沉重。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3 18:17:18
  资秋

  /2016年3月21日 晚上(2)

  我上班的地方叫梦之魅休闲中心, 除了足浴、按摩、 棋牌这些常规项目, 还兼营KTV和小型酒吧。 像我们这样的休闲中心镇上还开有十几家, 超过半数都挤在这条叫做康宁路的两旁。 这条路离镇中心大道不远, 中间隔着一条叉道联接起来。 白天这条路上有些寂寞, 行人少, 车流也少; 每当黄昏来临, 街道两旁的路灯依次亮起, 车流量便明显大增; 当黑色的夜幕严严实实把其他的街道笼罩起来, 这条路上却是灯火通明, 各种新潮的LED 彩灯把所有临街的墙面装扮的妩媚妖娆。 所有休闲中心前面的停车坪, 都密密麻麻排起了车阵, 甚至连两旁人行道上都挤满了无处可停的车辆。 男人都喜欢在这种地方留连而忘返,这似乎是一种天性, 更像是一种难以遏制的传染病。
  金银花四处找我的时候, 我正在洗手间抽最后一口烟。 我听见她大声叫我名字, 却故意装作没听见, 既不回她, 也不走出去向她招手示意我在这里。 今天我懒得理她。我把今天所有的心情不好都归罪于她。
  这没什么不对。 那个男人就是她介绍给我的。 她自己心里应该十分清楚, 那个男人第一次来, 首先找的是她, 让她给他做足浴, 之后又叫她找人喝酒解闷, 但条件必须是身材比较丰满一点的。 她当然知道自已挂衣架一样的身材, 胸脯那二两肉根本就不符合他的口味, 就把我拉上, 把我顶在前面, 她自己在一旁, 斟茶、倒酒、摇色子、喂零食, 干一些这样打下手的事情, 最后把我陷进去。 我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像中了她的圈套一样。
  她还是把我找到了。 几分钟之后她来上洗手间, 发现我正对着镜子补淡淡的妆, 把两条眉的颜色稍微加深一点, 眉角再往上翘一点。
  我从镜子里能看到她表情明显地变化。 一开始气鼓鼓地, 打算数落我一顿, 但所有的气话临到最后却没敢说出口; 她应该觉察到了什么, 因为她进来我一点都不睬她。于是她首先身段柔软了许多, 从背后搂住我的腰, 头低低地,几乎贴到了我的后颈, 言语也来一个180度的转弯, 非常轻柔地问我:
  “怎么啦? 不理我?”
  “问你自己!” 我当然没有好声气,今天下午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火气, 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发泄出去。
  “我怎么啦?”
  这一下她不干了, 一把抱住我的双肩, 强行将我扭转过去。 她比我高, 我整个脸瞬间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在她直视的目光下, 我脸上的什么表情她都一览无余。
  我有点害怕这样子与她四目对视。 不, 不是害怕, 是很快觉得身上要起鸡皮疙瘩, 赶紧把她推开, 不过力道还算轻柔, 不让她觉得我对她十分抗拒, 毕竟一直以来她都是我的死党, 她照顾我比我照顾她多得多。
  “我问你话呢, 资秋, 到底怎么啦?”她眼光里流露出关切, 这是我此时此此刻最想看到的表情; 她刚才问我的, 也是我最想听到的能触动心灵软处的话语, 我真想感激她,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绪, 放柔了声调回她:“没什么。 到时间了, 该上去了, 我们走吧!”
  但她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 她心中的疑点没法消除, 依然缠着我问:“你就别装了,资秋! 你肯定心中有事! 我俩在一起这么久, 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 看看你现在和刚才的表情, 你不觉得稀奇古怪? 能说你没事?”
  “真的想知道?”
  “嗯!”她冲我点头,很认真的样子。 “特别想知道。 如果你不告诉我, 今晚我一晚上不会好过!”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4 09:01:46
  但刚才那个身穿校服的小女孩, 如此言之凿凿, 如此直言不讳地骂我“死小三”, 如果排除认错人的可能性, 怎么推想也不可能是胡说八道, 是不是?
  但稍后我就不那么确定了。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刚才, 就在不到五分钟之前, 我从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里下来, 开车的就是一个男人, 他把我送到这里, 之后掉头回去了。
  如果是平常日子, 这个时候, 我必定是在宿舍里睡觉。 睡得很沉、很死, 通常都是那样, 因为晚班从头一天晚上七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实在太累太磨人。
  但今天我没有, 我出来了。 下午两点就出来了。 为了不让金银花知道有人约我, 我骗她说是去商场买一件应季的裙子, 通常她都会相信, 就像我相信她一样。
  渐渐地, 我觉得有些难堪, 脸色肯定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
  但也不能凭此判断我就做了小三, 我就一定插足进去了他和他老婆之间, 是吧? 我对他根本就还不了解呢! 他姓什么? 叫什么? 哪里人? 住哪里? 是否有家室? 我都不曾正正经经地问过, 都一概不知呢! 我哪有做人家小三的动机? 更不要说仔细盘问他做什么工作? 自己开厂还是帮人做事? 一年收入多少? 收入是自收自主, 还是全权交由他人作主? 我如果铁定心了要做小三, 是不是应该首先搞清楚这些? 搞清楚谁是他的老婆? 他又是谁的男人?
  从他第一次约我出去, 我就没想过要和他深入交往下去, 这是我为自己设置的一条底线。 我当时的想法是: 既然你约我, 不止一次发微信打电话约我, 那么好, 我就答应, 就像我答应陪你喝酒唱K一样,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会付诸任何感情的; 完事之后, 你必须付我钱, 除了买钟的费用, 还有你应该付我的费用, 一分也不能少, 之后各走各的, 形式和玩一夜情有点像。
  所以, 即使刚刚跟他从酒店里出来, 上了床也做了那事, 我也没把自已往“小三”那角色上靠。 我像是要竭尽全力证明什么, 对自己反复地强调, 当时就连那种最基本的情绪都没有, 我自己一点也体验不出来!
  我不能傻傻地站在这里太久, 脚步得一点一点往前挪。 已经没了早先时候那种轻松感,心情也骤然晦暗了许多。 毕竟大街之上,发生刚才那种事确实不那么好看。 想想看, 大白天被一个小孩子当街辱骂, 被他投掷石头, 为防头破血流几乎踉跄跌倒, 虽然当街没有多少人, 没有引起人群过来围观, 终归算不得什么好事。
  我得从他们所在的那个路口经过。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是哪家学校的学生, 虽然统一校服上的校徽太小, 隔着远远的距离不可能看得清楚, 但校车上赫然写着他们学校的校名, 是一间叫做智腾的私立学校。 他们扎堆的地方是他们上下校车的固定驻点。已经有好几辆校车停在那里了, 正等着学生上车。 男女学生们排着很不规范的队伍上车, 吵吵嚷嚷的,被带队老师赶着, 很像赶鸭子一样。 上车之后的空旷地面上, 是一地的空塑料瓶(可口可乐和雪碧, 还有其他杂牌的), 以及花花绿绿各种冰淇淋的包装盒和包装纸, 虽然无法用一片狼籍来形容, 但从地面上的情形来看, 至少算得上一片凌乱。
  走近之后, 本来我心中存着一个小小的希望, 希望在人丛中找到她, 找到那个刚才和我交过手、 貌似男孩却又像是女孩一样的学生。 我想再多看一眼, 看清楚一点她的容貌; 我想比对一下, 她是否长得和他相像?
  但可惜我没能找到。 我驻足停留了大约五分钟时间, 除了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女老师(我确定她是一位老师, 因为她就站在那些学生中间)朝我看了几眼, 应该是觉得我有些神情古怪, 举止令人讶异, 其他就再没人理睬我了。
  我转身, 回我上班的地方去, 脸上没有表情, 但心中渐渐觉得有些沉重。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18:37:43
  @在乎自己在嚷 2018-06-05 18:17:12
  @更新太慢啦 。。。楼主
  -----------------------------,是有些慢, 因白天没时间上网, 只能晚上抽空上网更新, 抱歉!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18:39:44
  @水银荡呀图 2018-06-05 16:30:12
  拜读大作,祝福
  -----------------------------拜谢, 还望不吝赐教!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18:40:34
  @成宫众 2018-06-05 15:13:54
  看完回帖是一种美德
  -----------------------------感谢朋友也是一种态度!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18:41:08
  @水银荡呀图 2018-06-05 16:30:12
  拜读大作,祝福
  -----------------------------还望不吝赐教!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22:35:47
  非常抱歉, 头一次在天涯发文章, 不太习惯这种一部作品一个贴子发到底的行文格式, 竟然出现内容重复和段落混乱这种低级错误, 实在不应该。希望在后面的文章中格外认真地校对段落, 审核内容, 不再重犯错误。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22:40:51
  以下内容接第四楼, 上文内容为:“嗯!”她冲我点头,很认真的样子。 “特别想知道。 如果你不告诉我, 今晚我一晚上不会好过!”

  我叹了一口气, 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毕竟她多多少少也参与其中, 但现在这地点毕竟不是细细说话的地方。 我让她缠住我的手, 一边拉她走出洗手间, 一边说:“先上去看看客人多不多, 不多我等会再慢慢告诉你。”
  技师休息室里坐着不少人, 不是在玩微信, 就是在打游戏, 而且十有八九是在玩一款叫捕鱼的赌博游戏。 这款游戏现在很火, 我也不例外, 深陷其中已经输了好几百块, 有时候恨得牙痒痒, 真想把那破手机摔烂扔掉。 但也只是偶尔发泄一下, 没见过我输钱之后真的一气之下把手机扔了。 那可是真金白银掏自己的荷包买回来的, 我一个月的工资, 最多也只够买三部而已。
  我暗地数了数, 留在休息室里的技师还有13个, 加上我和金银花, 一共就还有15个没有上钟, 说明楼上来的客人不多。 我读手机上的时间, 还不到八点, 还不到高峰期, 还要等大概半个小时。 这个时候, 客人或许还在餐厅陪客户吃饭,还没结帐; 或许还在家里陪老婆看一会电视, 陪孩子做一会作业, 还没开口说有朋友喊去打牌或者打麻将; 也或许还在厂里面, 等最后一批材料入库, 送货车白天在路上堵住了, 现在才到。
  这些都是他们说给我听的, 来到之后, 总得有个开场白, 解释一下为什么来得怎么晚? 但我根本没在意, 所有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不在其间, 不知是真是假; 真假也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来了, 叫我上钟了, 请我喝酒了, 我今天有收入了, 这一天不会白干了。
  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其他技师偷听我们说话有点难度的位置坐下来之后, 我开始反悔了。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不, 不对, 准确地说, 是我不知道哪些可以跟她说, 哪些不可以跟她说了。 我很为难, 拿捏不准整个事件, 其中多少可以和她说, 多少又不可以和她说。我真的很后悔了,怎么刚才就这么快答应她了呢?
  我能和她说, 今天我骗了她, 我没有去商场买衣服, 而是去和他开房了? 开房之后,回来的路上, 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女孩劈头盖脸地骂, 还向我扔石头, 差一点就砸在我头上, 这个我可以说; 但是我能说, 这个辱骂过我、 向我扔过石头的女孩很有可能是他的女儿吗? 还有, 我和他约会, 这不是第一次, 之前已经有过三次, 都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 偷偷出去的; 这时如果她逼问, 出去之后都干什么了? 难道我能如实地说出我和他上了床, 做了那种事, 还有那些细节, 我能说得出口吗?
  我的耳根开始发热了, 脸微微红了, 心不在焉了。
  “说呀, 怎么又不说了?”她一旁轻声催促, 我坐着不动, 脸的角度不由自主偏向别的方向。
  “资秋, 你放心, 不管是什么事, 你说出来, 我都不会和别人说! 我向你保证, 我绝对会烂在我肚子里,绝对不会跟其他任何人提起!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 有些事情你是一个人扛不住的!”
  她有点着急了, 这让我于心不安。 我权衡再三, 决定走一步, 看一步, 灵活处置。
  我首先问她:“上次你介绍的那个姓冯的, 还记得吗?”
  “记得, 当然还记得, 就是那个身材高挑, 长得帅气, 但不爱说话, 有点腼腆的那个, 对吧?”看到我点头, 她自己先笑了, 又说:“我怎么会忘记他呀? 本来他很对我胃口, 是我想吃的菜, 后来被你抢去了!”
  “我才不跟你抢呢, 是他自已……”我瞪了她一眼, 表示很反感她那样对我笑。
  “对!对!对! 是他自己越过了界钱。 我有点喜欢他, 但可惜他不喜欢我,我自作多情但找错了人, 这样说好不好?”
  我放过她, 不和她争论下去, 让她自己觉得过意不去, 找话题说话, 最好岔到别的地方去, 反正我今天采取的是缓兵之计。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23:10:19
  越整越混乱,还不如推倒重来,为方便各位阅读, 现决定重新编排该部作品, 以后所有更新, 每次更新都为一个章节, 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混乱不堪, 失敬之处, 诚望各位谅解!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23:13:46
  正文

  资秋(1)

  /2016年3月21日 下午

  过了桥,往前行驶了十几米, 我让他停车。 再往前两三百米远, 就是我平常工作的地方。 但我没让他将我送到最近的位置, 我想走着过去, 伸展伸展一下筋骨, 走动走动一下腿脚。 身体的许多部位长时间没有充分活动, 真担心它们会发生功能性萎缩, 或者退化。
  这不是危言耸听。 我在一家休闲中心上班。 我的工作说得好听点, 叫技师, 说得不好听, 就是一名按摩女, 另外兼职做着简易KTV 里的陪酒。 叫什么都无所谓, 只要每到月底, 有人给我出薪水就行。 这份工作的最大特点, 就是白天睡着躺着, 晚上醒着坐着。 时间颠倒过来对我来说不算难事; 难的是一年到尾接触不到几天太阳, 有点担心身体的某些部位会发霉, 或者长绿绿的毛。 有人说我皮肤好, 白白净净的, 但我说是白得发青, 白得发绿。 缺少阳光照晒, 很少机会在阳光下痛快地晒晒, 结果就是这样, 这我心知肚明, 但没有办法, 我找不到其他合适我的事情来做。
  这份工作我已经干了好多年。 但要我详细记得哪一年, 哪一月开始做起, 我是真的说不上来。 我记性还可以, 就是不喜欢记与数字有关的时间和日期。 上小学时候, 老师让我背乘法口决, 我哭了好几回才在几天后过关。 兼职做KTV的陪酒, 部分原因是我爱喝点小酒。 经常喝得晕陶陶的, 以致丢三落四, 忘记这忘记那; 干过很多傻事, 以及清醒之后非常后悔的事, 还有令人啼笑皆非的事; 这些有的我忘得一干二净, 有的只记得一点点, 有的却牢牢记着很久不能释怀。 总而言之, 我脑子里藏不了多少事情, 太多了我的脑袋会膨胀, 会头痛得要命, 感觉要爆炸。
  我仰头看天, 天空如往常一样, 灰蒙蒙的, 我怀疑我的眼晴里是不是生了翳? 桥的这边和那边, 都是工业区, 工业区上空飘着许多沙尘颗粒, 许多来历不明的悬浮物, 太稀松平常。
  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左右, 双向四车道的镇中心大道只有少量的车辆驶过, 人行道上更是行人稀少, 只有行道树的树影与我的身影重叠又重叠。 我听自己的高跟鞋敲击人行道上的红色地砖, 感觉怪怪的。 安静得有点过分。 不远处有小孩子的人群, 我看见有的站着一堆在说笑, 有的在相互追逐打闹, 但传到我耳朵里的声音像是被稀释了一般, 轻飘得很, 缺乏质感, 让我又产生怀疑, 我的听力是不是也出了问题?
  还来不及细想, 一个小身影已经窜到我跟前。 是从临街一家便利店钻出来的,先冲着我骂“死三八! 臭婊子! 不要脸!”, 然后朝我身上啐口水。 口水啐在我新买的桑蚕丝连体裙上, 而且今天还是第一次穿在身上, 我不可能不心疼。 这种疼迅速转化为一股莫名的怒火, 而且火势很旺, 烧得我什么都不管了, 伸出双手一把将他拽住, 甩手便给了两个耳光。 耳光甩在他脸上, 我自己手上都感到辣辣的, 感觉很解气。 但他竟然很快从我手里挣脱出去, 随即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 使劲向我砸过来。
  速度太快, 躲是躲不掉的, 我的第一反应是无论如何是要护住头和脸,这是攸关性命和颜面的要害部位,手中除了一只手袋,再没其他此刻可以用来防御的武器,伸出手袋护住我的头和脸, 像是条件反射似的快速反应。 飞来的石头还真的击中了我的手袋, 如果没它挡住, 今天十有八九要头破血流地回去。 石头没有击中我, 但我的样子已经足够狼狈, 但他似乎很不解气, 还冲着我大声地咒骂:“臭不要脸的死小三, 你给我记住, 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这是充满敌意的侮辱, 和恶意昭然的警告, 我当然能听得出来, 但不等我反应过来, 他已经转身, 并飞奔离去; 速度出奇地快, 我揉揉眼的工夫, 已经与之前我看见的孩群融入到一起, 不见踪影了。
  他穿着与那些小孩一样的校服, 他是他们学校里的一名学生。
  但是不对! 我仔细辨认, 虽然他留着男孩一样的短发, 但从他的脸型, 他的看起来显得阴柔的五官, 还有他骂我的声音, 以及跑步回去的姿态, 我更倾向于认为他是一名女学生, 一个年纪十岁上下的小女孩。
  但不管是男孩, 还是女孩, 我不认识她。 我根本就不可能认识她。 我在休闲中心这种地方工作, 根本就没机会接触, 更谈不上交往她们这种年纪的毛孩子。 我能接触到的都是成年人, 说得难听点都是些不正经的成年人。 她们这种豆寇年华的, 无比天真烂漫的小嫩鲜肉, 我现在只有羡慕的份, 嫉妒的份, 如此而已。
  问题来了! 我跟她无交无往, 那她为何这么对我? 这么咬牙切齿地骂我? 这么狠狠地朝我啐口水? 这么眼里流露恶意地向我投掷石块? 她不怕伤到我的脑袋吗?
  我在原地停留片刻, 忽然想起, 她刚才骂了一句“死小三”。 对! 对的! 一开始, 她只是骂我“死三八”, 这个好理解, 是对我这种女人的泛泛而指; 但最后面 她骂我“死小三”, 那就一定是确有所指了。
  那我成了谁和谁的小三? 我插足了谁和谁的婚姻里面?
  最重要的, 那个他是谁? 他是谁的男人?
  我想到平时所接触的那些男人。 但我跟这些人谈不上交往, 只是工作上的应酬而已。 他来找我喝酒我就过去, 他走之后我就即刻从记忆中把他抹杀掉, 很少留电话, 勉强留电话的也几乎从不主动联络。 我已不再是懵懵懂懂的青春少女, 我已年过三十, 虽然目前还是单身, 也确实身陷这种不清不白的场合之中, 但我经历的事情已然太多, 见到过的无聊至极的事情年年都有, 这让我已然十分麻木, 跟所有男人接触都极少倾注感情。 他们都说, 跟我在一起, 与跟一个能猛灌啤酒的机器人在一起没什么两样。
  在现在这个时间, 在我现在工作的这种地方, 我能奢望? 我可以奢求遇到我可以托身以许的男人吗?把这个问题抛给我任何一个同事, 比如我的死党金银花, 如果她说有可能等得到, 我会毫不客气赏她一个耳光!
  但刚才那个身穿校服的小女孩, 如此言之凿凿, 如此直言不讳地骂我“死小三”, 如果排除认错人的可能性, 怎么推想也不可能是胡说八道, 是不是?
  但稍后我就不那么确定了。
  我想起了!
  我想起了刚才, 就在不到五分钟之前, 我从一辆黑色的别克轿车里下来, 开车的就是一个男人, 他把我送到这里, 之后掉头回去了。
  如果是平常日子, 这个时候, 我必定是在宿舍里睡觉。 睡得很沉、很死, 通常都是那样, 因为晚班从头一天晚上七点,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点, 实在太累太磨人。
  但今天我没有, 我出来了。 下午两点就出来了。 为了不让金银花知道有人约我, 我骗她说是去商场买一件应季的裙子, 通常她都会相信, 就像我相信她一样。
  渐渐地, 我觉得有些难堪, 脸色肯定没有刚才那么自然了。
  但也不能凭此判断我就做了小三, 我就一定插足进去了他和他老婆之间, 是吧? 我对他根本就还不了解呢! 他姓什么? 叫什么? 哪里人? 住哪里? 是否有家室? 我都不曾正正经经地问过, 都一概不知呢! 我哪有做人家小三的动机? 更不要说仔细盘问他做什么工作? 自己开厂还是帮人做事? 一年收入多少? 收入是自收自主, 还是全权交由他人作主? 我如果铁定心了要做小三, 是不是应该首先搞清楚这些? 搞清楚谁是他的老婆? 他又是谁的男人?
  从他第一次约我出去, 我就没想过要和他深入交往下去, 这是我为自己设置的一条底线。 我当时的想法是: 既然你约我, 不止一次发微信打电话约我, 那么好, 我就答应, 就像我答应陪你喝酒唱K一样, 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 我不会付诸任何感情的; 完事之后, 你必须付我钱, 除了买钟的费用, 还有你应该付我的费用, 一分也不能少, 之后各走各的, 形式和玩一夜情有点像。
  所以, 即使刚刚跟他从酒店里出来, 上了床也做了那事, 我也没把自已往“小三”那角色上靠。 我像是要竭尽全力证明什么, 对自己反复地强调, 当时就连那种最基本的情绪都没有, 我自己一点也体验不出来!
  我不能傻傻地站在这里太久, 脚步得一点一点往前挪。 已经没了早先时候那种轻松感,心情也骤然晦暗了许多。 毕竟大街之上,发生刚才那种事确实不那么好看。 想想看, 大白天被一个小孩子当街辱骂, 被他投掷石头, 为防头破血流几乎踉跄跌倒, 虽然当街没有多少人, 没有引起人群过来围观, 终归算不得什么好事。
  我得从他们所在的那个路口经过。 我现在知道了他们是哪家学校的学生, 虽然统一校服上的校徽太小, 隔着远远的距离不可能看得清楚, 但校车上赫然写着他们学校的校名, 是一间叫做智腾的私立学校。 他们扎堆的地方是他们上下校车的固定驻点。已经有好几辆校车停在那里了, 正等着学生上车。 男女学生们排着很不规范的队伍上车, 吵吵嚷嚷的,被带队老师赶着, 很像赶鸭子一样。 上车之后的空旷地面上, 是一地的空塑料瓶(可口可乐和雪碧, 还有其他杂牌的), 以及花花绿绿各种冰淇淋的包装盒和包装纸, 虽然无法用一片狼籍来形容, 但从地面上的情形来看, 至少算得上一片凌乱。
  走近之后, 本来我心中存着一个小小的希望, 希望在人丛中找到她, 找到那个刚才和我交过手、 貌似男孩却又像是女孩一样的学生。 我想再多看一眼, 看清楚一点她的容貌; 我想比对一下, 她是否长得和他相像?
  但可惜我没能找到。 我驻足停留了大约五分钟时间, 除了一个身穿淡蓝色连衣裙的女老师(我确定她是一位老师, 因为她就站在那些学生中间)朝我看了几眼, 应该是觉得我有些神情古怪, 举止令人讶异, 其他就再没人理睬我了。
  我转身, 回我上班的地方去, 脸上没有表情, 但心中渐渐觉得有些沉重。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5 23:17:39
  资秋(2)

  /2016年3月21日 晚上

  我上班的地方叫梦之魅休闲中心, 除了足浴、按摩、 棋牌这些常规项目, 还兼营KTV和小型酒吧。 像我们这样的休闲中心镇上还开有十几家, 超过半数都挤在这条叫做康宁路的两旁。 这条路离镇中心大道不远, 中间隔着一条叉道联接起来。 白天这条路上有些寂寞, 行人少, 车流也少; 每当黄昏来临, 街道两旁的路灯依次亮起, 车流量便明显大增; 当黑色的夜幕严严实实把其他的街道笼罩起来, 这条路上却是灯火通明, 各种新潮的LED 彩灯把所有临街的墙面装扮的妩媚妖娆。 所有休闲中心前面的停车坪, 都密密麻麻排起了车阵, 甚至连两旁人行道上都挤满了无处可停的车辆。 男人都喜欢在这种地方留连而忘返,这似乎是一种天性, 更像是一种难以遏制的传染病。
  金银花四处找我的时候, 我正在洗手间抽最后一口烟。 我听见她大声叫我名字, 却故意装作没听见, 既不回她, 也不走出去向她招手示意我在这里。 今天我懒得理她。我把今天所有的心情不好都归罪于她。
  这没什么不对。 那个男人就是她介绍给我的。 她自己心里应该十分清楚, 那个男人第一次来, 首先找的是她, 让她给他做足浴, 之后又叫她找人喝酒解闷, 但条件必须是身材比较丰满一点的。 她当然知道自已挂衣架一样的身材, 胸脯那二两肉根本就不符合他的口味, 就把我拉上, 把我顶在前面, 她自己在一旁, 斟茶、倒酒、摇色子、喂零食, 干一些这样打下手的事情, 最后把我陷进去。 我现在想起来真觉得像中了她的圈套一样。
  她还是把我找到了。 几分钟之后她来上洗手间, 发现我正对着镜子补淡淡的妆, 把两条眉的颜色稍微加深一点, 眉角再往上翘一点。
  我从镜子里能看到她表情明显地变化。 一开始气鼓鼓地, 打算数落我一顿, 但所有的气话临到最后却没敢说出口; 她应该觉察到了什么, 因为她进来我一点都不睬她。于是她首先身段柔软了许多, 从背后搂住我的腰, 头低低地,几乎贴到了我的后颈, 言语也来一个180度的转弯, 非常轻柔地问我:
  “怎么啦? 不理我?”
  “问你自己!” 我当然没有好声气,今天下午以来压抑在心中的火气, 到现在还没找到一个合适的出口发泄出去。
  “我怎么啦?”
  这一下她不干了, 一把抱住我的双肩, 强行将我扭转过去。 她比我高, 我整个脸瞬间就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在她直视的目光下, 我脸上的什么表情她都一览无余。
  我有点害怕这样子与她四目对视。 不, 不是害怕, 是很快觉得身上要起鸡皮疙瘩, 赶紧把她推开, 不过力道还算轻柔, 不让她觉得我对她十分抗拒, 毕竟一直以来她都是我的死党, 她照顾我比我照顾她多得多。
  “我问你话呢, 资秋, 到底怎么啦?”她眼光里流露出关切, 这是我此时此此刻最想看到的表情; 她刚才问我的, 也是我最想听到的能触动心灵软处的话语, 我真想感激她,但又不好意思说出口。 我平息了一下心中的情绪, 放柔了声调回她:“没什么。 到时间了, 该上去了, 我们走吧!”
  但她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我, 她心中的疑点没法消除, 依然缠着我问:“你就别装了,资秋! 你肯定心中有事! 我俩在一起这么久, 你什么性格我还不知道? 看看你现在和刚才的表情, 你不觉得稀奇古怪? 能说你没事?”
  “真的想知道?”
  “嗯!”她冲我点头,很认真的样子。 “特别想知道。 如果你不告诉我, 今晚我一晚上不会好过!”
  我叹了一口气, 觉得这事也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 毕竟她多多少少也参与其中, 但现在这地点毕竟不是细细说话的地方。 我让她缠住我的手, 一边拉她走出洗手间, 一边说:“先上去看看客人多不多, 不多我等会再慢慢告诉你。”
  技师休息室里坐着不少人, 不是在玩微信, 就是在打游戏, 而且十有八九是在玩一款叫捕鱼的赌博游戏。 这款游戏现在很火, 我也不例外, 深陷其中已经输了好几百块, 有时候恨得牙痒痒, 真想把那破手机摔烂扔掉。 但也只是偶尔发泄一下, 没见过我输钱之后真的一气之下把手机扔了。 那可是真金白银掏自己的荷包买回来的, 我一个月的工资, 最多也只够买三部而已。
  我暗地数了数, 留在休息室里的技师还有13个, 加上我和金银花, 一共就还有15个没有上钟, 说明楼上来的客人不多。 我读手机上的时间, 还不到八点, 还不到高峰期, 还要等大概半个小时。 这个时候, 客人或许还在餐厅陪客户吃饭,还没结帐; 或许还在家里陪老婆看一会电视, 陪孩子做一会作业, 还没开口说有朋友喊去打牌或者打麻将; 也或许还在厂里面, 等最后一批材料入库, 送货车白天在路上堵住了, 现在才到。
  这些都是他们说给我听的, 来到之后, 总得有个开场白, 解释一下为什么来得怎么晚? 但我根本没在意, 所有这些都与我无关, 我不在其间, 不知是真是假; 真假也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来了, 叫我上钟了, 请我喝酒了, 我今天有收入了, 这一天不会白干了。
  找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其他技师偷听我们说话有点难度的位置坐下来之后, 我开始反悔了。 我不知道如何开口了。 不, 不对, 准确地说, 是我不知道哪些可以跟她说, 哪些不可以跟她说了。 我很为难, 拿捏不准整个事件, 其中多少可以和她说, 多少又不可以和她说。我真的很后悔了,怎么刚才就这么快答应她了呢?
  我能和她说, 今天我骗了她, 我没有去商场买衣服, 而是去和他开房了? 开房之后,回来的路上, 莫名其妙被一个小女孩劈头盖脸地骂, 还向我扔石头, 差一点就砸在我头上, 这个我可以说; 但是我能说, 这个辱骂过我、 向我扔过石头的女孩很有可能是他的女儿吗? 还有, 我和他约会, 这不是第一次, 之前已经有过三次, 都是在她不知情的情况下, 偷偷出去的; 这时如果她逼问, 出去之后都干什么了? 难道我能如实地说出我和他上了床, 做了那种事, 还有那些细节, 我能说得出口吗?
  我的耳根开始发热了, 脸微微红了, 心不在焉了。
  “说呀, 怎么又不说了?”她一旁轻声催促, 我坐着不动, 脸的角度不由自主偏向别的方向。
  “资秋, 你放心, 不管是什么事, 你说出来, 我都不会和别人说! 我向你保证, 我绝对会烂在我肚子里,绝对不会跟其他任何人提起! 我只是有点担心你, 有些事情你是一个人扛不住的!”
  她有点着急了, 这让我于心不安。 我权衡再三, 决定走一步, 看一步, 灵活处置。
  我首先问她:“上次你介绍的那个姓冯的, 还记得吗?”
  “记得, 当然还记得, 就是那个身材高挑, 长得帅气, 但不爱说话, 有点腼腆的那个, 对吧?”看到我点头, 她自己先笑了, 又说:“我怎么会忘记他呀? 本来他很对我胃口, 是我想吃的菜, 后来被你抢去了!”
  “我才不跟你抢呢, 是他自已……”我瞪了她一眼, 表示很反感她那样对我笑。
  “对!对!对! 是他自己越过了界钱。 我有点喜欢他, 但可惜他不喜欢我,我自作多情但找错了人, 这样说好不好?”
  我放过她, 不和她争论下去, 让她自己觉得过意不去, 找话题说话, 最好岔到别的地方去, 反正我今天采取的是缓兵之计。
  “那他怎么了? 你今天遇见他了? 他对你做什么事了?”
  “他老是给我发微信, 还打我电话。”我觉得这样说比较保险一点, 不会令她起疑。
  “今天我出去的时候, 一共给我发了十几条微信, 打了好几个电话。”
  “这样啊, 看不出来呢, 还真看不出来! 你看他在我们这里的时候, 半天挤不出几句话, 今天怎么换了个胆子?”
  “我怎么知道他?”
  “他发什么微信给你? 打电话你接了没有?”
  她脸上的表情有些紧张, 但我不知道她紧张什么, 我眉角一扬, 摆出非常不屑地神情回她:“他发微信说, 想约我出去, 问我有没有时间?!”
  “那你怎么说?”
  “我能怎么说? 我一个字都不回, 他打电话我就直接挂掉!”我知道我在撒谎,但我觉得这没什么, 我只是在保护我自己, 既使再要好的死党, 也做不到绝对的无话不说,各人秘密还是有的, 只是多少而已。 再说我这也不是第一次对她撒谎, 之前已经很多次了, 所以话从我嘴里变成这样, 我不觉得有多难为情。
  “就是! 没来几次就想约会出去, 胆子还真肥!”
  她这一支持我, 我就顺势而上, 开始数落这个在我手机里只存了一个“冯”字的男人:“你想想看, 他年纪应该比我们大, 必定是有家室的人, 家里妻儿子女都有, 竟然还想着出来偷食, 这种男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 阴谋诡计, 诡计多端, 虽然隐瞒得了一时, 但不可能瞒得了长久, 一旦被她老婆发现了, 被他儿女发现了, 他该如何面对? 又该如何收场?”
  她坐在那里, 没有回我, 怔怔地, 不知道在想什么。 我以为她被我说噎住了, 而这正是我期盼的。 因为这番谈话, 我原本就瞻前顾后, 私虑重重, 最怕她死缠烂打, 套出一些我不想说出的话来, 那会让我很难堪, 很没面子, 现在她不说了, 不再问我了, 真是谢天谢地。 正巧内部广播在叫我的工号, 轮到我上钟了。
  我掏出手机, 查看一下有没有新的微信预约, 门口传来一个男的声音在叫我:“资秋, 上钟了, 客人在306号房!”
  我撇下金银花, 任由她目送我离开, 走到门口, 刚才叫我的那个男的迎上来, 对我展示嘻皮笑脸, “客人真多嘛, 资秋, 什么时候上我的钟呀?”
  我对他的这副尊容已经麻木, 回了他一句:“田东, 我的工号是285, 工作时间请叫我工号, 不要叫我名字, 好吗?”
  我知道他一直想上我, 但在我眼里, 他从来就不是我想要的男人。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6 22:45:30
  魏栖雁(3)

  /2016年3月21日 下午

  下午4点15分, 学生准时下课, 一天之中最后一堂课, 上完就要送他们回去了。 我长吁一口气, 感觉有点累, 但想想每天都是这样, 不禁摇头莞尔。 我想学外国人那样耸耸肩, 又觉得学不过来那种自然, 于是作罢, 我深知那不是我的强项。
  学生们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 推推搡搡, 又吵又闹。 我任由他们, 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我没了力气, 况且我又不是班主任。 我不比他们的班主任, 在他们当中有威信, 大声说话有震慑力; 有时我被逼急了, 放出狠话, 他们也爱理不理, 甚至一哄而笑, 差一点把我惹哭。
  但我今天是值班老师, 我必须把他们护送到校外的停车点, 全部上了校车, 才算完事。
  七年前, 我通过考试, 应聘到了这间之前叫腾飞, 现在叫智腾的私立学校做了一名教师。 这是我出来之后的第二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私企做办公室文员, 这第二份工作才是回归我的本门专业, 我是在老家一所师范院校毕业的。 毕业之后在本地找不到学校接收我(像这种刚毕业的师范生,教育部门告诉我排在前面还有几百号人), 只能出来找工作, 即使不对自己的专业, 那时候也要尝试。
  那时工作实在不好找。 我记得有一次穷途末路, 凌晨一点还在街上晃荡, 幸好一位喝醉酒的前校友经过, 发现我并好心收留了我, 才避免夜宿街头。 那情形至今历历在目, 如同昨日, 更如同一处人生的污点,时不时在心窝之处投下惨惨的阴影——我到现在都不敢面对那一位好心的前校友, 虽然那已经是十多年之前的事了, 虽然我心里满存无尽的感激之情。
  其实我也做了两年的班主任, 是刚开始的那几年, 四年级的班主任, 但到后来, 我死活不愿再当。 当时, 校长找我谈了好几次话, 我的解释一直是说我的性格使然, 我这样的性格天生带不好学生, 真的。 我十分诚恳地对校长说, 即使您让我多教几个班的课, 我也接受, 我就是不愿当这个班主任。 教课我只需要用心, 当班主任却是要时时刻刻地操心,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强项, 我连自己一个人都操心不了, 目前还是单身狗一只, 怎么操心得过来一个班的学生?
  就像现在, 要我把这五十多名学生护送到设在学校外面的校车停靠点, 虽然是短短几百米的距离,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我也觉得头大、头疼。 不仅仅是他们一路上不休不止的吵闹令我头大、头疼, 我更担心不知什么时候, 他们当中的某一个, 或某一群突然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令我始料不及, 令我措手无策, 令我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果不其然, 当所有学生来到指定地点, 学校广播却报告有某路校车要晚点15分钟的时候, 隔着扭来扭去的人丛, 我看到有几名学生开始偷偷溜出队伍, 迅速向远处街道拐角的一个便利店跑去。
  我懒得去看, 懒得去发现, 一来是因为那几个学生不是我班上的学生, 不是从我所带的队伍里跑出去的; 二来这种现象已经司空见惯, 小孩子的嘴最难管住,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我是有心无力, 我办不到。
  有一个跑去的学生我是不可能不认识的。 她留着短发, 跑步的姿势和神态却是一个女孩, 太过突出太好辨认了。 她是我前夫的女儿,叫冯蔚琪,这我当然知道。 我还知道她在四年级6班, 班主任是我的同乡刘老师, 但除了这些, 其他别的又好像不怎么知道了。 我在学校里很少和她接触, 也几乎没和她说过话。 她也一样, 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她爸爸的前妻。 这个角色很尴尬, 我深知其中的含义, 所以尽量不去触碰, 这个我能做到, 也一定是要做到, 否则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必将不得安宁。
  但我还是要远远地注视着, 留意她们去了之后什么时候回来。 我眼睛始终朝那个方向望。 进去没多久, 她又出来了, 站在便利店门口往大街上望。 我顺着她的视线, 看到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 一个身材非常棒的女人, 正从前方人行道上走过。 我默默评估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年纪, 而她已经迅速冲了出去, 迎着那个女人说了什么, 还朝她身上吐口水。
  这突然的一幕令我十分惊讶, 紧接着我看到她被那个女人抓住了, 还被扇了两个耳光。 我想那个女人肯定是被贸然激怒了, 才会这么狠狠地扇她耳光。 而她竟然一点也不畏惧, 一点也不觉得耳光打在脸上有多疼, 很快就从那女人手中挣脱出来, 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 朝那女人劈头盖脸砸过去。
  我差点要捂住眼睛, 不敢直面石头被砸出去的严重后果。 但是谢天谢地, 我没看到那个女人被伤到, 没见到头破血流的样子, 而她已经迅速跑回来了, 安然无恙回到队伍里去了, 留下那个女人神情怔怔地站在那里, 朝我们所在的这个方向望。
  我猜测她是在孩群里寻找冯蔚琪, 但是校车来了, 校车挡住了她的视线, 而我却看见留着短发的她上了一辆校车, 坐到位置上去了, 我怦怦直跳地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校车开走了, 载着冯蔚琪她们开走了, 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 向我这边望, 有几次与我刚好对视。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我却想知道她是什么人? 为什么冯蔚琪要冲过去骂她, 朝她吐口水, 朝她狠狠地扔石头? 冯蔚琪认识她吗? 答案肯定是的, 但冯蔚琪怎么会认识她? 她一个在校小学生, 怎么会认识她? 她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
  我看见她转身离去, 我的视线也随着她的背影游移过去。 她一直向前走, 再没转身回头看, 不知道我的视线在后面紧跟着她, 到了一个划有斑马线的位置, 横穿公路去到对面, 进入一条叉道, 直行几十米, 进了临街的一个店面, 才从我的眼线里消失了。
  我抬眼看那店面的招牌, 是“梦之魅休闲中心”。
  不经意间, 我心窝里面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 像一片小小的云, 不知道它从哪里浮过来, 也不知道它将向哪个方向浮过去, 只静静地呆在那里, 有时小, 有时大, 有时亮, 有时暗,变来变去,令人捉摸不透。
  我回我的宿舍去。 我在外面租房子住。 就在学校后面, 大概四五百米远, 步行大约十五分钟时间。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五年, 谈不上好不好, 舒适不舒适, 只觉得已经很适应。 房东没什么说的, 心地很好, 看我一直在他这里租住, 从不加我房租, 每月只收我房租250元钱, 其他水电费都免了。 我知道同地段同条件的其他房子, 有的已经要到450元了。 这也是我在这里住这么久, 不愿换房子的原因之一。
  当然, 这样一栋三层楼, 独门独户, 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镇郊小洋楼看起来是旧了点。 墙面污黑, 墙砖有些已然脱落, 门叶有裂缝, 窗户生起了锈, 只有一个公共洗手间, 还必须跑到一楼去, 如此等等, 若是换作眼光挑剔的租户, 必然会有所嫌弃。 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我仍然喜爱住在这里, 因为它让我暂时远离了人世间的各种喧嚣,以及复杂多变的人心带给我的诸多难以适应的不测。
  房东一家住在底层, 二层空着, 三层由我和其他三个房客共同支配, 顶层是天台, 可以晾晒, 也可以种些花草, 房东说了, 随我们自己愿意。 他们一家四口大多数时间只在底层活动, 而且好像总是轻手轻脚的, 很少听到大声的喧哗从底下传来, 就连晚上看电视, 他们也像是控制在最小的音量。
  多好的房东啊, 我经常忍不住在心底默默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福, 祝福他健康长寿, 祝福他的家庭永远这么和和睦睦!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称心, 这么如意。
  有时候, 天色将暗未暗的黄昏时分, 或者月亮刚刚升起, 月光淡淡, 十几米开外看不清人脸的情形之下, 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闯入本来属于我们的私密空间。 通常是一辆黑色别克轿车, 从远处的康宁路驶过来, 经过栽有两排行树的乡道, 绕过我们这栋楼房后面的菜地, 在拐角处的路旁停下, 离我们这栋楼房也就五十米的样子, 不走了。 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车里面钻出来, 车门轻轻地在身后关上, 车门口的位置站住了, 前后左右观察了一会, 发现周围和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 才转过身来, 朝我所在的三楼这边望。
  来者正是我的前夫。 曾经是我的男人, 但现在不是!
  这个身影我是太熟悉了, 没有谁比我更熟悉这个身影了, 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身影在我心里烙下更深的印记了。 他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 不会鸣车子的喇叭, 也不会走近来在楼房底下叫我。 他很识趣。 站久了他会点起一支烟, 像是外面的天空下有点冷, 他需要这样一支香烟为自己的身影取暖, 忽明忽暗的烟火在渐渐变浓的暮色中, 比他身影的轮廓还要引人注目。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身影出现, 他非常希望我的身影出现。
  但我是不会出现的,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出现的。 我宁愿耳朵里塞满了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我也不会走下楼去, 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五年了不曾, 以后我相信也不会。
  半个小时之后, 我知道, 他会默默地开车离去, 一如我默默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站在阳台上, 听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当然, 还有我自己心跳的声音。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6 22:45:39
  魏栖雁(3)

  /2016年3月21日 下午

  下午4点15分, 学生准时下课, 一天之中最后一堂课, 上完就要送他们回去了。 我长吁一口气, 感觉有点累, 但想想每天都是这样, 不禁摇头莞尔。 我想学外国人那样耸耸肩, 又觉得学不过来那种自然, 于是作罢, 我深知那不是我的强项。
  学生们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 推推搡搡, 又吵又闹。 我任由他们, 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我没了力气, 况且我又不是班主任。 我不比他们的班主任, 在他们当中有威信, 大声说话有震慑力; 有时我被逼急了, 放出狠话, 他们也爱理不理, 甚至一哄而笑, 差一点把我惹哭。
  但我今天是值班老师, 我必须把他们护送到校外的停车点, 全部上了校车, 才算完事。
  七年前, 我通过考试, 应聘到了这间之前叫腾飞, 现在叫智腾的私立学校做了一名教师。 这是我出来之后的第二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私企做办公室文员, 这第二份工作才是回归我的本门专业, 我是在老家一所师范院校毕业的。 毕业之后在本地找不到学校接收我(像这种刚毕业的师范生,教育部门告诉我排在前面还有几百号人), 只能出来找工作, 即使不对自己的专业, 那时候也要尝试。
  那时工作实在不好找。 我记得有一次穷途末路, 凌晨一点还在街上晃荡, 幸好一位喝醉酒的前校友经过, 发现我并好心收留了我, 才避免夜宿街头。 那情形至今历历在目, 如同昨日, 更如同一处人生的污点,时不时在心窝之处投下惨惨的阴影——我到现在都不敢面对那一位好心的前校友, 虽然那已经是十多年之前的事了, 虽然我心里满存无尽的感激之情。
  其实我也做了两年的班主任, 是刚开始的那几年, 四年级的班主任, 但到后来, 我死活不愿再当。 当时, 校长找我谈了好几次话, 我的解释一直是说我的性格使然, 我这样的性格天生带不好学生, 真的。 我十分诚恳地对校长说, 即使您让我多教几个班的课, 我也接受, 我就是不愿当这个班主任。 教课我只需要用心, 当班主任却是要时时刻刻地操心,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强项, 我连自己一个人都操心不了, 目前还是单身狗一只, 怎么操心得过来一个班的学生?
  就像现在, 要我把这五十多名学生护送到设在学校外面的校车停靠点, 虽然是短短几百米的距离,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我也觉得头大、头疼。 不仅仅是他们一路上不休不止的吵闹令我头大、头疼, 我更担心不知什么时候, 他们当中的某一个, 或某一群突然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令我始料不及, 令我措手无策, 令我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果不其然, 当所有学生来到指定地点, 学校广播却报告有某路校车要晚点15分钟的时候, 隔着扭来扭去的人丛, 我看到有几名学生开始偷偷溜出队伍, 迅速向远处街道拐角的一个便利店跑去。
  我懒得去看, 懒得去发现, 一来是因为那几个学生不是我班上的学生, 不是从我所带的队伍里跑出去的; 二来这种现象已经司空见惯, 小孩子的嘴最难管住,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我是有心无力, 我办不到。
  有一个跑去的学生我是不可能不认识的。 她留着短发, 跑步的姿势和神态却是一个女孩, 太过突出太好辨认了。 她是我前夫的女儿,叫冯蔚琪,这我当然知道。 我还知道她在四年级6班, 班主任是我的同乡刘老师, 但除了这些, 其他别的又好像不怎么知道了。 我在学校里很少和她接触, 也几乎没和她说过话。 她也一样, 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她爸爸的前妻。 这个角色很尴尬, 我深知其中的含义, 所以尽量不去触碰, 这个我能做到, 也一定是要做到, 否则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必将不得安宁。
  但我还是要远远地注视着, 留意她们去了之后什么时候回来。 我眼睛始终朝那个方向望。 进去没多久, 她又出来了, 站在便利店门口往大街上望。 我顺着她的视线, 看到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 一个身材非常棒的女人, 正从前方人行道上走过。 我默默评估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年纪, 而她已经迅速冲了出去, 迎着那个女人说了什么, 还朝她身上吐口水。
  这突然的一幕令我十分惊讶, 紧接着我看到她被那个女人抓住了, 还被扇了两个耳光。 我想那个女人肯定是被贸然激怒了, 才会这么狠狠地扇她耳光。 而她竟然一点也不畏惧, 一点也不觉得耳光打在脸上有多疼, 很快就从那女人手中挣脱出来, 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 朝那女人劈头盖脸砸过去。
  我差点要捂住眼睛, 不敢直面石头被砸出去的严重后果。 但是谢天谢地, 我没看到那个女人被伤到, 没见到头破血流的样子, 而她已经迅速跑回来了, 安然无恙回到队伍里去了, 留下那个女人神情怔怔地站在那里, 朝我们所在的这个方向望。
  我猜测她是在孩群里寻找冯蔚琪, 但是校车来了, 校车挡住了她的视线, 而我却看见留着短发的她上了一辆校车, 坐到位置上去了, 我怦怦直跳地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校车开走了, 载着冯蔚琪她们开走了, 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 向我这边望, 有几次与我刚好对视。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我却想知道她是什么人? 为什么冯蔚琪要冲过去骂她, 朝她吐口水, 朝她狠狠地扔石头? 冯蔚琪认识她吗? 答案肯定是的, 但冯蔚琪怎么会认识她? 她一个在校小学生, 怎么会认识她? 她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
  我看见她转身离去, 我的视线也随着她的背影游移过去。 她一直向前走, 再没转身回头看, 不知道我的视线在后面紧跟着她, 到了一个划有斑马线的位置, 横穿公路去到对面, 进入一条叉道, 直行几十米, 进了临街的一个店面, 才从我的眼线里消失了。
  我抬眼看那店面的招牌, 是“梦之魅休闲中心”。
  不经意间, 我心窝里面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 像一片小小的云, 不知道它从哪里浮过来, 也不知道它将向哪个方向浮过去, 只静静地呆在那里, 有时小, 有时大, 有时亮, 有时暗,变来变去,令人捉摸不透。
  我回我的宿舍去。 我在外面租房子住。 就在学校后面, 大概四五百米远, 步行大约十五分钟时间。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五年, 谈不上好不好, 舒适不舒适, 只觉得已经很适应。 房东没什么说的, 心地很好, 看我一直在他这里租住, 从不加我房租, 每月只收我房租250元钱, 其他水电费都免了。 我知道同地段同条件的其他房子, 有的已经要到450元了。 这也是我在这里住这么久, 不愿换房子的原因之一。
  当然, 这样一栋三层楼, 独门独户, 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镇郊小洋楼看起来是旧了点。 墙面污黑, 墙砖有些已然脱落, 门叶有裂缝, 窗户生起了锈, 只有一个公共洗手间, 还必须跑到一楼去, 如此等等, 若是换作眼光挑剔的租户, 必然会有所嫌弃。 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我仍然喜爱住在这里, 因为它让我暂时远离了人世间的各种喧嚣,以及复杂多变的人心带给我的诸多难以适应的不测。
  房东一家住在底层, 二层空着, 三层由我和其他三个房客共同支配, 顶层是天台, 可以晾晒, 也可以种些花草, 房东说了, 随我们自己愿意。 他们一家四口大多数时间只在底层活动, 而且好像总是轻手轻脚的, 很少听到大声的喧哗从底下传来, 就连晚上看电视, 他们也像是控制在最小的音量。
  多好的房东啊, 我经常忍不住在心底默默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福, 祝福他健康长寿, 祝福他的家庭永远这么和和睦睦!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称心, 这么如意。
  有时候, 天色将暗未暗的黄昏时分, 或者月亮刚刚升起, 月光淡淡, 十几米开外看不清人脸的情形之下, 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闯入本来属于我们的私密空间。 通常是一辆黑色别克轿车, 从远处的康宁路驶过来, 经过栽有两排行树的乡道, 绕过我们这栋楼房后面的菜地, 在拐角处的路旁停下, 离我们这栋楼房也就五十米的样子, 不走了。 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车里面钻出来, 车门轻轻地在身后关上, 车门口的位置站住了, 前后左右观察了一会, 发现周围和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 才转过身来, 朝我所在的三楼这边望。
  来者正是我的前夫。 曾经是我的男人, 但现在不是!
  这个身影我是太熟悉了, 没有谁比我更熟悉这个身影了, 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身影在我心里烙下更深的印记了。 他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 不会鸣车子的喇叭, 也不会走近来在楼房底下叫我。 他很识趣。 站久了他会点起一支烟, 像是外面的天空下有点冷, 他需要这样一支香烟为自己的身影取暖, 忽明忽暗的烟火在渐渐变浓的暮色中, 比他身影的轮廓还要引人注目。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身影出现, 他非常希望我的身影出现。
  但我是不会出现的,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出现的。 我宁愿耳朵里塞满了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我也不会走下楼去, 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五年了不曾, 以后我相信也不会。
  半个小时之后, 我知道, 他会默默地开车离去, 一如我默默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站在阳台上, 听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当然, 还有我自己心跳的声音。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6 22:46:02
  魏栖雁(3)

  /2016年3月21日 下午

  下午4点15分, 学生准时下课, 一天之中最后一堂课, 上完就要送他们回去了。 我长吁一口气, 感觉有点累, 但想想每天都是这样, 不禁摇头莞尔。 我想学外国人那样耸耸肩, 又觉得学不过来那种自然, 于是作罢, 我深知那不是我的强项。
  学生们迫不及待地冲出教室, 推推搡搡, 又吵又闹。 我任由他们, 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我没了力气, 况且我又不是班主任。 我不比他们的班主任, 在他们当中有威信, 大声说话有震慑力; 有时我被逼急了, 放出狠话, 他们也爱理不理, 甚至一哄而笑, 差一点把我惹哭。
  但我今天是值班老师, 我必须把他们护送到校外的停车点, 全部上了校车, 才算完事。
  七年前, 我通过考试, 应聘到了这间之前叫腾飞, 现在叫智腾的私立学校做了一名教师。 这是我出来之后的第二份工作。 第一份工作是在一家私企做办公室文员, 这第二份工作才是回归我的本门专业, 我是在老家一所师范院校毕业的。 毕业之后在本地找不到学校接收我(像这种刚毕业的师范生,教育部门告诉我排在前面还有几百号人), 只能出来找工作, 即使不对自己的专业, 那时候也要尝试。
  那时工作实在不好找。 我记得有一次穷途末路, 凌晨一点还在街上晃荡, 幸好一位喝醉酒的前校友经过, 发现我并好心收留了我, 才避免夜宿街头。 那情形至今历历在目, 如同昨日, 更如同一处人生的污点,时不时在心窝之处投下惨惨的阴影——我到现在都不敢面对那一位好心的前校友, 虽然那已经是十多年之前的事了, 虽然我心里满存无尽的感激之情。
  其实我也做了两年的班主任, 是刚开始的那几年, 四年级的班主任, 但到后来, 我死活不愿再当。 当时, 校长找我谈了好几次话, 我的解释一直是说我的性格使然, 我这样的性格天生带不好学生, 真的。 我十分诚恳地对校长说, 即使您让我多教几个班的课, 我也接受, 我就是不愿当这个班主任。 教课我只需要用心, 当班主任却是要时时刻刻地操心, 这根本就不是我的强项, 我连自己一个人都操心不了, 目前还是单身狗一只, 怎么操心得过来一个班的学生?
  就像现在, 要我把这五十多名学生护送到设在学校外面的校车停靠点, 虽然是短短几百米的距离, 二十多分钟的时间, 我也觉得头大、头疼。 不仅仅是他们一路上不休不止的吵闹令我头大、头疼, 我更担心不知什么时候, 他们当中的某一个, 或某一群突然做出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 令我始料不及, 令我措手无策, 令我处于十分尴尬的境地。
  果不其然, 当所有学生来到指定地点, 学校广播却报告有某路校车要晚点15分钟的时候, 隔着扭来扭去的人丛, 我看到有几名学生开始偷偷溜出队伍, 迅速向远处街道拐角的一个便利店跑去。
  我懒得去看, 懒得去发现, 一来是因为那几个学生不是我班上的学生, 不是从我所带的队伍里跑出去的; 二来这种现象已经司空见惯, 小孩子的嘴最难管住, 这一点我深有体会, 我是有心无力, 我办不到。
  有一个跑去的学生我是不可能不认识的。 她留着短发, 跑步的姿势和神态却是一个女孩, 太过突出太好辨认了。 她是我前夫的女儿,叫冯蔚琪,这我当然知道。 我还知道她在四年级6班, 班主任是我的同乡刘老师, 但除了这些, 其他别的又好像不怎么知道了。 我在学校里很少和她接触, 也几乎没和她说过话。 她也一样, 也许根本就不知道我是她爸爸的前妻。 这个角色很尴尬, 我深知其中的含义, 所以尽量不去触碰, 这个我能做到, 也一定是要做到, 否则我原本平静的生活必将不得安宁。
  但我还是要远远地注视着, 留意她们去了之后什么时候回来。 我眼睛始终朝那个方向望。 进去没多久, 她又出来了, 站在便利店门口往大街上望。 我顺着她的视线, 看到一个穿黑色连衣裙的女人, 一个身材非常棒的女人, 正从前方人行道上走过。 我默默评估眼前这个漂亮女人的年纪, 而她已经迅速冲了出去, 迎着那个女人说了什么, 还朝她身上吐口水。
  这突然的一幕令我十分惊讶, 紧接着我看到她被那个女人抓住了, 还被扇了两个耳光。 我想那个女人肯定是被贸然激怒了, 才会这么狠狠地扇她耳光。 而她竟然一点也不畏惧, 一点也不觉得耳光打在脸上有多疼, 很快就从那女人手中挣脱出来, 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一样的东西, 朝那女人劈头盖脸砸过去。
  我差点要捂住眼睛, 不敢直面石头被砸出去的严重后果。 但是谢天谢地, 我没看到那个女人被伤到, 没见到头破血流的样子, 而她已经迅速跑回来了, 安然无恙回到队伍里去了, 留下那个女人神情怔怔地站在那里, 朝我们所在的这个方向望。
  我猜测她是在孩群里寻找冯蔚琪, 但是校车来了, 校车挡住了她的视线, 而我却看见留着短发的她上了一辆校车, 坐到位置上去了, 我怦怦直跳地心才慢慢平静下来。
  校车开走了, 载着冯蔚琪她们开走了, 那个女人还站在那里, 向我这边望, 有几次与我刚好对视。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但我却想知道她是什么人? 为什么冯蔚琪要冲过去骂她, 朝她吐口水, 朝她狠狠地扔石头? 冯蔚琪认识她吗? 答案肯定是的, 但冯蔚琪怎么会认识她? 她一个在校小学生, 怎么会认识她? 她们之间会是什么关系?
  我看见她转身离去, 我的视线也随着她的背影游移过去。 她一直向前走, 再没转身回头看, 不知道我的视线在后面紧跟着她, 到了一个划有斑马线的位置, 横穿公路去到对面, 进入一条叉道, 直行几十米, 进了临街的一个店面, 才从我的眼线里消失了。
  我抬眼看那店面的招牌, 是“梦之魅休闲中心”。
  不经意间, 我心窝里面投下一块小小的阴影, 像一片小小的云, 不知道它从哪里浮过来, 也不知道它将向哪个方向浮过去, 只静静地呆在那里, 有时小, 有时大, 有时亮, 有时暗,变来变去,令人捉摸不透。
  我回我的宿舍去。 我在外面租房子住。 就在学校后面, 大概四五百米远, 步行大约十五分钟时间。 我在这里已经住了五年, 谈不上好不好, 舒适不舒适, 只觉得已经很适应。 房东没什么说的, 心地很好, 看我一直在他这里租住, 从不加我房租, 每月只收我房租250元钱, 其他水电费都免了。 我知道同地段同条件的其他房子, 有的已经要到450元了。 这也是我在这里住这么久, 不愿换房子的原因之一。
  当然, 这样一栋三层楼, 独门独户, 建于上世纪九十年代末的镇郊小洋楼看起来是旧了点。 墙面污黑, 墙砖有些已然脱落, 门叶有裂缝, 窗户生起了锈, 只有一个公共洗手间, 还必须跑到一楼去, 如此等等, 若是换作眼光挑剔的租户, 必然会有所嫌弃。 但这些对我来说都不重要, 我仍然喜爱住在这里, 因为它让我暂时远离了人世间的各种喧嚣,以及复杂多变的人心带给我的诸多难以适应的不测。
  房东一家住在底层, 二层空着, 三层由我和其他三个房客共同支配, 顶层是天台, 可以晾晒, 也可以种些花草, 房东说了, 随我们自己愿意。 他们一家四口大多数时间只在底层活动, 而且好像总是轻手轻脚的, 很少听到大声的喧哗从底下传来, 就连晚上看电视, 他们也像是控制在最小的音量。
  多好的房东啊, 我经常忍不住在心底默默为他和他的家人祈福, 祝福他健康长寿, 祝福他的家庭永远这么和和睦睦!
  但并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这么称心, 这么如意。
  有时候, 天色将暗未暗的黄昏时分, 或者月亮刚刚升起, 月光淡淡, 十几米开外看不清人脸的情形之下, 会有不速之客闯入, 闯入本来属于我们的私密空间。 通常是一辆黑色别克轿车, 从远处的康宁路驶过来, 经过栽有两排行树的乡道, 绕过我们这栋楼房后面的菜地, 在拐角处的路旁停下, 离我们这栋楼房也就五十米的样子, 不走了。 之后,一个身材高挑的身影从车里面钻出来, 车门轻轻地在身后关上, 车门口的位置站住了, 前后左右观察了一会, 发现周围和附近再没有其他人了, 才转过身来, 朝我所在的三楼这边望。
  来者正是我的前夫。 曾经是我的男人, 但现在不是!
  这个身影我是太熟悉了, 没有谁比我更熟悉这个身影了, 也没有什么比这个身影在我心里烙下更深的印记了。 他就那样默默地站在那里, 不会鸣车子的喇叭, 也不会走近来在楼房底下叫我。 他很识趣。 站久了他会点起一支烟, 像是外面的天空下有点冷, 他需要这样一支香烟为自己的身影取暖, 忽明忽暗的烟火在渐渐变浓的暮色中, 比他身影的轮廓还要引人注目。
  我知道他是在等我的身影出现, 他非常希望我的身影出现。
  但我是不会出现的, 无论如何我是不会出现的。 我宁愿耳朵里塞满了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我也不会走下楼去, 将自己呈现在他的面前。五年了不曾, 以后我相信也不会。
  半个小时之后, 我知道, 他会默默地开车离去, 一如我默默地从房子里走出来, 站在阳台上, 听附近菜地和池塘里的蛙鸣, 以及远处鱼塘里增氧机的嗡鸣……
  当然, 还有我自己心跳的声音。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6 22:52:25
  加班回来, 抓紧时间更新一贴, 却又忙中出错, 真不该! 重发了两次。 也是我这边电脑的问题, 网速超慢, 前两次发不出, 卡住了, 再发, 却发现之前已经出来了!
楼主张贤遇 时间:2018-06-06 22:53:17
  有哪位大神能告知一下, 如何在这里删除一些错贴?
我要评论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6-07 18:38:10
  支持!!!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24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