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言情-红颜(短篇小说)

楼主:ODW2018 时间:2018-06-04 10:38:14 点击:515 回复: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红颜

  一天,我从交警大厦下班回家,途经湘聚园酒店时,在我的身后传来“飞哥——”的声音,我不确定是在招呼我,虽然有了些下意识反应,但还是照走我的路,继续往家的方向走去。
  再听到“飞哥——”的招呼时,我停止了脚步。当我转过头来时,电动自行车已经戛然停在我眼前,“你一点都不老哩。”好像我老与不老与她有关系似的,或关乎我的事最重要的是老不老!“嘻嘻……嘻嘻……”她继续反应着,我不得不有所反应了,但又不知道她怎么称呼了,脸“涮”一下就变红了,虽然都已经这么大年纪了,见过的女人也不少了,当然,并不是有过身体接触的关系,而是正常的工作或正常的熟人关系,但在女人面前的反应,还如一个未经接触过女人的少年,这说明在最原始的感情中,我对她是有爱的冲动的,在窘迫了半天后才挤出“哦哦,你也不老哩”一句话来。也好像她的老与不老与我有关系似的,甚至最重要的也是老与不老。
  是啊,我们都不老,但原因却不同。我的不老,是养精蓄锐,公务员嘛,生活规律,收入稳定,后顾无忧,样子的确15年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并不是她的老练或拍马屁;她也不老,是天生丽质,幸运生出来是个美人胚子,皮肤白里透红、光滑鲜嫩,双眼黑眼球占的比例比一般人大,里面的含水量也比一般人多,有点像早期的著名演员万人迷陈好,虽然比不上陈好个子高,但论色相甚至还高出一筹,15年来也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我说的不老是胡扯、歪打正着而已。
  “你现在在哪里上班?”
  “我在交警呀。”说完,抬头看了看,指着交警大厦,回答道。
  “哦,你当警察了?”
  “是的,可不,我现在不是穿着警服?这可不是保安叔叔哩。”
  她又嘻嘻笑起来,两个酒窝还是那么明显,这就更像万人迷陈好了。
  “你现在做什么?”
  “我没有做什么,偶尔在明珠广场,夜市卖点衣服。”
  在人行道中间说话,她还扶着电动车,我觉得影响市容,妨碍过往行人,就想说再见了,她知趣,问:“对了,告诉我嘞,你的电话?过后我请你喝茶。”
  我告诉了她电话,她打进来后,我们就分开了。
  她姐原来在燃气公司食堂煮饭,我刚大学毕业在燃气公司当临时工,单身汉平时一般都在食堂吃饭,她那时不知在做什么,偶尔也会来她姐处蹭饭,我第一次看到她的时候,真的是惊呆了:天啊,这里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有这样的女人当老婆,是多么的幸福啊。我无意中的赞美,被她有意的姐姐,偶尔细心地听到了,过后就注意留心我的信息,我也成了她姐的熟人,甚至还可以称得上朋友,当然,她姐已经嫁人为妻,我并没有掠人之美的邪念。我当时虽然是临时工,但却是名牌大学毕业,是个强力的潜力股,这个她姐懂的。一次与她姐单独相处,我就半开玩笑地说,如果有你妹这样的女人当老婆多好啊。她姐也不客气,还当真的似的,还了我一句说,如果你愿意,是可以的。这让我悚手不及,不知如何是好。嘿嘿了几下,就走开了。其实,我心里并没有心理准备,当时的赞美只是一时冲动,并没有真的要取人为妻的打算,有那么一点“叶公好龙”的味道。
  市公安局招警,我不费吹灰之力,就成为一名警察,完成了人生先就业后择业,先当临时工后当正式工的转变。不久,经朋友介绍,与一大陆女子结婚生子了。也许,是刚毕业就就业,人际关系比较单纯,我对燃气公司的员工,特别是经常一起吃饭的,还保持着深厚的感情,虽然现在当了警察,但与他们还有来往。一天,一个工友生日,把我们几个相好的,即原来经常一起吃饭的,都请过去乐一乐。我带老婆小孩去,没有想到她也带小孩去,但却不见她的老公。我也不好过问,老婆大人在呢。谁知,两个男子汉,在相互玩耍时,发生矛盾打了起来,我当然同情自己的儿子,还指导儿子怎么打,结果是我儿子个子大,虽然小了一个多月,但还是占了上风,打赢了这场架,她也在旁边观战,她不仅没有责备我的言行,还若无其事在旁边嘻嘻笑呢,好像被打输的不是她的儿子,儿子被打哭了,她才去哄他。
  在过后的十多年里,我工作努力,也花了些钱财,地位慢慢提高了,由人员变成了人士,心态也有了微妙变化,也与绝大多数的当官人一样,觉得与官职不一致的人交往,是有损于声誉的表现,也是综合素质不高的行为,不想与原来那些难兄难弟交往了,与她与她姐他们的感情淡薄了,在记忆中渐渐没有了他们的影子。
  今天,真是不巧不成书啊,怎么会在这个角落碰到她呢?继续走在回家的路上,我回忆了能够回忆的往事,还不停地摇头感叹,这世道真是捉弄人,也可以说海口就这么大,十几年不见的“嘴中”情人,却在这个意想不到的地方相遇了,是不是有某种好事要来临呢?我臭美着……
  几个月没有动静,我不请她喝茶,她也不请我喝茶。一天的傍晚,我突然接到她的电话,让我心跳骤然加快,以为她要请我喝茶了,甚至要发生什么好事了,原来是她一个姐妹,用电动车拉衣服到夜市,因为东西超出了车的宽度,违法被交警逮住了,她打电话来求助的。我当然有求必应,幸好路面民警接了电话,否则,即使我有一官半职,也是无能为力的,毕竟,人家不知道您是谁呀?这是支队反复强调的,执勤时不论谁的电话都不要接,这一下弄到自己的头上来了。这就是,只有制定政策的人,才有权违反政策啊。有权反腐败的人,才有资格腐败啊。没有资格腐败的人,反腐没用还成笑柄。路面民警,当然给面子,简单教育一下,就警告处理了,也就是放行了。我问她在哪里,她回答在夜市。我就偷偷地潜去夜市,看她是怎么做买卖的。到了现场让我大失所望,原来她脚上是一双破烂拖鞋,下身是一件大到不能再大的裤衩,上身是一件遮不完腰部皮肤的汗衫,十足的传统海口老大妈的模样,在卖女人的内衣内裤和靺子,我没有与她打招呼,偷偷地溜了出来,至今也不知道,当时她看到我了没有,反正她后来没有提起,但愿她没有看到,也永远不要提起。我对人不真诚哩。
  第二天下午,她就请我喝茶。我一时感到兴奋,好像有好事要发生,我也这么期待着,但回忆起昨天的场景,我就有了些犹豫,我一个堂堂人士级官员,怎么跟一个无业游民喝茶?熟人看到脸往哪里搁呢?现在的社会现实就这样啊!本想找个借口推辞,但她已经定了时间地点,我就不好扫兴人家,况且是美女哩。
  她确定的地方,是我们重逢的地方,即在湘聚园酒店,这极富象征意义,不知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潜在的意思是不是,我们可以重新开始呢?时间是下午四时,喝茶完后是可以接着吃饭的,吃饭完后是否可以一条龙呢?我想入非非起来。
  我是男人,离家又近,就先到一步,还没有到约定时间,我就到了,还选好了一个既安静视野又开阔的位置。她没有来之前,我趁机观察了地形,原来这酒家虽然与单位毗邻,但单位的人光顾并不多,我也是第一次来,如果不是她邀请,弄不好永远也不会来。酒店的一楼是商场,二楼是酒楼,三楼以上是客房,可以为客人提供服务。
  “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她很礼貌,穿戴很时髦,还抹了口红,遗憾的是,我没有闻到她的香水味。我是喜欢香水的。
  “我也刚到,你别客气。”我安慰道。
  “昨天幸好是你帮忙,否则,我的朋友就亏大了。”
  “举手之劳,不足挂齿。”我装牛迫。
  她是文昌女人,懂得妇人之道,主动为我酌茶,就如一个贤妻,在为自己的丈夫服务,我也不客气地接受她的温柔。
  接着,我们海阔天空,天南地北地聊开了。我也忘了地位之间的落差。她还谈到,他们的夫妻生活不和,已经好久没有那层关系了,但具体理由她并没有明说,我也就不好过问,女人的事嘛。但我却暗喜:有戏。
  正当我们兴趣正浓时,单位一个人员出现了,也许他知趣我们不可能是夫妻,只与我点了点头就走开了,并没有趁机拍我的马屁,如果真的来拍马屁,那就拍到马蹄上了。
  茶喝得差不多了,也到了吃饭时间。她说天黑后,要到夜市去。我就请她吃饭,尔后去夜市,她没有反对。
  我是男人,又是大哥,为她夹了不少好吃的,她也不客气,悉数接受,真正做到了“女人不要说不要”。但到她吃饱了,我夹的菜,她也没有吃完,但我却没有吃好,又觉得她碟里的菜,这样浪费了不好,既想吃碟里的菜,又不好意思的模样。她看出了我的心思,就表示了歉意,但我却勇敢起来,将她碟里的菜吃光了,让她好不感动。她笑了,那酒窝,非常动人,起码是让我心动了。如果不是她要到夜市,我弄不好要邀请她,到楼上休息呢。我也相信她知道,我吃了她的口水,那是一家人,或是情人才那样的,她可能也认为,我已经达到了她情人的程度,甚至是可以做情人了。但愿我不是自作多情。
  我去买单时,服务员说,已经有人买了,我就感动起来,刚才那位人员,的确是拍马屁的,不知道他猫在哪里,一直等到我消费完了,才将单买了才走开,今后要好好重用,多么高的素质啊!我也为自己庆幸,没有请她到楼上休息,如果她同意了,又被人员发现,那就出洋相了。
  与她一起喝茶、吃饭后,我并不觉得什么丢脸呀,也不觉得综合素质低了。我还是人士,还是人士级水平。
  我与老婆都已过了不惑之年,老婆更是月经不正常了,已经有了更年期的征兆,我与老婆的夫妻生活,快感大不如以前了,我也就有更多的想法,这是人性,更男人的天性,自从那次喝茶后,我想她的时间多了,特别是晚上更多,有时甚至在做梦时,也与她龙腾虎跃起来,还为她遗精过多次。这是多么的荒唐啊。
  过了几天,我觉得应该礼尚往来了,就邀请她晚上喝茶,但她却有意吃饭,我就带她到龙泉酒店西餐厅,吃正宗的澳大利亚牛排。她可能吃西餐不多,刀放得比较平,不容易切开牛肉,有些蹑手蹑脚的,我却大方有余斯文不足,不一会就吃完了也吃饱了。也可能是量太多,她还没有吃完,就说我吃饱了。剩下的几块牛排,她就用叉子来喂我,那场面就如夫妻,也如成熟的情人,不,已经是情人了。
  没有来之前,在电话里她说,喜欢看我穿警服的样子,我就把警服放在车里。上了车,我就换上了警服。我建议,到西海岸走走,她同意了。
  在海滩上,我穿着警服,因为个子高挑,她多次仰头看我,显得非常崇拜的样子,我拉着她的手在散步,她没有拒绝,我就觉得这太多余了,我想办的事可以办了,就没有走多久,就建议回去了。
  在车上,我给她戴上砗磲项链,但从来没有干过坏事,轮到我慌手慌脚了,她就笑我,说你就怕了?于是,我瞬时变得勇敢了,与她有了身体接触,但是隔着衣服的,她怎么都不同意,我的手、我的器官,直接接触她的身体,更不可能同意,我进入她的身体,虽然我是那么的强烈,她却坚决没有退让。我也只好作罢,留下了遗憾。我还不是她真正的情人,顶多只是半个情人而已。
  也许她觉得对不起我,就主动邀请我吃饭。这次,她拿8只大膏蟹,还提到餐厅来。说是那天你帮忙的姐妹,专门从文昌为你买来的。我客气了一下,也就收下了,不为难她。如果她的话属实,那是她借花献佛哩。坐定,酌好茶,她就将自己的不幸,如竹筒倒豆子——全向我倾诉了。我之所以叫你称呼我为“阿强”,是文昌人叫妹妹的另一种说法,就是我永远是你的妹妹,其实,我的真名叫做刘燕。哥哥与妹妹,怎么能有那层关系呢?你说呢?
  是啊,哥妹,怎么能有那层关系呢?我接受她的说法。
  还在燃气公司,参加同事生日宴会,你见到我的儿子,就是与你儿子打架的那个,是我的未婚儿子。她讲到此,我睁大了眼睛,是我怎么都不会想到的。就问,怎么会这样呢?
  认识你那年我才15岁,初中毕业后我没有读高中,主要是我不是读书的料,在老家人们也认为,女孩读书不读书也无所谓,虽然那时已经普及高中,但我也就不上学了。你在燃气公司工作那段时间,我姐跟我讲起你对我的赞美,我当时是动了真情的,不骗你,骗你是小狗。
  我暗中想,我足足比她大十岁哩。那么青年就不读书了,多么可惜啊。但我并没有安慰她,安慰也没有用了。就挑逗道,我看还是心太多了吧?是不是想男人太多了?那时就想嫁给我了?
  呸!她也不客气,送给我一个呸。我们都笑了起来。
  对了,你的儿子,现在做什么呢?
  儿子继承了我的基因,不会读书,现在中专毕业后,帮人家卖汽车哩。
  这是个阳光职业,要鼓励他做下去。我最近看过报道,儿子的聪明,我们就说会不会读书吧,主要遗传母亲的基因,如果母亲不会读书,儿子一般读书也不会好,因为聪明基因由X染色体携带,儿子的X染色体由母亲提供。稍不注神,我的领导气质就显山露水了。
  你儿子呢?
  哦,在广州体育学院,学习的是篮球专业,在国家篮球学院哩。我有些自豪感。
  那个子很高了?
  是的,比我还高一个头哩,足有1.9米高。但在学院,他的个头,只是一般个头。
  怎么你没有结婚,就先生小孩了,你学习美国人?
  她有些哽咽,眼眶也红了,她喝了杯水,接着说下去……
  我姐在燃气公司,是临时工性质,工资微薄,她就在海甸三路,开办的一个发廊,接济家里开支,我平时在里面帮人洗头,晚上就住在店里看店,时间久了,旁边的人,知道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就喜欢在这里洗头,我姐的生意就好了起来,隔壁铺面的老板叫阿波,是个装修工头,兼做五金生意,是个未婚男人,也看上了我的美貌,其实,从他后来的说法,我一来的第一天,他就看上我了,发誓不让我跑掉。时间久了,我与他也熟了,但我从来不曾爱过他,是把他当哥哥看待的。一年的欢乐节晚上,他邀请我去玩,我害怕一个女孩出去不安全,他就叫一个马仔与店里另一个女孩,我们四个人一起出去玩,这一下我放心了,因为共有四个人,但他与马仔设置好了双黄,在游玩中故意让马仔与店里的女孩走失,让我与他在一起,当时可没有手机,只有他有一部大哥大,我只好坐着他的车回去,哪知是回他的别墅,门口还系着一只狼狗,我发现不太对劲,就问他这是什么地方,他说是他家,离三路不远,现在我才知道,是在四东路的环岛别墅,的确是不远,但我与他的心却是远的。
  我要求回去,但他不给,我来横蛮的,他就会打我,当然,另一方面,他是百般地讨好我,想获得我的喜欢,但他的品性爱凶人,钱财并不算太多,却爱颐指气使,虽然也不能说坏,但我喜欢不起来,我还在看店时,就厌恶至极了。
  你没有企图逃跑,或呼唤救命什么的?
  是的,我多次企图逃跑,但门口有大狼狗,周围是高耸的铁丝网,我怎么能出去?至于大喊救命,我当然也试过,但他时刻都在别墅里,还有一个马仔配合,我稍有什么动静,他们就会发现,就会加重的打我。还威胁道,我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不能得到。那意思很明显,那就是如果得不到我,他会做出不理智的事。
  我失踪一个星期后,我姐就开始报警,在媒体上刊登寻人启事,到处请朋友打听我的下落,但都没有动静、没有线索。
  阿波为了得到我,暂停了各项事业,五金店也关门了,不知是他没脑,还是一时的疏忽,竟在门口张贴转让广告,还留下了自己的大哥大号,我姐店里的员工立马想起,我不见了,阿波也不见了,并且那天晚上,我是与他一起出去的,于是,就打了阿波留下的大哥大号,阿波去拉小便了,我看到是店里的电话,就接听了这个电话,并告诉他们我与阿波在一起,我是安全的但却是不自由的,但具体地址我却不清楚。我姐认为我在阿波处就放心了,他可也是不大不小的老板,阿波追求我我姐是知道的,也就放松了些营救我的迫切感。我接了阿波的电话,他又给我一顿拳脚。
  他没有企图侵害你,比如想占有你什么的?
  有的,我姐知道了我的下落,阿波加快了占有我的步伐。一个晚上,吃完晚饭后,我就一直感到身体发热,还十分想那方面的事,他也打从未打过的香水,这香水让我没有了厌恶感,还有些离不开他的冲动,我在半推半就中被他占有了,当晚我恢复了神智后,毫不犹豫地冲上二楼楼顶,也就是三楼就做自由落体,幸好跳到了别墅的菜园里,土地比较松软,我没有当场报销,还存些模糊的意识,紧跟我到楼顶的阿波,却一点心痛都没有,还狠狠地说道,知道你是这样的女人,我才不稀罕呢?我听完这句话,加重了我的愤怒,感到痛得不能再痛了,接着就不省人事了。
  我在医院,三天后才醒来。医生的初步诊断是,还没有脱离危险,双腿骨折、腰骨破裂,轻则残疾,重则成植物人。阿波怕了,不得不告诉我姐。
  我姐很激动,一定要报告公安,将阿波绳之以法,送他去坐牢去。但店里的姐妹冷静,多人分析后说,告阿波,让他坐牢,是肯定的,但不是现在,而是等我出院之后。现在告,万一他撒手不管了,哪来的钱医治阿燕?他可是老板,钱是不缺的。于是,我姐同意了。
  在医院,阿波出了一切费用,还保证我的营养。不论是他本人,还是他的家人、亲人和朋友,都在说我是媳妇。这让我气愤,又无能为力。住院半年后,我出院进行康复,阿波尽到了一个男人的责任,也可以说对我是无微不至的。也许,就是这样,我还真的对他产生了些好感,也可能是我们文昌女人的失败之处,处女膜被谁占有一辈子就是谁的了。
  后来,我也觉得自己不该,当时的冲动多么细嫩,生命是自己的,何苦呢?
  我生活能够自理后,虽然还有些不太方便,我就成为了阿波发泄的工具,虽然他是爱我的,对我也极具保护、体贴,我对他也没有了原来那种厌恶,当然,谈不上什么爱情,也没有什么快感,顶多是能够接受而已。我还真的产生了,如果能够培养爱情,结婚也是可以的想法。
  不久,我怀孕了,阿波觉得是一个机会,就又发动了要求结婚的攻势,但我还是提不起爱阿波的劲头,就不想要这个小孩,医生鉴于我的身体状态,也建议现在不宜要小孩,在没有告诉阿波的情况,我自己去流产了,阿波痛苦至极,对我又是一场恶打。
  你生活能够自理了,还可以自己去流产了,又不爱阿波,怎么不趁机逃跑呢?为何还要与他过这种没有爱情的夫妻生活?
  是啊,我是有机会离开的,但饭来张口生活了两年,应该说我过的是一种富婆生活,我的意志也消磨得差不多了,也有了随遇而安的想法,自己也就这样堕落了。说好的,要告阿波,让他去坐牢,也没有了勇气。
  我第二次怀孕时,身体已经基本恢复正常,医生说如果这次不要,今后可能就不能再生了。于是,我决定生下这个小孩,就是与你小孩打架的那个。
  阿波家人又发动了攻势,再一次要求我登记结婚,也好让他们办喜酒庆祝,但我却不感兴趣、也不答应,阿波随之就是打我。在孩子一岁多,能够由别人照顾后,我一气之下不辞而别,远走深圳姐妹处打工……
  我一走就是三年,阿波受到严重打击,他所经营的装修生意,多年荒废后领不到工程,员工也另求高就,他也破产了,“老谷”(海南俗话:储蓄)也花得差不多了。在多重打击下,他的精神崩溃了,得了“癔症”,主要症状是行为幼稚、童样痴呆等。他家人通过我姐,求救于我。看在儿子的面上,我答应回来照顾他,毕竟是我儿子的父亲。
  但我回来也不济于事,他的症状没有好转,还是整天糊涂、痴呆着,但继续打我这一点却不糊涂,我就彻底死了这一条心。儿子也已经上幼儿园,独立生活能力也较强,毕竟小的时候母亲就不在身边,我后顾之忧有所减弱,当然,我是心疼我儿子的。
  她的眼眶再次变得湿了,我就将面巾纸递给她。
  我又在理发店当洗头工,以微薄的收入养活自己。一回,一个叫阿宏的男人,到店里指名要我洗头,我自然乐意,还有些感动,有人喜欢哩,有生意嘛。其实,店里的姐妹认识阿宏,还知道他是警察。我也隐约觉得,我原来在店里,是见过这个人的。但他是干什么的,我不注意也不清楚。
  阿宏是警察,现在是交警,负责上车牌的。前两年,他因吸毒,被抓去强制戒毒了,现在出来了。那时,也就是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坐牢也可以保留公职,阿宏只是强制戒毒,警察职位也可以保留。没有被抓之前,他的确是来理发过,也发现了我这个美女,但还来不及追求,他就被另外的警察,抓去强制戒毒了。他现在出来了,不忘我这个美女,那天来理发之前,他是观察了一阵的,发现我在后他才来的,所以,当姐妹们说,怎么前两年没有看到你来时,他就说这个美女不在了,我也就不来了,这让我好不感动啊,人家是警察呢,还这么看得起我这个游民,我对了阿宏有了好感。
  阿宏将我追到手后,坦白交代说,他结过婚,但离婚了,还有一个4岁的儿子,现在由爷爷奶奶喂养;我一时反感,以为他在说我呢,因为,他的情况与我的情况,是一模一样的:同样离过婚,同样有一个4岁的男孩,同样由爷爷奶奶喂养。当得知这是误会后,增加了我对他的好感,同是天涯沦落人啊。我也坦白了,他一时也不相信,因为,当时我才20出头,怎么就结婚又离婚了呢,孩子还4岁了呢?当我把情况告诉他时,他相信了,他理解了,就这样我们结婚了。这次是真结婚了,是到民政局登记的。
  结婚蜜月,是幸福的。阿宏还当他的警察,他的收入本可以养活我,我对洗头也变得可干可无,是警察太太了还觉得不妥,有损老公的形象呢。但蜜月后,他喜欢打香水的习惯,慢慢不注意了,反而身体上散发不正常气味,有时像类似发霉味,有的类似烂苹果味,有的类似腐臭味等等,那种味道让我恶心至极,难以一起生活下去。我就询问他为什么?他就说是抽烟造成的,但在我的印象中抽烟不是这个味道,抽烟的味道是可以接受的,甚至有时是喜欢的,有时还有催情作用,但这个味道不可接受……
  后来,我才知道,是吸毒的人,由于毒品进入人体后内分泌紊乱,吸毒者的血液里、脏器壁上都会附着毒品和毒品残留,才导致吸毒的人不仅自身有怪味,所在的房间、车内空间也会有不一样的味道,浓重的香水味是吸毒人为了掩盖特殊味道而采取的措施……但我怎么问,他都不承认。直至两年后,公安局下达了强制戒毒通知书,白纸黑字写得很清楚,他才不得不承认自己吸毒,实在是控制不住才吸毒的,他又被强制戒毒。更不幸的是,进入二十一世纪后,公安管理严格了,他被组织开除,也变成了无业游民,我的生活再次面临生死考验……我又不得不回到发廊洗头。
  在过后的几年里,阿宏基本上是,两年在外面,两年在里面,反复这样折腾着。我就决定带他到深圳,脱离他吸毒的环境,一去就是五年,所以,前几年也没有机会碰到你了。
  我听到以后,就嘿嘿了两声,也表现出了无奈。说,是啊,想见也没有办法了。对了,阿宏那个方面还行不?
  这一下轮到她嘿嘿了,她有些害羞,但还是说了,毕竟是过来人了。
  原来是可以的,但现在不行了。
  我顿时产生有机会的念头,还立马反应在身体上,我都感觉自己失态了,就赶紧接着说,在我意料之中,我在办案的时候,问过吸毒人员,他们一致的说法是,刚开始是可以的,但吸一段时间后就不行了,一上去就会崩了的。据我所知,现在很多吸过毒的青年人没有小孩,就是吸毒破坏了他们的生殖功能。话说完了,我就自己感到无聊。对方,是女人哩。
  从深圳回来后,到现在已经五年了,他都没有再吸毒。
  我懂得一点吸毒知识,在入警的时候学习的。我就插话道,这个我知道,毒品的上瘾潜伏期是12年,没有那么容易好的,按国外戒毒专家的看法,一个吸毒上瘾的人,要戒毒是几乎是奇迹,也可以说几乎不可能!国内的说法有水分,也是升官发财的需要。因此,你最好早日离开阿宏,不要再抱什么幻想了。
  但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更可恶的是,他回来后,在三亚搞旅游生意,还与一个苗族女人好上了,还生了一个儿子。
  你还有什么犹豫的?没有小孩,你们的婚姻本来就不牢靠,说散就散的,你这不是贤惠,是愚昧。我有些激动。
  但是,我也是有小孩的,都过来十多年了,能够将就就将就了。
  我将膏蟹提回家时,看到它的眼睛一闪一闪,腮部还喷出很多泡泡来,不知是它为原先的主人伤心,还是将成为现在主人口中美味而恐惧?我突然茅塞顿开,眼睛刷一下流泪了,我一个举手之劳,就有可口的礼物,如果是帮人家当官发财了,人家不砸锅卖铁,对我感恩戴德啦?顿时也恐惧起来,我这是受贿啊!虽然礼物不值钱,但却是违法行为,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哩。
  不过,我对她再不感兴趣,不知她当时的拒绝,是保护自己,还是保护我?我现在想起来,真是恶心啊,我怎么会跟吸毒人做过爱的女人,也有那个方面的要求呢?
  那次喝茶过去几年了,膏蟹早已变成新的物种,我听说她还没离婚,还艰难地生活着,旁人知道她老公吸毒后,不再到她洗头的发廊理发,都认为她是老板娘哩,她姐的发廊就这样倒闭了,幸好,她姐转正成为正式员工了,没有发廊的收入也可以过活了,她为了生活做起了夜市买卖,与阿宏还是不离不弃……
  我就感叹起来:她,是贤惠乎?还是愚昧?或者都兼有之,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这样的女人,我还有理由,还有意思,去伤害她?去要求她,做非分之事?我对我此前,做的事,说的话,感到脸红啊。
  我再没有请她喝茶。她请我喝茶我都“忙”。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作者:章望溪 时间:2018-06-04 17:04:36
  支持大作。
作者:王辉俊 时间:2018-06-11 16:27:11
  顶一个!
作者:椰子树Linda 时间:2018-06-13 12:49:07
作者:椰子树Linda 时间:2018-06-13 12:49:17
楼主ODW2018 时间:2018-06-19 09:42:18
  椰子树Linda感谢您的支持,可能您操作出现了问题,最好请年轻人指导一下。
作者:莜莜琼华 时间:2018-08-05 22:12:18
  欣赏您的佳作!来拜访学习!祝您周末愉快!
作者:wangcengqi 时间:2019-01-29 15:15:29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