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主旋律——山上有座庙

楼主:月桂2017 时间:2018-06-08 20:55:11 点击:356 回复:1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俗话说“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下会打洞。”郝二彪子家的祖宗八代也扒拉不出一个读书人,更别说出个做个一官半职的人啦。这临到他的儿子郝成远竟成了条龙,当上了市里水利局的局长。山沟里飞出了金凤凰,消息一出,小小的临山村炸了锅。乡亲们除了向郝家恭喜,就是几个聚在一起分析这不合逻辑的事。

  遗传这块不用说了,听郝局长他爹的外号就知道那是个什么人了。这样一个虎星星的人,别说十精九俏的姑娘,就是但凡好一点的姑娘也是避之不及的。当年郝局长的爷爷奶奶为了儿子不打光棍,把个没上过学抽羊癫疯的别人都怕活不长,或者不能生孩子的姑娘娶回了家。可想郝局长的妈也是不能有什么好的基因给他的。

  要不,是郝家的房子或者祖坟风水好,冒了青烟,应在了郝局长的身上?有人反驳说,他家的房子是百年的老屋啦,要出人才也早该出了,还能等到今天?又有人说,他家的祖坟也是多少代埋在一起的,一大家族比他家强的族人多了去了,怎么相应能应在他哪儿呢?

  要不,是山上那座庙的事儿了?有人说。

  房子祖坟都被否定了不可能只应在郝局长身上,这座庙可是村里乃至十村八乡大家伙的,这怎么可能单单应在他家呢?这里还有一段往事呢。

  顺着村子错落的农屋往北走,顺路而上,前方便是一片连绵的山。山峰相连,直到目力所不能及,人们甚至猜想一座座大大小小的山脉一路向北是否能通到北京。而离村子最近的,便是大王小王山。说是大小王,可两座山几乎同样高大雄奇,满眼望去山脚热闹闹的山花野草平铺,再往上便是大片的老松林和桦树。村里人没见过什么“三山五岳”,眼前这两座山便足以满足他们“靠山吃山”的需求和对四季风景赏心悦目的满足。
  这苍翠的二王山之间的山谷处,有一座古寺。 
  传说在很早以前,还没建这古寺的时候。在这山谷里有一个几米见方的小水湾。有一年观世音菩萨经过这里,见大王山小王山景色秀美,就停下来游玩。当她欣赏完这里的美景,发现这个小水湾里的水清澈洁净,就伏下身子洗了把脸。从此,这个小水湾不论怎样干旱,它始终是一湾满满的清水从不干涸。也不管冬天寒风凛冽周围是怎样的冰天雪地,它依旧是波光粼粼不挂半点冰茬。当地人称它为“菩萨的洗脸盆”。

  有一年,临山村里有两个年轻人一起去山上采药。赶上了变天,飘来了一片云彩,下起了小雨。这雨不紧不慢的淅淅沥沥的,看样子一时半会停不下来。两个年轻人决定往回返。当他们走到这山谷里时,惊呆了。
  原来,在这蒙蒙的细雨中,“菩萨的洗脸盆”里,有一位女子赤身裸体的在那里洗澡。

  她乌黑的秀发白皙的肌肤窈窕的身段,把两个年轻人给迷住了。他们站在那里痴痴的望着她的玉体出神。这个姑娘在水里欢快的嘻水玩耍,她一回身瞥见了他们。
  立刻,她的脸色一沉怒骂道:“该死的人,竟敢偷看本宫洗澡!还不快滚!”
  她用手指弹出四颗水珠射在了两个年轻人的眼睛上。
  两个人只觉得一阵钻心的痛疼,醒过神来,捂着眼睛跑回了家。
  回去以后,他们的眼睛竟失明了!这下可急坏了他们的家里人,四处求医也不见起色。后来听说了是他们在“菩萨的洗脸盆”看到了一个女子洗澡,才瞎的眼睛。大家觉得一定是菩萨在那里洗澡,这两个冒失鬼,冲撞了菩萨,被她怪罪了。于是,这两家人去了几百里开外的一座菩萨庙里,烧香请罪,求菩萨大人有大量,原谅两个年轻人,让他们的眼睛复明。

  菩萨接到香火纳闷了,自己就那次偶然路过,再也没到过临山村,是谁这么大胆敢冒充本尊的做残害百姓的事呢?她决定亲自出马一探究竟。
  她说走就走,驾着祥云来到了大王山和小王山之间的山谷。在那个小水湾里原来藏着一条泥鳅精。这泥鳅精也是沾了当年菩萨洗脸的仙气,修炼的能幻化成人形。每当雨天,她就出来戏水。没成想那日被两个采药的年轻人撞上了,她恼他们偷看了她,就用水滴神功打瞎了他们的眼睛。
  真相大白后,菩萨收了泥鳅精,并出手治好了那两个年轻人的眼睛。临山村的人们亲眼目睹了菩萨的风采,又感谢她的救治年轻人之功,就集体出资修了座寺庙,供奉观世音菩萨。
  这些几百年前的事,是详细的记录在一块石碑上的。可惜,那块石碑在“文革”中,被几个愣头青给砸成了几块,搬回家作了捣衣石。当然了,革命小闯将们怎么会仅仅就砸块石碑就了事呢?他们是要彻底的把这座古寺拆除了,要让封建迷信的东西,在这块土地上彻底消失。
  这时,郝二彪子挺身而出了!他见村民们有扒庙上的瓦,有的拆庙里的柱子回家建房,就上来制止。他讲不出佛家的一些毁佛损佛的因果报应来,只是觉得这庙是大家伙的财产,不能便宜了哪个人。还有就是觉得好好的一座建筑,在那里也不碍谁的事,就这样被七零八散的拆了是浪费是败家子。
  开始,别人对他的劝说不当回事,以为他也是想多拿些庙里的物资找借口呢,就说,你看上什么材料了,先让你挑。
  郝二彪子表示,他什么也不要,就是要大家不要拆了这座庙。切!要不是看你出身好,是个精神头不足的货,找把你打倒了。人们不理睬他,该拿什么还拿什么。郝二彪子急了,拿出一杆标枪,挡在庙门口,谁要拆庙就跟谁急。僵持了几天,被村革委会主任带着民兵来把他制服了,绑了起来。他眼瞅着民兵们把庙里的菩萨像砸碎了,他放声大哭。夜里他被批斗打的浑身是伤,朦胧中,郝二彪子看见观世音菩萨来到他身边,用瓶子里的水给他洗身。他醒来觉得身上一点不痛了!这更给了他要保护菩萨保护庙的决心。
  尽管等他放出了学习班时,庙早已经被扒的面目全非了,他还是初一十五的逢年过节的偷偷的跑去在这残垣断壁中烧上一炷香。

  现在,郝二彪子家的儿子竟然当上了市水利局的局长,难道是那座庙里的菩萨念当年的情义保佑的?有人这么一说,大伙儿都认为有道理。
  这话一来二去的传到了郝二彪子得耳朵里了。他想:当年没保护住菩萨庙,菩萨就保佑儿子当了官,这要是能再把菩萨庙建起来,该多好啊!可是建座庙可不是两个钱三个钱就行的,上哪里去弄钱呢?找乡亲们捐款?大伙儿一年到头土里刨食,手里能有几个闲钱?他想到了儿子成远。儿子现在是局长,就是镇里的镇长见了他也要毕恭毕敬的,让儿子跟镇长说句话,让镇里出资修庙不就成了!

  说做就做,郝二彪子拿起了电话,拨通了儿子家里的电话。

  郝局长接到老爹电话时,杏树屯镇的水利助理王发和包工头子高勇正好在现场。这二位是有事要求郝局长的。
  原来,杏树屯镇在每个村里修了一座池塘。工程包给了高勇。王发在里面占了股份。这高勇以为有王发这水利助理撑腰,就开始偷工减料干了起来。结果是要通过市里的水利局验收合格了,才能拿到国家的项目款。
  郝局长亲自验收,他是干了多年水利的行家,一目测池塘的周长就不对劲,再看看土方量知道深度也不够。石头砌的也不够厚度。这样的豆腐渣工程,绝对不行,返工重修!他当场拍板。
  这下子,王发和高勇犯愁了。十几个池塘,要是返工重修哪里还有利润?他们一合计,带着十万块钱,找到了郝局长家里。

  郝局长面对着金钱的诱惑,一点没放弃原则。他坚持要他们返工,不达标休想拿到国家的一份钱。双方正在这里僵持着,郝二彪子的电话打来了。
  “儿呀,你知道你为什么能当官吗?”
  “为什么?”郝成远当着客厅里客人的面,忍住了笑敷衍着问。
  “是因为咱山上那座庙里的观世音菩萨保佑的!”
  “爹,那庙早就不在了,哪里来的菩萨保佑?我这里有客人,不说了好吗?”
  “怎么没菩萨?你还用我给你数落数落,咱村里当年用庙上木材砖瓦修房盖屋的那几家得好了吗?这难道不是菩萨神仙在报复吗?”
  “好好,我知道了爹,是菩萨保佑的好吗?我挂了!”
  “兔崽子!当官翅膀硬了,不听你爹把话说完就敢挂电话?”
  郝局长拿这个半调子爹一点办法没有,只好说:“爹你说吧,还有什么事?我听着呢!”
  郝二彪子也不客气直接了当的向儿子下达了命令,让他去找找他们镇上的书里镇长,看看能不能拨款把山上的庙重新修起来。郝局长假装着应承了下来,挂了老爹的电话,对屋子里的两位客人无奈的耸耸肩说:“老人上了岁数迷信的很,想修庙。他以为我这个儿子是万能的了,让我去找镇政府拨款,笑死人了!”

  高勇一听马上说:“修庙是好事,积德的好事。政府不可能出面,我们可以已私人的名字修呀!”
  郝局长说:“私人?谁上哪里去弄那么多的钱!算了,不提这事。你们还是回去好好的把池塘修好了。那也是造福百姓积德得事儿!”
  高勇把已经装起来的十万元前又拿了出来,啪的往茶几上一放说:“郝局长,老爷子要修庙这十万块钱算我捐的。你替我捎给老爷子做启动资金。这是件善事,只要干起来,相信后面会有善男信女不断的往里捐款的。”
  郝局长忙说:“不行!你的钱我不能要,你们还是好好的返工修池塘吧!”
  高勇说:“郝局长,你放心,池塘我们一定好好重新修!这钱我不是给你的,是我捐给你们村子里修庙的钱!你不能阻挡我行善积德!如果你害怕,我可以给你立个字据,写明白是怎么回事!你不会要让我开车亲自去村子里找老爷子把这钱直接送他手上吧?”
  郝局长没办法只好收下了修庙的第一笔捐款。

  郝局长收了这第一笔“捐款”,王发和高勇心领神会的微笑着告辞离开了。看着茶几上的钱,郝局长明白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什么捐款?还不是变相的给他行贿!不过,这倒也提醒了他,以后可以多推广杏树屯镇的经验,多修些池塘。这些池塘不是什么沿河沿海的主要地段,汛期防洪涉及不到,质量差点也没什么影响。这样一来,修庙的钱就有了来源。
  想到了修庙,郝局长到没有犹豫不舍得这些钱。因为一是老爹提出的要求,二是觉得要是靠自己的能力把家乡山上的那座庙修起来,也是向乡亲们展示本事的机会,第三是老爹说的菩萨保佑的论调,在他心里也种下了根。如果真的有神灵,他郝成远为菩萨修了庙宇,菩萨能不保佑他再上一个台阶?不保佑郝家后代辈辈出人头地?

  眼下的问题是他郝成远不可以明着出面来做这件事。把钱给老爹让他组织修庙?老爹的素质担不起这份担子,还会被人质疑这钱的来路!找谁来出面呢?
  他想到了她!
  她叫黄秀是郝局长的高中老师。黄老师的命运不济,独生子十九岁那年得了白血病,几个月的时间就离开了。老伴受了打击精神恍惚,一次过马路闯红灯车祸也过世了。还有一年退休的黄老师就提前办理了退休,一个人在家里吃斋念佛为老公儿子超度。郝局长当年读书时,农村孩子家里困难,黄老师没少帮助他。现在,他就隔三差五的去看望一下老师,陪她说会话。师生之间的感情处的如同母子。

  黄秀老师果然不负郝局长的重托。一心向佛的她听说要修庙,这么件大功德的事儿要她一手来操作,欣喜若狂,一口答应下来。至于资金的来源,她豪不在意。她相信她的学生,是个正直清廉的好人,他的学生要是贪官的话,哪里会舍得这些钱来修庙呢?她的学生是共产党员是国家干部,有顾虑不能出头。他在暗中化缘,她在明里修庙,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搭配啦!
  黄老师打着是市水利局局长的老师的旗子,很顺利的和临山村签订了70年的庙宇周围二百亩土地的使用权。镇里的土地部门又签订了允许改变土地用途修建菩萨禅院。
  接下来,知道底细的高勇,自告奋勇的找到了黄老师,他的施工队无偿的出人工。

  一个月后。2007年的农历六月十九,观世音菩萨的得道日。临山观音禅院举行上梁仪式。

  十里八村的人们得到了信,从四面八方的聚拢了来。一时间偏僻沉寂了多年的临山村的大王山小王山热闹了起来。有做买卖的早早的占了地角,出售着各种玩具用品的,有卖面食吃食的,也有村里的农户把应时的瓜果蔬菜摘来兜售给从城里赶来的香客。还有些村民趁着上梁仪式还没开始,当起了向导带着外来人,先欣赏一下山上的风景。
  不知是谁请的小剧团,搭了个很大的台子,十几个演员轮流的演唱着雅俗共赏的一些歌曲。

  黄居士(老师)一会儿接待一下有身份的来宾,一会儿和熟识的同道善男信女打个招呼,一会儿招待一下远道而来的和尚尼姑。这只在电视电影里才看到的和尚尼姑,今个儿见到活的了,自然也是一道风景。有好事的村民发现那个高个子的年轻的和尚,去撩拨了几句那个身材长相都算一流的小尼姑,被小尼姑吐了一口。小尼姑跟她师父吧,一个老尼姑嘀咕着告状,叨咕着小和尚的不检点。
  这哪里是正宗的和尚尼姑呀?居然还会打情骂俏!人们议论着。马上有人就开始解释,其实现在的和尚尼姑大部分是假的。像演戏,哪里需要他们就哪里来念经。拿到钱,回家照样老婆孩子热炕头!
  “和尚尼姑都是假的了,这神仙菩萨还能灵吗?修这庙有什么用?”问这话的人,立刻被同伴们一番训斥!“各人修各人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你没看郝二彪子那熊样,还生出了匹金马驹吗?”“是呀!不管神仙灵不灵的,这座庙修起来了,对我们老百姓是件好事就行了!”
  马上就又有人神秘的透露说:“怎么不灵!知道镇上首富苏阳吗?他正在附近搞个项目,那天缺两根木方子,他嫌麻烦还得到远地买,就过来拿了两根木方子用了。晚上做梦,菩萨站在他面前说,就凭你苏阳家大业大的,倒用上我哪儿去用我的两根木方子吗?我看你是不是好日子要过到头了?说完,生气的转身走了。苏阳醒了,吓出了一身冷汗。第二天找到黄居士不但按价付了木方子钱,还送上了一个功德红包,请菩萨原谅呢!”
  另一个也同样的神秘的压低声音讲到:“这事怕人呢!我是去郝二彪子家串门,偶然听到他和黄居士通电话,才知道的!原来有个姓郑的瓦匠,不服天不服地滴。他中午休息时,躺在三寸后的新翘板上,和人抬杠。他说我就不信有神灵!你们说说,我现在敢在这庙里骂菩萨,她能给我怎么样?菩萨你是好样滴,你让我躺的这块新板子断裂了,把我摔下来我就服你!”
  “结果呢?”听的人见到了关键时刻,那人停了下来,就追问到。
  “结果是,那姓郑的话音刚落,那块挺厚的新板子嘎嘣一声真的断了。把那个姓郑的人从三米高摔下来。当时就把腰摔断了,不能动弹了!”“这下坏了!得医药费和补偿了,这事谁负责呀?”
  那个人接着说:“当时黄居士也是这样想的。不过她还是有悟性和灵性的。马上她就带领这些瓦匠们跪下来,向菩萨求情!结果那个姓郑的瓦匠竟然没用去医院,自己竟站了起来!黄居士打电话说这事给郝二彪子听,并告诉他说,从那以后修庙的人都恭恭敬敬的,再也不妄言妄语了。你们说神奇不神奇?”
  “是挺神的!这庙这么灵,当官的可比我们小老百姓迷信呢,今天肯定会有不少当官的来!”
  “镇长书里也能来吧,我想看看咱镇里的头头们长什么样子?”
  “一听就是没见过世面的。镇长才多大官?有郝二彪子家儿子的面子在,市里肯定会来不少干部。人那才叫大官呢?”人们喋喋不休的议论着……
  可是等到了正午,居士善男信女们燃放完了烟花,和尚尼姑们举行完了仪式,除了村里的村长支书,大伙没看到一个当官的人,甚至公认的修庙幕后老板郝成远局长也没亲临现场。这让各位看客或多或少的有点遗憾。
  这遗憾却丝毫不影响黄居士老师的心情。她忙里忙外的不但精神上有了寄托,功德箱里的钱款更让她兴奋。

  原来这属于典型的“骑驴不济掌鞭子得好”,黄居士和市水利,郝局长的关系,被高勇之流们摸的门清。他们甚至连黄居士在哪个律师事务所立的遗嘱,死后不但把这庙宇及周边土地赠送给她的学生郝成远,还连带着把她的房产等财务一起要郝局长继承也知道。
  因此,冲这层关系,市里上百的乡镇,有上百的高勇们知道郝局长清廉不收礼,借着给这座观音禅院上梁捐功德钱的幌子,用红包装了上万的人民币,(甚至还有放多个上万红包的,)写上自己的名字电话,塞进功德箱子里。等晚上清静了,黄居士和郝二彪子两个打开又高又大的功德箱子,看着几百万的捐款,真是又惊又喜。连连的念着佛号“阿弥陀佛!菩萨保佑!”

  有了钱,庙宇建的很气派。五年下来,一座占地三十亩前后三重殿东西若干厢房的观音禅院在当地已是名声在外了。郝局长决定以后还要在大王山小王山的主要几个山峰上再修些佛塔,把这里搞成双王山旅游区。

  这决定不是像当初决定修庙时,有受老爹郝二彪子的影响,也不是黄居士提议的,而是他深深的体会到了修庙建寺给他带来的好处。
  现在他正在参加市长的竞选。有人向组织写匿名信反应他借修水库池塘之机贪污。结果组织一查,他的银行存款都没有普通的一个公务员多。而他的手下那些利益链的收益者,为了帮他竟然找老百姓签名画押的搞出了一份万人书。主要是表扬赞颂,从他当了水利局长起,广修水利基础设施,把每个村每个居民组老旧池塘都重新修了,给防洪抗旱提供了保障。
  这份万人书,组织很重视。他们也不懂工程的质量好歹和规模大小资金的比例,下去走访了些百姓。老百姓们也不清楚修一个池塘的规模质量要求是多少,上面拨了多少款,这里面有多少猫腻。只看到重修了下的池塘给他们带来的灌溉的便利,因此也就自然而然的对这位水利局长心存感激了。

  本来是要查郝局长,结果没被抓住他小辫子,还证实了他深得民心。他因此很顺利的当上了市长!这能说不是菩萨保佑的?不是修庙带来的好处?
  有了这些工作经验,郝市长是福至心灵吧,这一干十多年。市里的各个方面的基础设施建设搞的热火朝天,有了好的环境,投资的企业也多了。

  市里年年有新的大的项目引进。他现在不满足再在这个位子上待着了,他想往省里发展,正在酝酿着明年省里换届的副省长的位子。

  这天,趁着夜色的掩护,郝市长独自开车来到了观音禅院。接待他的是当年禅院上梁时,那个身材长相一流的小尼姑。她现在明里接替了往生的黄居士主持着禅院的大小事物。暗地里跟郝市长已经生了两个孩子,有这层关系,黄居士的遗产包括着这座庙的产权,郝市长才可以放心的让她继承了。
  他们进了大殿,在众多神像中,最不起眼的一尊大肚子弥勒佛跟前站住了。郝市长把随身带着的一只箱子教给了这个年轻的尼姑。
  这个尼姑转动了一个暗开关,打开了弥勒佛的肚子,里面是大堆黄灿灿的金条和现金。她边把箱子里的现金和贵重物品往佛肚子里放,边轻声的说:“这尊佛要是装满了,就是第四尊了。这些财务够我们几辈子也花不完了。你媳妇不说别的企业,她就是这开发建设的双王山万亩森林公园和这旅游度假村温泉度假村的一年收益也够花了。你还是不要去省里做官了吧。消停的混到退了,安稳的过日子吧!”

  “怕什么呢?我是有这座庙做后盾的。就是犯事了,谁会想到我的财产会隐藏在这里?我是有菩萨保佑的人,不会有事的!”郝市长说。
  “现在的形势不是以前了,我是害怕万一。”尼姑说。
  “不怕,就是万一真的有一天,我倒了。这些财务被查抄了,我也不后悔!最起码比起哪些贪官们,我给我的故乡建设成了风景旅游景点,给我的乡亲们带来了新收入,给我的故乡留下了这座观音禅院!”
  尼姑听了双手合十念叨着:“南无阿弥陀佛!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你们听到了吗?老郝他所做所为,并不是只为了自己!他心里装着家乡装着乡亲装着佛菩萨呀!你们不保佑这样的好人还保佑谁去!”
  郝市长微笑着吻了她一下说:“我想起小时候唱的儿歌了!”
  “什么儿歌?”她问。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不过我做梦也没想到这座山这座庙,它们会是我郝成远的!”他说。
  “嗯!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但愿庙里的佛菩萨保佑着好人都一生平安!”她附和着。
  他们相视而笑,像两个心有灵犀的孩子似的一起哼唱道:“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牵着手离开了大殿!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月桂2017 时间:2018-06-08 20:56:20
  就在他们刚才进来大殿的时候,夜空中还是繁星点点,这一会的功夫乌云竟覆了上来,黑漆漆的天空,开始有雨点降落。
  “天气预报说有雨了吗?这天变的也太快了。”尼姑说着掏出手机要查一下。
  郝成远一拍脑袋说:“哎呀!你瞧瞧我,光想着把东西送过来了,怎么把这茬给忘了?今明两天有台风在山东半岛登陆,受台风影响,我们市有大到暴雨。我得赶回去了!”
  尼姑不屑的说:“大暴雨有什么,我们这里也没什么大河的,会出什么事?好容易来了,多待会儿吧?”
  “你不懂,现在正好借助着场雨,我要造造势,让媒体宣传一下,我是怎样的勤恳工作,为我建立口碑。”郝成远说:“我赶回去了,你替我在菩萨跟前再烧炷香吧,让她保佑我顺顺利利的当上副省长。”
  从观音禅院出来,郝市长驾车没有回家,而是顶着越下越急的大雨赶往了市里的第一大水库——九龙湾。他边开车,边拨打了市里水利局宣传局等相关部门的负责人的电话。大家都知道了,市长冒雨去视察,也不敢怠慢,通知了下属也顶着风雨赶往了九龙湾水库。市民们在第一时间看到了现场直播,市防洪抗旱指挥部在市长郝成远的带领下冒雨在九龙湾水库巡查的新闻。

  一场大暴雨终于停了,天气晴朗了。市里最大的水库在郝市长的防洪抗旱指挥部的运筹帷幄下安然无事。就在郝成远兴叹老天都帮忙,在他要提干的时候给他送来了这么一次秀的机会时,杏树屯镇的一个不起眼的水库出了事。
  那个水库正是当年王发和高勇修建的。这两个人以第一个赞助修观音禅院的名义,给郝成远行贿,回去后也没重修,那个水库就那样验收合格了,拿了上级的款项再也无人管了。这次暴雨后,有村民们去水库打鱼。一行人站在堤坝上,把鱼网撒进去,再收回来,愉快的捕捞了大大小小的鱼儿。谁也没想到,青石水泥筑成的堤坝会转瞬间,“哗”的一下子塌方了!几个人猝不及防全部落入了水里,结果有三个村民为此溺水身亡。
  这一下了,村民们被激怒了。这是什么工程?才修的几年新水库,怎么会堤坝垮了呢?他们一改当年上级来调查郝成远时的口径,不再是他主持修了水库能给他们生产带来便利了,而是纷纷的骂贪官腐败,不好好把关,纵容包工头子糊弄人,偷工减料不达标,拿人命关天的大事做儿戏!
  事情一出,第一时间王发就打电话向郝市长求援。他现在是杏树屯镇的党委书记第一把手了!
  “怎么办郝市长,要不要把带头闹事的人抓起来?”王发问。
  “糊涂!滚蛋!这是人命大事,一定要稳住村民,封锁消息,不要让事态扩大。”郝市长说:“这要是追查起来,你是主要负责人是要负责任的,弄不好要进去的,明白吗?”
  “怎么稳?”王发问。
  “派人和死者家属沟通达成赔偿协议,私下解决这事!”
  “可是,他们狮子大开口,一个人要上百万的赔偿,这钱谁出呢?”
  “你说谁出?是要我出吗?”郝市长气急败坏的问。
  “你不出也可以的,我们就走法律程序。村民自己也有责任,谁让他们去水库边打鱼的。我们在岸边是有警示牌的,可以推卸责任的!”王发不紧不慢的说。

  郝市长一下子明白了,王发这是吃定了他!王发做为一个干部他不会不知道这事闹大了的后果。他是要拿他当救命稻草呀。如果王发被调查了,他就会供出他在当水利局长时,贪污受贿。用那钱修庙宇洗钱。他这是在变相的要挟他,说是求救,实际上是来委婉的告诉他,他们是一条线上的蚂蚱,出事了谁也跑不掉!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郝市长心里骂到。一定不要在这个时候出事,影响了上省里的计划!他权衡利弊后说:“行!这笔钱我出。王发你要尽快的把这件事搞定,不要为了这件事把自己的前途搭里去!”
  王发信誓旦旦的保证:“市长你放心,你这么扶持我,我再傻也不会把自己往火坑里跳,谁愿意坐牢对不对?”
  挂了王发的电话,郝市长马上给他的情妇尼姑通了话,让她给那三位不幸溺水身亡的村民做场法事,并祈祷菩萨保佑他能平安的度过这次事件,顺利的上省里就职。
  可是,事情偏偏出现了差头。郝市长没想到他可以不让市里的媒体采访报道这件事,却挡不住微信朋友圈这些自媒体。
楼主月桂2017 时间:2018-06-08 20:59:02
  先是那个村子里的年轻人拍了水库塌方和死者家属的嚎啕大哭的图片,配上简短的文字在微信群里和一些公众号上流传。又被一个某京报的自媒体人,归纳总结了悲剧的始末,并对这300多万的赔偿款是谁出的提出了疑问在报上发表了。这下省里的主管部门知道了,派出了调查组来了解此事。
  郝市长想起了上次的调查,有惊无险的,事后他爹郝二彪子和黄老师说是多亏了菩萨保佑着的。这一次虽说有人命,可是这些年他对菩萨和那座庙是全心全意的施舍供养的,菩萨不会不管他的?他在心里安慰自己说。
  他马上一边让情妇诚心的祈祷发愿,让他躲过这场调查平安无事,他会重新给菩萨塑金身。一边秘密的约见了王发。
  “事情到了这一步了,总的有人出来背这个黑锅了!”郝市长开门见山的说。
  “郝市长你不能把我给推出去做顶罪羊,我家里有老有小的,我进去了,他们怎么办?”王发说。
  “你不进去,我就得进去!我要是进去了,我们大家都完了。王发你一个人把责任都揽过去,我不会亏待你的,会好好照顾你的家人,也会慢慢想办法争取把你早日捞出来!”
  “拉倒吧,我进去了,顶了罪,你再说话不算数怎么办?反正大家都是一条船上坐的,要死要活大家一起!”
  见说服不了王发,郝市长叹了口气说:“好吧,既然这样我们一起喝一杯吧,以后怕是没这样的机会了!”
  王发说:“只要你郝市长不想进去,这办法你一定会想到的。我是就靠你老人家活着了。我们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接过来郝市长递过来的酒杯一饮而尽,把酒杯倒着晃了一下说:“郝市长,我干了,你请!”
  “啊?……”他突然的觉得肚子里翻江倒海般的疼痛起来了。他扔了酒杯捂着肚子叫到:“疼啊!我怎么肚子疼了?难道你在酒里下毒了?”
  郝市长冷冷的说:“不是酒里,是提前在那只杯里放了点砒霜!”
  “你,你他妈的太狠毒了,要杀我灭口!”王发捂着肚子吃力的说着。
  “这不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吗?你放心走吧,我信佛吃斋的,会讲良心的替你照顾好你的父母和老婆孩子的!”
  “你~你~”王发倒在地上抽搐着,一会儿功夫不动了。
  郝市长过去摸了摸确认他已经断了气,快速的收拾一下屋子里留下来的自己的印迹,把事先打印好的一封遗书放在了桌子上,从容的离去。
  第二天,杏树屯镇的第一把手党委书记王发死在了一桩别墅里的消息传开了。郝市长亲自过问公安刑侦人员案件的进展。催他们早日定案。就这样,那封遗书里交代的,是他王发在几年前修水库没把好质量关,糊弄了上级。这次水库堤坝塌方造成三名村民死亡,是他怕担责任,被上级处分问责,私自隐瞒不报,并用公款赔偿了村民,成为了主要证据,结案定型为畏罪自杀案件。

  郝市长在调查组成员面前悔恨万分,直检讨自己太官僚了,没有及时发现问题,给国家和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带来了损失,并主动要求承担责任,接受组织处分。他的表演很成功,调查组没能给他怎样。
  他回到家里,晚上偷偷的开车又来到了观音禅院,在庙里的每一尊神像面前虔诚的跪拜烧香,希望调查组早日打道回府。他度过这道坎,再活动着往上升。
  这一天的中午他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是郝市长吗?我是高勇。你还记得吧?”手机那头一个男子的声音说。
  郝市长心里一沉:怎么会是他?他可是那个出事水库的包工头子,就光想着被王发要挟,要除了王发,怎么忘了还有这么个人?他也是知道内情的人,参与了给他行贿的人,这个人要是公安或是调查组抓住了作为突破口可就算完了!

  他马上装着若无其事的回应道:“高勇,高总你怎么打电话过来了,有什么事吗?”
  高勇在电话里咳了两声说:“郝市长,王发书记自杀了,你信吗?”
  “这是什么话?那是公安局侦查的结果!”郝市长努力稳定情绪不让对方听出来一丝慌乱。
  “呵呵,他怎么会想不开呢?我们哥两可是无话不谈的。这次水库塌方死人,大不了他丢了官,做个几年牢。可是你要是不保他,他咬出你来,你可是大贪污犯呀!弄不好政府会直接把你枪毙了!”高勇说。
  “高总,你想干什么?要威胁我吗?说是我杀了王发吗?这可是要讲证据的,乱说会害死人的!”郝市长反驳说。
  “咱们,真人不说假话,郝市长你有这个动机!”
  “高总,你有什么事直说,再这样胡扯我可挂电话了!”
  “好吧,我正在投资一个项目,缺少资金,你给我准备1000万吧!”
  “高总,我一个上班的一个月工资能有多少?上哪里给你弄一千万?”
  “别哭穷!你当水利局长那会儿就没少贪,这几年市长当的能没有钱?”
  “你是知道的,我的那点收入是都捐出去修了庙的啊!”
  “是修了庙。可是那座庙也没少给你洗钱。有些事还用我说透吗?我才要一千万,这对于你夫人的万亩森林公园和酒店温泉度假村等等财产来说可是九牛一毛呀!你想想看,万一哪天调查组来人询问我一些事情,我要是立场不坚定,嘴巴一松,你可是什么也没有了!”
  郝成远沉默了一会儿。高勇说的对,对于他这么个知情人,不能不好好对待,不能留下来他!一是不能让他尝到了甜头,动不动威胁他,二是他是个隐患,万一真的他被检查机关传讯了,一不留神把自己给供出来怎么办?
  郝市长想到这里,决定一不做二不休,除掉高勇!
  他说:“高总,那么多钱,我怎么给你?你是知道的我的银行里是没有多少钱的。我老婆的钱从卡上转账或是汇款会引起别人怀疑的!”
  高勇问:“郝市长你说怎么办?”
  郝成远说:“这样吧,我在观音禅院里放了一些钱,够给你的一千万了,你今天晚上9点别让任何人知道,偷偷的去观音禅院的后面大王山的狮子石那里等我,我拿了钱,送给你!”
  “好吧!我等你!”高勇说。

  晚上九点钟。郝成远提着一个大编织袋子的钱,趁着月光来到了大王山的狮子石那里。果然,高勇早早的就等在那里了!
  “郝市长果然讲信用。这些钱够数吗?”高勇问。
  “你可以查一查!”郝成远说。
  “看来,王发真的是你杀的了?”高勇又问。
  “钱我带来了,你要不要吧?哪里来的那么多废话?”
  “我只是好奇,你没杀人怎么能答应给我这么多的钱?”
  “是因为我想好好的生活,好好的做官,不想有人坏了我的这个愿望!”
  “好吧,我相信你没杀王发!”高勇低下头打开了袋子,用手机的手电筒照亮,一捆两捆三捆数着。
  郝成远趁机拿出了事先准备好的一把锤子,朝着高勇的脑袋就是一锤子!“啊!”高勇倒在了地上。郝成远嘿嘿冷笑着说:“高勇你不是想知道王发是不是我杀的吗?让你做个明白鬼,不错,是我用砒霜药死了他。今晚我就送你去和他一起作伴吧!”
  他拿着锤子又要照着高勇的脑袋打去!这时,四周一下子出现了许多手电的光芒,照的他睁不开眼。“不许动!郝市长你被逮捕了!”几个公安便衣冲过来,抓住了他,一副冰冷的手铐铐住了他的双手!
  “你们这是要干什么?这是怎么回事?”郝成远挣扎着喊。
  那个高勇从地上爬了起来,笑着说:“郝市长你看看清楚,我只是长的像高勇,就化妆扮成了他的样子。真正的高勇早就被我们调查组拘留了,从他口里,我们知道了你曾经受贿,不顾质量验收了那个出事的水库。我们就开始怀疑你是不是要杀王发灭口的,这才用高勇的手机打电话给你,来试探一下你的。没想到你还真上当了!”
  旁边一位老警察过来关切的问:“江涛你没事吧?”
  假高勇笑了说:“还好我从小就练铁头功,要不是被郝市长这一锤子还真打死了呢!”
  “完了,全完了!”郝成远瘫坐在地上,被人架了起来,向观音禅院走去。
  此时,观音禅院里,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说吧,给你个坦白从宽的机会,你的赃物藏在哪里?”一名调查组的人问。
  “我没什么赃物!不信你们自己搜吧!”郝成远侥幸的说。
  “好吧!搜!”一名调查组的检查官说到。
  呼啦的一些工作人员开始了行动。他们进了大殿,开始逐个的检查各个佛像。那个美丽的年轻的尼姑跪在正中央的菩萨像前不停的磕头嘴里念着佛号:“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他平安无事吧!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保佑他平安无事吧~”
  当她看到几个人一个一个的打开了那四个装着金条古董现金的佛像时,一下子泄了气,趴在地上呜呜的放声大哭起来了。

  知道大势已去的郝成远这时早吓的面如土色,他把那晚跟情妇说的话“就算我被抓了,我也不怕,最起码比起哪些贪官们,我给我的故乡建设成了风景旅游景点,给我的乡亲们带来了新收入,给我的故乡留下了这座观音禅院!”的话,早抛到了爪哇国了。他哭着埋怨道:“这是什么佛菩萨呀!你们怎么不保佑我了呢?我爹只是保护不让人们拆庙宇,就能生了我这凤凰蛋。我可是给你们佛菩萨重修了殿堂,重塑了金身的。要不是为了给你们修庙宇,我会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吗?你们倒是显个灵,来救救我呀!”
  调查组的人过来把他押走了。他边走边精神错乱的唱起了儿歌:“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庙里有老道,老道讲故事给小道听,讲的什么故事呢?从前有座山,山上有座庙……”
  走在最后的一名调查组的同志,在庙门外挺了下来,借着皎洁的月光打量着这座宏伟的大庙,摇摇头自言自语道:“其实,世上哪里有什么佛菩萨,人啊,还是自己保佑自己来的可靠呀!多行不义必自毙!”
  的确,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历来哪个贪官污吏得到了神佛菩萨保佑了?那座有着美丽的传说的观音禅院,依然的耸立在大王山和二王山之间的山谷里。它的这段和贪官有关联的故事,会提醒着来朝拜的善男信女们,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作者:海南乡果香A 时间:2018-06-09 01:12:55
  支持!就在“舞文弄墨”里直接发参赛稿就可以了吗??
作者:昊天茫茫蒹葭苍苍 时间:2018-06-09 07:22:42
  @海南乡果香A 2018-06-09 01:12:55
  支持!就在“舞文弄墨”里直接发参赛稿就可以了吗??
  -----------------------------
  是的,发完后就等着初审。
作者:海南乡果香A 时间:2018-06-09 09:38:35
  好的,谢谢!支持,今天有空时再慢慢阅读你的参赛作!!!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6-09 09:42:58
  @月桂2017 2018-06-08 20:59:02
  先是那个村子里的年轻人拍了水库塌方和死者家属的嚎啕大哭的图片,配上简短的文字在微信群里和一些公众号上流传。又被一个某京报的自媒体人,归纳总结了悲剧的始末,并对这300多万的赔偿款是谁出的提出了疑问在报上发表了。这下省里的主管部门知道了,派出了调查组来了解此事。
  郝市长想起了上次的调查,有惊无险的,事后他爹郝二彪子和黄老师说是多亏了菩萨保佑着的。这一次虽说有人命,可是这些年他对菩萨和那座庙是全......
  -----------------------------
  很有讽刺寓意的作品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6-10 18:35:36
  谢谢各位关注!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6-14 08:34:37
  好帖,自作孽不可活,菩萨也保佑不了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6-18 11:13:06
  今天是个有内涵的节日,祝文友们节日快乐!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6-18 16:41:09
  支持。
作者:何三刀 时间:2018-06-20 18:06:32
  @月桂2017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7-13 13:30:53
  [d:花]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d:花]
作者:葡萄牙月桂 时间:2018-07-14 13:30:17
  @巴山牛_渝 2018-07-13 13:30:53
  [d:花] 应知学问难,在乎点滴勤。[d:花]
  -----------------------------
  谢谢老牛老师光临,请多指教:)
作者:月桂2016 时间:2018-09-15 08:58:13
  @月桂2017 :本土豪赏1根鹅毛(10赏金)聊表敬意,礼轻情意重!【我也要打赏
作者:月桂2016 时间:2018-09-15 08:59:05
  自顶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9-15 09:04:31
  读书
楼主月桂2017 时间:2019-04-02 18:06:00
  天涯社区区块链V1.0白皮书,(来自天涯社区客户端)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