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主旋律-稻浪飘香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0:45:35 点击:2471 回复:537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稻浪飘香

  一
  于晓光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已经有些陌生了,可即将回到生活过十几年的老家,还是止不住回忆在脑海闪现,过去种种,历历在目。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晓光在老家和爷爷奶奶生活了十几年,初中毕业才离开,之后再回来,就成了“回老家”,上大学之后,就没回过老家了,算算也有十年了。这次回来,有两件事,一是爷爷伤了脚,不知道伤得轻重,二是村里招商引资搞开发,建了工厂,要占土地,家里的稻田和瓜田都在征占之列,价格还能接受,可老人故土难离,不同意卖,他回来劝爷爷奶奶同意卖地,离开这个村子。晓光赞同卖地,离开村庄,但也理解爷爷奶奶,他到现在还偶尔能梦见那个美丽的村庄。
  村子在县城东边十几公里,坐客车四块钱。公路在村子北边,中间隔着一条向西流的河,桥头立一块写着村名的路牌——稻庄村,路牌倚靠着亭子式的小车站。进村的路把村子分成两半,一趟趟红瓦房,就在路的两边,依着村后的山形,鳞次排列。村子南边是山,山坡缓长,向阳,又是沙土地,所以地势较高的山坡种果树,与平地相连的山坡,则是大片瓜田,种着西瓜,香瓜,间或一些小块的菜地,供村民自给自足。并不种玉米一类的粮食。所有粮食,都在村西,那片三百多亩的稻田。这片稻田出的米据说清朝时是贡米,上乘的大米叫粳米,所以村里不管这片地叫稻地,叫粳地,不叫稻子,叫粳子。村里的人早年只做两件事——侍弄瓜果,侍弄稻田。因为习惯侍弄果树,所以村里不栽杨柳,每家房前屋后都养着几棵果树,春天,村里的果树会比山上的早开花一两天,像是探子,先开花试试,觉得气候温度适宜,哪都好,就通知山上的大部队,之后的几天,就是漫过的山坡的一片白,如下在山坡的一场不化的雪。梨、李、樱、苹果,淡淡的幽香渗进空气,不是时时都能闻到,但每次被微风送进嗅觉,都是一次惊喜。这段日子,整天闻着时断时续又连绵不绝的香,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喜悦,似乎没办法不开心。而到了花期末尾,看见花瓣被刚猛的春风卷到天上,又像是刮起了一阵风雪,能看见花瓣在空中翻飞,能看见花瓣厚厚地铺在刚翻好土的瓜田深深的垄沟里,能体验到花瓣如雨一般打在脸上的感觉。在读过《红楼梦》之后,每到这时晓光就在心里想:假如林黛玉生活在村里,不病死,葬花也要累死。
  初夏,稻田就活了起来。先是打开闸门引进河水,泡几天,把干了一冬一春的稻田泡透了,那些有牲口的人家就会给牲口套上犁杖,光着脚,蹚进地里,把这片稻田耙一遍。水灵灵的清新土味会在这段时间接管全村的空气,人们走路的频率都快了,像要赶车去。村里白天就没几个人了,都在地里,布散在块块田格中,包着头巾,哈着腰。大朵的流云从山后飘过来,映在蓄满水平如镜面的稻池里,像照镜子,被云罩住的人一阵惬意,凉快了。几天时间,这些村民哈着腰,一棵一棵的,将这三百多亩稻田插满秧苗。他们会站在径梗上直直腰,看看自己的成果,聊聊明天该干什么活了,然后回家吃饭。稻田,暂时交给了青蛙,天刚泛黑,蛙鸣声便此起彼伏地响起,越来越热烈,直至响彻夜空,“哇—哇—”频率规律的声浪能传出几里地,听得在外头疯玩的孩子不想回家睡觉。就这样一夜夜的听着蛙鸣,等着它们把稻田叫成一片齐刷刷的嫩绿,叫成一片齐刷刷的翠绿,在夏天瓜果成熟之前,大家就闻着稻子沁凉的馨香过日子。野鸭候鸟在头顶飞来飞去,它们住在山后的水库,而这片稻田是它们的食堂。野鸭落进稻田就看不见了,候鸟却能看见它们一耸一耸地在田里走来走去,谁也不知道它们叫什么,鹤?鹳?它们都是候鸟,因为秋天会离开。村里人都叫它们大鸟。它们找着田里的鱼,蛙,小龙虾,河蟹,晓光小时候河蟹小龙虾都不算好东西,肉少,没人爱吃,给它们吃,也没人心疼。他们这些孩子多把虾蟹做玩具,给它们吃,也不心疼,留够供他们玩的就行。他们的玩具除了水里的,还有天上的。夏天每到早晚,或雨后初晴,蜻蜓都极多,在一两米高的头顶,密密层层,像一张松散的网。这些蜻蜓都是黄色的“大脑袋”,不好看,且筋骨脆弱,不禁折腾,他们喜欢的是稻田水边的水蜻蜓,巴掌大小,墨绿的身子,金灿灿的翅膀,就是很不好抓,谁抓住一只,都会宝贝似的放到屋里“养着”,如果家长疏忽,门窗看的不严,把蜻蜓放走了,够孩子哭一场的。
  进了盛夏,村里从早到晚都飘着瓜果香。这时候树上的果子还不熟,没味道,只能闻着霸道的香瓜的香气。说它霸道,是因为香瓜极香,不管瓜甜不甜,闻起来都那么香,香气四溢,溢得特别细,在村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能闻见。那些在春天下田耙地的骡马又被牵出来,套上车,上了箱板,满装了西瓜香瓜,盖上香蒿,就上路了,走乡过镇,早出晚归,也有赶牛车的,只是黄牛脚力慢,要出发得更早,村里只有两架牛车,有一架就是晓光爷爷家的。
  秋天村里最热闹,山上的果子成熟。果农和瓜农不一样,不会带着自家的果子进城卖,都是批发给果农,因此每天人来车往不断。这时节印象最深的就是树枝都是弯的,被果子压弯了,村里人,即便是孩子,也不会整天惦记着树上的果子, 了,就是看着弯弯的树枝高兴,这是欣赏。村外那些“没见过世面”的人就不会这么淡定了,每个来的人都会带些果子走,都在这个时节来村里走亲戚,自然谁都不会空手走,而且大都是满载而归,自家出的东西,谁都不金贵。
  深秋降霜是一年里集中忙碌的节点。降霜之前,瓜果大都售罄,只有有地窖的家里才会存一些,等缺货涨价时再卖,或者留些自家吃。一旦降霜,村里就又空了,人们都穿着胶鞋,拿着镰刀,下了稻田。他们进了地里,哈下腰半天看不见,等他们站起身,已经割了半捆稻子。村里只剩下几个老太太,聚在路边,望着家门聊着天,看太阳偏过了某一家的房头,就活动活动坐僵了的腿脚,回家做饭了。孩子这时候也在地里,他们不干活,在地里玩,抓蚂蚱。秋天的蚂蚱是一道菜,抓回来不用收拾,直接倒进开水锅里焯一遍,晒干,像炒花生米一样炒着吃,膨酥脆香,香是昆虫特有的蛋白质的香,特殊,所以爱吃的特别爱,不爱吃的嗤之以鼻。但抓蚂蚱孩子们都爱,抓完之后,会一总倒给那几个爱吃蚂蚱人家的孩子。这个季节,成熟的稻子像夕阳下的河面,被风吹过,金色的稻浪送来一波波的稻香,其他季节的香,花香、瓜果香,都是香甜,闻着让人高兴,稻香是纯香,不甜,闻着让人饿。收割后的稻子一捆捆站在地里,晒干后码成一垛垛的,不能随风摇曳了,可还是香,晓光放学经过稻田就饿了。等打了场,稻子都被骡马黄牛一袋袋从地里拉回各家,地里只剩下稻草的时候也还是香,稻草香,闻着让人温暖。直到初冬落雪,万物休憩,外面再也闻不到香了,人们开始恋家,用新米蒸的那锅饭,把人牢牢地留在了家里。
  (待续)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52次 发图:99张 | 更多 |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3:51:41
  晓光直到现在还觉得稻庄是很美的,即便他已经在大城市生活了几年。可他也还是坚持让爷爷奶奶卖了地,离开这,他希望村里的相亲都有能力离开。瓜果上市的时候,是最便宜的时候,种水稻,也只能剩几个辛苦钱,忙一年,只是糊口,赚不到钱,就没有好的未来,没有好的未来,环境美又有什么用?
  这么想着,客车已经停在了“稻庄村”的站牌前。晓光下车最先感受到的是陌生。他对这里熟悉的是香味,可现在空气里却弥漫着塑料燃烧的刺鼻气味,村子里,靠山坡的地方有黑烟滚滚冒出,这种烟不向上升,不会逐渐稀薄,一层层地淤在半山腰,罩住了整个村子,在他印象里满是果树的翠绿山坡,现在是灰蒙蒙的。村口右边两个铁庄子扯了一条几米长的横幅,红底黄字,写着:“全力招商引资,黑土变成黄金”。越往村里走,味道越大,晓光的嗓子有点不舒服,像吞了片砂纸。路上有一大一小两辆进村的卡车从他身边驶过,大卡车上高高地摞着尼龙袋,偶有透明袋子,里面装的是压扁的塑料瓶,小卡车上堆满了废旧电脑、电视,驶进了村中渐浓的烟雾里。
  晓光爷爷奶奶住在村子的中上段,地势渐高,又是村东,也就是村路的右边,这一侧挨着山,房子也可以说是建在山坡上了。较晓光上次回来不同的,还有村里已经铺了柏油路,而且不光主路铺了,每条岔路都铺上了,不用再时不时弯腰掸裤腿上的土了。
  这条岔路,两边十一户人家,左边六家,右边五家,面南背北,所以路右边是五家的后院墙,左边是六家的大门,晓光爷爷家是在左边最后。他经过第五家的时候,几乎习惯地往院子里看了一眼,地上铺的红砖颜色晦暗,水泥台阶上数道皲裂,绿玻璃的铝合金窗已经变形,可院里却极干净,地上只有花,没有草,整整齐齐,冷冷清清。在张丹能干活之后,这个院子就是这样了。
  张丹比晓光小五岁,她爸左脚有点残疾,活动受限,她妈身体很好,而且是干练利落的一个人。东北的村子里总少不了山东人,这里也不例外,张丹五岁那年,一个青年从山东来村里投奔亲戚,带来了树苗,在村里种果树,一年后,他带来的树苗结果了,青年却走了,还带走了张丹的妈妈。本来她妈是要带她走的,但她和爸爸亲,知道之后,不但自己不走,还不让妈妈走,她妈怕消息传出去走不了,就只能撇下她了,一走再无音讯。她的举动让她爸既感动又心疼,没动过再婚的心,从此就为女儿活了。他身体不好,但人很刚强,跟人一样下田插秧,上山种树,可也只能是维持这个家。晓光奶奶看这家不易,经常照顾张丹,给她洗衣服,让她在家里吃饭,两家因此走的非常近。晓光和她的感情很好,她对他的称呼就是“哥”,前面不加名姓,就像他们是亲兄妹。他上次回来的时候她还在上高中,很刻苦,可成绩一般,她说想考个花钱少的学校,尽快毕业,工作挣钱,给她爸减轻负担。她很勤快,从小爱干活,随着长大,越干越多,干自己家的,还干晓光爷爷奶奶家的。
  见到晓光,于奶奶乐得眼泪汪汪的,攥着他胳膊的手直抖。于爷爷坐在炕上,左脚搁在叠起来的被子上,裹着膏药,脚腕脚掌还是肿的。见着孙子,爷爷的高兴不会比老伴少,只是表现出来的不多,只是笑笑,再笑笑。晓光也笑,一边笑一边回答奶奶源源不断的问题,一边放他带来的东西,两个老人最关心的是晓光爸爸的身体(他爸爸去年得了血栓,办了病退,现在还在家修养,所以才由晓光回老家处理这些事情),年轻时,关心子女的成长,年纪大了,还要关心孩子的健康。晓光心里却有点酸涩,因为看见爷爷奶奶老了很多,老人就是这样的,几年见一次,就会老得让晚辈心酸。岁月对老人少有宽容。
  热热闹闹一阵,见面问候关心的话都说完了,晓光就问了句:“村里是什么厂?烟那么大,呛得慌。”
  “光是味儿还行呢,你还没看见那里淌出来的水。就他们要买咱家地,你爷不卖,他们就祸祸咱家地,你爷跟他们吵吵,惹了气,下牛车没注意才把脚崴了。”
  “我妈说征地给的价不低是吧?”晓光试探着问。不是听谁说的,是他在电话里和村支书直接谈的。
  “不是钱的事,那么好的地能让他们就这么糟践吗?高低不能卖给他!”于爷爷不自觉地提高了嗓门,气愤仍在,不能提。
  “你看,你爷就这样,两句话没说上就急了,你会说,也明白,跟他们讲讲理。”
  “这是个什么厂?”晓光问。用微笑回应奶奶慈爱期待的笑容。
  “塑料厂,收塑料瓶子回炉,做成塑料颗粒。还有几个南方人,见天拆那些旧电脑电视什么的,拆完就烧,说能烧出来金子。厂子加工也烧,他们也烧,天天这么冒烟咕咚的。厂里淌出来的水味更大,直接就顺边沟里,全淌大河里了,现在看不见,都晚上放。多坑人。”
  “那这样厂怎么能让开呢?”
  “村长县里有人,跟个什么副县长沾亲。说现在管得越来越严了,这样厂子不让开了,就都整这来了。他们那水放河里把河水污染了,还说是咱们粳地打药污染的,要把水田改旱田,就借这个劲占地。”
  “周六儿这么干做损,不能得好。”于爷爷的气还是没消。村支书姓周,没当上支书的时候,好多人都这么叫他。
  “知道你要回来,张丹可高兴了,她说你有文化,明白,这事就你能挡了。”
  晓光低下了头,面对两位老人期盼的目光,说自己的真实想法太难启齿,可是,明天再说会更难开口。他皱了皱眉,抬起头:“我觉着咱们用不着挡,您俩岁数都大了,还能种几年地?我以后能回来种地吗?卖地对咱们家挺好,价也不低,正好趁这机会卖了,去沈阳,你要不愿意跟我爸妈住一块,就在附近买个房子,岁数都大了,住的近有照应,那边医疗条件也好。”
  “这叫什么话?咱们把地卖了,拍拍屁股走了,好地不完了么!那些不能走的人家怎么办?”于爷爷瞪着他的眼睛里闪烁着错愕,陌生。
  “咱们自己过好就行,哪管得了那么多。”小光低头微笑着,以刚好能让爷爷奶奶听到的轻声说。
  “你怎么这么没良心?念那么多书都念哪去了?学校就教你怎么当白眼狼?”于爷爷的嗓门又大了,比刚才更气,因为手抖了起来,他很生气的时候手就会抖。
  “你喊什么!有话好好说呗,孩子好几年没回来了,回来就骂,哪有你这样当爷的。”于奶奶赶忙走到老伴身边,和声细语地劝着。在晓光的印象里,奶奶没大声说过话。
  一个穿着红格子衬衫,牛仔裤的姑娘走进院子,神色关切地朝屋里望,于奶奶迎了出去。这姑娘就是张丹。晓光隔着窗玻璃看她和奶奶站在院子里说话,她身材丰健了一些,不是那个单薄的姑娘了,经常暴露在亮光下的肤色,那双大大的眼睛还是那样,看什么都带着关心。她跟奶奶简单聊了几句,点点头,就走了。奶奶再进屋,笑着问晓光想吃什么,他也认真地想了几个,刚才的不愉快就盖过去了。他的电话这时响了,就借着接电话走了出来。
  这个电话也有必要出来接,因为是周村长打的。他们之前已经说好了,明天村里就开村民会定卖地,可村长还是想先见个面,聊两句。晓光走下岔路,往村口方向走了三五十米,一辆迎面驶来的白色丰田霸道按了两下喇叭,靠边停下了,下来一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身量中等偏矮,很敦实,穿了件淡紫色面料闪亮的名牌T恤,下摆掖进腰里,露出同样闪亮的名牌腰带,腋下夹着名牌包,摘下墨镜,一脸能挣大钱的买卖人的笑,很客气地跟他握手。在握手的时候,晓光顺便给他这身行头估了个价,大概是五亩稻田的年产值。他们握着的手还没分开,张丹骑着摩托车经过他们身边,车后挂着编织筐、渔网,齐备的渔具,对他视而不见,这种情况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她不愿理他。
  “能待两天儿?”周村长递上一支软中华。
  “不会。”晓光摆手,“没想多待,事处理完就走。”说话时视线还跟着骑出老远的张丹。
  “明天开会,只要你们家签字这事就妥了。”
  “钱什么时候给?”
  “你要着急用钱签了字马上就先给你,这都好说。”他的样子让晓光感觉如果能用家人换地,他能马上把老婆扔出来。
  跟周村长三句话就聊完了。晓光没回家,溜溜达达地往村里走,这个时间正是农民忙的时候,路边树底下坐的都是老头老太太,过去是这样,现在依然是这样。只是在这些老人当中,晓光注意到有两个中年男人,脸都是晦暗的铜黄色,像是忍痛地皱着眉头,手按着肚子右侧,听着人说话,也可能没听。这两个人明显是病了,而且还得了同一种病。
  晓光心里并不想,可最后还是走到了村里的工厂前。工厂挺大,约莫十亩地见方的地盘被一人多高的围墙圈着,左右倚着围墙建起两排棚子,罩着彩钢瓦,院子铺着沥青,他在路上遇到的那两辆卡车还在院子里,塑料瓶,废旧电脑电视被分别卸到棚子里,几个操着南方口音的男女一面说笑,一面熟练的拆解,电路板规整码好,塑料外壳随便扔到一边,已经垒了一堆。最靠里的厂房发出杂乱的机器轰鸣,高高的烟囱黑烟滚滚,被粉刷成白色的工厂外墙上一层黑灰,工厂四周能看见的草木,也都顶着一层这样的黑灰,他看见那条几乎干涸的边沟里,有厚厚一层灰黑色泥垢,散发出的气味不只刺鼻,眼睛也能感觉到辣。距离工厂几十米,就是他家的瓜地,残破的瓜棚孤零零站在地里,也像个老人。距离瓜地几十米,就是稻田了,还没插秧,地里还是去年冬天的样子。
  晓光的心里也像落了层黑灰,在自家的岔路口徘徊,盘算着回去要怎么劝爷爷奶奶,怎么劝都觉得难以启齿。远远看见家里那头黄牛还拴在房后的山坡上,晓光就上了山坡。他小时候家里就有这头黄牛,那时他就以为它是头老黄牛,因为它行动很缓慢,后来才知道,黄牛就是这样的生活节奏,那时它还年轻。后来它真的老了,样子没变,行动也没有更慢,只是毛色变淡了,瓜农们出去卖瓜都换了农用车,爷爷也不再出去卖瓜,但这头牛已经是家里“人”了,只在春秋农忙时节套上几次车,平时就躺在山坡上吃草看风景。晓光走近,它虽然无动于衷,可从那双大眼睛里,能看出来,它还记得他。晓光掠了把青草,捡了根树枝,蹲在它身边,喂它吃草,用树枝赶它身上的牛虻,和它一起看山下的风景——那座工厂放在村里,是那么不协调。他上的小学距离村子有两公里,放学偶尔能遇到卖瓜回来的爷爷,就会爬上牛车,随着它的步点晃荡,慢悠悠经过行道树的树荫和浓烈的夕阳,身上一凉,一热,他手里捧着西瓜,闻着黄牛身上带着青草气的汗味。
  晓光牵着牛进院子,在炕上坐着的爷爷看见他,两个人都躲避对视。奶奶抱柴禾正从柴棚往外走,笑说:“我还想着一会去牵它呢。”奶奶还是老装束,黑布鞋,永远罩一件坎肩,花白的头发梳得光光的,在头后绾个发髻。他小时候奶奶就这样,那时候他觉得奶奶像动画片里的土地婆婆,矮矮胖胖,五官慈祥。奶奶那时比现在走得快,现在眉目反而更慈祥了。
  “上山转了一圈,就把它带回来了。”晓光说着把牛牵进牛棚。
  “你爷崴脚它也上火,两天没怎么吃草了,晚上给它点苞米,岁数大了,不抗折腾,别再闹毛病。”于奶奶叹了口气,看着晓光把黄牛拴在槽上。
  晓光在厨房烧火,陪奶奶做菜,始终不进屋。他不在的这会,已经杀好了一只鸡,奶奶不敢杀鸡,一定是爷爷杀的,爷爷走动那么不方便,怎么杀的呢?
  鸡肉还没下锅,张丹在门口喊于奶奶,一手提着编织筐,一手提着许多菜。
  “哎呀我大孙女啊,可谢谢你了!”于奶奶惊喜地迎了上去。
  “奶看你说的。”张丹在门口把东西一样样交给于奶奶。
  “快进屋。”
  “不了,也得回家做饭了。”
  “还做啥,这边做好了给你们端过去。”
  “不用啊,奶我走了。”张丹像还有急事,急匆匆走了。晓光觉得还是因为他,不然她不会不进屋。
  “真是麻烦人家张丹了,为了捞这瞎疙瘩,骑车跑了二十多里地。”于奶奶把编织筐里的鱼倒出来,大的一拃长,小的三四寸,约莫有一盘。这种鱼是扁的,大头,灰褐色,背上有暗花,有点像娃娃鱼,当地人管这种鱼叫瞎疙瘩,又叫老头鱼,活在山间的干净河水里,味道极鲜美,但很少,恰巧主要就活在这附近的山区河流。晓光很喜欢吃这种鱼,小时候常和奶奶去村口下游抓,之后每次回来,奶奶都要特意给他做这道鱼。
  “村口河里不就有吗?”
  “那是以前了,从厂里废水往河里淌之后,就没了。”于奶奶叹了一声。
  “张丹不是考出去了吗,怎么回来了?”晓光不知道怎么接,就换了话题。
  “咳,这孩子命苦!”于奶奶又叹了一声“毕业就在沈阳找着工作了,我和你爷都替她高兴,这么多年,可算熬出头了。她爸也高兴,跟我说了好几回,对不起这个姑娘,想趁年轻多干点,给她攒嫁妆。村里厂子刚开他就去上班了,挣得倒是不少,可没到半年,体格就不行了,上医院一查,肝坏了,都腹水了。开始还没往这上头想,就那一先一后,一块在厂子上班的好几个人都有病了,检查全是肝病。后来才知道,他们加工那个塑料颗粒有毒,得戴防毒口罩,开始都没有,这之后才给配,等于把他们坑了。她爸一病就什么都不能干了,打针吃药还得有人伺候,家里还有果树,没办法,张丹就回来了。都是一样姑娘,人家就在市里,穿的好,吃的好,工作还不累,她是在家就照顾病人,出去就上山干活。就这样,一句埋怨没有,天天还是乐呵呵的,真是好姑娘。”
  “村里得病的多吗?”晓光想起了下午看见的那两个生病的男人,张丹的爸爸,是不是也是那个样子?
  “多到不算多,可谁都没底呀,在工厂里干活的中毒了,那厂子天天冒那黑烟,大伙闻多了能不中毒吗?我们这些老东西没事,中不中毒也活不几年了,那些孩子怎么办呢?”
  吃晚饭的时候气氛好了很多,于奶奶和晓光聊着家常,于爷爷几乎不说话,但和晓光喝了他带回来的酒,碰了几次杯。饭后爷爷出去解手,也是晓光搀着的。经过牛棚,晓光复述了奶奶的话,说黄牛因为爷爷受伤,上火不吃草了。
  “俺们都一样,老了,不中用了。”于爷爷淡淡的一句。
  “哪呢,是跟着您年头多了,有感情。”
  “年头多不就是老了么。跟着我这么多年,不拉车它还能干啥?就剩一刀菜了。我种了一辈子地,离了地还能干啥?就剩等死了,还不如它呢。”于爷爷仍旧说得淡淡的,晓光心里却像被狠狠扎了一下。
  (待续)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4:37:10
  二
  第二天,只等着晚上村里开会,白天没事,晓光闲得慌,看着奶奶做什么就上去帮忙。谁都再没提卖地的事,就像没有这个事。晓光知道爷爷奶奶一定商量过了,小时候他和爷爷奶奶住一个屋,他们醒的早,有什么事,老两口躺在炕上,瞅着顶棚,你一句我一句的,等起来的时候,就定妥了。他故意不问,这个年纪了,什么是对的,不需要再问别人。隔着院墙,晓光好几次看见张丹进出,可还是没说话,她故意不看他。他也看见她爸爸了,果然和他在村里见到的那两个男人一样,或者他的症状还要更重一点。
  吃过晚饭,开会的时间也快到了。晓光走之前,爷爷奶奶仍没说什么。经过张丹家门口,晓光瞥见张丹爸爸坐在桌边,张丹往外端碗碟,也是刚吃过晚饭。一路上看到各个路口零星走出来的村民,在村部前的那条路上汇成了松散的一小群。晓光前面有两个中年男人,正在聊着这个事,一个说:“周老六胆儿是真肥呀,这么大事都敢偷摸整,我听说他把想卖那一百多亩粳地都按水毁地报的,县里还有人,帮着他一造假,就成了。”另一个说:“我觉着这回够呛,跟他沾亲的那个副县长不给拿下了么?县长书记也换了,听说要收拾这些胡来的村长。”第一个又说:“一样,有钱交人还不容易吗?我就告诉你,当官的就这么回事,只要你钱上足了,都是哥们儿。”
  晓光一进村部里,周村长就冲他点头致意,只是对他。人陆续地来,要等全到齐会才能开。听乡亲讨论了一会,晓光才弄明白,不是全村的地都要卖,只是爷爷奶奶所在这个小组的土地要卖。张丹是最后来的,站在了门口。晓光渐渐意识到,赞成卖土地的都聚在村长附近,不赞成卖地的则聚在门口,他来的早,坐的离村长不远。
  “人都来齐了哈?卖地这事说了好几回了,怎么回事大伙都知道,我就不说啥了,大伙商量商量,同意的话就把字签了,好让他们赶紧给钱,有的是村找他们,我是硬留住的,不抓紧就跑了。”周村长说了开场白,会议就算正式开始了。
  “同意!”周村长话音刚落,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圆脸光头,长得圆胖的中年男人就亮了嗓子,“张叔把账都算明白了,种地得种一百来年,才能出来卖地这钱,是不张叔?”坐在他身边的一个干瘦,长脸,满脸皱纹,六十多岁的男人,翘着二郎腿,夹着烟的手搁在膝头,以一种德高望重的严肃点了点头,“十年二十年都想不到,谁能想到那么远?谁知道那时候什么样了?没人买没办法,有人买还不卖那是傻子。谁不同意?”他末尾问这么一句不是征询谁的意见,意在表达不同意卖地的都是傻子。
  “我不同意。”晓光偏就接了他的话茬,瞬间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他身上,“种一百多年地才能种出卖地钱,这么算就是糊弄人。不说一百年前,20年前,一斤西瓜多少钱,现在一斤多少钱?一百年后谁都看不见,二十年后在座的各位都能看见吧?现在这笔大钱,到时候就不算什么了,咱们还住这个村里,村里的地都不是咱们的了,咱们指什么活?”
  “你算干吗的,搁这瞎巴巴儿?你爷的地让你爷来,你也不是俺么农村的人,没有你说话分儿,一边待着去,我告诉你,别找不自在。”村长身边的胖光头指着晓光走了过来。
  “你要干什么?”张丹的声音盖过了胖光头,三两步冲到了晓光身前,“怎么的,就兴你们说,别人说话就不行了?”
  两个人直接吵了起来,胖光头做出要打人的样子,可张丹看不出胆怯,他也不敢真打,进退维谷反倒尴尬,还是村长和那个“张叔”,适时起来把他拉了回去。老于头是周村长最头疼的一户,其他村民不是上有老就是下有小,没能力离开这个环境,所以顾虑多,怕被他排挤,怕被他欺负,即便不想卖地,也不敢公然反对,而且他们都缺钱,这笔卖地的钱,也很有诱惑力。而老于头,就老两口,不缺钱,没顾虑,脾气倔,对他软的硬的都没用,所以于晓光联系到他的时候他简直喜出望外,对他非常客气,昨天特地跟他见了个面,没想到他会临时变卦,那些对卖地有意见但不敢反对的人神情变了,互相找着眼神,有的干脆凑近嘀咕起来,他本来不想说话,现在也不得不说话稳住局面。
  “这些老百姓不知道,你大学生还不知道吗?张嘴闭嘴以后,站着说话不腰疼,你又不用种地,农民面朝黄土背朝天,一年到头累够呛挣不着钱你知道吗?现在就断顿吃不上饭了,以后再值钱有什么用?”
  “行,那咱就说眼前,塑料厂污染多大大伙都看见了吧?在厂里干活得病的大伙都看见了吧?河水土地污染大伙都看见了吧?一家厂子就有这么大危害,以后要是有十家,二十家塑料厂,咱村子得变成什么样?大伙想没想过?”晓光说话的同时扫视着在场的人,他发现那些赞成卖地的人的眼里,也出现了游移,而在他身旁的张丹,看他的眼神是坚定的赞许。
  “又想挣钱又想干净,哪有那好事儿?得病那是他们不注意,根本就没事儿,我也住村里,有毒我不也中毒吗?”村长不自觉地也提高了音量,口气越来越像吵架。
  “周村长只能住村里吗?”晓光问。
  “你什么意思?”
  “大家伙算算,卖地的钱够不够大伙搬家,够不够买车,够不够在县里买楼房?”晓光不回答,仍然问大伙。
  “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周村长急了,“招商引资,脱贫致富,改变农村面貌都是政府提倡的,是我一个人能说了算的吗?反过来是谁说不行就好使的吗?”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才是政府的政策,不是把污染工厂招进来破坏环境,政策不是村干部随便说的。”
  周村长被顶得一时说不出话,最后干脆什么都不说了,拿出早就写好的同意书让大伙签字,结果只有胖光头和他那个张叔带着四五家签了字,那些观望的和本来就不同意的找到了借口,说“老于家不签我们签了也没用”。开始三三两两地走,等人走得差不多了,晓光和张丹才走,走到门口胖光头在他们身后说:“小子,别觉着今天搅和这么一下这事就黄了,这么大事不是随便什么人说不行就能挡了的,识趣你赶紧走,哪来回哪去,别找不自在。”说的声音不大,不想让太多人听见,这样阴森森的更像是威胁。
  “给村里造福的事没人挡着,给村里造孽的事,我不管也成不了。我走不走,你管不着。”
  “行,你等着啊。”
  晓光动了脾气,要回去,被张丹拦住,拽走了。走出了很远,张丹才放开他的胳膊。
  天上一轮大月亮,只欠一点就是满月。黄白色的月亮发的是淡银色的光,在有路灯的村路上不明显,而在墨绿的树梢上,绛红的房顶上,都能分明地看出这银色,一只黑猫走过路边矮仓房的房脊,听到人声就站住看看,它的背上,也粘着银色的月光。
  “哥你真行,几句话就把周六儿堵回去了,昨天听奶说你想卖地,又看他来找你,我还寻思你们都商量好了呢。错怪你了哥。”张丹欢快地说。两人并排走着,她不住地看晓光,就像过去一样。
  “没事儿。之前不知道是这样,也不知道叔病了。难为你了,为了照顾叔,刚走出去,又回农村了。”
  “其实我真没觉得回家多委屈,我是从这长大的,习惯这,也喜欢这,刚出去上学我就想家,以为是那时候小,等我工作了,也还是总想家,在外头都挺好也想家,可能是我没出息吧。要是可以的话,我愿意住村里,住一辈子都愿意。但不能像现在这这样,辛辛苦苦忙一年,连活着都不够,都这样,村庄再美,环境再好,谁有心思欣赏啊。”张丹说着不觉低下头,微笑变得心事重重。晓光望着她的侧影,发现她很美,不是城市女孩精致的美,她的美质朴。简单的穿着,几乎看不出的妆——最美是她的笑,因为对别人好而由衷绽放地笑。
  “我想过,要是换个思路种地,同样的付出,结果可能完全不一样,就比如说我们可以把水稻、山上的果树、地里的瓜都用一个标准种,把标准提高,我们不用肥料,尽量少用或者不用农药,提高品质,产量少一点都没关系,注册品牌,在网上卖,用微信记录从种到收,发到朋友圈、订阅号上,推给周边城市,咱这离城市也不远,等瓜果开园,想买的人开车就能过来了,咱这鱼虾蟹都有,弄一些特色菜,还能办农家乐。”
  “哥,你这想法真好,就是做起来太难了。”张丹兴奋地跳到晓光身前,可随即又失望地抿了嘴角,“得有能人带着这些人干,指望他们自觉不可能。上哪找跟哥一样的能人去?哥你什么时候走?”
  “不一定,这事处理完了再说。我回来之前刚辞了工作,不着急。”
  “为什么呀?”
  “在大城市,所有人都抢那几样东西,你不想抢,身边的人也催着你抢,很难抢着不说,你感觉那根本就不是你想要的,不知道那么活着为了什么,挺没意思的,正好借着回家,自己也想想。”晓光眼前又浮现出那个熟悉的影子,他眨了下眼,把那个影子抹掉了。
  张丹晓光一块回了于家,张丹绘声绘色地给二位老人讲晓光多了不起,他难为情,到院子里喂牛,听见屋里的爷爷说:“这孩子明事理,大事上不糊涂。”他摸着黄牛的脑门儿,笑了,心里升起了多年未有的自豪感。
  (待续)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4:52:30
  卖地的事确实没有因为这一次阻止就终止,村长授意小组长带人拿着同意书挨家签字,一多半都签了,因为不敢单独说反对。最后剩的十几家,想法都不同,而除了张丹家,说出来的理由都一样:老于家签字,我们就签字。于家仿佛成了众矢之的,周村长又找人来说和过,被于家拒绝,他们又传话要“收拾”于晓光,这招见效,晓光的爷爷奶奶和张丹都害怕了,催着晓光走,晓光不走,他们就不让他出门。
  僵持了几天,眼看稻田该插秧了,引进了河水,干涸的稻田一夜之间成了泽国,村民纷纷下地,修补自家破损的田埂,这么泡两天,土泡软了,翻耕机就能下田耙地了。可很快就有人闻出田里的水有味道,最后发现是塑料厂直接把污水排进了稻田里,不仅如此,那些反对卖地的人家在山上的果园,也被打了除草的农药,刚坐果的果树,不少都被打落了。之后又有话传出,说要是不同意卖地,地就别想种了,最后让果园一个果子也收不成。又有几家村民扛不住签了字。而工厂仍在往稻地里排放污水,其他小组的地也受到了危害,他们你去找村长,村长的理由是因为于家不签字,工厂没法扩建,污水没处排,归根结底就是只要他家不签字,全村都别想好。开始有村民来于家,劝他们签字。
  “你们就签了吧,对不对也不是你们一家的事,就是卖错了谁也不能说你们不是。现在这么僵着大伙都跟着遭殃,那个水排地里,秧苗插里就死,插秧就这么几天,耽误了今年就算荒废了。”
  “我们签字大伙就不遭殃了吗?这样的塑料厂要是再多几家,村里得变成什么样?还能住人吗?”
  大伙说不过晓光,也觉得他说的是对的,但背地里的议论还是他家连累了全村,“地里没收成你也不能找他要去。”
  这样的道德压力是于家老两口最难承受的,每天愁眉苦脸,出门见人都想躲。晓光冒险走出家门,拍摄工厂的排污情况,一面整理材料,准备向有关部门反应,他要尽快解决这场风波,他知道如果因此耽误了大伙今年的收成,爷爷奶奶要内疚一辈子。而他只要出门,张丹一定会陪着他,还要带着家里那条温顺的黄狗。他们一天就整理好了材料,发到了县长的公开邮箱里。又打了县长的公开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询问了情况,说会及时反映。他们等了两天,一切如常,没人来调查问题,连电话也没有。再打电话,接电话的工作人员只说已经汇报,让他们等着。
  “不能等了,直接上访吧。”撂下电话的晓光面对爷爷奶奶和张丹说。
  张丹当晚联系了还没签字的几家,约好了第二天坐早上的车去县城。晓光爷爷奶奶,张丹爸爸也要一块去上访,两个年轻人好说歹说才劝住了。
  第二天早上,几家人准时来到了村口桥头的车站,他们看见车站里有七八个陌生男人,都是三四十岁的年纪,或站或坐,见他们来了,从座位底下拿出了球棒和甩棍,抄在手里,其中一人用手里的球棒指着他们恶狠狠说:“你们干什么?都给我回去,今天谁敢过来一个我看看。”
  村里人哪见过这样阵势,当即就退缩了,只有晓光没退却。
  “哥,好汉不吃眼前亏,你不能去。”张丹紧紧抓着他的胳膊。
  “不行,事是我张罗的,人是我找来的,今天我要是害怕了,以后就更没人敢说话了。邪不压正,我不信政府能纵容这么个村霸为害一方。”
  说话间通县城的客车到了,晓光毫不犹豫地朝车站走了过来。车站里的人似乎早有准备,一涌而出,棍棒重重地打在了他身上。晓光被打倒了,在即将失去意识之前,仿佛听到了警车的警笛声。
  (待续)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4:59:52
  三
  晓光恢复意识是在救护车上,护士大夫围在左右,张丹也在。他简单回答了医生几个问题,头疼,身上也疼。到医院后昏昏沉沉地接受检查,接受治疗,等完全清醒,已经是第二天了。张丹在床边,他的爷爷奶奶也在床边。
  “您二老怎么也来了?我爷脚还没好利索呢,折腾啥呀!”
  “可不,我不让他们来,昨天给我奶打了好几个电话,告诉他们你没事。他们不放心,早晨赶着牛车过来的。”张丹说。带着喜悦的神色,于爷爷于奶奶脸上也洋溢着喜悦,张丹和于奶奶甚至哭肿的眼睛还没消肿。晓光有些奇怪,是什么让他们这么高兴?他轻微脑震荡,身体多处软组织挫伤,没伤到骨头,伤得不算重,可这些检查结果昨天就已经出来了呀。张丹好像看出了他的心思,或者是早已迫不及待想跟他说了。
  “哥,周六儿给抓起来了。咱们投的材料没回信不是县里不管,是正要抓他,怕打草惊蛇。昨天咱们报案,就提前收网了,公安、纪委、工商都去了,人带走了,厂子也封了。下午新上任的县长也去咱村了,给大伙讲话,夸咱们村环境好,说这青山绿水不能让周六儿这样的黑心村官毁了。听说你住院了,还给你打电话了,我接的,跟县长说了你的那些想法,县长说你这想法特别好,以后还要跟你见面谈,还说现在农村就缺你这样又有文化又了解农村的人才,还让我劝你留下建设新农村呢,县里有扶植政策。我昨天寻思了一晚上,你要真能留下多好啊!”
  晓光从张丹的话里听出了矛盾,也在爷爷奶奶的眼里看出了一样的矛盾。他们都希望他留下来,可又不舍得让他留下来,在他们看来,他是有出息的,有出息的人怎么能留在农村?晓光的心里也产生了相同的矛盾,留下,还是离开。从他上学那天起,听到的就是好好学习,将来考大学,“考出去”。他考出去了,认识的乡亲都夸他有出息,好像这就是人生终极目标了。可是考出去之后呢?是和别人一样大上学,一样毕业,一样工作,一样恋爱,他做的一切都是跟别人一样的,他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自己有什么目标,或者自己有什么特殊。想想,似乎小时候在稻田边抓蜻蜓的他是独一无二的,坐在爷爷的牛车上迎着夕阳回家,看着汽车一辆辆从身边驶过,盼着长大后也能开车载着爷爷奶奶出去玩的梦想是最认真的。如果他真的留下会怎么样?会被人笑话?应该会吧。能改变村里的面貌?也许会吧。能更快乐?应该会的!让这座村庄一直美下去会成为他的梦想吗?一个打心眼里想做到的事,一个真正属于他的梦想。
  (待续)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5:06:57
  四
  入秋,稻田断水,稻子变成了成熟的金黄色。晓光站在河堤上,遥望这片稻田,山风吹过,稻浪起伏,沙沙作响,稻香扑面而来。远山青翠,河水碧蓝,稻田金黄,这是美景,也是丰收,这是实在的美景,因为美景中有粮食。山坡上能看到花花绿绿的闪动,那是人,是来果园和瓜园采摘的人,而眼前这片稻田将要出产的大米,也已预定出了大半。以这个村庄合作社注册的品牌,在县里,甚至市里,已小有名气。这一切,就是晓光三个多月前设想的。他留下了。这个决定,在他的亲人中支持和反对的一样多,他也动摇过,最后让他决定留下的是和县里领导的谈话,他的想法得到了县领导的肯定,非常符合政府对新农村的设想。县领导挽留他,支持他实施他的计划,支持他实现自己的理想,让“美丽而富足的农村”不再只是梦。这几个月,也遇到了很多困难,比如来自村民的不信任,如何让大家接受这样的新思路;比如如何宣传,让更多人的知道这个美丽的村庄。但困难最终都解决了,现在每天来村里买瓜果的人络绎不绝,大伙挣到了更多的钱,晓光得到了他们真正的支持。然而这只是第一步,晓光明年要说服大家种一样的品种的水稻,改良瓜果的品种,引进更先进的农业技术,让村里出产的农产品有更高的品质,让他们的品牌传播更远,让更多人知道,让乡亲们更富裕,也能有时间,有心情欣赏这片他们世代生存的家园的美。
  “哥哥——”一个声音飘进耳朵,晓光循声望去,张丹从稻田里走出来,正朝他招手,穿着和他同款式的T恤衫,提着渔具,稻田断水是抓鱼虾的好时机,她去为他抓他喜欢吃的瞎疙瘩。
  晓光也朝她挥手,她朝气蓬勃的笑,也是他梦想的未来的一部分。
  (全文完)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7-03 15:33:18
  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17:53:10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21:14:29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3 21:49:31
  @二孛力 2018-07-03 13:51:41
  晓光直到现在还觉得稻庄是很美的,即便他已经在大城市生活了几年。可他也还是坚持让爷爷奶奶卖了地,离开这,他希望村里的相亲都有能力离开。瓜果上市的时候,是最便宜的时候,种水稻,也只能剩几个辛苦钱,忙一年,只是糊口,赚不到钱,就没有好的未来,没有好的未来,环境美又有什么用?
  这么想着,客车已经停在了“稻庄村”的站牌前。晓光下车最先感受到的是陌生。他对这里熟悉的是香味,可现在空气里却弥漫着塑料燃......
  -----------------------------
  好文读起来就是带劲,呵呵!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3 23:08:42
  晚安!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4 08:37:23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4 08:38:03
  好文笔,欣赏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7-04 08:42:05
  欣赏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4 09:46:44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4 10:30:06
  @二孛力 2018-07-03 14:37:10
  二
  第二天,只等着晚上村里开会,白天没事,晓光闲得慌,看着奶奶做什么就上去帮忙。谁都再没提卖地的事,就像没有这个事。晓光知道爷爷奶奶一定商量过了,小时候他和爷爷奶奶住一个屋,他们醒的早,有什么事,老两口躺在炕上,瞅着顶棚,你一句我一句的,等起来的时候,就定妥了。他故意不问,这个年纪了,什么是对的,不需要再问别人。隔着院墙,晓光好几次看见张丹进出,可还是没说话,她故意不看他。他也看见她爸爸......
  -----------------------------
  先顶着,文文得仔细阅读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04 12:29:19
  酷热难耐,注意防暑哦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4 12:55:38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04 13:02:37
  二勃出新帖了,支持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7-04 13:11:22
  支持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4 15:53:13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4 20:00:58
  支持文友!支持佳作!!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7-04 20:05:16
  支持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4 21:52:33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7-04 21:59:35
  支持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4 22:53:41
  晚安!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5 09:30:18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5 10:28:15
  一杯茶,一本书,惬意!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8-07-05 11:07:53
  欣赏佳作,力挺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5 12:47:43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05 13:21:55
  拜访好友,支持佳作!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05 13:24:28
  闲鸥又来叮咚了,楼主加油~~~~~~~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5 13:57:38
  支持并欣赏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7-05 14:15:28
  支持不变。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5 15:34:02
  一杯茶,一本书,惬意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7-05 15:44:47
  支持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5 18:08:41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5 19:46:12
  看望支持朋友!力顶文友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5 21:18:41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5 22:16:37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5 23:04:06
  晚安!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7-05 23:58:01
  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6 08:53:08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6 08:59:14
  欣赏并支持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7-06 10:29:36
  支持佳作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06 11:28:38
  下了雨,降了温,凉爽,祝楼主心情美美的!
作者:东海闲鸥 时间:2018-07-06 12:39:23
  今天很凉爽,叮咚,一起开心刷刷刷~~~~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6 12:54:54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6 15:26:50
  @二孛力 2018-07-03 13:51:41
  晓光直到现在还觉得稻庄是很美的,即便他已经在大城市生活了几年。可他也还是坚持让爷爷奶奶卖了地,离开这,他希望村里的相亲都有能力离开。瓜果上市的时候,是最便宜的时候,种水稻,也只能剩几个辛苦钱,忙一年,只是糊口,赚不到钱,就没有好的未来,没有好的未来,环境美又有什么用?
  这么想着,客车已经停在了“稻庄村”的站牌前。晓光下车最先感受到的是陌生。他对这里熟悉的是香味,可现在空气里却弥漫着塑料燃......
  -----------------------------
  欣赏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6 15:30:37
  支持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7-06 19:33:02
  力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6 20:43:12
  阅读优秀作品,结交优雅朋友!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7-06 20:56:18
  支持好友。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6 21:56:33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6 23:12:07
  晚安!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7-07 07:32:12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7 08:47:56
  继续支持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8-07-07 09:42:35
  楼主:二孛力6Lv 15 时间:2018-07-03 10:45:35 点击:282 回复:56
  冲榜
  守护
  脱水打赏看楼主设置
  稻浪飘香

  一
  于晓光看着车窗外的景物,已经有些陌生了,可即将回到生活过十几年的老家,还是止不住回忆在脑海闪现,过去种种,历历在目。
  因为父母工作的原因,晓光在老家和爷爷奶奶生活了十几年,初中毕业才离开,之后再回来,就成了“回老家”,上大学之后,就没回过老家了,算算也有十年了。这次回来,有两件事,一是爷爷伤了脚,不知道伤得轻重,二是村里招商引资搞开发,建了工厂,要占土地,家里的稻田和瓜田都在征占之列,价格还能接受,可老人故土难离,不同意卖,他回来劝爷爷奶奶同意卖地,离开这个村子。晓光赞同卖地,离开村庄,但也理解爷爷奶奶,他到现在还偶尔能梦见那个美丽的村庄。
  ;;;;;;;;;;;;;;;;;;;;;;;;;;;;;;;
  好文!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7 11:58:29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7 12:27:37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7 15:53:28
  暴雨窗外泼,静坐桌前,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7 19:38:46
  欣赏佳作!!支持文友!!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7 22:00:40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7-07 22:26:18
  支持好友。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7 22:43:53
  晚安!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7-08 07:59:47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zhuzhi杰 时间:2018-07-08 08:05:31
  周日,读天涯奇文佳作!感悟百味人生!!!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7-08 08:53:24
  支持佳作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8 08:55:46
  支持并欣赏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8 09:24:05
  @二孛力 2018-07-03 14:59:52
  三
  晓光恢复意识是在救护车上,护士大夫围在左右,张丹也在。他简单回答了医生几个问题,头疼,身上也疼。到医院后昏昏沉沉地接受检查,接受治疗,等完全清醒,已经是第二天了。张丹在床边,他的爷爷奶奶也在床边。
  “您二老怎么也来了?我爷脚还没好利索呢,折腾啥呀!”
  “可不,我不让他们来,昨天给我奶打了好几个电话,告诉他们你没事。他们不放心,早晨赶着牛车过来的。”张丹说。带着喜悦的神色,于爷爷......
  -----------------------------
  欣赏
作者:张贤遇 时间:2018-07-08 10:36:28
  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8 14:06:52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8 16:53:06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08 18:22:22
  饱览独特奇文,学习精品精华
作者:午夜浮尸 时间:2018-07-08 19:08:59
  @二孛力 :本土豪赏1个码字光荣(100赏金)聊表敬意,好男要写书,好女要码字。【我也要打赏
作者:云何漂飘 时间:2018-07-08 19:43:16
  对农村的描述好美!让我想起了自己东北老家的山山水水!那时,家里养了两条狗,我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带着它俩出去跑步,村后面是一片杨树林,我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呼吸着冷得有些呛肺的空气。两条狗欢快地、互相缠绕着奔跑着。杨树又高又直,大片大片的雪花飞舞着飘落下来。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8 19:53:21
  欣赏佳作!!支持文友!!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7-09 07:34:33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09 08:36:46
  支持并学习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9 09:25:08
  @云何漂飘 2018-07-08 19:43:16
  对农村的描述好美!让我想起了自己东北老家的山山水水!那时,家里养了两条狗,我每天早上天刚蒙蒙亮就带着它俩出去跑步,村后面是一片杨树林,我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呼吸着冷得有些呛肺的空气。两条狗欢快地、互相缠绕着奔跑着。杨树又高又直,大片大片的雪花飞舞着飘落下来。
  -----------------------------
  同时东北人,那就算是老乡吧!踩着咯吱咯吱的雪,呼吸着清冽的空气,不只动物想撒欢,人也忍不住的~
  • 云何漂飘: 举报  2018-07-09 09:58:42  评论

    差不多有二十年没有在冬天的时候回去了,去年圣诞节时回去一次,感觉冻彻心肺的冷啊!东北农村的变化不大,除了茅草屋建成了砖瓦房,曾经泥泞的小路已经修成了柏油路。邻里乡亲们还是一样的热情,去拜访了叔叔大爷们,每到一家,都会拿出自己家里养的,刚宰杀好的鸡鸭鹅还有大米往我车里塞。
  • 二孛力: 举报  2018-07-09 11:56:09  评论

    评论 云何漂飘:那很好,很多农村已经变了。回想小时候的农村,物质匮乏,吃顿好的都像节日一样。长大了回头看,最美好的,其实是当时的人情味,现在找不到了,“邻居”这个词的意义仿佛都变了。
我要评论
作者:sdhzdmhfszcb 时间:2018-07-09 09:46:13
  佩服,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9 12:45:20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09 12:48:14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09 15:05:41
  终于有空了,静坐五分钟,喝茶,读书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7-09 15:33:48
  支持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9 16:51:57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09 17:18:44
  写的不错,鼎力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8-07-09 20:41:27
  拜访好友,阅读佳作!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9 21:27:18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7-09 21:48:14
  支持好友。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09 22:38:33
  晚安!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7-09 23:03:45
  支持佳作!欢迎回访《参赛》——社会人文——《夫妻病》。
作者:大溪水2012w 时间:2018-07-10 07:15:20
  问候朋友,力顶佳作!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10 09:56:26
  天热,心情浮躁,读书,静心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7-10 10:08:39
  天热,心情浮躁,读书,静心
楼主二孛力 时间:2018-07-10 11:14:15

  
作者:雨梧疏影 时间:2018-07-10 11:58:16
  支持并欣赏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8-07-10 12:57:39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8-07-10 13:39:27
  继续支持!!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8-07-10 16:31:29
  读精彩文章,丁精品佳作!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6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