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镇上唯一的医生,既看活人病,也验死者尸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1 16:04:34 点击:189572 回复:10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据《洗冤集录》载:凡男子作过太多,精气耗尽,脱死于妇人身上者,真则阳不衰,伪则萎。此谓曰:作过死。
  “作过死。”林慕白说这话的时候,扭头看一眼哭闹不休的妇人。
  新婚当夜,儿子暴毙,这妇人的一股子怨怒都发泄在新媳妇身上。奈何事已成定局,非毒杀身亡,而是作过死。
  衙门快速结了案,世间琐事无数,能管得了多少。
  江南梅雨季节,阴雨连绵。
  撑一把油纸伞,细语泠泠而下。伞面上几朵泼墨莲花迎风绽放,青柄翠竹,碧绿如玉。伞托上悬着一只柳藤编制的环扣,缀一只紫铜铃铛。
  风一吹,响音清脆。
  “师父?”小徒弟暗香追上林慕白,也撑着一把莲花伞,只是没有底下的柳藤环扣和紫铜铃铛,“小媳妇怕是不好做人了,如此一来十里八乡都知道她这厢命硬福薄,克夫之数。”
  林慕白顿住脚步,油纸伞遮去半张容脸,只见薄唇微启,“多嘴。”音色清朗干净,却也言简意赅。

打赏

28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56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1 16:07:05
  “师父,前面躺着一个人。”暗香蹙眉。
  路边有个衣衫褴褛的男子倒伏在地,面色青紫,看似快不行了。
  林慕白蹲身扣住男子的腕脉,而后按了按他的腹部,“暗香,去取点人中白来与他喂下。”
  暗香应了一声急忙跑开,不多时便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小碗,碗里盛着黄汤,快速的掰开那人的唇瓣,强行灌了下去。刚灌下去,那人“哇”的一声,将腹内的杂物吐了个干净。
  “好了,死不了,咱们走。”不做任何顿留,林慕白转身就走。
  听得这话,暗香也紧跟着离开,边走边回头,看那男子挣扎了许久总算站了起来,站在雨里盯着她们的背影看。
  “师父,臭。”暗香嘟哝着瞧自己的手。
  “童子尿是个好东西,人家都能喝得,你还嫌臭?”林慕白音中带笑。
  “师父,方才那人什么病?”暗香复问。
  林慕白顿住脚步,“脉象虚浮,腹胀如鼓而僵硬如铁,实乃内疾在身,为临危之相。”
  • 枫吟游: 举报  2018-08-11 12:43:03  评论

    评论 蓝家三少V: 人中白,中药名。为人科健康人尿自然沉淀的固体物。遍及全国。具有清热降火,止血化瘀之功效。常用于肺痿劳热,吐血,衄血,喉痹,牙疳,口舌生疮,诸湿溃烂,烫火伤
我要评论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1 16:07:33
  暗香摇头,“师父,不懂。”
  轻叹一声,林慕白修长如玉的手握紧了伞柄,不紧不慢道,“他吃了不该吃的东西,吐出来便没事。”
  方才那人吐的秽物中,不乏树皮、草根以及观音土之类。
  暗香恍然大悟,“沅河决堤,难民无数,想必也是逃难过来的。”抬头,已至林氏医馆。
  收伞,进门。
  屋内走出一名少年,躬身唤了一声,“师父!”
  泼墨莲伞轻轻放下,水珠子沿着伞面源源滴落。紫铜铃铛就此息了声响,四周归于平静,只得屋檐处潺潺雨声,依旧连绵不断。
  转身回望细雨,一袭柳色青衫盈盈伫立。
  眉若远黛却懒画,眸若星辰敛微光,一根柳叶状木簪,随意挽起青丝少许,剩余墨发轻垂及腰。
  风过衣袂,卓然而清绝,若堤边柳,似雨中莲。风骨难掩,一身淡泊。
我要评论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1 16:07:53
  指尖轻柔的将腰间一枚玉扣取出,玉扣通体漆黑,如墨晕染,光泽莹润而水头极好。想了想,又小心翼翼的放回腰间。
  “师父,衙门那头贴出告示,说是恭亲王前往云中城疗养,途径清河县,因为下雨暂作停船休憩,让百姓少在街上晃悠,免得在恭亲王跟前出了差错。”少年毕恭毕敬的奉上放着柚子叶的水盆。
  林慕白洗了手,接过暗香递上的干帕子拭了手,也不做声。这少年也是她的徒弟——宋渔,与暗香是前后脚入的门。
  “听说这恭亲王最受皇上皇后的宠爱,来咱这小县,县太爷怕是要乐坏了。”暗香说起那县太爷,倒有几分不屑,“估计又能捞一笔。”
  宋渔笑着关上医馆的门,“谁不知道县太爷最喜欢的就是银子,这样好的机会不巴结才怪。”
  哪知他刚说完,便听得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而后是捕头王略带慌张的声音,“林大夫,码头那边出事了。”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1 16:08:03
  暗香开了门,毫不客气的数落一顿,“你们还让不让人休息了,师父刚回来,屁股都没坐热又让出去。早前答应你们,是因为仵作空缺而案情紧急,让师父暂时接手。可如今你们看着,县太爷压根不想另找仵作,打量着白白糟践人呢?好端端的医馆,都折腾得谁都不敢再来。都说林氏医馆出了个女仵作,谁敢去验尸的大夫手里看病?外头还下着雨,要去你们自己去,别来使唤人。”
  捕头王面露难色,暗香这话确实没错,当初仵作离职返乡,说好了是让林慕白暂替,可这都大半年了,县太爷也没想着另找仵作。
  暗香挡在门口,捕头王只能往里探了探身子,赔笑道,“林大夫,恭亲王刚下船就发现了一具腐尸, 把侧王妃都吓着了。如今县太爷正跪在雨里请罪,您看这事——”捕头王咬牙,“若上头怪罪下来,别说县太爷,就连清河县都得跟着遭罪。林大夫,您就行个方便,这一次就当是我捕头王求您——”
  清脆的紫铜铃响起,林慕白一身清雅,手握泼墨莲伞,淡淡道一句,“暗香,备苍术、皂角、生姜,我们走。”
  柳色青衫,重入雨幕,渐行渐远。
  暗香一跺脚,愤愤不平的接过宋渔递上的一包东西,撑着伞便追去。
作者:掬水成渊 时间:2018-08-02 08:12:20
  记号,看看吃了饭之后会有新的不
作者:ssantino 时间:2018-08-02 08:27:10
  连夜看完了,好羡慕这样的爱情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08:47:00
  江南烟雨柳色新,青竹莲伞铜铃声。
  听得紫铜铃声,远远围观的百姓便快速的让开一条道。百姓中也有人低语议论,暗香侧耳细听,敛了少许闲言碎语。
  “听说恭亲王的处事方式跟平常人不一样。”
  “嘘,不要命了,那可是皇上最宠爱的四皇子,小心割舌头。”
  “……”
  暗香蹙眉,处事方式跟平常人不同,这是什么意思?偷偷的环顾四周,除了阴雨绵绵荡起的漫天水雾,别无其他。
  “师父,不是说恭亲王刚刚下船吗?人呢?”暗香低声细问。
  林慕白目不斜视,眸光淡漠疏远的落在河岸边的临时棚子里,那儿趴着一具尸体,还未靠近,便已嗅到一股恶臭。
  “尸体发现之后,不敢移动,只搭了个简易棚子。”捕头王撑着伞上前,“一直保持原位,等你过来再说。”
  林慕白微微颔首以示会意,接过暗香递上的姜片含在口中。
  暗香将苍术和皂角置于香炉内焚烧,待烟雾散开,林慕白才缓步上前。
  古人曰:尸臭不可闻,着苍术、皂角焚烧辟除臭气,口含姜片,紧闭口鼻以防秽气冲入。
  所幸这是露天,尸臭早已散了不少。
  “连日下雨,把河底的沉尸冲上了岸。哪知教侧王妃瞧见了,当下惊了侧王妃。”捕头王轻叹,“恭亲王便在那里,还等着消息呢。”
作者:efemchw 时间:2018-08-02 09:24:00
  一边备考一边跟你的文,祝福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09:27:15

  顺着捕头王的视线看去,码头避风处,有大批的军士伫立,远远可见有人坐在那儿,一袭藏青蓝色的袍子,雨幕中瞧不清容脸。
  林慕白只是瞟了一眼,便将伞递给身边的人,带上特质的手套,拿白布蒙上口鼻,这才蹲身去看腐烂的死尸。
  因为是水里冲上来的,尸身被鱼虾咬得不成样子。
  “腐烂得太厉害,已无法辨别面目。”捕头王继续道。
  林慕白点了头,“喉管处,颈骨有断裂痕迹,创口平整,可见下手的力道很准也够狠,利刃必须十分锋利。直取性命而没有伤及其他骨骼,一般人很少能做到这点。其次此人的指关节似乎有些异常,与寻常人不太相似。尸体口齿紧闭,但没有舌骨。可惜尸体在水里泡了太久,我亦不是专职的仵作,目前怕是很难给你更多的线索。”
  “那只能带回去再说。”捕头王蹙眉。
  林慕白起身,褪去手套和遮脸布递给暗香,转而取回自己的莲伞,“你该知道,水中尸最难验,何况还是死去多时的,我只能说尽力而为。县太爷若想求得更多线索,怕是要请邻县仵作的帮忙才好。”
  捕头王拱了拱手,“多谢林大夫。”
  吐了嘴里的姜片,林慕白转身离开,“我去义庄等着。”
  “好!”
  捕头王招呼底下人,“把尸体送去义庄,小心点,别弄坏了。”
作者:霓裳精灵 时间:2018-08-02 09:27:30
  加油更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0:07:30
  说着,快速朝码头避风处疾步行去,他还得跟上头汇报。
  柳色青衫,一柄莲伞遮去了半数容脸,唯听得细雨绵绵中,柳藤球下的紫铜铃随她的轻晃而微响。
  一声声,悠远绵长,清脆微凉。
  “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不如请殿下移步,前往下官府中先行住下。侧王妃如今心神未定,殿下您看——”清河县县太爷——江鹤伦躬身行礼,小心翼翼的开口。
  可这话刚说完,竟听得众人疾呼,“殿下?殿下您要去哪?”
  藏青蓝色的身影,冲入雨幕,在雨里狂奔。
  江鹤伦愕然,还不待回过神,身边的恭亲王亲随,皆飞奔追去。一下子,场景乱了套。脚步声,呼喊声在雨中混成一片。
  “王捕头,快——快——殿下,殿下!保护殿下——”江鹤伦拎起官服衣摆,撒腿就跑进了雨里。
  众人在雨里追着当朝恭亲王飞奔的画面,委实让人咋舌。
  清河县的百姓一个个面面相觑,皆不明白这恭亲王,抽的哪门子疯?
  方才一言不发,木讷如树桩一般的坐着,却突然撒腿就跑,压根不给人反应的机会。这为人处事,果然不同凡响。
  下了雨的街道没什么人,林慕白在前,暗香在后。去义庄的路十分僻静,一路上的桐花于细雨中散着幽幽的香气。
  蓦地,她驻足雨中。惊觉身后有纷至沓来的脚步声,伴随着溅水之音,好似格外急促。幽然转身的那一瞬,紫铜铃剧烈震响,林慕白只觉一道黑影突然扑了上来。
  伞下,多了一人。
  身子一暖,她已被人紧紧的抱在怀中。林慕白愣在当场,风吹铜铃响,这是怎么回事?
  耳畔传来他略带颤抖的声音,低沉暗哑,“馥儿,我——想你。”
  羽睫陡然扬起,林慕白僵在当场,莲伞在手,侧听细雨润无声。入目,是一众惊诧的眼神,她成了万众瞩目的焦点,因为此刻紧拥她不放的这个男人,正是恭亲王——容盈。
作者:287743837 时间:2018-08-02 10:09:30
  MARK
作者:向北的依偎 时间:2018-08-02 10:19:00
  今晚不更了吗?
作者:吃素的猫咪 时间:2018-08-02 10:23:00
  快点来啊!
作者:八月春天 时间:2018-08-02 10:41:10
  顶,好看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0:47:45
  “师父?”暗香惊叫,瞬时瞪大了眼睛。这是怎么回事?
  只听一声闷哼,容盈突然收了手,左臂快速垂落,肩胛处一枚银针轻晃。他的面部表情格外痛苦,可眼底分明掠过一抹欣喜若狂。
  林慕白退开几步,与他保持安全距离,口吻冰冷,“我不是馥儿。”
  “林慕白,你放肆,这是恭亲王殿下,你——”江鹤伦刚要过去,却被容盈的亲随——五月,拦住了去路。
  五月眸光飒冷,冷睨江鹤伦一眼。手一挥,所有亲随都退避三舍,形成一个安全的包围圈,将闲杂人等隔离在外,不许靠近圈内半步。
  “馥儿!”容盈迟滞的呢喃着,反复念叨的,唯有这两个字。
  “师父?”暗香有些惊惧,“师父,他轻薄你,他——”
  容盈眼底的欣喜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一种不同于常人的呆滞,仿佛除了念叨“馥儿”二字时,流露的少许黯然,再无其他表情。
  林慕白娇眉微蹙,方才着实想给他个耳光,可迎上容盈的双眸时,她的眼神骇然微敛,转而道,“我看他眸光呆滞,怕有隐疾。”语罢,林慕白转身,“算了,别管他,咱们走。”
  哪知容盈又上前,右手直拽她的手腕,想将她拽回怀中。
  “你别不识好歹。”所幸林慕白反应快速,急忙退开几步,甩开他的手,眸色清冽至绝,“别逼我再出手,殿下好自为之。”
作者:陆沉111 时间:2018-08-02 10:56:20
  精彩继续嘛!龙门阵继续摆。
作者:迷昏药 时间:2018-08-02 10:57:40
  天啦今天是肿么了?浪里个浪?
作者:Thinkhere 时间:2018-08-02 11:01:00
  楼楼眼熟我,快快来后续
作者:炎黄子孙123456 时间:2018-08-02 11:16:00
  如果能拍电视剧该多好?
作者:xihuanli 时间:2018-08-02 11:28:30
  可不要停更哦,我们都是你的忠实粉丝呵呵
作者:huangzhong1980 时间:2018-08-02 11:36:40
  加油
作者:陆稔 时间:2018-08-02 11:58:50
  好在时间又让我们相遇
作者:木之须 时间:2018-08-02 12:01:00
  老司机噢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2:08:45

  思及此处,林慕白看一眼伫立门口的五月,五月乃是容盈亲随首领,对容盈可谓忠心耿耿。
  暗香暗自揣度了自家师父的心思,起身朝外头走去。
  “大人万福。”暗香福了福身子。
  五月淡漠的转过身去,不予理睬。
  暗香撇撇嘴,继而笑呵呵的迎上去,“敢问大人,殿下口中一直念叨着馥儿,想必误以为我师父便是馥儿,不知这馥儿到底是何人?”
  五月剜了她一眼,口吻犀利,“不该问的,少问。”
  “那殿下,要跟着师父到何时?”暗香不死心。
  五月一窒,冷道,“殿下愿意到几时,便算几时。”
  这话说了等于白说,还自讨没趣,暗香无奈的双手环胸,缓步走回林慕白身边,“师父,那家伙什么都不肯说。”
  容盈的目光炽热至极,让林慕白有种不敢直视的感觉。不知道为何,迎上一眼便会觉得心里难过,难过得有种想哭的冲动。
  “罢了。”她起身。
  容盈也跟着站起来,仿佛跟定她了。
  房内的氛围变得尴尬起来,林慕白最不喜这样的登徒子。而容盈素未谋面便又是抱又是跟的,还如此盯着她看,虽是身有隐疾,但仍教她极为不悦。
  房内待不住,她直接走出门外,哪知她走到哪儿,容盈便如影随形的跟到哪儿,几乎是寸步不离。
  江府。
  侧王妃——苏离。
  苏离面色微白,相较方才的苍白失色,已好转了不少。不过她着实吓得不轻,大雨天的刚下船便看见浮尸,是人都会吓个半死。
  “殿下何在?”苏离半闭上眼睛,任由婢女秋玲为自己按揉着太阳穴。
  李忠原快速上前,“主子,殿下去了义庄。”
  音落,苏离拍案而起,“什么?义庄?江鹤伦是不是吃了雄心豹子胆,敢让殿下去义庄,不要命了?”
  “殿下是自己去的。”李忠原欲言又止。
  苏离眯起了美眸,“你说什么?殿下无端端的为何要去义庄?”
  李忠原跪身,“主子恕罪,奴才听闻殿下是追着一名女子去的,嘴里——还一直喊着先王妃的名字。”
  “白馥?她还活着?不,不可能!”苏离拂袖,疾步离开。
  廊柱后面,瘦小的身影悄悄隐去。
作者:暗香萦怀 时间:2018-08-02 12:32:40
  看入迷了,昨天下午看到的,今天追完了,现在开始巴巴的等楼主更新~~~·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2:49:00
  义庄内。
  “师父?”暗香点燃了皂角和白术,瞧了一眼容盈主仆。
  容盈的视线,从始至终都没有离开过林慕白。他坐在那里,不知疲倦的眼睛里带着一种让人心碎的迟滞。即便忘了很多东西,那个女子在他的世界里从未被抹去过。
  “不管她。”舌下含着姜片,林慕白已经带好了特制的手套,准备妥当,“记一下,不可疏漏。”她不去看任何人一眼,注意力都留在死尸上,“男性,身高约七尺有余,年纪应在二十四、五岁。”
  她的手在死尸的头颅处一寸寸的抚过,便是一旁的五月,看着都有些发怵。寻常女子遇见这样的事,早就吓晕过去。她倒好,竟干起了仵作的事情。这番胆魄,倒是教人陡生敬佩,难怪这些捕头对她都毕恭毕敬。
  该女子,也算有些本事。
  “头部无明显外伤,只是口中舌骨丢失。”林慕白拿起烛台,照入死尸微张的口中,“舌根出未见新鲜伤口,看样子应是旧伤。”说到这个,林慕白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捕头王。
  这意味着,此人是个无舌人。天下间有一种人因为执行任务的秘密性,从入行开始便被割去了舌头。
  林慕白不再多说,取尺衡量颈伤的长度与深浅,确系一刀致命。因为泡在水中太久,已经很难断定是哪种利器所为。
  “他的指间应该戴着东西。”林慕白望着捕头王。
作者:5750164 时间:2018-08-02 12:50:50
  写的挺好的
作者:462608238 时间:2018-08-02 12:58:00
  喜欢的和不喜欢,只差一个字!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3:29:15

  捕头王忙道,“捞上来的时候,什么都没有。方才剥衣服的时候,也未曾瞧见。”
  林慕白点了头,“取下的力道很大,以至指关节严重受损。”
  待检验完毕,暗香以醋泼火炭,林慕白跨白烟过去,而后撤了身上的外装。
  “我毕竟不是仵作出身,能给你们的线索不是很多。我还是那句话,你们去请邻县的仵作,虽然路途有些远,但为了能抓住凶手也不计这些了。”林慕白面无波澜。
  捕头王颔首,“此事我会禀报县太爷,多谢林大夫。”
  林慕白点头回礼,拿起了自己的泼墨莲伞,手握青竹柄。风过柳藤轻摇,铜铃声声脆。可身后那一声“馥儿”却从未断绝,脚步声亦是紧追不舍。
  深吸一口气,林慕白徐徐转身,望着站在雨中的容盈,五月撑伞而上。
  “殿下面色青灰,口唇青紫,想必心血淤阻,血行不畅。再者目无焦距,言语不清,乃失神之症。若不好生调养,怕是此生无望。”林慕白微微垂了伞,“回去歇着吧,别再跟着我了。”
  “林慕白,你好大的胆子,这是恭亲王。”江鹤伦站在师爷伞下,怒斥林慕白的无礼,“你敢说王爷的病此生无望!”
  随侍五月却微微凝眉,瞧着身边痴傻的自家王爷,若有所思。
  “林慕白,本老爷跟你说话,你没听到吗?”江鹤伦喋喋不休,还未到三十的年纪,却生得一嘴的琐碎,紧跟着林慕白不依不饶。
作者:璐巫 时间:2018-08-02 14:07:50
  马克一下,有时间看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4:09:30

  “我看县太爷眼下淤黑,面色微沉,多为肾精虚耗,虚火灼阴之症,还是先顾好你自己的身子吧!”林慕白似笑非笑的勾唇。
  江鹤伦一怔,当即看了自己的师爷一眼,师爷慌忙摇头,“大人别误会,小的可什么都没说。”
  一辆马车,突然停在了林慕白跟前,暗香一顿,“师父,这还让不让人回家了?”
  林慕白捏紧了手中的伞柄,示意暗香莫语。
  淅淅沥沥的雨声,夹杂着华丽贵重的绣鞋,踩在水中的声音。侧王妃苏离从马车上走下来,眉目含笑,极尽端庄之能,与林慕白的清冷之气,形成鲜明的对比。
  四目相对,苏离快速将林慕白打量个仔细。
  江南烟雨,清冷美人,一柄莲伞,青衫薄雾。
  “主子,就是她。”李忠原低语。
  林慕白站在那儿纹丝不动,目睹苏离缓步走到自己跟前。分明是第一次见面,可林慕白看苏离的笑,怎么看都有种莫名的厌恶,说不出的抵触。
  “你叫什么?”苏离问。
  江鹤伦急忙上前,“她是本县林氏医馆的传人,也是咱们这儿唯一的女大夫,叫林慕白。”
  “林慕白?”苏离慢慢品琢这三个字,绕过林慕白径直朝着容盈走去。浅笑盈盈的握住容盈冰凉的手,“殿下,咱们回去吧,你看你的衣衫和鞋袜都湿了。殿下的身子本就不好,若是染了风寒,可如何得了呢?”
  容盈仿佛浑然不觉,木讷的盯着林慕白的伞下背影。
  既是人家的侧王妃来接人,林慕白当然乐得自在,抬步便欲离开。
  “馥儿!”容盈快步上前,突然牵起了林慕白的手,傻乎乎的站在雨里笑,“回、回家!”
  “殿下?”苏离愕然。
  五月拦下了苏离,“既然殿下要跟着林大夫,还请侧王妃回去吧!”转头望着江鹤伦,“请县大人安排一下,殿下要随林大夫回林氏医馆暂住,就不去府衙官邸了。”
  听得这话,所有人都僵在当场,包括正欲抽回手的林慕白。
  “放肆!”苏离低斥,“殿下岂能跟她回医馆,此女何等身份,殿下何等身份?若殿下有所损伤,你有几个脑袋?你担得起责任吗?”
  “他担不起,我来。”清脆之音,突然从众人身后传来。
作者:LindaWen 时间:2018-08-02 14:10:40
  不够不够不够,后悔发现的早了,再等一年才看到这个文就好了
作者:美杜莎2599 时间:2018-08-02 14:12:40
  追了好几天了,真的很好看!楼主,加油哦!
作者:xyzo1980_10 时间:2018-08-02 14:18:30
  喜欢楼主的文字,朴实接地气~
作者:flighter123 时间:2018-08-02 14:30:30
  楼主,坐等更新哈,更多一点。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4:49:45
  头戴紫金冠,腰佩暖玉带。眸若星辰闪烁,敛尽日月姣姣。说是小小年纪,却生得一派风流之貌。眉目如画,犹似精雕细琢,肤色雪白,恰似粉团捏的。他就这样坐在自家随侍的肩头,饶有兴致的舔着手中的果糖。
  随侍身后背着高杆大伞,双手负后,任凭他如何作为,岿然屹立,一动不动。
  “世子?”苏离微微一怔。
  来的不是旁人,正是容盈之子——容哲修。恭亲王府自从容盈生病,便再无所出,而容哲修从小深得皇帝与皇后的疼爱,小小年纪荣封恭亲王府世子之位,早已超出了一个孩子该有的殊荣范围。
  换句话说,这恭亲王府除了容盈,便是容哲修当家做主。苏离见了他,也得礼让三分,以示尊崇。
  “世子爷怎么过来了,这么大的雨,您还是——”江鹤伦急忙迎上去。
  容哲修好似动了气,“你这是在命令我?”
  江鹤伦吃了一惊,都说恭亲王府的小世子是个混世魔王,如今看来还是个喜怒无常的主。脊背瞬时一阵寒凉,江鹤伦忙躬身行礼,“下官不敢。”
  容哲修端坐随侍肩头,居高临下的扫一眼众人,“方才你们说的,我都听见了。爹要去哪儿便去哪儿,何时轮得到你们做主?”说着,他将视线落在林慕白身上,微微眯起了灵动的眸子。
  他想着要下去,可看了看地面的积水和自己的鞋袜,便犹豫的蹙眉,“不是说要去林氏医馆吗?走!”
  林慕白蹙眉,这父子两还真要去自己的医馆?一个比一个病得不轻!
  她挣扎着想抽回手,奈何容盈握得生紧,还口口声声喊着“馥儿”,她纵有百般不愿,如今也是赶鸭子上架,只得先回去再说。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5:30:00

  五月手一挥,恭亲王府的侍卫便将林氏医馆包围得水泄不通,来的不单单是容家父子,还有侧王妃苏离。
  一个个都是了不得的身份,林慕白就算再不愿又能怎样?民不与官斗,也斗不赢。
  莲伞一收,宋渔递上脸盆,林慕白洗了手,瞥了一眼堂中众人,“你们自己去收拾房间,我没空。林氏医馆不大,容不下外头那么多人。”语罢,朝着暗香道,“把脉枕取来。”
  暗香点了头,取过脉枕递上,“师父要做什么?”
  “医者父母心。”林慕白望着眼前像狗皮膏药般粘着自己的容盈,这恭亲王的病若是好不了,她怕是一辈子都脱不了身。
  痴傻之人,一旦认定某些人某些事,就会钻牛角尖,不死不休,跟冤魂缠身有得一拼。
  修长如玉的指尖轻轻搭在容盈的腕脉上,隔了良久,她才蹙眉望着眼前的痴傻男儿,面色微沉,而后长长吐出一口气。
  随侍跪地,容哲修从随侍的肩头下来,快步走到林慕白跟前,“你叹什么气?”
  林慕白苦笑,“他这是陈年旧疾,非一日之寒。”
  “你能治好吗?”他盯着林慕白。
  林慕白垂眸,“难说。”收了脉枕,“不过我可以试试,但是在此之前,答应我一件事。”
  容哲修扫一眼门外的侍卫,“他们都是我爹的侍卫,必须保证我爹的周全。”
作者:陆稔 时间:2018-08-02 15:33:30
  已看完,坐等更新,哒啦啦
作者:2001713 时间:2018-08-02 15:39:50
  占个位置待下文
作者:7758lixiao 时间:2018-08-02 15:47:40
  太精彩,太好看,更新,更新
作者:爱你584 时间:2018-08-02 15:53:00
  继续,太好看了
作者:菜鸟玩家 时间:2018-08-02 15:59:00
  文风很美,能感受到你描述的那些很细腻的感受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6:10:15

  闻言,林慕白蹲下身直视这小人精。容哲修长得极为讨人喜欢,连她都有些莫名的欢喜。只不过,这小子太滑头,明知道她要说的不是这个,偏绕开她要提的那个要求。
  “让你爹,别再跟着我可以吗?”林慕白不喜欢拐弯抹角。
  容哲修嚼着嘴里的果糖,无辜的眨着明亮的大眼睛,“你都知道我爹病了,我怎么拦得住?你要明白,我爹是恭亲王,这里任何一个人都不敢拦着。他想怎样,那就怎样。”
  “你在威胁我。”林慕白挑眉看他。
  他歪了脑袋瞧她,“是。”
  “算你狠。”林慕白起身便走。
  “我可以叫你小白吗?”他问。
  林慕白不做声。
  “小白,你真的是我娘吗?”容哲修这一句话,直接震住了林慕白。
  “什么?”林慕白转身。
  容哲修指着她身后紧跟不舍的容盈,“我爹说的。”
  “他病的不轻,认错人了。”林慕白轻叹一声,“世间纵有痴情儿女,而我除外。你爹喊的是馥儿,我是林慕白。我一直住在这里,连清河县都很少走出去,何况是京城。我压根不认识你爹,所以我不可能是你娘。”
  容哲修充满期待的眸子,慢慢暗了下去,“真的不是?爹找娘,好多年了。”
  林慕白摇头,“我不是。”
  “馥儿!”容盈抓住林慕白的手,似乎除了这两个字,他已不知道还能再说什么。这两个字是他潜意识里的,所以不管是生是死是痴是傻,他都铭记不忘。
  “我不是馥儿!”林慕白面色微愠,“男女有别,还望殿下自重。”她狠狠抽回自己的手,大步离开,及至自己的房间,快速将房门关闭。
  门外传来急促的敲门声,还有那一声声的“馥儿,回家”。
  “我说了,我不是馥儿!”林慕白有些心绪不宁,可还不待她坐定,只听得窗口一声闷响。她愕然扭头,容盈一身狼狈的从地上爬起来,那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她,好似不死不休。
  苏离阴测测的站在窗外,冷眼瞧着突如其来的一切,唇边带着令人发怵的浅笑,“殿下找她很多年了,不管是清醒的时候还是病发的时候。可惜她死了,就算再找六年,她也不可能回来。你虽不是她,但殿下如此喜欢你,不如让殿下纳你为侧王妃吧?”
  “到底谁是馥儿?”林慕白深吸一口气,终于开问。
  苏离笑了,笑得那样嘲冷,那样轻蔑,眸中薄雾氤氲。
作者:cuisong543 时间:2018-08-02 16:21:00
  实在忍不住笑出了声。。
作者:290926278 时间:2018-08-02 16:24:20
  等着你啊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6:50:30
  “是谁?”苏离徐徐转身,背对着林慕白幽然轻语,“是个阴魂不散的,纵然身死亦要霸占着殿下的心。她死了,可在他的心里,一直都活着。这些年殿下病得越来越重,也是因为她的缘故。你可知道,太过想念一个人,会把人逼疯?”
  林慕白容色清浅的望着眼前的容盈,暗下思忖:心窍阻塞,心血凝滞,确实是疯癫痴傻之症。
  “他是外伤引起的。”林慕白眉目淡然,“算不上疯癫。好生诊治,还有痊愈的机会。”
  “御医束手无策,皇上这才送殿下去云中城养病,你一个乡野大夫,懂什么?”苏离说的很轻,可话语间的悲凉,却是毋庸置疑的,“有些病不在表,而在心。”她回眸,凉飕飕的望着林慕白,“你能治好殿下的心病吗?”
  林慕白没有言语,心病还须心药医,她无能为力。
  “不能,对吧?”苏离冷笑两声,“难得殿下看中你了,纳个侧王妃而已,多一个不多。”语罢,她拂袖而去,头也不回,背影绝冷。
  林慕白没来得及拒绝,苏离已渐行渐远。
  可叹皇室中人,怎生的一个个如此心性凉薄,又是如此的恃强凌弱。
  转身去开门,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容易惹人非议。
  然则她一转身,温暖厚实的怀抱快速从身后袭来,纤瘦的身子瞬时僵在当场。腰上那双手,牢牢束缚。透过他掌心的温度,传递到她身上的,是一种莫名的轻颤,仿佛极惧她的转身。
作者:594010396 时间:2018-08-02 17:11:40
  越来越有意思了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8-08-02 17:26:30
  小说看完了,真心希望有个好结局。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7:30:45

  眸色陡沉,那双手陡然垂下,她的银针不偏不倚的扎在他双手的虎口处。清秀的面上浮起拒人千里的寒意,“殿下自重。”
  抬步出门,却见宋渔正站在暗香的房门外。
  “师父。”见着林慕白,宋渔垂眸。
  林慕白不做声,只是略有所思的望着房内。
  “师父,暗香会永远这样吗?”宋渔憋了良久才问。
  林慕白羽睫微垂,“有些事要她自己走出来,你我都帮不上忙。”
  “可是师父,她这样下去,情况会不会越来越糟?”宋渔担虑。
  眉目淡然,林慕白深吸一口气,“师父留下的书籍上有一个方子,只是上头有一味药我暂时没找到。如能凑齐,或许可以一试。”
  “什么药?”宋渔忙问。
  “帝女草。”林慕白的视线,悠远的落在天际。
  宋渔怔住,“世间还有这样的东西?”
  林慕白苦笑,“古书记载,舌埵山,帝之女死,化为怪草,其叶郁茂,其华黄色,其实如兔丝。故服怪草者,恒媚于人焉。说是帝女草乃天帝之女所化,但到底有没有这样的东西,尚未可知。”
  “云中城什么都有,更不乏名贵药材。你说的这个帝女草,为何不去云中城找找?”容哲修牵着父亲容盈的手,笑嘻嘻的走过来。
  林慕白瞧了他一眼,人小——心不小。儿子如此聪慧,想来容盈当年也不逊于此。
作者:rance32 时间:2018-08-02 17:32:20
  关注时间最长的一篇文
作者:pennysa 时间:2018-08-02 17:33:10
  下了天涯app只为看楼主每天更新
作者:471474 时间:2018-08-02 17:35:00
  总算是有东西看了,等到花儿都要谢了
作者:铁打的QQ流水的妞 时间:2018-08-02 17:53:50
  等了你好几天,才发现是我没关注,脸红
作者:素影寒 时间:2018-08-02 18:06:20
  看到有人复制评论,忍不住来说一下,就不能多复制几条支持一下楼主么?
作者:璐巫 时间:2018-08-02 18:06:50
  楼主缺助理么?拎包倒水的那种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8:11:00
  只不过为何会弄到今日地步,委实教人费解。
  “你想让我跟你们走?”林慕白站在那儿,风过青丝,鬓发微扬。抬袖间,举止清雅淡然,“可惜你打错了主意,我是不会离开清河县的。”
  “如果这是恭亲王府的命令呢?”容哲修突然敛了笑,“明恒。”
  随侍明恒快步上前,这架势不言而喻。
  从容不迫的捋直了袖口褶皱,柳色青衫盈盈伫立,一身风骨岂能因势而屈。
  “师父?”宋渔一震。
  林慕白抬袖,示意宋渔不必出声,敛月之眸清清冷冷的落在容哲修身上,“世子这是要强人所难?”
  “是又如何?”容哲修犟着脖子。
  “恕难从命。”她自不屑。
  两两对峙,容哲修嘟着嘴,面色难看至极,但终归没对林慕白下手。
  白日里不欢而散,容哲修强行让五月和明恒将容盈带走,如今就住在林慕白隔壁。
  夜色静谧,雨歇,偶有檐水打芭蕉之声。
  “师父,恭亲王府的人这般恃强凌弱,别说师父不喜欢,便是我姐姐也是万般不喜。”暗香端起了洗脚盆,“这一番闹腾,姐姐的咳疾又犯了。师父,你能给姐姐再开一副药吗?”
  林慕白若有所思的看了暗香一眼,到嘴的话又咽了下去,继而点了点头。
  “谢谢师父。”暗香心满意足的端着洗脚盆出去,“那师父好好休息。”
作者:缘分天下 时间:2018-08-02 18:48:40
  留个记号
作者:jiande605 时间:2018-08-02 18:49:10
  老司机每天带你上个道,,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2 18:51:14

  见暗香出去,林慕白轻叹一声,“死结难舒。”
  说起来,这容盈的病症和暗香倒有些相似,都是心病,都是死结。
  正欲褪去外衣,忽听得屋瓦上传来异动,林慕白咻的站起身来,便听得隔壁传来隐约的打斗声。急忙合衣出门,林慕白当下愣住,这一院子的黑衣人和王府侍卫都打成了一团。
  容盈牵着容哲修的手,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对于眼前发生的这一切,好似毫无反应。
  突听得高墙上一声“放箭!”
  明恒冷喝,“保护殿下和世子。”所有的随侍都扑向了容盈和容哲修。
  林慕白扭头便见暗香与宋渔走出了各自的房间,当下厉喝,“快回房!”却未察觉,已有一支冷箭飞速袭来。回眸时,箭至跟前,避无可避。
  说时迟那时快,腰间骤然一紧,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飞起来了,天旋地转得厉害。
  蓦地,世界陡然静下。
  她这才惊觉,自己与容盈紧身相贴的距离。此时此刻,他所有的呼吸带着特有的男儿气息,悉数扑在她脸上。单举的手中,正握着那支袭来的冷箭,只差分毫——她险些身死。
  心,突然漏跳一拍,瞳仁微敛。
  还不待她开口,容盈却似生了气,突然将冷箭往地上狠狠一掷,随即将她扛在自己肩头,也不管院子里的厮杀交战,直接将她扛进了屋子。
  “喂,放下我,你要做什么?”林慕白疾呼。
  6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时间:2018-08-02 19:09:10
  大大的用词超可爱的…
作者:winton2006 时间:2018-08-02 19:15:10
  m
作者:wyf850311 时间:2018-08-02 19:26:20
  哈哈,太喜欢了
作者:xfhope520 时间:2018-08-02 20:07:00
  写的挺好的,很真实,加油
作者:过把瘾2 时间:2018-08-02 20:33:30
  还有人看么,一起来为楼主盖楼!——————————好
作者:364535449 时间:2018-08-02 20:37:20
  直播啊喂~收藏了,楼主不要弃楼吓~
作者:岂能尽如我意 时间:2018-08-02 20:38:10
  好看的,继续
作者:平安真的是福 时间:2018-08-02 20:39:50
  八卦的小船已经撑到你家门口啦嘻嘻
作者:kanglong1982 时间:2018-08-02 21:01:40
  可以的,写得不错
作者:海外贸易合作 时间:2018-08-02 21:13:50
  可喜欢你了
作者:没有用户名不行啊 时间:2018-08-02 21:45:40
  越看越像是小说,只有我反应这么慢么
作者:走进红尘 时间:2018-08-02 21:50:40
  小说看得我老泪纵横
作者:飘凌顶 时间:2018-08-03 08:24:30
  今天能看大段吗,好想看一大段
作者:tmliumin 时间:2018-08-03 08:33:20
  自己有事做很好啊,满满的动力去生活!哎呀,我一天刷好多遍,哈哈,全职妈妈太闲了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08:35:15
  身落床榻的那一刻,林慕白骤然屏住呼吸。不属于自己的重量登时欺压下来,四目相对的那一瞬,她突然捕捉到来自于空洞瞳仁中的那一抹幽暗。
  只是这种光亮,转瞬即逝。
  等她回过神来,除了容盈灼热的呼吸扑在自己脸上,再无其他。
  不知为何,她觉得心跟着漏跳了一拍,这是她第一次近距离的迎上容盈的脸。
  烛光里,那是一张足以蛊惑众生的脸,也难怪容哲修生得这般精致。
  肤若莹玉,长眉入鬓,本是男儿身却生就一双百年难遇的精致丹凤眼。眼尾微挑,长长的睫毛在凝视她时,总是不经意的轻颤,将那斑驳的剪影悉数颤进眼底。无神而空洞的双眸,好像就算历经千万年,也无法填补内中空缺。
  月盈则缺,终——盈而有时,缺而无期。
  “放开。”她说的很轻,生怕惊了他,再做出更离谱的事来。
  好似格外听服从,他翻个身躺在林慕白身边,而后将她揽入怀中。那动作极为稔熟,仿佛练习过千万遍。
  他的随手一拦,林慕白骇然瞪大眼眸。这严丝合缝的姿势,几乎挑战了林慕白的极限。
  置于后腰的手,带着灼热的温度,隔着布制的腰带便传到了身上。她下意识的挺直脊背,却惊觉腰背是挺直了,可这胸前却主动凑了上去。意识到这一点,林慕白的脸顷刻间绯红一片,若三月漫红,桃红倾城。
作者:471474 时间:2018-08-03 08:50:30
  有人跟我一样每天都刷这贴吗
作者:驾轩辕 时间:2018-08-03 08:57:00
  这话也太精辟了
作者:贪婪的一只猪 时间:2018-08-03 09:04:00
  继续写啊,看你们往后的互动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09:15:30

  她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想推开他却无能为力,他一手置于她的后腰,一手扣着她的后脑勺,将她整个人都贴在自己身上。说也奇怪,他的手在她的后脑勺突然颤了一下,那种颤抖的力道连她都跟着心下一惊。
  “殿下,刺客皆已——”还不待五月说完,也不知哪来的一阵风,突然将床幔掀落。一张床,顷刻间成了一个密闭的空间,而在这空间里,唯有她与他二人,仅此而已。
  林慕白本已松一口气,奈何被这阵风扰了所有的镇定。
  容哲修抬手,示意所有人都下去。唇边坏坏一笑,双手负后缓步回房。
  他爹喜欢怎样,那就怎样。
  “世子爷不担心林大夫对殿下——”明恒躬身问。
  容哲修眨巴着明亮的眸子,“我爹救了她,她还不至于这么没良心。何况我爹的病,她应该很清楚。”他回眸看一眼被五月合上的房门,眸色莫名黯淡,“我爹如果真的想做什么,谁拦得住?他疯起来,就算你跟五月加起来,也不是对手。”
  明恒垂眸不语,犹记得那一次,真是——
  林慕白轻叹,外头都是恭亲王府的人,而抱着自己的这个,压根没有要放手的意思。她不再挣扎,免得最后伤的是自己。横竖容盈都没有过激的举动,她干脆闭上眼好好休息。
  连日下雨,她这膝盖酸疼得厉害,夜里总是睡不安稳。
作者:wcjianke123 时间:2018-08-03 09:19:20
  看看看
作者:梦似云烟 时间:2018-08-03 09:56:50
  一口气追完,大呼过瘾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09:56:59

  可这一次,她竟真的睡着了。
  被一个傻子抱在怀里,安安稳稳的,暖暖的睡了一夜。说来也真是滑稽可笑,这样的事竟然会发生在她的身上。
  一觉醒来,身边空空荡荡的,林慕白一扭头顿时惊了一下。
  容盈就坐在床沿,目不转睛的盯着她。那眼神,生怕她再跑了。
  林慕白深吸一口气,平复胸腔里乱跳的心,这才起身下床。容盈冤魂不散的跟着,她走哪他都跟着,哪怕她去茅房也不放过,固执得让林慕白头疼。
  暗香蹙眉望着宋渔,“他要跟着师父到何时?”
  宋渔摇头,“约莫——到殿下清醒为止。”
  暗香唇角一抽,“这可如何是好?”
  宋渔望着她,如是重复,“是啊,如何是好?”
  见他这般神色,暗香只觉心里发慌,撇撇嘴便跑开来。
  林慕白想着,还是找苏离吧,毕竟苏离是容盈的侧王妃,有些话女人之间还是比较容易说出口的。可苏离的房门紧闭,房内隐约传来说话的声音,林慕白下意识的顿住脚步。
  门内,苏离口吻冰冷,“昨夜是谁动的手?”
  李忠原摇头,“暂时还没查出来,不过世子爷那头,明恒已经着手调查了。估摸着,应该是京里来人。”
  秋玲不解,“殿下都已经离开京都了,为何他们还要赶尽杀绝?”
  “殿下病重离开京中,并不大意味着就此脱身。
作者:拉拉啦啦111 时间:2018-08-03 10:15:20
  为了看楼主的帖子,腿都麻了
作者:走进红尘 时间:2018-08-03 10:20:00
  只要看到了你的更新,心里就莫名的欣慰,亲,每天都要幸福窝……
作者:庙坡山人 时间:2018-08-03 10:29:50
  喜欢这种文笔,像故事又像小说,很抓人
作者:笑杀路人 时间:2018-08-03 10:30:50
  楼主辛苦了,抱抱
作者:yanguojun 时间:2018-08-03 10:33:20
  但愿不要节外生枝。
作者:wyf850311 时间:2018-08-03 10:36:40
  记号一个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10:37:15
  世子虽然只有六岁,可他的见识和胆魄哪里逊色寻常男儿?皇上迄今未立太子,朝堂上下多少双眼睛盯着,多少颗心悬着。纵观皇上诸子,最为器重的莫过于恭亲王府。殿下成了这副模样,但世子还好好的!”苏离眸色微凉,言语间意味深长,“难保皇上不会一时兴起,不立太子立皇孙。”
  李忠原骇然,“主子的意思是,皇上和皇后娘娘,其实是在等世子爷?”
  “朝廷之事,我爹提过少许,皇帝确实很喜欢世子,不过这立孙之事纯属我自己臆测。”苏离深吸一口气,“这些年殿下不许任何人近身,除了世子和五月,剩下的便是——”
  “林大夫?”秋玲蹙眉,“主子的意思是,殿下这次许是认真了。”
  苏离的笑声,惯来很冷,冷得让人发怵,“恭亲王府那么多侧王妃,他一个都瞧不上,没想到在这穷乡僻壤,倒让他找着了一个。”
  秋玲不解,“主子,奴才有句话不知当不当问?”
  “说。”苏离垂眸。
  “不是说长得像前王妃吗?那林慕白,会不会就是——”秋玲这话刚出口,苏离手中的杯盏顿时僵在半空。
  她幽幽的抬头,口吻寒凉,“我说过,在恭亲王府,先王妃这三个字是忌讳。我还说过,她死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出现在我和殿下的生活里。”手中的杯盏突然掼碎在地,苏离瞬时变脸,几近切齿,“以后谁敢在我面前提起她,别怪我不客气!”
  秋玲与李忠原扑通扑通跪地,大气不敢出。
作者:爱情10折 时间:2018-08-03 10:41:20
  就是,楼主你千万要保重,这样才能久久更新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11:17:30
  门外,林慕白悄无声息的退去。走到回廊转角处,便瞧见了迎面而来的容哲修。
  人小鬼大的容哲修双手负后望着她,探着身子瞧一眼远远跟着林慕白的容盈,似乎对二人如今的相处方式颇为满意。
  “你想知道有关于我娘的事情?”容哲修望着她。
  林慕白瞧了他一眼,“何以见得?”
  容哲修缓缓走近,“猜的。”
  闻言,林慕白回眸看一眼容盈,没有作声,却让容哲修有些犯难。林慕白的面色惯来清浅无波,容哲修实无法从她的脸上寻到太多的答案。太过平静的人,才是最难琢磨的,猜不透看不透,就像一池湖水,深不见底。
  远处,暗香急急忙忙的跑来,“师父,外头来人了,再晚就要出人命了。”
  “出了何事?”林慕白转身便朝着医馆正厅走去,回眸冲容哲修肃冷开口,“拦住殿下,我要救人。”
  容哲修笑着点头,上前拽住几欲跟随的容盈,“爹。”
  容盈顿住脚步,低眉望着自己的儿子,面无波澜。
  来的是王员外的管家,在旁还有刘家的管事。
  一见林慕白,刘家人便大摇大摆的上前,“我们家老爷偶然风寒,久治不愈,这才让我来请你,赶紧走吧!”
  刘家仗着是县太爷江鹤伦的老泰山,浑然不将清河县的任何人放在眼里。可他不将林慕白放在眼里,林慕白也未见得能将他放在眼里。
作者:wukunju 时间:2018-08-03 11:19:10
  为什么看了你贴我肚子疼!!
作者:jfq1983 时间:2018-08-03 11:22:10
  等你呀,别跑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11:57:45

  “王员外怎么了?”林慕白问,暗香快速拿起了药箱。
  “跟夫人争执了两句,突然倒地不省人事,如今还剩一口气,就指着林大夫过去救人呢!”王管家焦灼万分,额头上满是汗珠子。
  林慕白点了头,“走吧!”
  刘家管事快速上前拦阻,“你不知道我们刘家——”
  还不待说完,林慕白斜睨他一眼,“刘家那么了不得,让县太爷派个专人去伺候。我庙小,容不了大佛。”
  刘家管事吹胡子瞪眼,“你说什么?”
  林慕白哪里理会,与暗香一道,快步上了王家的马车,扬长而去。
  刘管事破口大骂,“什么东西,让你治病是看得起你,不识抬举。”
  宋渔上前,笑呵呵的冷道,“这十里八乡的,谁不知道咱家师父的性子。师父的三不治,刘管事不会不知道吧?若不知道,就回去问问县太爷,上次县太爷家的姨娘病了,咱家师父可是眼睛都不眨的就给回绝了!”
  “什么三不治,简直——”
  “为官不廉不治,为富不仁不治,为人不义不治。”宋渔拿着鸡毛掸子胡乱的掸着灰尘,呛得刘管事连连咳嗽,“管事还是请回吧,咱家师父忙着呢!”
  刘管事骂骂咧咧的离开,容哲修双手负后,玩味的念着“三不治”。
  明恒蹙眉,“世子怎么了?”
  “有趣。”
作者:妖精美姬 时间:2018-08-03 12:08:20
  打卡,证明我来过
作者:马甲在手灌水何愁 时间:2018-08-03 12:28:20
  好看,几乎天天来追追。
作者:我来投诉 时间:2018-08-03 12:36:20
  终于等到你,还好没放弃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12:38:00
  容哲修坏坏一笑,“这乡野之地,还有这般有趣的规矩,出我所料。小白的性子,我喜欢。”他想了想,又问,“我写给皇祖母的信,可送回京了?”
  明恒颔首,“送回去了,想必很快就会有圣旨传来。”顿了顿,明恒环顾四周,这才小心谨慎的问道,“世子不再追查刺客一事?”
  “谁说我不追查?”容哲修眯起了眸子,“谁敢要我爹的命,我就要谁的命。这事我已经一五一十的上禀了皇爷爷,反正是瞒不住的,不如把篓子捅得大一点。一个个都心虚着,大概能安分一段时间。”
  明恒点头,“此去云中城甚远,这才刚开始呢。”
  “就当是游山玩水。”容哲修笑了笑,“不过半道上捡了个小白陪着爹,倒也不错。爹惯来生人勿近,这一次好像真的有些动了心。”
  明恒蹙眉,若有所思的低语,“不太像,可——感觉又有点像。”
  容哲修抬眸看他,“你说什么?”
  “没什么。”明恒瞬时垂眸。
  “你说有点像?”容哲修突然冷了脸色,“为何所有与我娘有关的东西,都随着我娘的消失而消失?恭亲王府连一张画像都没有,岂非怪异?每个人对她都讳莫如深,这到底是为什么?明恒,你跟我爹是一道长大的,你该见过我娘吧?”
  明恒点了头,没说话。
  “我娘,到底是什么模样?”容哲修问的很轻,轻得有些小心翼翼。
楼主蓝家三少V 时间:2018-08-03 13:18:15

  明恒笑得酸涩,“请恕卑职无法作答。”
  容哲修没有追问,明恒不肯说,你便是打死他也没用。别说是明恒,便是整个恭亲王府,乃至于皇宫上下,都无人敢提“白馥”此人。
  只说是前朝皇裔,生下容哲修那年,难产而亡。
  听说那一夜,雨下得很大。
  谁也不知道那天夜里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王妃殁了。
  可容盈不许府内见白,没办丧、没出殡,空留下王妃的位置,连王妃旧院都不许任何人踏入半步。在容哲修一周岁的那天夜里,容盈发了疯,再也没有清醒过,直到现在。
  轻叹一声,容哲修道,“正好五月看着我爹,我跟着小白去看看。”
  明恒颔首,单膝跪下,容哲修习以为常的端坐在他肩头。明恒是看着容哲修长大的,也是容哲修最信任的人。整个恭亲王府,除了明恒和五月,容哲修谁都不信。
  包括平素最为宠爱自己的皇祖母和皇爷爷,他照样不信。
  林慕白进了员外府,王员外躺在床榻上一动不动,面色难看至极。林慕白快速扣脉探病,娇眉微蹙,“暗香,银针。”
  暗香快速取出针包,林慕白朝着管家吩咐,“掰开嘴,把舌头拽出来,快!”
  一针下去,王员外“哇”的一声吐出血来,顿时醒转。
  “果然神人也。”管家忙道谢。
  “突然气结,脑中淤血,吐出血便没事了,我开几服活血补气汤,好生养着别再动气。”林慕白如释重负的放下银针,可还不待提笔,骤听得外头的丫鬟哭哭啼啼的大喊。
  一听才知道,王夫人以为丈夫被气死,竟悬梁自尽。
  林慕白眸色陡沉,疾步往外走。见着被救下,平躺在床上的王夫人,忙道,“去拿大葱。”
  “什么?”暗香仲怔。
  连王管家,也跟着愣住。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11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