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纪实-谁是贫困户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6:19:33 点击:1766 回复:11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凌晨五点多,院子里的小鸟已叽叽喳喳,聒噪得想一口吃掉它们;天空明亮得犹如远光灯,闪耀得令人想把它砸了。慵懒地翻下身,本想蒙头再睡一会儿,二哈却带着一身透明睡衣的老婆蹿进来:“一人一个房间寂寞美丽,想寻找点温暖还得下楼,”欣然靠在身边,“过来临幸你。”
  “随时等待你召唤。”
  一阵淫雨霏霏之后老婆怡然:“还是那样的坚韧不拔。”
  “不拔有了,不懈的工夫有点散。”扭头看见二哈伸长舌头,呼哧呼哧喘粗气,满脸怨恨的盯着我,飞起一脚踹它下床,“你看啥,看也没有资格,给我滚蛋。”
  “哈哈——你跟它较什么劲,又没跟你抢。”老婆抬头瞄一眼笑道。
  “它能跟我抢,你心真大。”
  “它是畜生你是人,怎么抢得过你,你们俩没有可比性嘛。”老婆笑得咳嗽。

  “那是,”穿着衣服我说道,“要不然咱住那套单元房得了,别墅太扎眼,这么多房间就住我们三个人,万一让图谋不轨、蓄意谋杀者拍成视频,受伤的岂不是我们?”
  “受伤的不全是我们。我呀,特别喜欢这里的空旷。闲暇时,我可以坐在黄金樟的茶台前犯傻,等待着香茗滋润;得意时,我可以躺在鸡翅木的沙发上冥想,期待着红酒唤醒。我可以任性的折腾自己,折腾衣服,折腾想折腾的一切,别人根本不知道这些房间里还有一道靓丽的风景。”老婆喃喃说道。
  “你同意别人蓄意炒成热点?”
  “你想哪儿去啦。我还喜欢咱们这个小区。绿化得花团锦簇,美化得一塌糊涂。我跟你说啊,”她起身靠在床头上眯起眼,似乎品味着每个细节,“每次开车回来,我就会放慢车速,降下车窗,悄无声息地划过片片绿意朵朵芬芳,放纵地吸纳属于我们的辉煌,那心旷神怡,意乱情迷的气息啊,撩得我几次都差点撞到别人车上……”像是沉醉过后的清醒,又像是不容置疑的吩咐,“不去那儿住,就在这儿沉沦。”

打赏

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78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6:23:41
  昨天看到征文启示,今天仓促成篇,欢迎各位大神指导。谢。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7:14:11
  “我确实怕影响不好。”
  “瞎说。有啥影响啊,不就是一套别墅嘛。况且又是我爸的钱买的,我们有啥好怕的。”
  “人家知道是你爸买的,还是咱们俩买的。我觉得还是谨慎点好。”
  “问题是我们怎么谨慎?我,纪委监委副主任;你,组织部常务副部长,即便是我们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贫穷,别人也不相信呐,指不定还骂我们虚伪呢。倒不如就这么随行就市,我行我素,待到别有用心者习以为常后,对我们的关注度自然下降。我们俩从来没做过对不起组织和他人的事儿,即便是有个别人张网等待咱们,不是还有我那个伟大的开发商老爸链接嘛。你说的情况我估计不会出现的。”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惦记别人是需要能力和级别的。”
  “别那么信心满满。在我们这儿小县城,风闻办事的大有人在。”
  “见风使舵这方面我还是有点经验的。”
  “切不可执法犯法。”
  “知道,犯法得有本钱呐,兄弟。咱没有,也没必要。”
  • 风沐雨1: 举报  2018-08-07 21:59:05  评论

    ‘待到别有用心者 后’一句,发出来空一格,可能用词不对,烦请编辑填入‘冷却’一词。谢谢。
  • 风沐雨1: 举报  2018-08-10 18:20:32  评论

    编辑把漏掉的词给复原了,深表谢意。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7:36:54
  自己顶一下。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8:33:37
  洗漱后我问道:“早饭吃什么?”
  “昨天剩下的三文鱼在冰箱里,那个谁弄的德国牛奶在储物间,蒸锅里有馒头,再煎几个蛋就行了。”
  “月雅怎么吃?”
  “她不吃剩饭。起床后让她自己办,想吃啥就吃啥吧,家里都有。”
  “昨天啥时候的鱼?”
  “中午的。”
  “谁享受的福气?”
  “我爸妈,怎么啦?”
  “爸妈吃剩下的没事。还能不能吃啊?”我嗅了嗅三文鱼。
  “不能吃扔给二哈。”
  “它待遇比我高。”
  “二哈还是我爸?”
  “二哈。”
  “你闺女培养的毛病,以前喂它馒头,狼吞虎咽;现在喂它馒头,嗅一下走了。月雅心疼它不吃饭,改喂肉了。”
  “改喂剩饭。别总是馒头、肉的。”
  “你闺女恐怕不乐意。”
  “不乐意也不能由着她的性子胡来,宠坏了怎么办?”
  “唉——恐怕已经宠坏了,不说她了。喂,王部长,今天好像是扶贫日吧?”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19:53:48
  喝酒去。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21:25:35
  继续努力。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21:47:59
  “是,前天县委通知,从今天起,每周的星期一是咱们县的扶贫日,全县科级干部必须全部入村,帮扶分包的贫困户。”
  “哦,饭做好没,吃了饭赶快下乡。”
  “这就好了。”
  “王部长,我搞不明白啊,”老婆涂抹着化妆品问道,“咱们是平原农区,土地肥沃,降雨适中,种啥成啥。农民兄弟种粮有补贴,卖粮有收入,再加上打工挣得钱,道理上应该过得去啊。我们这儿即没有自然灾害,又没有人为灾难,怎么会有那么多贫困户呢?”
  “当年申报贫困县时,虚报了一万多贫困户。”
  “哦,不能把数据减下来?”
  “可以减下来,请提供减下来的依据。”
  “那咋办?”
  “自己挖坑自己填,全部脱贫。”
  “这应该好办啊,虚报的贫困户划掉就行啦。”
  “不好办。上报时有名单,划谁都不答应。”我示意吃饭,“真贫困户不能划,假贫困户划不掉,唯一的方式只能是精准,核算年度收入,核查贫困原因,做到因人施策,对症下药。”
  “咱们帮扶的目的?”
  “是。”
  “有没有浑水摸鱼的?”
  “应该有。”
  “好吧。”
  “想干点事儿?”
  “是。上级有精神,要加强对扶贫领域可能存在的腐败行为进行监管。”
  “监管与扶贫同样重要。我告诉你啊,扶贫工作是我们县当前最重要的工作,切不可大意,别到时候因为帮扶贫困户没做好让领导印象咱。简单给你科普一下,咱们这里主要的致贫因素是病,一旦有大病,再多的收入也经不起折腾,其结果往往是人财两空。还有一个诱因是,家里学生多开支大,或者是家里有残障人员。进村后要仔细走访,特别是你分包的贫困户要细致了解,还要注意调动支部书记的积极性,有意听他们安排,否则,很有可能达不到我们帮扶的目的。”
  “明白。”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7 22:27:20
  晚安。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08:21:51
  开工。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09:27:40
  “明白什么呀,妈妈?”月雅一步三个台阶的从楼梯上蹦下来问道。
  “明白了王教授讲课的内容,你洗漱没有?”
  “真是,我很邋遢吗,妈妈。我老爸授课你也听啊,他整天就是讲些,什么什么中美贸易战我们的优势在哪里,什么什么俄罗斯世界杯哪个球队能夺冠,什么什么市县两级的政策纪律,还有什么什么不得让我学坏的谆谆教诲等,有什么好听的。是吧,爸爸。”月雅揪着我的耳朵说,“你太low了爸爸。”
  “闭嘴,赶快吃饭。”我刮下她的鼻梁说。
  “让我吃什么呀?”月雅瞅了瞅饭菜,“没一个可口的,我叫外卖吧。”顺手把鱼扔给二哈,掏出手机就要订餐。
  “放下。”我故作严肃的说,“以后喂它剩饭,不准喂它肉。更不许让外人进家门。”
  “讲真,爸爸,昨天的鱼不就是剩饭嘛。我没有放外人进家来。”似乎不高兴。
  “要么出去吃,要么自己做。”我吩咐她。
  “我出去吃。”转身就要离去。
  “站住。我和你妈妈今天下乡扶贫,中午不回来,你可以去你姥姥家,不可在街上闲逛,不可结交闲杂之人,听见没?”我告诉站在那儿一脸疑惑的女儿说。
  “好吧,结交有为之人。Bye——”女儿挥手告辞。
  “慢着。”
  “又怎么了?”女儿不耐烦。
  “我怎么感觉,今天好像还有个事情啊?”我询问老婆。
  “今天是,6月25日,”我自言自语,瞬间与老婆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叫道,“公布高考分数线!”继而快速走向女儿满怀期望的看着她,“考多少?”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0:09:19
  “哈哈——我是你们的亲闺女吗,现在才想起问我考多少分,不觉得惭愧吗?”月雅突然笑问。
  “是,是,这一段太忙,确实忘记了。对不起,对不起——”我慌忙拉着女儿坐在凳子上。
  老婆握住女儿的手,充满了爱意问道,“快跟妈妈说说,考多少分。”。
  “396。”女儿低声说话,没有了神采飞扬。
  老婆旋即松开女儿的手,我愣愣地盯着桌上的剩饭,房间里空气似乎凝固,安静得能听见彼此的心跳声。良久,沉闷的氛围被老婆一句严厉地质问打破:“怎么回事?”
  “我尽力了。”女儿小声应答。
  “尽力了就考这么点。”不依不饶。
  “我有啥办法,后边的大题hold不住。”不以为然。
  “你在学校‘三模’的成绩不是很好吗?”
  “学校‘三模’的试卷难度低。”
  “你是说全国卷难度高?”
  “是。”
  “他们几个考得怎么样?”
  “你指的是谁,妈妈?”
  “你知道是谁。”
  “咱们邻居家的那几个孩子?”
  “嗯。”
  “我考分最高。”女儿仰起脸,似乎有笑意。
  “你还好意思笑,”老婆长出一口气释然说道,“三百多分能上啥学校,不知道烦心吗?”
  “我为何要烦心。理科二本分数线374,我396,还超过分数线22分呢。”月雅像是明白了她妈妈的心思,起身强词反驳道。
  “怎么和你妈妈说话的。你超过一本线不更好,超过二本线值得骄傲吗?”我厉声问道。
  “我没有骄傲,爸爸;我已经竭尽全力了,爸爸;我不想考高分吗,爸爸;我没能力超过一本线,爸爸;你女儿就是这水平,爸爸!”月雅挥舞着手机连续向我强调说。
  “你——”我气得说不出话来。
  “你什么,”月雅犟嘴道,“我知道你们想要什么。想让我考上重点大学,到时候你们的同事或领导问起我来,你们可以自豪的给人家说,俺孩子在哪哪重点大学读书,弄得你们好像多么的有成就,多么的教子有方,让他人在心里夸你们事业有成,孩子争气,以便增加你们的隐形资本。是不是,爸爸?”
  “胡说什么?”老婆假意抬手打她。
  月雅迅速闪过,“不是这样吗,妈妈?那你刚才问我他们几个考多少是什么意思?不就是想了解与你们相同级别的那几个人家的孩子怎么样吗?我一说分数比他们高,你心态立刻就平和。你们是真心关注我的成绩吗,爸爸?我上县高中这几年,你问过我的学习成绩吗,你知道我是怎么度过这三年时光的吗,你知道你女儿是如何刻苦如何忍受的吗?”她居然抽泣,“我就这么大能耐,你们骄傲也好,不骄傲也罢,反正就这样了。你们想要的,能考上双一流重点大学的女儿不是我。我没有超过一本线,我不能给你们争光,我不配做你们的女儿!”没想到她的反应如此激烈。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0:37:19
  [d:奋斗]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1:22:18
  我们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沉思片刻后我缓慢说道:“月雅,天下所有父母都有盼女成凤的夙愿,我们俩也不例外。期盼你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嫁个好丈夫,这是从你呱呱坠地起,我们俩就抱有的美好希望。我承认,我们俩有炫耀子女优秀,壮大我们声威的想法,也就你说的增加隐形资本。月雅,你也应该明白,子女优秀是完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的前提啊,我们俩这样做莫不成,错了!爸妈还有一层意思是,重点大学与普通大学真的不一样,它不仅体现在国家的重视程度及民众的认知上,还体现在毕业生的素质和用人单位的选择上。如果我们有能力考上重点大学,为何不付出百倍的努力呢。我知道你付出了很多心血和汗水,我也知道这些心血和汗水没有换来你想得到的结果。即便是今天这样的结局,那也不能成为你对抗我们的理由啊。
  是啊,我们俩确实对你关心不够,特别是我。整天不知道自己忙的啥,忽视了和你交流与沟通,以致于对你的学习状况不了解。月雅,也请你替我们想一想,正是我们俩的辛苦工作,才换来我们的事业有成,这不就是对你最大的关心嘛。别的不说,就说这儿安静的学习环境,充裕的物资生活,哪一样不是贫困人家梦寐以求的。你坐拥这些资本,只需做到安心学习就行。可是你没有,最起码没有做到专心致志。当然啦,你即便是考不上大学,我们也有能力让你生活幸福,如果你考上了重点大学,你不是更能幸福嘛。换句话说,假如我们家走出去一个重点大学生,将来回来的可能是两个重点大学生,那时咱家的人脉是不是更丰富,资源是不是更充足,我们的生活是不是更美好。若果那样,我和你妈妈睡梦中是不是会笑醒。”月雅的情绪趋于平静。

  “女儿呀,结果已无法改变,我们只能去忍受。”丢给老婆一个眼色说,“和你妈妈好好谈谈,选择一个好二本吧。”起身去换衣服,边走边告诉老婆,“你今天扶贫别去了,好好在家反思反思自己的行为,一定要抛弃精致的实用主义想法,做一个身心健康的好妈妈。月雅再怎么着,也是我们家的金凤凰啊。”老婆冷冷地哼一声,恶狠狠地瞪我一眼。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2:14:10
  午安。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3:36:57
  [d:奋斗]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6:51:29
  二
  来到村室,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村支部书记,第一支部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等相
  关人员先后出来迎接,握手,寒暄;再握手,再寒暄。一番客气,一番骂战之后,我在村室简单听取了村支部书记的情况汇报。汇报结束临别时,乡党委张书记悄悄说道:“中午去乡里吃饭,韭菜——捞面条。”
  “嘿嘿——在村里吃吧。”我明白‘韭菜’的意思,浅笑说道。
  “我可是带着一颗火热的心,邀请‘戴帽儿部’的同志去乡里呀。”他开玩笑说。
  “我知道今天温度高,”捶他一拳,“今儿来的单位一把手多,快点去陪同吧。我这里无须格外关照,无论是酷暑或严冬,您我都是好兄弟。”
  “就这样定了?”
  “定了。”
  “‘摘帽儿委’的嫂子不许有意见。”
  “她有意见保留。”
  “走了。”
  “再见”
  “刘书记,”他拉开车门,一只脚跨入车里吆喝村支部书记,“王部长交给你了。”
  “好咧。”刘支书快步走近车,轻轻推上车门答道。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7:27:33
  接下来的时间,我们一帮人走访了全村85家贫困户中的84家,利用站在‘坑’边休息的片刻空闲,我告诉刘支书说:“你们回村室吧,剩下这一户是我帮扶的,我到他家歇歇。”
  “好咧。”
  “三四十家有车有别墅的可以划掉吧?”我悄声问他。
  “可以——”他沉思说。
  “有难度?”
  “没,你放心,我拉的屎我吃,坚决‘打’下来。嗯——”他挠挠头皮沉吟。
  “怎么了?”
  “有几户上边有人。”
  “别胡思乱想,要相信上边领导的基本素质。所有的贫困户,都要按照统一的精准识别标准进行,首先判定你的关系户是否符合标准,然后再评定其他的贫困户。”
  “好咧。”
  “一周后,把不愿意出让贫困户帽子的‘钉子户’交给我。”
  “好咧,下午就开‘打’。”支书会意说。
  “别动不动就开打。一要注意团结协助,体现出支部威信;二要讲究方式方法,灵活落实相关政策。”
  “好咧,嘿嘿——”
  “不用叫我吃饭,完事后我自己回去。”
  “好咧。”扭头带众人离开。
作者:宜家猫64 时间:2018-08-08 18:14:20
  欢迎新朋友。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18:53:52
  收工。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8 20:47:33
  [d:奋斗]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08:25:43
  按照刘支书指点,我来到一户大门前。说是大门,其实就是用铁丝拧在两根木桩上的两扇门板,门板上下有腐烂,中间有缝隙;上贴两张年画,分别是敬德和秦琼,可能是张贴时用心用力,门画到现在还显得很是周正;大门没上锁,门两边是低矮的土院墙,墙头上青草一线,院子里绿树若干。
  轻轻叩门声响过,吱呀一声出来一老者,看样子应该在古稀之年,白发稀疏秃顶,面部沟壑纵横,牙齿有些脱落,眉目和善。上穿一件白背心,下穿一件大裤头,脚穿袜子,却着一双凉拖鞋。见到我朗声问道:“同志,您是——”此人懂礼节,知道用您。
  “我姓王,是来帮扶的。”
  “哎呀,这——,您是王部长?”伸过来一双粗壮的手,些许愧疚地说。
  “是。过来看看您。”支书提前有介绍,我紧握他的双手笑道。
  “快进来,”一把拉着我,让进院子右侧的柿树下。松手后,慌忙去拿不远处的凳子和蒲扇,又用扇子拍打几下凳子,“快坐下歇歇,这么热的天。”然后从裤兜里掏出半包烟,抽出一支拉直,双手递给我,“嘿嘿,我这院子——”
  “这小院很好啊。”我站那儿吸口烟,环顾一下院子说道,“石榴、柿树挂果不少啊,带我参观参观?”
  “这院子没法看,嘿嘿——”他做个请的手势说。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08:55:23
  这是一处坐北朝南的农家小院。宅基地不大,应该是方四丈;建有主房三间,小厨房一间;主房西侧用碎砖块围一个猪圈,上有绿色防尘网覆盖,圈内有猪三头,鸭两只,未长大的仔鸡一片;主房大门虚掩,房顶有蓝色复合板,应该是扶贫项目资助,防止屋顶漏雨。本打算进屋看一眼,老刘却挡住我不让进去,依稀听得有人小声交谈;厨房门敞开,墙壁熏得漆黑,地面坑洼不平坦,屋里有一堆摆放整齐的干柴,一口铮亮的铁锅坐在一个干净的炤台上面,旁边有一张斑驳的小课桌,课桌上有洗得洁净的案板和碗筷;桌子旁是水缸,水缸里有清水,清水上有瓢。院子里栽植有桂花树,石榴树,柿树各一棵,有压水井一台,半袋洗衣粉和一些洗净晾晒的衣服好几件。整体看,所有建筑均是青砖泥口,墙体有些地方的砖块已粉化,房龄至少也得有30年。小院没有硬化,整个生活设施打扫得干干净净,秩序井然。
  “院子很温馨,”我坐下后笑道,“您精神状态很好。”
  “都是孩子弄的。”
  “几个孩子?”
  “两个。大的是妞,二的是孩儿。”
  “在哪儿工作?”
  “上学呢。”
  “大学?”我惊讶。
  “高中。”
  “都上高中?”我怀疑。
  “是。”
  “您今年高寿?”我更加不解。
  “72啦。和孩儿他娘——”他似乎明白了我的心思,停顿一下说道,“结婚晚。”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09:24:55
  “哦。贫困生补贴有没有?”
  “有。”
  “大病补贴、农电补贴、意外保险、低保户救助、危房改造等等资金,您享受没有?”
  “享受了。”
  “除应该享受的政策外,村里给您找的啥事干?”
  “织渔网。”
  “怎么样?”
  “织一个5元。”
  “那种渔网小,一天能织10个?”
  “差不多。忙了,织的少;闲了,多。”
  “您身体怎么样?”
  “没啥毛病。有毛病,都挺过来了。”
  “有病得治,不能老挺着。咱养鸡养猪可以,不能养病是吧。”我开玩笑说。
  “嘿嘿。”
  “老伴呢?”
  “她……”老刘神色黯然地说,“身体不好。”
  “治疗没有?”
  “您看俺——”他突然起身岔开话题道,“只顾说话,忘记做饭了。”慌忙往厨房去。
  我拦住他:“村里有安排,等会儿我去村室吃,您不用麻烦了。”
  “那——”
  “真的不用麻烦。”我看他似有隐情,像是刻意不让我久待,故而诚恳说道,“老刘哥,请您相信我。我来帮扶,是带着诚意来帮扶的,根本没打算走过场。”见他低头思索,我继续说,“虽然组织部的资金有限,但我个人的家庭条件还可以。如果有什么难处,请您告诉我,我会尽最大努力帮助您,让您和老伴及孩子们都会有尊严的活下去。”我不知道为什么说出这样的话,可能是他的礼貌和诚实影响了我,也可能是小院的干净整洁打动了我,或者是冥冥之中的其它方面感化了我,以至于非常豪迈的表态帮助他。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0:16:28
  三
  “我带您看看吧。”他搓搓手思考,然后露出坚毅的目光说,“香香,我和你王叔进屋啦。”
  推开主房门看到:东屋里,靠北墙铺一张大床,床上铺一条洗得花白的被单,被单上有草席,草席上有薄被,薄被洗得一尘不染,叠得整整齐齐;床边席地而坐一老一少两个女人。少的,应是刘香,老刘的女儿。短发,戴一眼镜儿,穿一套白t恤,灰长裤的校服,标识是县高中,和月雅一个学校。脚上一双白球鞋,没穿袜子。面色微黄,形容清瘦,目光炯炯有神,神态阳光灵动,对我浅浅微笑,算是致意。老的,应是刘香的妈妈。满头白发,面色苍白,眼神呆滞。上穿一件松垮的花背心,下围一条带花的旧被面,看不到鞋袜,手指很干净,像是刚剪过。她看到我进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片刻后突然跃起,“嗷”的一声扑向我,没等我反应躲避,她像是被什么东西猛地绊一下,噗通一声倒地,嘴里呜呜啊啊的叫声不绝。回过神儿来再看她,围着的旧被面早已脱落,露出不该露出的隐私和很细很孱弱的两条腿,其中一条腿的脚踝处套一个铁环,铁环上有铁链,铁链的另一头系在没入地下的钢钎上。刘香轻轻的给她妈妈盖上被面,匍匐在她妈妈身边悄悄地说着什么;老刘木然地看着这一切;我则因为无意闯进了这个秘密,惭愧得把脸扭一边。早已无心再观察其它房间的陈设,只印象整个主房是三间通房,中间没有隔断;只印象西屋里摆满了书,整理得非常规范。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1:36:06
  下班。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8-09 14:48:42
  好看,催更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8-08-09 15:17:38
  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5:19:09
  @龙青显 2018-08-09 14:48:42
  好看,催更
  -----------------------------
  谢谢。马上开工。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5:28:08
  夺门而出后,我凝神盯了老刘一眼,老刘快速走到院子里,潸然坐下说道:“没法子,不栓住她,老往外跑。”
  “究竟咋回事?这样做违法啊。”我颤声问道。
  “俺——知道违法,能咋办呢,实在没法子啊,”老刘低下头,揉着头发声音嘶哑回忆说,“南边发大水那年,不是,大水后的那年冬天(1999年),下着大雪,俺去集市上赶集。到集上后,看见一群人,围一圈嚷嚷,不知道他们弄啥嘞。等俺挤进去,才看见一个女人,光着身子躺在地上,冻得浑身发抖。俺心里可怜的很,赶忙脱下棉袄给她盖上,她嗷嗷叫不让盖。问她啥,她也不会说,只会嗷嗷叫。没法子,俺找辆三轮车,把她拉回家。回家的路上,她还要跳车逃跑,实在没法子,俺就用绳子捆住她。到家后,俺烧点热水给她洗洗,然后借邻居的棉袄棉裤给她穿,她怎么也不肯穿棉裤,只穿袄。这咋弄呢,俺就把棉被给她披上,然后在脚脖上栓根绳,系在床腿上。当时想,俺绝不能让她跑出去冻死了。一天后,村里人都知道俺弄一个傻女人,有说俺抢的,还有说俺买的,反正说啥的都有。那时,俺心里就打定主意,不管他人说啥,俺只想找到她家人,把她送回家。后来,俺带着她跑了十几天,也没找到她家人。回来后,俺想明白了,俺就是送她回家,她还是跑出来啊。不如就这样养着她,算是给她一条生路吧!后来俺又想想,俺们俩老这样住一块不是办法儿,别人容易戳俺的脊梁骨,被人瞧不起。不如和她结婚算了,这样他人就不会说三道四了。”老刘停顿下来吸口烟,又拉直给我一支。“想到结婚,俺又犯难嘞,我不知道她姓啥,叫啥,哪里人,咋办手续呢。后来,老少爷们说,别办证了,就这样过吧。俺就——”
  掐灭烟我说道:“有了香香和她弟弟。”
  “是。”
  “孩子没在家?”
  “高二放假晚。”
  “香香是高三?”
  “是。”
  “供养两个学生挺困难的。”
  “还行。”
  “需要我做点什么?”
  “没啥事。”
  “刘哥,遇见香香妈妈之前,家里就您一个人?”
  “是。”
  “啥原因?”
  “俺小时候家里就穷。后来日子慢慢好了,俺爹娘又得病了。俺家几辈都是单传,就我一个人。没法子,只能给爹娘治病,顾不上其他事儿了。就这样,一晃神儿工夫,俺老了。”
  “那年您多大岁数?”
  “55岁。”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6:09:34
  四 我们俩正要继续谈,香香端两碗凉白开走过来,嫣然笑道:“叔叔,喝碗水吧。”
  接过香香递来的碗一饮而尽,抹下嘴问道:“你妈妈好些了?”
  香香坐在马扎上,轻轻拢一下头发说:“好多了。叔叔。”
  “不知道会出现那样尴尬的事情,给你们添麻烦了。”我表示歉意说。
  “不客气的叔叔。我妈妈那样子已经十多年了,不只是看到您才表现出来,但凡遇到陌生人她就是反应强烈,容易暴怒,不怪您的,嘿嘿。”香香皎然笑道。
  “谢谢你们理解。”
  “我们还要谢谢您呐。”我疑惑看着香香,她推了推眼镜说,“叔叔,您和我爸爸的谈话我都听到了。感谢您为我家考虑了那么多,更感谢您让我们活出尊严的承诺,衷心的谢谢您。”她忽然起身给我鞠一躬,我看到镜片后有泪花闪烁。稍后,她微笑支开老刘说,“爸爸,您陪我妈妈去吧,我想和叔叔聊一会儿。”

  待老刘离开,香香十指相扣,静静地坐在那儿沉思。我看着面前的香香,无法想象这个与月雅一般大小的女孩,是怎么度过这十几年时光的。这里面应该有好多故事,也许还有好多事故。我不是那种刨根问底儿去了解他人隐私,从而满足个人好奇心的人。香香不说,我绝对不问,我不想揭开她心里面已经愈合的伤疤,再次让泪水流淌在他人面前。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09 16:29:03
  @风沐雨1 2018-08-08 11:22:18
  我们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沉思片刻后我缓慢说道:“月雅,天下所有父母都有盼女成凤的夙愿,我们俩也不例外。期盼你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嫁个好丈夫,这是从你呱呱坠地起,我们俩就抱有的美好希望。我承认,我们俩有炫耀子女优秀,壮大我们声威的想法,也就你说的增加隐形资本。月雅,你也应该明白,子女优秀是完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的前提啊,我们俩这样做莫不成,错了!爸妈还有一层意思是,重点大学与......
  -----------------------------
  天气炎热,读书养心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7:12:09
  @风沐雨1 2018-08-08 11:22:18
  我们俩面面相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沉思片刻后我缓慢说道:“月雅,天下所有父母都有盼女成凤的夙愿,我们俩也不例外。期盼你考个好大学,有个好工作,嫁个好丈夫,这是从你呱呱坠地起,我们俩就抱有的美好希望。我承认,我们俩有炫耀子女优秀,壮大我们声威的想法,也就你说的增加隐形资本。月雅,你也应该明白,子女优秀是完成‘后三十年看子敬父’的前提啊,我们俩这样做莫不成,错了!爸妈还有一层意思是,重点大学与......
  -----------------------------
  @微尘余香 2018-08-09 16:29:03
  天气炎热,读书养心
  -----------------------------
  我这里也是‘风如汤’。谢谢您的支持和关注。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7:46:35
  “叔叔,”香香终于抬起头,娓娓道来,“我不知道妈妈是如何生下我,爸爸是如何把我养大的。儿时残存的记忆片段是,妈妈被绑在家里不让出去,我忧虑地看着妈妈急得团团转却不知道如何帮她;只是依稀记得,我只会怔怔地望着妈妈,想努力地听清楚她在说什么;还是依稀记得,我非常惧怕我妈妈,怕她冷不丁抱住我,把我摁在地上还使劲地拽我头发。我常常不敢靠近她,不敢看她的眼神,不敢看那条铁链,更不敢看到她脱光衣服转着圈儿在地上爬。

  儿时留给我的清晰印象是,爸爸忙农活,我跟在后边瞎忙活;爸爸捡破烂,俺姊妹俩跟着捡破烂。忙农活还自在些,我至少可以回家吃饭;捡破烂就没那么舒服,一去就是一天,中午还没地方吃饭。渴了饿了就简单应付一下,基本上全是干粮加井水,那时的井水绝对没有现在喝起来甘甜。就这样子,我也感觉捡破烂比呆在家里强,也比妈妈强,妈妈她必须饿够一天,只能等到晚上和我们一块吃一顿饭。

  后来我爸爸感到捡破烂不挣钱,就改为收破烂。有一次去集上买破烂,有个阿姨卖完破烂后,回家给我们拿几件衣服和好多吃的,又带我和弟弟去洗洗澡,剪剪头。叔叔,当我换上衣服,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时,您不知道我有多么兴奋,我怎么也无法相信镜子里的小女孩,是那么漂亮那么幸福那么耀眼。那一天真是我的幸运日啊,我还第一次吃到了火腿肠,感觉那就是人间美味,弄得我到现在依旧是恋恋不舍,常常忍不住吃上一根解解馋。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9:22:37
  等一下继续。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9:22:53
  等一下继续。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9:23:14
  等一下继续。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9:23:30
  等一下继续。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19:39:01
  等一下继续。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20:11:48
  我六岁那年,真的没有想到爸爸会让我去读书。街坊邻居们都劝我爸爸,说一个女孩儿家,读什么书啊,读再多书,不也是为了找个好婆家呀。我爸爸却说,读书与不读书应该不一样,那电视里不都是读书读进去的吗。她读好读坏,就看她自己了。不让她读,我当爹的不忍心。我半辈子就这个样子啦,总不能让孩子跟我一样收破烂吧。街坊邻居们说我爸傻,傻得都忘记家里还有一个又哑又傻的老婆了。还说再让孩子上学,家里咋办啊,你都那么大岁数了,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两个孩子再没了爸,你让他们咋活啊。我爸爸说,反正已经这样了,我再苦再累,也得让孩子上学。就这样,我背起书包走进了课堂。叔叔,我得感谢我爸爸,是吧,不然,我肯定已经成为别人家的小媳妇了。
作者:莜莜琼华 时间:2018-08-09 20:55:41
  来拜访朋友的好文。

  文章写得清新脱俗,读着很让人舒服。

  晚好!支持!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21:51:35
  @莜莜琼华 2018-08-09 20:55:41
  来拜访朋友的好文。
  文章写得清新脱俗,读着很让人舒服。
  晚好!支持!
  -----------------------------
  过奖,谢谢您的支持和关注。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09 22:03:56
  上学后的一次经历,我才知道妈妈是爱我的。有一次放学回来,我趴在里屋床上写作业。一见到我就呜呜叫的妈妈,可能是没见过我那样认真,突然间坐在那儿,不再满地爬着撕心裂肺地叫,就那么悄悄地摆弄手,时不时还偷看我一眼,像是怕打扰我。叔叔,就从我和妈妈眼神对视的那刻起,我才知道天下所有的母亲,疼爱子女的心情是一样的。我妈妈不是不爱我,我妈妈也有着其他妈妈一样的心智,尽管她傻得不知道穿衣服,不知道吃喝拉撒,不知道我是谁,喊不出我的名字,但从她关爱我的眼神可以看出,我妈妈不比其他人的妈妈差!

  后来每次写作业,我都尝试着靠近妈妈一点。慢慢的,慢慢的,妈妈让我靠近她了,也就不再拽我的头发了,再也不爬着站起,站起爬着几乎不停的转圈了。我还慢慢的试着和她讲话,她听懂听不懂也没关系,我就不停地说不停地讲。讲着讲着,妈妈居然有笑容了,还知道帮我捡铅笔了。我那个高兴劲啊叔叔,第一次忘情地扑到妈妈怀里——真的,真的没想到竟然是那么的温暖。再后来,我就帮她洗澡换衣服,帮她梳头剪指甲,帮她应付所面对的一切。我一直在想,我的妈妈不是傻,她是不知道怎么观察他人,怎么考虑问题,怎么更好的保护自己呀。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08:29:12
  初中时期,我已经理解了这一切,学会了怎么爱他人和如何爱自己。面对既定的事实和现状,我只能勇敢的去接纳,去承受。我很享受我们家的这种状态:无论我怎么唠叨,妈妈总是安静地看着我;无论我是多么的疯癫,爸爸总是在一旁笑。有时候,我也会对弟弟发发脾气,耍耍性子,弟弟总是躲到一边去看书,从来不跟我争论。
  叔叔,我们家对我的宽容,我说是享受,其实也是一种发泄。原因是我很弱小,也很怯懦。可我怎么办呢,我总不能把苍天赐予我的苦难让别人替我承受,总不能把我家未知的灾祸让他人去接纳吧。我别无选择,只能靠自己默默的努力,去改变既定的命运;只能靠自己辛苦的付出,去完成苍天赋予的使命。不管它未来会如何,情况会怎么改变,我也要想法儿成为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为他人,为自己,为父母耕耘出一方绿洲,打造出一方平安。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09:11:29
  高中三年我读懂了很多事情。一些事情急不得,一些事情慢不得;一些事情可以藏在心里,一些事情必须得说出来。有的事情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有的事情完全是意料之外。好的事情可以变坏,而坏的事情亦可以变好。这所有的事情啊,好像都有那么一个起点,而起点的高低决定着事情发展的好坏。可这个起点在哪儿呢,它就在我的心里啊。父母兄弟之爱,老师朋友之情,家国社会之责等等的这一切,都在我这颗小小的心脏里,我必须保护它不会改变,这样才能收获幸福和平安。
  我是这么想的,叔叔,等我将来有工作了,能挣钱了,或者说有出息了。我首先要寻找我的姥姥家,带着我妈妈和弟弟去认认家门,看一看姥姥家里还有什么人,问一下当年我妈妈的情况,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一个疯狂的女人走出家门而不去寻找;我还想带着爸爸妈妈去检查身体,问问医生,还有没有让我妈妈恢复正常生活的可能,哪怕只会喊我一声香香就行;还有就是我要和弟弟一起努力工作,甩掉老刘家的贫困帽子,不再让国家操心,社会关心,他人担心。到那个时候,我们也会和其他正常家庭的人们一样,欢心愉悦的享受生活,尽心竭力的做好事情,微笑阳光的面对每一天。”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10:03:16
  香香的话语充满了自信,说得我无法直视她,“你这些愿望,好像用不了十八年就能实现吧。”
  “但愿——是的,叔叔。”香香怡然说道。
  “你弟弟学习怎么样?”
  “他在县高中宏志班,成绩还可以。”
  “宏志班的成绩都很好,你们俩很努力。”
  “努力才有出路啊,叔叔。”
  “你考多少分?”
  “693。”

  全文完。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10:54:08
  风沐雨1写于2018年8月9日晚。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11:32:15
  自己顶。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0 14:58:57
  唉,,,
作者:朴素 时间:2018-08-10 15:47:2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10 16:04:57
  支持友友不忘初心,辛勤耕耘。
我要评论
作者:米苏2018 时间:2018-08-10 18:56:39
  周末愉快!
  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8-10 23:35:38
  感人肺腑
我要评论
作者:郁闷中的小鸟 时间:2018-08-11 02:52:59
  顶一个
我要评论
作者:巴山牛_渝 时间:2018-08-11 10:34:19
  [d:鼓掌][d:花][d:鼓掌]
我要评论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1 10:42:24
  周末愉快!
  请支持我的新文——错过!!!
我要评论
作者:cye2122 时间:2018-08-11 10:54:34
  支持文友
我要评论
作者:云何漂飘 时间:2018-08-11 11:23:12
  不错的题材作品!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1 20:27:47
  @云何漂飘 2018-08-11 11:23:12
  不错的题材作品!
  -----------------------------
  谢谢您的支持。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1 21:16:08
  文友们晚安
作者:宜家猫64 时间:2018-08-12 07:37:2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云何漂飘 时间:2018-08-12 08:28:24
  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2 10:41:07
  顶贴已成为一种习惯!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12 16:29:35
  @风沐雨1 2018-08-08 16:51:29
  二
  来到村室,乡党委书记和乡长,村支部书记,第一支部书记,驻村工作队队长等相
  关人员先后出来迎接,握手,寒暄;再握手,再寒暄。一番客气,一番骂战之后,我在村室简单听取了村支部书记的情况汇报。汇报结束临别时,乡党委张书记悄悄说道:“中午去乡里吃饭,韭菜——捞面条。”
  “嘿嘿——在村里吃吧。”我明白‘韭菜’的意思,浅笑说道。
  “我可是带着一颗火热的心,邀请‘戴帽儿部’的同志去乡里呀。......
  -----------------------------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水玲珑1970 时间:2018-08-12 19:59:13
  学习,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3 09:23:07
  自己顶。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3 10:47:20
  下班。
作者:流尘壹壹 时间:2018-08-13 11:53:19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13 15:57:35
  午睡起来,读书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8-08-13 16:05:51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3 18:48:45
  我又来顶贴了!!!
我要评论
作者:云何漂飘 时间:2018-08-14 07:47:4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14 10:13:39
  @风沐雨1 2018-08-10 09:11:29
  高中三年我读懂了很多事情。一些事情急不得,一些事情慢不得;一些事情可以藏在心里,一些事情必须得说出来。有的事情根本没有选择的余地,有的事情完全是意料之外。好的事情可以变坏,而坏的事情亦可以变好。这所有的事情啊,好像都有那么一个起点,而起点的高低决定着事情发展的好坏。可这个起点在哪儿呢,它就在我的心里啊。父母兄弟之爱,老师朋友之情,家国社会之责等等的这一切,都在我这颗小小的心脏里,我必须保护它......
  -----------------------------
  感动中
我要评论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4 19:46:36
  我又来顶贴了!
我要评论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5 08:02:36
  早安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5 12:14:45
  为"香香"获得县里考上名牌大学奖金高兴,祝文友午安。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5 16:23:47
  我又来顶贴了!
  请大家支持我的新文:《老婆,对不起》
楼主风沐雨1 时间:2018-08-15 19:55:36
  @八月寒流 2018-08-15 16:23:47
  我又来顶贴了!
  请大家支持我的新文:《老婆,对不起》
  -----------------------------
  谢谢您的支持。正在欣赏您的美文。
作者:乡间稗草 时间:2018-08-15 20:25:17
  写的真好,是我喜欢的题材。
作者:云何漂飘 时间:2018-08-16 08:44:06
  支持!
作者:八月寒流 时间:2018-08-16 09:51:37
  据说顶贴是一种美德!

  请支持我的新文!!!
作者:微尘余香 时间:2018-08-16 10:03:28
  支持助鼎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