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参赛】—纯文学—有家的麻雀

楼主:午夜浮尸 时间:2018-08-09 00:03:48 点击:245 回复:2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有 家 的 麻 雀】

  梅

  后院花台上饭盆里的饭还是一口也没动。
  有奶奶叹了一口气,心想着:怎么说走就全都走了呢?一只都没了,14只呢!都好几天了……
  14只都是野猫,像是没家的孩子。因为有奶奶这儿有一口吃的,在这数九寒天的大冬天里这可是件不容易的事。于是大大小小的“孩子们”就陆陆续续地来,又陆陆续续地走,最多的时候可就有14只那么多了。

  可突然的一下,都不来了……

  邦邦邦邦……邦……

  有奶奶又敲了一会饭盆。往天只要到了饭点,或是一敲饭盆,墙头上早就大大小小,老老少少地排好队了……可是出了什么岔子了?有奶奶想不明白,想不明白就甭想了,儿孙自有儿孙福,说不定哪天突然就回来了,以前不也是这样吗?不过可别再来那么多了,有奶奶的退休金不多,都快给这帮“孩子”给吃破产了。

  少来点,少来点我还能给你们多加几块肉。有奶奶想着就仰着头又敲了一阵饭盆,墙头上还是没动静。说不定晚上就回来了,兴许是去哪儿开会去了吧,野猫们就爱开会,有事没事一大帮子都蹲在草地上“嗷嗷”呼唤着商量些什么,和自己原来厂子里开大会差不多。
  又站了一会,有奶奶觉得腿上起了寒意,也就不再敲打饭盆,哆嗦着上了台阶进了厨房。唉!腿脚都不利索喽,真的是老了,她扶着门框咳嗽了好半天。这南方的天气可就是比北方的冷,有奶奶还是个小姑娘的时候就是这么认为的。那时候,她刚从遥远的北方来到这座城市,是来建设大工厂的。现在的有奶奶差一点就八十岁了,可是更觉得这南方可是比北方冷的厉害。可不是么,这里的冬天老是见不着太阳,天也总是灰不溜秋耷拉着脸,而且还阴冷阴冷、湿漉漉雾蒙蒙的,你如果长吸一口气就能把这雾气吸进肚子里去,吸进去可不好玩,吸进去可就得生病了。

  咣当——

  有奶奶把后门拉上了,想了想又回过头把门打开,留了一条缝——万一孩子们回来了呢。

  下午,饭盆里的饭被动过了,但不是那群野“孩子”回来吃的。

  有奶奶隔着窗户都看见了——是一帮小麻雀!

  这帮麻雀领头的是个大块头。说是大块头也就比别的麻雀高出小半个头,胖了那么一小圈,耸着毛像个小绒球,鼓着小黑豆子似的眼珠子东啄啄西看看,蹦蹦跳跳的也不去动饭盆里的东西,像是偶然经过的路人,可突然就往饭盆里啄了一口,啄了就跑。其他几个胆小的都蹲在墙头等着呢,看他得了手,呼啦啦可就都冲下来了,冲进饭盆一阵猛啄……也没人惊扰他们,突然自己就扯了风(俚语:发神经),呼啦啦地又都散了……

  小家伙们就这么跟这盆猫饭玩“狼来了”的游戏,折腾了一下午,突然“大块头”像是发现了窗户后面的有奶奶,喳喳地吆喝了几嗓子,这帮已经吃饱喝足的“小毛球”们就呼啦啦地都飞走了。

  兴许是饿坏了,这大冷天的,也不容易着呢。有奶奶看的腿都站麻了,刚才就是怕走动惊着这帮“小毛球”们,所以都没敢动。饿厉害了可别给吃撑着了,她有点不放心,想着还是去后院看看饭盆里的剩饭,估计还得再给添点,万一“孩子们”晚上回来了呢。外面开始刮风了,还夹杂着碎雨点,呼呼地往人身上泼,地上一下就湿透了。一共就没几步路,可有奶奶走得颤颤巍巍的……这地上真滑,等开了春暖和了可得把这些个青苔都给铲了去。

  雨点不大,可这雨下的可真不小。就这一会的工夫,饭盆里都存上不少水了……不过还行,饭都还新鲜着呢,而且还有不少,有奶奶担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

  大风“呼呼”地刮了一夜,碎雨点也“唰唰”地刷了一晚上。就这么把整个“世界”都给刷得湿漉漉的。

  有奶奶天没亮就煮好了饭,还特地的加了两个鱼头。鱼头看起来不太完美,有点残缺:一个缺了鼻子一个缺了后脑门。不过个儿挺大,也很肥美,而且不要钱,因为是菜场的鱼档师傅送给有奶奶的。她用指背试了试温度,觉得很满意,这才裹好了围巾,把口鼻都遮盖得严严实实的,开了后门……

  这天可真是冷到底了。雨倒是停了,可这风就跟小刀子似的,一下往人脸上,一下又往人背手上乱扎——就像扎穿了一样。可扎了哪儿都不能扎了嗓子眼,扎了嗓子可就得生大病了。有奶奶端着饭盆,用围巾捂着嘴在花台边站了一会,一直到确定了不会再下雨了才回到屋里。隔着玻璃窗她踮着脚尖又看了好半天,直到确信她的“孩子们”没有按时来享用早餐,才悻悻地转身离开了。

  风还在刮,有点像是动了脾气,把能拽下来的物件都往地上扔,弄得枯枝败叶满院子都是。天也一直都板着个黑黄脸,一丝细缝都不留。

  接近正午,“大块头”领着几个小家伙顶着寒风又来了。看见有奶奶在院子里忙,有些胆怯,都团成小球一样缩在墙头上就不下来。有奶奶知道,可她现在太忙了:茉莉修过枝了可还没给罩上风障呢;芍药和月季都泡在水里了;胭脂菊昨晚就倒了……还有这一地搀合了泥水的枝叶……

  你们想吃就吃你们的,咱们谁也不耽误谁。

  有奶奶想搬一盆茉莉回屋里,可实在太沉,超出了她的力量范围,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念叨着离开饭盆远远的,先去拾掇别处去了。

  这墨兰都给吹坏了……可不是么,昨晚怎么就忘收了呢……有奶奶自顾自地说着,却有意无意瞟着墙头上的那帮“毛球”。

  “毛球”们试探着窜上银杏树,又落在梅树的枝丫上,瞪着小黑豆子似的眼睛盯着有奶奶看;又假装低下头舔舔梅树花蕾上的雨水,相互商量着。态度很明确:我们只是从这里路过,顺便参观一下……

  那好吧,你们就先随便看看,我该回去做午饭了。有奶奶直起腰,擦了擦手,拍了拍身上的泥土,回到了屋里……是该回来了,饭点都过了。再说了,要是等会儿猫儿们回来了,万一祸害了小家伙们可就不好了……今年可真是比往年都还冷呢,这梅树这么早就结骨朵了。有奶奶搓着手往窗外望着,小麻雀们不再矜持,又开始一惊一乍地和饭盆“玩”上了……

  今天中午吃点什么好呢?有奶奶往炉子上坐了一锅水,打着了火,抠着脑门想了半天都没想起来面条搁在哪里了……算了,还是把剩饭吃了吧。剩饭并不多,也就小半碗,她往冷饭里浇了两勺滚开的煮面水,又找到半根腌黄瓜,扒拉开米饭把腌黄瓜埋了进去……凑合吃吧,晚上再煮新饭,煮了新饭明天还能给“他们”留一口,不然明天吃什么呀?

  ……

  新米饭很香甜,有奶奶特地把饭煮的硬一点——不沾牙。确实很不错,今天“路过”的小麻雀们吃的太开心了,里面还夹着两个“小不点”,不知是哪家带来的孩子,病恹恹地站在墙头哑着嗓子鼓着翅膀讨吃的。他们的爸爸也不嫌麻烦,跳上跳下的给他们喂饭。可他们实在是太弱小了,一粒米对他们来说都太大了,刚含在嘴里还没咂巴上两口,麻雀爸爸稍一转身,就被别人抢走了……

  对呀?我怎么给忘了呢!

  有奶奶想起来自己还有点小米,是年前妹妹给寄过来的。赶紧找出来抓了一把出去,小心翼翼地给撒在饭盆边上。看见有奶奶来了,胆小的麻雀都躲到银杏树高处去了,胆大的就蹲在墙头监视着饭盆……有奶奶前脚进了厨房,后脚外面就打起来了。真热闹啊! “大人”们掐成了一团,两个“小孩子”跟在后面“哇哇”地“哭”,都乱成一锅粥了……

  真是的,不是还有那么大一盆吗?我这还有呢……有奶奶把手伸进小米口袋又抓了一把,可心里忽然有点舍不得,这是留着过年蒸肉用的,本来就不多了,前些日子自己嘴馋拿了些熬粥喝了……这可是从自己家乡寄过来的,别处可买不着……

  ……

  很快,外面就恢复了平静。大家都吃饱了,也就不再争夺,都蹲在墙头、树杈上撅着尾巴梳理羽毛。休息了一会,“参观”活动宣告结束,大家就各忙各的去了。两个“小不点”也吃饱了,鼓着圆肚子跟着爸爸学习,从墙头先跳到银杏树、再跳到梅树、再跳到花台上,然后再顺着原路跳回去……天渐渐暗下来了,他们又做了几次练习以后,也都跃过墙头回家了。

  院子里终于安静了,安静的和突然降临的黑夜一样静谧,只有寒风扫过枯叶偶尔发出“沙啦沙啦——”的响声。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9次 发图:0张 | 更多 |
楼主午夜浮尸 时间:2018-08-09 00:09:56
  兰

  嚓——嚓嚓——

  大米在炒锅里翻滚着,逐渐地变黄,随后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

  差不多够了吧?有奶奶看了看碗里,又看了看锅里——碗里应该装不下了。她从锅里铲了一些倒进灶台边小石磨的磨眼里,小石磨不大,磨米粉刚好。

  好像还差点什么?对了——花椒!有奶奶拍了一下脑门——嗨!你看我把花椒都给忘了,没花椒这肉蒸出来就不香了,可我把花椒搁哪儿了呢?

  花椒没找到……

  有奶奶停止了小石磨的工作。把装的满满的饭盆端了出去,里面有碎米饭、玉米碴子、还有最后的一把小米。那袋小米最终也没能熬到做蒸肉的时候,让有奶奶左一把右一把的都给了小麻雀们了。

  饭盆已经移到棚子边上,这里不淋雨也晒不着太阳,如果吃不完,剩下的饭也还能保证新鲜。而且这边靠墙还有棵麻梨树,不大也不高,麻雀带来的孩子们上下很方便……就是离后门近了点,有奶奶一开门,小麻雀们总是一惊一乍的。

  等等还得买点花椒去,没几天就过年了。嗯,还要再买点什么呢?大枣、花生、糯米……这些早都备好了……还有一块肉、半只鸡……好像不缺什么了……香肠还有好几根,有奶奶看了看挂在屋檐下的麻辣香肠,油亮亮红彤彤很好吃的样子……吃不完!有奶奶摇了摇头,就自己一个老太婆,都七老八十了,能吃得了多少?摆起来好看——喜庆!

  过年真麻烦!

  有奶奶不想过年,可不想过也还是得过,既然大家都要过年,也就凑合跟着过吧,哪怕只是做个样子……

  难得今天太阳出来的早,也很大,照的墙上攀附着的枯藤丝蔓,也像是温暖的复苏了生命。早早的墙头树枝上都蹲满了小麻雀,晒着太阳叽叽喳喳地闹,胆大的就飞下来开始大快朵颐了。

  饭盆小,来吃饭的麻雀多,有的吃着吃着就打起来了,有的还没吃甚至还没下墙头呢,就开始“掐”上了……怎么的啦?怕不够吃是吗?有奶奶觉得有必要干涉一下,于是赶紧挪动了半步,有纠纷的麻雀就都放弃了抓扯,跟着大伙回到了墙头。

  这得有三十……四十多只了?有奶奶仔细地分辨着,最早常来的几个都还在,那两个病恹恹的小家伙都长大了……只是,大块头有很久都没看见了。

  可能是寻着更好的地方了吧。那就好,这大冷天的可不容易。人挪活,树挪死……没办法了就要挪动一下,人生如行路,眼瞅着都没辙了,只要挪动一下就好了。自己的两个孩子不就是这样吗?现在都挪动到更加遥远的南方去了。不是都好好的吗?应该都还好吧,可也是有很久很久都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嗐!你看你们,吃饱了就淘气——把我的兰草给刨了干什么。有奶奶弯下腰,用手把地上散落出来的泥土重新捧回花盆,又摁了摁,确认浮土填结实了,才直起腰拍了拍手。

  对了!还得买盆“仙客来”呢,差点又忘了。以前每年过年家里都得摆上一盆“仙客来”,有“仙客来”才算是真的过年了……那得赶紧去,再往后可就贵了……一盆仙客来得要好几十块呢,能买好多斤小米了,可是……啧啧,你看你们给造腾的这一地,多可惜。唉!这帮小东西嘴太刁了,有小米就不吃米饭和玉米碴子了,尽捡着好的吃,你要是狠狠心不给添点,他们饿了也会把米饭和玉米碴子都捡干净了。可是,小“孩子”们可怎么办呢?抢也抢不着,米饭和玉米碴子又咽不下去,玉米碴子吃下去了还经常闹肚子……看着小东西们饿的“哭”,心里总是不落忍。

  唉!今年这春节的日子也是不大合适——太早了。早到了还有小半个月才发工资呢……

  有奶奶想买花,还想买小米,可她的钱不够了……

  唉!有奶奶有点拿不定主意了。干脆端了把旧藤椅眯着眼靠在后门边晒太阳。多好的阳光啊,照的有奶奶的发梢亮晶晶的像银丝一样。梅花也开的刚好,一阵一阵地释放着清香,让人忍不住的想放弃一切去追逐这青春一样的芬芳。

  躲在高处的麻雀们歪着头研究了一会,觉得这个老奶奶应该是睡着了,因为她好半天都没动一下,就偷偷地从墙头树杈上溜下来,都悄悄地来啄米吃,有纠纷的几个也决定暂时放弃恩怨,先解决掉肚子问题再说。

  瞧你们这点小心思!有奶奶可没睡着,她眯着眼偷偷看着呢。来的这些麻雀,大部分都是“熟人”了……总是霸住饭盆中间站在米堆里的那个又肥又有点秃头的,有奶奶管他叫“李厂长”;瘦瘦高高的那个长脖子大高个,挺像有奶奶的同事“老邱”;随时瞪着眼睛哈着腰,鼓着翅膀火急火燎带着两个小“孩子”的,是“老陈”……“老邱”就总是和“老陈”不对付,互相看着都不顺眼,见面说不上三句话就干仗;另一个文文静静的小个子“女孩子”真像自己的同学——“小敏”。“小敏”和自己一样的岁数,在北方的家乡,她们从小就是邻居,两家就只隔着一条胡同。她们一起跳绳、一起上学、一起写作业、一起唱歌一起闹、一起憧憬美好的未来……又一起来到这遥远而陌生的南方、一起倾诉对家乡的思念和心中的烦恼,然后——又一起慢慢的变老……

  哎!那个小丸子一样的小家伙来了,像个“球”一样的在地上弹着,真像自己小儿子“团子”小的时候,“团子”憨憨壮壮地蹦着往前跳,一不小心就栽进饭盆里了……有奶奶笑了,自己的小孙子就像这样,长得和他爸爸小时候一个样,这……也该上初中了吧,上一次见他们是哪一年来着,刚上小学?不对,好像还没上学呢……怎么想不起来了,是隔得太久了?还是我记性不好了?

  唉!今天老大怎么没来呢,有奶奶一直望着墙头。老大是个安静木讷的麻雀,最近带着孩子天天来,也不多语,孩子已经会在饭盆里啄食了,他就在旁边静静地看着,看的有奶奶都着急了——你也吃一口啊!老大就是不吃。孩子吃饱了在花园里玩,他也是这么远远的静静地看着,看的有奶奶都心疼了……真像自己的大儿子——“大树”“大树”是个好人,他是个老实人……

  哎呦!“老曾”来了,“老曾”是车间主任,挺霸气的一个胖麻雀,比别人矮了一个头,可是却宽了一大半。“老曾”在墙头的荒草丛里蹦蹦跳跳地巡视了两回,就像在车间里查岗,看看没人偷懒聊天,这才飞到了“李厂长”身边汇报工作,“李厂长”正啄米啄的很开心,受了惊扰转身就要发脾气,回头看见是“老曾”,方才罢休……

  有奶奶不喜欢“老曾”,“老曾”是从很远很远的东边来的,说话总是拿腔拿调的让人莫名其妙,而且“老曾”总是让年轻时候的有奶奶一个人无缘无故的加班,有奶奶害怕加班,害怕一个人大半夜走在空旷无人的路上……

  哈!你来了啊!“大块头”终于来了。

  有奶奶最喜欢“大块头”,不是因为最早认识他,是因为“大块头”最“绅士”,他从来都不和别人争抢什么,任何时候都是淡淡的,不急不躁。可是当大家遇到危险的时候,都是他冲到最前面……真像是“他”,“他”就是这样静静的、淡淡的,不多言也不多语,虽然“他”高高的、壮壮的,但从来都不会欺负别人……

  可今天“大块头”没精打采地蜷缩在梅树旁翠竹的竹梢上,像是受了挫折,蓬松杂乱的羽毛被微风拨弄着,越发的憔悴。

  你去哪儿了?

  “大块头”歪过头用小黑豆子似的眼睛看着有奶奶,没有回答。

  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还以为你找到更好的地方了……

  “团子”今天回来了,“大树”前两天也都在……阳光有些刺眼,有奶奶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家里没有米了,等会我就买米去,今年咱家就不买花了吧……那盆春兰都窜骨朵了,摆家里也挺不错的,你说——行不?

  “大块头”点了点头。

  行,那我买米去了。你们可别走,等着我回来……

  太阳刚刚在院子里还晃眼呢,落下的时候就变红了,把银杏、梅树、翠竹和麻梨树都染的金红金红的,小麻雀们也都闪烁在衰黄的枯草里,亮亮的耀人眼目,只有天空蓝悠悠的,有半轮明月隐隐地挂在树梢。

  你们——等我一会,就一会,等等我就回来了……
楼主午夜浮尸 时间:2018-08-09 00:15:18
  竹

  依附在墙面的藤蔓冒出第一颗绿色芽尖的时候,银杏树已经舒卷出了新叶,承迎了雨露的嫩叶,给庭院披上了一层薄雾般的绿纱,空气中隐隐散发着一股泥土的清香。

  院子中间,假山盆里新蓄了清水,逗引得蜻蜓在这里流连;墙头上时不时跃过来几只蝴蝶,匆匆忙忙的也不知道是要赶赴哪里的约会。这就让年轻的麻雀分了心,追逐着,想着要弄明白这飘荡着的黄的、白的、花的,究竟是些个什么……

  年幼的麻雀“孩子”们无心留意这有趣的景象,只管“喳喳”的追逐着爸爸们想多讨一口吃食。“老陈”的两个孩子早就到了成家立业的年纪了,却还“啊啊——”地张着嘴寸步不离地追在“老陈”后面要吃的,“老陈”一面和“老邱”掰扯着旧日的恩怨,一面还不忘应付着两个孩子的索求。

  “小敏”过完年就再也没来过了,这让有奶奶的心里空落落的。希望你好好的,一定照顾好自己……要是渴了饿了、受了欺负了,就还是回到我这来……兴许是在哪里安了家,忙不过来了吧,这就对了,找个能对你好的就对了……有奶奶希望能再见小敏一面,见到她就只是想和她道个别,再说上几句话……

  地上的青苔把根都扎到砖面里了,因为吸饱了水分,绿茵茵的青苔又肥又厚。花铲不够锋利,有奶奶蹲在地上铲的很吃力,不过很快还是堆积起了一大堆。

  去!一边玩去……

  有奶奶轻声呵斥着身边几只捣乱的小麻雀,这几只年幼的小麻雀不怕有奶奶,都围在她身边啄着青苔玩。他们都是很小的时候就跟着父母来到这里的。麻雀们也和野猫一样,都有自己总也忙不完的事情,虽然是陆陆续续地来,又陆陆续续地走,走着走着有些就把这里当做家了,更有一些就把有奶奶当成亲人了。小麻雀们信任有奶奶,经常就有麻雀把孩子带过来,自己转身就离开了,单把还不太懂事的孩子“扔”在了这里……肯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谁都会有迈不过去的“槛”,没有困难谁忍心割舍得下自己的孩子……饿的晕乎乎的小家伙没人喂,见着大麻雀从身边路过就鼓着翅膀要吃的,或是跟在别人家的孩子后面,想着能混上一口半口的……看着小东西们怪可怜的,有奶奶就熬了小米糊糊,用小勺子追着一口一口地喂他们,喂得他们一个个胖胖的,胖的他们的爹妈回来了都不一定能认识他们了。

  他们会回来吗?会的,肯定会的……

  有奶奶的院子就是“家”。不光是麻雀,其他遇到困难的小家伙们也都会来这里:迷路了找不着家的小白头翁,半大的喜鹊和流浪的画眉,还有那些正被伤病折磨着的脆弱的生命……都来到这个“家”里短暂地歇个脚,把最艰难的时刻熬过去……熬过去了,这道“槛”就算暂时迈过去了,迈过去了就好了,镇定了精神缓过这口气就能继续活下去……

  要活下去,要好好的活下去……

  有奶奶望着翠竹丛的深处,“大块头”就卧在里面的墙洞里——他生病了。她又看了看撒在竹叶上的碎饼屑,一点都没动过……

  唉!该怎么办呢……

  有奶奶再次给“大块头”换过了新鲜的小米和饮水,回过身刚好看见正在假山盆里玩水的“李厂长”和“老曾”,他们正踮着脚伸着脖子往这边观察……二位领导您们该减肥了,有奶奶嘟囔着。刚走了两步,有奶奶停下来想了想,转身走到花台尽头,把刚收拾好的碎饼屑撒在地上,这才转身离去。

  果然,这两位同志马上追赶了过去,蓬松着湿漉漉的羽毛,开心地吃喝起来。

  是受凉感冒了还是吃坏肚子了?该吃点什么药呢。以前总是你照顾我,现在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可是,该怎么办呢?

  这可把有奶奶给难住了……

  是该清热止咳还是要消炎镇痛?或者是健胃消食?好像猫儿们受了凉最终都会演变成肠炎,大概都是这样吧。那就找点能消炎又能治肚子的药来试一试——先少来点……可怎么喂他吃药呢,这可是个大问题。对了,应该和喂小鸡吃药差不多,应该没错。可是给小鸡是怎么喂药的?有奶奶努力地在脑海里搜索着该怎么喂小鸡吃药,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好像连鸡都没有喂过,更别说给小鸡喂药了。

  在米粒里撒点药粉应该可以,味道可能不太好,不过多少能吃进去一点,总比没有强。

  那就——试一试。

  有奶奶取回给“大块头”的病号饭,在一小半的位置撒了一些磨好的药粉,重新放了回去。然后站得远远的,盼望“大块头”出来吃上一点,能尽快的好起来。

  傍晚时分,“隆隆”的炸雷声从天际传来,小麻雀们都噤了声,瑟缩着不再乱跑。片刻之后,“哗”的一声,瓢泼大雨倾泻而下。大家都四散而去各奔东西,一瞬间就没了影踪。只有有奶奶带大的几个小家伙和另外几个无处可去的小不点,安静地蹲在棚子下的晾衣杆上挤作一团,一声不吭。

  这雨下的好,省得我浇花了。有奶奶赶着把“大块头”的病号饭给抢了回来,一边抹着额头上的雨水感慨着,一边观望着翠竹丛里有没有“大块头”的动静……雨大,风也急,整个天地都笼罩在白茫茫的雨雾里,雨水顺着风势肆意浇灌,围墙上的红砖很快就湿透了……这可不行,要不了一会“大块头”栖身的墙洞就该给泡了……有奶奶四下张望了一下,看见了杂物篮里的一件旧雨衣,赶紧拿起来打开看了看,基本还算完好,连忙披在身上,寻着雨势略微迟缓的间隙,冲到了翠竹丛边上,把雨衣的一边罩在了竹丛上,另一边的两个角裹了小石头紧紧地塞进了墙缝里固定住。

  这下安稳了,有奶奶心里觉得很踏实,随便这雨怎么下,竹丛后面的墙洞里都淋不着雨了。她又看了一会,觉得确实是万无一失了,才放下心来。天已经快黑完了,有奶奶这才发觉衣服早就湿透了,冷风一吹,她接连打了好几个喷嚏……

  这雨来的急,走的却慢。第二天临近中午了,才算是完全停住。雨刚一停,太阳就出来了,阳光透过枝叶在院子里投下了斑驳的光影。小麻雀们也都来了,把饭盆里昨天剩的还有洒在地上的米粒都捡干净了,见厨房这边一直没有动静,就在花丛树枝间捉虫子玩。“大树”躲在麻梨树树荫里乘凉,几个孩子已经大了,他们刚发现了一个小沙窝,正排着队在里面洗“沙浴”;“团子”今天来的早,左右来回的在墙头踱着步。他的孩子还没出窝,这雨下的时间有点长了,在这种天气里想找口吃的可不容易,家里一众老小都在家里眼巴巴的盼着呢,可食物到现在还没着落。虽然来得早,也就在饭盆边捡了几颗头天剩下的米粒,想要支撑一家人的生活还远远不够,所以“团子”最终还是把希望寄托在了有奶奶这里……

  有奶奶今天起来的有点迟了。她其实一早就听见院子里叽叽喳喳的在闹了,可就是起不来,她觉得头很晕,鼻子也堵上了。可能是昨天淋了雨有点感冒了。

  还是得赶紧起来,起来找点药吃,还得给小家伙们倒点米。不知道“大块头”怎么样了。有奶奶隔着窗户看了看,看见了“团子”和“大树”,还有其他一些熟悉的身影,但还是没有看到“大块头”的影子。

  今天要多给你们准备点好吃的,估计都饿坏了。有奶奶在米粒里加了一些碎的点心和饼干屑,这些都是有奶奶找点心铺讨来的,又香又甜很受小家伙们的欢迎。安顿好了他们,她又重新给“大块头”准备了“病号饭”,里面多加了很多碎饼干,又在里面加了一些磨细了的药粉。竹丛后面的墙洞里还是没有动静,有奶奶有些怀疑“大块头”是不是已经走了,她低下头仔细地观察了很久,确认了他还在,这才放心的回到屋里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找了几颗感冒药……

  今天天气不错,空气也很清新,被雨水冲刷过的院子里一切都是簇新的。有奶奶搬了旧藤椅,在身上搭了件衣服坐在角落里,看着小家伙们闹腾。一只麻雀在檐下的茉莉花盆里玩土,有奶奶这才发现茉莉花忘了浇水,早已枯萎多时。是自己什么时候把它挪到棚子下面的,自己都忘了,心中禁不住的一阵惋惜……

  吃了药,感觉好多了。有奶奶时不时地看着“大块头”栖身的竹丛后面,希望他能出来吃上两口,也赶快好起来。

  “大块头”下午的时候从栖身的墙洞里出来了,无精打采的样子像是病的更重了。有奶奶在椅子上打了个盹,醒来的时候看见他歪歪倒倒地卧在花台上,已经没有力气站立了,给他准备的饭,还是一口都没有动。只是用小黑豆子似的眼睛远远地望着有奶奶。
  唉!有奶奶叹了一口气。她站起来,缓缓地走了过去,“大块头”没有躲避。有奶奶把他捧在手心里,他的头歪向了一边,靠在了有奶奶的手指上,小黑豆子似的眼睛半睁着,依旧注视着有奶奶,身体却慢慢变得冰冷冰冷的……

  唉!没有办法了,这是千百年来自然的规律。既然是自然的规律,那就没了办法。有奶奶摇了摇头。只要是生命,就都要顺应这规律。只有那枯死的茉莉与此稍有不同,是因为缺少了照顾,她离外面的雨露仅有一步之遥,就隔着一个雨檐。不知她在最后的时刻有没有呼唤过自己,只有旁边的草和大树能够知道。小敏“走”的时候呼唤过自己吗,也许她呼唤过,就像“大块头”默默地看着自己一样。一定是这样的,毕竟生死仅在咫尺之间……只是,一切如顺应了自然,虽是悲痛,心里却没有遗憾,心中也就释然了。如果少了自然的因素,如这枯萎的茉莉,便有了遗憾,就会有愧疚……

  唉!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人生如行路,路上总要遇到各式各样的人和事。喜欢的不喜欢的,有的能选有的不能选,有的半路上来了,有的半路上走了,愿意不愿意这些都由不得你。多珍惜疼爱的人,走着走着就再也见不到了,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就只留下你一个人,留下你一个人在这漫长的路上……

  有奶奶找了块手巾,把“大块头”放在中间,再放了一些小米和一块饼干,包好了,用花铲挖了一个坑,把他埋在了翠竹丛的旁边。这里葬着一只瘸腿的鹦鹉、一只不会游泳的乌龟、还有一只失明的老猫…… 有他们作伴,你应该不会感到寂寞。

  月亮已经升起来了,依旧明亮。

  有奶奶握着花铲轻轻叹息了一声,低着头默默地伫立了许久,才慢慢转身离去,只有皎白的月光陪伴着她佝偻的背影。一阵风呜咽着从院中掠过,仿佛是谁在低声的嗫嚅。
楼主午夜浮尸 时间:2018-08-09 00:23:04
  菊

  咳——咳咳——

  有奶奶咳得很厉害。双肩剧烈地抽动让她的双手也跟着颤动起来,因此洒落了不少米粒在桌子上。窗外,冷风正搅动着落叶,唰啦啦的响。早起花园里的空气都凉透了,有奶奶受了这凉气的激引,止不住的一阵咳嗽。

  前两天都快好了,怎么今天又咳上了,这病越拖还越厉害了。有奶奶看着地面砖面上重新生长出来的青苔,有点无可奈何。青苔的新芽星星点点绿莹莹的还有点好看。她端着饭盆扶着花木的枝干走得小心翼翼的。唉,这地上真滑,等开了春暖和了可得把这些个青苔都给铲了去……哟,这菊花都结蕾了,等等要给追点肥才行,可别让雨给淋坏了,有奶奶抬头看了看雨檐,把菊花朝里推了推,觉得不合适,又往外拉了拉。

  墙头树枝上站满了等着开饭的小麻雀,叽叽喳喳地看见有奶奶来了,都不再喧哗,整整齐齐的像列队等待检阅的士兵。有奶奶的身边脚旁,紧跟着那几个一手喂大的小家伙,就像是贴身的侍卫,寸步不离。

  好了,去吃饭吧,等会我再给你们好吃的……其他几个小不点也凑了过来,蹲在不远的地方观望着。等着有奶奶从口袋里拿饼干出来……嗐,就属你们几个嘴馋……今天还没出门呢,没有,真没有……有奶奶拍了拍衣服口袋,还把口袋翻了出来。看看,是不是没有……哎哎,不许打架,都还有呢,多得是……麻梨树下,几只麻雀不知为了什么打成了一团,惹的其他的麻雀都放弃了饭盆,聚在一起围观……

  咳——咳咳——

  真难受,咳得都没劲了。有奶奶弯着腰扶着双膝,脸都呛红了。唉,她叹了口气,可心里还是挺高兴的。高兴是因为昨天刚领了退休金,工资涨了一百多块钱,以后每个月都有。其他乱七八糟的还给补贴了两百块,能买好多斤小米呢。以后就能多买小米,少买点玉米碴子了。而且,米铺的胖老板还送了不少长虫的小米给有奶奶,说是以后有这样的都给有奶奶留着……天凉了,带着孩子来的麻雀多起来了,让他们多吃点、吃好点……

  咳——咳咳——

  得忍住不咳,有奶奶低下头用手背捂着嘴,看见衣襟上有点脏,顺手抹了抹,衣襟上脏了的地方见了水,变得油亮油亮的泛着光……给自己买件新衣服吧。有奶奶一直想买件新衣服,她都去看了好几次了,有件暗花的灯芯绒褂子挺不错的,春秋都能穿,冬天还能套棉袄——多好!就是有点贵,得三百块钱呢。

  麻雀们已经停止了争吵,都安静了下来。因为来了一小队过路的画眉鸟,画眉鸟的队伍“人强马壮”个个膀大腰圆,立刻占据了饭盆附近的有利位置,狼吞虎咽地啄着米粒。看来也是饿坏了……

  再去给划划价,肯定能再给优惠点。咱们也不能总是邋里邋遢的不是……有奶奶打定了主意,心里美滋滋的,好像暗花的褂子已经穿在了身上。有奶奶高兴,高兴是因为马上她就要过生日了——八十大寿!哈哈,八十大寿可不能含糊了,平时马马虎虎的也就凑合过去了,八十大寿可不行。嗯,过八十大寿还得要些什么?对了,还得有个生日蛋糕。蛋糕有奶奶也去看了好几次了,都是正宗奶油的还标着好看的奶油花,有玫瑰花、百合花,还有叫不出名字的外国花,里面据介绍还暗藏着各种水果,顶上还有个巧克力做的小牌牌,上面可以写上你的名字,然后再写上——祝你生日快乐!啧啧,多好!要是上面再点上蜡烛,那可真美……想着想着,有奶奶笑了。好像摇曳着烛火的大蛋糕就摆在自己面前……尊敬的有奶奶,请您老人家许个愿吧,好!那我可就许了啊!……哈哈,多好!

  咳——咳咳——

  好!吃了中饭咱就看看去。看看褂子,看看大蛋糕,要不再看双鞋吧,老话说得好啊,脚下无鞋一身穷……行了,别看了!再看钱包可就瘪了……那有啥,看看呗,咱就看看还不行?好!看看就看看……

  唉!这腿怎么这么沉呐,老喽!老喽!……中午吃点啥呢,还是煮面条吧……面条搁在哪了?在——在柜子里?嗯,对的!在柜子里呢……想起来了,昨天晚上煮了一点,还剩了一小把呢,是给今天留的……对的,就在柜子里呢……

  咣当——有奶奶把后门关上了。麻雀护卫队想跟着有奶奶进厨房,被拒绝了。厨房里很危险,又是火又是锅的,那可不行。大家就都隔着玻璃窗往里观察,心眼小的就觉得是有奶奶自己躲起来偷吃好吃的,越想越气,就用尖嘴“哆哆哆——”地啄玻璃。

  有奶奶想了想转回身把门打开,留了一条缝——万一孩子们回来了呢。

  风终于停了,它吹了这么久实在是辛苦了。可受不住它这吹拂的花啊、树啊,一夜之间枝叶就都黄了枯了,零零落落地往下掉。受得住的就都还孤零零的坚持着,挂在那里任凭风雨吹打着。这孤单零落的枝叶,像是传递着信号的令旗。来院子里打食的麻雀们见了这“旗”,行色更加匆匆,一趟又一趟地在这个“家”和那个家之间奔波着。

  咳——咳咳——

  好像咳得不厉害了,吃了药,感觉好多了。今天的天气特别的好,天空清澈悠远,从天际还隐约传来阵阵悠扬的鸽哨声。

  有奶奶今天起了个大早,梳好了头,穿上了心仪已久的新褂子,暗花的灯芯绒料子挺括有型,中式的立领映衬着她微红的脸颊,耳畔灰白的短发更衬托出了她的端庄秀雅。

  今天咱们包饺子,吃好吃的。我给你们准备了各种果仁和点心,还有你们最喜欢的小饼干,大家来了就请随便,都别见外,可先说好了——都别打架啊!她端着装得满满的饭盆朝着墙头树梢间的小鸟们吆喝着,引得上面一片欢腾!

  馅都和好了,面也发的差不多了,饺子包好了就下锅。我吃有肉的,你们吃素菜的。跟着有奶奶的小麻雀们都觉得好开心,有两个还跳到了她的肩头上。

  咣当——

  有奶奶关上了门,又打开了门,依旧的留了一条缝……

  面发的差不多了,等下就做“生日蛋糕”……有奶奶决定还是自己来做一个蛋糕。因为奶油蛋糕太贵了,而且可能很甜,电视里都说了:岁数大了吃甜的不好。里面暗藏的水果虽然诱人,但还不如买点水果和果仁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愉快一些。有奶奶不会做蛋糕,但她会烙饼——咱们烙个饼也不差。只是蜡烛没地方插了,这倒是有点遗憾,但咱们在上面摆上大葱吧,看起来也差不多吧。不过不知道朝着大葱许的愿,还能实现不……哎,你看这大葱多白,虽然不甜,但是实在是又辣又冲,兴许还能治感冒呢……

  咳——咳咳——咳咳咳——

  怎么又开始咳了,等下再去吃点药吧……对了,是不是没吃药啊?好像是吃了吧,不对不对……让我好好想想……

  面发的非常好,有奶奶弯下腰按了按面团,刚想直起腰,觉得头有点晕,心窝里一阵发紧,身子一歪,她重重地摔倒在了地板上……

  ……

  今天的夕阳是金色的,特别的柔和,一缕余晖从门隙间穿过,暖暖地映照着她安详的脸庞。小麻雀们都围在外面,从窗外、从墙头、从树枝间,默默地注视着她……

  ……

  唉!这一觉可睡得真香,有奶奶伸了个懒腰,还不想起来呢。哦,对了我怎么躺在地上了……还要包饺子、烙生日蛋糕呢。可这一觉睡得可真舒服啊,让我再躺一会,你看这一觉睡得病也好了,一点也不咳嗽了,真好!

  哆——哆哆——

  喂!你们几个别敲窗户了,我可没偷吃东西啊……

  哆——哆哆——

  咦!不对,是有人敲门,我得赶紧起来看看。有奶奶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把门打开……
  哎呀!哎呀!是“团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哥呢?

  妈,我在这呢,我们是一起回来的。“大树”手上拎着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正是有奶奶看了很久的那种。

  我就说你们要回来,我等啊盼啊,等的我连门都不敢关……你看,幸好我没关门,不然你们回来了连家都进不了……

  奶奶好!奶奶咱们晚上一起吃蛋糕……团子和大树的两个孩子拉住有奶奶的手,搀着她往屋里走……

  哎呀!两个孩子都长这么大了?上几年级了?什么时候回来的……

  哎!这不是老陈和老邱吗,你们……

  我们来看看你,今天是你的生日,其他同志都在加班加点的忙生产任务呢,车间里就委托我们做代表了……老陈递过手里提着的一袋苹果,刚想继续往下说,被老邱打断了。

  什么叫委托我们?是委托我好不好,是你非要跟着一起来……说这话的是老邱,老邱眼睛朝上翻着轻蔑地说……

  老陈也不示弱,歪过头说,你这人这就没意思了,我可是先说清楚了的……

  借口,你就是想趁机早点去托儿所接孩子……

  你……

  好了好了,都来里面坐,我给你们泡茶。

  小有,小有……

  外面是谁啊?怎么不进来呢。有奶奶赶紧走出门去……

  原来门外站着的是胖胖的曾主任。

  老曾,屋里坐吧,我茶都泡好了……

  嗯嗯,我知道。老曾神色异常凝重地说,今天你过生日,等下李厂长要来祝贺并发表重要的讲话,我先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好了好了,他哪次讲话不重要?你先进来喝口水再说……

  不了不了,他马上到了,我这就去迎接他……对了,等等你安排大家在门口列队欢迎啊……记得要鼓掌……

  唉!望着老曾远去的背影,有奶奶叹息了一声,转身回到了屋里。刚一抬头,看见客厅的角落里坐着的小敏,小敏静静地看着有奶奶,那忧郁的眼神让有奶奶不忍直视……

  我应该听你的,你真没说错……小敏悲伤地望着有奶奶。

  有时候,拐个弯其实结果未必有什么差异,但你也没有错,做人是得有原则……

  你说得对,可是……

  我知道,我知道,我还不了解你吗……等我一下啊,我得去包饺子了,等等咱俩再好好聊聊……

  行,我来帮你吧……

  得嘞,你先歇着吧,我先把面剂子揪好,等下还是你来赶皮我来包……

  成……那你等下叫我。

  有奶奶回到了厨房,一进门,看见“他”——正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

  你——有奶奶哽咽住了……

  “他”带着眼镜,正抱着本书在认真地看着。

  你——你啥时候来的?你还有闲心躲在这看书呐,家里那么多事,就剩下我自己一个人,忙都忙不过来,你也不来帮我,你跑哪去了你……有奶奶伤心地哭了起来,泪水滑落下来,像断了线的珠子,止不住滴滴答答地往下淌……

  你别急,等等我把这几页看完了我就来帮你,晚饭我来做。今天是你的生日,你就只管陪着大家聊天就行了,好好休息一下吧……哎!咱们家的围裙在哪呢?我刚才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

  热气腾腾的饺子出锅了,蒸腾而起的热汽在玻璃窗上凝结出了一层薄雾,从半掩着的门缝里透出来的灯光安静而又祥和,屋里时不时传出的阵阵欢声笑语,让整个院子充满了生机……

  雨檐下的菊花慢慢地舒展开来,纤细的花瓣随着微风轻轻地摇摆着——似歌似舞。

  2018年夏末于成都红色村
作者:闲云了了 时间:2018-08-09 05:26:51
  拜读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0 17:05:29
  拜读,学习,支持O(∩_∩)O~~
我要评论
作者:米苏2018 时间:2018-08-10 19:01:16
  拜访文友,学习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火鸡菜鸟 时间:2018-08-10 22:31:14
  上面的拜读个毛,有几个人认真看了?我最讨厌这种顶帖索顶的人。
  把一腔爱子之心都倾注在了小动物身上的空巢老人的孤独。
  看后有感,是什么打散了老人的幸福晚年?是随波逐流的生活,是羽翼丰满的成长,还是负亲辜恩的灵魂?
  我想我们都看懂了
  谁都有父母,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有空看看他们,不用花很多钱,只需要你像个孩子在他们身边
我要评论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1 09:28:04
  周末快乐,支持文友(*^▽^*)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8-11 09:36:10
  支持大作
作者:风沐雨1 时间:2018-08-11 10:12:18
  支持。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2 09:24:55
  支持文友!
  兄台的昵称就是一段离奇、悬疑的故事(*^▽^*)
我要评论
作者:苏州五针松 时间:2018-08-12 10:48:17
  支持大作。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3 11:20:28
  周一来报到,大赞(o^^o)
  
作者:布道者2016 时间:2018-08-13 22:25:21
  拜读大作!!!!!!!!!!!!!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4 08:13:12
  拜访文友(o^^o)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8-14 23:16:09
  空巢老人,自生自灭。唯有一群麻雀陪伴余生。
作者:村人老李 时间:2018-08-15 08:21:05
  大赞文友(^_^)v
作者:龙青显 时间:2018-08-15 21:37:12
  空巢老人的凄凉晚景,这是中国一个普遍的现实。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