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害得自己家破人亡,还在灵堂上侮辱我!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00:23:37 点击:271 回复:39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挂着绸布白花的纪家大门敞开着,里边站了不少穿着黑衣的人,可是和寻常的灵堂有些不同的是,前来吊唁的人都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跪在棺柩前的年轻女孩。
  “哭?她还有脸哭?如果不是她自己蠢,家里的公司怎么会被未婚夫鸠占鹊巢?现在好了,气得她爸中风,她妈撒手人寰,啧啧,她还有脸哭……”
  亲戚的议论声不大不小,却稳稳落入纪南星耳中。
  她冰凉发白的手上紧紧的攥着一叠纸钱,熊熊火光映着她满脸泪痕的小脸。
  纪南星已经跪了四天,不吃不喝,原本纤细的她,身形摇摇晃晃,随时都能倒下。她哭到眼泪都干了,但听到这些话时,心还如同刀子剜过般的痛。
  “小姐,夫人在天有灵看到你这样不顾自己的身体,会心疼的……”还是家里的老佣人忍不住出言安慰道。
  天都快要塌下来了,身体如何又怎么样。
  临近中午,灵堂客厅突然闯进来一伙人,他们抬进来好几个花花绿绿的花篮,这扎眼的鲜艳与灵堂的黑白庄重即刻形成强烈反差。
  花篮这种张灯结彩的场合彩出现的东西此时现身灵堂,显然是有意对死者不敬,大家正在猜测是谁敢这么干时,只见这伙人放下花篮,训练有素般站成两排,列队恭迎一个穿着纯白衬衫的年轻男人走入。
  二、
  他高大挺拔,五官精致,可他眼神冰冷,面上寒霜逼人。
  牧墨白——在场的人没有一个人不认识,他出现在大家眼中,没人意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
  “清场!”牧墨白冷冷的声线,不容置疑的气场,震慑住一部分人,没等人赶,主动离开。
  纪南星依旧跪着,无任何反应,似早已知道牧墨白回来,谁也不知道,她的牙关紧紧咬着,手指扣进手掌的肉里,拼命扼制自己的愤怒。
  牧墨白黑眸隐晦看着背对着他的女人,嘴角阴冷勾起,一步一步走进纪南星。
  “牧墨白!你不要太过分了!滚出去!”纪南星用尽自己最后的力气,猛站起来,怒吼,清澈的眼睛,冒着怒火,指着眼前这个把脚放在支撑棺材一角的凳子上的男人。
  她是瞎了眼,看上这个男人!如果不是她爱上披着恶魔的皮装着天使的他,她的妈妈就不会去世,她的爸爸就不会病倒,她就不会家破人亡!
  如今,他还是不肯放过她,放过她的家人!
  “纪南星!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牧墨白俊脸阴沉,动作之快,一手掐住纪南星的脖子。
  瞬间,纪南星的小脸由白变青,有那么一刻,她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她也不想去挣扎,就这样死去,死去……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9次 发图:22张 | 更多 |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00:24:00
  三、
  牧墨白看出她的想法,手上使劲,狠狠甩开纪南星,纪南星跪了四天,双脚早就僵硬没有知觉,刚刚是她硬撑着,这一甩,她如薄纸撞上后面的椅子上,后背反弹,整个人趴在地上,嘴角点点血珠滴在地面。
  纪南星意识模糊,她用指甲扣着自己手掌的肉,她不能倒,她还没有送走她的妈妈……她不能倒……
  牧墨白双眸被纪南星的血刺红,压下心里那丝异样,大力拉起纪南星,“想死?没那么容易。”
  “嘶啦——”
  纪南星身上的衣服两半落地,精致玲珑的身材,吹弹可破的细嫩肌肤暴露空气中。
  “你想干什么?”纪南星清醒不少,眼神惶然,努力想推开牧墨白。
  “干什么?纪南星,我要你一辈子记住今天的耻辱!”
  话音落,牧墨白陡然大力扒掉跪伏在地的纪南星的裤子,毫不客气的深深刺入纪南星的身体里。
  “啊!——”纪南星疯狂挣扎起来。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02:52:18
  四、
  她的面前就是母亲的遗照,那温柔的面庞此刻正噙着笑看着她,看着她的女儿被身后的男人羞辱至尘埃!
  “不!不要!”
  “不要?为什么不要?你的身体比你这张嘴诚实多了!”牧墨白猛地加大了力道,那种令人羞耻的晕眩感刺激得纪南星眼泪横流。
  妈妈……对不起……
  纪南星埋下头去,闭起眼睛,“恶魔!恶魔!你会得到报应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被放开,冰冷的眼泪不断从眼角滑落,重重跌落在地。
  牧墨白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冷冷瞥了一眼瘫在地上的纪南星,半蹲着身子,捏住她的下巴。
  “报应?我牧墨白就是报应!纪北辰还在医院,不想他躺进这棺材,你就给我好好听听。”牧墨白留下一句话,转身走了。
  纪南星死寂的眼睛在听到父亲的名字,有一丝松动,好一会儿,她缓缓撑起来,捡起自己的衣服。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11:55:41
  五、
  “纪南星同学,请你立刻马上到学校一趟!”校长亲自打的电话,纪南星还未来得及问情况并请假,电话已挂断。
  纪南星此时人在墓地,母亲马上就要下葬,校长这么着急找到她,会是什么事?
  她咬着牙,忍着下体撕裂灼烧混加的疼痛,坚守完了下葬仪式,接着才忍着巨大的悲痛往学校赶。
  而她还不知道,此时的校园就像一锅滚滚的沸水,热闹翻腾。
  “这个纪南星长得倒是清纯,没想到这么婊。所以这种白富美也就是装逼厉害而已,背后其实还不是骚浪贱!”
  “啧啧,你看看她那副欲求不满的样子,和那些站街女有什么区别啊。”
  “不要讨论她了,跟这种名门野鸡在同一间学校我都觉得丢人!”
  ……
  进入学校,纪南星再迟钝,也发现大家看她眼神不对,就连平时跟她走得近的几个同学,见到她都走得远远的。
  纪南星没有精力去想这些问题,加快步伐,朝校长的办公室方向走去,会经过学校中间的广场。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11:56:36
  六、
  “唔……啊……快,快点……我还要……要嘛……”
  纪南星如雷击中一般站立住,身躯剧烈颤抖,握着手机的手发抖。
  这是她的声音!可她什么时候发出过这种暧昧的声音!!!
  纪南星缓缓抬起头,看向广场正中央地屏幕上,离她的位置不远不近,正好看得清清楚楚,是昨天牧墨白在灵堂上强迫她的画面,她的整张脸被放大,而牧墨白是背对的,连个轮廓都没现出来。
  牧墨白!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纪南星小脸煞白,身躯摇摇欲坠,手机的铃声响起,屏幕亮起。
  “纪南星同学,道德败坏,扰乱校园风气,学校正式通知,你被开除学籍了。”
  早已流干的眼睛酸涩,眼泪涌出,滑落嘴巴,淡淡地腥味,纪南星死死握着手机,“咔嚓”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手机屏幕破裂。
  “呸,真不要脸。”不少人走过纪南星身旁,吐了一口出唾沫。
  纪南星崩溃逃走。
  回到家里,纪南星见到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
  牧墨白手上一根鞭子,眼眸燃着焰火盯着纪南星进来,纪南星只想离牧墨白远远的,转身要离开。
  牧墨白的速度比她更快一步,大力扯过纪南星,用脚光上门,如瘟疫般刹间放开纪南星,纪南星失去支撑倒在沙发上。
  纪南星撑着身子爬起来,一点一点往前爬,她决不会再让他羞辱。
  “想逃?”牧墨白挥动手上鞭子甩在纪南星身上,“你的恶毒还真是遗传了你的父亲!”
  纪南星紧咬地牙关,没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
  她痛的不是身上的伤口,而是支离破碎,在流血的心。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09 21:54:15
  七、
  “就算你逃到天涯,我也一定会把你抓回来。”牧墨白捏住纪南星的下巴,下巴的肌肤紫青,纪南星被迫对视着牧墨白。
  “你-到-底-想-干-什-么。”纪南星咬着嘴血,一字一句地说。
  这样的纪南星更是刺激了牧墨白。
  “你不是想出名吗?出名是要付出代价的。”牧墨白像是地狱归来的讨债者,一鞭一鞭抽打地纪南星。
  不知过了多久,纪南星快要晕死过去时,才知道,原来楚雨汐住院,原因是收到短信,看到纪南星和牧墨白上床的照片,受到刺激。
  纪南星想说不是自己做的,但她没有力气,她也知道,就算解释了又怎么样,他也不会信。
  “如果雨汐有任何意外,我就废了纪北辰。”
  音落,牧墨白离开了纪家。
  纪南星彻底失去了意识。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0 08:36:54
  八、
  “纪小姐,请你马上来医院缴费,否则我们也只能请你的父亲出院。”机械无情的声音传入纪南星的耳里。
  “我马上就来!”
  纪南星直奔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医生眼皮都不抬,冷冰冰的丢给她缴费单,“你们纪家可是豪门啊,拖欠医院的钱不觉得脸上没光?”
  “不会拖欠的,就是我现在一时间……拿不出那么多。”面对这般羞辱,纪南星却一点没有发脾气的心思,她咬牙赔着笑,“医生,能不能宽限几天?我一定会想到办法……”
  “那你去找院长吧,这种事我做不了主。医院可不是慈善机构。”主治医生就像看丧家之犬似的,眼带嘲讽的笑意说道。
  纪南星又朝院长的办公室跑,跑得急,勾到一名护士推着的车,狼狈地摔倒在地上。
我要评论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0 11:14:56
  九、
  “没长眼睛啊?!”护士一认出地上的人是纪南星,说话不好听就算了,还翻了个白眼,“这不是有名的小荡妇吗?还敢出来丢人现眼?果然高级婊的专业素养就是不一样呢,还这么招摇过市,该不会是打算来医院玩什么病房play吧……咦,真是脏死了,也不怕把自己还躺在病床上的爸爸活活气死?”
  说完后,护士嗤笑一声,推着车走了。
  如今什么阿猫阿狗都可以跳出来踩她一脚了?
  纪南星苦笑,真是虎落平阳人人欺。
  她挣扎着要爬起来,视线里陡然出现两双一尘不染的鞋子。
  “纪小姐?”一声娇弱柔软的嗓音喊了她。
  纪南星抬起下巴,看到她最不想看到的两个人。
  冷冽的牧墨白,娇美的楚雨汐……楚雨汐正半靠在牧墨白的身上,牧墨白无任何表情的低眼看过来,就像在看一块抹布。
  呵呵,真是好一双璧人。
  纪南星突然想起病床上的父亲,这次医院通知的突然,那只有一个可能,就是牧墨白动的手脚。
  为什么!
  纪南星抓狂地爬起来,死死锁着他的身影,“牧墨白,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你还想要怎么样?!”
  他一次次的羞辱她,又一次次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他当她纪南星是什么?玩偶吗?
  牧墨白眼瞳狠厉,盯着纪南星绝望中依然透露着倔强的小脸。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0 11:17:21
  十、
  “纪南星,别演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牧墨白的语气愈发冰冷,“哗众取宠完又来我面前装可怜?真恶心。”
  纪南星浑身发抖,还没说话,却见牧墨白身边的女人微微侧过身子。
  “牧哥哥,那件事情嘛……我当然相信你,我也相信纪小姐不是故意的。你看,我现在不是没事了吗?”楚雨汐倚在牧墨白胸口,娇滴滴的说道。
  牧墨白脸色缓和,伸手捏捏楚雨汐的小脸,很轻的“嗯”了声,眼神宠溺,动作暧昧。
  屈辱和愤怒一瞬间充盈纪南星的胸膛,她一刻也不想多留,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纪小姐刚刚跑得这么急,是要为了伯父的医疗费筹钱吧?”楚雨汐的声音依旧温柔可亲,“其实,你父亲的医药费,我可以先帮你垫付,而且,我还想给你介绍工作,让你有能力还清这笔医药费。”
  真是个好人啊。
  这么好的条件,这么高姿态的施舍,纪南星明明厌恶,却不能任性拒绝——她的傲骨和父亲的生命比起来,一文不值。
  牧墨白扫了一眼纪南星,黑眸中夹带浓浓的鄙夷,淡淡地点头。
  娇道:“牧哥哥不会反对的吧?”
  “当然。”随后,楚雨汐扬起小脸,笑得如同春日娇花,她亲昵的摇摇牧墨白的手, r>  纪南星转过身,直直地望向楚雨汐,“楚小姐是认真的吗?”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0 11:23:47

  十一、
  “我正好缺一个助理,你来试试吧。你欠我的医药费就用你的工资慢慢还好了。”
  “好。”纪南星的手紧捏成拳,指甲已经嵌入肉中,血从一道道月牙形的伤痕里渗出,她却感觉不到疼。
  谁知道在不久的将来,等着她的会是什么。
  病房里,纪北辰安安静静地睡着,纪南星替他掖好被子,认真的说:“爸,我一定会让你好起来的。”
  “傻孩子。”纪北辰不知什么时候睁开了眼睛,他的精神不大好,脸有些发肿,看起来沧桑了许多。
  “爸。”纪南星轻轻喊了一声,声音有些哽咽。
  纪北辰无力抬起手,纪南星连忙握住。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纪北辰温柔地看着自家女儿。
  “要不是我,纪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眼泪在纪南星眼眶中打转,可她坚持着不让它们落下。
  她不能再让父亲  次日,纪南星木着脑子到牧墨白公司报道。
  还未来得及问自己的工作,就被通知去酒宴,楚雨汐在那等着她。
  宴会,理应穿礼服,纪南星上身蓝色T恤,下身牛仔裤,她没有时间换。工作要紧,她顾不上那么多,再次打个车到宴会现场。
  宴会门口,停下一辆价值不菲的豪车。
  纪南星远远看着,一道高挑身影出现在大家面前。
  一身白色蕾丝连衣裙,纤细修长的腿,气质上佳,人群的宠儿。
  另一边车门打开,高大伟岸的身躯,引起不小的惊呼。
  纪南星嘴角僵硬,神经紧绷,微偏过头,然而,楚雨汐看见了她,笑容灿烂地朝她走过来。
  “南星,你怎么在这里?过来。”楚雨汐温柔地喊纪南星的名字,像在叫她的宠物。
  她这一喊,不少人认出纪南星,鄙视着纪南星,夸着楚雨汐的善良。
  纪南星早已麻木,她淡然走过去,不经意间对上牧墨白的视线时,只觉得十分讽刺。
  宴会进行一半,楚雨汐说自己冷,让纪南星去房间给她拿一件衣服,刚碰上衣服,闻到一股奇怪的气味,还未深究,她就失去了知觉。劳心费神了。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0 20:10:27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00:43:46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09:38:25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11:58:45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12:48:35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13:55:19
  十九、
  “居然还留着她那条贱命?要你们这群废物干什么?!”楚雨汐的病房里传来女人愤怒的咆哮声,但这声音过后,室内又归于平静,仿佛一切从未发生。
  半日后,牧墨白行色匆匆赶来,浑身上下散发着令旁人胆寒的气场,“出什么事了?医生不是检查过了,说她身上的伤没有大碍吗?!”
  “雨汐姐她……她说,那群人绑架她之后,狠狠的踢了她的肚子。她实在不放心,所以又去做了一次妇科的专项检查。医生说,她的子宫确实受了很严重的损伤,以后可能……可能没办法生孩子了。”楚雨汐的助理说这段话时,全程低着头,唯恐生疏的撒谎技巧会泄漏掉其眼底的心虚慌张。
  牧墨白听完后并没有流露出多夸张的表情,他仍旧神色淡淡,只是在进入楚雨汐的房间之前,很是正式的抻了抻西装。
  房内,楚雨汐面色虚浮的躺着床上。她的右手腕已经包扎好了,洁白的纱布里透出一线血红,有些刺痛牧墨白的眼。
  “牧哥哥……”楚雨汐一开口就声音哽咽,仿佛有千言万语却难以启齿。
  牧墨白在她身边坐下,轻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傻汐汐,没关系,天塌了还有我顶着,不要再做蠢事了。”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16:26:07
  二十、
  楚雨汐用朦胧泪眼凝视着牧墨白,“可是牧哥哥……你的傻汐汐想给你生孩子,属于我们的孩子……”
  牧墨白俯首轻吻楚雨汐的额角,“别担心,现在医学技术这么发达,一切都有可能。”
  “不!没有了!”楚雨汐情绪激动的痛哭起来,芊芊玉手紧紧抓着牧墨白的衣裳不放。
  牧墨白冷眼看向傻站在一旁的助理,命令道:“去把医生给我叫来。”
  几分钟后,医生肃容走入了这间病房,一看到楚雨汐的眼神,她便轻轻叹了口气。
  “楚小姐的身体确实伤的很厉害,她的子宫就像一个有裂痕的花瓶,根本无法孕育胎儿……一旦强行妊娠,伴随着胎儿的逐渐长大,她将时刻面临着生命危险,而且孩子也不一定能保住……”
  女医生抿了抿唇,口中有些发苦的建议道,“其实只要你们两个人真心相爱,去领养一个孩子来抚养也能组成一个完整的家庭……”
  “行了,你出去吧。”牧墨白冷冽的打断医生的话。
  楚雨汐低低的哭声从被子里传出,牧墨白回过身去再度轻轻摸了摸她的头。
  “一定会有办法的,相信我。”
  “牧哥哥……”楚雨汐从被子边缘露出红通通的眼睛,“其实,也不一定要收养……我爱的是牧哥哥你,即便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只要是你的孩子,我都愿意当成自己的孩子……”
  牧墨白动作轻柔的掩住楚雨汐的嘴唇,似乎不想让她再说下去,“好好休息,别说傻话。”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18:01:45

  二十一、
  “不!我是认真的!”楚雨汐的态度忽然变得有些强硬起来,“我愿意给纪南星很多的钱,让她代孕,让她生下牧哥哥的孩子!别人……我信不过,但是纪南星……她需要钱救她爸爸,我们和她做这笔交易,不怕她节外生枝……”
  像是做了很重大的决定后费尽心神似的,楚雨汐露出疲态,哭得更加令人心疼。
  “汐汐,这事不是儿戏,让我想想。”
  对于纪南星的身体情况,牧墨白是清楚的。她体质不好,若要没有丝毫准备的突然怀孕,她承受得了吗?
  “牧哥哥,难道你害怕自己会因此对纪南星产生感情吗?你……是在心疼她的身体吗?”楚雨汐的眼睛睁得大大的,如同害怕受伤的小鹿。
  爱她?恨都来不及!
  可是昨天看到她满身伤痕,他的心又为什么好像被人撕扯拉拽着,疼得几近窒息?
  一想到这个女人也许突然有天会从他的生活里消失,他就……
  “她是死是活都跟我没有关系,我为什么要心疼她?既然汐汐可怜她,要把这件事交给她来,那我听你的。”
  楚雨汐乖巧的擦掉眼泪,环住牧墨白的腰肢,“我知道牧哥哥对我最好了。”
  纪南星被选为代孕者的消息很快跳进了她的耳朵。
  她身上被歹徒打出来的道道伤口还疼得她头皮发紧,楚雨汐突然出现在她面前宣布的这个结果,让她觉得自己更像一个被人丢在地上踩了几脚又重新捡起来要沉入冰湖的破布娃娃。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1 23:10:16
  二十二、
  “我知道,为了你爸爸的医药费,你什么都肯做的。”楚雨汐望着纪南星的照片粲笑道。
  纪南星不知道,楚雨汐一转头就给了负责代孕手术的医生一大笔钱。
  “她是个有福气的人,既然这么有福气,那怎么能走寻常路线呢?多怀几个吧,三阳开泰,多好,多吉利啊。”
  “可是检查结果显示,纪小姐的身体并不适合怀多胎。强行这样做很可能会一尸几命——”
  楚雨汐凌厉的回过头瞪视医生,“是吗?”
  医生再也不敢多嘴。
  几天后,纪南星被楚雨汐的保镖强行拖进手术室,她的哭喊声令走廊里的每个医护人员都打了个寒噤,让他们感觉自己见证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死亡的开场。
  “喊什么?就这么浪吗?恨不得让全世界都知道你要怀我的孩子了?”牧墨白原本是来让医生提取精子的,可是看到泪眼朦胧的纪南星,他赶退了所有人,解下皮带,将纪南星摁在了洁白的病床上。
  “不!不要!”
  他的坚挺生生刺入她柔软的身体,吸紧的力量让牧墨白的眼神变得格外狂野。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2 18:50:57


  二十三、
  “很幸福吧。”
  纪南星的衣服都还没来得及穿好,楚雨汐就突然走了进来。
  她的身后还跟着几名戴着白口罩的医护人员,他们不由分说的将纪南星的手脚用医用带固定在了床边,仿佛此时她不是一个赤裸的活人,而是没有生气的人偶。
  看着床单上那些欢爱过后留下的痕迹,楚雨汐心中怒火翻涌,却又没有挪开视线。
  “你很爱牧哥哥吧,你看看你都这么湿了……”
  “楚雨汐你真让我恶心!”纪南星咬牙骂道,“你口口声声说你爱牧墨白,却连孩子都不愿意跟他生!”
  “看起来你很关心我?”楚雨汐弯唇一笑,“纪南星,我和牧哥哥还有很多很多机会变着花样相爱,可惜你都看不到了呢。”
  纪南星面色一凌,“楚雨汐你什么意思?!”
  “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会允许你这个肮脏贱货生下牧哥哥的孩子?”楚雨汐的笑容里带上了一丝诧色,在纪南星看来,楚雨汐已经不单是个恶毒的女人,她那双晶莹明亮的眼睛仿佛变成了蛇的眸子,淬着毒液,甚至下一秒就能吐出猩红的信子。
  “纪南星,你不配!所以,你的肚子里绝不可能生出牧哥哥的孩子!”楚雨汐那令人发毛的声音让整间病房显得更加森白可怖,“牧哥哥很快就会知道,你纪南星真正怀上的,其实是东皓澈的种!”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3 22:18:39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4 13:12:48

  

  
楼主唇妖88 时间:2018-08-16 00:37:55
  二十七、
  尽管纪南星最终低头,可牧墨白并不因此就完全信任于她。
  他重新给她安排了住处,让她24小时处在他的严密监控下。
  头几个月的艰难终于被纪南星坚忍的挺过去,楚雨汐安排了人两次在纪南星的饮食中下药,可纪南星即便高烧到了41度,身下都已经出现斑斑血迹,孩子仍然坚强的留在了她的身体中。
  那已经不再是一个黄豆大小的胚芽,孩子已经初见人形,是一个有知觉的小生命体了。
  每当想到这一点,纪南星心中就情不自禁的萌生出了一星微妙的希望,而楚雨汐这边则是成倍的恨意。
  “我怎么养了你们这群废物?”楚雨汐端着红酒杯,看向窗外淅淅沥沥的雨滴,绝情道,“都给我滚!”
  “楚小姐别生气……我们也没想到她居然像打不死的蟑螂一样。楚小姐,再给一次机会吧!这一次,我们一定让您满意!”
  当日半夜,纪南星和寻常日子一样,夜半惊醒,满身大汗,喉干舌苦。
  原本按照惯例,佣人会在她床头的保温杯里准备足量的热水,可偏偏纪南星要喝时,佣人才发现水已经凉了。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