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绣衣无冕楼》长篇古代权谋小说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4 14:20:13 点击:349 回复:1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楔子

  人人都有秘密。
  从垂髫稚童,到耄耋老者,从终日为柴米油盐忙碌奔波的升斗小民,到为投机弄权费尽心思的贵胄巨贾,人人心底都有不欲为他人所知的小小角落,试图掩藏的,正是这个东西。
  掌握了它,就等于攥住了人心深处的恐惧,敬畏也好,愤恨也罢,都不得不妥协让步。若然善加利用,即可无往不利,纵横捭阖,甚至翻云覆雨,撼动天下,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无冕之王。
  无冕楼的名字正是由此而来。
  江湖传言,在这个低调神秘的情报组织中,专司刺探的成员被称作“寸钉”,可以楔入全天下任何一个地方。你身边的每个人,包括至亲好友,甚至你的枕边人,都可能来自那里。
  ——只要你有这个价值。
  没人知道无冕楼到底在哪儿,甚至连它的外型究竟是一间阁楼、一座地下宫殿,抑或仅是一处宅院、一方铺面,都还是个谜,可百年来它却始终稳坐天下第一的宝座。
  委托——这是世人能接触到它的唯一方式。
  不管是为名为利,还是为爱为恨,无冕楼都会助你达成,而你要做的,就是在各地城隍庙最大的香炉中埋进你的愿望,再等上三日。
  当然,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你需要付出令无冕楼满意的代价,可能是钱,可能是物,也可能是你自己的秘密。
  但凡事总有例外,比如杀人的委托——无冕楼从不沾血,诛的是心。
  无冕楼的主人被唤作夜帝。这并非某个人的名字,它只是一个代号,一个足以令黑白两道都闻风丧胆的代号。
  然而,秘密从来都是一把双刃剑,一不小心便会割伤自己,就算拥有一切,也只能锦衣夜行。如果说世人拥戴的皇帝代表光明之君,那无冕楼主,就是不折不扣的暗黑之王。
  当惊才绝艳、智计无双的神谕之子浴火重生,崛起为新一代夜帝,要用手中掌控的黑暗力量向光明之君发起挑战,向险恶的人心淋漓复仇,天下的格局也将从此改变。

打赏

4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4 14:22:34

  第一章 风云际会

  南渝国,帝都金陵。
  丝丝缕缕的琴音从一处隐秘幽闭的私宅内翩然逾墙而出,音韵清灵洒逸,令人陡生涤尘洗俗之感。
  若是循声望去,便可见到庭院短廊尽头的水榭中,正端坐着一个年轻的操琴者,大半长发垂束脑后,余发随意披散肩头,黑亮的发丝迎风轻扬。他一身雪色广袖交领深衣,未着任何挂饰,唯有右手拇指扣着一枚白玉扳指,随着指尖舒缓的动作泛出柔腻润泽的光晕,一望便知绝非凡品。
  他的五官轮廓甚为精致柔和,唇角始终挂着一丝人畜无害的淡淡笑意,一见之下令人顿生好感。然星眸流转间,那深如秋潭的眼底,却忽地闪过一抹孤绝冷厉之色。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随之一顿,再捻动琴弦时乐声已急转直下,仿若马踏冰河,风卷狂沙,隐隐带出雷霆万钧之势。
  侍立一旁的玄衣护卫柔韧挺拔的身躯不由僵了僵,眉目疏阔的脸上却依旧木无表情,唯有略带沙哑的嗓音暴露了此刻心中的关切,“无瑕,你又想起以前的事了?”
  哥舒无瑕缓缓按压住颤动不止的冰弦,抬起头冲玄衣护卫展颜一笑,笑容暖融融似五月熏风。
  他薄唇微启,正欲答言,突然从廊桥外面风风火火地跑来一个小男孩,约摸十岁的年纪,华服美冠,唇红齿白,宛若一个粉雕玉琢的瓷娃娃。他一面跑嘴里还一面叫着,“老大,夜帝来信啦!”
  哥舒无瑕皱了皱眉,微嗔道:“应该叫师父,或者少主。”
  男孩听闻,当即调脸看向玄衣护卫,黑葡萄似的大眼睛狡黠地眨了眨,“木头脸,你听到了吧,要叫少主。”
  玄衣护卫仍是双眸低垂,岿然不动,根本将他的话当作空气。
  男孩似乎早就习惯了对方的这种反应,也不气馁,一转头又拱进自己师父怀里,撒着娇道:“再过几日就是皇家比武大会了,现在外面热闹极了,我才不要整日窝在药铺里,我要出去玩!”
  哥舒无瑕伸出手掌宠溺地揉了揉他的额发,口中纠正道:“童儿,经管玉壶春药铺虽然只是个委托任务,但习武之人懂些医理总是没错的。在你把铺子里的药材认全之前,我是不会让你无聊的。”
  童心当即起身,低眉顺眼地递上手里的字条,小嘴儿扁扁的,一副受了莫大委屈的样子,哥舒无瑕见状不禁摇头失笑,边展开字条边随口问道:“护国将军府那边可有动静?”
  “他们比咱们晚三天到京,白胡子的将军爷爷今天一早就进宫去了,那个姓洛的大个子除了练功就是看书,压根没出过门。”
  童心情绪不高地撇了撇嘴角,“老大,我觉得你一直心心念念的大个子也不怎么样,而且脑袋还有点问题。之前在姑苏时咱们把药方交给他,他居然亲自跑去爆发疫病的南皮村给病患喂药。万一药不灵,自己也被传染了,岂不白白丢了性命?”
  哥舒无瑕将字条攥入掌心,口中淡淡一哂,“被我选中的人,若是连这点胆魄都没有,如何凝聚擎天之力,助我完成计划?”
  童心似懂非懂地搔搔头,忽又笑道:“对了,老大,会打架的木头人我已经做好啦!”
  看他一脸自豪,哥舒无瑕含笑问道:“那你想不想找些高手来试试它的威力?”
  童心忙不迭地点头,“在哪儿试呀?”
  哥舒无瑕笑容清浅,“比武选帅的擂台上。”

  入夜,虽已过初夏,仍是夜凉如水,清风拂过,不免遍体生寒。
  哥舒无瑕身披玉色外氅,独自垂手立于内院的蜂腰小桥上,仰望着头顶被一层薄雾笼得面目模糊的那弯新月,表情沉郁,不知在想些什么。
  少时,他身后有一阵轻微的步履声传来,人未至,已有清雅的香气随风飘来,丝丝缕缕地萦绕鼻息之间,渐近渐馨。
  他并未回头,只淡淡开口,“你怎么来了?”
  来人一袭夜行紧身衣,削肩细腰,体态窈窕,行至近前方默默摘下覆面黑纱,露出一张妩媚纤巧的瓜子脸,肌肤胜雪,眉目如画,带着种江南烟雨的味道。
  她稍作迟疑,才轻移莲步又向他走近了些,轻声道:“我知道不该擅自跑来看你……但你人既已到了京城,我……”她的语声渐渐低了下去,一双秋水为神的眸子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光亮。
  听出她话语中的不安和些许凄然,他忍不住转回身来,向她徐徐说道:“心雪,你毕竟是坤堂堂主,若是让夜帝得知你我私下往来,不单会影响我的计划,你自己也会有麻烦。”
  梅心雪轻轻垂下眼帘,“嗯……以后我会小心的。”
  看着她在夜风中尤显娇怯不胜的模样,他微叹了一声,道:“你来了也好,我正有件事要你帮忙。”
  “有什么我能做的,你尽管说。”听到他有事相托,她似乎有些高兴。
  “武魄使甄凡向来对你惟命是从,你叫他私下到我这里来一趟,不要惊动夜帝。”
  “与比武选帅有关?”梅心雪智珠剔透,当下猜出了几分。
  “不错。要把太子一党的人全部淘汰出局,有他在胜算更大。”
  “我这就去办。”梅心雪螓首轻点,想了想又道,“听说此次比武选帅,不但皇上会驾临观战,太子和文武侯更是拿下了督办一职,你要多加小心。”
  哥舒无瑕容色平静,未予置评。如此英才汇聚的盛会,既可以为自己人保驾护航,又可以趁机招揽人才,身为储君的太子和他的舅父文武侯,当然不会放过这个难得的良机。
  然而,只有他心里清楚,这次比武,这些人注定都只是陪衬而已。
  见他一副不愿深谈的表情,梅心雪略带不舍地转身,款步走向小桥的另一头。
  哥舒无瑕默立原地,待她走得远些,才在她背后低声言道:“这宅子选得不错,甚合我意,辛苦你了。”
  梅心雪听得真切,不由喜出望外,回过头来冲他嫣然一笑,柔声叮嘱道:“这里风大,你身子又不好,还是早点歇息吧。”
  望着她婀娜远去的背影,一抹混杂着感动、忧伤、歉疚、惆怅的神情渐渐浮现在他稍嫌苍白的面庞上。半晌,他轻叹了口气,也转身回了主屋。

  一转眼就到了比武选帅的日子,老天爷也颇为捧场,大清早便止了风,只令金脆的阳光洒满大地。
  一个月之前,野心勃勃的北戎汗王举兵进犯南渝边境,边城尉州被围,千里求援。然而多年未遇战事的南渝朝廷无人可用,只好临时决定在京城公开比武选帅,由护国将军洛鼎天主持,广招民间俊彦英杰。
  无论是怀揣着野心来牛刀小试的,还是单纯只想走个过场看个热闹的,都不会放过这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本就冠盖云集的一等繁华风流金粉之地,此时更是风云际会,热闹非凡。
  金陵皇城根儿附近原是一大片空地,因渝帝好武,在定都后不久就被建成了皇家演武场,像择贤选才这类盛事,通常都在这里举行。
  演武场内本就有一个宽大结实的演武台,以及一座坐北朝南的明悦楼,考虑到此次比武的规模和观战的人数,礼部还专门围绕演武台临时搭建了一圈锦棚,按尊卑和官阶大小分配,主要供宗室重臣们起坐,普通官员和一些有身份的人只能散坐于棚外。在最外围则以彩带拦成一个大圈,也准许百姓们驻足远观。
  此时此刻,大理寺卿的锦棚内,一身素袍的哥舒无瑕正端坐客位,一面与大理寺卿夏侯敦喝茶闲聊,一面耐心等待着目标人物的到来。
  武试还未正式开始,朝臣权贵们汇聚一堂,出于礼貌,少不得要到各处去转上一转,彼此寒暄客套一番。没多久,棚外守卫的声音就传了进来。
  “少将军来了,里面请。”
  门帘挑起,一个身材高大的青年将军当先走了进来。乌金软甲很好地衬托出了他猿背狼腰的健美身型,面如满月,目若朗星,轮廓深长的唇纹勾勒出坚毅的线条,举手投足间沉稳有度,充满了阳刚之气。
  ——正是护国将军洛鼎天的义子洛渊霆。
  夏侯敦连忙起身迎了上去,而洛渊霆的目光却越过他落在不远处的客位上,先是一凝,旋即露出明朗的笑容,“哥舒先生,你怎么在这儿?”
  之前因为南皮村瘟疫一事他们已然相识,彼此留下的印象颇佳,再次相遇自然欣喜,只是还没等他们走近,从洛渊霆身后就猛地蹿出一个人来,抢上前按住哥舒无瑕的肩膀,充满热情地拍了拍,“嗨,好久不见!”
  眼前人浓眉大眼、肤色微黑,一脸乐呵呵的,却是洛鼎天副将陆大猷的独子陆浩轩,京城有名的公子哥,也是洛渊霆的结拜二弟。
  哥舒无瑕回他一笑,“二公子,别来无恙。”
  夏侯敦对于自己莫名其妙就沦为配角的状况似乎并不介意,圆胖的脸上还是笑容可掬,从旁替他解释道:“先生曾为下官的母亲诊过病,听闻他来了京城,机会难得,便力邀他前来凑个热闹。”
  洛、陆二人关心的不是他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是他接下来的去向,“我们那里的位置更好些,又没人打扰,不如去我们那儿坐吧。”洛渊霆很自然地开口提议。
  “那在下就不客气了。”哥舒无瑕正有此意,当下痛快地答应了。
  眼见他三人之间似乎更为熟识,夏侯敦也不好再说什么。从大理寺卿的锦棚出来,他们也不再去其他锦棚打招呼,直接引着客人回到自己棚内。
  护国将军洛鼎天曾位居一品,德高望重,虽已辞官卸甲,但依旧地位超然,将军府的锦棚果然又正又宽敞。洛老将军是武试的主考官,位席设在明悦楼上,棚内只有这几个年轻人,加上随侍的护卫夜锦和童心,倒也不受拘束。
  南渝皇帝马上得天下,素来重武轻文,开国之初就明文规定,世爵子弟必须习武,如遇战事,则通过皇家的武试分出高低之别,进入军中效力。也即是说,此番比武选帅,作为将军府的后人,洛渊霆和陆浩轩自然而然地拥有了参赛资格,想不参加都不成。
  注意到洛渊霆换了身秋水色的便服,腰缠缓带,而陆浩轩又不见了影子,哥舒无瑕遂笑言道:“看来少将军今日轮空,在下只能为二公子加油喝彩了。”
  洛渊霆爽朗地一笑,“那小子已经去后面准备了。”
  不久,开场的鼓声响起,演武场内顿时安静下来。
  众人抬头向明悦楼的方向望去,透过雕栏绮窗,隐约可见明黄色的华盖顶下端坐着一人,应是前来观战的太子北宫瑄,而陪坐一旁的蟒袍人,自然就是权倾朝野的文武侯纪无忧了。
  场内的静肃并未持续太久,在乍起的欢呼声中,武试的主考洛鼎天出现在演武台上。银须、青盔、青甲,配上朱红色的内袍,整个人看上去神采奕奕,不怒而威。
  这个曾经同当今皇上并肩作战,为打下江山立下不世之功的开国元勋、南渝战神,他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传奇故事一直被人们广为传颂,天下无人不识。如今他虽年事已高,但雄风犹在,由他主持,亦是无人不服。
  几句简明利落的开场白之后,老将军弯弓搭箭,射落了比武台上高悬的彩球,宣告比武开始。
  因北方战事吃紧,唯以选才为要,比武仅设骑射和兵器两项,前五日为初试,五十人一组,捉对比试。参试者按照之前的抽签顺序,经司礼官验明身份后,便正式开始了较量。
  行军打仗毕竟与江湖私斗的路数不同,不但要武艺高强,还需弓马娴熟。前来参加比武的贵胄子弟、侠士豪客,有的长于兵器,有的更善骑射,形色各异,看点颇多。
  洛渊霆见哥舒无瑕一副白面书生的模样,起初还一面观战,一面热心地为他逐一详加解说。慢慢的他才发现,这位哥舒先生对于台上参试者的招式套路了如指掌,对双方胜负的走向亦是洞若观火,只是表情平淡,不怎么开口而已。
  哥舒无瑕留意到他眼中的若有所思,话也不似方才那般多了,不想扫了他的兴致,于是主动开口对场上的战局适时地点评上几句。
  言谈间,很快便迎来了将军府二公子陆浩轩的首次登场。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8-14 23:02:18
  先收藏了,以后慢慢品读。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5 08:00:49
  @青梅煮酒话春秋 2018-08-14 23:02:18
  先收藏了,以后慢慢品读。
  -----------------------------
  谢谢!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5 08:26:45
  只见一个不过十岁的男孩,悠悠然地步入场地中央,团绣箭衣的短打扮,骑着匹雪白的漠北矮脚马,朝众人颇为老成地抱了抱拳。
  负责核对比试者身份的司礼官也傻了眼,有些发愣地看了看马上的小骑手,又低头瞧了瞧自己手里的名册,试探着问道:“你是来自姑苏的童心?”
  孩子粉嫩的小脸上绽开甜美的笑容,十分乖巧地点头应道:“就是我,叔叔。”
  司礼官好不容易才忍住伸手去捏他脸蛋的冲动,刚要开口,候在一边的石猛已跳了出来,冲他发火道:“这可是皇家举办的比武大会,怎么能允许小孩子来胡闹?”
  童心早知对方会有此反应,抢在司礼官之前脆声道:“比武选帅并没有限定年龄呀!只要有真本事,人人都可以保家卫国。”
  “说得好!”为了裁判纷争,洛鼎天从明悦楼侧梯下来,正好听到后半句话,还是出自一个孩童之口,老怀甚慰,禁不住出声赞叹。
  之前哥舒无瑕同将军府的交往不算多,童心虽曾随行,但他那时只顾和门口的守卫玩闹,并未与老将军打过照面,自然也无私情可徇。洛鼎天纯粹是将眼前这个孩子当作了渝国的未来,毫无敷衍轻视之意,和颜悦色地向他道:“比武场上刀剑无眼,很可能会受伤,你不怕吗?”
  童心小胸脯一挺,答得斩钉截铁,“不怕!”
  洛鼎天点点头,阔步走到台前,环视着众人朗声道:“自古英雄出少年,比武选才本就不该为年龄所囿。童心的参试资格没有问题,比武继续。”
  对于这个裁断,台下的观众倒是无所谓,只要场面热闹好看就行,唯一感到堵心的恐怕就只有身为对手的石猛了。和一个年龄相差超过二十岁的孩子比武,赢了是以大欺小,输了却会名誉扫地,怎么想都划不来。可主考官已然首肯,他也无可奈何。
  童心意气洋洋地冲他做了个鬼脸,不知打哪儿抽出一根小马鞭,用力一挥,矮脚马轻嘶一声,四蹄翻飞,沿着场边环道跑了起来。一直到快要接近箭靶的位置,他才正对靶位伸直了右臂。
  观战的人们此刻方才发觉,这孩子马上无弓,背后无箭,仅右侧窄袖上扣着一个乌黑锃亮,类似护腕的东西。
  就在众人纷纷做着各种猜测之际,一支细弩从他右腕处激射而出,疾如闪电,破空声中隐带雷鸣。箭尖径直穿透红心正中,钉在靶后的地上,深达寸许。
  众人直愣愣地看着男孩就这样从容地绕场一周,轻轻松松地将后面的四个靶心也一一洞穿。
  石猛最先醒过神来,立刻高声抗议,“这根本就是投机取巧,不能作数。”
  童心不屑地撇了撇嘴,“你靠蛮力,我用机巧,各取所长罢了。”他垂下头,如同爱抚宠物般摩挲着右腕上的黑弩,“它名叫‘奔雷’,比普通的弩箭要快上六倍,可不是你这种土包子能操控得了的。”
  话虽在理,却着实刻薄。石猛气得涨红了脸,差一点失去理智,而演武场内稍有些见识的人却莫不暗暗心惊。如此利器,若使用得当,威力非同小可,眼下它却被一个十岁的孩子信手拈来,这令在场的每个人都不免心生好奇——站在这男孩背后的,又会是怎样一个人物。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5 08:29:01
  二人忙又扭脸看向比武台,果见原本还有些萎靡不振的偃偶忽然双臂平举,躯干的中心处突地弹开四片木板,露出黑漆漆的方形洞口,相继从内里又伸出了四只手臂。
  偃偶此刻的模样,与传说中的“三头六臂”相比,虽然少了两个头,却真的有六只臂,而且个个都手执兵器。
  石猛眼睁睁地瞧着这个怪模怪样的东西,如大风车般急速旋转着朝自己冲过来,虎虎生风,杀气凛凛,吓得几乎魂飞魄散,只差咧开嘴哭了,哪里还有继续抵抗的念头。眨眼间,他的流星双锤就被硬生生击飞了一只,当即捂头叫道:“别打啦,我认输!”
  在一片哄笑声中,石猛只能自认倒霉,垮着双肩灰溜溜地下了台。
  大获全胜的童心在或惊奇、或赞叹的集体注目下趾高气昂地回到将军府锦棚,一进门,就径直朝陆浩轩走了过去。
  可还没等他开口,陆浩轩便抢先抚掌赞叹道:“厉害,实在太厉害啦!”他嘴里说着,人却越过童心,围着木头偃偶转了一圈。
  童心年纪虽小,却也明白他这是在暗讽自己靠机关术取胜,不由大怒。洛渊霆连忙赶上前揉了揉孩子的脑袋,含笑安抚道:“你陆二哥向来嘴硬,他是故意气你的,其实心里佩服得紧呢。”
  “哼,谁认他做二哥了?”童心怒气难消,“我的老大可是我师父,他给他提鞋都不配!”
  “不知你师父是何方高人哪?”陆浩轩不仅爱逗弄他,自己的好奇心也很重。
  “自然是哥舒先生了。”
  棚外忽有一人曼声接口,众人转头看过去,来人灰衣美髯,笑容恰到好处,“如果在下没记错,昔年名闻天下的机关术大师哥舒铭玉,在辅助 攻城辟疆之时,也曾设计过类似的偃偶。更凑巧的是,他也姓哥舒。”
  见对方一面说着,一面意味深长地紧盯着自己,哥舒无瑕唇边泛起了然笑意,慢悠悠地道:“不错,哥舒铭玉正是家师。”
  “那你是谁呀?”童心一脸不虞,最先问了出来。
  来人向众人躬身行礼,言道:“在下文武侯府幕僚楚书来,奉命前来邀请哥舒先生到明悦楼一叙。”
  ——该来的总算是来了。
楼主三可人 时间:2018-08-16 08:49:39
  第三章 只若初见

  午歇只有半个时辰,回府用膳肯定是赶不及,各个府邸的下人们早就备好了主子的午膳,再算准时辰送进来。一时间演武场内外挤满了拎着食盒的家丁仆从,香气四溢,人声喧喧。
  将军府素尚节俭,送来的饭菜朴实无华,唯有份量够足,相比之下,哥舒府可就靡费得多了。管家展鹏老早就得了消息,生怕自家少主在人前失了面子,况且他的吃穿用度一向讲究,从无苟且,遂亲自带人送来了十余只食盒,内有聚仙阁的盐水鸭、杨柳居的芙蓉鲫鱼、四海斋的醉仙蟹,还有贵宾楼的丁香排骨、稻花村的素色点心、小放牛的十年花雕等等,应有尽有,不一而足。
  面对摆在眼前的各色珍馐美馔,刚刚各赢一场心情正佳的陆浩轩和童心二人,登时食指大动,四目放光,连一声赞叹都来不及说,便抄起筷子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的嘴巴塞满,同时眼睛还不忘瞄好下一个目标。
  一大一小两个吃货鼓着腮帮子你争我夺的场面实在滑稽好笑,其他人已顾不得吃,索性放了碗筷站在一旁观战。
  唯有洛渊霆面有忧色,时不时地扭头朝明悦楼的方向看上几眼。
  在心里他已将哥舒无瑕视作朋友,虽说有义父在场可以帮衬,但他猜不出文武侯要见他的原因,始终还是有点放心不下。
  楚书来在前引路,哥舒无瑕跟在后面,在转过侧梯拐角之际,他不着痕迹地转了转手上的白玉扳指,一直围绕在他周围的隐约寒意顿时消弭于无形,唯有夜锦静静地随侍其后。
  因为是午歇时间,楚书来引着客人穿过正厅,走向回廊尽头用于休憩避风的暖阁。暖阁内的午膳已然撤去,只余几盘新鲜瓜果和宫制糕点,分别摆放在主位和左右侧位的条几上。
  哥舒无瑕刚一进门,热情爽朗的洛老将军就迎上前来,亲切地挽住他的手臂,将他引见给暖阁内的另外两人。
  从主座上走下来的年轻人,一身明黄的团龙绣袍,头束七珠王冠,叶眉鹤目,意态张扬,微微下垂的嘴角时不时现出一丝阴戾之气。
  这身服饰南渝上下除了皇帝只有一人敢穿,无需洛鼎天介绍,哥舒无瑕便俯身行下国礼,“参见太子殿下。”
  太子北宫瑄伸手虚扶了下,道:“先生请起。”
  相比太子故作高冷的姿态,他的舅父文武侯就显得随和多了。他先行抬臂止住了哥舒无瑕欲要下拜的动作,含笑道:“你我或许有些渊源,还是先理清了再说。”
  哥舒无瑕顺势直起身来,向他露出得体的微笑。这个以文能治国、武能安邦著称于世的一品侯纪无忧,生得面如冠玉、目若悬珠,虽已年近五旬,却不见丝毫老态,整个人看上去飞扬霸气,贵不可言。
  文武侯收回手,上下打量了他一番,不由扭脸冲洛鼎天笑叹道:“老哥哥,愚弟当年也曾自认风流俊俏,冠绝京华,可是和这个年轻人一比,怎么觉得略逊了一筹呢?”
  “是差了那么一点点。”洛鼎天抚须认同,旋即又笑道,“不过你也不必灰心,当年你未及弱冠便随萧师出征,建立的丰功伟业只怕已无人能及。”
  文武侯哈哈一笑,二人自在随性的对话令初次会面的生疏气氛自然而然地融洽了许多。
  哥舒无瑕面上也在笑,眼前双手沾满至亲鲜血的仇敌仍然窃踞高位笑如春风,他不能哭,当然只能笑,还笑得极为自然。
  浴火重生,恩仇必报,他要做笑到最后的那个。
  文武侯亲昵地揽住老将军的肩膀将他送回原位坐下,又亲自将哥舒无瑕让至侧位安坐,才娓娓道出了相邀的原因。
  “方才童心使用的偃偶很是眼熟,颇似我俩的旧识——哥舒铭玉的手笔。听说那孩子是先生你的人,老将军又对你赞赏有加,本侯这才冒昧将你请来。”
  他身体微微前倾,试探着问道:“先生莫不是铭玉兄的后人?”
  哥舒无瑕目光沉静如水,坦言道:“不瞒侯爷,在下是哥舒铭玉的弟子。因为从小父母双亡,蒙家师收留,便随了他的姓。”
  “原来是这样。”文武侯的神情似乎有点遗憾,坐在他对面的洛鼎天却笑道:“徒弟也一样,都是咱们的世侄。”
  “这个当然,我方才就免了他的礼嘛。”文武侯立刻附声,又不自觉地感慨道,“想当年我们和你师父,还有 被合称为‘开元四杰’,一起并肩作战,克敌无数,是何等的快活,何等的意气风发,可惜……”
  说到这儿,他突然停住了,表情也黯淡下来,还是洛鼎天适时接过了话头,“可惜铭玉那小子天性闲散,不喜欢受拘束,当年他可是一声不吭地就跑掉了。现如今他过得还好吗?”
  “家师这些年四处游历,平常仅以书信联络,在下也有好些日子没见过他了。”
  洛鼎天微微颔首,文武侯一双眸子固锁在他脸上,复又开口道:“我见你进门时脚步虚浮,气息不稳,眼睑下微现青色,是否身带隐疾?”
  “原来侯爷也深谙医道。”哥舒无瑕冲他风度周全地一笑,“在下确是双腿有疾,每逢阴寒时节便疼痛难忍,已有十余年了。”
  “年纪轻也要注意保养才是。”文武侯颇为关切地道,“宫中还有几位医术不错的大夫,不如我让他们给你诊治一下。”
  “多谢侯爷美意。”哥舒无瑕仍是一脸温和的微笑,“在下一直在服用伍平先生的药,目前还没什么大碍。”
  鬼医伍平性情孤僻,亦正亦邪,在江湖上的名声虽不太好,但在对付奇难杂症方面,恐怕无人会质疑他的医术。文武侯显然也听说过他,遂只是轻轻“哦”了一声,没有再坚持。
  太子一直倚坐在主位上,手里抓着一串西域提子,百无聊赖地摆弄着。他倒是不介意自己被晾在一边,反正客人也不是他请来的,可听来听去都是些家常闲话,与方才的比武没多大关联,渐渐地便开始有些不耐烦,到后来索性也不管突不突兀,就直接插话进来,“童心与先生是何关系?先生为何不亲自出马,却让一个孩子来参加比试?”
  面对他一连串的提问,哥舒无瑕脸上始终挂着笑,并无丝毫不悦,“回殿下,童心乃是在下的劣徒,偃偶的主体部分是他亲手所制,刚刚完成,急于找人一试性能。”
  他微一拱手,言辞间流露出几分倨傲,“在下对那孩子素来宠溺,疏于管教也是有的。不过我南渝勇士,若连一个孩子的玩具都对付不了,如何还能委以重任,是以在下才并未阻拦。”
  文武侯飞快地扫了太子一眼,目中的嗔责之意十分明显,迫得后者不得不暂且闭上了嘴巴,他这才冲哥舒无瑕笑道:“若说那只是孩子的玩具,世侄也太过谦了。我倒是对奔雷弩更感兴趣,不知可否一观?”
  哥舒无瑕依言垂首,从袖袋中摸出乌金短弩递了过去,“也没什么特别的,只是速度快而已。”
  “有个‘快’字便已足够。”文武侯将短弩拿在手中细细端详,洛鼎天也凑过来一起研看,“无论是高手过招,还是两军对战,改变了速度,就等于改变了质量。若是能做成大型驽群,将是极具实效的攻守利器。”
  太子此时方才悟出舅父这般礼贤下士的真正意图,忙附和道:“是啊,若先生肯帮忙,此番抗击北戎,胜算就更大了。待先生立下战功,本太子一定上奏父皇,为先生加官进爵。”
  哥舒无瑕微微欠身,态度不卑不亢,“多谢殿下厚爱,但在下是一乡野之人,对功名利禄没什么兴趣。”
  就在众人以为他托辞拒绝,顿感失望之际,他却语锋一转,又接道:“不过在下毕竟是南渝子民,不可能对外族犯境置若罔闻。若有需要,在下愿尽绵薄之力。”
  甥舅二人面露喜色,洛鼎天更是高兴,伸臂用力拍了拍他肩头,大笑道:“好小子,老夫果然没看错你!”
  哥舒无瑕幽深如潭的眸子微微荡了荡,又道:“老将军,请恕在下斗胆进言。此次比武选帅,参加者皆为青年豪杰,虽然武艺超群,但毕竟临阵经验不足,挂副帅尚且说得过去,这坐镇指挥的主帅之位,还是非您莫属。”
  “世侄所言甚是。”文武侯也向洛鼎天笑道,“我原本就想跟老哥哥提这件事,不料竟被晚辈抢了先。”
  洛鼎天捋了捋颌下长髯,双目精光四射,朗声笑道:“边境告急,我这占了护国将军头衔的人自然不能只当个摆设。等比试一结束,我就向陛下请旨去。”
  除了洛鼎天只是单纯地搭腔闲聊之外,余人的目的均已达成,这之后又有口无心地寒暄了几句,身为客人的哥舒无瑕便起身请辞。三人送至门口,由楚书来接替,一路送到将军府锦棚外,方停下脚步,道:“在下就不进去打扰了,就此告退。”
  他向哥舒无瑕拱了拱手,深深地看了一眼他身后如影随形的玄衣护卫,方才转身离去。
  夜锦瞧着他远去的身影,低声道:“这个楚书来一直在留心你身边的人,风火雷电四影卫在被你遣走之前就已被他发觉了,这个人可不简单。”
  “文武侯身边的第一谋士,当然不会是个普通人物。”哥舒无瑕未作停留,迈步向锦棚内走去,“以后自然见分晓。”
作者:青梅煮酒话春秋 时间:2018-08-24 19:32:18
  期待更新
作者:重九2015 时间:2018-08-24 20:57:23
  占位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