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尹翁归传奇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17:31:53 点击:198 回复:3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公元前62年,一天傍晚,汉宣帝正在后宫偏殿欣赏乐舞。丞相黄霸面带悲戚之色匆匆晋见,跪地启奏:“臣黄霸有事奏闻陛下。”
  宣帝见此情形,知有要事,挥挥手,令罢乐舞。黄霸伏地举本,哀声道:“启奏陛下,右扶风尹翁归病逝!”
  宣帝闻言大痛,两拳捶打龙椅:“尹翁归正值壮年,怎会突然舍君而去?”
  内侍把本章接过,呈给宣帝。此乃草拟的尹翁归祭文,供帝御批。
  “右扶风尹翁归不幸于公元前62年冬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享年36岁。翁归,字子兄,河东平阳人,为官正直,治绩卓著,堪称天下官吏、百姓之楷模。翁归自幼父母早丧,少年孤苦,寄居叔父家中。早年在平阳牢狱任小吏,熟悉法令文书,善击剑,自无对手。当时大将军霍光执掌朝纲,霍家子弟都在平阳,横行乡里街衢,官吏不敢干涉。及翁归任街市之官,霍家上下畏其名,销声匿迹。翁归公正廉明,不受贿赂,深得商家敬重。后来,翁归辞职,闲居家中。河东太守田延年巡视至平阳,召故吏来见,令习文者东站,习武者列西。众人惟命是从,惟翁归伏地自称:文武兼备,但凭差遣。功曹怒其倨傲不逊,田太守却言无妨,唤翁归上前答话,惊其见解非常,补任翁归为卒吏,带回重用。翁归理案,揭发奸邪,皆能一查到底,个中原委,清晰明彻。田延年自认为才不如翁归,升他为督邮,负责汾河以南十四县。翁归揭发检举官员,皆依法行事,被检举之人亦罪有应得,属县官长虽受惩处,却无人怨恨翁归。翁归因清廉被举为缑氏县尉,后任郡官。所到之处,皆得大治。翁归再迁都内令,举孝廉任弘农都尉。朝廷征召翁归,拜为东海太守。赴任前辞于廷尉于定国。定国祖居东海,欲托翁归照顾两个同乡子弟,终因翁归正气凛然,相谈多时,终未出口。翁归一到东海,即明查暗访,不久全郡官吏百姓中贤良不肖,及奸邪犯法之徒的名号详情,了然于胸。翁归严令各县收捕狡吏劣绅,依法审理其罪,严惩不贷。每县都登记名籍,翁归常亲自分门别类。他平时令手下细察各县漏网之奸邪,但有实据,即率众出巡。每次出巡必有所捕获,杀一儆百,官吏百姓心服口服,惧其威严,纷纷改过自新。东海大土豪郯县许仲孙奸诈不法,破坏吏治,郡中深受其害,他多次疏通二千石官员,逃避追捕,长年逍遥法外。翁归设计诱捕仲孙,明其罪,斩于市。全郡震服,东海大治。因政绩优异,翁归升任守右扶风,一年后正式出任右扶风。他选贤任能,以礼相待,与下属同甘共苦,共好恶;严惩背叛之徒。翁归与属下一起遍记辖下奸邪。在伍保中发现盗贼,翁归即召见县官,告诉他奸恶主犯姓氏,教他们跟踪追击,以寻其藏身之所。事情常与翁归所言不差分毫。翁归宽待贫弱,严律豪强。同样违法较轻的初犯,对平民则加以训诫,对豪强则送到亭畜官处铡草抵罪,不得迟误,不得代替,稍有违反即施鞭笞。辖区豪强皆悔平时作为;京城之人皆惧翁归威严。右扶风得治,惩盗卓著。翁归施政以执法为先。他守法自廉,言不及私;他温雅谦逊,从不居功自傲,恃才凌人,深受百官尊崇。翁归为官多年,家无余财,三子年幼,无以为继。呜呼,翁归!英才早逝,天下共悲。誓学翁归之行,报效陛下之恩!翁归,安息!”
  宣帝览罢更痛,哀嚎道:“朕早起晚睡,志在求贤,不分亲疏,重在安民。今翁归清廉公正,政绩尤为突出,正要提升翁归,补任京兆尹,并诏告天下吏民共效其行,却英年早逝,未得长寿。朕心怎舍!”
  宣帝攥拳捶椅,痛哭不已,猛然站起,撕扯奏章,厉声道:“翁归不能死!翁归不能死!”
  黄霸见帝如此,不敢少劝,亦不敢同悲,伏地良久,计上心头,起身遣退内侍,密奏宣帝:“可秘不发丧,封存翁归去世之消息,运翁归之体于别处,但言请神医救治,暗暗埋葬。秘选一位与翁归貌相无二的正直之士,代替翁归迁任京兆尹,亦诏告翁归妻、子、仆从——翁归病愈有变,一切配合。”
  “嗯。”宣帝闻听,重重地点点头,马上转悲为喜,立令黄霸速速办理。

打赏

65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18:14:39
  (二)

  等候新任京兆尹的是众多的告状者,芸芸嚷嚷,把京兆尹衙门堵了个水泄不通。
  丞相黄霸亲自送“尹翁归”上任,吩咐随扈分开众人,登堂入室,留下诏告尹翁归家属的御旨早早离去。
  “尹翁归”命令款待告状之人,并派人接回尹翁归的夫人、三个儿子和老家员张更等人。一家人匆匆团聚,未品尝到相见的喜悦,“尹翁归”即领张更前堂办公。
  功曹介绍京城政况:贵戚骄横,无法无天。治安败坏,作奸犯科之徒云集。长安闾里的不良少年,为非作歹。他们成群结队,神出鬼没,杀害官商,残害黎民。他们如此胆大妄为,或与官有怨,与商有结,勒索不成;或受人钱财,与人出气。他们组织严密,分工明确,有专杀武吏的,有专害文商的,有专门为团伙中丢命的办丧葬的。每天黄昏,长安尘土飞扬,盗匪成群,抢劫过路客商。尘灰稍定,死伤遍地,掺不忍睹。
  “尹翁归”听着听着,面色越发凝重,不由得站起身来,在书案之后转来转去,两手相击,暗暗下决心一定要还京城一片青天。
  接下来“尹翁归”遍访属吏,选拔得力正直之士,团结在自己周围,令庸者守衙,令能者调查辖区内县吏、亭长、里长等人清白,并及其家属、亲朋有无不法。本人不法者,撤职查办;家属不法者,停职治家;亲朋不法者,令其查办,以观其行。京城吏治很快焕然一新。“尹翁归”令县官、亭长、里长、伍长、父老举报各自辖区内的无赖恶少,还有常着奇服、裸露纹身、手持武器、骑马横冲直撞的人。“尹翁归”一下子得到好几百人的名单;即命各县官吏每天下午、前夜上街巡视,但遇不法,一律严惩。名单中人,大多当场击杀,或判弃市,令其家人胆颤心耻。如捕获之人不在名单之上,多刺面重责,判处流刑。“尹翁归”每天黄昏手持利剑,亲带属吏,巡视长安,多有捕获。如此百日,京城稍安。
  经过周密侦查,“尹翁归”对附近什么地方有盗贼,哪些人桀骜不驯,经常出没于何处,一清二楚。官府中什么人受他们贿赂,“尹翁归”佯装不知,但等新案牵扯,一并严处。豪猾奸恶之徒闻风丧胆。
  有一次,长安城里几个小流氓在一间空房子里商议要绑架某某人质。可他们话音未落,就被“尹翁归”派人悉数拿获。还有一次,长安的富人苏户,本是皇宫宿卫,被两个匪徒绑架,藏在其中一个匪徒家中。刚关闭门户,“尹翁归”就带人赶到。为稳住罪犯,“尹翁归”自己在庭院当中站定,派一属吏上前敲门,通告劫匪:京兆尹尹翁归大人让他们决不要伤害人质,此人是宫廷侍卫。放了苏户,束手就擒,在牢中可得善待;如遇大赦,尚可免罪。二匪惊愕,又素闻尹翁归威名,想想也无其他出路,随即开门叩头谢罪。“尹翁归”也有礼貌地说:“幸好你们让人质活下来了。”把犯人送到监牢后,“尹翁归”嘱咐狱吏善待他们,每天一顿好酒好肉享用。按律法到这年的冬天这两名罪犯将被处死,“尹翁归”就为他们预先安排好棺木及随葬用品,并派人告诉他们安心服刑。两罪犯叹服:“死无所恨矣!”
  京兆尹部分衙署官吏与朝中大员、皇室贵族,或亲或故,盘根错节。他们仗势胡为,贪赃不法,令主官难以纠治,带坏了政风。王建是“尹翁归”手下的一名中层官员,但资格颇老,根深蒂固,为人一向霸道。他参与了宣帝陵墓的选址工作,成了监造宣陵的主事。建造宣陵是一项较大的工程,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王建认准这是个发财的机会,便指使门客从中非法牟取暴利。“尹翁归”根据举报掌握了这些事实。他先是警告王建悬崖勒马,但王自认为树大根深,尹翁归不敢动他,于是当面唯唯诺诺,佯装改过,背后依然我行我素,不思悔改。根本不把尹翁归的话放在心上。“尹翁归”见规劝无效,断然下令将王建逮捕归案。此举果然捅了马蜂窝,人还没押到牢中,为王建说情的人便纷至沓来。这其中有皇宫太监,有名门豪绅,也不乏九卿大吏。“尹翁归”当然知道王建不是一般人物,处置他会遇到很大阻力,但得罪人事小,维护国法尊严事大,他没给说情的达官贵人一点面子。王建的族人和门客恼羞成怒,密谋劫牢。就在他们图谋不轨之际,“尹翁归”已通过内线完全掌握了他们的一举一动。他先派一名亲信去警告打算劫狱的主谋:如果你们真来劫牢,将依法将你们灭族!对方知道尹翁归言出必行,顿时胆寒,作鸟兽散。“尹翁归”在证据确凿、事实清楚的情况下,命令狱吏将王建斩首弃市。事已至此,再无人敢为王建出头了。京城百姓交口称赞。
  长安集市繁华,却常有偷抢之贼出没,强征保护费,强迫交易,令商客叫苦不迭。官差多次出动捉拿,然小偷小摸,大法不犯,小罪不断,顶多关押几天,罚两个钱了事,难除根患。经调查,“尹翁归”得知,这些小偷多有首领,名曰“偷长”。偷长们如今已非常富裕,住宏门大院,进进出出都有童仆骑马相随。在里中,他们温文有礼,被视为长者。小偷上贡之渠道隐秘,偷长们狡猾警惕,一时难以拿住其犯罪证据。“尹翁归”决定从基层小偷下手,切断偷长的财路。“尹翁归”制订新法:凡捉拿过的贼盗登记在册,再犯同罪,说明原执行刑罚无效。二次拿获,罪加一等,先把初次的刑罚再执行一遍,然后再执行二次的刑罚。三次拿获,先把初次、二次的刑罚再执行一遍,再执行三次的刑罚。赃物累加:二次偷盗数量是初次与二次实偷的和,三次偷盗数量是一、二、三次实偷的和。三次偷盗如伤,四次如杀。连偷三次就和致人重伤同罪,连偷四次就与杀害人命同罪。此法一出,击中了小偷小摸的命门,沉重地打击了小偷集团的偷盗能力,令长安盗界青黄不接,集市乃安。
  长安无事,“尹翁归”竟然闲不住。他令属内各县大肆宣扬京城之繁华,引诱外地奸邪来犯,一并捉拿。“尹翁归”常以此为乐,乐此不疲。然偷长们财源枯竭,恨尹翁归入骨。平时明争暗斗的偷长们暂放沉冤旧仇,暗聚一处,召开长安盗界大会,共商反扑之策,最后议决花大价钱聘请刺客除掉尹翁归。然“翁归”夜不解带,剑不离床,警醒。第一个刺客见此情景,未敢下手,逃匿。第二个刺客胆壮,潜入内室。“翁归”闻风而起,与之相搏,力斩其首。偷长们加大佣金,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第三名刺客穿堂入室,却被“尹翁归”当场拿获。“尹翁归”夜审刺客,获知偷长主谋,说动第三名刺客将功赎罪,用包袱包一猪头,谎称得手,召偷长们,取回全额佣金。当时雇凶与现世大同小异,初付定金,不过占总价一半,待事成,验证得手,方付另一半佣金。“尹翁归”带吏士随后,一举捕获长安主偷。众奸邪闻风丧胆,远遁,连未露马脚的心邪之徒也躲避长安而走。“尹翁归”上书朝廷,推广治偷之法,朝官多以为不仁,遂搁置不用。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18:27:55
  “尹翁归”执法不避皇亲国戚,闻听不法毫不手软。许皇后的叔叔聚众豪饮,酗酒行令杀死陪酒小吏。廷尉不敢管,亦无人奏闻宣帝。“尹翁归”查知详情,径直带人闯入当朝国丈许伯家中,将藏匿于此的犯人拿获;迅速审清问明,判其秋后腰斩。许伯赶忙进宫向宣帝哭诉求情,说起许皇后被害一事,宣帝亦悲。
  当年宣帝初登大宝,代政大将军霍光之妻霍夫人歹毒,欲让自己的女儿当皇后。听闻许皇后十月怀胎,后位巩固,心恨,遂勾结御医淳于衍,暗害许后,答应让大将军为淳于衍之夫谋职。淳于衍待许皇后生下龙子,为她调配滋补之药的良机,下毒将许皇后害死。霍夫人唆使霍光把女儿送入宫中,第二年被立为皇后。不料霍光随即去世,宣帝亲政,立许皇后的遗腹子刘为太子。以霍光夫人为首的一干人等恼羞成怒,密谋造反,事发,除了霍皇后,霍家被灭族。十二年后,霍后自杀。
  宣帝忆起许皇后临终托他照顾家人的遗言,感怀,传口谕命“尹翁归”把犯人判流刑,交赎金了事,“尹翁归”执意不肯。许伯又央求当朝太子——他的外孙刘奭,亲自去找“尹翁归”疏通。“尹翁归”怒,第二天竟将许叔正法,上朝请罪。宣帝恼怒,却佩服“尹翁归”的胆气,判他官降一级,仍任京兆尹。由此京城权贵胆寒,再不敢胡作非为。
  京畿大治。“尹翁归”闲来无事,翻看卷宗,看到前任京兆尹赵广汉与当时的丞相魏相的纷争之案。赵广汉素称能吏,除奸斩邪,威震长安,也曾领军戍边,文治武功卓著,为百姓景仰,后因冤杀一人,被丞相魏相告发,腰斩而死。赵广汉同时纠告魏相害死女婢之事却不了了之。虽魏相已死,当时的丞相府司直萧望之在他的举荐下升任御史大夫,仅次于丞相的三公大吏。“尹翁归”认为魏相之错未得到惩罚,赵广汉死不瞑目,遂上书宣帝,翻诉女婢被害之事:魏相虽未打死女婢,但女婢因错被其殴打,更兼恶言相向,逐出相府,自感羞屈,上吊自杀。魏相惩罚太重,对女婢之死难辞其咎。相府司直萧望之未能谏阻,也有罪责。赵广汉有冤未伸,奸人出气,也是导致京畿原先吏弱贼强的重要原因。宣帝忆起广汉之功,肯定了“尹翁归”的奏章,下旨魏门,指斥魏相之过,革除萧望之御史大夫之位,调其担任地方太守。
  “尹翁归”除整治属吏、百姓,对上司的罪错也不放过。丞相黄霸在地方任太守时善于治民,政绩卓著;官居相位,不善统官,碌碌无为,却又不甘寂寞。他决定训练异鸟,制造吉兆,讨好宣帝,粉饰太平。一天,相府突然朗鸟云集,朗鸟即叫声响亮的异鸟。黄霸宣称是神鸟,就要上奏宣帝,说是上天显示的吉兆。后来有人听说,这鸟是从丞相家飞来的。(丞相家与丞相府不在一处,府乃公署,家乃私宅。)此事后来传得沸沸扬扬。黄霸虽未奏闻宣帝。“尹翁归”还是到宣帝面前参了黄霸一本,弄得他很不得劲。黄霸暗恨“尹翁归”忘恩负义。“尹翁归”毫不在乎。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20:51:21
  (三)

  农历八月十五。
  “尹翁归”端坐官衙,问:“今天谁值班?”
  功曹回道:“大人,下官当值。”
  “尹翁归”说:“您辛苦了。今天是团圆之日,你上有老下有小,还是早些回家团聚吧。我替你值班。”
  功曹急忙道:“大人,这如何使得!要说辛苦,您最辛苦,以衙为家,早该休几天假了!”
  仆从张更来报:“禀大人,您家大少爷来了,请您回家过节。”
  “尹翁归”不悦,吩咐张更:“就说老爷我还有公干未了,要晚些回去,不必等我。”
  “尹翁归”看张更出去,对功曹说:“老张更才是以衙为家,父子二人在后堂为我升火做饭。可怜他儿一个十七八的大小伙子无法进学,整天干些粗苯脏活。”
  功曹道:“是啊,小伙子长得细皮薄肉的,却极勤快伶俐。”
  正谈着,尹翁归的大儿子尹天进来。尹天躬身施礼,道:“见过父亲大人!母亲大人摆下家宴,让我来请父亲,早点回转,合家团圆。”
  “尹翁归”面色庄重,言道:“天儿,为父还有些公干未了,今天恐怕又要晚些回家,您兄弟仨陪您母亲用饭,不必等我。”
  功曹忙劝:“尹大人,您每天早来晚归,十分辛苦。如今少爷来请,又逢佳节,还是早些回去吧。”
  “尹翁归”不以为然,凛然道:“不!天儿,速速回家!”
  尹天无奈,低声道:“是,孩儿谨尊父命。”言罢退出大堂。
  功曹问道:“大人,看您心事重重,有家不归,所为何干?’
  “尹翁归”摇首不语。
  功曹转言:“大人,自您担任京兆尹以来,雷厉风行,一改积弊,政清治明,黎民称颂。您还有什么放心不下的!不如今日属下陪您小酌一番,以解心愁。”
  二人置酒行令,畅谈公案,闲坐大堂。
  “尹翁归”见老张更在一旁持壶倒酒,甚是不安,吩咐道:“张更,不必在此伺候,可回屋歇息。今日佳节,可令你儿灵真来此就坐,替你倒酒,也品些佳肴。”
  张更说:“大人,贵贱有别,如何使得?”
  “尹翁归”挥挥手,言道:“无妨!此一壶酒拿去,回房饮用吧。唤灵真过来!“
  时间不长,灵真来到,五短打扮,英气逼人。灵真施礼道:“见过二位大人。”
  “尹翁归”招手让灵真坐下,言道:“免礼!下首就坐,共度佳节。”
  功曹也对灵真说:“今日中秋,不必拘礼,你也用些酒食。”
  灵真:“小人不会用酒。”
  “尹翁归”:“男子汉大丈夫,要学着用些酒食。”
  灵真回头自语:“大人,不知灵真女儿身。”
  灵真执意不肯就坐,但言不会用酒。“尹翁归”笑笑,示意他一旁倒酒。
  天近傍晚,张更来报:“禀大人,夫人来了。”
  “尹翁归”、功曹站起。
  尹夫人进来施礼:“老爷,妾身这厢有礼了!”
  “尹翁归”:“夫人免礼,快快请坐。”
  尹夫人:“老爷,今日中秋佳节,您中午未还家,这晚上的家宴,孩子们都等着您呢!您不回去,他们不肯用饭。”
  功曹:“尹大人,今日公事已了,您还是回家团聚吧!”
  “尹翁归”:“我已有醉意,怕在孩子们面前失态啊!”
  尹夫人:“老爷,这个无妨,孩子们只是久未得见你面,甚是不安。”
  “尹翁归”:“罢罢罢!张更,打道回府。”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21:14:24
  “尹翁归”发觉自己愈来愈喜欢舞剑了。一有空闲,即提剑在手,到衙中后院舞练,几番疾风骤雨,直至大汗淋漓,方才停歇。“尹翁归”又觉得自己什么都能办得到,早晚一出心头闷气,一伸凌云之志,做一个真正的大丈夫。老张更之女灵真亦喜剑术。老张更只有此一女,因其母早亡,视若掌上明珠,无奈奴仆之女,无甚娇贵。老张更又早出晚归伺候“尹翁归”,无法照看灵真。灵真提出随父就衙,帮助其父。张更起初不同意,女儿家抛头露面,甚为不便。灵真好动,在家呆不住,提议女把男装,随父跟班。张更乐得遂女心愿,见女儿渐渐成人,手脚勤快,帮自己为大人做饭,心慰。“尹翁归”亦喜灵真聪慧,以为只是个英俊的小伙子,只是生在奴仆之家,难以进学,遂有空教“他”些文字,又见“他”经常专注地看自己练剑,也教“他”剑术,将来做名干吏,也不枉张更忠心耿耿。
  天长日久,灵真情窦初开,愈来愈喜欢文武全才的“尹大人”,心中默默以身相许,甘愿以奴妾之身伺候终生。只是女儿家羞怯,不便明言,况又以男儿身份出现,更难道明。
  一天,“尹翁归”苦闷,在衙署后院独饮。灵真见状,欲劝其罢酒,只恐人微言轻,触怒“尹大人”。
  灵真道:“大人,我来为您舞剑助兴,也看看我的剑法有无长进。“
  “尹翁归”:“好,你且舞来。”
  灵真舞剑,轻柔绵延,渐渐动作加快,变化多端,直舞得花团锦簇,看得“尹翁归”有些眼花缭乱。但见剑光闪闪,灵真美目流盼,却似曾相识,“尹翁归”心中一颤,忙揉一揉醉眼,再捕捉那道灵光,却为剑气遮拦。“尹翁归”看得兴起,不由得抄剑同舞。两人珠联璧合,双剑舞得风雨不透。灵真颇懂取长补短,以轻柔伶俐弥补“尹翁归”刚劲拙直。二人尽兴,罢手,“尹翁归”大笑,攥住灵真手腕,牵“他”同坐,言道:“如我二人行走江湖,定可成就剧孟剧大侠一样的威名。行侠仗义,除暴安良,岂不快哉!”
  灵真:“愿随大人鞍前马后,万死不辞。”
  “尹翁归”玩笑道:“要不,我们说走就走!”
  言罢,故做豪迈之举。
  灵真莞尔一笑:“大人,您乃国之重臣,大任在身,系万民安宁,那些江湖人士岂能与您相提并论。”
  “尹翁归”:“江湖豪迈,自有快意。”
  “尹翁归”暗思:我镇京师,摧折权贵,足保十年平安,我不在也不会出多大祸端。朝廷交予我的使命,为天下树立楷模,其实已经完成。再说。我生有限,京师之事终归要别人来管。唉,这一身荣华不要也罢。利利落落,做回自己,无官一身轻,不失为大丈夫。
  灵真见“尹翁归”沉思不语,恐他又陷苦恼,道:“大人,小人斗胆,与大人对击,且看小人剑法薄弱何在,如何?”
  “尹翁归”缓过神来,看了看灵真专注地盯视着自己的双目,答道:“好,好!”
  两人二次操剑在手。灵真道一声“小人造次了”,大鹏展翅,手中剑随即引蛇出洞,奔“尹翁归”袭来。“尹翁归”忙出招相迎。剑来剑去,三五十回合,难分胜负。“尹翁归”暗暗吃惊,灵真的剑术如此玄妙,进步这么快,真是个练剑的奇才,自己一时不知如何制服于“他”。灵真之剑左击右进,时时不离“尹翁归”要害,一时占尽上风,但“他”着即制胜“尹翁归”瞬间,稍稍收手,避免尴尬。“尹翁归”见徒弟剑术高超,时时谦让自己,飞快地思索取胜之法。他见灵真之剑轻灵有余,刚劲不足,变幻多端,但杀伐不到,遂改变对击之数,以硬碰硬,弄险取胜。二人剑磕一处,逬出火星,灵真不由倒退一步。“尹翁归”见此法奏效,剑指要害,挥击有声。灵真渐渐不敌,动作有些凌乱。忽然“尹翁归”一剑照其首扫来,灵真迅速低头闪过,不料“尹翁归”之剑击中灵真帽冠。帽冠滚落在地,露出灵真一头秀发。灵真一个趔趄,哎呀一声,坐在地上。
  “尹翁归”大吃一惊,道:“灵真,你是女儿家?”
  灵真两腮飞红,点了点头。
  “尹翁归”弃剑,忙捡起帽冠,给灵真戴上,伸出两手拉起灵真,却不舍放开。灵真笑了笑,深情地看了“尹翁归”一眼,抽手跑开了。
  “尹翁归”呆立院中,心潮澎湃。
  从此,“尹翁归”忌酒不饮,却常闷坐后院发呆。灵真瞅见,大大方方地前来相见,仍与他舞剑消遣,剑路越发绵延悠长,双目含情,闪烁万般柔情。“尹翁归”看得如痴如醉,心花怒放,却不敢赞言。灵真常拉他同舞,“尹翁归”身不由己,随他练习。日久天长,二人配合得天衣无缝,剑术精进。
  “尹翁归”值班之时,衙署人少,灵真常到公堂讨教书文。二人有情,“尹翁归”却不敢明讲。
  一日,灵真情动,从后面拥住坐于公椅上的“尹大人”。
  “尹翁归”慌忙道:“灵真,放手。”
  灵真反而抱得更紧了,言道:“我不放手,我愿终生服伺大人。”
  “尹翁归”劝解,灵真,不管何时,都要做真正的自己,都要有尊严。你知道大人已有妻室。“
  灵真:“大人,我做您的奴婢也罢。“
  “尹翁归”摇摇头:“灵真啊,我有难言之隐。“
  灵真忙问:“大人长时苦闷,有何苦楚,可言与灵真。”
  “尹翁归”长叹一声,道出端详:“我,我不是什么尹大人。我乃山东金阳人氏华宣是也,身受皇命,代替尹大人为官。尹大人早已归天了。”
  灵真松手,转至华宣对面,看着他,真诚地说:“您是什么身份不要紧,我爱慕的是您本人。”
  “尹翁归”:“不,不,我一辈子做不回自己,我不能让喜爱的人也像我一样窝囊!”
  灵真:“大人,您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何谈窝囊二字?”
  “尹翁归”:“朝廷是不会允许尹大人纳妾的,我也不想你处于屈辱的地位。”
  灵真:“我愿以奴仆的身份伺奉您终生。”
  “尹翁归”:“不,不,当影子的痛苦,我深有体会。你若不怕吃苦,不如随我弃这衙门,漂泊江湖!”
  灵真激动地抓住华宣的双手,道:“我愿意!我愿意!”
  “尹翁归”:“此事需商于你父,从长计议。”
  灵真:“夜长梦多,我马上与父商议。”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7 21:29:41
  厢房。
  灵真:“父亲,你看尹大人人品如何?”
  张更:“尹大人光明磊落,正气凛然,嫉恶如仇,乃百年一遇的伟君子。孩儿啊,你怎么问起这来了?”
  灵真:“您可知尹大人的来历?”
  张更:“尹大人的来历?尹翁归大人乃河东平阳人氏,他的经历天下人传颂,谁人不晓?”
  灵真:“父亲啊,衙中的尹大人并非尹翁归大人。”
  张更:“小孩子不要胡言乱语。”
  灵真:“这是尹大人亲口告诉我的!”
  张更:“噢!我跟随尹翁归大人多年,也早知当今的尹大人与尹翁归大人有些区别,但二人为官之道不差毫厘,皆可称得上千古能吏!可他怎么会告诉你这些?”
  灵真跪地,道:“孩儿不孝,与尹大人,不,华宣大人私定终身,意欲弃衙而走,只是挂念老父。”
  张更慢慢扶起灵真,半响才道:“儿啊,尹大人叫华宣吗?他可是一位英雄豪杰。儿啊,你终生有靠,为父高兴,高兴啊!不必挂念为父,你们速速离开这是非之地。”
作者:blow4wind 时间:2018-08-28 09:38:32
  点赞支持创作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8 10:14:02
  感谢blow4wind——雪中送炭。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8 17:12:17
  第二天晚上,华宣脱掉官服,穿上武生衣装,来到张更父女厢房。灵真也收拾利落,背着包裹,挎着宝剑。华宣急忙给张更施礼。
  张更连忙拉住,问道:“可有路资?”
  华宣面露难色,言道:“备有少许。”
  张更扭头从床头一匣中,捧出铜钱百贯交予华宣。华宣坚辞不受。
  张更道:“这都是大人平时恩赐,因有公差之资,不曾用到。终老守衙门,料无所用。”
  华宣推却,张更硬塞到灵真手中。二人不容迟疑,双双跪在老张更面前,磕了仨头,推门离去,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8 18:50:57
  (四)

  京兆尹“尹翁归”失踪的消息上报到丞相黄霸之处,黄霸急急进宫面奏宣帝,君臣密议了很久很久。最后在狱中找了一个伟岸死刑犯杀死,运回其尸,布告:京兆尹尹翁归尹大人暴病身亡。宣帝下旨,为“尹翁归尹大人”举行隆重的葬礼。
  长安城万民空巷,齐送假尹大人归葬。
  尹夫人悲痛万分,抑郁成病,不久身亡。
  御赐张更为尹大人守墓。官府在墓前起盖草芦,供张更居住,并发放衣物食粮。张更孤老而终。
  尹翁归三子皆做到郡守一级的大官。小儿子后来位列九卿,升任后将军。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8 19:30:35
  两汉是酷吏干臣强官辈出的朝代。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8-08-29 19:22:38
  《汉书循吏传》所提及的循吏有河南守吴公、蜀守文翁、江都相董仲舒、内史公孙弘、儿宽、赵广汉、尹翁归、韩延寿、严延年、张敞、王成、黄霸、朱邑、龚遂、郑弘、召信臣,共16人。《后汉书循吏传》记述的人物较多,计有卫飒、茨充、任延、钖光、王景、秦彭、王涣、谭显、任峻、许景、孟尝、第五访、刘钜、刘宠、仇览、童恢,加上自有传的人物如杨震、羊续等,大约20人左右。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4-27 11:01:55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4-29 10:08:55
  登门致意,感谢支持!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4-30 10:18:10
  码字也是劳动,明天是五一劳动节,祝你节日快乐!
作者:总是如此沉默 时间:2019-04-30 10:58:21
  请问涯友写小说吗?一起交流一下。
  • 解放月宫: 举报  2019-05-02 07:41:21  评论

    谢谢来访,过去写,现在静不下来,还在挣扎中。如能交流,当可提高认识加快成长。此盼。
我要评论
作者:诺兰山人 时间:2019-05-02 21:05:30
  劳动光荣,码字快乐,致节日问候!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05 20:23:00
  @诺兰山人 2019-05-02 21:05:30
  劳动光荣,码字快乐,致节日问候!
  -----------------------------
  抒发情怀,收获快乐。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5-06 20:39:42
  支持佳作,恭祝晚安!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5-07 09:33:29
  欣读佳作,支持文友!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19-05-08 10:01:04
  功底深厚,鼎力支持!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08 20:41:59
  @文刂姥姥 2019-05-08 10:01:04
  功底深厚,鼎力支持!
  -----------------------------
  多谢先生提点。一时之作,支持难得。
作者:总是如此沉默 时间:2019-05-09 13:42:01
  行文有种大气磅礴之感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09 20:26:17
  @总是如此沉默 2019-05-09 13:42:01
  行文有种大气磅礴之感
  -----------------------------
  这首诗倒算不上大气或磅礴,我还有一首倒稍微沾点儿边,一直入不得台面上人的法眼。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11 20:20:12
  中秋赏月家宴。尹天、尹明、尹亮分别向“尹翁归”汇报读书情况。尹夫人吩咐三子给父亲敬酒。尹夫人在一旁指点帮腔,“尹翁归”难以推辞,不觉饮多,已有九分醉意。尹夫人也有七八分酒醉,示意孩子们离席,自个儿犹来让酒,回忆年青光阴,昔日恩爱,要与“尹翁归”来个交杯连理。“尹翁归”推却不过,以手撑腮,半伏桌半扶椅,接酒在手,未及尹夫人交杯,一饮而尽,倒头桌上,酒杯滚地。外面三子闻声,惊问何事,尹夫人但斥孩子回房睡觉,不用操心。
  尹夫人伏在“尹翁归”背上,柔声呼唤“老爷回房歇息了”, “尹翁归”无力地推了推,伏桌又睡。尹夫人拿一湿毛巾为“尹翁归”擦拭手脸,半扶半架“尹翁归”回房。“尹翁归”身子一着床沿,即仰面倒在床上。尹夫人关闭房门,吹熄灯烛,只一轮圆月银光闪闪从窗缝中射进来。屋内半明半暗。尹夫人上前为“尹翁归”宽衣解带。“尹翁归”警醒,一跃而起,一把推开尹夫人,急欲离去。尹夫人伤心而泣,上前拉住“尹翁归”。
  尹夫人:“老爷,莫非嫌弃妾身?”
  “尹翁归”:“非也。”
  尹夫人:“老爷,莫非妾身有错,令您不悦。”
  “尹翁归”:“非也!夫人多虑了。”
  尹夫人:“老爷,莫非妾身年迈色衰,令您生厌。”
  “尹翁归”:“夫人想哪里去了!夫人体态矫健,正值盛年,却少比常人,风韵犹存。只是翁归身体不适,身体不适!”
  尹夫人:“老爷,自您病愈,大半年来,我们从未同房。您秉烛夜读,每每伏桌而睡,不知何故,望老爷明示。”
  “尹翁归”:“夫人多虑了。翁归只是公务繁忙,夜不敢寐,恐辜负朝廷信赖。”
  尹夫人:“老爷,您病愈之后,性情大变,莫非外面有了心上人?”
  “尹翁归”:“非也。非也!”
  尹夫人身穿内衣,复上前抱住“尹翁归”。 “尹翁归”急掰其手,只是尹夫人抱得紧急,难以掰开。“尹翁归”直觉浑身燥热,难以把持,咬了咬自己的手指一口,计上心来,反手咯吱了尹夫人一下。尹夫人松手。
  “尹翁归”扭脸跪地,道出实情:“夫人啊,万万不可。我非尹君,乃尹大人的替身。尹大人已于一年前身亡,秘密下葬。我奉 旨意代替尹大人为天下官吏立个榜样,小可名叫华宣。今冒欺君大罪,实言相告。小可对尹大人崇拜非常,万不敢玷污夫人之身啊。”言罢两眼噙泪,叩头谢罪。
  尹夫人惊倒,对面伏坐在地。借着月光,尹夫人看着华宣虔诚的面孔,忍不住举手为他理正遮面的乱发。尹夫人两眼迷离,似自言又似对语:“我亦预感你非我夫。我夫病重,被朝廷抬走之时,已无气息,断无再生之理。再说我夫生前精力旺盛,情趣勃勃,每月数合。可您相貌堂堂,与亡夫无二,正直无私,能力非凡,决不在亡夫之下,令妾身佩服。小女子见大人夜夜枯坐,独守孤灯,实令人怜惜,如大人不嫌弃我残花败柳之身,妾身甘心情愿服伺大人。
  一阵凉风吹来,“尹翁归”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尹夫人挪膝向前,拥住华宣。二人竟合。
  事毕,“尹翁归”既满足,又悔恨。他向尹夫人道出原委。他乃山东金阳人氏,父母早亡,无亲无故。因其重义,曾任小吏,嫉恶如仇,发誓一旦居官,必除尽豪强恶徒,造福于民,做不到二千石的官,决不娶妻。他是尹翁归尹大人的忠实崇拜者,亦喜击剑。无奈遇人不淑,上司嫌其太直,只当一个工具利用而已,长年并不见推荐,一直未能发达。直至朝廷秘选尹大人替身,画像文书传至,上司为讨好朝廷晋身上位,才上禀丞相。因此华宣得以张志,施展胸中才学,心感朝廷,今抗旨实言,心甚不安。
  借着皎洁的月光,尹夫人两眼无限柔情地注视着身边的“尹翁归”,久久不忍眨眼。他与亡夫太像了,无论相貌,无论举止行事,难分伯仲。慢慢睡意袭来,尹夫人依偎着“尹翁归”沉沉睡去。
  从此“尹翁归”心里矛盾重重,他倒不虑违背朝旨,尹夫人告发,夫人深受尹大人影响,也是正直无私之人,女中豪杰,决不会做出不利华宣之事。即使事发,自有错,虽死亦该,无悔。他对尹夫人既依恋又抗拒。尹夫人给他女人的温暖和关怀,是他从来未曾体会过的。但他心里明白尹夫人不是自己的所爱。不知是由于对尹大人的崇拜作祟,还是此事背信,他与尹夫人在一起总不能做到全心融合,仅仅是放纵而已。他又常常忍耐不住,尹夫人劝酒不拒,合合断续。事后华宣又后悔不迭,忌酒月余。属下们发现他们的尹大人原先是清苦,现在是苦闷了。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11 20:22:13
  不知中秋家宴这一节怎么漏了?难道是网管给删了,没啥奥。也许真的是我漏发了。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5-11 20:22:53
  @总是如此沉默 2019-05-09 13:42:01
  行文有种大气磅礴之感
  -----------------------------
  @解放月宫 2019-05-09 20:26:17
  这首诗倒算不上大气或磅礴,我还有一首倒稍微沾点儿边,一直入不得台面上人的法眼。
  -----------------------------
  我的回复真是颠三倒四啊。
作者:总是如此沉默 时间:2019-05-22 07:19:57
  下雨天,宅家里刷文,比古人的晴耕雨读更有味
楼主解放月宫 时间:2019-06-20 20:22:33
  @总是如此沉默 2019-05-22 07:19:57
  下雨天,宅家里刷文,比古人的晴耕雨读更有味
  -----------------------------
  先生,好雅致。细微之处淘高妙。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8-13 09:59:13
  顶
作者:文刂姥姥 时间:2019-08-27 19:59:39
  欣赏佳作,拜访文友。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