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友发乱七八糟好文一篇 笑skr人

楼主:iamlaona 时间:2018-09-14 21:59:27 点击:43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
  “万寿寺侦探貌似已经两天没回住处了。”鸡古寺诗人说话时正握球拍,轻轻推了一板,将橙色的乒乓球送过网。
  中医药库科奇横握球拍,反手一档,把球接了回来。
  “会不会是仇家找上门来了?”鸡古寺诗人问着,出手依旧平稳,再次把球推过网。
  这次中医药库科奇没有接球,而是干脆把球拍放在了案子上。屋里随即传来乒乓球落地后清脆的弹跳声。
  “我已经二十年不打篮球了。现在天天在乒乓球室里混。侦探也二十年不盯梢了,每天躲在屋里写故事,结果大家还是要提心吊胆。”中医药库科奇叹了口气,“诗人辛苦这两天再去侦探住处打探打探,如果三天不见踪影,就召集老哥儿几个。”
  鸡古寺诗人点点头,放下球拍,径直离开。

  2
  每年的7、8月份是A市的雨季。闷热和暴雨天气交相呼应。在这样的日子里,旧宫阿里不为所动。户外不能练,就改在屋里。一刻钟跳绳、一刻钟空击、半小时力量,每天早中晚各练一组,雷打不动。今天中午如果不是鸡古寺诗人来访,在食堂吃完午饭休息半小时,他还得开练。
  “明晚8点,咱们老几位,去中医药库科奇那聚一下。”
  “这么多年了,那件事还不算翻篇儿?”
  “看样子,是有人不愿意就那么算了,已经找上门来了。”
  “咱们有人出事了?”
  “现在还不好说。但是情况似乎不太对。”
  “到底什么情况?”
  鸡古寺诗人示意旧宫阿里不要再说话,他压低声音:
  “这里人多嘴杂,搞不好有对方耳目在。明晚8点,乒乓球室见。”

  3
      光熙门尊者临睡前最后检查了一次门窗。他最近在读一本有关A市民俗简介的书。从传统小吃,到闹市中乱中取静的斜街小路。闭上眼睛,这些事物慢慢浮现在眼前,烦躁的心情也因此得到平复。稍早前,住在隔壁的七圣路拓海找到他,带来了鸡古寺诗人的口信。十余年来几位旧友几乎不曾碰面,突如其来的乒乓球室邀约只能说明棘手的事件已经到了眼前。
      “该来的总会来。”光熙门尊者把一支牙刷长短、磨的锃亮的金属小匕首垫在枕头下面。此刻已经临近午夜,屋里一片寂静。偶尔有从楼外一晃而过的车灯把屋里的天花板照亮。这时楼道深处传来了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一共两个人。”
       光熙门尊者慢慢拿出小匕首,轻轻地下了床,没有穿鞋。他站在房门旁,屏气凝神。
       脚步逐渐接近,最终在房门前停了下来。门外的两人似乎也在观望。
      “明晚能否赴约已然成了未知数。如果门外的二人不知难而退,待会就必须见血了。”
       光熙门尊者握紧刀柄,他看到房门的把手正在慢慢被人转动。

  4
       今晚暴雨再次如约而至,侵袭整个A市。八点刚过,乒乓球室里人已经走了大半。一个球案前,四个人正在双打,球案两侧还各站了一人观赛。
       中医药库科奇和鸡古寺诗人站在案子同一侧,同他俩对战的是七圣路拓海和光熙门尊者。
      四人沉默着一来一回击打着橙色的乒乓球。旧宫阿里站在球案一侧记着分数。倒是站在球案另一侧的和平里惩罚者率先发问:
      “万寿寺侦探失踪。光熙门尊者险遭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和二十年前那件事有关?”七圣路拓海大力抽了一板。
      中医药库科奇直接用手握住这一球。
      “我觉得我们不用再多想了。没有其他可能。二十年前的那件事没有结束。”
      “都到现在了,还不认?差点跑我屋里闹。想吓唬谁?”光熙门尊者经历凶险,越想越气。
      旧宫阿里下意识地活动了下肩颈还有手腕、手指,咯嘣作响。
      和平里惩罚者看了看四周。
      “上次就该一网打尽。不过现在也不晚。”
      “只要大家精气神还拧在一起,就不怕跟他们再干一场。”中医药库科奇拿出一个塑料袋,开始收拾大家的球拍。“这几天大家提高警惕,外出务必结伴而行,交谈时也要注意周遭环境。再给我两天时间。理顺最后的关键所在,咱们就动手。行动开始的信号都在广播里。”
       众人默不作声地就地解散。临行前,中医药库科奇叫住了鸡古寺诗人和和平里惩罚者。
       “一些细节还需要最后的确认。因此有两个人必须得见。”
       “冰窖口大夫和千鹤贤者?”鸡古寺诗人嗓音有些发干,“光是联系到这两个人,咱们就有可能折人手。”
       “所以咱们三个来冒这个险,不要再牵扯其他人。”
        “先找谁?”和平里惩罚者问。

  5
       “人人都有放不下的执念。这件事情你们这样看待,也是执念使然。”
       “千鹤贤者,你的意思是,我们错了?我们误解了眼前的一切?”中医药库科奇问。
        鸡古寺诗人看着窗外过道来往的人群。额头微微渗出汗来。
        “如果对方也不放下执念,冲突又如何避免?我们已经有两人陆续被暗算。”
        “有时候什么都不做就是一种回应。”
        “逆来顺受?”
        “这是你们的执念。”
        中医药库科奇没有再开口。
        房门被打开一道缝,和平里惩罚者探头进来。
       “盯梢的来了。快走。”
       三人谢过千鹤贤者,匆匆离开。
       “大费周章才找到避世已久的千鹤贤者。他透露的字句却显得是我们理解有误?”鸡古寺诗人问。
       “会不会是有些误会?毕竟千鹤贤者已经数十年不参与外面的纷争了。”和平里惩罚者摆弄着手里的圆珠笔,像是自言自语。
      中医药库科奇也百思不得其解。
      “可能事情尚有回旋的余地。贤者是不想让我们意气用事吧。等找到冰窖口大夫,或许能看清目前局势的样貌。”

  6
      暴雨过后,水汽被蒸腾起来,A市又是一个桑拿天。冰窖口大夫最爱的消夏美食之一,就是干拌方便面。把煮熟的方便面过一遍凉水,撒上干粉调味包还有葱花,浇上刚炸好的花椒油。滋滋作响,味道鲜爽。三五口一盘面就见了底。现在,冰窖口大夫只想快点结束手头的工作,回家做上这么一盘面。但就在思绪已飞到自家厨房的时候,屋门突然被打开。三个身影快速步入屋内。
      冰窖口大夫认得这三个人。一瞬间仿佛又回到了二十年前。
      “二十年前事发之初,我一直是主和派。我告诉那些想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你们这么做除了激化矛盾,没有半点好处。”
      桌上的三杯茶冒着热气。屋里空调坏了多时。冰窖口大夫一直是用吊扇吹风。中医药库科奇、鸡古寺诗人还有和平里惩罚者的衣服已经被汗水彻底浸透。三人一言不发地听着。
      “如今我被发配到这里,已经完全没有了话语权。你问我主战派现在怎么想?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动你们的人?下一步主战派会有什么动作?我真的毫无头绪。”
      “但如果还是这样放冷箭,我们就直接打仗。”中医药库科奇说得简明扼要。
       “抱歉我没法帮你们带口信。我现在也躲着主战派走。不过,如果你们开战,你们还是要先拿下广播室?”
       “这个你不用管。”和平里惩罚者说。
       “如果开战,你接下来的打算是什么?”鸡古寺诗人问。
       冰窖口大夫思索了片刻。
       “回家吃面。”

  7
      A市今天迎来了难得的好天气。没下雨,也不闷,空气里隐约透着一丝凉意。不过这样的天气没能让光熙门尊者还有七圣路拓海感到惬意。吃早饭时,他们眼看着几桌之外的旧宫阿里突然遭袭,但苦于还没有统一行动的信号,因此无法施救。事发时,一瞬间从旧宫阿里的身后,扑上来四名男子。旧宫阿里侧身肘击打倒一人,但随后就被其余三人按倒在地。扭打过程中,对方似乎使用了麻醉针一类的东西,最终把失去意识的旧宫阿里带离,留下屋内惊愕的众人。

         午休时间,楼道里出现了两个人影。他们快步走到楼梯拐角处的房间前,轻轻敲了敲门。
         “谁呀?这大中午的……”屋里人嗓音慵懒,估计刚刚入睡,好梦就被打破。
         随着房门打开一道缝隙,两个人影猛地一把将门推开。不等屋里人叫喊,房门又被硬生生地关上,屋里也顿时没了响动。

         光熙门尊者安静地坐在自己屋内。手边是他自己磨制的小匕首。
         “该来的总会来。距离信号发布应该不远了。”
         七圣路拓海找了一支长筒厚棉袜,往里面塞了五节一号电池。然后在棉袜隆起的部分打了个结,手拎着长长的袜管部分。这样一个简易小型流星锤就制作完成了。他看看墙上的挂表,时间指向了下午一点半。
        和平里惩罚者还在摆弄着手里的圆珠笔。这时挡住他去路的,是两名高个子男子。
        “你们要干嘛?”和平里惩罚者按着圆珠笔尾部的弹簧小钮,伴随着“咔哒”声,笔尖一进一出。
        “跟我们走一趟吧。”
        “你们听。”
        楼道里传来了一阵音乐声。
        两名男子一时有点发愣。
        “是德彪西的《月光》。”和平里惩罚者说着,把圆珠笔刺进了一名男子的耳朵。另一人看着同伴倒下,慌乱中开始大声呼喊。
        他们斜对面的房门随即被打开。光熙门尊者手持小匕首,快速刺倒了这名不住尖叫的男子。不远处的楼道传来急促的脚步声。开始有更多的人向他们扑来。不过楼道的另一端,传来了更加凄厉的叫喊。那声音像是垂死的人在用最后的力气发声,也像是磕药的人发出极度欢快的嗤笑。站在这群人最前面的是七圣路拓海。他拎着简易流星锤,带队直接撞向迎面扑来的人群。就像古战场对垒一样,双方撕打在一起。伴随着德彪西的《月光》。

  8
       《A市晚报》的报道中,A市市属精神病院的这场血腥冲突持续了将近两个小时。最终院方调动医务人员以及大批保安成功压制住了病人的攻势。并在五楼的广播室以及二楼活动室,将五名带头人控制。此前,属于这个病患小团体的另外两人,因为不配合治疗以及家属拒付床位费,已经分别被收管,并强制转院。有匿名消息人士透露,这可能也是引发此次冲突的导火索。另外还有监控录像拍摄到了发生冲突之时,有医务人员依旧我行我素,在开水间泡方便面,随后将屋门反锁,在屋里自行吃面。院方表示,将对相关责任人进行处理。据悉,在二十年前,该院就曾发生恶性冲突。当时入院的数名病患不服院方管理,结成小团体对抗医务人员。相信再次发生的骚乱也将为院方敲响警钟。
         记者注意到,事发后,一些亚文化自媒体纷纷关注据称在骚乱中扮演关键信号机制的《月光》一曲。这些小众自媒体对于德彪西的《月光》与精神病患者暴躁原理的关系进行了夸张式解读。但在这里,作为负责任、有良知的媒体人,我们衷心希望《月光》不要以这种形式响起。院方也应该更深入地了解广大病患的内心世界。

    (完)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来自 天涯社区客户端 |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1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