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火狐狸

楼主:黄立朋 时间:2018-09-14 22:04:05 点击:5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孙老剩背着手站在门口,看着二墩子直笑,说他这身“行头”,还真有点东海龙宫里王八精的气质。这样说着,孙老剩身边的老狗也跟着起哄,一个劲的朝着天上的月亮汪汪的叫着。
  二墩子最不喜欢孙老剩拿他开玩笑了,气得他抬起一条腿就踹那老狗,心里想,惹不起孙老剩那老不死的,还惹不起你这个依仗人势的扁 生?
  那老狗倒也机灵,躲得倒快,一闪身就躲到了孙老剩的身后去了。孙老剩也不恼,看着二墩子有点蠢的动作,笑的像脸上长了花似得。
  二墩子小声骂:“什么人玩什么鸟儿,俩畜生都他娘的贼滑溜!”
  孙老剩收了脸上的笑,指着那老栗子色的狗说:“你还别记仇,这畜生守夜是把好手,今天我就大方一次,你带着它看守瓜地去吧,有它在,就闹不出来什么大乱子来。”
  “你还是自己留着看门吧,我怕我叉獾的时候,一不小心把它给串了,到时候你还得给它披麻戴孝呢!”说完,二墩子提上猎叉,大踏步的向岭下的瓜田走去,身影一会儿就消失在暗夜里。
  孙老剩看着他的背影消失了,小声嘀咕着:“果然没冤枉你,这打扮,绝对像王八精!恩,脾气更像!”
  远处的夜色逐渐的弥漫升腾起来,二墩子从瓜地的窝棚里钻了出来,站起身子直了直腰板,扫了一眼远处弥散的夜雾,该去巡视一番了,这时候,正是各色野物出没的时候。
  墨绿色的西瓜在暗黑的夜色下愈发不清晰了,好在二墩子生的一双夜眼,又点上了一只灯笼提在手中,照着周边有限的范围,忽悠悠的往前走。
  今夜有微风,灯笼的光也忽闪着,二墩子就这样一手提着灯笼,一手提着猎叉,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前走着。
  穿过一片茂密的瓜蔓子,不远处传来了“咯吱、咯吱”的声音。
  二墩子一下子打起了精神,脚下的步子也慢下来了,他小心翼翼的一点一点地往前挪动着,手里的钢叉也从倒提的状态变为叉头朝前,随时准备一叉飞出去,将“偷瓜贼”明正典刑之。他轻手轻脚的一点点的向“事发地点”接近,眼看就在眼前了。“咯吱、咯吱”的声音却消失了。
  二墩子正在疑惑的时候,从眼前稠密的瓜叶子底下,冒出来一个小圆脑袋出来。只见这家伙一身火红的皮毛闪着油亮的光,一双乌溜溜的小眼睛镶嵌在脑袋上方,鼻翼尖尖,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更是殷红如血,甩在身后分外显眼。二墩子原以为自己看花了眼睛,用手使劲揉了揉眼睛仔细看,没错,就是一条火红的大尾巴,二墩子见过狐狸,却没见过尾巴这样大,这样鲜艳的狐狸,他曾听村里人说,狐狸老了尾巴上的毛都变成白色的,那就是成了气候了,可千万不敢招惹,可是眼前的这只,尾巴却是红的,红的让二墩子心里有些发毛,这不会也是一只成了气候的吧?二墩子心里嘀咕着,那火狐狸却不害怕,就站在二墩子面前,跃武扬威、嚣张跋扈。
  二墩子惊呆了,年年有怪事,没有今年多。
  但那绝对不是幻觉,因为此时它正瞪着眼睛盯着二墩子好奇的看着,两只尖锐、灵巧的前爪人立而起,从容不迫,颇有大将的风范。
  二墩子抖了抖钢叉,想吓一吓它,灭一灭它的威风。
  不想,那火狐狸也朝二墩子呲了呲尖牙,丝毫没有害怕的意思。二墩子有点懵,这还是狐狸吗?
  见二墩子没有要攻击的意思,那家伙又不慌不忙的埋头去啃西瓜蔓上的一个滚圆的大西瓜,丝毫没在意二墩子的存在。
  二墩子生气了,他能允许火狐狸和他对峙,却忍不了对方对自己的无视,你一个小不点还敢蔑视我,让你尝尝老子钢叉的滋味,不洞穿你三个血窟窿出来,老子就不姓李,二墩子暗暗较劲。他表面上不动声色,手上却暗自运足了力,等着火狐狸有所懈怠,好一击得中。
  猛然间,他手腕子一甩,钢叉脱手而出,一道精光夹杂着劲风扑向那火狐狸的头部。
  说也奇怪,那胡狐狸原本埋头啃着西瓜,丝毫就没注意二墩子,但却在二墩子扔叉的瞬间,如同一团火流星似得闪出去,驱让退避之间,一气呵成,从容不迫。只差寸许,却恰到好处的躲开了钢叉的攻击,方寸之间却进退有章法,火候拿捏得恰到好处。
  二墩子气的七窍冒火,明显的,那个火狐狸在和他斗气,即躲开了他,却又不急于逃命。也不是二墩子自夸岂能,他在这条叉上,确实下足了功夫,这么多年来,他看上的猎物,还从未从他的叉子底下逃生过。今天却是个例外,还是这么一个大跌眼镜的例外。
  那火狐狸也不管二墩子如何生气,落到旁边的一个西瓜上,依然我行我素,只顾低着头啃西瓜。
  二墩子牛劲上来了,跨步上前,将手里的钢叉轮的纺车轮一样,呜呜的朝着面前的火狐狸招呼。
  这次火狐狸没有和二墩子斗气一个翻滚躲到了钢叉叉风笼罩的区域,随后一个跳跃,如一团火球般的几个腾挪,消失在黑夜里了。根本就不给二墩子留追击的机会。
  二墩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了,这哪是一只狐狸啊,分明是一个聪明至极的狐妖啊,自己无意中惹了它,而狐子又是最记仇的动物,估计以后不把自己折腾惨了,那畜生是绝不会善罢甘休的。
  这样想着,二墩子就有些心悸,内心里隐隐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巡查了两遍,抓住了两只獾,瓜地里终于安静下来。二墩子揉着有些困的眼睛,回到窝棚里睡下了,凌晨的时候,又去巡查了一遍,一切如常。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