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心一刻:当彪悍女山贼,爱上儒雅迂书生,她会如何追求?

楼主:忧伤的小白衣 时间:2018-09-14 22:04:13 点击:113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1、跑步
  四周是密密麻麻的松树林,偶尔有冷风吹过。
  白书生走在山路上,突然,一个黑衣女子“嗖”的一声,从他身边跑过。
  白书生愣了一下,这个女子跑的好快,我堂堂七尺男儿,可不能输给她。于是,他加快脚步,追了上去,和那女子并排跑,一边跑一边打量她,说:“姑娘,天色那么晚了,你还在这里跑步,好勤快呵。”
  那女子气喘吁吁:“你以为我愿意啊,要不是后面那群捕快追的紧,我能这样子跑呀!”
  白书生转头向后看,果然见一大群捕快,向他们追赶过来,几十支箭从他头顶飞过,他吓的脚都软了。
  女子一边跑,一边微笑的看着白书生,说:“公子,你也是出来抢劫的吗?那你可要跑快点呵,被那些捕快抓到,那可就不好办了。”
  后面的捕快一边追,一边叫嚷:“快点追,那个女贼还有同伙接应。”
  白书生刚想停下来,和那些捕快解析,说他不是山贼,那女子却抓着他的肩膀,猛的施展轻功,飞回山寨了。
  原来,这个女子是猛虎寨的二当家,人称二妹,她二十多岁。

  2、猛虎寨
  猛虎寨有几十号山贼,大当家是大虎。大虎很喜欢二妹,几乎对她百依百顺。
  晚上,山贼围在火堆边 做烧烤。
  白书生坐在树墩上,离火堆很远,想着怎样逃离这个贼窝。
  烧鸡已经烤熟了,散发着浓郁的香味。
  山贼们盯着那只烧鸡,咽着口水,但谁都不敢先动手。
  二妹从烧鸡上撕下一个鸡腿,用手绢包住,递给大虎。
  大虎感动看着二妹,热泪盈眶:“二妹,还是你对我好。”
  二妹点了点头,指着远处的白衣书生,说:“你把这个鸡腿拿给他,鸡屁股我会给你留着。”
  大虎脸一下子黑了。但也不敢违拗她,拿了鸡腿扔给白书生。
  第二天,大虎从山上摘了一大包桃子,送给二妹。二妹吃了两个,点头说挺好吃的,然后把他塞怀里了。
  大虎奇道:“既然好吃,那你怎么不多吃点。”
  二妹笑着说:“那么好吃的东西,我要给白公子多留一点呀。”
  大虎一阵懊悔,早知道就不摘那么多了,又是白公子。
  大虎好几次提出要把白书生送走,但二妹都不同意,因为她发现,她已经爱上他了。
  但是,白书生好像对她并不感兴趣,她很纠结。

  3、暗示
  第二天晚上,山贼们依然在吃烧烤。
  白书生依然坐在树墩上,离火堆很远。
  二妹嘴里吃着烧烤,眼睛却看着白书生,心想他那么迂腐,我不给他一点暗示,他怎么知道我喜欢他?于是她走过去,坐在他身边,说:“书生,自从我遇到你的那一天起,我的脑海里总是你的影子,我睁开眼看见的是你,闭上眼睛,看见的还是你,你说,这是为什么?为什么我老是看见你呢?”
  白书生一愣,想了一会儿,说:“哦,有这种事,那应该是姑娘近日太劳累,出现幻觉了。”
  二妹一条黑线,心想:这个书上的迂腐,超过了我的想象,看来我要无耻一点才行。
  她眼珠一转,突然瘫坐在地上,捂着肚子痛苦的呻吟。
  白书生吓坏了:“姑娘,你怎么了?”
  虽然白书生不喜欢山贼,但二妹对他很好,所以,他并不希望她出事。
  二妹邹着眉头:“我……我病了……”
  白书生急的满头大汗:“那我背你去看医生吧。”
  二妹摇头:“不行,我这个是遗传病,连大夫也看不了,除非有一个男人亲我一下,才能好,否则就死定了。”
  早就站在旁边的大虎立马说:“二妹,让我来救你!”他一把推开白书生,迫不及待的在二妹的嘴唇上猛吻。
  二妹感觉一阵恶心,急忙一脚踹开大虎,跳起来,吼道:“臭流氓,你干什么!”
  大虎喜形于色:“咦?二妹,你好的那么快呀,看来这个办法真的很有效,来我们再亲几下,把你的病彻底根除了。”
  二妹怒道:“滚一边去!”
  大虎一脸委屈:“二妹,你怎么可以对我那么粗鲁,我可是你的救命恩人呵。”
  二妹瞪眼道:“谁要你多管闲事了?”
  大虎幸幸的走回火堆旁,继续吃烧烤, 二妹叹了口气,也走了,只留下目瞪口呆的白书生。

  4、美女救英雄
  二妹背靠大树,坐在火堆旁,对着月亮,一脸忧郁,自言自语:“白公子,我恨你,自从你出现在我的生活里,我便陷入了无边的痛苦,既然无法相爱,那你为什么要走近我的心房,伤害我?”
  大虎本来在旁边吃烧烤,这是突然站起来,走到远处书生那里,把白书生揍了一顿,然后回来对二妹说:“二妹,那个臭书上已经被我打成了半残了,嘿嘿。”
  二妹傻眼了:“你打他干嘛?”
  大虎咧嘴笑着:“你不是说他伤害你,让你很痛苦吗?我打他成半残,他就没法欺负你,让你痛苦了。”
  二妹怒道:“那你也不能打他啊!”说完,急忙去找白书生。
  二妹来到树墩旁,见白书生鼻青脸肿,奄奄一息的瘫在地上,她更加心痛了。
  二妹帮白书生包扎好伤口,上了金疮药,就把他扶回房价,然后回去睡觉了。
  二妹躺在床上,辗转难眠,书生的伤好后,我应该也留不住他了,得找个人去揍他一顿,然后我美女救英雄,或许他会爱上我。坏人的角色,他第一个想到了大虎,当晚,二妹找到大虎,叫他明天再去揍书生一顿,并且行事时一定要戴好面巾。
  大虎自然很高兴的答应了,他早就看白书生不顺眼了,最好每天都揍他一顿,才解气。
  第二天早上,白书生从房间里出来。
  突然,一个蒙面人在他身后,向他喝道:“小子,你给我站住!”
  白书上回过头,奇道:“虎大哥,你叫我有事?”
  大虎愣住了:“我蒙面了,你怎么还能认出我?”
  白书生笑了:“虎哥,虽然你蒙面了,但你的衣服和说话的声音没变呀,我当然知道是你了。”
  大虎扯下面巾,狰狞道:“就是你认出我来又怎样?我照样要揍你。”
  白书生额头沁出两滴冷汗:“昨天你不是已经揍过一次了吗?怎么今天还要……”
  大虎向白书扑去:“昨天没揍过瘾,现在要再揍一次!”
  二妹见机会来了,忙从树后面跳出来,喝道:“大虎,你干什么,我不准你伤害白公子!”
  大虎一脸疑问:“二妹,你……”
  没等他反应过来,二妹就已经抡起拳头,往他身上猛砸,大虎傻眼,只能落荒而逃。
  白书生向二妹作了一揖:“姑娘的救命之恩,在下无以为报。”
  二妹意味深长的笑了一下,说:“不,你可以报答我的。”
  书生愣了一下:“呃……对,等在下金榜题名时,一定会回来报答姑娘。”
  “你现在就可以报答我了呀,为什么要等到金榜题名时?”
  “现在?”
  “是啊。”
  白书生有点为难了:“可是在下身无分文……”
  “哎,谁要你的钱,你以身相许不就可以了。”说完,她立马低下脑袋,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
  二妹心潮澎湃,沉默良久,最后只听得白书生说:“好的,在下愿意以身相许,可是,在这之前,在下能不能亲一下姑娘?”
  二妹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娇羞的说:“你……你好坏。”
  只见白书生突然抱住她,向她的嘴唇吻去。
  二妹几乎忘记了时间,情不自禁的闭上双眼,与他相拥相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只得耳朵一个声音:“姑娘,你怎么了。”
  二妹回过神来,睁开眼睛,却看见自己抱着一棵松树,满嘴树皮。
  白书生站住旁边,关心的说:“姑娘,你实在饿的慌,可以跟我说啊,我给你找吃的,也不用一个人在这里啃树皮呀,树皮吃多了,对身体不好的。”
  二妹脸红的快滴血了,恨不得找一个树洞钻进去。
  她已经不好意思问他答不答应娶她了,紧张的站起来,说:“你先回去养好伤,我去忙了。”说完她就离开了。

  5、再次表白
  又过了几天,二妹穿上了新买的裙子,在大虎面前晃了晃:“大虎,我漂亮么?”
  大虎眼睛都直了:“漂亮。”
  二妹扭了扭屁股:“我性感么?”
  大虎口水直流:“性感。”
  二妹回眸嫣然一笑:“我看起来够温柔够贤淑么?”
  大虎脑袋发热:“够温柔,够贤淑。”
  二妹点了点头:“我那么温柔漂亮,男人应该都会喜欢吧?”
  大虎点头如捣蒜:“喜欢喜欢,我很喜欢。”
  二妹满意的笑着离开了。
  二狗子奇道:“二当家今天这是怎么了,平时都是大大咧咧的,怎么突然愿意穿裙子了了?”
  大虎嘴角一扬:“她肯定是想男人了。”
  二狗子纠正道:“不,我看二当家是想嫁给虎哥你,不然她怎么在你面前那么淑女?。”
  大虎得意的点头:“我也怎么认为的,也只有我那么优秀的男人,才配的上她。”
  二妹自信满满的向后院走去,心里小鹿乱撞,心想:连大虎那个白痴都说我温柔漂亮了,待会白公子一定会喜欢。
  二妹来到白书生的房间,含情脉脉的看着白书生,问:“白公子,你觉得我长的怎么样,漂亮么?”
  白书生点头:“恩,还行吧。”
  二妹有点失落,又问:“那你觉得我性格怎么样,温柔么?”
  白书生点头:“还行。”
  二妹有点生气了:“还行是什么意思?你说具体一点,比如说……我就像你的什么。”
  白书生托腮想了一会儿,说:“你就像是……恩……像我家的小良。”
  二妹喜笑颜开,满怀期待:“你家的小良是?”
  白书生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小良就是我养的一只小狼狗,对外人可凶了。”
  二妹的笑容僵住了。看来,他并不是一个好色之徒,既然如此,就不能怪我霸王硬上弓了。
  趁白书生不注意,二妹从后面把他敲晕了。
  第二天,白书生睁开眼,闻得旁边有阵阵幽香,他转头一看,见二妹正躺在自己身边,衣衫不整。他吓了一跳,急忙翻身滚到一边去,观察周围,发现是二妹的房间,而他正躺在二妹的床上,不禁浑身直冒汗。
  这时,二妹也醒了,他看了一眼白书生,又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胸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后,愣住了,紧张的问:“昨晚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子?”
  白书生手忙脚乱,几乎崩溃:“在下也不知道啊,怎么会出这种事的?”
  二妹伤心的说:“你要对我负责,我不干净了,嫁不出去了。”
  白书生一咬牙:“好,我负责!”抓起旁边的剑,就往脖子抹去。
  二妹大惊失色,急忙把他的剑夺过来,伤心欲绝:“你宁愿自尽,也不愿意娶我?”
  白书生沉默了。
  二妹叹了一口气:“你走吧,昨晚是我自导自演的一出戏,其实什么都没有发生,我这样子做,只是想让你爱上我,不过,现在看来,我们之间不可能了,你现在就走吧,我不再纠缠你了。”
  白书生向她作了一揖:“多谢姑娘这几日来的照顾,你是个好姑娘,以后一定会找到好归宿的,珍重。”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
  二妹看着他离去的背影,泪流满面。
  大虎从屏风后面走出来,安慰她说:“二妹,你和他不是一路人,我们是山贼,而他却志在高官厚禄,以后再相遇,恐怕将会是敌人。”
  二妹虽然不愿意相信,但却觉得大虎说的很有道理。

  6、走不了了
  第二天,白书生又跑回山寨了。二妹感觉很奇怪,为啥又自己跑回来了呢?后来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捕快们已经认定白书生是和山贼一会的,正全城贴了画像搜捕他呢,他再也不能上京赶考了,恐怕一辈子都只能留在山寨了。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作者:修若兰 时间:2018-09-14 23:05:03
  故事挺精彩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