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的回忆录

楼主:LarryAntonio 时间:2018-09-14 23:09:19 点击:67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这是一本逝去老人的回忆录,八旬老人在最近几年,回归了自己的一生,感叹了自己的一生,可能文学素养没那么高,但是字字真切,句句真心。隔段时间发过来一些,我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可能就是想让大家都看到,让大家看到老人的一生,一生经历,一生回忆,一生骄傲,一生欣慰,一生后悔,一生遗憾,一生剧终...
  第一书:
  人到老的时候 ,更加珍惜生命 !
  除了注意饮食外 ,更注重活动和锻炼 ,同时还爱回忆自己一生的成长过程。我比别人想得更多些 ,也许是从小受苦太多的原因 。
  我童年的时候 ,也是我们全家闯关东的时候 ,过的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时当亡国奴的黑暗日子 、逃荒讨饭的生活 。历尽千辛万苦 ,一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 。人民得到了解放,翻身当家做主人 ,生活才开始好起来 。
  解放后我从小学三年级开始上学读书 ,一直读到一九五八年八月本溪钢校中专毕业 ,毕业后被分到鞍山弓长岭铁矿工作,经过几次变动 ,1972年调到鞍钢矿建公司来到鞍山至今,我由一名中专毕业实习生一年后晋级为技术员,随着国家的改革开放,对知识分子的重视,又晋级为工程师,最后晋级为副高级工程师。
  叫新旧社会对对比也好,叫忆苦思甜也罢,回忆记录一生亲身经历和耳闻目睹的点点滴滴往事,感悟人生,苦辣酸甜,苦去甜来,当今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新中国。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的今天。所以我要感谢共产党,永远跟党走。
  我的老家在山东省新泰县宫里乡安庄村,我出生于一九三五年七月十二日,正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最猖狂的时候,日本鬼子把中国人变成亡国奴,到处杀人放火、掠夺民财,把老百姓压迫得喘不过气来,人心惶惶、民不聊生,四处逃亡求生。父母为了生存,怕把孩子们饿死,选择了逃荒---闯关东的求生路。
  我四岁那年春天,把家里的东西折腾完了,父亲用扁担挑着被褥和衣物,母亲抱着一岁的弟弟,领着我和两个哥哥,一家六口人告别了亲朋好友和父老乡亲们,背井离乡,从此开始了逃荒生活。白天一边赶路,一边讨饭,晚上哪里方便就住在哪里。从春天走到秋天,跋山涉水、风餐露宿,千里迢迢才来到辽宁省本溪市。
  到本溪后也是举目无亲,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过了一段流浪生活。俗语说:老天爷饿不死瞎家雀儿。终于有一天,改变命运的机会来了!当时日本鬼子为了掠夺中国的矿产资源,在本溪开建钢铁冶炼厂、水泥厂等,需要大批的劳动力,日本鬼子除了在各地抓来大批的劳工外,在当地也招了一批劳工,进行施工建设。父亲应招当了劳工,给的工资虽少,但却是家庭生活的唯一经济来源。
  为了省钱,在郊区兴安乡房山村租了一间破旧偏厦房子,简单的修理一下,就搬进去住了。从此也算是有个家了。生活安定下来。家离父亲上班的地方很远很远,有十几里的山路,来回要走三、四个小时,每天早出晚归。为了让给老婆孩子有碗饭吃饿不死,任劳任怨,从不叫苦。为了帮助父亲养家糊口,母亲抱着小的牵着大的到十几里外的工地给人家缝缝补补,挣点小钱,伙房大师傅看我们挺可怜,经常把剩下的饭菜给我们吃,吃剩下的拿回家。劳工们的伙食一年到头不变样,都是玉米面和橡子面窝窝头、高粱米饭、白菜汤、咸菜。我们则吃他们的残羹剩饭。母亲是小脚女人,每天抱着孩子走十几里路,太不容易了。但为了我们,从不叫苦,可怜天下父母心!就这样,本溪成为我们全家闯关东的落脚之地,也成了我的第二个故乡。
  为了让父亲上班更近些,一年后,我们全家又搬到团山村,我还记得,房东姓潘,租的是三间房子,一个对面炕,生活依然窘迫。第二年春天,在好心人的帮助下,我和二哥成了猪倌,给全村人家放猪,这样可以挣点钱和粮食。
  每天一大早,我们要挨家挨户的把各家的猪集中在一起,然后赶到村外的野地里、河沟和山坡上,中午还要把猪送回各家,下午再集中起来去放,到了傍晚再赶回来送回各家。就这样周而复始。放猪这个差事听起来容易,但做起来还是很难啊!猪在野外是很难归拢在一块的,特别是小猪,非常不听话,很容易跑丢。如果遇到下雨天就更要注意看护,因为猪在阴雨天特别兴奋,撒欢乱跑。一旦把谁家的猪弄丢了,自己到处找不说,害得家里的人也得帮着四处寻找,真的有丢失就麻烦了,要知道拿出我们哥俩的工钱也抵不上一头猪啊。
  在放猪的日子里,衣服穿的好坏没关系,能遮体就行,可没有鞋穿就遭罪了。我和二哥经常光着脚放猪,刚开始,草扎石磨疼得受不了,时间长了,脚板磨出老茧就习以为常了。最难过的是下雨天,因为没有雨具,不管下多大的雨,任凭雨水淋湿自己还要紧跟着猪群,即使感冒发烧也不能耽误一天放猪。
  两年后,十二岁的二哥和大哥一起到水泥厂当童工了,我的猪倌生涯也随之结束。在这期间,我们搬过三次家,前后大约三、四年的时间。在我七岁那年,母亲从山东抱来的小弟弟因病没钱医治去世了,父母和我们兄弟三个抱头痛哭,悲痛万分。在以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家里失去了原有的欢笑。回忆小弟真是趣事多多,他长得好看又聪明懂事,还在三岁时就知道每天按时到大门口迎接下班回家的父亲,很讨父母喜欢,许多往事至今我还记忆犹新。
  老天是公平的,小弟死去的第二年,母亲又给我们生了个妹妹,全家人逐渐从悲伤中走出来,开始了新的生活。都说女儿好,女儿是父母的贴身小棉袄,这话一点不假。父母的晚年生活全是妹妹照顾的,养老送终。我非常感谢妹妹的一片孝心!
  大哥十五岁、二哥十二岁时就去当劳工了。大哥干着和大人一样的看机器的活,现在叫运转工;二哥因为太小就当杂役,伺候日本人,打饭、送水、干零活。工资低的可怜。正是由于两位哥哥的付出,我才有了上学念书的机会。学校在房山村,我家在那里住过,一切都很熟悉,走半个小时就到了。学校是奴化教育,不讲自由,学习的东西也大都忘记了,给我留下记忆最深的有两篇课文,开头一篇“人有两只手,有手会做工”;另一篇是“满洲国真快乐,土地大,物产多,四万万人民好生活。”从那时起我才知道,我们是满洲国人。老师除教语文、数学外,还教日语。那时的老师可以随便打学生,高年级的学生可以打低年级的学生,所以学生挨打是见怪不怪的事情。我读了不到半年书的时候,父亲单位在苦力村给了一户房子,全家可高兴了,选择个日子就搬进去了。从此,父亲及两个哥哥上班都近了,可我上学远了,父母不放心,没办法我失学了 苦力村原来是劳工们住的地方,改为劳工家属宿舍后,改名为煤鉄住宅,全国解放后,改名为西巍子。当时老百姓的生活是供给制,住宅区内有一个粮油库,供应的是苞米面、橡子面、高粱米为主,供应多少,老百姓就吃多少。那时老百姓若是吃顿大米饭就是犯法,叫经济犯!谈论国家大事也犯法,教政治犯。犯法就要打罪、坐牢。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后建立的傀儡政府----满洲国法律规定的。所以当时日本鬼子和伪满警察个个仗势欺人,欺压百姓,老百姓没有一点自由,只能忍气吞声的活着。打人的事件几乎天天有,到处可见。当亡国奴的日子真不好过啊!
  搬进了公房也算有了固定的家,父兄上班更近了。这样的日子过了一年多,转眼到了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大喜的日子----八一五光复日。中国人民打败了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日本鬼子垮台了,满洲国也灭亡了,盼望翻身自由的日子终于到来了。当时的情景是全国一片欢腾,举国上下共庆胜利,人们欢天喜地,个个喜气洋洋。
  新的生活开始了。
  八一五光复的时候,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队伍先进了本溪市。一切事情都由共产党组织的临时政府办理。先是镇压反革命、土豪劣绅、坏分子,接着把没收来的粮食衣物分给劳苦大众,解决老百姓吃、穿等生活问题,当时我家分了一件日本人穿的呢子大衣,相当好了。那是政府每隔几天就开一次批斗会,不同地方批斗不同类型的人:有祸国殃民、罪大恶极的日本鬼管;横行霸道、狗仗人势的伪满警察;心狠手辣、无恶不做的把头。每次批斗会都叫老百姓参加,被批斗的人跪在台上,叫受害者、苦大仇深的群众到台上指名点姓的控诉。讲到最惨的时候受害人痛哭流涕,叫人忍无可忍,愤怒万分,便大喊口号:打倒日本帝国主义、日本鬼子从中国滚出去、打倒卖国贼、打倒汉奸走狗反动派,中国共产党万岁!
  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工厂停产了,工人失业了。时过不久,看见苏联人到工厂拆机器设备,半年多的时间就把炼铁厂和水泥厂的设备全部拆完并全部装箱运走。当时老百姓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将来还怎样开工生产啊?一点也不理解,疑虑多多。也许是战略需要吧。
  由于父亲和哥哥的失业,没活干啊 。父亲为了生活 ,开始做小买卖 ,先拿着扁担和口袋到农村收购发生 ,挑回来后,再用沙子在大锅里炒熟,然后挑到市里批发给小贩们,剩下的就自己卖。每隔三五天就贩卖一次,这样持续干了一年多。父亲当时已五十多岁了,来回一次要走七八十里的路,去时空手走还好些,回来时要挑一百多斤的花生,还得爬山越岭,太不容易了,太辛苦了。古人说:千里不捎书。书再轻,由于路途远,也能累死人啊!大哥天天到市里人多的地方卖烟,我和二哥捡煤渣、打柴、干零活。
  解放战争开始后,八路军战略转移撤出了本溪市,随后国民党进入本溪市。当时的驻军是207师,他们多数是小年轻的兵,什么坏事都干,和伪满警察差不多,欺压百姓。一九四七年开始,国民党和解放军经常交火打仗,枪口声不断。后来,解放军采用包围战术,把本溪包围,切断运输线, 最后连国民党兵都没有饭吃了。 可想而知, 老百姓该怎样生活。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