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记那年梅树下,亦看梅花亦看人。

楼主:紫颜若雪 时间:2018-11-09 16:13:26 点击:25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南乡子】
  文/紫颜若雪。

  玉雪落均匀。寒笛吹来老梦魂。怜见小园篱角处,清纯。红萼幽香淡薄尘。
  呵指拭金樽。半醉黄昏不闭门。却记那年梅树下,分神。亦看梅花亦看人。


  【南乡子】
  文/紫颜若雪。

  细雨湿霓衣。梅子匀青叶底垂。风过卷帘双燕戏,依稀。相别年前又转回。
  余影梦相随。睡起菱花玉靥绯。况有雁鱼呈远信,轻题。已折玫瑰数十枝。

  【浣溪沙】
  文/紫颜若雪。

  长恨清愁与日增。暮更惊醒泪伶仃,多年夜雨复寒灯。
  江北茱萸红似火,岭南枫叶染霜轻。异乡虽好是飘零。

  【有风,从旷野吹来】
  文/紫颜若雪。
  ​
  有风,从旷野吹来
  吹过山脚下的村庄
  听说,
  阳光要带着绿色去远方
  ​
  老寨里的青石路
  赤脚走过
  一如百年前温凉
  几只白鸽
  扑打着翅膀
  悠闲的停在半歪的泥墙
  ​
  古老的榕树下
  头发雪白的祖奶奶
  安然的闲话
  十几米外
  牙牙学语的孩童
  追逐着毛茸茸的小狗
  脏了新买的衣裳
  ​
  太阳西沉
  ​月亮爬上山岗
  村口河边
  ​蔓草开始疯长
  头发花白的母亲
  彻夜难眠
  曙光斜照木窗
  清晨的炊烟
  袅袅着几丝惆怅
  ​
  村口的路,
  一直在向前延伸
  很远,很远,看不到尽头
  那,微凉的风
  又能抵达多远的远方?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更多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