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扎乡土的深情吟唱 ——云南诗人贾来发田园诗赏读(转载)

楼主:听见水流的声音 时间:2018-12-29 13:29:17 点击:4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根扎乡土的深情吟唱
  ——云南诗人贾来发田园诗赏读

  周邦彦

  近日拜读云南诗人贾来发的这组散发着乡土气息的旧体诗作,深为其才调不群而叹赏不已。贾君年甫壮岁,创作丰硕,能在我诗国百花园中脱颖而出,犹如在他的家乡——星云湖上空升起的一颗耀眼新星,让人瞩目,令人感佩。
  贾来发于诗词联赋,诸体俱擅,量丰质优,皆为用心之作。贾来发在农村生活了近二十年时间,对农村有着深刻的感受和感悟。近些年来,贾来发的许多田园诗作先后被《诗刊》《光明日报》《中华诗词》《词刊》《中华辞赋》《星星诗刊》《扬子江诗刊》《朔方》《诗潮》《鸭绿江》《当代诗词》《长白山诗词》等全国多家报刊选用刊发,并引起广泛关注,这都得益于乡村对他的滋养和启发。他的乡村田园诗作先后荣获第五届华夏诗词奖等全国性大奖,出版了个人诗词作品集——《宏轩斋吟草》《闲吟寄兴》等诗词专著,受到专家和读者的好评。
  贾来发虽然离开乡村多年,但他对乡村依然怀有很深的感情。乡村是贾来发心尖上一颗永不褪色的朱砂,也是他记忆深处永不凋谢的风景。他的的许多诗词作品,写乡村的占了很多篇幅。尽管诗人“两脚泥红沾喜庆”的得意还未得到更多人的接纳和欣赏,但源于对乡村的一往情深和对乡情乡愁的深刻体验,诗人奔放的情感依然如东去的大江,汹涌澎湃,势不可挡。贾来发工于炼字、炼句,变语体文为韵文,变日常口语为结构特殊的诗家语,必须在炼句、炼字上下功夫。或凝重典雅、富丽高华;或意境深远,清空灵秀,这是贾诗的又一个亮点。翻开乡村一页页发黄的往事,他的《老家夜咏》充满了诗人对于乡村的无限深情和深深怀念:
  困了村庄睡了花,唯余蛙唱杂溪哗。
  朦胧诗读朦胧夜,半醉人归半醉家。
  带枕稻香来入梦,提壶月色去冲茶。
  解馋最是盘中菜,下酒何妨有点沙。
  读这样的诗,怎能不激起读者心头的涟漪。诗人为我们展开的夜幕下的村庄是多么的迷人。那些曾经的场景,难怪要引起有过相同经历人们的共鸣。
  贾来发深得律诗之妙:粘对有致,对仗精工,结尾情深意切。正如白居易所言:“诗者,根情,苗言,华声,实义。” 即情感是诗之根,语言是诗之苗,韵律是诗之花,立意是诗之果。贾诗可谓备俱矣!以他的《山村春日》为例:
  草青铺远近,溪碧戏鱼虾。
  蜂蝶殷殷语,桃梨泛泛花。
  鸡鸣村后树,日照岭前家。
  农事三春紧,秧栽复种瓜。
  首联的“草青”对“溪碧”,主谓词组相对;“铺”与“戏”动词相对。中间两联:“蜂蝶”与“桃梨”名词相对;“殷殷语”与“泛泛花”,偏正词组相对。“鸡鸣”与“日照”主谓词组相对;“村后树”与“岭前家”偏正词组相对,非常工整。没有农村生活的深切体验,绝对写不出如此工稳的诗来。
  乡村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事一人乃至一间瓦屋、一片云彩、一缕荷香都能化为贾来发笔下创作的素材,诗意地记录诗人对乡村“雨后新排韭一畦”的欣喜。在《旧居杂咏》中,贾来发至今还念念不忘已经有些破旧的老屋,甚至对“欣闻鸡鸭聊邻院,喜见燕莺竞碧溪”的旧时情景记忆犹新:
  照壁犹留旧日题,此间小屋是余栖。
  欣闻鸡鸭聊邻院,喜见燕莺竞碧溪。
  种菜鸟鸣常早起,挑灯夜读每眠迟。
  秋冬不误农时事,雨后新排韭一畦。
  意象是诗人的审美意识、审美情感和客观物象相互渗透的产物。当诗作者的生活积累达到一定程度时,一个极其偶然的情节,以至细节、画面、一草一木、一举一动、只言片语,都会触发灵感:一切生活记忆都会被燃烧起来,向一个焦点集结,意象也就形成了。再通过运思和语言文字的锤炼,物化为诗句。贾诗善于造境,意象空灵,得益于他有田园生活的历练,得益于他对先贤的“高山仰止”,得益于
  他对诗道的感悟、坚守和勤奋。且看他的《夏日乡居》:
  老宅撑开一树凉,园中新采果盈筐。
  窗摇竹影莺声脆,风送花香午梦长。
  茶水端杯宜论古,月光留片好同床。
  城嚣远隔烟尘外,闲拾唐诗读几章。
  落笔扣题,写乡居环境:宅前有树乘凉,园中有果盈筐。“窗摇竹影”、“风送花香”;“莺声脆”催人“午梦长”;品茶论古、月光同床、“远隔城嚣”、“闲拾唐诗”,动静结合,虚实相生。十余个意象的自然组合,构成悠闲唯美的乡村生活图景!让我们仿佛闻到陶渊明《归园田居》中的清新气息,但同时又感受到诗人传承创新的不懈探求。
  请看他的《少时三首·其一》:
  荒地新开种几行,蓝天脚踩学栽秧。
  蛙声装满童年梦,谷篓挑来晚稻香。
  撕片白云当画布,持竿紫竹钓清凉。
  知心最是天边月,伴我瓜棚卧草床。
  郦道元《水经》云:“渌水平潭,情结澄深。俯视游鱼,类若乘空。”这是典型的“意象跳跃”现象。贾诗中的“蓝天脚踩学栽秧”,“撕片白云当画布”,显然是“意象跳跃”的产物。持竿紫竹“钓清凉”,以“天边月”为伴“卧草床”。多么浪漫的情怀,多么优美的意境!一切都得益于联想,故而意象迭出。加之运用通感、拟人等修辞手法造境,田园风情真切可感。
  贾来发的诗清新明快,闲适清雅,有着“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清新之美,读他的田园诗作,总令人向往着他诗里的乡村世界。他的许多乡村田园诗作,就像一幅无比优美的田园风情画,语言鲜活,清新流畅,他在五律《夏日》里写道:
  雨洗蓝天净,风吹稻浪香。
  池荷舒小叶,巷柳探高墙。
  袅袅烟浮岸,芊芊草映窗。
  行吟耽落照,不必问行藏。
  全诗扣住夏日特有的物象:首联雨洗蓝天、风吹稻浪,用“净”、“香”二字来点化;颔联:池荷小叶,巷柳高墙,用“舒”、“探”二字将池荷、巷柳拟人化;颈联:袅袅炊烟,芊芊碧草,用“浮”、“映”二字使景物动态化;尾联写傍晚耽于“落照”,流连忘返,让人回味王维“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的闲适。
  贾来发的诗题材丰富,选材善于捕捉细节。诗词意境清新流丽,气象宏阔,架构灵动,优美鲜活。遣词、造句、炼字,凝重典雅,富丽高华,笔力雄健,超凡脱俗。
  地以文章增气势,人凭才气抖精神。贾来发是从祖国边陲小镇走出来的吟坛新星。他带着泥土的芳香,辗转于乡间田野,故土难离。他让我们仿佛走进鄱阳湖畔陶渊明笔下“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的乡野,让人疲惫的身心,顿觉抛却在阅读的赏心悦目之中。

  (作者简介:周邦彦,女,云南省玉溪一中高级教师,全国优秀语文教师。)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