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求修改帖子:《吞吐天地》长篇连载【玄幻三国】小说

楼主:保险丝感 时间:2019-01-10 17:52:56 点击:20 回复:5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原帖链接:http://bbs.tianya.cn/post-culture-935184-1.shtml  

  请求版务大人将此帖主帖修改为1楼内容,麻烦您了。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5次 发图:2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保险丝感 时间:2019-01-10 17:54:42
  

  总引: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_^==============================  

  汉津口双雄话别

  建安十三年(公元208年),平定北方的曹操大举南下,军未至,荆州牧刘表病逝,蔡瑁、张允拥立表次子刘琮。曹军至宛城,刘琮遣使降曹,刘备方知,唯有弃城南奔,十万襄、樊百姓不舍刘备举家追随。曹操到襄阳,刘琮举州降,得知刘备扶老携幼、将男带女,每日行军不过十余里,曹操大笑:“携民共行,兵家大忌,刘备久经沙场岂能不知,他始终是放不下他的妇人之仁,这次他终将死在他的仁道上。”

  随即曹操亲率五千精骑疾驰追赶,一日一夜狂奔三百里,于当阳长坂坡追上刘备,刘备大败,不得已抛弃妻子,扔下百姓,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遁走,曹操大获其人众辎重。看着这一路哀嚎的百姓,曹操心下感慨:刘备如此得百姓拥戴,不愧是让自己看重的英雄,可惜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来人。”曹操喊道。

  传令骑上前听命,曹操命令道:“传我将令,命各部不必分心剿杀残军,多派游骑全力搜捕刘备,得刘备者封侯。”

  “唯。”传令骑领命向属下分派任务。

  一旁夏侯惇道:“丞相放心,刘备这条漏网之鱼这一次是再也跑不掉了。”

  曹操道:“就算他这次再侥幸逃脱,但吾此将次荡平江南,一统宇内,看他还能往哪跑。”

  夏侯惇道:“丞相一生宏愿即将达成,吾等也可卸甲归田了。”

  曹操马鞭指了指夏侯惇笑道:“他人可卸甲,你夏侯元让不可,想抛下我独自逍遥,休想。”

  夏侯惇哈哈大笑,“天下可无惇,不可无兄,兄长还想如以前那般逍遥自在,怕是难了。”

  曹操也大笑道:“天下不可无操,操亦不可无惇。”

  二人放声大笑,稍许,夏侯惇望着山下看不到尽头的难民队伍问道:“丞相这些百姓该如何处置?”

  时已入秋,天气转凉,山风阵阵,铠甲冰寒,“全部牵往北方,交给荀彧安置,一个也不许留在荆州。”曹操说道。

  一片沉默之后,荀攸勒马上前说道:“丞相,民恋故土,迁移甚难,强牵恐生事端,荆州初降,是否以安民为上?”

  “我奉朝廷之令,出兵征剿逆贼,这些愚民不知归顺朝廷反而追随逆贼刘备,若放任他们回乡,难保我们前方交战之时他们受人蛊惑在后方作乱,为保万全,必须全数北移,若有人抗命……”曹操望着山下百姓,眼里透出寒光,他只短短吐出一个字,“杀。”

  杀一些不从命的民众又如何,为了天下能早日一统,黎民不再受战火荼毒,他可以做任何事,手上沾满鲜也在所不惜,这就是他的道。

  曹操一面派兵押送这十万襄、樊百姓北上交由后方大部队继续押送,另一方面派军直趋江陵,江陵城存放着大量军事物资,刘备最有可能逃往那里,自己则居中统筹,调度诸军围剿刘备这条漏网之鱼。

  半个时辰不到,有探马来报,东边发现刘备踪迹,曹操即率余军往东追赶。曹军四面八方、天罗地网式地派出骑兵,绝无遗漏的可能,而且这五千先锋都是百里挑一的精英,追踪这些事自然不在话下。接下去不停有快马来汇报、联络,看来是确实追踪到刘备的踪迹了,将至黄昏,又一骑疾驰而来,马尚未停稳便急忙下马跪在曹操马前说道:“报…丞相…汉津口发现刘备分身,其本人应该是乘船走了而留下分身等候丞相…”

  曹操咧嘴而笑:“又被他逃脱了,这刘备怎么那么能逃呢。”

  那骑兵接着禀道:“我们已沿江追击,必不让逆贼逃脱。”

  曹操说道:“罢了,我们长途奔袭,战马已疲惫,追不上了,对了,刘备分身有说什么吗?”

  骑兵禀道:“回丞相,刘备分身什么话都没说,只等丞相前去。”

  曹操说道:“也好,他既等孤,孤就去会会他。”

  说罢曹操率军奔往汉津口,不到半个时辰便已赶到汉津口,追骑向两边散开,曹操勒马向前,刘备分身果然在此等候,只是他一身的血垢与尘土,显然经过血战,曹操故意装作不识问道:“前方何人污衣垢面者何人?”

  刘备不为所辱,正声答道:“大汉皇叔刘备!”

  到这地步了还大汉皇叔,曹操咧嘴一笑,轻蔑地问道:“逆贼休要诳语,若是大汉皇叔为何还要造反?”

  刘备对天作了一揖说道,“我奉天子血诏,为国除贼,何时造反?”

  “而你!”刘备双指指向曹操,“挟持天子,弑杀皇后,霸乱朝纲,罪恶滔天,刘姓子孙无不欲杀你以报汉室!”

  曹操闻言大笑,“我罪恶滔天?杀我以报汉室?正是你的汉室无道,令天下大乱,生灵涂炭,而我所做一切正是要荡平这乱世,还天下太平,还汉室安宁!”

  “欺主,弑后,残害龙种,枉杀大臣、名士,屠戮无数,如此安天下吗!”刘备愤慨问道。

  曹操反问道:“那你的王道能安天下吗!这样的乱世,王道只是空谈,根本无用,你败到如今的地步,还没醒悟吗?非常之世须行非常之事,只有霸道能平定这乱世!”

  刘备坚决地反驳道:“霸道定不了人心,人心不定,乱世就不会结束。”

  曹操说道:“口舌之争无用,事实已经说明一切,你已经一败涂地,而我马上将踏平江南,一统天下。”

  刘备望着马背上的曹操,说道:“我还没败到底,我一定会阻止你!”

  曹操歪头不屑地笑道:“ 你凭什么?”

  刘备说道:“这一路过来你看到了什么?”

  曹操微微一诧异,笑道:“妇人之仁,贻误军机,残兵败将,望风而逃,难民遍野,哀声漫天。”

  “曹操,你没看到民心。”刘备说道,“民心就是我的凭借!”

  “民心。”曹操寒声说道,“我的铁蹄会将你的民心全部踏破。”

  二人注视着对方,刘备缓缓说道:“我不会认输的。”

  说罢刘备起手解了分身术,从众人眼前消失。

  奔流的汉水,疾驶的战船,刘备站在船头,他紧紧抓着船栏,对着江水坚定地说道:“曹操,我绝不会认输的…”


  ==============================^_^==============================

  第一卷:豪门子弟

  卷引:君清平之奸贼,乱世之英雄。

  ==============================^_^==============================


  第一回:歹人见财起歹意

  日头西去,而道上四骑围着一辆马车向东行去,马上四个男人都挎着刀,看衣着像是家丁;中间马车的车夫是个五六十的老头,但一脸透着精干,不像普通的车夫;马车里,一个少妇拥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在说话,而车里的另一边半躺着一个十三四岁的男孩,这男孩双手抱头,合着眼。

  “娘,爹为什么要辞官呢?”少妇怀里的小男孩问道。

  少妇抚摸着小男孩的头说道:“怎么又问了这问题了,大人的事说了你也不懂。”

  “娘你别小看我,你不跟我说怎么知道我不懂呢。”小男孩说道。

  少妇嫣然一笑,食指点着小男孩的头说道:“好,是娘小看你了,娘和你说,现在呀朝廷出乱子了,所以你爹爹要回家躲躲乱子。”

  “那爹爹以后还会再做官吗?还能回京城吗?我还能见到啊俊他们吗?”小男孩继续问道。

  少妇又笑道:“凭咱曹家的权势,要回京城做官再简单不过,你放心,你很快就会见到啊俊他们的。”说话的少妇正是司隶校尉曹嵩的妻子陈兰,因十常侍作乱,劫持太后,发动政变,诛杀太傅陈蕃、大将军窦武,后又诬陷党人谋反,因此皇帝下旨追查士人一党,京城血雨腥风,曹嵩见乱局如此,便和父亲商量辞官回老家避祸,免得被牵连。

  曹嵩因要交接官务还要逗留几天,所以就让陈兰带着两个孩子先行,陈兰怀中的正是她的孩子曹德,而在睡觉的男孩是曹嵩前妻邹氏的孩子曹操,邹氏早亡,所以陈兰由妾升了正室。陈兰虽不曾虐待曹操,但毕竟待他不如亲子,而曹操也不喜欢陈兰,因此曹操一上马车就睡觉,一是昨晚练了一夜功要休息,二就是不想和陈兰母子说话。其实曹操早就醒了,只是马车里母子情深,他眼不见为净,干脆就闭上眼,再养养神晚上好练功。听到陈兰和曹德说的话,曹操心里冷哼一声:什么躲躲乱子,是避祸,十常侍发动政变诛杀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爹要是顺从他们,就会被天下人唾骂,要是反对他们,就会落到他们一样的下场,所以爹才辞官避祸,这动乱不停止,他是难以复出的,你这个大人懂的还不如我这个小孩呢。

  曹操心里虽在鄙夷,脸上却不露分毫,好像还在睡觉一般,这时车厢外面传来老管家老何的声音,“夫人,我们就要到柘(zhè)县了,晚上就住城里,明天再赶路。”

  陈兰起身拉开帘子,远处果然出现了一堵城墙,曹德凑过来探出脑袋看了一会说道:“终于可以休息了,我屁股都要颠散了。”

  老何笑道:“再过两天就到家了,小公子你再忍两天。”

  马车缓缓驶过城门,天也暗了下来,老何倒是熟门熟路,驾着车直往客栈去,不一会马车就一家挂着四来客栈牌匾的店门前停下。马车刚一停下就有两个客栈跑堂迎上来,“客观,你们几位是要住店吧,里面请,里面请。”

  老何拉开车帘子说道:“大公子别睡看,咱们到客栈了。”

  帘子一掀开,曹德第一个钻出来蹦下车,陈兰把两个包袱递给老何后搭着他下车,曹操最后才睁开眼缓缓出来下车。见来人众多,客栈掌柜的亲自迎了出来,他对两个跑堂命令道:“快把马和车牵到马厩去,再烧两锅热水。”说完店掌柜低头弯腰把人往客栈里迎,“夫人,本店干净又清静,上房铺的都是缎被,包您满意。”

  陈兰并不答话,一旁的老何说道:“甭废话,楼上我们都包了,住了的人都给我换到楼下来,别让闲杂人等上楼。”

  小县城本来就没什么住客,加之最近到处抓党人乱的,更是没生意,三天了都没人入住,曹家一伙人一来店掌柜就感谢大生意来了,但没想到他们包下整个二楼,真是让他喜出望外,背也越发弯了,他急忙说道:“您放心,我们保证不会让闲杂人等上楼惊扰到你们的,你们是要住几天?”

  老何说道:“我们就住一晚,明天就走。”

  上了楼,店掌柜领着曹家人到楼梯左手的第一间房门口说道:“这间房是本店最好房间了,当然其他房间也很好,楼上都是空房,你们随便挑。”

  老何从一个包袱里摸出一枚龟币①给店掌柜说道:“好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给我们准备两桌菜,要最好的,没有就去城里买。”

  店掌柜笑着接过龟币,轻轻一掂,约有四两,赶紧答道:“有有有,本店菜肴包您满意。”

  老何又吩咐道:“别忘了给马喂料。”

  “您放心,我们有上好草料,保证把马喂饱。”

  老何点点头,掌柜会意,说了句“你们有什么吩咐就喊我们一声”就下楼了。

  陈兰和曹德住最好的这间,曹操住他们的左手间,老何住他们的右手间,四名家丁分住两边,虽有空房,家丁还是两人住一间,一是离主人近点好保护,二是相互也可以监督。住不住最好的房间曹操根本不在意,因为他晚上要出去练功,都不在房间睡觉,他一进房间就推开窗户观察后院情况,院子里几个伙计杀鸡洗菜忙活个不停,院子不大,又厨房又马厩,根本不适合练功,看来只能出去找地方,院墙不高,可以翻出去,观察完他又躺到床上抱头闭眼,好像还没睡够。

  一顿忙活,大厅的桌子上已摆满菜肴,店掌柜在一旁监督着,生怕出一点错。今天有这一单生意店掌柜已经很满足了,没想到这会又有生意上门,“掌柜的。”三个背着包袱的汉子走了进来,看到右边案上的菜肴,一个瘦小的汉子说道:“怎么,掌柜的你们这是要过年呢。”

  店掌柜回道:“客官说趣了,小的过年也吃不起这些菜呀。”

  那个男子又问道:“那店里是住了什么达官贵人?”

  店掌柜回道:“也不知道是哪的贵夫人,把楼上房间都包了,三位要是住店的话只能住楼下了。”

  “什么,要老子住下房?”一个粗犷的汉子喊道。

  店掌柜赔笑道:“客官别生气,本店的下房也绝对干净舒适,还可以给你们便宜些。”

  那个瘦小的汉子说道:“算了大哥,这小县城也没其他客栈,我们就将就一晚上吧。”

  “嗯。”粗犷男子重重喷气道,“也只能如此了,快给我们三间房间。”

  店掌柜稍稍把人往左一带,指着走廊下的几间房问道:“客观你们看这三间如何?”

  黑脸汉子说道:“随便了,你也快给我们弄桌酒菜,好酒好肉给我端上来。”

  掌柜的答道:“没问题,马上就弄。”

  “掌柜的。”二楼突然传来女人的声音,店掌柜抬头一看见是陈兰,赶紧说道:“夫人,您有什么吩咐?”

  陈兰说道:“把我的饭菜端到我房间里来。”原来陈兰在房里听到男人的说话声,她不愿同外人在一处用饭,所以就吩咐掌柜的把饭端房间里。

  店掌柜回应道:“我这就叫人把菜端您房间。”

  陈兰回到房间,店掌柜就喊道:“小吴、小林快过来。”

  “来了,掌柜的什么事啊?”两个伙子从后院赶过来。

  店掌柜手一指吩咐道:“把这案子上菜肴端到丙字房去,小心点,要是敢摔掉,看我不把你们开除了。”

  曹家人早早就开吃了,而住楼下的这三人饭菜还没上案,粗犷汉子骂道:“你娘的,要把你爷爷饿死不成。”

  店掌柜赶紧过来赔罪:“客官您消消火,厨房正在给你们做菜呢,要不给你们先切两斤牛肉。”

  粗犷男子说道:“快点,再给爷爷拿坛酒来。”

  店掌柜赶紧应道:“好嘞,马上就来。”

  听到粗犷男子粗鄙的骂声,曹家一干人都皱着眉头看过来,这三人也不爽地看着曹家一干人,老何见状用筷子敲敲菜盘说道:“吃饭,吃饭。”

  出门在外毕竟少惹麻烦为妙,四个家丁听从了老何的话安心吃饭,吃完之后就各自回房。那边吃完了,这边三人还在吃,有鸡有鱼,颇为丰盛,但是和邻桌一比就不算什么了。好似因此,三人吃的也颇为不快,一直看着曹家人进房 粗犷汉子说道:“就怕是什么大官的家眷,会有麻烦。”

  瘦小汉子说道:“大哥你人大,胆子还是这么小,大官家眷哪就带这几个人,还有驿站不住住客栈。”

  黑脸汉子说道:“老三说的没错,就算是什么大官家眷,咱们拿了钱连夜就走了,捕役去哪找咱们。”

  瘦小汉子又说道:“咱们再把那婆娘弄出来快活一下。”

  黑脸汉子笑道:“老三,你又看上别人老婆啦。”

  瘦小汉子也笑道:“你看她那两个大奶子,一抖一抖的,我不信你不想摸一把。”

  黑脸汉子笑道:“谁说我不想,我这下面跟铁棍似的,大哥,你要不想,我和老三把那婆娘弄出来受用。”

  粗犷汉子笑道:“谁说爷爷不想的,好,五更咱们动手,弄上他们的马车,天亮立马出城。”

  瘦小汉子笑道:“大哥这才像样嘛,咱们先睡会,养足精神好动手。”

  “嘿嘿嘿。”房里一阵淫笑。

  他们是否能得手,曹操一家人是否会遭难,请看下回:天降童兵斗歹人。

楼主保险丝感 时间:2019-01-10 17:57:26

  

  图片请用这张,那张水印重复了,谢谢。
作者:强强联合2017 时间:2019-01-11 15:08:12
  支持好友佳作
楼主保险丝感 时间:2019-01-16 16:09:19
  没有斑竹大人在吗
楼主保险丝感 时间:2019-01-23 16:47:37
  舞文弄墨版块有没有管事的呀。。。都去过年了吗?这也太早了吧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