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绸之路上的烂尾项目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02 点击:14359 回复:482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49 下页  到页 
  滇省古城市的一个路边小摊上。

  几个年轻人早已是喝了许多的酒。

  夜色之中,路边人来车往,小摊遍布,好一派热闹景象。

  “泽平,这次你冲动了啊,怎么就去接了那个烂摊子呢?”一个壮实的年轻人看向正中坐着的一个帅气的年轻人摇头叹息一声,然后一大口的酒喝了下去。

  “是啊,你冲动了,冲动了!你还不知道吧,章明强正在追乌丽,有人都看到他们一起看电影了,你也真是的,这个时候离开的话,你与乌丽的事情怎么办?”瘦小的年轻人也看向了王泽平,脸上表情中有着太多的不解之情。

打赏

7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579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16
  四周都是摆放着的小摊,许多小摊上都在高声说话。

  “哼,没什么可惜的,老平,我到是支持你。那女人不要也罢,在大学中你对她那么好,参加工作之后心就变了!对了,你是不是因为这个才要提出申请前往的?”

  向着说话的三个朋友看看,王泽平大大喝了一口酒下去,他们所说的乌丽的事情的确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王泽平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我要评论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5:59
  母亲没有工作,父亲早早就内退在家,每月才三四百元的生活费,虽然父母也不时出去打零工,收入却是很少,家庭就显得很是困难,家里面供自己读书差不多耗尽了钱财,现在小妹又考上了大学,需要大笔的学费,这次单位上说过,去这个项目的人首先就支付一万的安家费,除了每月五千的工资外,最主要的是父亲的欠账一笔抹清。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32
  其实,单位上许多的人早已知道了那个项目的情况,随着金边房价的大幅提升,许多中国的公司都争相到这个国家投资房地产,王泽平他们所在的这个单位是一家大型国企,多种经营分列出来之后也想有所拓展,在看到了主业已在这个国家投资水电之后,他们也冲到了这个国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得到了这个省府所在地的一片土地,想做一做房地产的开发,结果,由于种种的原因,整个的建设就成了烂尾项目。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14
  小胖子卢维军带着醉意道:“泽平啊,那就是一个坑,现在连守门的人都没有,我可是了解过一些情况,那个地方也不太平,一些当地人都跑去捡里面的废铁,谁也不敢管他们,上次老周就是被人下了黑手的,那样的地方你都敢去?”

  这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开始转而聊起了那个柬国城市的小项目身上。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23
  过了一阵,小个子的黄正松也说道:“老平,知道你家庭困难,也没必要跑那个地方吧,什么地方不留人,只要你愿意,去外面打工的话,每个月也有几千块的收入。”

  很明显,大家都对于王泽平的决定有些看不明白。

  “哈哈,你们别劝他了,他有必须要去的理由。”这时,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56
  大家一看时,却是见到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走了过来,男的长得平常,女的却是有几分的姿色。

  “章明强!”小胖子哼了一声。

  王泽平的目光投到了那个女子的身上,先是脸色微变了一下,随之淡然道:“乌丽!”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37
  看到这个女人,王泽平就想到了一些往事,乌丽是省民族大学的学生,学的就是柬语,王泽平是省大的学生,学的是建筑与规划,两人都是同一个企业的人,在一次学生们组织的家乡会之上有了联系,于是乌丽就开始追起了王泽平,而王泽平因为这事也没少到民院去,更是因为乌丽是学习柬语的,为了陪她学习,乌丽学得不怎么样,王泽平却是把柬语也学会了。

  “王泽平,你决定要去柬国了?”乌丽的脸色微变了变,还是问了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44
  两人已是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王泽平知道,他与这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已是随着融入社会而变得现实起来。

  “乌丽,你什么意思,来看笑话还是怎么的,人家王泽平都要远远的离开你们了,你还想怎么样?”喝酒的另一个朋友叫魏仲红,这时也看不惯了,大声吼了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51
  章明强哼了一声道:“这已经不是学校那个象牙塔了,这是社会,是非常现实的社会,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每一个人都需要进行重新的选择,王泽平有什么?他们家的情况你们都知道,可能还有一件事情你们不知道吧,他爸为了他上大学的事情,向单位上借了钱的,上次他爸负责看材料,结果又让人偷走了不少材料,那可是几万块的材料,单位上的领导看到了他们家的情况,特别同意了,只要王泽平到柬国去工作,每月工资五千,回来之后所有的欠款就算是还清,他能够不去吗?哈哈。”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6:57
  大家这才知道情况,都看向了王泽平。

  王泽平深吸了一口气,一大杯的啤酒喝了下去,站起身来拍了拍小胖子的肩膀道:“行了,他说得不错,每一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择的,现在国家提倡的是一带一路建设,指不定是我的机会,什么都别说了,柬国我去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7:04
  章明强哈哈大笑道:“屁的高材生,没有关系的话,到了什么地方都是一个屁。”

  在学校中王泽平就一直压着他,现在进入到了社会,由于他父亲的原因,他感觉自己有了靠山,终于能够压王泽平一头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7:26
  小胖子估计也是喝多了,越发听不得章明强那嚣张的话,沉声道:“章明强,别以为你爸在公司里面当领导就嚣张。”

  “我就是嚣张了,怎么的,他王泽平就算是能够活着回来也不过就是垃圾,还想在单位里面有什么作为?”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7:58
  “狗日的!”卢维军挥拳就打了过去。

  “哼,凭你也想打我?”喝了酒的卢维军本身就站不稳,被章明强一脚就踢得倒了下去。

  “滚!”本来对于自己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的王泽平这时怒了,挥手一拳就击了出去。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05
  带着酒意,这一拳很重,直接就砸在了章明强的脸上,章明强虽然想避开,怎么也无法避开这一拳,直接就被打得飞了出去,小摊也被砸得酒水飞溅。

  站在那里,王泽平看向了章明强,然后又向着乌丽看了一眼,扶起了小胖子。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14
  “你!”章明强挣扎着爬了起来时,却是并不敢再说什么,他是知道王泽平情况的,王泽平的祖上据说是练拳的人,虽然王泽平的母亲不喜练拳,王泽平却是练拳人,从小王泽平就跟随着他的外公在练拳,班上的人都不敢招惹王泽平。

  章明强的眼里面透着冷光,却是不敢再有动作。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20
  带着酒意,王泽平回到了家中。

  自从看到乌丽与那章明强一道出现的时候,王泽平的心中仿佛一下子解脱了似的,以前他还有着一些幻想,现在这个幻想完全破灭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26
  他是一个被动型的性格,学校的时候乌丽狂追他的时候,也就接受了,现在回想起来,对于乌丽,他仿佛也并没有太多的情感在里面。

  不得不说,大学里面的乌丽还是有些动人的,那么一个漂亮的女生倒追自己,女追田隔层纸在王泽平的身上就应验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06
  摇了摇带着醉意的头,拿出钥匙开门走了进去。

  这是一个企业的老居民小区,每一幢房子都有着一定的规格,每户人家的实际居住面积也是四十来平米,王泽平的家里面并没有什么高档物品,可能最贵重的就是一台十四寸的彩色电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39
  客厅很小,一个两米左右的破旧沙发上坐着父母和小妹,看到王泽平进来时,母亲姜荣珍的脸上就带着一种担忧之情道:“你今天申请到柬国去了?”

  这话一出,仿佛整个的屋子里面都有着一股压抑的气氛。

  小区里面大多都是单位上的人,这消息也藏不住,一下子就传开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8:46
  王泽平微微点了一下头,用一种很是随意的表情道:“从来没有出过国,就想去看看。”

  小妹王语微难过道:“哥……你是……为了我的学费才去的……”说着,眼睛就红了。

  “你说什么啊,你老哥还从来没有去过国外,这次就是要去看看,再说了,你没有看新闻吗,国家的一带一路宣传得那么好,这可是一个大的机遇,凭你老哥我的能耐,肯定能够闯出一片天地。”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01
  看到大家还想说什么时,王泽平摆了一下手道:“这事别说了,都已决定,待各种证件办下来之后就前往,回来之后我们家的各种欠债全都没有了,这并不是一件坏事。”

  父亲王永成长叹了一声道:“都是爸没能耐,连累了你们!”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07
  向着父亲看去,王泽平暗叹了一声,父亲一直都是老实人,在单位上为了这个家庭也是受了不少的气,看看他头发花白的样子,王泽平的心中就有着一种苦涩之情。

  这就是一个小民家庭,没有权,没有势,更没有钱。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13
  “看你说的,没有你们,我们怎么可能上得了大学,现在小妹也要上大学了,这是好事。”心中想着,嘴上更显随意地说了起来。

  姜荣珍反而是一个能拿主意的人,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去就去吧,我了解了一下,柬国也并没有大家所说的那么危险,你从小练武,到也能打,只要自己小心一些,平时不离开太远的地方,应该也没有什么事情,只是苦了你了,为了这个家,唉……”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19
  一家人终于接受了王泽平前往的事情,王泽平去洗了澡之后就进入到了卧室。

  他们家有两个卧室,一大一小,大的卧室是由王泽平和他的妹妹住着,中间挂了一个布帘把两张床隔开。

  王泽平刚刚进去,小妹就走了进来道:“哥,除了为了家里面的事情,是不是跟乌丽闹矛盾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25
  “小孩子懂什么!”王泽平瞪了她一眼。

  “哼,别以为我不知道,那乌丽看上去就是变心了,要不然那么长时间都不到我们家了,我记得以前她还是经常来的。”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31
  王泽平现在也想得明白了,这已是走入到了社会,并不是以前的象牙塔,人都是现实的,自己的家里面这种情况,就算是乌丽的家里面估计都不会同意,乌丽那种女人想要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也无可非议。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38
  现在想来,乌丽以前估计也是以为自己有大的发展,后来看到自己并没有什么发展才变了心的。

  “别说那些了,你学费的事情交给老哥我好了,我到了国外之后,每个月都还有着几千元钱,还有着一万元的安家费,这些足够你报名了,我会把钱转到你的银行卡上,除了报名费之外,生活费也在上面,不用担心钱的问题。”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53
  “哥……”王语微的眼圈都红了。

  躺在床上,王泽平久久无言,人前他故作平静,其实,他的心里面又何尝会平静得了,他们家庭的这种情况已到了必须改变的时候了,之所以要出国,他也存了拼上一拼的想法,幸福的生活靠谁都不行,只有靠自己去努力才行。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59
  再次把自己的想法盘算了一下,他感觉到这次前往的胜算还是很大的,首先就是自己懂柬语,这算是一个比起别人来说的金手指,其次,从小练武,身强力壮,打几个人并不用担心,在那种地方就算有危险也不怕。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39:38
  想到自己学会了柬语时,王泽平又回想起了与乌丽在一起的点点滴滴,现在想起来都有些亏得慌,以前自己太在意乌丽了,有几次能够睡了这个女人都被自己放过了。

  现在想起来时,王泽平有一种后知后觉的感觉,那几次的机会大多应该都是乌丽弄出来的吧。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10
  其实,王泽平本来作为省大的学生,又学的是建筑与规划专业,到什么样的单位都是可能的,但是,为了乌丽,他放弃了到其它企业的机会,随同她来到了父母所在的这个企业,当然了,这也是自己的父亲希望的。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16
  乌丽走了关系的原因分配到了分公司的办公室,而王泽平也不知道是谁整了一下,说是要他到基层去锻炼一下,结果就分到了多种经营部门,并没有到主业。而这个多经部门靠着主业的支持,到处都做了一些小项目,甚至还到柬国弄出了这么一个烂尾的项目。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22
  据王泽平所知,这个项目开始时大家都寄予了很大的期望,结果却是弄到现在这种谁都不敢沾手的地步,派去的第一任项目经理直接就查出贪污了几十万,然后就是资金链断了,大家也看不到那里有任何的希望,公司也不想向里面投入新的资金,派去的人不外就是守门人员一般,从以前的几十人,后来只剩下五个,据说那五人也在回来的路上,屯了一些材料早已被当地的人盗走,现在就剩下一个空的场地,半截子的工程。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28
  王泽平并没有太多的想法,现在国家正在发展一带一路,王泽平最大的想法就是去看看,能否从中找到一条家庭脱贫之路。

  夜已是深了,王泽平一直都没有睡意,把要前往的那个地方又在手机里面查找了一阵。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35
  可惜的是百度里面并没有过多那个地方的介绍,现在也只能是到了那里再看情况而定。

  耳中听着小妹那熟睡的声音,王泽平心中知道,这个家从现在开始就得靠自己了,希望自己一路好运。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43
  第二天一早王泽平就来到了办公室。

  “小王,快坐下。”分公司的经理韩永宽脸上带着笑容招呼着王泽平坐下。

  办公室里面很大,一套很大的老板桌椅摆放在那里,景观鱼、发财树、柜子上面摆放了许多的茶叶……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49
  然后就是真皮的沙发,现在两人坐在两个真皮的小沙发上,面前是一套茶具。

  韩永宽在那里泡着茶,看他那熟练的样子,应该是没有少泡这种功夫茶。

  泡好之后,指着桌上的一杯茶水对王泽平道:“小王,情况你应该也知道了,所有的手续都由总公司帮着办理,上级让我跟你谈一下具体的情况。”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0:55
  “领导请说。”王泽平表现出了一种认真听的样子。

  韩永宽道:“对于外人,有些事情就不能够多说了,这次是你自愿申请前往的,组织上对于你的这种敢于承担重任的态度是赞许的,也期望着你能够在那里做出一些成绩。”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1:02
  笑了笑,王泽平道:“到处都传出了那里的情况,听说已是没有人愿意留在那里了,特别是老周这次死亡的事情,估计都怕了。”

  抬头把王泽平看了看,韩永宽才苦笑一声道:“事情你既然知道了,我们就好好的谈一下这事,其实,那个地方并不是大家所说的建设居民区,而是建设一个休闲区。或者这样说,是两个建设区域。”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1:36
  王泽平睁大了双眼,他还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情,不解道:“大家回来都说是居住区嘛。”

  摇了摇头,韩永宽道:“当初听说是我国去建设的时候,当地政府很是支持,以很低的价格就拿到了土地,打算是以当地的建筑风格,弄一个大的休闲度假区来吸引游客,毕竟那里靠近河流,又邻着两国,风景也是非常不错,公司打算以当地人为主,国内也只派一部分人前往,当然了,根据协议,先期要帮当地人提供一定数量的住房进行搬迁,去的人也都是从事着这事,人员也进入到了安置区进行建设。我们多经单位负责的就是安置区的建设。”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1:42
  王泽平这才明白过来,那真正要建设的休闲区并没有开始建设,只是开展了第一步的建设工作。

  “出了乱子了?”想到这里,王泽平有些明白过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1:49
  抿了一口茶水,韩永宽道:“不错,那个地方赌场极多,派去的经理叫曹贵林,这小子挪用公款,一次就输了一百多万,又亏掉了几十万。”

  “啊!”王泽平发现与自己知道的事情还是有着一些区别。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1:54
  抿了一口茶水,韩永宽道:“这并不是一件光荣的事情,公司不想因为这事就给公司造成坏的影响,所以,对外只是说亏损了一些钱而已,其实,公司正在筹集资金,无论如何也要把那烂尾房建设好。”

  看到王泽平愕然的样子时,韩永宽苦笑道:“是不是跟外界传说的有些不同?”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01
  王泽平就微微点了一下头。

  韩永宽道:“对于这种有损国家和公司名誉的事情,从上到下都是不允许的,至少答应了的安置房建设是必须要进行的,这也是刚刚总公司的要求。”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07
  果然,涉及到一带一路问题的事情都不是小事,自己猜测的是对的,这种烂尾房的事情上级是不允许出现的。

  王泽平这时心中明亮了许多,感觉到了希望。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13
  “现在总公司有了新的决定,休闲项目由总公司负责,而这处的居民区一百五十六户安置型的住房项目仍将由我们来进行,这次划拨给我们的是两百万,好在那里的房屋建设都是砖墙加上彩钢瓦的结构,成本并不是太高,应该足够,毕竟那里的人工成本也并不是太高。”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19
  王泽平有些愕然看向对方,仿佛是要自己去主持这个项目似的。

  果然,韩永宽又说道:“由于资金出现了问题,久久没有把住房建设起来,当地人与我们公司之间存在一些误会,派去的人不懂柬语,现在他们出门买菜都没办法,也派不出人去,所以,你去了之后,估计一定时间内只有你一个人在那里,一定要把工作抓起来,这次分公司任命你为项目经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30
  王泽平还真的没有想到有这样的事情,睁大了双眼,自己这就成了领导了?

  韩永宽看到王泽平这个样子,暗自摇头,现在那里根本就没有人了,说是项目经理,也就是一个人而已,上级要求把烂尾项目完成,分公司现在也头疼得很,一时之间也拿不出好的办法,把王泽平弄过去先应付一下上面再说。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35
  其实,以前只要听说去当项目经理,许多人都争破了头,但是,柬国那个地方的情况却是让分公司也挠头,除了第一个项目经理出事了之外,后面又派了几个项目经理过去,可是,无论派了谁过去,他们都狼狈的回来了,据说当地的人太凶悍,他们被黑打了几次,然后那些建筑的材料也公然拿走了,报到政府,却是看了一下就走了,警察走了之后,那些人再次到来,搞得大家都不敢出门。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41
  多经部门并没有那么多的人才,到了那里也说不上什么话,工作根本就无法开展起来,现在王泽平主动前往,对于韩永宽他们来说是好事,自然是希望他能够多支持一段时间。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21
  “当然了,资金的事情需要你把事情理顺之后,到了公司派出了财务人员之后才会划拨,你这次前往之后,最重要的工作就是理顺,人现在都撤回来了,谁也不知道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韩永宽说这话时心中却是在想,钱可不敢一下子划拨过去,先得看看王泽平是否能够站稳脚跟才行。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53
  “没有人在那里了?”

  “嗯,都撤回来了,本来不允许的,结果他们硬是要回来,说是害怕了,公司也只能是同意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2:59
  王泽平顿时无语起来,知道自己到的一个地方是完全没有接待的地方,一切都需要靠自己来做起来,难怪任命自己为项目经理,这是没有人了。

  “你也不用担心,公司也会派一个老同志与你一道前往,应该也来了。”

  说着,韩永宽让人前去把人叫了进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05
  王泽平一看时,却是一个叫洪海河的五十多岁老同志,这人他知道,以前也只会炒几个菜,是工地食堂的人,老实,话不多,一直都是内退,根本就没有哪一个项目部要他。

  “老洪同意跟着你一道前往,也算是有一个伴,他炒的菜不错,国内的口味,免得到了那里之后吃不习惯。”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11
  “洪叔,你也要去啊?”王泽平疑惑起来。

  “唉,孩子也考上了大学!”洪海河有些无奈。

  王泽平顿时就明白了,如果不是他的家里经济上吃紧,估计也不会前往。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18
  “老洪,小王现在是项目经理,你们的证照之类的已请总公司帮着办理,应该会很快,准备一下之后,你们就前往吧。”

  “小王,我听你的。”老洪到也脸上带着笑容,对着王泽平说了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24
  王泽平也心中明白,老洪对自己的帮助估计也没有多少,要不是实在没人前往,又怎么可能把老洪派去。

  谈了一阵话,办公室的主任又来交待了一些事情之后,王泽平离开了办公楼。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32
  M省,S市。柬国一个邻越国的城市。

  王泽平和洪海河在经历了一阵的折腾之后,人生地不熟地来到了这里。

  不到这里不知道情况,首先就是交通的问题,路并不是太好走,至少比起国内来说就差得太多。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47
  没有人来接机,一切都靠他们自己去做,要不是王泽平懂柬语,两人真的连问个路都成问题。

  洪海河是一个老实人,一进入柬国就紧跟着王泽平,看得出来,他对于来到这里有着一种极度的恐惧感,极度的不安全感。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52
  “王经理,真的是这个地方?”看着那废弃了一般的建设工地,两人都有些愕然。

  如果说这里是一个工地,还不如说是一个被人都搜刮了几遍的废弃场,里面不要说是什么材料,他们甚至还看到有一些人正在用锤子在砸着混泥土,试图把里面的钢筋砸出来卖钱。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3:58
  王泽平也是脸皮直抽,如果他们再晚些到来,估计这些东西都没有了。

  “你们停下。”王泽平大吼了一声,对着那些正在砸混泥土柱子的人们吼了起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04
  “你是什么人?”就在这时,不知从什么地方冒出来一个中年人,把两人从头到脚的看了看。

  “你又是什么人?”王泽平大声问了一句。

  “我是这个项目的临时负责人,我叫塔。”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10
  王泽平到也知道一些柬国的情况,一般情况下,人们只喜欢说自己的名,只是在名的前面加上一些代表关系的称谓。

  来的时候也知道有这么一个人,是大家撤出之后安排了一个当地人看守工地的人,现在看来,这小子也并没有真的负责做事。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15
  “我是王泽平,现在是这个项目的经理,立即让他们离开,否则我报警了。”虽然知道报警也不一定起作用,王泽平还是说了那么一句。同时,王泽平也把自己的证明文件之类的东西拿了出来。

  他早已看出来了,这些拿着工具的人们有妇女和儿童,很有可能就是这个塔的家人或是亲戚。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21
  果然,听到王泽平是从华国派来的人,并且是负责这个项目的经理时,塔的脸上变幻了一下,微笑道:“好的,他们都是来捡废品的人,我这就让他们离开。”

  过了一阵,这些人带着不甘之情离开了,王泽平两人也顺利来到了项目部的办公室。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26
  进入到了办公室,王泽平的脸皮再次一抽,眼前哪里还是办公室,里面空空的,什么东西都没有了,就连一张桌椅都消失了。

  王泽平没有吭声,又来到了宿舍之地时,却是发现这里也是同样的情况,床也不见了,什么东西都失去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32
  目光投到了塔的身上,王泽平道:“我记得项目部的人临走之前是安排你来负责看守的,现在这里的物品呢?”

  塔的脸上露出了一种无所谓之情,说道:“我一个人怎么可能看护得过来,天天都有人来捡垃圾,谁知道被谁拿走了,对了,我的工钱该给我了吧,每天是十美金。”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43
  王泽平沉声道:“我们两国是友好国家,对于这个项目,政府也是支持的,你认为我去报警的话,你会是什么样的结局?”

  本来以为王泽平是年轻人,到也好糊弄,塔一听这话才想到了这项目到也是政府支持的项目时,脸皮抽了一下道:“你要告就告去,我一个人也负责不了那么多的事情。”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49
  “那好,从现在开始,你可以离开了,我们项目部请不起你这样的人,工钱的事情只要你能够把失去的东西找回来,我一分不少的给你。”

  塔把王泽平看了看,说道:“这里的晚上很不安全,被人打了别说我没提醒你。”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4:55
  王泽平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个摊子不是一般的烂,也不知道那些跑回国的人们到底是怎么样安排的。

  虽然来之前已是有着思想上的准备,真正到了这里,特别是看到了这里的情况时,王泽平的心中还是凉凉的。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01
  “王经理,这可怎么办,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就连买菜都找不到地方啊。”洪海河更加不安起来。虽然他没有说话,一双眼睛却是把所有的事情都看明白了,这一看明白,他就后悔了,心想这次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去。

  “没事,其实柬国人大多都是很好的,就如同国内一样,什么样的人都有。塔这样的人毕竟是少数,我们带了一些钱来,先置办一下,把吃住的问题解决了再说吧。”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07
  好在王泽平懂柬语,在他的带路,美金开道之下,很快就把床和被褥之类的东西都置办齐了,还买了一些炊具和菜类。

  当两人把一切都弄好时,已是很晚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12
  看着这远比国内更加明亮的夜空,洪海河变得话更加少了起来。

  洪海河还真的是一把炒菜的好手,很快就弄了几个菜出来。

  一人开了一瓶啤酒,王泽平微笑着对洪海河道:“洪叔,我们走一个。”一大杯的酒下去,王泽平感觉到全身都爽快了许多。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20
  洪海河也是大大的喝了一口,叹道:“来之前就知道这里不是太好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地方,下一步怎么办啊!”

  “慢慢来,总会好起来的,你也看到了,今天遇到的人都很是热情的,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是塔那样的人。”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06
  “小王经理,你是大学生,唉,要不是你家的情况,估计你也不会来这里,苦了你了!”洪海河自然也是知道王泽平家的情况的,心中更是明白,王泽平也是无奈才来到这里。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40
  天气有些闷热,两人都把衣服脱下,光着膀子坐在那里一边吃着,一边聊着,洪海河也讲述了他的女儿的情况,是一个学习很是不错的女孩子,孩子努力,可是,学费却是一个让人头疼的事情,他也是没有办法,多次的要求到前方的工地去工作,这次公司终于把他安排到了这里。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46
  “洪叔,放心好了,一切都会很快好起来的,国内对于我们的项目也是重视的,要不然也不会把我们派来收拾残局了。”

  “小王经理,那个塔说过了,让我们小心一些,我担心他做出什么事情啊!”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52
  笑了笑,王泽平大口的把啤酒喝下,说道:“虽然我们人生地不熟的,这里还是有政府的嘛,警察也会来处理的,再说了,一切有我,你不用太过担心。”

  话是这样说,王泽平的心中同样也是无法平静,毕竟这不是国内,又碰上了一个不太地道的外国人,还真的有些头疼。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5:59
  吃完饭之后,洪海河也是上了岁数,早早就去睡了,王泽平坐在屋子外面,泡了一杯茶水,头脑里面也是在寻思着开展工作的事情。

  在洪海河的面前他表现得很是淡然,但是,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情,这里的工作真的很难开展起来,在没有理顺这里的工作之前,国内也不可能有大的支持。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07
  坐在夜色之中,四处一片黑暗。

  这是到了柬国的第一个夜晚,王泽平也没有想到自己会是在这样的环境里面度过到来的第一夜。

  刚才已是打了电话回国内,把这里的情况向韩永宽讲了一遍,结果韩永宽的意思就是让他们尽快的把工作理顺,也让他们注意安全,其它的话并没有多说。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14
  王泽平和洪海河都分别给家里面打了电话,报了平安,两人都没有把这里的艰苦条件讲出来。

  王泽平他们项目所在的工地属于城郊之处,白天还没有太多的感觉,到了夜晚,特别是这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发现这里一片黑暗,根本就没有多少灯光。

  王泽平也想到了临来之前了解到的情况,柬国的电力不足,许多地方都没有电,有电的地方还时常的停电的情况,工地所处的地方也有些偏了,这样的地方一片黑暗也显得正常了许多。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20
  再看看远处的城里面,那里到也还是有些灯光,只是,明显远了许多。

  也不知道以前是怎么想到在这里做项目的!

  王泽平这时也有些腹诽起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28
  这个地方虽然属于市一级的单位,但是,从整个城市来看,还不如国内的一个乡镇。

  好在那个叫塔的人还真的不敢做得太过份,或者说是他还没有想到割走电线的原因,这里也有着电线,只是,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并没有通电。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42
  今天王泽平和洪海河炒菜用柴生的火,一切仿佛就回到了很落后的时代。

  正在王泽平想着事情时,突然,耳中就传来了声响。

  听到有动静,王泽平立即就站了起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50
  走入到了房间,把买到的手电拿了出来,朝着传来动静的地方一照时,王泽平就看到了有着十多个人正在向着这里走来。

  这些人的手中更是拿着木棍之类的武器,看起来来者不善。

  电光扫过,王泽平发现只是一些陌生的人,一个都不认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56
  “你们干什么?”王泽平大吼了一声。

  “什么人?”洪海河明显也没有睡熟,一听到王泽平的吼声,快速的披衣走了出来,他的手中同样是一把手电,更是拿着一把菜刀。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36
  来的是十五人,这些人都是男子,每一个人都显示出了一种杀气,并没有对王泽平的吼声有着什么样的不安。

  “哈哈,你就是Z国来的有钱人吧,很好,把钱交出来,否则要了你的命。”为首的是一个中年人,看向王泽平说了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6:42
  “你们竟然敢来公然抢劫,难道就不怕警察?”

  这人哈哈大笑起来,说道:“警察,哈哈,你对我们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吧,谁会管你的事情,我告诉你好了,今天你就算是吼破了天也没人会来这里,谁想的赶紧把钱交出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14
  众人说话间都大笑了起来。

  老洪站在那里并不能够听得懂他们在说什么,握菜刀的手却是有些颤抖,他心中明白,今晚有些危险了,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就算是出了事情也并不一定有人会知道,他都有些后悔起来,自己怎么就同意来到了这样的一个地方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20
  王泽平知道在这个地方不能够用国内的那种情况来想事,要想镇住他们,唯有的办法就是把他们打服。

  “洪叔,你退后一些。”王泽平对着洪海河说了一句。

  “王经理,他们人多。”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29
  “没事。”王泽平一手一个啤酒瓶拿在了手中。

  “看起来他还想拼命。”一个年轻人哈哈大笑了一句。

  一个年轻人吹了一声口哨。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36
  看得出来,他们对于王泽平他们两人并不害怕,大有吃定了的意味。

  今天这事他们自认也是赢定了,暗中把两个外国人打伤,到时谁也不知道是谁打的,就算是怀疑,也不会有什么事情。

  “动手快些,现在没人会来这里,打完了回去。”为首这人对着大家说了那么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43
  听到这话,那个年轻人大吼了一声,挥动着木棍朝着王泽平就扑了过去。

  这人长得也是壮实,木棍在他的手中挥动得虎虎生风,到也有着一种威势。

  王泽平看到他扑了过来时,不仅没有退,反而是挥动着手中的一个啤酒瓶就砸了过去。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50
  呯的一声之后,啤酒瓶就砸到了对方的木棍上。

  两人的力量都很猛,王泽平的啤酒瓶虽然碎了,却也把对方的木棍一下子砸得飞了出去。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7:58
  然后,王泽平一脚就把这个年轻人踢得飞出好远。

  王泽平的凶悍把大家也是吓了一跳。

  “上!”中年人沉声说了一句。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8:09
  随着他的命令,剩下的人们都朝着王泽平扑了过去。

  到了这时,王泽平除了用另一个啤酒瓶砸翻了一人之外,他能够用上的只有双拳了。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8:29
  洪海河这时紧张地看着,手中的菜刀更加的颤动,想冲上去时,却又有些胆怯起来,他还真的没有碰到过这事的事情。

  就在洪海河犹豫着的时候,让他吃惊的是王泽平的身手太好了,只见王泽平在人群中往来奔行,很一次出拳都能够打倒一人,甚至每一脚出去也能够把从踢得倒在地上。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8:10
  短短的时间之中,扑过来的十四人就被他打倒了大半。

  王泽平甚至都没有停止,更加猛烈的攻击起来。

  一拳把最后的这个中年人击倒时,王泽平站在那里就有些喘息起来,从小就练武,这还是第一次与那么多的人激战,到了这时,他才知道自己外公家传的这种武艺也不弱。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8:42
  “饶命啊!”当王泽平的拳头要再次的朝着那明显是首领的人挥下时,对方大叫了一声。

  其实,王泽平也并不想把这人怎么样,毕竟这是在外国,听到他的求饶,王泽平停止了攻击,目光却是在这些人的身上扫过。
楼主饶邑半山人 时间:2019-01-24 10:48:49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王泽平看向了倒在自己面前的这个中年人。

  很快,王泽平也是知道了一些情况,这些人是这个村子里面的一些人,是被塔说动到来的人,他们听说王泽平他们只有两人到来,身上又带着大量的美金,就想来抢一笔,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情应该并不困难,抢过之后,只要他们不承认,就连警察也不会把他们怎么样,到时王泽平他们也只能是滚回他们的国内。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49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