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你,不过源于一场秘密交易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28 11:23:36 点击:231022 回复:1402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4 下页  到页 
  鸿浩集团总经理办公室门前,秘书马英杰拦住正要往里闯的女孩栾小雪,一边推她,一边有意大声说:“你不能进去,你不要进去。”
  总经理罗天运正盯着自己的双手发愣。手指间残留着栾小雪的体香,一如青草般清新。昨夜这个女孩是怎么进他家,自己又是怎么和她有了那种关系的,他竟然想不起来。可是床单上的那朵红梅,让他如此清晰地明白他和这个女孩之间的关系不再单纯。现在,他的手指之间的这股青草味还在,那是一种与妻子不一样的味道,更是一种与妻子截然不同的冲击和喷射。
  三个月了,妻子和女儿在车福中丧生后,罗天运以为他的心彻底死了。尽管围在他身边的女人由暗送秋波到直接表白,甚至是公开追求,他都没有半点心动过。只是昨晚,他却占有了栾小雪,而且那么粗暴甚至是没有一点怜悯地占有了她。只是他没有想到,她是第一次。他在欣喜之余却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内疚。栾小雪走后,他就想起了她是谁。这一段时间,这个女孩无数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前,无数次被秘书马英杰赶走。只是他没有想到,栾小雪会出现在他的家里,更没有想,栾小雪会用那种方式让他占有了她。
  栾小雪,这个名字再一次轻轻划过罗天运的心尖时,他的眉头不由锁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办公室外传外秘书马英杰的声音,“你不能进去。说了多少次,你不要再来找罗总,没用的。”

打赏

50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楼主发言:270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28 11:29:17
  罗天运又是一愣,她终于来了。他发现他竟然有些盼望她来,尽管他知道,她是来做交易的。可是,谁又能不做交易而活着呢?他是总经理,鸿浩集团大楼里的精英人物,可他不一样每天,甚至是每时都在做着这样那样的交易吗?
  商场说白了,就是一场交易。权与钱,权与色,甚至权与权之间的交易。谁在交易之中占着主导地位,谁才会有更大的交易权。
  栾小雪这一次没有顾马英杰的阻挡,说什么,她都要见到罗天运。这个昨天晚上在她的身体内翻腾的男人,这个掌握着哥哥栾军生死大权的男人。
  马英杰正要抓住往总经理办公室里闯的栾小雪,办公室的大门突然打开了,罗天运一脸严厉地站在门前,马英杰吓得赶紧解释说:“罗总,我,我马上赶她走。”
  “让她进来。”罗天运的语气很冷,冷得让栾小雪颤抖了一下,不过很快,她就如昨天溜进罗天运家里一样,快速地钻进了他的办公室,生怕他再反悔,又一次把她赶走一般。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29 10:44:15
  罗天运转身回到了办公桌前,马英杰懂事地把办公室的门关上了。罗天运松了一口气,指着办公桌对面的椅子说:“坐吧。”
  栾小雪也没有客气,一屁股坐进了椅子里。可是真的坐下来后,栾小雪的心却跳得特别快,一声赶一声地撞击着胸口,她不知道第一句该怎么说,尴尬、难过,甚至是屈辱全都涌了上来。她偷偷地拿眼睛去看罗天运,罗天运却埋头在看文件,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一样。
  大概在所有男人的眼里,送上门的货都是贱卖吧。可是,不管怎么说,栾小雪必须提她的条件。
  “莫,罗总,”栾小雪结巴地叫了一声,罗天运没有抬头,却说了一句话:“有什么条件直接提,只要不是太过份。”语气还是如冰一般冷,栾小雪咬了一下嘴唇,这个动作被罗天运看到了,她昨天也是这样咬着嘴辱的。他不由抬起头,盯了栾小雪一眼,这一眼,罗天运发现这个女孩有一双水汪汪而且很纯的大眼睛,鼻梁挺拔得线条分明,如樱桃般的小嘴很有点古代仕女的风范,而脑后的两条马尾松,长长地拖着,又如很久前流行的那首《小芳》的歌词中描述的村姑一般纯朴。整张脸看上去那么干净,没有一丝的尘埃。她谈不上多么漂亮、艳丽,可她却如一股原始森林的泉水一般,把一路的叮咚刻在了他的心坎上。
  “说吧,”罗天运的语气温和了一下,毕竟他才在这个女孩身上发泄过,他做不到抽了那个东西就忘了人。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29 12:14:45
  他不是一个滥情的人。只是,昨晚,罗天运摇了摇头,想努力赶走昨晚的一幕。
  “罗总,我求您,救救我哥。”栾小雪还是很紧张地把这句话说了出来。从昨晚到现在,她都一直很紧张。以前她也对罗天运说过这句话,可以前,她是她,他也是他。而现在,她不是她,他也不仅是总经理。这个与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男人,栾小雪无法形容她现在的心情。
  “我为什么要救他呢?”罗天运生气了。他的妻子,他的女儿,还有他的司机,三条人命,说没就没了。可那个驾货车的男人,却毫发未损。罗天运当时愤怒极了,对交警,对法院下令,严办这起车祸的司机。
  “罗总,人死了不能复活。可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您难道就眼睁睁地看着两个孩子失去父亲吗?您难道就真的狠心让一个家毁灭掉吗?罗总,可怜可怜两个孩子好吗?求您了。”栾小雪的声音越说越低,眼泪在眼眶中打转,被她逼了回去。她不能哭,特别是在这个男人面前不可以哭。
  “我的家已经被毁灭了,谁又来可怜我?”罗天运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异样地苍老。
  栾小雪愣住了。“可怜”这个词从罗天运的嘴里出来时,她竟然是那么地难过和心痛。
  “对不起。”栾小雪很小声地说。罗天运没有接她的话,她便站了起来,看了看这个男人,他的脸上罩着一层雾一般的悲痛,栾小雪这才知道,这一场车祸对这个在她眼里高不可攀的大领导是一种怎样的打击。
  栾小雪什么都没有再说,默默地退出了罗天运的办公室。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30 09:56:14
  栾小雪一走,罗天运才清醒过来。他看了一眼栾小雪坐过的椅子,叹了一口气。拿起办公室的电话拔通了吴律师的电话,吴律师正在开会集团法务会,一见是总经理办公室的电话,赶紧出了会议室,按下接听键后讨好地说:“罗总好。有什么吩咐?”
  “栾军车祸案是怎么处理的?”罗天运问。
  “报告罗总,下周准备宣判。栾军车祸案定姓为重大危害社会案件,栾军被判死刑。”吴律师很得意地说。
  “什么?”罗天运吃惊地问了一句。
  “栾军在下周宣判,死刑。”吴律师还是很得意地重复了一句。他没有听出罗天运语气中的惊诧。
  这一次,罗天运听清楚了。他这才明白,栾小雪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家里,甚至在他的床上。她只能用这种方式救自己的哥哥。
  “谁让你们判死刑的?是谁给你们权利把一起简单的车祸定姓为重大危害社会罪的?乱弹琴。”罗天运声音很大,以至于在门外的秘书马英杰都吓了一大跳。
  马英杰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进办公室给罗天运加点水,让他压压火。这一段时间,罗天运不是发火,就是把自己灌醉了。长此下去,不要说他在鸿浩集团干不下去,就是想干,也会被人挤走。现在,他和罗天运可是一损具一损,一荣具荣。这一点,马英杰当然清楚。
  马英杰的电话响了,是吴律师的。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30 11:26:45
  他拿不准罗天运是什么的意思。说要严办的是罗天运,现在他们准备严办,他又发这么大的火。他只能问马英杰,在这起车祸案没有宣判前,他要弄清楚罗天运的真实意图。
  “马秘书吗?我是老吴。忙吗?我有事请教大秘书。”吴律师很客气。当然在集团里,各分公司以及其他部门领导都对马英杰很客气。
  “是吴律师啊。您好,您好。您太客气了,有什么事,尽管吩咐,只要我马英杰办得到的,一定效力。”马英杰这句话,一天要说很多次。这些话都成了他的日常用语了。
  “关于栾军车祸一案,马秘书清楚老板的意图吗?”吴律师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问马英杰。
  马英杰便明白了,这一次,罗天运是准备帮栾小雪。一大早,他放栾小雪进了自己的办公室,一大早他又怒吼了吴律师一通,这个女孩还是打动了罗天运。
  “这样,吴律师,你们按正常程序办案,正常程序办案总是错不了的。”马英杰说。
  “对。还是马秘书高明。正常程序总是错不了的。”吴律师挂断了电话,马英杰沉思了一下,想给栾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又觉得这不是他一个秘书该关心的事。关于领导的私事,该他知道的,他要装不知道,不该他知道的,更要学会装聋作哑。
  马英杰其实和栾小雪是老乡,每次阻拦栾小雪之后,每次,他都要安慰栾小雪。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30 12:57:14
  只是不管他对栾小雪有多少的同情心,罗天运没有发话之前,他在栾小雪面前什么话也不敢吐露。
  在商场,同情心会害死人。这一点马英杰深有体会。以前,在鸿浩集团发生一场火灾,烧死了八个人,其中有两个才一岁的孩子,父母扒在窗口哭着喊着:“救救孩子吧,求你们,救救孩子吧。”可是火太大,而公司里消防人员却迟迟未到,等消防车到来时,孩子已经被活活烧死。马英杰去了火灾现场,面对如潮的恶骂声,他也在罗天运面前指责消防人员的失职。罗天运当时冷冷地盯了他一眼说:“看不出,马大秘书一身正气浩然,是不是秘书做得不过瘾?”那次,吓得马英杰都差点尿了裤子。从那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马英杰再也不敢让自己的同情心泛滥成灾。这同情心一泛滥,人就容易失去理姓。而在商场,最需要的往往恰恰就是理姓。
  商场没有那么多的温情,更没有那么多的对与错。一个领导一个法,一个领导一个理。这就是商场。这与同情心,与道理,甚至是与自然规则并没有太多的关系。一如鸿浩集团这一场大火,如果消防人员门早到五分钟,就足以救下在窗口被父母托举了半个小时的两个孩子。可是事后,消防部并没有一句解释,反而由集团掏钱平息了这场由火债引起的群体上访事件。而马英杰也差点由于自己的言行偏颇,被罗天运辞退。从这以后,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马英杰再也不会急着去表明他的观点,对于他这样的小人物,在商场,他的观点是忽略不计。反而对他这样的小人物,言多必失。这是他总结和吸取的教训。
  所以在栾小雪这件事上,马英杰完全公事公办。就连栾小雪要罗天运家的地址时,马英杰也拒绝了。不是他不肯帮栾小雪,而是他帮不了栾小雪,就算他把罗天运家的地址给了她,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反而是他作为秘书的失职,在商场一久,他越来越发现,秘书有秘书的职责。这职责与同情心无关,与工作无关,更与对错无关。
  只是栾小雪不会懂这些,马英杰也不会对栾小雪说这些。很多事情,心要亮堂,亮堂了才知道路该怎么走。
作者:sunzhibo64 时间:2019-01-30 19:18:10
  顶作者
我要评论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31 08:20:15
  栾小雪一离开鸿浩集团大楼,手机就响了。她以为是罗天运的电话,以为罗天运良心发现,答应救哥哥。拿出来一看,才发现是老家县城的号码,她问:“请问是谁?”
  侄女的声音传了过来,下课后,她在公用电话亭里给栾小雪打的电话。她说:“姑姑,是我。老师说要交补课和资料费,要三百块。姑姑,我不想念书了,你带我出去打工好不好?家里欠了这么多债,还有我爸他---,我没心念书了。”
  “栾小娇,你给我听好了,不管发生了什么,与你没有关系。姑姑不允许你退学。补课和资料费,我马上汇钱给你。好好念书,否则你爸,还有姑姑会难过的,懂吗?”栾小雪的心又想哭,可是她忍住了。念家现在就靠她一个人,她说什么也要挺住。可是一挂电话后,栾小雪为难了,为了哥哥的事情,这三个月来,她一直没有工作,她口袋里只剩下五十块钱,她上哪里去找三百块汇给栾小娇呢。
  栾小雪沿着大街很迷茫走着。她一直在南方打工,刚刚回到吴都市,对这座家乡的城市,她还很陌生。尽管她曾经在这里念过两年的高中,可对于栾小雪来说,似乎是很久的事情了。现在的鸿浩集团与六年前的鸿浩集团变化太大了,她已经分不清哪是哪条街了。
  一块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闯进了栾小雪的眼睛,她赶紧走了进去。老板是一个女的,把栾小雪上下打量了一番问:“你真的愿意干保洁的活?”
  钟点保洁工,一般都是四十岁以上的女人,很少有年轻女孩愿意做这种工作的。
我要评论
楼主梅开时节落花 时间:2019-01-31 09:51:00
  栾小雪也顾不了那么多,和女老板商量说:“我愿意干。我把身份证,还有我的手机都压在这里,我现在急需要三百块钱,能不能提前支付我的工资?”
  女老板再次看了看栾小雪,这女孩看上去很纯朴,不像是骗子。再说了,这女孩长得还不赖,如果她真的是个坏女孩,随意去哪个娱乐场所,三百块也是很容易弄到的。正这么想的时候,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女老板拿起一听,就听出了顾雁凌的声音,在她的公司里,重要的客户,她早就记住了她们的声音。她马上笑哈哈地说:“是顾总啊,你要保洁工?好,我马上就派人过去。”
  女老板放下电话,才发现其他的保洁工都出去了,一时还真派不出人来。栾小雪马上说:“我有做保洁工的经验,我去吧。”
  刚到南方的时候,栾小雪也是从保洁工做起的。
  女老板想了想,便点了一下头。示意栾小雪去后面换工作服,并且给了栾小雪三百块钱,栾小雪感激地对着女老板连连说了好几声谢谢,就拿着保洁工具按女老板说的地址,去柳园居六号楼一位姓顾的老总家做保洁。
  栾小雪一路小跑去银行把三百块钱汇给了栾小娇,才急急忙忙地赶到了柳园居。一问,栾小雪才知道柳园居是鸿浩集团的富人区,据说布景如画,不仅有小桥流水人家的特色,更主要是的小区以众多名贵的树木而成为鸿浩集团最豪华甚至是拍婚纱照最火爆的地方。
举报 | 9楼 | 点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