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究会有人被吃掉 ——评《流浪地球》引起的争议

楼主:邓学义 时间:2019-02-21 09:25:45 点击:36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随着“小破球”(《流浪地球》)的火爆,科幻大家刘慈欣先生和上海交大科学史教授江晓原先生那场关于“吃人”的辩论,也随着对刘慈欣思想的争论,又热络起来。当时刘慈欣假设,如果世界末日,只剩下他、江晓原和现场一位主持人美女,“我们三人携带着人类文明的一切,而我们必须吃了她才能够生存下去,你吃吗?”
  江晓原说他肯定不会吃。
  刘慈欣强调,全部文明都集中在我们手上。“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不吃的话,这些文明就要随着你这个不负责任的举动完全湮灭。要知道宇宙是很冷酷的,如果我们都消失了,一片黑暗,这当中没有人性不人性。只有现在选择不人性,将来人性才有可能得到机会重新萌发。”江晓原则认为:“如果我们吃了她,就丢失了人性,一个丢失了人性的人类,就已经自绝于莎士比亚、爱因斯坦、歌德……还有什么拯救的必要?”
  从辩论角度来讲,江晓原教授大获全胜,这样一个回答堪称经典。这个回答也是所有敬畏这个世界、敬畏这个文明的人,必然的一个答案!
  可是,一张试卷的答案,会成为现实的行动吗?这个文明有七十多亿人,真遇到这种极端情况,会有多少人按江教授那样做?其实,根本不用背负整个文明的成果,只一个“生存”,就足够让很多人吃人了!安第斯坠机事件仅仅发生在不到五十年前的1972年,好在那还只是吃同伴的遗体。可真正吃活人离我们就很遥远吗?不要说离整个人类,就是距离我们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也不远啊!即便是现在,地球上的一些角落,某些组织还在义正言辞录着像割人头卖性奴!
  刘慈欣,他在更多的时候,只是那个说出真相的小孩子。而赤身裸体的国王,就是我们这个人性与兽性混合的人类文明!
  如果多读一些刘慈欣先生的作品,就会发现,他对道德人性民主平等自由等等价值观并无恶意,甚至更加尊重。只是,他更加冷静而现实,知道在一些极端情况下,这些温情脉脉都没有用,为了生存,一切都将赤裸裸。而他的勇敢就在于,他肯把这些必然引起争议必然被攻击的话,说出来!
  从文学角度来讲,现实主义写现在与过去,科幻写未来,如果科幻写的像现实主义一样一板一眼,那她也就失去了生命力。她必然天马行空,必然外星入侵AI觉醒地球流浪……在这些极端情况下,那些曾经被口诛笔伐曾经是罪恶的很多东西,会慢慢合理起来。科幻作家把这些展示出来,如同现实作家展示生活一样,只是为了引起大家的注意与思考。现实作家也同样写极端啊,难道余华先生写《活着》,就是认同那样“活着”吗?
  当然,九州扭曲,奇葩必多。这些的另一面,的确是国内科幻界的一个大问题,特别是在更无所顾忌的网络上,充斥着设置各种极端条件,然后让威权、专制、帝国等等实行并合理起来的奇文。极左极右都同样幼稚,这些所谓的“工业党”信奉社会达尔文主义,丝毫不考虑科学进步与精神进步脱节可能造成的灾难,一切以效率与意志为主。在他们的概念中,他们即便不是领袖,也是领袖信任重用照拂的人,而绝对不感觉自己其实更可能成为那百分之九十九的被碾压的炮灰。
  但这些在刘慈欣的作品中是极少的,虽然是他提出的“黑暗森林”,可他对物质文明与精神文明之间的联系是有着深刻思考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脱胎于进化论,然而总不能说达尔文是始作俑者吧?
  当然,即便是严肃的科幻文学,也还是有很多问题,毕竟那些让极端合理起来的极端情况,现实中也许永远也不会发生,对其进行一些批评是正常的。纵观历史,无批评便无进步,我们现在文明的很多成果,不正是对某些问题进行批评反思而得来的吗?
  可是这次的一些批评是什么呢?居然是若隐若现的指责这是某种“纳粹”!实在是很难想象他们是怎么定义纳粹的,但这顶帽子也实在是太大了!而说这些话的人,很多都可以被定义为知识分子。知识分子曾经是被扣帽子最多的群体,不知道他们被扣帽子时是什么感觉,反正我总觉得知识分子是最反对钳制思想与言论的,想不到一旦扯上意识形态,一些人的帽子也毫不吝啬。
  诛心,其实也是一种吃人!
  这里用江晓原教授的意思来说句话,“如果我们用对手的手段消灭对手来维护我们的信仰,就已经自绝于洛克、卢梭、孟德斯鸠……还有什么维护的必要?”
  真的想要“吃人”不成为一种合理一种选择,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责任,对于掌握话语权引领思想的人而言,就是尽力消弭某些极端的思潮,让那些极端情况不要出现!因为只要出现,“吃人”就是必然!而极端,从来都在我们脚下蠢蠢欲动!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