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校园霸凌发声 人生在我手中 连载

楼主:黎星晴Cindy 时间:2019-03-13 22:44:44 点击:135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我认为你写的很好,赠你一句话,敢于面对鲜血淋淋的不幸遭遇与惨淡的人生才是真正的勇士。”他对我说。
  “有你的支持就已足够。”我回答。


  黎星晴 著




  简介

  小学美术老师认为我文章中校园霸凌事件是我精心编造的谎言,阿姨的朋友小学语文老师认为我在多年后公开学校霸凌黑历史是对霸凌者和学校师生的报复,究竟是学校故意隐藏当年导致我休学发生的恶性校园霸凌事件,还是一切都只是我们之间缺少沟通的误解?
  因亲戚朋友无法理解遭遇校园霸凌而痛苦的我,多年失学后意外闯入由当年小学老师组织的毽球队,并加入他们的微信群。
  我将过往自己遭遇校园霸凌的事实撰写成文章发给他们,由此展开了一场人性中善与恶的较量。
  究竟是我所说当年校园霸凌猖獗,还是如他们所言我小气记恨?
  扑朔迷离的真相,牵扯人物班主任老师的女儿与表弟他们在这一事件中扮演着怎样的角色?
  我的童年好友究竟是校园恶势力,还是失去父亲的不幸者?
  这一切问题的答案无人知晓,你踏入小镇时会听到人们的窃窃私语,你驻足聆听时他们会立刻沉默,寂静的只剩风声,你该信任处境可怜的我还是试图告诉你我笔下严重的校园霸凌事件其实只是小孩间玩笑的老师们?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黎星晴Cindy 时间:2019-03-13 22:46:58
  第一章-人生在我的手中


  “你还记得这间教室吗?”故地重游我小学初中学校,站在教室内,眺望着窗外,曾经初中教过我的化学老师问,他是为数不多的,在本地学校更换拥有者装修翻新后留下的老师之一。
  内心慌张而尴尬,表面的坚强与青春的光彩被他多重语意的一句话砰然击碎,是的,我还记得曾经的绝望与无助,渺小与脆弱,习惯的掩饰性微笑从我的嘴角消失,我的脸色瞬间泛白。强装镇定,我看着他,重新拾起微笑,假装不介意的拼命掩饰。
  我回答:“我看看。”之后目光无物的呆滞走了走,以示环顾四周,“我不记得了,可能我曾经在这个教室上过课。”停顿了一下,“不,我在这个教室上过课。”
  我终于给予他肯定的回答,表面是倔强的撑起的坚强。
  懦弱的表现是不敢活出真实的自我,脆弱的表现是拼命掩饰那一段人生中最黑暗无助的肮脏时光。
  以年为单位的时间已过去,教室除了曾经翠绿色的大理石地面与白色的墙壁,已经与过往截然不同,然而,午夜梦回,我依然可以清晰的听到曾经弱小的我绝望的撕心裂肺的高声怒吼,和看到那最为无助的我不停的不停的留着眼泪,我的怒吼与眼泪,我的绝望和无助,回荡在那间教室,回荡在走廊,贯穿与缠绕在整个学校。我沉重的痛苦滴落在那翠绿色的水泥地面,可是却轻轻的落下,无声的摔碎在上面。
  人的怨念是否真的会像相信灵异的人所坚信不移的那样,缠绕在那间学校,无法散去呢?
  无数个夜晚,曾经幼小的我被心灵痛苦所折磨,因为他们(那些校园欺凌者),我失去了所有,学生的身份,尊严,以及在那个年龄阶段至关重要的-------友情。
  获得的是心理医生诊断出的轻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凭借此诊断书得以获得留级资格,最终留级后还是以辍学告终了中学时代。
  逃离人间地狱后的我,以写作释放压力,重新寻找自我,又因写作结实了同为网络作家的英国朋友,Mike,我开始对英文感兴趣,最终获得新生。
  五年后,再次回到这间教室的我已是一个自信的,担任过班长,能流利阅读英文读物,和外国人口语顺畅交流的,习惯被大家夸赞所包围的有点自傲,他人口中的小学霸。
  然而,在那短暂的瞬间,所有的光鲜下是我苍白的无力感。
  走出地狱后的遗留证是对自己的过度保护所产生的易怒和过于敏感,是班级学霸的身份让我在南昌和广州市的新学校里保护了我在班级里和老师的偶尔对峙,以及偶尔对同学的过于苛刻得到了包容。
  在曾经六年犹如不醒噩梦般,可怕的绝境后竟是绚烂多彩的人生。
  在几年沉静的自我重塑中,转机是真实存在的。
  清晨醒来,有时我会无比感恩,脱离地狱,我是一个幸存者,我完成了对自己的重塑,在我和别人说话时终于有了久违的稳定和自信。
  化学老师不知道的是有人告诉过我,他告诉过我认识的低年级校友我在他的课堂中至少他这一科我不是好学生,虽然我所长大的小镇中依然有人对我保有什么都不会和什么都不懂的失学自闭少年的印象,但是他们再也无法夺去我的光彩,我的快乐,我的人生!
  我的人生因为校园欺凌而缺少了几年,化学老师被我现在认识的低年级校友评论为亲切幽默的老师,可惜在他教授我期间因为校园欺凌我所承受的巨大心理压力,我未曾真的感受过他或者任何一个老师的授课方式,甚至有一段时间为了消除校园欺凌对我的伤害,我拒绝在失学后与认识的学校老师说话,即使现在也一样,为了抹去那段记忆,不惜拼命忘掉里面无论是好是坏的人。
  今天,通过与很多低龄校友的接触,弥补了我当时没有任何朋友的遗憾。我找回了曾经对我来说至关重要的友谊。
  某天,偶然间在小镇巴士上遇到了曾经初中降级一年的一个女同学,攀谈中了解到她已经成为了幼儿园的老师,又在某天生病,吊盐水后,与原小学初中的一个女同学街上偶遇聊天,另我感到惊讶的是和她们聊天是愉快的,与曾经最艰以启齿时期少有的几张友善面孔叙旧是带有治愈性的。
  我永远也不会再对曾经对我施暴的校园霸凌者说话,因为他们,我分辨出了什么人是值得去交往的,什么人是不能去交往的。因为他们,我失去了几年的人生。然而却有些不理解我痛苦的人恶意鼓吹我小气记恨。
  过去,幼小脆弱的我最怕提到过往的那段被欺凌的时光,今天,终于可以淡定的坦然面对。
  “我所生活时代的学校非常乱,当时学校不止有群体打架,甚至有人吃安眠药以致上课睡觉,只是为了不听课。你二哥也对你说过当年他们班两个同学遭到现在我们镇的一个已是镇上青年混混的持刀威胁。”我对我表弟说。
  表弟是三姨家的孩子,在已是截然不同的拥有液晶屏幕辅助授课的教室,拥有图书馆,环境优雅的新学校读书,另人欣喜的是学校的师资力量也大大提升,很多新教师拥有研究生的文凭。
  三姨与三姨夫是现在学校的厨师,表弟是一个带有童稚的可爱少年,他说:“现在学校不似你们当年那般乱了。”
  再度凝望学校,我仿佛又看到了曾经的那幢天蓝色建筑物,我知道我再也不会允许任何人把我的人生从我的手中夺走。








楼主黎星晴Cindy 时间:2019-03-14 18:12:27
  第2章-至无法理解校园欺凌痛苦的成年人

  校园欺凌往往被一些成年人解读成玩笑,其危害性被淡化甚至是忽略。因为身边一些成年人对校园欺凌的淡漠态度,也因为近来新闻媒体因最佳大脑儿童遭遇校园欺凌,全家移民国外,又对校园欺凌大肆报导,也因为美国反欺凌大热电视剧《十三个原因》的播出,我决定写出此文,希望此文能引起身边成年人,和大家对校园欺凌的重视和正确认知。
  首先,因为部分成年人无法理解校园欺凌的痛苦,我想提的是与校园欺凌无观的三姨所遭受的一次意外。另外因为本文所举校园欺凌案例因时隔久远较难举证,故不会出现该起事件相关学校相关人物的真实地点与名字。本文只作反对校园欺凌所用。
  三姨,曾经遭遇过一场可怕的意外,在工地煮饭被烧伤,距离她现在被烧伤留下疤痕已经有十年多的时间了,然而现在她仍然用衣服遮掩她的伤痕。当三姨的好友极力劝说她勇敢露出伤疤,三姨的回答仍旧是坚决的否定。
  她拒绝露出伤疤,有些伤痕是身体上的会追随人的一生,然而有些伤痕是心理上的,同样也会追随人的一生。一个爱美的女性在美丽被摧毁,伤疤不仅永远留在了身体上也永久的留在了心灵上。
  我也附和她的朋友劝说她勇敢露出伤疤,穿上凉爽的短袖。然而劝说别人如此容易,劝说自己却是那么的困难。道理是大家都懂的。
  我是一个校园欺凌的受害者,我不能否认的是现在我仍然深受它的影响。那是一段我最难以启齿,从不和别人说的人生昏暗恐怖的时光。
  欺凌与侮辱,孤立与无助,曾经幼小的我并不知道如何保护自己。绝望与黑暗是我对那时的记忆。发生在我身上的校园欺凌不是偶然的一次,而是持续了数年。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延续到了初中三年。最后以我得上轻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而辍学告终。
  我所居住的是一个较小,居民大都在此工作和一个小区差不多大的镇,这里大家都认识彼此。发生一点小事都会立刻传开,然而就是在这样一个地方,校园欺凌肆意的发生着。在政府,警区与解放军区集合的小区,罪恶依然没有被制止。
  校园欺凌在此发生的根本原因是因为人们对它的认识程度与重视的不足,在我被欺凌期间,学校教师知情虽然试图制止,但并没有通过强制的手段,使欺凌根本的停止,反之欺凌我的行为始终持续,结果当时本地政府机构的人都有所听闻我被欺凌,然而欺凌从未停止,对我实施校园欺凌的施暴者甚至都没有被学校记过,反而顺利毕业,对他们什么都没有影响,然而我却因此辍学,得了轻度抑郁症和中度焦虑症。
  辍学期间我终止了与人社交和接触。在近些年才逐渐恢复与他人交往和正常交流的能力。
  令人非常不解和气愤的是当时一些老师和一些不知情的亲友,把我当年遭遇校园欺凌的事件,描述成我自身的性格问题,说我小气无法释怀。然而根据科学资料研究表明,校园欺凌是会被定位为童年阴影,追随人的一生。据调查,校园欺凌施暴者,未来通常会遇到实施家暴,吸烟,酗酒,吸毒和与他人暴力冲突的问题。而被校园欺凌者通常是会在经济上遭受问题。
  我曾一度想通过法院起诉当时的学校,为自己伸张正义。然而因为时来年数久远,举证困难等重重原因,被破放下该想法。
  根据新华网校园欺凌资料研究表明,校园欺凌,农村的发生率会远高于城市。根据此点我分析在知识水平普遍不高的地区,人们无法认识到校园欺凌的违法性,与严重性。在农村,人们往往因为对法律的无知,而无法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校园欺凌。这也是我父母和当时学校老师均未报警的原因。农村的人们往往把校园欺凌定位为小孩子的打闹。他们无法意识到孩子结伙施暴是黑社会与团伙暴力的雏形。
  由于农村集镇地域的窄小,对比城市,人口成年后,童年时期或者少年时期相识的人往往依旧认识彼此,并且持续着他们童年时期和少年时期的关系。当校园暴力施暴者成年后,也就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痞流氓,黑社会和集体犯罪者。
  曾经欺凌我的施暴者,现在大都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地痞流氓,在小镇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影响着下一代此镇的在校儿童,他们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社会人渣和他人口中的大哥。
  如果他们因此犯下触犯法律的行为,根据他们今已成年的事实,是可以被定为组织未成年人犯罪的。
  我所遭遇的校园欺凌包括被孤立,言语恶意中伤,身体上的推攘与伤害,绰号,身体被部被贴侮辱性语言纸条,桌椅书本等学生用具被恶意损毁或写有侮辱性的语言等,多表现为人格上的侮辱。
  在我曾经的学校,当时班级同学行为恶劣,校风极为不正,早恋与欺凌盛行。不止是我班,其他各班都曾发生暴力事件,我班较为严重的是小学时班级混混对一个母亲过世的男孩实施欺侮并勒索其钱物,然而当时班级老师并不知情。以及我后来被欺辱导致的辍学。其他班级较为严重的包括对几个女生的人身攻击和人格侮辱。被排斥和集体攻击的女生大都最后转学,少数几名留下至毕业。
  我所在的班级,一个较为典型值得探讨的,是班主任老师的女儿被孤立的案例。该女生曾是我班年龄最小的,因为她的年龄,一些不怀好意的人以玩不到一起去为名,对她实行孤立,并在随后的班主任老师发现班级有人早恋,那些人恶意宣扬是该女生告诉她母亲的,一个早恋者因此曾说希望戳瞎该女生的眼睛。当时多名早恋者表示希望对该女生实施人身伤害。后来,在被证实不是该女生揭发的校园早恋后,那些人对该女生的孤立却仍然没有停止。
  青少年的思想意识并不健全,而儿童和少年并不因为年龄小,而表现为单纯善良,相反的,他们可能会因为无知,道德观念模糊,表现出人性中的丑恶。
  让我印象较为深刻的是,童年时一女生非常兴奋的告诉我,她姐姐把一女生的裤子踢掉了,露出了带有印花样式的可笑内裤。当时,我最直观的感受是那名女生,在别人遭受痛苦时所体现出的享受所感到的可怕,然而由于对那名女生的恐惧感,我只能选择沉默微笑。
  虽然我的个人观点并不反对早恋,早恋只是人成长过程中异性之间的自然吸引,青春期拥有与异性相处的愿望属于正常心理,早恋的说法对于自然界并不成立,早恋一词只存在人类文明禁止青少年过早接触的社会性。然而当时学校中早恋者往往有强者间的结合,与众人周知的戏剧性,提升两人在班级与学校的欢迎度与关注度。
  美国反映家暴题材电视剧《大小谎言》中,心理医生对妮可·基德曼扮演的遭受家庭暴力的主角说过的一句话,我听后感慨万千,十分认同,她问主角你是否有考虑过你会在你遭受家庭暴力时死亡?
  暴力,无论是发生在儿童,青少年,还是成人身上,都有可能造成被害者的终身残疾,甚至是死亡。尤其青少年,由于青春期易冲动的特殊性,青少年激情杀人的可能性比成年人甚至更高!
  校园欺凌从来都不是玩笑,它是可能会引发严重后果的,包括被害者可能会出现的终身残疾甚至死亡。
  然而成年人,往往会忽视校园欺凌的严重性,将其定位为儿童间的玩笑不与理会。
  当成年人度过敏感不安的童年和青春期后,经历了人生中其他风雨,忘记了自己童年和青春期的烦恼,沉淀下的认知是儿童因不需要承担经济烦恼,所以不会承担较为严重的负担和心理压力。
  然而,因为对于法律认知的不足,和青春期放纵的不受道德感的约束,青少年的伤害往往更加直接,更加残酷!
  实施校园欺凌的施暴者,往往聚众成群,形成小团体,为了维护他们小团体的利益,通过排斥个别人,来增加他们小团体的紧密度。他们因为人数众多等优势,使被欺凌者无力反抗,用进一步的人身伤害为威胁使得被欺凌者恐惧向老师父母等外界力量寻求帮助。
  我曾看过一则新闻,某公司经理因被人绑架期间遭受毒打,被勒索钱财后犹豫再三才最终选择报警,成年人在遭到伤害后,都会因害怕后续的伤害有可能选择沉默,更何况是不懂得如何保护自己的儿童和青少年呢!
  接下来我要以一个校园欺凌受害者的亲身经历来谈论如何使校园欺凌停止。
  当我们面对校园欺凌时一定不能选择沉默和妥协,因为那只会增长校园欺凌施暴者的势气,使他们更加猖狂的施虐,我们要勇敢的向外界求助,因为一个人永远无法战胜一群人。可以选择不去上学,要求待老师父母解决环境安全问题时,再返回课堂。同时我们要清醒地意识到自己被排斥与欺凌并不是自己做错了什么,而是施暴者的残酷本性,那些施暴者才是真正的社会人渣与蛀虫。
  再观今日,如我上文所提,那些校园欺凌施暴者,大都成为了此小镇的社会混混,以他们扭曲的价值观和病态的道德观,在小学初中生父母不知情的情况下恶意影响他们。教授他们抽烟喝酒,利用一些青少年感兴趣的他人绯闻,拉近与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且以打架,人身攻击等令人畏惧的言辞恐吓着他们。使现在的中小学生对他们言听计从。
  虽然很多成年人,特别是农村和社会地位低微的成年人,因为自身所处的恶劣环境和自身不高的素质(包括其生活圈子间同伴所开的低俗带有色情的玩笑和他们平日生活中常用脏话的习性特点),他们通常把校园欺凌看成合理化,淡化其严重性与危害性,无法做到对校园欺凌的正确认知。
  但是人类社会是在进步的,就像我们废除了古代极刑,再由枪处决犯人,到如今的安乐死,我们的社会暴力是在减少的,虽然每天新闻媒体的犯罪报导新闻频出,可是相对于古代或者近代,随着我们司法制度的健全,和执行力度的增加,犯罪率是有着明显的制约和下降的。
  我们生活在迄今为止最适宜人类生活的时代,我们是如此的幸运,相信在不远的未来,校园欺凌会像古代极刑一样被大家更广泛的认知与禁止。
  最后,再回到文章开头处我提到的三姨经历火吻留下疤痕显而易见的痛,我想说,不要轻易去评价你没有经历过的痛,不要去小看校园欺凌的危害,校园欺凌,留在人心上的疤痕和身体上的一样可能会是永久的。
  有位初中教过我的老师在我失学后,不与人相处的几年间,一次夜晚路间偶遇,公然向她的同事悄声说我是怪胎,她无法理解遭遇校园欺凌的痛苦。




  作者:黎星晴
楼主黎星晴Cindy 时间:2019-03-15 20:39:55
  第3章-新生

  “你在他们遇见困难的时候应该帮助他们,而不是去报复。”对语文老师说我会在他们深处逆境,最无助时报复他们,语文老师劝解我。
  他们,校园欺凌者,就是在我身处逆境,最无助时,对我下手的。
  当我在班级地位低微,处于劣势,没有朋友的帮助,他们将我变成了他们的玩偶。
  “你用剪刀刺我啊!”他咄咄逼人,面带微笑,轻蔑的看着我,手中的剪刀迟钝,没有锋利的刀锋,只能剪纸用。
  他走近我,腹部抵住剪刀刀锋,“你不敢。”
  他恶心的声音在我大脑内回荡。
  他玩弄欺侮我后,心满意足的离去。
  留下无助的我,年幼的我面对霸凌不知如何解决处理。绝望中我用手中的剪刀在指间割出一道伤痕,伤口不深,但已能看出肉与皮肤连接处泛红,微量的血溢出。
  那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自残,生活在欺凌的阴影下,失去了它本该拥有的恬静,只有恐惧,自卑,绝望的尖叫和不停的哭泣。
  同学曾开玩笑的把学校的围栏比喻成监狱,对于我学校却是真实压抑的监狱。
  我曾生活在地狱,每天早晨走进教室,被孤立,嘲弄,忍受着恶意语言被人贴在身上的屈辱,忍受着恶意语言被人写在课桌上的屈辱,忍受着恶意语言与图画被写和刻画在课本上的屈辱,忍受着背后他人所投掷的纸团炮弹,忍受着课本忽然消失的困扰。
  坐在偶尔会被涂上胶水的椅子上,感受着他人将课桌碾压在我身上的痛苦。
  丧失了尊严,是什么支撑着我生活,我不知道。
  最害怕的是下课十分钟,和放学回家的路上。
  望着夕阳,失去刺眼光芒,放大的血红色太阳,天边是斑斓妖艳的彩霞,在学校与家不远的距离内,有一天,也许我再也无法回家。
  淡蓝渐暗的天空下是漫步的行人,当他们享受下班回家的宁静,却不知道身边与他们擦肩而过的背着沉重书包的我在垂死挣扎。
  一个人的痛苦绝望,一个人的世界与他的终点逐渐靠拢,我的世界是否毁灭,丝毫不会影响这个世界的自转,与他人美好的生活。
  今日,我依然清晰深刻的记得当时的耻辱。
  不过却已放下报复的念头。
  多年不见,不是时间冲淡了仇恨,而是我已经拥有了崭新的生活,没有必要因为痛恨那些人渣而再继续折磨自己。
  失学期间,夜晚外出,少与他人说话的我,曾被过往行人称为路边鬼魂幽灵。
  我曾惊讶于班级同学在我遭遇欺凌时,他们所保持的冷漠。
  我的尖叫与痛苦,泪水与迷茫,注定将成为学校的黑历史,被掩盖遮蔽。
  他们曾说我是智障,无法感知痛苦。
  无论我是否是智障,无法感知他人痛苦的,其实是他们-------施虐者。
  我不是唯一被欺凌的,我还记得那个见到我叫我名字对我笑的女生,学习成绩不差,比我低一年级的女生,一直不理解为什么她会被人欺凌,不理解为什么那群男生要围在她的身边对她施虐。
  她痛苦的尖叫回荡在昏黄路灯下飘散在风中,她的泪水滴洒在沥青路面通往学校的那条沥青公路上。
  长发美丽的她曾参加过学校组织的活动,舞台上是她动人的表演,舞台下是欺凌她的人对她的唏嘘倒彩嘲弄。
  过往的时光,犹如那个寒冰雪球飞速呼啸着闪过。我知道如果它击中我,会使我的大脑震荡,流血。
  校园欺凌将她变为一个美丽的任人发泄的会叫玩偶,她无法反击,眼泪与身体痛苦的反应编织成那群男生的笑料。
  幸运的是,她很快转学了。然而我却留了下来,更悲惨的是降级,被欺辱的无形标签,犹如有形般暴露在曾经欺凌过她的魔鬼面前。
  然而我日夜仇恨的,却是欺凌我,将我变成他们玩偶的,从小学至初中的那群恶霸,如果你接触过他们,如果你恰好如我般见到了他们真实的狰狞丑恶面目,你会发现原来地狱是真实存在的,不在别处就在人间,魔鬼不是无形,而是有形的,他们会将你的灵魂撕碎。
  你不得不为你的生活而战,你必须采取一切可行的办法生存下去,你必须维护你的尊严,你必须学会正当防卫,你必须向任何可以帮助你的人求救,你必须强大起来,你不能再成为他们的战俘,生不如死,宁可玉碎,不为瓦全,如果终将死去,何不击败敌人,誓死如归? 何况他们只是些滑稽可悲的小丑。
  我是一名幸存者,尽管在这冰冷的世界,无人同情我的遭遇,但是我却自怜自艾,我知道我不能活在曾经悲惨的虚空幻影里。我不能在这虚空幻影中悲惨死亡,我必须突破自我,犹如茧中蝴蝶破茧新生。
  记得那个男孩,冰冷严寒的冬日,他孤独的站在路边居民楼下的角落里凝望着这个世界。
  他和我一样是校园欺凌的受害者,虽然他现在吸烟喝酒,但他不是坏人,我永远无法将他与坏人联系起来。
  现在,他与一个心理年龄停留在十几岁,和我表弟真实年龄差不多大的大男孩是朋友。
  “他会看黄片。”还未成年的表弟告诉我,并说他听同学所说,还要求我不要告知他人。
  表弟无法理解已经成年的他看黄片是正常行为。
  “你知道我们班有多少男生看黄片吗?”她问我,她曾在男生欺负她时,想要拿刀,去找他们拼。
  我知道,初中未降级那年,我在心里回复她。可表面却装傻称不知。害怕被人识破自己知道班级丑闻,被人报复。
  现在,我终于疲倦于自己的恐惧,如果再遇当年的恶魔,他们如果依然如当年般无耻,我知道自己会像那个女生敢于保护自己,出于正当防卫,拿起刀,与他们誓死搏斗。
  虚空幻影中,那年那时,我手中迟钝的剪刀变为锋利的刀,毫不犹豫的刺向面带轻蔑表情,藐视看着我,认定我不敢刺向他,微笑着的恶魔。
  梦魇与幻觉随着他的倒下而散去,眼前是童稚的表弟,我装傻不告诉他,成年人看黄片属于正常行为,保护着表弟的童真。
  窗外,姥姥菜园中,蝴蝶舒展它的羽翼,翩翩起舞在蔬菜间,然后它腾空飞起,奔向蓝天深处,追寻着属于它的梦,这是一个崭新的世界,它人生中的下一章节,它毛虫时代与茧中的梦想已经实现,这是属于它的新生。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