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母亲的爱情

楼主:好娃娃2019 时间:2019-03-20 11:43:10 点击:418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一
  母亲是被父亲抛弃的(她永远这样说),所以我打小就记恨父亲。
  母亲当年坚决不同意离婚,但父亲后来到法院起诉,母亲说那个卑鄙的法官支持了父亲。
  “那个黑得像个鬼样的法官宣布‘女儿判给女方,男方负责每月280元的生活费’。真是黑良心,280元能干么子?”母亲说,“我在法庭当场就拒绝了他支付生活费,我要独自把你养大。他不是人,为了一个肮脏的舞女,竟然抛弃他的老婆和女儿,我那时就发誓这辈子绝不再与他有任何联系。”
  父母离婚时,我不满三岁,因此,我对当时的情景已毫无记忆。有关她与父亲之间的纠葛,都是后来母亲告诉我的。
  上幼儿园,以及刚读小学时,每天都由母亲接送,父亲有时会在放学时站大门口等我,多数时候,他上前来蹲下身子问我好不好的时候,我还没来得及回答,母亲就冲过来牵起我的手急冲冲地扯着我走。一边大声说:“和你说了多少回,莫要理他,就是不长记性!”
  读到小学四年级时,母亲不再接送。父亲可能认为这是与我单独相处的机会,来看过我几回。有时他拿着小包零食,有时是一支雪糕。但我拒绝接过他递来的任何东西,我不理他,不喊他,不看他,自顾走自己的,当他是透明的。他弯着腰,赔着笑脸,喊着我的名字,往往跟我走了几十步后,就站住了,看着我离他越来越远。
  后来,听说他和那个舞女去了三亚,就再也没来学校看过我了。听母亲说他娶的那个舞女好吃懒作,“就靠床上功夫勾走了他的魂”,有时母亲咬牙恨起来,甚至不避讳对我而言是极敏感的字眼。让我感到他们两个是一对无耻的狗男女,让人恶心。
  母亲不停地灌输,让我对形象本就模糊的父亲充满着恨意。虽然这种恨我不能说得很清楚,但思想上是把他划到坏人那个范畴里的。因此,我对他的恨持久而顽固,就像我家平房前水沟边的杂草,拔掉,它们又迅速生长出来,拔掉,它们又迅速地生长出来。
  时间悄无声息地催促着我一天天长大,并让我越来越懂事。读高中时,我积极地鼓励母亲找男朋友,“必须是可以结婚的那种啊,妈,你听到没?”
  那时候,我对爱情已经有了一种模模糊糊的渴望,在大脑里千百遍地勾画着它的轮廓与色彩。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忍不住地想看那些长得帅气的男生,他们昂头的神采,他们行走的姿态,他们说话时含着笑意的眼睛……我看杂志,看小说,在网上搜索,只找有爱情的部分看。看男男女女的拥抱,看对接吻的描写,看那些露骨的情节。我想象着接吻会是怎样一种让人热血沸腾的感觉,想着想着,我浑身会感到燥热,脸会发烫。
  正是出于对爱情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渴望,我才明白一个女人需要一个男人来爱他、抱他、吻他……我好想好想家里有个男人在走动,好想好想闻到那种男性的气息。于是,我鼓励母亲再婚。
  “妈,你还年轻,还是那么漂亮,你完全可以再找一个男人结婚的。”
  “不是你妈妈不想找,是没碰到喜欢的。”
  “我看吴叔叔对你蛮好,他长得也蛮帅。”我提醒母亲,“每次我们在路上碰到,他总是要帮你提菜兜子,要不就陪着你走,无话找话。你记得吧,他总是跑到前头按好电梯让你先进,还按好我们住的楼层。你为么子对他总是冷冰冰的呢?为么子呢,妈?”
  “不喜欢。”
  “他在工商局工作,是个公务员;妈,吴叔叔的条件不差的。”
  “哈,是不错。”
  “妈,你是不是嫌他带了个儿子,你怕麻烦?他儿子看起来蛮乖的样子,如果你和吴叔叔好了,我可以把他当我弟弟呐。”
  “不是啊,都不是,我就是对他没得感觉,喜欢不起来。”妈妈有些烦我了,“反正,他不是我喜欢的那种类型。”
  “妈,”我按住她,不让她起身,“你喜欢么样的类型啊?像我爸爸那样的?他可是把你害惨了喔。”
  “你不觉得这个姓吴的和你爸爸是一丘之貉?”
  “哪里有啊,我爸爸他是个油头粉面,八面玲珑,一看就晓得是社会上混的;吴叔叔看起来多正派啊,而且感觉他人很踏实,完全没有你说的我爸爸见到女人就要飘起来的轻浮。”
  “哼,装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4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好娃娃2019 时间:2019-03-20 20:20:45
  二
  母亲在美雅公司做服装设计工,她负责把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样子,在裁剪车间制作出板样交给那些裁剪师傅。她实际就是设计师助理,但对外头她总说她是服装设计师。不过,我不认为她这是撒谎。这些年好多作业都直接由电脑来完成,她的工作就更加轻松了。
  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又轻松,收入还不错,让她带着一个女儿也能过得不需要太算计。这也是她当初拒绝父亲支付我的生活费的底气。母亲其实是那种性格很犟、思想很执拗的女人。
  初中毕业的那年暑假,我们从平房搬进了带电梯的楼房。我的房间尤其敞亮,从大大的窗户可以看到灰蒙蒙的长江,偶尔还能望到肥胖的轮船呜呜航行。母亲说要给我营造一个良好的居住环境,这样我可以安心学习,考上大学。她蛮有想法,我好害怕辜负她。我只得把更多的精力放到功课上,不想让她的一片苦心付诸东流。
  一次,我和母亲刚走进电梯,突然外面传来男人的声音:“等一下,电梯,等一下子。”
  母亲按住开门键,等着这个男人跑进来。这是一个中年男人,个头一米七五左右,站在电梯里面显得很高。他进来后朝我们一笑,点头,说谢谢。我看他五官端正,面容白净,仪态得体。他和我们招呼过后,转过身,用一只手压住电梯门,一边喊:“宝财,你快点,宝财,你快一点。”
  很快,颠颠地跑进来一个胖男孩,喘着气,硬硬的头发像仙人掌上的刺一样朝上竖着长。我当时想,这个男孩长得好胖啊,才跑这一小段路就喘得像热天的狗那样张着嘴,只是没有狗舌头吐出来。他一进来,电梯突然显得拥挤了。
  小男孩胖嘟嘟的,看样子有四五岁,个头一米多高,大头,肥肩,鼓胸,粗腰。像肥胖妇女的一样的屁股顶着我的膝盖,肉墩墩、热乎乎的。小胖子穿着黑色的超大运动服,依然显得紧绷绷的。两个脸蛋红通通的,像红苹果一样。眼睛又大又亮,灵巧地转动着,向上翻着看我和母亲。
  “宝财,”男人说,“赶快谢谢阿姨和漂亮姐姐,是她们帮我们按住电梯的。”
  “谢谢阿姨。”然后,他不吱声了。
  “诺,还有漂亮姐姐呢。”
  小胖子向上翻眼睛看我一眼,闭着肥厚的嘴唇,不出声。
  他拿眼睛翻看我时,我朝他咧嘴笑了一下。
  “谢谢姐姐。”他低着头不好意思地小声说。
  我和母亲都笑着说:“不用谢,不用谢。”
  “你们上几楼?”电梯起动后,母亲问他们。
  “啊,九楼,你看,都忘了按了。”男人朝母亲一笑。看到母亲按亮了九楼的键,他又说,“谢谢。你们住在15楼?”
  “是的,我们住15楼。”
  我看他假装看着电梯紧闭的门,却不断地瞟母亲。我晓得母亲对许多中年男人还是有相当杀伤力的;知性女人的气质,身材又性感,加上母亲的样子很耐看,眼晴里永远像停着一汪清水,鼻梁挺直,尤其是那永远闭不拢、永远留了一点缝隙的双唇,好像早已准备好等待着随时接吻的似的。我想,这可能是蛮多男人,在看她的时候,往往喜欢把眼睛停留在她漂亮唇形的嘴巴上的原因吧。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到吴叔叔。后来,估计是母亲多次与他在电梯相遇,相互介绍了姓名等等。于是,我晓得了他姓吴,在工商局工作;他老家是阳新县的;离婚,独自带着儿子生活。再后来,我知道了更多一些情况,他离了两次婚。第一任前妻给他生了个女儿,他母亲因此看不起这个儿媳妇,只好离婚,女儿跟了母亲,他支付生活费;第二任前妻给他生了个儿子,他母亲对这个儿媳特别好,可他和她却三天一大吵两天一小吵,两个人完全不来电。
  他有一次在买菜回来的路上跟我母亲说:“她和我在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方面分歧蛮大,我们是两条路上的车了,跑不到一块去,离婚是一个很最好的结局。”
  母亲不语。
  他继续说:“老子在工商局工作,要几多女人搭着梯子来巴结老子,所以对我来说找个女人结婚蛮简单,可是要找到自己真心喜欢、真心去爱她的就比较难。要遇到这样的女人,老子真愿意为她负出一切。”
  是他先提出的离婚,把房子留给在世界观、价值观、人生观与他相左的第二任前妻。他说这些的时候感觉特别良好,极力在我母亲面前表现出他有多么大度。
  不久,他就在我们才开盘不久的小区买了房,带着儿子搬过来了,和我们住到了一栋楼里。
  母亲在饭桌上给我学他说话:“你不晓得,他自我感觉有多么好!他说:‘啊,老子在工商局工作,就算是一个丑八怪,找老婆也比在二钢工作的美男子容易。’你看看,这是个么人哟,你还说他好,说他踏实,狗屁。跟你那个死了脸的老爹完全是一个路子,男人没得一个是好东西!”
  而且,我母亲“最讨厌男人说话开口就称‘老子’”。
  可是,湖北人有几个人说话不开口老子、闭口老子的呢。
  唉,没戏啦,工商局的吴同志!
  从此,我再也没在母亲面前提及这个讲话喜欢称“老子”的男人,路上遇到那个胖男孩,心里不知怎么的也会升起一点厌恶之情。
楼主好娃娃2019 时间:2019-03-21 14:01:10
  三
  转眼,我考上了西安交大,母亲幸福得像当年打土豪、分到耕地的农民。在单位里,在朋友间,在邻居们眼中,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有面子。时时刻刻,她的脸上都是笑盈盈的,光彩照人,高兴的仿佛考上大学的是她。去菜市买菜的时候,零头她都让人家莫找了。我打小就跟她去市场、去超市,她总是有板有眼地跟人家把账算得清清楚楚。现在,就因为我考上大学,她不要人家找零头了!
  “要是我考上的是清华或者北大,你是不是要给每个摊位发一百块啊?”
  “那是当然,你要是有那个本事,你老妈个个摊位发钱。”妈妈振振有词,同时把手中的基围虾递给我,然后把钱算给摊主。
  回来的路上,母亲跟我说,女孩子读个本科就到头了,莫要再往高头读了,么子研究生啊、博士生啊,那些学位都是留给男人的,女人不要去读那些高学位,女人最重要的是找个好丈夫,其次就是自己有一份好工作,这样在男人面前才硬气得起。
  “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你千万千万莫学我,你不晓得你老妈一个人把你拉扯大,费了几多的心血!”
  “我明白,妈妈,谢谢你!我一会报答你。”
  “妈妈养你,不是要你报答;妈妈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今后生活幸福。”
  “我一直都很幸福。妈妈,做你的女儿,不幸福都很困难。”
  “你毕业后,除了工作,要把主要精力放在找一个好男人上。在大学里要是遇到前景看好的男生,也可以大胆地追求。嫁得好,比么子都强。”
  “我其实蛮想读研究生、读博士,我还梦想去美国读博呢。”
  “能去美国当然好,经济上我大力支持。但是,但是在国内读博就免了吧,读书太辛苦、太累!大学毕业后,正是嫁人的好年龄。你读研、读博出来,不到三十也有二十七八,好年龄过了,找对象就难了,蛮容易成为剩女。这还不算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一个女人读了研究生啦、博士生啦,感觉就不那么可爱了。女人的学历越高,就越古板,看起来干巴巴的,不容易讨男人的喜欢。我和你说,你千万莫要有将来要干一番事业的念头。事业那是男人的事情,女人就是找老公、生娃、享受生活、让老公疼、让老公爱。一个女人,有了这些,就是天大的幸福。再说,女强人就算再厉害,跟男强人比起来那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何必去费那个力气。”
  “妈妈,你真是的,俗气。你看看你这都是么子理论啊?按你这个说法,女子无才便是德,好封建啊,你。”
  “男人赚钱,女人享受,天经地义。像你妈妈这样一切靠自己,太累了,你是不晓得你妈妈早就一肚子苦水。妈妈的苦,你哪里能体会得到。”
  “就是啊,这么多年,你不靠男人,活得比哪个女人差吗?而且,我敬佩的就是你这种自强自立。”
  “自强自立?我是没得法子,这些年你妈妈是么样苦过来的,你没有经历过,你是想象不出来的。”
  读小学、中学、高中,母亲总是告诫我要好好学习,要学会不靠别人,靠自己的努力,好好成长,考上大学。可是,当我考上大学之后,母亲却又有了另一套理论,好像突然之间学习不重要了,要为嫁个好男人做准备了。
  我突然觉得母亲变了。
楼主好娃娃2019 时间:2019-03-21 14:05:59
  四
  母亲的变化越来越大。我前脚去读大学,她后脚就报名了驾校。
  “晓晓,等你回来过年,我开车去车站接你。我们可以开车去武汉购物;等你暑假回来,我们开车去自驾游。”她在电话里兴奋地说。
  在微信朋友圈,她晒出了几张她的学车照,戴着墨镜,白衫配着牛仔短裤,露出修长的腿,自信而迷人。拿到驾照,她就去车行提了车。寒假,果然她开车到罗桥火车站来接我了,之后,几乎天天开着车载着我四处转。
  变化还在进行。过去那个按部就班早九晚五的母亲,过去那个给我忙着早餐和晚餐的母亲,过去那个利用晚上的时间洗涮打扫收拾完后才会坐到沙发上看一小会儿电视的母亲,好像随着自己去上大学之后,就不见了。
  她变得更爱打扮了,过去偏保守的穿着,变得开放了。她的上衣经常是吊吊绊绊,露出肩膀、露出一部分上胸;下身不是短裙就是短裤,好像非要让人们看到她的秀腿一样。冬天她也是厚裤袜外面套短裙,外穿一件毛大衣。她头发的式样也开始经常变换,试图让人看起来更年轻;有一阵子竟然染成了金红色。墨镜差不多有十几个,看到喜欢的她就买,有时到了楼下,再返电梯回来换个墨镜。过去,她哪里会这样!
  我上大二时,估计她晚上也常去K歌或是去夜店和人喝酒了。大一时,我们晚上还时常微信或QQ聊天,甚至还要视频。而我读大二时,晚上经常不回我的信息,或者回一个“有事,不方便”。我把我的担心告诉她,她总是回信说“没事啊,就是和几个朋友一起去KTV学唱歌,你老妈想过几天快乐生活,我相信你不会反对吧”。我还能说么子呢?
  大二寒假回来过春节,还没有发现她和男人有来往,开学回到学校不到一个月,有一天她在微信上跟我说:“你老妈交了个男朋友,但是好像有点麻烦。”
  “妈,你莫乱交哦,先摸清楚对方的底细。千万莫交那些看到蛮暴力的男人,我怕你吃亏。”
  “这个你老妈还是晓得的。我现在喜欢上这个男的,人蛮好,对我蛮用心。可惜他是有家室的,这一点让我烦不过。”
  “妈妈,那你趁早刹车,危险,你晓得不。”
  “踩了刹车,好像刹车失灵了。唉,你老妈现在好烦。”
  “你千万莫搞,这样会破坏别个的家庭。”
  “他对我死缠。”
  “甩了他,莫让他缠下去。”
  “丫头,你不晓得你老妈心里好复杂……”
  “我请假回来帮你?”
  “不用,你老妈只就是和你说一下,缓解一下心里的郁闷。你老妈的事,你莫管。”
  “要不我五一飞回来?”
  “千万莫,你老妈应付男人的经验还是有的,这个你莫操心。”
  “不是,我是说你干脆和他断了。趁现在交往时间还不长。”
  “他说如果我愿意和他在一起,他可以为我离婚。你让我么样办呢?”
  “你莫去破坏别个家庭,你吃过这方面的亏,何必去把人家搞散呢?”
  “他们夫妻感情本来就不好,他才会经常出来玩。再说是他追我,又不是我追他。”
  “他们夫妻感情不好是他们自己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莫搞第三者插足,这蛮不道德。”
  “莫把你老妈说得像个婊子样,么子道德不道德?他就算没有碰到我,他也会离婚,这与我道不道德没得关系。”
  “妈妈,请你理智一点,莫被感情冲昏了头脑。”
  “你老妈很清醒。”
  “你手机里有没有他的照片,发张我看看。”
  “么样?你会看相?”
  “我会那么一点。反正,我能从相上看得出一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
  “狗屁。”
  “是真的,你发张照片我看下子。”
  “我手机里面没得他的照片,我们还没有发展到那一步。”
  “妈妈,我求你,和他断了吧。想想当年爸爸被别个勾走的时候,你心里的痛,你也可以体会到他老婆心里的痛。”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是气不过,允许别个抢你老妈的男人,不允许你老妈抢别个的?你还是不是我的姑娘。”
  “就是因为我是你的姑娘,我才希望你和他断了算了,这种事说出去蛮难听。”
  “我再考虑考虑。”
  “考虑个么子哟,‘当断不断,必受其害’,这个道理你应该晓得。”
  “我晓得。你莫教育你老妈……”
  此事就在我母亲的“考虑考虑”中继续发酵。渐渐地她不再跟我谈这件事,我一提,她就转移话题,让我把精力放到学习上,或者干脆就直接不再聊了。
  我倒是很想见见这个男人,看看他是个么子神人,能把我母亲唬弄得五迷三道的。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