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体和主体的遗忘

楼主:无心慧眼 时间:2019-04-17 10:02:04 点击:11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小时候酷爱武侠小说,特别喜欢读金庸老先生的,一般情况下,都是偷偷摸摸,不敢让家人或者老师知道,于是,阅读事件发生于被窝或者教科书遮蔽的角落,一旦读进去,那一个酣畅淋漓,刀光剑影,古道热肠,奇筋八脉,任督紧要。一直难以忘怀的是《易筋经》的修炼,似乎是梵文书写,多数人不认识,《天龙八部》中,游家庄的少爷也是不认识《易筋经》的文字,他只看着字的走势修炼,竟然练成一身功夫,其内力可以和江湖顶尖高手乔峰相比。读这个时候,我百思不得其解。直到最近,才有了更直观的感受。
  我现在住的地方,离高旻寺不远,因此,心情郁闷时,会经常去走走,到了寺庙里,也不需要听高僧读经,也不找谁论道,心就静下来了。我去过国内很多寺庙,让我如此心静的,还真不多,是我太敏感,还是很多寺庙的气场有问题?最近最大的感受,却是高旻寺的对联,每扇门两边,都有对联,看门大小,小的一幅,大的几幅。我会停驻于门外,体悟妙语,感受妙语中的禅意,时而深陷,竟忘了时空。上次去高旻寺时,我边看对联,边顺着笔划走势运转手指,莫名的,身体有了股暖意。就在那时,我才知道金庸很诚实,看字形,仿笔划走势,也可以练气。
  我们看文字,往往去揣测文字的意思,表达了什么?象征了什么?比喻了什么?指向了什么?如果文字是A,我们非要说它是BCDEFG...这,也许,已经是一种病了。我承认文字之间的关联性,而万事万物都是彼此联系的,但是,这就是遗忘本体的借口么?
  西方的哲学美学语言学,我们不是不可以借鉴,但也只能借鉴,必须本土化,才能为我们所用,而不是连皮带毛拿过来,随随便便就成了我们的标准,汉字自身是有深刻意义的,字形笔划走势,和我们的经络说阴阳五行八说紧密相连,沟通身体,直达心灵,趋向大道。我们的文字有本体内涵,又有指涉功能,这是和西方语言不同的。两种不同语言中产生的哲学美学或者语言学,自然不能随便互用。当然,我们的特质不仅仅在于汉字本身,还有我们的思维习惯以及价值观世界观人生观等等,这里,我想说的是汉字本体的遗忘,是可悲的。
  当然,被遗忘的本体,肯定不仅仅是汉字了,还有很多很多。以戏剧为例剧场里,我们看戏,看的是演员?表演?角色?剧情?舞美?恐怕,我们很少关注演员自身,尽管,他们是表演本体,我们关注更多的是剧情的推进,表演的优劣,思想性高低,剧场性强弱。演员,他们的身体,身体内饱满的情感和审美的力量,才是直接打动观众的地方。不要讲什么性什么主义,就问观众看得爽不爽,有没有心痛?有没有困惑?有没有豁然开朗?有没有恍然大悟?我们研究戏剧时,不仅放逐了演员本体,也放逐了戏剧力量本体,也是一切艺术的本体,就是触动、感动。。。以及可能的行动。戏剧可以作为很多艺术的典型案例,大家可以好好思量,我们遗忘了多少本体?
  本体遗忘可悲,主体遗忘就更让人痛心了。
  即便在西方世界,曾经也是有主体的。柏拉图不谈,有了“理想国”,一切都成了“理式”的模仿再模仿,人的主体性消失了。到了基督教世界,尽管人有选择信或者不信的自由,在自有永有的神面前,人的主体也只能是笑话。后来,迪卡尔给了人类一点希望,“我思故我在”,毕竟,人能成为思维的主体,人还是自己的主人。再往后,自然科学突飞猛进的同时,人文科学中的主体性的人,却一再受到挑战,“上帝之死”后,人没能上位,因为后面接踵而至的是“作者之死”,什么是人?什么是人的身份?在不断追问中,我们离人的主体越来越远,我不思故我在?我思故我不在?主体成了符号游戏中的一个不断滑动的所指,指向,成了无穷无尽的虚相。于是,一切都是符号,一切,都是符号自身的变异。即使到了民主时代,人也不过是什么机器的零部件,什么事业的螺丝钉,有功用,无主体。
  在中国呢?按照道理讲,长期以来,西方是人神之交,失落主体,可以理解。而中国是人人之交,一直强调人的主观性,重视人情,人的主体性大概不会失落吧。其实不然,自古以来,在封建王朝,君没有主体,主体是天,臣没有主体,主体是君,子没有主体,主体是父,妻没有主体,主体是夫。也许,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只是在这样观念的强压下,大家有几个人敢有自己主体?屈原?还是岳飞?还是陆游?几千年的思想压制,造成了国人主体的丧失,想一下子恢复过来,真难。看看顾明栋教授的《原创的焦虑》,让人心痛,没有自己原创声音,只剩下西方话语,主体何在?过去,我们被封建体制压迫,没有主体。近现代,我们被西方思想淹没,没有主体。当下呢?介绍一个人的时候,不是介绍他有什么原创或者独创,也不看看他的主体存在,而是介绍符号社会赐予的各种标签,这是另一种对主体性的压制。
  说到现在,我自己也没有解释何为主体性。我不想在符号内多绕圈子,简单说吧。老子说“道可道,非常道”,当时,他就是主体,不是道说了他,而是他主动得了道。陶渊明说“此中有真意,欲辨已忘言”时,他就超越语言,成就主体。主体是什么,就是清晰知道自己失陷于什么,又能把自己拔出来,告知众人提升和前进的可能,这也是原创的可能。
  人,得尊重事物的本体,不能遗忘本体的价值和意义,不能迷失于无穷的人造概念网络。人,更得永远意识到自己的主体,能跳出当下存在的立体网络现实,让自己和他人都有向上或者前进的可能。

打赏

1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