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桥》

楼主:加百利2013 时间:2019-04-24 16:28:14 点击:28 回复:0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你去能找到地方吗?认识路吗?”电话里一个男人的声音问道。
  “我会打听路,朝鲜啊,我没想到会去朝鲜”我对着电话兴奋的叫道。
  电话的另一头是单位里的一个同事,我只记得是被派到这里来开会,怕走迷路,于是就一直和同事保持了通话。

  站在这陌生而又光鲜的地方,四周环顾,一种奇特的美渗透心灵,绿油油的草坪,美丽盛艳的鲜花,高耸笔直的树木,宽广的马路,奔驰不同方向的车辆,路灯威严在路的两边,它的光做够让一位迷路的旅途者找到自己的方向,路边三三两两的漫步着行人,似乎没有什么着急的事情,只是在享受悠闲的时光。天空晴朗,几朵白云悠闲的游离着,微风暖暖拂面,头顶的太阳懒懒的挂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一边走边欣赏着四周的风景,绿色,树木,草丛,花坛,这是什么地方,我是怎么走过来的,有点记不起来。

  桥,就在我不远的前方突然出现一座桥,桥上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我顿时很兴奋起来。
  我快步走过去也跟着上了桥,桥体是木头做的,很高,桥面是木头一条条的搭成的,站在桥上眺望远方,一条很长的河流通向天尽头,河的两边是高挑的树木和花丛,河水很清能看到河底圆圆的鹅卵石,水流缓慢,不仔细看似乎都是静止的,人们从桥上走过脸上洋溢着笑脸,在太阳的抚照下透着幸福的表情。

  “有一座桥,走过这座桥就到了朝鲜了吗?我是要到那里开会,怎么也没有想到我会到朝鲜开会,放心吧,我不会迷路”我兴奋的对着电话里面说道,嘴角飞扬着微笑。

  走了一会后,突然发现,桥上的人都不说话了,都变的沉默,只有机械般的往前走着,桥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了一片雾气,我和那些人逐渐的走入迷雾当中,雾气围绕着身旁的人都变成了影子一个接着一个飘动。我的眼睛在雾气中寻找能够看清的人脸希望能够问一下这是通向哪里,怎么会有这么大的雾气,没有人的脸能看清,有的只是他们的影子,也没有等待着我的询问,他们径直的飘向前方从我的身边擦过,没有人回头或者左顾右盼,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向前走去。时间很长或者很短,我到了桥的对面,雾气消失了,身边的人群也消失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站在桥头,桥的对面一片灰暗,天空灰暗,走下桥,四周望了一下其他人都哪里去了,他们刚才还在桥上,直直的桥不会有两条路吧,他们哪里去了。
  正踌躇着,得找人问问路,我不停的转头东张西望,天从灰暗变成阴暗淡,细小的雨滴落下来打在我的脸上‘下雨了’?我仰望天空。

  突然,一条路出现在我的面前,‘路,有路了’我兴奋叫着,刚才灰蒙蒙的没有看清,现在这条路的出现让我异常兴奋,路的两边是两人多高的相似芦苇般的植物,路是土路,没有害怕担心的时间了,我顺着这条路走了进去。
  天阴暗,小雨滴变成大的雨线,没有风是很好的,我在雨里向前奔走着。
  我顺着路不知道走了多远,突然,一道景象让我定在那里,我睁大了眼睛,本来两旁芦苇一样的植物消失了变成了很高很高的坟山,足有成千上万座坟墓,坟墓是一排一排往上高耸着,像是一直排到进了天上。

  坟墓前面都竖着墓碑,墓碑是用石头做的,更让我惊讶的是,墓碑上都有一张人脸,不是真的活着的人脸,而是石头做的人脸,人脸五官齐全而且还能说话。
  我看到身边有个墓碑的脸正在和旁边的那个墓碑脸说话聊天呢。我惊愕的盯着它们,它们只顾自己聊天,看到我盯着它们看也不在意,只是瞅了我一眼,其中一只墓碑的脸还诧异的盯了我一会,它的眼睛黑大闪亮,像极真的人眼睛,嘴唇厚厚的,鼻子笔挺,是一张男人的脸,帅气的一张脸,我愣愣的盯着它们。
  奇怪的是,我不恐惧也没感到害怕,反而感到很有趣,离开谈话的墓碑,继续往前走,两边的坟山万丈高耸,我走在它们的中间。

  一边走,一边观看着周围,突然,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人在烧着东西,火光飘忽,烟雾缭绕。我赶紧上前去看,刚走过去,就听到有人在说:“我女儿的骨灰烧好了吗?”
  “已经好了”一个声音回答道。
  “那我就拿走了”一个妇女道。
  他旁边站着一个长的很奇怪的老妇人拿了一个罐子正在往里面装什么东西。
  我正纳闷,旁边又过来一个女人,手里拿着一个铁盒,铁盒里放着几块带着骨头的肉块,抱怨道:“只有我的骨灰没有烧好,唉,就这样吧,我把它装起来”。原来她手里拿的那是他自己的骨灰,还是连肉带骨头的,她又从烧着的火炉里又夹出一块还带着血的骨头放到盒子里。
  我死死盯着那个盒子直到他盖上盖子拿走,我才移动了脚步转动了眼珠,不远处还有几个火炉正冒着火,寥寥的冒着白色的烟,里面还在烧着东西,旁边站着一位老人,他抬头看了我一眼没有理会,转身继续翻腾着火炉里面的东西。
  我机械般走过他们的身边。


  路好像宽敞了起来,雨打在身上脸上冰冰的。
  忽然,眼前一闪一道白光好像看到了什么,那是什么?我急忙冲了过去,是大海:“我看到了海,那边是北海”我对着电话里的人说道。
  电话里一百个不相信的口气,我道“不知道,如果按照上北下南,左西右东来计算,这里应该是北海。”
  我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到海边,海边的人很多,有的在海边溜达,有的围着圆桌坐在沙滩上,喝着果汁吃着零食。
  海面上雾气腾腾,肉眼能看到只有四五米远的地方,在雾气的缭绕下,我能够模糊的看到在海的上方似乎有一座桥之类的建筑物,好高好大,直冲云霄,就像架建在天空中一样,忽隐忽现。
  海水很干净能够清楚的看到细细的海沙,海边上坐着一个男人,他的面前摆着烧烤的炉子,炉子上放着几块烤焦的肉,旁边还放着一些食物和汽水之类的东西。

  我冲他走过去,他抬头看到我,然后就用一种看到稀奇动物的目光盯着我,直到走到他身边。他面无表情,一张僵硬而黝黑的脸,眼睛很大,鼻子很高,嘴唇厚厚的紧闭着,他深黑的大眼睛紧紧的盯着我,好久说了一句“你要干什么”。
  然后就又瞪着我,似乎等待我的回答。
  我看着他的眼睛,深幽闪着光亮却没有半点表情,冷冷的带着寒意,盯着他,我想了想,刚想说话,旁边走过来一个女人,说道“买个烤肉吃吧”。
  我转头看向那个女人,看不清脸,可能是因为雾气的原因,从形体上看是个修长,留着长发的女人,我又看了看那还在滋滋的冒着烟的炭烧烤肉。
  “你要吃吗”?那个男人问道。
  “我不喜欢吃烤肉”我道。
  “这是哪里”?我问道。
  “这是北海”那个男人面无表情依旧直直的盯着我,眼睛都不眨一下说道。

  我不去看他,因为,被他那样瞪着,感觉非常的不舒服,转过脸去看大海,海面一片迷雾,看不到什么,天空发着惨白的光。
  “吃点其它的东西吧”那个女人又对我说道。“这里有很多的好东西”他一边说一边拿了一样东西递给我好像是根肉卷,我接过来,看了看周围,蒙蒙的雾气笼罩让我看不清他们的脸,只看到四周雾气中很多桌子,每张桌子都坐了好多人,都在很开心的吃东西和说笑。
  “吃什么吃,走吧”那男人冷冷的道。
  我要离开这里,脑子里惊颤出现一个念头,把那女人给我的东西放下,然后转身朝海边的那条路快步走去。
  电话的那一边还在不停的说,还是那种不相信我看到海的口语,我没有理他,只想赶快走,离开这里。
  我顺着四周仅有的一条路快步离开,慢慢的远离了海边。

  天似乎又黑了下来,是进入深黑的那种,路是用石头铺垫的,一块一块的,路两旁竖起了高楼,城墙般的楼,似乎是走进了有人居住的地方,每一栋楼都高的进入云层里面,城墙上都有很多的窗户,好像住着很多人,窗户都是黑着的,没有灯光,应该都睡了。

  我被困在了这些万丈高楼的中间,昏暗迷腾,四处张望,搜索着经过的行人。
  突然发现前面有灯光,那是一个小十字路口,在路口的边上有一个电线杆子,就是老辈的那种石灰制造的电线杆子,现在基本上看不到这种电线杆子了。
  电线杆子的顶上挂着一盏路灯,闪着昏黄的光,电线杆子下面站着一个高高瘦瘦的男人在昏黄的路灯下抽烟,烟雾缭绕,不远的墙根下隐约还站着一个女人,两个人在交谈着。
  我急忙跑过去,“请问这是什么地方”我问道。
  那个男人和女人停止交谈,抬起头诧异的看了看我皱起眉头,“你怎么到这里来的”他问道。
  “我是来开会的,不知道怎么就走迷路了”我回答。昏暗的灯光下我看不清这个男人的脸,从体型上感觉到这个男人很帅气,声音好听。
  “开会,到这个地方开会”那个女人在旁边笑道。
  “是啊,你看我还在和同事通着电话呢”我对那女人道。怕他们不相信还把手里的电话扬了扬。
  那女人没有搭理我,把脸转向一边,男人也不再说话,低着头使劲抽着烟。我焦急的等待着,心想‘怎么回事’四周转看,希望能够再找到一个人来问路,昏黑下一切都安静的可怕,路上除了我和这俩个人之外就连个猫的影子都没有。
  一分钟后,男人道“你带她出去吧”。
  女人看了男人一眼“哼”。了一声把脸转向一边。
  “带她出去,留在这里干嘛”男人叫道。说完把烟丢到上转身走进往上面的那条漆黑深处的小路。
  我蒙蒙的糊涂听到男人说话,看着他们,男人进入黑暗的路上已经看不见了。灰暗之下的雨水似乎更加冰凉,没有办法只剩下那个女人了,那男人走时让这个女人带我出去,现在只能靠他了,我讨好的盯着那个女人,等他来带我出去。

  那个女人停了一会,看都不看我一眼道“没事到这里来干嘛,开会,哈哈哈”她高声的笑了几声,然后,用手朝我面前的黑暗中一指“从这条路一直走就离开这里了,赶快走吧,我还有事情,灯给你打着”说着她在边上的墙上摸索了一下,头顶便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瞬间照亮了那条黑暗小路,虽然不是很清楚,但不再是漆黑一片。那个女人则一闪身,不知道进入墙边的哪扇门里去了。

  我看了一下四周,寂静与黑暗融合,给人空灵句点,黑暗中见到了一丝光明,我赶忙冲进了那条路,走入之中。
  那朦胧的灯光下,看不到前方的路,看到的只有脚下,只有眼前,一切就像在幽谷中一样,我颠倒着,碰撞着,不知道过了多久,更好像就是进去和出去的时间,也许是触碰到灯光的那一瞬间,迷雾消失了,两边的城墙一样的楼房不见了,我站在桥头,我从桥的那头走了出来。

  走下桥,来到马路的边沿,车辆从我的面前呼啸而过,金黄色的阳光刺痛了我的眼睛,就像是从大山的缝隙中出来,面前的一切就像从未离开,一样的景象一样的天空没有改变过,人群,微笑,阳光,温暖,气息,喷涌的绿色 “我出来了”我兴奋的对着电话里的人叫道。
  转过身,回头张望,身后,一片绿色,花草丛林,路向前方延伸,没有桥。

  我仰望天空,那遥远的地方若隐若现的地方,雾蒙蒙里能看到城墙般的高楼直冲云霄,高楼的每一层都有一扇窗户,窗户里面是黑的,住在里面的人似乎还没有起床。
  那里是哪里,久久的望着,我是从那里出来的,那又是哪里。《原创》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1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