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小说《再借十八岁》

楼主:ty_139645878 时间:2019-05-13 14:53:22 点击:86 回复:3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凡是梦,终有醒来的时候,而生活只会把人带得更远。
  1996年,中国实行了第二次严打。以从重、从严、从快为基础,迅速地打击了犯罪份子,降低了犯罪率。但凡是追求快的结果,总会存在显而易见的缺陷。
  四月十日晚上八点,我和朋友李祥云在新化县城一家小菜馆里点了两道菜,外加一瓶红高粱。我从未喝过酒,由于今天是我十八岁生日,所以准备尝试一番。
  “啊,自由的味道!”我凑到杯口闻了闻,“这世上恐怕没有什么比自由更让人期待的事了吧!”
  “来,苏丹,”李祥云举起杯子,“为了你的自由!”
  我呡了一小口,随即伸出舌头,苦与烈的滋味实在难以形容。
  “自由的味道可不像你想的那么美好,”李祥云一脸坏笑,还不忘再加上一句,“不过,再不美好的东西也会让你慢慢习惯。”
  “嘿,我倒喜欢酒的这种烈性,它与那使人激情澎湃的自由很匹配,它们可以是一对恋人。”
  “恋人?看来你还懂得爱情,“李祥云露出一个坏笑,”这回你必须说清楚,你恋上了哪家的姑娘? ”
  我使了个脸色让他打住话题,怕会被周围的人嘲笑。
  “这也是自由的一部分啊!”我越羞涩,李祥云越得意。
  我赶紧拿起杯子,示意喝酒,以此岔开话题。
  “别跟我扯这一套,你居然在我面前藏得这么深,如果你今天不老实交代,以后我们划清界线。”
  “在这里讲些这样的事,多难为情。
  “都成年人了,有什么难为情的。”李祥云说,“我从来没对你隐瞒过任何事,我的事你知道得一清二楚,你却在我面前耍起心机来了,可不能这么算了。”
  “噢,你别生气啦。”我压低了声音,“就是那位漂亮的芊芊姑娘。”
  “原来是她,具有她那般姿色的姑娘在方圆百里也是屈指可数的呀!而且她家境特别好。我真不愿相信你们是恋人,宁可你说我是出于妒忌”。说完,李祥云用怪异的眼神盯着我,“你们什么时候开始恋爱的?”
  “我还不曾向她表白过呢。”我露出一副羞涩且难为情的模样。
  “也就是说,这只是你个人的意愿。”李祥云忍不住笑了起来。
  “嗯,”我轻声回应,“不过,也不完全这样。 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样子和神态总和我表现出来的相似。我想,她也像我喜欢她一样地喜欢我。今天我十八岁了,明天就去向她表白,她一定会答应的。”
  “等着瞧吧!尽管你生得一副好面孔,但我不相信她这般漂亮的姑娘会喜欢你这个穷小子。”
  “总会有例外的呀。”我不赞同他的看法,“莉莉姐还不是一样看上了你。”
  “莉莉哪能跟芊芊比,她没有芊芊一半的漂亮,家境也没她一半的好。”李祥云接着说,“例外当然是有,就连猴子都可以进化出人类,还有什么事没有例外呢?不过,即便有也不至于落在你我身上吧!”
  “这就说不定了。”我信心十足,“穷困是可以摆脱的。”
  “这的确是一句真理,所有人,”他特意拍了拍胸膛,“但不包括我,都是那么想的。”
  我们 几乎同时笑了起来。
  “我会把你的话转告莉莉姐,你明摆着就是在说她不是一个漂亮的姑娘。”
  “在我心里,她当然漂亮了,但这只能算情人眼里出西施,我说的可是众人眼里的。”
  “看来,你还有点坏心眼儿。”我嘻嘻地乐了起来。
  “人的天性,可不是吗,违背天性的事,我可干不出来。”李祥云打趣地说,并递给我一根香烟。
  “你真是一个有趣的人,总能让我在你的话里感受到快乐,” 我说,“你知道,我可不抽这东西的。”
  “别忘了,这也是自由的一部分,今天就来一根吧。”
  于是,我划了一根火柴,火柴冒出的烟扑入鼻子,刺激了神经。我想,香烟的味道应该也诱人。于是情不自禁地深吸了一口,呛得我连续咳了几下。
  “真搞不懂香烟是怎么迷住人的,看来人们享受事物的能力并不怎么出色。”我失望极了。
  “因为你还不曾懂得它的妙处。”说完,李祥云吸了一口,撅起嘴巴吐出一个烟圈,试图用这种形象的显而易见的方式诠释刚才提到的“妙”字。
  “或许,”我看着这个迅速膨胀的圈圈一晃即逝,接着说,“真地比画还美,只是散得太快了。我想,这缕烟云能形成这么一个美的形状,拿人来说,也等于是实现一个心藏已久的梦想。”
  “梦想?”
  “是的,”我反过来问他,”换作是你,你希望它是什么呢?”
  “钱,”李祥云噗嗤一笑,“当然,这样说太土了,因为人人都渴望的东西只能心照不宣,算不得梦想。不过,除了它,我最盼的就是娶眼里的那位西施了。不瞒你说,这事很快就会实现,她私下里同意了呢。”
  “真为你感到幸福,“我说,”以后,你可要对莉莉姐加倍地好。”
  “当然,”李祥云说,“对了,我记得你以前的梦想是成为一名警察,如今应该会有一个新的梦想吧,时间总会让我们的脑袋产生一些新的认识和想法。”
  “我的梦想仍是渴望成为一名警察,尽管这个梦像被蒸发的水气,是不可能被抓到手上的。”
  “我就弄不懂成为一名警察有什么吸引人的。我倒希望可以做一名有钱的商人,在我至今见过的东西里,还没有碰到过用钱买不到的呢?”李祥云不屑地说。
  “噢,在我看来,警察的样子最帅啦,而为人民服务的职业又受人尊重,虽然比不上商人富有,但也足以解决温饱问题。”
  “反正我不愿意你成为一名警察,因为你已经够帅了,不然会使我更加妒忌。”。
  我们再次笑出声来。
  我们一边喝着小酒,一边谈东论西,直到八点半,我们仍旧兴致未减,只是快到了值班的时间,才不得已离开小菜馆。
  “你没事吧?“ 李祥云关切地问,”要不今晚我帮你请个假?”
  “不碍事,第一次喝酒难免有点不习惯,稍微有点头晕而已,但我清醒得很。”我用手指理了一下头发,“前面那个路口,往左是去我家,往右是去我们的工厂,是不是呢?”
  “是的。”
  “看来我的确清醒得很啦。”我朝他露出了一个坏笑,继续说,“你猜明天会怎么样?上帝会不会因为特别眷顾我们而赐予我们一个惊喜,使我们从此有一段精彩的人生。“
  “鬼知道呢!我实在想象不出明天和今天会有什么不同,我们照旧得在卷烟厂充当临时工,干我们闭着眼睛都会干的那点事儿。”李祥云扇了扇鼻翼,作出一副傲慢的姿态。
  当快到工厂的时候,我突然担心起一件事,生怕领导会闻出酒味而数落我们,于是我提议要去买几片去除酒味的糖片,并让李祥云在工厂门口等我。此刻的夜,黑得使人担心夜间出没的动物都会迷路。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ty_139645878 时间:2019-05-14 11:20:43
  生活是充满希望的,因为人们相信明天能够得到他们想要的;然而生活又令人迷惘,因为谁也不清楚下一刻究竟会发生什么。
  挂在警察局一间只有一扇窗的审讯室里的墙壁上的圆钟显示时间为十点半。使读者们意外的是,我此时正坐在审讯室供嫌疑犯坐的铁登上。裹着铁登的软皮脱得严重,但每个支架处丝毫不见生锈的痕迹,而且落地的四个角磨损得非常严重,不难想象出它时常经历着剧烈的移动与摩擦。
  我对面坐有两名警察,其中一位十分抢眼,如果这位警察不穿制服的话,随便出现在哪部电影的画面中,恐怕没有哪个观众会认为他不是一个坏角色。因为他有着黝黑的皮肤和魁梧的身躯之外,他更有一张凶煞的脸庞。另一名警察倒生的白净结实,外貌上虽缺乏特色,但这种人有一个好处:在任何场合,都不会有人特别留意他,这样可以避免惹出是非。而我则恰恰相反,因为我年轻俊美,肌肤有如熟鸭蛋的蛋白上附的那张皮一般洁白顺滑;眉毛笔直修长;挺拔的鼻子带有几分傲气;轮廓线条分明,把脸颊和颈划分得一清二楚。有一张这样的脸,即便是在眉下任意镶上一对眼珠,也可以称得上漂亮,而我偏偏有着一双宽而长且精灵剔透的眼睛,使旁人一看就心生羡慕。当然,这番描述出自别人之口,我并不清楚是真是假,也许只是他们的客套话,也许的确如此。
  “我姓胡,是这里的副局长,也是此案的负责人,你有必要先介绍下自己。”胡副局长说完,另一名警察随及摊开了记录本。
  “我叫苏丹,本地人,今年十八岁,是呼市卷烟厂的临时工。”
  “说说你家里人的情况?”
  “我是一名孤儿,由奶奶抚养成人,她是一位已退休的中学教师。”我低声回答,然后垂下了头。
  “我很同情你的不幸,但一个人的不幸无论如何也不能成为他误入歧途的理由。”
  “警察叔叔,我完全不明白你说这话的意思。”我吃了一惊,心头涌出一股莫名的恐惧。
  “你心里应该明白!自从我对案件的细节以及案发地周边的环境有所了解后,我就意识到那两个故作镇定和自鸣得意的报案人是在演戏。不过一切很快就会浮出水面。”胡警官脸上呈现出一副凶狠的表情,只是从他口中发出的是一种严肃而正义的声音。
  “我只是一个报案者!”我开始惊慌失措,也许我的声音以及脸部的表情暴露了心中的焦急,如果是这样,那么这种情绪极有可能会被人主观地认为是心虚和心慌的表现。
  “我知道。警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绝不会轻易放走一个罪犯。”胡警官说,“作为一个男人,第一个知道女厕出了命案,这是多么不寻常的事,所以你有必要仔细地交代事情的经过,千万别妄想捏造和隐瞒任何细节,没有人可以试图逃过我们的眼睛。”胡警官用对付杀人犯的眼神盯着我,说话的声音铿锵有力。
  “今天是我生日,我和李祥云在菜馆喝了点酒。”我立刻意识到了酒的危害性,于是补充说,“只喝了一小点儿,我平时不沾酒,因为今天十八岁,所以好奇地尝试了它。八点半左右,我们离开了菜馆。我担心会被车间领导闻出酒味,于是打算去买几片除酒味的糖片,我让李祥云先回了工厂。在返回经过厕所时,我听到厕所传出一声女人的惨叫,接着没了动静,我预感里边出了事。由于是女厕,我不方便进去。犹豫之后,我决定回车间拉李祥云一块去看看,如果真出了事,我们可以报警,对方也可以第一时间得到救助。当时李祥云不愿意去,他叫我不要多管闲事,但我想里边肯定是出了事,所以硬拉着他去了。”
  我讲述的同时,一直暗暗留意胡警官的眼色,渴望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对我的信任。
  “噢,为何不一起去买糖片呢?”胡警官严肃地问,显然不相信我的说法。
  “吃饭喝酒是他付的钱,我担心他又要抢着付钱,这样多不好意思。”我根本没想过这也能成为一个问题,直到警察提及,才意识到它此时同样具有严重性,于是思量了一会才回答。
  “只是这样?”
  我“嗯”了一声。
  “听到声音之后,有没瞧见可疑人出没?”
  “我当时所处的位置是在厕所的背面,加上漆黑一片,什么也没看见。”我小心翼翼地回答。
  尽管胡警官从主观上认为我是凶手,但未掌握任何实际证据,因此,接下来他只好在以我为凶手的基础上问一些问题,甚至一些根本算不上事的问题,且反反复复地问,希望从中找出一些漏洞和矛盾。
  正在胡警官无计可施时,一名警察带来了一个新的细节:报案人不止一次出入女厕。这使胡警官眼前一亮,他整个人豁然开朗起来,脸上绽放出一个得意的笑容。这回他像一个有了本钱的生意人,说起话来有了十足的底气 :“别看你生得英俊斯文,骨子里尽是些邪恶!一双犯了罪的眼睛竟妄想在警察面前试图流露出天真。念在你年轻,我想再给你一个坦言的机会,把你之前撒谎和隐瞒的地方陈述一遍。这样的话,说明你心存悔改之意,到时,法官也会对你从轻发落。”
  “我所说的句句属实。”
  “看来,你不但有撒谎的本事,还有健忘的本领。那我就提醒你,不过,在我提醒你之后,你别再把自己当成报案人,你只是一个纯粹的嫌疑犯。”
  尽管我以为他只是在吓唬他,但心里也出奇地害怕,若真揭穿了我隐瞒的细节,将何以脱身。想到这里,我全身瑟瑟发抖,最终选择用沉默来应对。
  “从最新的细节来看,你不止一次进出女厕。忘了先说明,得出这种细节的方法是科学的,谁也休想狡辩抵赖。”
  面对胡警官的这番话,我脸色忽变,低头不语。
楼主ty_139645878 时间:2019-05-14 12:22:01
  “看来,你已经无可狡辩了。”胡警官用坚定的语气表达了个人的观点。接下来,他示意下手给我戴上手铐,这足以说明我和报案人的身份已无任何关系。
  “我是被冤枉的!”我试图用言语维护清白。
  “既然你跟别的罪犯一样,妄想从事实中脱身出来,那我们也不惜给你一个解释的机会。我们并不是恶意的,尤其在面对风华正茂的年轻人,我们也常常感到难过。但在正义面前,我们宁愿让人憎恨,也绝不会对罪犯心怀仁慈。”胡警官微微摊开双手,要求我对之前的撒谎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我的隐瞒,是出于一开始你对我的怀疑。来到这里之后,在你眼里我并非一个报案者,反而是一个嫌疑犯。所以我不得已隐瞒一些细节,因为这些细节只会让你更加坚信你的想法,而让真相越来越远。” 我注意着胡警官的脸色,希望从其变化中找出他愿意相信这一说法的迹象。尽管苏我的头脑保持冷静,可藏在桌下的两条腿已抖得更加厉害了。
  “休想狡辩!”胡警官将用力拍在桌上的右手抬起来,然后伸直一个食指指着我,接着说,“我们有的是办法让你如实供述。”
  “你们总是让我如实供述,可我讲的全是真话,你们却总是不信,究竟让我说什么呢?你们才会满意!”我落下了眼泪,恐惧随之钻进他心间更深的地方。
  “你在女厕杀人之后,再与同事一起前往现场并主动报案,好以此瞒天过海。”胡警官口中那份肯定的语气,就像在念一份已被世界公认的科学报告,“我想,你有必要再仔细回想一遍第一次独自进入女厕的细节。”
  “虽然我独自进入过女厕,但我真地不是凶手,”我可怜巴巴地望着胡警官,一边为自己辩解,“ 在听到厕所传出惨叫声后,我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进去看看,因为我坚信里边出了事,但没想到事情会这般严重。当我看到眼前的情景时,我十分害怕。我担心会被牵扯进去,于是慌忙地跑出了厕所。在赶到公司之前,我心想或许她还没有死,于是又产生了和李祥云一起去看看的念头。这样一来,我们不但可以报案,也许还能让受害者得到救助,如果对方不幸死了的话,我也不会被牵扯进去。我发誓我所说的这些全是真话!”
  “多么善于狡辩的家伙!”胡警官瞪大眼睛死死地盯着我,“既然你不止一次进出女厕,想必很清楚被害人的特征,你有必要描述一下。”
  “我记不清楚,第一次我害怕得顾不上看;第二次刚进去,苏祥云就吓得跳了起来,接着跑出了厕所,我也跟着跑了出去。我甚至没有看过一眼她的容貌,唯一有点印象的是,套在她腿上的是一条秋裤。我对裤子的颜色也没有什么印象,反正不是白色和红色。”
  此时的审讯时室里有好几名办案人员,他们都在认真地听取和分析我的陈述,为的就是从中找出破绽,哪怕是一丝的偏差。
  本来以胡警官的经验,他一开始就断定我是凶手。因此,在审讯的时候,他尽可能从我的陈述中找出破绽,对我独自进入女厕的隐瞒让胡警官这个自认为经验丰富的老侦查员更加相信眼前的我就是真凶。因此,无论我怎么解释,不管合不合理都纯粹是狡辩。
  “这家伙过于狡猾和抵赖,很难配合我们的工作,你们有必要让他说说真话。” 胡警官使了个眼色,其他警员开始准备为了实现这个眼色而需要的工具。
作者:总是如此沉默 时间:2019-05-22 04:42:11
  看的激动。。。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