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言—再续前缘(第一部)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26 19:41:49 点击:4880 回复:100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10 下页  到页 
  几年前的作品,分享给大家。

打赏

282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38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26 19:45:29
  01
  五月的天,说变就变,前一刻还是晴空万里,转眼便是倾盆大雨。

  贾子明站在入村的必经之路上的望月亭内,遥看着被雾气笼罩的群山,亦真亦假,看不真切。

  已是月底,每月的今天,二姐便会从二十里之外的夫家来探望他们两兄弟,带来一些日常用品,顺带帮忙打点一下家中事务。

  自两年前叔父过世后,他便独自带着年幼的弟弟在这山野小村居住,边耕田边读书,山野小村民风淳朴,村民互敬友爱,男耕女织自给自足,又有幸两位姐姐姐夫的照料,日子倒也过得去,只是对于还不满二十岁的贾子明来说,这样的田园生活远远不是他所想要的。

  沉浸在思绪中的他并没有注意到在大雨中有一个身影向着亭子而来,来人是个年轻的女子,大约十七八岁,身着嫩黄色衣衫,全身早已湿透,额前的头发贴在了皮肤上,样子十分狼狈,一看就知道是要到亭子里来避雨的。

  只是她在迈进凉亭之时被亭外的石头绊了一下,“哎呀”她一声惊叫,整个人朝前跌去,正好扑在毫无防备的贾子明的身上,两人都跌倒在地,准确地说,贾子明跌倒在地,而浑身湿透的她则整个狠狠地压在了他的身上,染湿了他那还算干爽的衣服,令后者极为不悦,急忙推开来人,正想开口责斥,才发现被他推开的女子不知怎地早已昏过去了。

  他坐到一边,看着歪倒在地的年轻女子不知如何是好。

  天色已晚,过不了多久天就会黑了,亭外的大雨还在下,仍不见二姐的身影,雨太大她可能不来了。

  “姑娘,你醒醒……”贾子明唤了几声,对方没有任何要醒过来的迹象。

  他仔细打量着她,身上所穿的是上等的丝绸,绣工精致,一看便知出自大户人家,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姐会出现这种穷乡僻壤。

  心里十分犹豫,到底该怎么做呢?

  救她吧,家里就只有兄弟两人,似乎不太方便,不管吧,这乡野小村除了他四处无人,又或者被心怀不轨的人看见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恐怕后果不堪设想。

  管不了那么多了,先带回去再说吧,看看天色已暗了下来,心想二姐今天是不会来了,雨也小了些,他便背上晕倒的女子回家了。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26 20:56:26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5-26 21:18:23
  支持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5-26 23:09:26
  支持佳作。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9-05-27 02:24:42
  继续支持!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5-27 06:46:13
  网上读佳作,天涯会文友!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27 07:46:55
  敬仰朋友的才华橫溢,
  佩服文友的出类拔萃!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5-27 10:35:11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5-27 11:38:59
  支持,向您学习,欣赏您的大作!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27 14:35:15
  02

  杜琪儿醒来的时候已是第二天的早上,她瞪着房顶好一会才回忆起昨日的事,这是她第一次离开家,是和七哥一起到襄阳去寻找从颍川搬迁过来的舅舅一家,只不过她从来没有独自出过门,一直想找个机会看看外面的世界,这次求了几日爹娘才允许她与七哥一道出门,好不容易有机会离开家,离开爹娘和众多哥哥的视线,她还不趁机在半途溜了,打算过几天逍遥自在的日子,哪料在半路迷了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个荒山野岭,偏偏屋漏又逢连绵雨,老天还下起了大雨,她像一只无头苍蝇四处乱跑,终于让她看到了一个可以避雨的亭子,哪想跌了一跤就晕过去了,一点也不似杜家人的作风,要是七哥知道了肯定又会嘲笑自己了。

  在晕倒之前她好像看到了有一个人,只是还没来得及看清对方的长相自己就晕过去了,看来就是那个人救了自己。

  想到这些,杜琪儿起身坐在床榻上打量着所在的房间,房里摆设极为简单,除了必要的用具外没有其他多余的摆设,要在以前,她根本怀疑这样的地方还能不能住人?她家放柴火的房间也比这好上几倍。比起荒山野岭,这已经很好了,至少有一张床让她舒服地睡了一觉。

  她准备下床时,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一套粗布衣裳,还散发着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而且右脚也被包得像个粽子,让她一下子从床上滚了下来,撞到了离床不远的桌几,把桌面上的茶杯碰翻滚到了地上,发出巨响。正当她挣扎着爬起来时,房门开了,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男孩跑了进来,见到她已经醒来,高兴的说:“姐姐,你醒了?”还没等她说话,小男孩又跳着跑了出去, “姐姐醒了……”过了一会,进来一个眉眼修长、满脸胡子的男人,虽是平常百姓家的打扮,却透露着一股不寻常的气息。

  杜琪儿的脑海里好像记起了什么,这个人就该是她昨日晕倒前见到的那个人了,是他救了自己吗?

  “你醒了就好。这是我家。”说话的声音很好听,与他那粗犷的外表极不相称。

  “谢谢你,大叔。”她的一句大叔让正在弯腰收拾茶杯碎片的贾子明僵住了,忍不住轻哼了一声,起身离开了。

  琪儿看着他满脸不悦地走了出去,感觉莫名其妙,明明刚才还好好的,她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就惹恼了他,可能是心疼那个被她弄碎了的茶杯吧,可她不是有意的哦,谁让他把自己的脚包得像个粽子,害得她行动不便才会从床上滚下来,记忆中的她好像从来没有过如此狼狈的事。

  像这种小伤,在家里只要抹上金疮药,保证第二天就行动如常,毫不妨碍。

  正当她为这事懊恼的时候,刚才的跑出去的小男孩端着一碗香气四溢的小米粥进来了。

  “好香……”杜琪儿的肚子早就饿得呱呱叫了,三口两口就把喝完了小米粥,“好好吃,还有没有?”

  “有啊,我去给你拿。”小男孩屁颠屁颠地又端了一碗来,这回杜琪儿喝得没那么快,而是小口小口地品尝,虽不像家中大厨做得那般味道浓郁,但清香甘甜也是别有一番滋味,她边吃还不忘了与小男孩聊天,“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贾子均,姐姐叫什么呢?”

  “姐姐的名字叫琪儿,你可以叫我琪儿姐姐,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琪儿姐姐,你可以陪我玩吗?”贾子均高兴极了。

  “当然可以。”琪儿满口答应,在家除了每日的必修功课就是玩,与下人做游戏可是她最拿手的了。“刚才的大叔是你的爹爹吧?你娘的手艺真不错,这粥的味道很特别。”

  “大叔?爹爹?”贾子明好像有点发蒙,“我爹娘早就不在了,这里只有我和二哥两个人住。这粥是我哥做的。”

  “哦,原来是你哥啊,我还以为……”杜琪儿若有所思的说,低头又喝了一口粥,突然她想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如果这里只有他们两兄弟的话,那身上的衣服是谁帮她换的?当然不可能是面前的这个小鬼头了,那就是刚才那个满脸胡子的贾子均的怪异哥哥了,岂不是……?

  “怎么了?琪儿姐姐。”看着她的脸一会白一会红的,贾子均奇怪的问。“子均,你老实说,姐姐身上的衣服是谁换的?”

  见她的脸色难看,贾子均赶紧摆摆手,“不是我,是隔壁家的大婶,二哥见你全身都湿了,就请隔壁的杨大婶来给你换的,就连衣裳也是问杨大婶借的。”听了他的话,杜琪儿总算是安心了不少。
作者:忘忧草20140806 时间:2019-05-27 14:59:09
  支持佳作,支持楼主。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5-27 16:03:37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5-27 16:11:58
  今生已过也,在结后生缘。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5-27 20:42:25
  顶帖,问好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27 21:15:08
  支持楼主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28 07:13:08
  支持朋友佳作!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28 10:08:09
  支持楼主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5-28 11:21:59
  
  -----------------------------
  祝好朋友幸福满满!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5-28 12:37:13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28 14:09:50
  03

  杜琪儿十分佩服地看着贾子均仅用了一会的工夫,就把被她弄得一团糟的房间收拾整洁,动作干净利索,丝毫不像一个十二岁的小孩。

  趁小贾子均收拾碗筷出门去了,她也随后出了房间,只见屋前的菜地里种植着叫不出名字的农家小菜,屋后的良田里庄稼长势喜人,随着五月微风欢心摇跃,预示着将会有一个好收成。

  菜地的旁边则是个鱼塘,紧靠着鱼池的野山坡上,长着一片枫林,几丛青竹,在竹林丛中建有一个不算宽敞却很雅致幽静的草庐,以天然的大青石为案,小石为凳,杜琪儿一拐一拐地走了进去,迎面而来的是带着青草香气的微风,令人心旷神怡。

  见到草庐底处的大石板上竟安放着一架七弦古琴,在家时她见几位哥哥摆弄乐器,多少学会了一些,只是每次弹琴弄筝时总是遭到嘲笑,后来就不愿再弹。

  她见四周无人,径直坐到了古琴面前,十指芊芊落在琴弦上,瞬时发出悦耳的声音,在幽静的山谷中回响。

  端坐在屋里读书的贾子明也听到了这空灵的琴音,像是柔柔的春风拂过、又好似清晨里的第一缕阳光,又好像什么都不是,若有若无的弦上之音无一不在拨动着他的心,如此洁净的琴声,他从未听到过,是什么样的人才有这样的心灵?

  一曲完成,杜琪儿起身来到鱼池边,望着水里游来游去的鱼儿发呆,就在无聊至极之时,她在水面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仔细一看才发现自己的头发不知何时散开了,在微漾的水里飘洒,如同传说中的鬼魅。伸手往头上一摸,发带不见了,只有发簪还在。

  她低头四处寻找,在草庐的青石地板上找到了发带,却无论如何也没有办法把她那一头黑发束好,正在她为没有把贴身丫头带出来而后悔时,有一双温柔的手接过发带帮她束好,扭头一看,身后的男子大约二十岁左右,眉目修长、面如冠玉,瞅着挺面熟的,好像在哪见过?

  “别动。”一听声音杜琪儿很快就想起来了,这就是被她称为大叔的那个他,是贾子均的二哥,也是她的救命恩人,难怪眼熟,没有了满脸胡子的他还挺帅的嘛。

  听到他的话,杜琪儿乖乖站着不敢动,生怕又惹他生气,只有好奇地瞪着他拿着发簪在她的黑发间摆弄,重复了几次才插好,终于让那些随风飞舞的发丝安静下来,他才满意地绕过她,在古琴面前坐定,十指落下,悠扬的琴声响起,她那“怦怦”乱跳的心还没有完全平复。

  这是她第一次与除了哥哥以外的其他男子靠得如此之近。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5-28 14:21:58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28 21:23:42
作者:木须小小草 时间:2019-05-29 07:33:44
  顶!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5-29 08:25:29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29 09:18:50
  打卡佳作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5-29 10:24:55
  支持力顶,欣赏佳作。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5-29 10:41:29
  有声有色。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5-29 12:46:27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9-05-29 12:47:32
  支持!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9-05-29 12:56:18
  支持!!
作者:米苏2018 时间:2019-05-29 12:59:44
  支持寒流!

  不错!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5-29 17:10:00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29 19:16:57
  支持佳作,送上祝福!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30 10:44:07
  打卡佳作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5-30 11:20:53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5-30 12:39:25
  支持欣赏,力顶朋友的大作。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5-30 13:03:07
  顶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30 21:36:09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5-31 08:14:26
  周五的问候,
  支持朋友!
  努力顶帖!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31 08:36:50
  04

  杜琪儿远远看着他,身穿布袍,却文质彬彬、神采飞扬,那一心专注于琴弦上的样子更是透露出一股天灵秀气,与她那几位哥哥比起来毫不逊色。

  虽然她对音律不是很精通,却也被他那流畅的琴声完全吸引住了,只有一种感觉——真的很好听。

  “子明兄真是好雅兴。”一曲弹完半响,从庐外响起爽朗的说话声。

  这时杜琪儿才发现草庐外不知什么时候来了两个人,她竟丝毫没有察觉。

  “原来是世元兄和志平兄,请进。”贾子明起身将两位挚友迎进了草庐。

  “今日若不来,岂不是错过了如此美妙的音乐,那就可惜了。”说话的是年纪稍大一点的石世元,看得出他对于好友的赞赏,年纪与贾子明更为接近的自然就是崔志平了。

  “你们怎么来了?”见到好友来访,贾子明非常高兴,忙进屋取出好茶倒上。

  “刚才我在半道遇上了世元,闲来无事相约出行,来到附近想起已经有一个月没有见到子明了,就过来看看。世元,你是否觉得子明好像不同了?”

  “子明的确与平日不太一样。”石世元点头,表示又同感。

  “子明还是子明,难道变成了其他的人?”

  “说笑说笑。不知这位姑娘是?”终于崔志平忍不住发出疑问,才进来时他就已经注意到在草庐角落的石凳上坐着的那个姑娘,身穿布衣却掩盖不了其秀丽的容颜和惊人的气息,只是贾子明不说,他也不好多问,刚才斜眼瞟过才发现她虽一言未发,却用她那放肆的目光瞪着他,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贾子明早就看到她的模样,心里闪过一丝不悦。

  “哦,你看我这记性,这是……?”其实他也不知她的姓谁名谁,也就不知该如何介绍了,只好尴尬地笑了两声。

  还是石世元年长一些,看出些许端倪,起身来到杜琪儿的面前作揖询问:“敢问姑娘芳名?”见她毫无反应,又重复了一遍。

  杜琪儿其实并没有在看崔志平,而是在研究他身后鱼池里呼呼转动的大水车,突然眼前出现了个人影,把她吓了一大跳,抬眼一看,面前站了个人似乎在和自己说话呢,她赶紧站了起来,哪料右腿受制,还没站稳又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不禁“哎呀”大叫了一声。

  “你的脚受了伤,就坐着吧。”石世元看到了她那裹得像个粽子般的脚踝,连忙上前扶起她坐稳,“不知姑娘芳名为何?”

  这下她总算是听明白了对方是在问自己的名字呢。

  “我叫琪儿,在家排名最小,大家都叫我小妹。”杜琪儿用她那特有的清脆的嗓音回答,毫不做作。

  “原来是琪儿姑娘。”得到了答案后,石世元坐回了原位,事实上在他的心里还有很多疑问。

  见两位好友的脸上充满了不解,贾子明就把头天傍晚的事大致上说了一下,两人才恍然大悟。

  之后三人谈笑风生,交流了各自读书的心得体会,谈得甚欢。

  杜琪儿只要稍微用心就会发现,面前的这三人都是饱读诗书、心怀天下的文人志士,是享誉襄阳的读书人。

  可惜她一句也没听进去,眼直勾勾地盯着呼啦啦转得正响的大水车,心早就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5-31 08:37:26
  05

  “琪儿姑娘看什么如此出神?”崔志平忍不住要出声问道,这个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的小姑娘坐了将近两个时辰,连动也没动一下,真是让他匪夷所思。

  “......”琪儿奇怪地瞪着崔志平,“没什么。”

  他们哪里知道,琪儿打小身体不好,每天都要练习内功心法来调神养息,一坐便是五六个时辰,静坐两三个时辰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不知琪儿姑娘看到了什么,能不能说出来大家探讨一番?”

  “我在看......水车?”她本来想说什么也没想,又怕没人相信,胡说八道一通。

  “水车?有什么好看的?”就连贾子明也被弄糊涂了,鱼池东面的大水车是两年前他设计出来的,把低处的水引上山坡用于灌溉土地,有什么好看的,要用两个时辰这么久。

  “这种水车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次可没有瞎说,她那酷爱木活的二哥整天捣鼓这些,杜府的后花园里就有好几轮水车,那些都只是用来观赏用的,跟眼前的这个好像有所差别,“难道这就是《鲁公秘录》里所记载的将水从低处引致高处的水车?不过......”

  “《鲁公秘录》......”听到她所说,三人不禁面面相觑,心里极为震惊,据说《鲁公秘录》是春秋时期的建筑大师鲁班的遗作,听说早在几百年前就已失传了,她是如何得知?

  “不过好像与我在书上看到的有些不一样.”她还见过?一般人家的女子怕是连听都没听过,而她竟然还知晓其中的内容,这位琪儿姑娘的来历非同小可啊!

  贾子明没有多想,他更想知道的是自己所造的引水大风车与她在书中所见到的到底区别在哪?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自己设计的水车还不是很完善,雨水季节的确是发挥出了预想的作用,但到了冬春少雨时节却难以运行,远远没有达到他心中所想的那般,如果琪儿真的见过《鲁公秘录》,那么他就可以对风车加以改造,把低处的流水引入山上的良田,不就解决了春耕缺水的难题.想到此,他顾不上男女有别,把琪儿连推带拉地揣到了池边,指着水车急切地问道:“到底是哪里不一样?"

  杜琪儿用力把手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出来,轻揉着被他捏红了的手臂,不满地说: “你弄疼我了.我才看了几眼罢了,哪记得那么清楚啊!"

  这时贾子明才意识到此自己的行为实在太鲁莽了,连忙道歉:``对不起,在下过于冲动,冲撞了姑娘,......".

  “子明哥哥.”杜琪儿正想说没什么的时候就听到了—个娇滴滴的声音响起,扭头—看,是个年轻的姑娘,正连蹦带跳地跑了进来,后面跟着的是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贾子均,他边跑边说: ``玉茹姐姐等等我,"

  当他看到贾子明时不由得发出了怪异的声音:“哥....:你的胡子?”经他一提醒,崔志平和石士元才反映过来,为何刚才他们老觉得看着贾子明怪怪的,是他剃了胡子的缘故。

  原来贾子明天生丽质,容貌超群,于是蓄起胡须只为避免不必的麻烦,不知今日为何又会剃了它?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5-31 09:17:00
  早上好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5-31 10:54:13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5-31 16:05:01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5-31 17:36:32
  好文,我支持,永久地支持!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5-31 17:50:59
  跟读学习支持!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5-31 17:57:57
  缘分缘分,有缘千里来相会。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9-06-01 12:47:35
  支持!!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6-01 17:37:32
  周末愉快,支持朋友!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01 20:06:26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1 21:28:36
  06

  看着庞玉茹朝着自己飞奔而来,贾子明皱起了眉头,身子不由地往里挪了挪,与杜琪儿靠得是更近了。

  庞玉茹是二姐的小姑子,每次见面都是一副想把他一口吞下去的表情,令他头疼不已,而崔志平和石世元早见惯了此种情形,各自左顾右盼,全然当做没看见,只怕在心里早就笑翻了。

  庞玉茹的眼里只有贾子明,见杜琪儿挡在了他的前面,极为不悦,便一手把她推开,“让开。”

  杜琪儿完全没有料到她会推自己,一时没站稳, “扑通“一声整个人掉进了水池里,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只见水面冒着泡,却不见了她的踪影。

  “你……”贾子明瞪着始作俑者,满脸的愤怒和担忧,其实这个池塘是他建造的,应该知道池里的水很浅,即使近日连连大雨,最多不过是齐腰的水,怎能淹死人哪,只不过见杜琪儿落水后他就乱了分寸,哪会想到这些。

  “不会死了吧?”庞玉茹被他杀人般的眼神吓坏了,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无力地摔坐在地,喃喃地说,“我不是故意的。”

  贾子明懒得理会她,顾不上脱下鞋袜,飞身跳进了水里,他可不想昨日才救她回来,今天就让她淹死在自家的池塘里。

  就在这时,杜琪儿从水中冒了出来,手里抓着一尾红色的鲤鱼,完全顾不得早已湿透凌乱的发丝,大声地喊道:“我抓到鱼了。”

  在场的人瞬时呆住了,不知作何反应,目瞪口呆地看着她的样子,毫不介意被人推下水,反倒像是做了一件无比快乐的事情。

  站在她对面的贾子明这才发现池塘里只有齐腰的水,想要淹死人也难哪,真是哭笑不得。

  这是杜琪儿有生以来第一次掉下水,竟然还让她捉到了一条红鲤鱼,自然是兴奋不已,她想赶紧让大伙都看看,早已忘记了她那包得像粽子般的右腿,刚一动就向前倒去,整个人就都趴在了离她只有一步距离的贾子明身上,那个姿势骇得在场的人皆是张目结舌,只差下巴没掉下来了。

  只至很多年后提起,也是惊叹连连。

  如此古怪的女子他们都还是头一次见到。

  落水后的那个午后,杜琪儿便发起烧来,起先只是低烧,到了晚上愈发严重了,高烧持续了好几日,好在庞玉茹命人从襄阳请来了名医,带来了上好的草药和珍贵的补品,经过几日的悉心照料,高烧是退了,但她的身体还是很虚弱,多数的时候都需要卧床休息.

  在这期间,庞玉茹也一直留在了这里帮忙照顾,一则琪儿姑娘的病确实与她脱不了关系, 虽不是有意,但毕竟是她把人家推到水里去的,因此她的心里也十分内疚,再则她可不想让自己心爱的子明哥哥让人抢了去,还是亲自看着些的好。

  早在两年前,庞父就有心要把她许配给贾子明,来个亲上加亲,被他以年纪尚小为由拒绝了,后来又暗示明示了好几次,贾子明就是不肯点头,所以这门亲事就一直拖到了现在,只不过庞家上下早已经把贾子明当成了如意女婿,当她提出要留下时,与其同来的贾子明的二姐也没怎么反对,不过因婆家事忙,二姐当天就回去了。

  庞玉茹虽然有时候确实是任性刁蛮了一些,但也是典型的大家闺秀,知书达理,贤惠能干,把草庐的各项家务打理得是井井有条,的确给贾子明分担了不少,否则靠他一人,既要下地耕作,又要照顾年幼的弟弟,还要照料病中的杜琪儿,怕是杜琪儿的病还没好,他就要先倒下了。

  在他们的细心照料下,一月后,杜琪儿的病也好得差不多了。

  庞玉茹在草庐的这段日子,却是度日如年。

  每每看到贾子明那含着笑意的目光落在杜琪儿的身上时,她的心里就像针扎一般难过,越是这样,越是心有不甘,如今见杜琪儿病愈后又是一副活蹦乱跳、与贾子明有说有笑的样子,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一气之下回家了。

  对此贾子明也没多说什么,他也不是不知道庞家人的想法,就是没有办法接受,一直以来他只当玉茹是妹妹而已。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1 21:57:42
作者:湖南彭子辉 时间:2019-06-02 10:24:20
  上午好,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6-02 11:12:15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6-02 11:35:30
  打卡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6-02 11:38:09
  周日快乐,支持力顶!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02 19:44:30
  支持楼主!欣赏佳作!
  永不止步!再攀高峰!
作者:木须小小草 时间:2019-06-02 20:31:50
  顶!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2 20:35:39
  继续跟读支持!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3 17:19:43
  07

  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杜琪儿终于学会如何打理那些烦人的头发和整理房间。

  七月的天已不再多雨。

  晴朗的时候,贾子明就会下地耕作,杜琪儿和贾子均就像是两个小尾巴,总是跟在他的身后,有时会帮忙锄草什么的,多数的时候都是贾子明干活,他们俩就在一旁聊天或玩耍。

  其实贾子明根本不在乎农务辛劳,更不在乎她是否会种田织布,只要看到她快乐的样子,听到她快乐的笑声,再累也不觉得了。

  相处了一段时间,他发现杜琪儿并不像看起来那么简单,她似乎也读过很多的书,而且还很会讲故事。

  “本来天上有十个太阳,地上什么都没有,没有花,也没有树,人们就像生活在火海里一般,后来有个叫后羿的年轻人,他有个妻子叫嫦娥,当他看到人们生活在苦难中,便决心帮助人们脱离苦海,射掉了九个太阳,拯救了万物,天帝就赐给他两颗仙丹,吃了就会长生不老。这个消息被一个叫逢蒙的坏人知道了,有一天,他见后羿山上打猎去了,就来偷仙丹。”

  “仙丹被他偷走了吗?”

  “当然没有,他没偷着仙丹,就想杀死后羿的妻子嫦娥,嫦娥没有办法,只好把仙丹一口吞了下去,结果……”杜琪儿故意停顿了一下。

  “结果怎么样?”

  “嫦娥一下子吃了两颗仙丹,就慢慢地飞到了月亮上,成了神仙。原来这种仙丹吃一颗会使人长生不老,吃两颗就会变成神仙。”

  “琪儿姐姐,嫦娥是不是一直住在月亮上啊?”

  “那当然了。”

  “我怎么看不到啊?”

  “你是小孩子嘛,当然看不到了。”

  “哦……”

  转眼就是八月,这天晚上的月亮特别明亮,贾子明在月光下准备着收割庄稼时的工具,一旁的杜琪儿正在给小子均讲故事呢。

  最近贾子明头很大,因为贾子均总是会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让他不知如何回答。

  果不其然,没过多久,贾子均跑到他的面前:“二哥二哥,你看到了月亮上的嫦娥了吗?琪儿姐姐说,小孩子看不到。”

  贾子明抬头看向杜琪儿,只见月光下的琪儿笑盈盈地看着他,那笑中带着三分清纯、三分可爱、三分天真,外带着一分妩媚,令他的视线再没有办法从她的脸上移开。

  过了一会贾子均也没有得到肯定的答案,忍不住打了个哈欠,便独自回房歇息了。

  “琪儿,你还好吗?”贾子明拉起她的手坐了下来,才发现她的手冰凉,小脸苍白,他不由得心疼起来,“你的病早已好了,怎么脸色还这么差?”

  “没事,我早就好了,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才会这样的,贾大哥不用担心。”

  “大病初愈,千万不可胡思乱想。时侯不早了,你先去歇息吧。”见她已有睡意,于是柔声地说。

  道了晚安后, 贾子明目送琪儿回了房间。

  不知为何,琪儿来了以后,贾子明感觉没有以前那么烦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莫名的情绪,多想永远就这么下去,琪儿与他就这么一直在一起,那该多好。

  之后的几天是收割庄稼的日子,每逢农忙时,二姐都会来帮忙料理,杜琪儿一开始信心满满的想要帮忙,谁知还没下地就把自己的手给割到了,只好就此作罢。

  忙了将近半月后,终于把所有的庄稼都收割完毕,晾晒后入了仓。

  庄稼丰收,大家都很高兴,准备了丰盛的饭菜,吃完这顿二姐就要回庞家了,襄阳每年都会在八月的中旬举办三天的花灯会,而这天刚好是花灯会的第一天,贾子均早就吵着要去,二姐想到他已有半年没有下山,就在离开的时候把小子均也带回庞家了。

  那家里就剩下贾子明和杜琪儿了。

  午时三刻当崔志平和石世元来时,杜琪儿正坐在池塘边,眼睛盯着半大白鹅在水里游来游去,这是一个时辰前,她出去闲逛,隔壁的杨大婶送给她的,她像捧着至宝般带了回来,逗弄了半响才不舍地将它们放进了水里。

  贾子明见两位好友谈笑而至,立刻放下手中书卷,准备了茶具,招呼二人在草庐坐定。

  见到有人来杜琪儿非常高兴,“崔大哥,石大哥,你们可来了,他已经读了一整天的书,都要闷死我了。”她口中的他自然指的是贾子明了。

  听了她的抱怨,贾子明只是笑笑,经过一段时日的相处,他发现琪儿在上午比较安静,午后便会有些急躁不安,晚上也歇息得很早,生活得很有规律,难得今日得空,他便多读了本书,而且他本身就不善于与女孩子家相处,也难为了她。

  “小均呢?”崔志平四周看了看,问道,前些时候他们也经常来访,总是能看到杜琪儿与小子均玩耍嬉笑的身影。

  “昨日他与二姐去了庞家,可能要三五日才回。”贾子明回答道。

  “难怪才进门就看到琪儿姑娘就满脸不悦,原来如此,子明兄是不是欺负你了?”

  “那倒没有,只是从早到现在他的眼里只有那本书,都不愿理我,没人陪我玩,闷死人了。”

  “呵呵……真是难为了琪儿姑娘,子明兄一向如此。”

  “唉……”这时石世元发出一声长叹。

  “世元兄为何如此感叹?”见到好友愁眉不展,贾子明极为关心。

  “唉……”石世元没有答他的话。

  “子明有所不知,再过两月,世元兄就要去其成亲了。”崔志平代为解释。

  “成亲?”

  “成亲不是好事吗?石大哥为什么看起来这么愁啊?”杜琪儿不解的问,印象中她的哥哥们成亲时可高兴了,笑得像朵花似的。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3 17:20:11
  08

  “唉……石某一想到要跟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子成亲,生活一辈子就觉得胸口像堵着块大石,郁闷难当啊。”石世元满脸的愁云惨雾,年过二十的他正是知情识趣的年纪,将要娶个一无所知的女子为妻,对于他来讲实在难以接受啊。

  “为什么要跟素未谋面的人成亲?不是要两情相悦才可以成亲在一起的吗”

  “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只是真正做到的又有几人呢?”石世元继续感慨。

  瞧着杜琪儿满脸的疑惑,崔志平不禁要问:“难道琪儿姑娘没有听过,所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哪能由自己做主。”

  “是吗?”难道自己也要嫁给一个从没见过的人呢?

  如果可以选,她会选谁呢?

  崔志平太瘦、石世元太胖,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贾子明的身上,是不是他也要娶个素未谋面的女子为妻呢?

  想到此,杜琪儿不禁难过起来,也“唉……”的长叹一声。

  “某非琪儿姑娘也有什么烦心之事?何不说出来。”崔志平问。

  “哪有?我只是在为石大哥难过罢了。”她急忙否认。

  “也对,快乐如琪儿姑娘一般,怕是没有什么事解决不了的了。”

  “罢了,既木已成舟,就不必再多想。”石世元摆摆手,话锋一转:“子明,你可请说过镜明先生?”

  “名满天下的司马臻先生,饱读诗书,精通百家学说,博古通今,传闻司马先生素以知人、育人、荐才、克己称于世,人称镜明先生。世元怎会突然提起此人?”

  “子明还不知道吧,司马先生已从颍川迁来襄阳,并在下个月初正式开门授徒,今日前来便是邀约子明一同前往拜师学习。”

  “真是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此等重要的事子明竟是一无所知,说来惭愧至极。”说来他已有三月没有下山了,上个月忙于照料病中的琪儿,这月又忙于农务,对襄阳城这几个月来发生的事自然是无从得知了,“幸得今日世元兄提醒,否则真是要错失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了。”

  “那就说定了,到时不要忘了。”三人就进城拜师学习的细节进行了商议。

  贾子明等三人做梦也没有想到镜明先生正是杜琪儿的舅舅。

  半年前,杜琪儿的娘收到哥哥的信,说颍川被卷入战乱,民不聊生,他们被迫搬来襄阳。

  于是她娘便让七哥杜琪彦赶来襄阳寻找舅舅,提前安排好一切。

  在这之前琪儿从未出过远门,也从未见过这个叫司马臻的舅舅,便想要随行,本来娘亲说什么都不同意的,但经不住她的苦苦哀求,加之杜琪彦一再保证会照顾好她,娘才勉强准她一起来襄阳的。

  谁知在半途中遇上了两军混战,她与哥哥被逃难的人流冲散了,她便来到了这个不知名的乡野小村,遇到了贾子明。

  现在舅舅都要开门收徒了,说明七哥早已在襄阳安顿好了一切,自己要不要去找他们呢?

  杜琪儿的心里矛盾极了,她很舍不得离开这里,舍不得离开这个叫贾子明的人。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6-03 17:31:46
作者:湖南彭子辉 时间:2019-06-03 18:31:25
  感谢关注、支持!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03 19:39:01
  支持楼主!欣赏佳作!
  永不止步!再攀高峰!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3 22:04:54
  新周愉快!继续支持!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6-03 23:21:22
  真是好作品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6-04 11:44:09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6-04 12:41:41
  支持楼主
作者:海角墨客000 时间:2019-06-04 16:03:01
  不错
作者:木须小小草 时间:2019-06-04 19:00:21
  顶!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6-04 21:45:08
  拜访楼主,加油!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6-04 22:42:19
  拜读朋友的大作!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5 08:44:22
  09

  不知不觉已是夕阳西下,石世元提议晚上去襄阳城里看花灯,崔志平与贾子明也欣然同意了,而杜琪儿还没有想好到底要不要去找七哥,就说自己头疼想要早些歇息不去了,而贾子明见她不愿同去,也曾有几分犹豫,又不想扫了大家的兴致,只好拜托隔壁的张大婶照顾琪儿,又对琪儿嘱咐了一番,三人才结伴下山往襄阳城去了。

  襄阳城里四处张灯结彩,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川流不息,似乎比往年更热闹了些,在如今这个军阀割据战乱连连的时代,丝毫没有受到影响,物阜民丰,人们安居乐业,自有一番景象,才会吸引天下的名士聚集于此地。

  贾子明等人在途中遇到了才游学归来的徐言之,徐言之比贾子明年长八岁,也是他们的好友,四人是推心置腹、肝胆相照的挚友,经常聚在一起谈天论地、讨论天下大事。

  夜幕降临时,四人已在襄阳城内的某家酒肆聊了两个时辰,徐言之把他在外面的所见所闻娓娓道来,而他们也表达了对当前形势的看法。

  不知不觉夜已深,想起琪儿,贾子明赶紧吩咐酒肆伙计再做些可口点心,打算带回去给她尝尝,徐言之不明就里,奇怪的问:“子明老弟这是做什么?”

  “是给琪儿姑娘的。”崔志平代为回答。

  “谁是琪儿姑娘?”崔志平便把他所见到了的所有关于杜琪儿的是讲了一遍,最后还调笑了几句:“言之大哥难道没看出来,我们子明兄跟以前不一样了。”

  听他这么一说,徐言之才注意到贾子明的确是变了不少:“子明红光满面,没有了之前的浮躁,似乎平静了许多。这是好事啊。”他就坐在贾子明的旁边,看到小友的变化,高兴地拍了对方的肩膀,表示赞赏。

  “这都是琪儿姑娘的功劳。”石世元适时地补充了一句。

  “是吗?”徐言之转身面向贾子明,有些担忧。

  “我想我已经爱上她了。”在这个对他如亲兄弟般的徐言之面前,贾子明没有丝毫的隐瞒,直言相告。

  “这未尝不是件好事?看得出琪儿姑娘也是喜欢你的,若能玉成好事,也不枉美事一桩,定能传为佳话。”崔志平真心为好友能遇到一个心爱之人而高兴,石世元也点头表示赞同。

  但显然徐言之不那么看,他缓缓地说:“依你们所言,那个琪儿姑娘的来历可不一般,非富即贵,像这种富贵人家的女子,婚姻大事更由不得她做主啊。子明应及早挥智剑、斩情丝,免得到头来伤了自己,害了她。”贾子明低头不语,自顾自饮,聪明如他怎么会看不出琪儿的出身不一般,只是他早已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了。

  贾子明回到家时已是半夜,这个时候琪儿应该已经睡下了。

  他没有多想准备回房,正在这时,听到了琪儿在叫他:“贾大哥,你回来了。”顺着声音看到了琪儿那清冷的身影坐在院落里,似乎是在等他。

  “这么晚了,你还没睡吗?”贾子明走过去,在她身边并排坐下。

  “你不在,我一个人觉得好冷清,睡不着,就在这里等你了。”靠得太近,杜琪儿闻到了他身上的味道,“贾大哥是不是喝酒了?我扶你回房歇息吧。”

  “我没醉,琪儿,你看我给你带了什么?”这时的贾子明已有几分醉意,走路摇摇晃晃的,眼看就要摔倒了,幸亏她手快,上前赶紧扶住他,费力地把他搀进了房。

  被扶到房里的贾子明并没有倒头就睡,而是燃起油灯,拉着杜琪儿在桌案前坐好,然后拿出从酒肆里带来的酒大口喝了起来。

  “这就是酒啊?”杜琪儿不明白他为何要如此喝酒,酒不是要慢慢地小口小口地品尝的吗?

  “你要喝吗?”

  “好啊。”杜琪儿接过他递过来的酒壶,学着他的样子大大的喝了一口,顿时辛辣之意灌入喉咙,好不难受,她也不是没喝过酒,几年前大哥从西域带来的一种葡萄酒,酸酸甜甜的很好喝,现在她总算明白了,与这白酒比起来,那根本就不叫酒,顶多算是葡萄的汁罢了。

  “是不是很辣?”瞧着她被辣得连眼睛都睁不开的样子,贾子明笑了,看来这傻丫头是头一次喝烈酒的吧,想想也对,哪家的姑娘会闲来无事喝酒的呢。

  等那股辣意逐渐消去,杜琪儿咂砸嘴回味着,竟感到无比的甘甜香醇,以前她不明白为什么七个哥哥都喜欢饮酒,原来酒是这么的让人回味无穷,于是她忍不住又喝了起来,你一口,我一口的,一壶白酒很快就被喝光了。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5 10:26:10
  支持朋友佳作!问好!
作者:木须小小草 时间:2019-06-05 10:36:10
  顶!
作者:zgsxsltsj 时间:2019-06-05 11:45:02
  
  
作者:湖南彭子辉 时间:2019-06-05 12:11:52
  欣赏佳作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6-05 12:27:44
  欣赏支持。
作者:周涛1115 时间:2019-06-05 13:14:26
  带着微笑,学习来了,欣赏大作,支持朋友。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05 19:52:18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6-05 19:57:53
  支持楼主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6-05 22:18:43
  欣赏佳作。
作者:醉卧少女峰_骁然 时间:2019-06-06 09:01:48
  支持楼主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6-06 10:45:27
作者:青梅煮酒1970 时间:2019-06-06 17:09:23
作者:海阔天空021 时间:2019-06-06 17:21:15
  今天去看万科XX小区的房子感觉不错,不过听说那里以前是个坟场,大家说我还要不要买啊?  沙发:买呀,说不定搬进以后可以交到更多的“新朋友”~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6 20:32:53
  支持佳作!端午安康!
作者:罗锡文 时间:2019-06-07 01:29:00
  端午节快乐!
作者:木须小小草 时间:2019-06-07 15:02:02
  顶!
作者:靳芝 时间:2019-06-07 20:14:06
  端午安康!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08 15:09:34
作者:靳芝 时间:2019-06-08 19:14:33
  假期愉快!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9 06:55:37
  10
  贾子明本来就有几分醉意,现在醉意就更浓了,看着杜琪儿的小脸因白酒的作用泛起了红晕,在昏暗的灯光下,更是添了几分动人的妩媚,不断地拨动着他的心弦。

  “琪儿,我爱你,嫁给我好吗?”贾子明抓着她的手,把他内心深处最真实的想法说了出来。

  “爱是什么?”杜琪儿从未喝过如此的烈酒,已经醉了七八分,听到他说爱她,不知是何意思,呢喃自语。

  爱是什么?

  一下就把他问住了,情窦初开的他也说不来,这也难怪,虽说他年长于她,却也是第一次触及男女之爱,又怎么能把心里的那种感觉说清楚呢。

  “琪儿,我想和你在一起,就这样,直到死去的那天。你愿意吗?”

  “和贾大哥在一起。好啊。”说完这句,杜琪儿就倒在桌案上睡着了。

  而贾子明听了她肯定的回答满足地笑了起来。

  外面阳光明媚,柔柔的太阳光透过窗柩照进了房间,顿时使屋内充满着暖意。

  贾子明一睁开眼便看到了身边的杜琪儿,枕着他的右臂睡得正香呢。

  他揉揉隐隐作疼的头,依稀想起了昨夜的事,他见琪儿喝醉了.只想把她抱到床上,哪知自己一沾着枕头就睡过去了。

  轻轻用手挼开那缕遮住她眼睑的青丝, 终于看清了她那被遮住的眉眼, 令贾子明生出一种特别的感觉, 正在熟睡中的琪儿发出微微的鼾声,小嘴微张,像熟透了的果实, 让他有想要狠狠咬上一口的冲动,于是俯身去吻她那娇娇欲滴的红唇。

  琪儿似乎感觉到了他靠近的危险气息,猛然睁开眼睛正好对上他那双温柔而热烈的目光,见她突然醒来,贾子明怔了一会,仍将那充满宠爱的吻轻轻的落在她的眉心间,琪儿被他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吓得大气也不敢出,小小的脸颊瞬时蒙上一层谈谈的红晕,是那样的动人。

  从来没有人用如此怪异的眼神看过她,令她难以呼吸,心好像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一般,什么也说不出来,双眸直愣愣地瞪着他,像是要把他的心看透似的。

  过了半晌, 琪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才慌忙起身逃一般离开了。
楼主八月寒流 时间:2019-06-09 06:56:10
  11

  杜琪儿坐在池塘边已经很久了,隐隐约约记得昨夜贾大哥似乎要自己答应过他一件事,只是究竟是什么事她一时也记不起了。

  而现在一想到刚才他看着自己的神情, 她的心就“怦怦”跳得厉害,从来没有过的感觉,还有甜蜜。

  长到这么大她还是第一次与男子同睡一榻。但这事是不是很严重?

  记得上次有个长相怪怪的大哥哥只不过摸了一下她的下巴,七哥便当场把人家的手砍断了,叫她如今想起来仍觉得好害怕。

  若是让七哥知道,贾大哥不仅与她睡在一张床上,还亲过她,岂不是要.......?

  她不敢再想...只愿七哥永远不要知道。

  当贾子明看到琪儿时,她正在看着那水面出神,丝毫没有察觉他的到来。

  看着她慌忙地逃开的身影时,他的心里竟会是从来没有过的满足。

  “琪儿…琪儿…,在看什么?”贾子明走到她身边坐下,顺着她的视线看到的是平静的水面,他始终没看出那略带浑浊的池水有什么好看的,直到后来的很多年里,他也曾多次坐在这个她常坐着发呆的地方,也始终没有看出其中的奥妙。
  又过了好一会,见她仍毫无反应,他才柔声的问。

  “……哦,贾大哥,怎么是你?”见到他时,她仿佛从大梦中惊醒。

  “我已经来了很久了,在看什么呢?”

  “我在看那两只鹅,你看,它们游得多自在啊!”

  “鹅?”明明池塘里什么都没有啊。

  这是她才发现刚才还在游得欢的鹅不知什么时候跑到山坡上去了,顿时窘得满脸通红、手足无措。

  “琪儿来了这么久,还没出过门吧,今天是花灯节的最后一天,我们一起去城里逛逛吧,顺便买些纸墨。”贾子明早已习惯她的神游,没有再追问。

  “可以吗?”她看着他,有些犹豫。

  “为什么不可以?走吧。”贾子明不由分说地牵起她的手,琪儿没有拒绝,高兴地与他出了家门。

  来了将近三个多月,她几乎没有离开过这里,至多就是去了隔壁的杨大婶家而已,外面的世界对她来说是新奇的。

  这一路,不时遇着外出劳动的乡民,看到金童玉女般的他们,乡民快乐地与他俩问好,看得出贾子明很受乡里人的欢迎。

  一路上,遇到小溪就停下来,把手放进冰凉冰凉的溪水中感受大自然的美好,累了就坐在路边的青石上休息,就算是山坡上偶尔的几朵小野花也会让杜琪儿欣喜不已,她是个很容易满足的人,这条弯弯曲曲的山间小路上的每一点细微的东西,即使在常人看来是多么的微不足道,都会令感到她无比的惊喜,为此高兴好一阵。

  贾子明见到她如此地快乐,心里也为之明朗起来,自小颠沛流离,跟着叔父四处奔走的他几乎从来没有关注过路边的风景,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般放松过,过去的他因为所谓的前途而错过了很多属于生命最美好的风景。

  二十里的山路他们走了将近三个时辰,当来到襄阳城里时已是正午时分,两人早已饥肠辘辘,贾子明找了家不错的酒楼点了几样精致的饭菜,不过杜琪儿吃得很少。

  “是不是不合胃口?”看着她潮红的脸颊,贾子明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虽说大才病过一场,但她的脸色似乎越来越差,吃的东西也越来越少,也许像她这种大户人家的女子根本过不惯粗茶淡饭的乡野生活。

  “可能是第一次走那么远的路,有些累了,很快就没事了。”她笑笑,表示自己没事。

  “琪儿,你家是何处?我送你回去好不好?离家那么久,你的父母一定很担心吧。”

  “我家住扬州,离这应该很远吧。”她第一次出门,一路上又都是坐的马车,对这些没什么特别的印象。

  “扬州?的确是很远,我也没去过。那你为什么要来襄阳呢?”

  “我和家人来襄阳找舅舅,不过在路途中被逃难的人群冲散了,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哪。不过我想他们很快就会找到我的。贾大哥,我是不是很烦?”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10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