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影视合作 长篇小说《泪浸绡帕》修改版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03 23:28:36 点击:4098 回复:90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0:45:18
  @春光辉耀 2019-06-17 07:35:42
  新一周的问候,
  继续支持朋友!
  -----------------------------
  谢辉耀君支持!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0:48:46
  @贰拾叁划 2019-06-17 09:41:45
  支持文姥姥,呵呵??
  -----------------------------
  谢君支持!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0:52:27
  @贰拾叁划 2019-06-17 09:41:45
  支持文姥姥,呵呵??
  -----------------------------
  谢君支持!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0:58:43
  @红尘瑜锦 2019-06-17 20:31:55
  问候姥姥晚上好,支持佳作,拜读顶贴!
  -----------------------------
  谢瑜锦君支持!问好 !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1:03:22
  @浅色夏沬 2019-06-17 21:57:50
  
  -----------------------------
  谢浅浅美图支持!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1:35:12
  @春光辉耀 2019-06-17 07:35:42
  新一周的问候,
  继续支持朋友!
  -----------------------------
  谢辉耀君支持!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1:37:40
  @红尘瑜锦 2019-06-18 10:17:08
  早上好,支持姥姥佳作,拜读跟帖!
  -----------------------------
  谢瑜锦君一直以来的支持!谢谢!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19 02:02:11
  @文刂姥姥 2019-06-18 02:37:08
  12
  屋里亮着灯,满屋呛人的煤油烟。易冬丽泪人儿一般。他心疼悔愧地凝视着她走拢来。她冷冷一笑,一下退开,疲惫地靠在书桌上,冷冷地说:
  “江恒,我告诉你,易冬丽不是你出钱买的媳妇!你以为你是我们的救世主,你有权左右我、控制我!我跟我同学探讨一下文学创作你都管着,有啥意思?你来了好,我正要告诉你,我不希罕你,没有你,我照样生活……”顿一顿,又道,“吃稀点儿、穿烂点儿,但我自由自在!趁早......
  -----------------------------
  @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2019-06-18 19:35:53
  欣赏好文!期待更新!
  -----------------------------
  谢谢月儿支持!谢谢!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6-19 07:44:41
  姥姥好,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19 08:35:31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6-19 08:53:11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19 09:01:13
  粗略阅读了部分文字,感觉楼主功底浑厚,小说意境深远,生活气息浓郁,应该是上好作品。一定能遇到伯乐,改编成影视剧。努力吧,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9-06-19 09:14:20
  学习!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6-19 15:26:4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6-19 17:10:03
  文采斐然,情感细腻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6-19 23:29:07
  晚上好,支持姥姥,拜读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20 06:08:02
  
我要评论
作者: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06-20 06:40:18
  支持文友实现理想!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6-20 08:49:40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21 08:04:14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6-21 08:31:40
  早上好,支持姥姥好贴,前来问候,拜读!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21 20:11:20
  支持佳作,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风轻舞水低唱 时间:2019-06-21 22:01:18
  小舞想老师了,划着小船儿来看老师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6-22 10:36:05
  周末问候姥姥,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6-22 13:26:10
  姥姥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6-28 06:32:00
  早上好,支持姥姥佳作,继续跟帖拜读!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6-28 07:08:24
  顶顶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28 07:17:11

  
我要评论
作者:邗江老刘 时间:2019-06-28 16:13:47
  谢谢文友厚爱!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28 20:36:09
  继续跟读支持!问好文君!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6-29 07:59:23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6-29 08:09:22
  问候姥姥,周末愉快,支持姥姥佳作,跟帖拜读!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6-29 20:32:49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03 10:46:03
  姥姥好忙啊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05 11:30:29
  上午好,好帖要顶起,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风轻舞水低唱 时间:2019-07-05 23:00:24
  拜读老师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06 10:31:02
  三、弄神鬼,巧中生巧
  叹人生,悲上加悲
  1
  江恒载着易冬丽,伴着起床号来到一连居住的屋子前。民兵们进进出出地忙碌着。李波正在刷牙,见江恒走近,连忙漱口。江恒很信任李波,他托他上下操带好一应器械,不要丢失了。还要他协助老部长,他出去两天就回来。李波问他到哪里去,他说:
  “我们决定把亲事定下来,到县城给爱莲买东西去!”
  李波下意识地瞟一眼屋里,笑道:“你们要过门了,恭喜恭喜!”
  “劳驾你了,李波。特别是器械,一定要带好,不要丢失了。我走了!”江恒对他点点头,跨上摩托车。易冬丽正坐在车斗里,戴着头盔。江恒对她说句什么,走了。
  钟灿正在屋里洗脸,外面的话,他都听见了,拿着毛巾愣在了那里。他的卷发湿漉漉的,面容越发白皙细嫩,很男性的嘴唇,却像少女一样红红润润。无论长相、身材他都称得上是一个标准的美男子。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集合号吹响了,民兵们奔出屋去。李波不见钟灿,一回头,见地铺上隆起一个人形,就跪在地铺上,掀开他的被子。
  “起来了又跑去睡!”见钟灿失魂落鬼的样子,暗叹一声又道,“莫做白日梦了,人家就要过门了。同时,你这个样子还痴心妄想!”
  李波的话激怒了钟灿,“呼”地坐起来,一掌把他击倒在人行道上,吼道:“我哪个样子?哪个样子?我痴啥心妄啥想?”
  李波站起来,拍拍灰,恻然地说:“我晓得你一直想着她,但你为啥不赶在江恒之前来找她呢?我说过多少遍,你不听!你看人家江部长,她没有工作,没有商品粮户口,家里又困难,人家一点儿都不嫌弃!这次进山,一下就驮来两百斤米、一箱子机器面,你不是没看见。唉,就说人家真喜欢你,谈那么长时间了,也不能为你分手啊!你想开些,就只当没碰到她!”
  “谈那么长时间就不能分手了?好多人有几个孩子了,还是离婚了的!”他顺下眼睛,“我不说我要跟她谈,我有自知之明!”
   李波早接过话去,愤然道:“凡是离婚的都是不成器的!要离婚?开始为什么结婚?”
  钟灿瞪圆了眼睛反驳:“很多人选对象都只看外表,结婚后,才知道选错了,成天打闹,甚至分居,像这样怎么办?分居一辈子?”
  “那就需要忍让,互相忍让!过去的人结婚之前见都没见过,人家不照样生儿育女过日子?有始有终,一竿子到底才是正儿巴经的人!”
  “我不跟你说!不跟你说!老思想!”钟灿烦躁地连连挥手,“咕咚”一声躺倒,拉过被子捂住了头。
  李波冷静下来,才记起集合了,跌脚催促:“快起来!快点!要晚了!”
  “我不去,”钟灿在被子里说,“给我请个假,就说我病了。冷面罗刹似的,把我憋死了。他走两天,我要玩两天。给我请个假!”
  李波知道拿他没办法,只得说:“那你好好躺着,莫到处乱跑,叫老部长看见了告了你就有你吃的了!”
  说罢,奔出屋去。
  钟灿伸出头,看着瓦片长叹一声,往事像电影一样,一幕幕在他眼前闪现——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06 10:31:53
  2
   他们是高中同学,上高中那年,他才十五岁,可已是单单细细、标标致致的小伙了。他生性快乐,爱好广泛,学校里什么活动都少不了他。同时,打架斗殴、偷瓜摘果、戏弄女生,无恶不做。作业除语文、地理、历史之外,门门功课照抄,也不避讳,嘻嘻哈哈的,老师同学却个个喜欢他。只有她,班上的学习委员易冬丽一直讨厌他,又口齿锋利,常常影射他哗众取宠,骂他是混世魔王。见鬼!他不仅不恨她,还有些怕她。他的一腔怒火,只有在夜深人静时,捂在被子里就着电筒在日记里发泄:
  “她瘦得像苞谷杆,头发像枯草,穿的衣服——哇,是个十足的叫化子!一双清亮清亮的眼睛却冷风嗖嗖,冰天雪地,企图叫你不寒而栗!嘿,傲什么!”
  再仔细端详,又痛改前非,赞道:“我注意到,当她跟同学们说笑时,眼中便春风浩荡,冰雪消融,满池春水涌荡着,涌荡着,几乎溢出眼眶。哇!好一个绝美的境界!”
  情窦初开的少男,心中正孕育着一颗坯芽,他喜欢看她那双聪颖的大眼睛,喜欢她身上的那股傲劲儿。他找机会跟她说话、找机会讨她的好。他越这样,她越是讨厌他。后来,通过一件小事儿,她才彻底扭转了对他的看法。
  那天晚上全校看电影,放映的是《上甘岭》。同年级的两个男生,对他们班上的丁英指指点点,又拣石子掷她。丁英陡地站起来,四处寻看,漂亮的小脸气得通红。她挡住了后面同学的视线,都哄叫起来。钟灿感到很好玩,也拣石子投她,逼她再站起来亮相。丁英吃一堑长一智,小石子刚落到身上,便蓦地回头。钟灿早已正襟危坐。她扭过头,他又从地上摸起石子,正要掷时,见一双眼睛正恶恨恨地瞪着他,是易冬丽。他脸一红,悄悄丢掉石子。
  电影放完后,同学们搬着凳子成群结队地朝回走。路边厕所里陡地传出女子的惊叫声,丁英跟一个女同学提着裤子跑出来。钟灿知道问题出在后面的矮墙上,撩开长腿奔过去。他不是想逞英雄,只是出于义愤、出于本能。他绕到后面,见两个人正狼狈逃窜,不由气歪了脸。赶上去,一把抓住一个,另一个一看回过身来。钟灿拿出平时打架斗殴的本领,一人对付两人打起来。老师同学围住了他们,过细一看,原来是那会儿用石子投丁英的那两个男生。
  他们继续朝回走,同学们七嘴八舌夸钟灿见义勇为。易冬丽第一次正眼看了他一下,笑道:“狐朋狗党的,做做样子罢了。”
  钟灿正自生气,一听大怒:“我跟他们是狐朋狗党?我有这么下流?狗眼看人低!”
  她被噎得干瞪眼。第二天,主动找他道歉。钟灿又恢复了他本来面目,嘻嘻笑道:“你骂得很对,我跟他们是狐朋狗党。其实,我心里比他们还下流哩!只是没在行动上表现出来罢了!”
  “不要这么嬉皮笑脸的行不行?流氓一样!讨厌!”易冬丽骂道,回头就走,脸红得像鸡冠。
  钟灿一把拉住她,陪笑道:“我是开玩笑的!我喜欢开玩笑,莫又生气了!”
  她瞅着他笑了,他也笑了。
  自此,她便不再小觑他了,对他嘻嘻哈哈口无遮拦的习性已习以为常。那时,还没分文、理科,他们都喜欢文科,都喜欢看课外书籍。他们常常在一起探讨课中难题、交换对课外书的看法、比赛背唐诗宋词。渐渐地同学们在他们背后指点起来,有人还当面取笑。他们拉开了距离,可在没人的时候,四目相凝,久久难分。
  他永远不能忘记那一天,她父亲惨遭噩运,她卷起了铺盖,含着泪,一步三回头地走出了校门。老师同学们流着泪送了她好远。他躲在一个角落里,他连送她的勇气都没有,后悔了好长时间。踏入社会后,他曾想进山找她。可是,一别无音,他不知道她的确切地址,又不知道她情况如何,如果她因为家庭困难已为人妇,或者变成一个平庸邋遢的山姑怎么办?哪里知道,她就是大名鼎鼎的“东篱”!又找了个顶天立地充满男儿气概的脱产干部,马上就要过门了。他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一向嘻嘻哈哈调皮捣蛋的钟灿突然间长大了,郁郁地躺在床上唉声叹气。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06 10:35:34
  姥姥终于出来了,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06 10:36:57
  李波早接过话去,愤然道:“凡是离婚的都是不成器的!要离婚?开始为什么结婚?”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06 16:23:05
  好帖顶起,拜读支持,姥姥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7-06 16:52:42
  拍出电影一定火。
我要评论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7-06 21:47:25
  周末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7-08 11:48:19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08 20:05:1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08 21:10:44
  
我要评论
作者: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07-08 21:55:46
  长篇小说衡量考验作者意志啊!加油↖(^ω^)↗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7-09 14:16:17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09 15:20:31
  下午好,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09 22:32:55
  跟读学习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0 16:39:42
  问候姥姥,顶起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0 20:34:11
  继续支持!问好祝福!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1 19:25:28
  好帖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1 21:19:43
  继续支持!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07-12 19:08:45
  欣赏!学习!敬佩!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2 21:12:14
  晚上好,问候姥姥,支持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2 21:49:50
  跟读学习,拜读问候!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7-13 07:50:39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13 10:14:25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3 21:01:09
  周末愉快,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4 07:05:18
  早上好,支持姥姥佳作,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4 16:58:00
  3
  挂着“××公社革命委员会”招牌的大门里,驶进一辆三轮摩托,急转弯,在一间房门口停下。屋檐下,放着一个煤炉,一个小案板上放满灶具。江恒开了门,两人跨进去。
  这是一大间房屋,一分为二。外面的客厅布置得十分漂亮:转角沙发摆满两面墙;华美的大转桌下放着春秋椅;角落里的小桌上,金鱼摆着尾巴,在水里飘飘摇摇。最惹人注目的是一溜盆景:海棠、月季、散竹、蓬莱松、君子兰,争芳斗奇,给现代化小客厅增添了无穷的雅趣。
  江恒进门便给金鱼换水、给盆景浇水,然后插上电源煮鸡蛋。易冬丽倚在沙发上,一声不吭地看他忙进忙出。
  忙完一切,江恒提进两桶热水,问她洗不洗头。虽是征求意见,却舀了两盆水,脱了外衣,自己先扎进一个盆里洗起来。然后走进卧室剃胡须。镜里的他,阴沉冷峻。过门,是婚姻的一个重要程序,谁也免不了。但是,他为免钟灿掺和,急急忙忙地要过门,过细想来,实在有辱他的尊严。他郁郁不乐地剃完,一扭头发现爱莲也来到里间,披着湿发愣在穿衣镜前。脸上满是水渍,衣领都湿透了。
  “你怎么啦?”他收拾着剃刀问道。
  “我害怕!”她哭丧着脸说,“我不想去!”
  她的模样多少满足了他的自尊心,微微一笑,说:“丑媳妇怕见公婆,可是,不见又不行!我们就要过门了,我父母连你是啥样儿都不知道。再不回去看他们,是不是有违孝道?”
  “我晓得。但是,我…我实在没有勇气。”
  她一下坐到床沿上,低了头,头一低,湿发便搭在脸上,发尖上的水很快流下来。江恒心中的不快已完全消失,急忙拿一条干毛巾给她揩头发,温言安慰:
  “你并不比哪个弱,知道吗?你是古典美与现代美混合在一起的小尤物:你如含卵的双腮、方圆的下巴、小巧挺直的鼻梁,是古典美,古代仕女图上的美女都是这样的。你的眼睛又大又亮,又具现代风格……”
  
  “都啥时候了,还取笑我!”她要哭了。
  “你自己看,”他看一眼镜中的她说,“我是在取笑你,还是在说真话?”他正色道。拿起梳子拨拨她的头发,看是不是洗干净了。尔后轻轻地给她梳理起来,又说:“不要紧张,要有信心!就这样披着头发去,你很适合披发!只是有点黑。一会儿到外面买瓶粉质霜擦一擦。她们都用这个。”他说的她们是指社直女工,她明白他隐指的是高丽娜、李玉梅。她一直编辫子,头发弯曲,遇个疙瘩总梳不开,他按住发根,轻轻地梳,生怕弄疼了她。真不知道,这样一个刚硬冷峻的男子汉怎么有这么细的心!
  她屏气等他梳开那个疙瘩。尔后,注视着镜中的他问:“如果你爹妈不同意怎么办?一个山里人、泥巴腿儿,我怕他们不答应!”
  “我只是走走过场,免得留下骂名!我又不是小孩子,要他们管?要真是那样,我不早把你带回去了?”他含笑点她一下,“傻瓜!如果你妈身体稍微好点儿,一天能做三顿饭,你干什么工作没有?不过,你这个死犟筋不愿意干!行了!”他用梳子背敲敲她的头,“走,到外面买件高领羊毛衫去,前天回来我就看好了,只不知道你要啥颜色的!”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14 17:00:43
  坐姥姥沙发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4 18:44:43
  4
  于是,他们打扮得齐齐整整地来到江恒家。听到摩托声响,江恒的父母早迎了出来。易冬丽看到,他们穿戴得极是齐整,那模样像城里的退休工人。
  江恒揽着易冬丽走过去。易冬丽很受打扮,高领羊毛衫修勒出她美好的脖颈、优美流畅的曲线;直统西裤、高跟鞋;长发飘飞,显得异常地高挑漂亮。她几乎跟江恒一般高,两人极是般配。
  “爹、妈!”江恒笑道,“我们回来了。她就是你们未来的儿媳爱莲。我们准备把门过了。”
  易冬丽微笑着叫大伯大妈,举止庄重大方。
  “爱莲?好好!”江老汉打量着易冬丽,连连点头称赞。
  江大妈微笑着点点头,招呼他们进屋。当她转过身时,笑容隐去,锐利的目光从易冬丽身上一掠。易冬丽不由一个震颤。江恒一直揽着她的腰,一是让父母知道他们是多么相爱,谁都没有能力使他们分开。二是支撑着她。他看见了母亲锐利地一瞥,感觉到了她的震颤,抚慰地拍拍她,在她耳边低语:
  “我妈就是这样,一副冷脸,她心肠好。别人也骂我凶神恶煞,可我的心比哪个都好,是不是?勇敢点,挺起胸膛!”
  易冬丽见了江大妈的模样,自卑自下的心理已荡然无存,挣脱江恒,叉开五指将头发朝后梳理一下,唇边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江恒的小妹凤玲收了工,她已听到消息,喳喳呼呼地跑回来。嫁在本队的二妹凤英也牵着儿子回来了。姐妹俩都知道易冬丽的名气,好生地佩服漾慕。凤玲把哥哥推出去,哈哈的笑声立即传出来。
  江恒贴着门缝想听听她们在捣什么鬼。鬼丫头凤玲,“咭咭咯咯”地笑着说悄悄话儿。凤英则哈哈大笑,笑声更是压住了凤玲的声音。江恒想象着易冬丽窘迫的模样,想进去救援,就使劲抵门。
  “干什么?”凤玲凶巴巴地叫,转而嘻嘻一笑,“男的免讲!滚!”
  江恒知道她们不会开门,爱莲也不会开,只得着罢,笑着警告:“莫欺负她啊!小心点儿,好多年没有打过你们了,莫欠打!”
  “我们专门欺负她!她在哭哩!你听,把你那长耳朵竖起来听!”凤玲笑骂,“不要脸!不害羞!还没进门就这个样子,咦哟,以后,还不知道娇成什么样儿啊!咦哟——”
  江恒知道凤玲在咧着嘴儿划腮帮,红着脸一笑。但是,笑,一闪即逝,他想起母亲来,快步走进厨屋。歉意地叫声妈,坐到灶口添柴。
  “你还晓得有我这个妈?”江大妈拖长了声音说,“有本事了,当了大干部,啊!连妈的话都不听了。你干脆结了婚再回来不更省事?可是啊,我们这些老奴狗还有一点用处!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们还要给你们办喜事,待客!”
  “我一直想带她回来,只是不得闲。又是团委,又是武装部什么的,忙死了。这次搞军训,才请出老部长,抽空回来。”江恒找着理由。尔后,含着微微的笑意婉转地说:“我晓得妈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家,我认定了的人,妈就不会再反对!妈也晓得我的脾气!”
  江大妈正在切肥肉片,听了儿子的话,手不由停了一下,冷冷一笑,又飞快地切起来。道:“既然晓得我不会再反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人家姑娘怎么看我?你在离间我们婆媳间的感情晓得吗?其实,只要你认定了就算了,我做那些恶人干什么?唉,我看这姑娘是个有福的相。只是没有商品粮户口,又没工作。不过,你有本事给她找!”
  “妈,你同意了?”江恒惊喜地抬起头。
  江大妈把饭控起来,洗了锅,把肥肉片倒进锅里翻炒。是腊肉,香味立即弥漫开来。她怜爱地瞅一眼儿子:“看你那高兴的样子!不同意又能怎么办?你又不听我的。再说你们就要过门了,难道叫你退了她不成?妈只得强装笑颜了。”
  江恒听了十分高兴,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这些听起来十分勉强的话,要比那些满脸堆笑的好听话安全得多,母亲把心内的不满发泄出来了,她是接纳了爱莲。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说:
  “爱莲不是光有个福相,她很不平凡,是个出类拔萃的人!能娶到这样的媳妇,为儿子的真是三生有幸!同时,也是我们江家的荣耀。”
  “嗯,是我们江家的荣耀!”江大妈附合着,想想她的模样又说,“她双腮、下巴生得很好,是个福禄相。不过,她注定这辈子要遇到你,所以才生那么好的相的!”
  “你这话就错了,”江老汉提着褪了毛的鸡进来,接过话去,“人家打娘肚里出来就是那个样子,不是遇到哼儿后才变的样儿!”
  江大妈刚兑了水,盖上锅盖,把铲子“咚”地一放,眼睛一瞪说:“你知道什么?凡事都有个定数。就像我们俩,在四川老家时,看相的说我们一辈子衣食不愁。我们过了十来年的天堂生活。可是,因我用了几个钱,栽了个跟头,你这个不得成器的老龟孙竟然离开单位,带着儿女回了农村。我以为那看相的胡说八道,哪知我们要享儿女的福。大丫头凤兰嫁了个有本事的;凤玲也不错;我哼儿又这么有出息;就只凤英差点。可见凡事都有个定数!”
  江老汉讪讪的没做声儿。江恒双手相握,看着灶里跳动的火苗也没做声儿。江大妈毫无愧意,招呼老头子夹火炖菜,自己剁鸡子。
  江大妈是四川人,江老汉带回来的。江老汉在解放战争中流过血立过功,所以夫妻俩才能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上上班。江大妈读过几年书,又精明能干,不久就担任了单位的会计。因贪污公款,坐了一年班房。江老汉一人带着四个儿女不好过,也因脸上不光彩,自动离职回了老家。江大妈断送了一家老小的前途,大女儿凤兰虽然好过一点儿,但也是在农村累死累活,就只江恒一个出去了,她还反过来说江老汉笨,不该回来。当然,这些话就只凤玲敢说、敢怨。
  饭好了,满满的一桌子菜,江大妈还说没菜,将就吃一顿,晚上再说。凤英、凤玲一边一个陪易冬丽喝葡萄酒,江老汉夫妇也喝,就只江恒滴酒不能沾在吃饭。一家人都往易冬丽碗里夹菜,特别是江大妈,一会儿撕只鸡腿,一会儿夹筷子肉丝,弄得她碗里堆满了菜,只得求助于江恒。
  “哼儿,”吃饭后,江大妈叫出儿子,“你去买几斤鲢鱼回来,晚上熬鲢鱼汤,大补哩!”
  江恒迅速地瞟了母亲一眼,进屋拉起易冬丽,笑着说:“走,我们一起去。我还要带你去几个地方,让你好好观赏一下家乡的旖旎风光!”
  易冬丽被他拖着朝外走。江大妈拦住他:“不行不行,你没看到她醉了?风一吹,不凉酒才怪!你莫去,爱莲,他做什么事儿都拖着你,他是怕你躲清闲!莫去!”
  江恒见母亲满脸溺爱,又见爱莲双颊泛红,确有醉意,就把她拉进屋,叫她睡一会儿,他速去速回。然后带上房门大踏步地走了。
  易冬丽确实醉了,头好晕,想想神情古怪的江恒,微微一笑,心道:“他的父亲是个标准的忠实人。两个妹妹都喜欢我。他母亲跟他一样,是脸冷心热。我都把心放回到肚里去了,你还担心什么呢?江恒哪江恒,你确确实实把我看得很重,我易冬丽何德何能啊!”酒劲发作了,屋子开始旋转,“想不到水一样的东西有这么大的后力!以后,再不能喝了,我不能把大脑麻醉掉,我需要一个清醒、敏锐的头脑。”她迷迷糊糊地看着天花板,心里又说,“哦,褙的好平整,上面一定用了胶合板,家里还有这么漂亮的房间!他说要搬走的就是这些家具吧!”她想过细看看,无奈眼睛再睁不开,头也抬不起来。她的头一触到枕头,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一个惊跳醒了。外面有人哭闹,是凤英的儿子小牛子,尖声哭叫着要新舅母抱抱。大概有人阻拦,只听凤英咕噜说:“娃子喜欢她舅母,就让她抱一抱,有啥不行?大惊小怪的,我看小易不是你说的那样!”
  易冬丽一惊,已完全清醒了,支起身子细听。
  “不是我说的,是你哥说的。你看不到?你哥都怕她,她是狐狸精转世,法力无边哪!凤英……”
  “说个啥呀说!”凤英截断母亲,“就只会乱说!”
  “哪个乱说?”江大妈低吼起来,“专门让她听见是不是?嫌你妈过得好是不是?”见凤英不做声了,方压低声音缓和地说,“我见都没见过她,我晓得那些事儿,是你哥对我说的。凤英,你想想,你哥一个脱产干部,咋看得上她?就是她厉害会缠,可能他们又在一起睡过觉……她睡着了吗?”江大妈停下,侧耳听听,“她喝醉了,一定睡着了。不行,走,到那屋里我对你说,叫她听见了还说我说的。”小牛子却哭叫着不走。江大妈骂道:“这小兔崽子太任性了,也不好好管管!凤英,我对你说,你千万莫说出去啊!你哥娶她是娶定了,我还要指望她给我养老送终的。你哥刚才在厨屋里说,他有心不要她,又怕她闹,断送了前程。她比那个李玉梅厉害得多,那姓李的只会胡闹,有理反成了没理。她可是不同,她会写书,她会动法庭的!我们江家完了,她家那么穷,她妈又病,填不满的枯井哪!你看她穿的,里外全新,不都是你哥买的?她饭都吃不上嘴,还有钱买衣服?哼,穿着我儿子买的衣服,卖样子给我看!太,太……”
  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易冬丽扯过被子捂住头,她是狐狸精!她会缠!她跟他睡过觉……她捂在被子里哭了个肝肠寸断。
  一阵“呜呜”的摩托声传进来,她吞咽着泪水爬起来坐着,想装出没事的样子,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止不住汹涌的眼泪。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江恒头盔未摘,大踏步走过来,愉悦地说:“怎么样?快不快?咦?”他坐到床沿上,摘了头盔,偏头看她,“爱莲,怎么啦?对我说!”她固定住她的头,一见她纷呈的泪水,双目一凛,起身朝外走。
  “我头疼,”她急忙喊道,“你又到哪里去?我头好疼!”
  他疑惑地走拢来,试试她的头温。她确实头疼,也有些发烧。但是,江恒那双锐利的有洞察能力的眼睛,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知道他不相信,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她母亲是专门支走他的,他怕自己的母亲,像要塌天似的亲自把她送进屋,侍候她躺下后才走。但是她能告诉他吗?梦醒了也就行了,何必叫他们母子为她反目?
  江恒一直盯着她,想从她脸上找出答案,他不敢问她,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我的头好疼!像要炸裂似的!”她哀哀叫着,眼泪刷刷直淌,“要叫人家洗头!”
  江恒把她搂在怀里,心疼异常:“都怪我不好!晓得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回来的!不该回来!起来,拿点药去!”
  “不!”她挣脱他的怀抱,泪水直淌,声音却异常清晰,这是从心里感到伤心绝望才有的情形,“我不喜欢吃药,一吃就吐。喝碗姜茶就行了!”
  “来,睡下!”他给她拭拭泪,像侍候一个害大病的人似地,轻轻地把她放下,拉过被子盖好,绷紧嘴巴出去了。她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她知道凤英不会出卖自己的母亲,她更清楚江大妈,她攻于心计,善于伪装,他问不出什么的。果然,他回来了,很平静、很温和,端了碗姜茶。
  “来,趁热喝了,捂着出身汗。真是娇儿病多!洗个头,吹一下风就感冒了,还戴着头盔哩!笨丫头!”
  易冬丽退了烧,但仍喊头疼,赖在床上不起来。凤英姐妹都来看过她,江老汉也来过。可恼的是江大妈,端进一大碗鲢鱼,没事儿似的,还摸摸她的头。
  乡村的夜,漫长而寂静,只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窗外一片朦胧的月光。江恒坐在床前,永远都看不够似地一直看着她。目光毫不灼人,平静、深沉、专注,含着微微的笑意。易冬丽好喜欢他的目光,大海一般!她希望能永远沉进他目光的海洋里!一时间,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母亲的那些话不足为怪,捕风捉影,乱说乱道是老妇人的事业。况且,她又这么不中她的意,她儿子又伤了她的心,竟然先斩后奏!他是因为太喜欢她又怕母亲反对才这么做的。想着,低下头怯怯地一笑。
  “笑什么?”他温柔地低问。
  “我没笑!”她红着脸撒赖,像个顽皮的孩子。
  “我知道你笑什么!不说我也知道!我这双眼睛最厉害!”
  “笑什么?笑什么?”她叫起来。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说不出口!”他说。腻歪地咧着嘴,直摇头。
  易冬丽急得撑起身子坐起来。江恒连忙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袄子给她披上。她眼波流转,突然笑语齐迸:“好阴险!差点上当受骗!”想起他的小名,逗趣地叫道:“哼儿,江哼儿!”
  “有什么好笑的?”他脸一红,“我小名叫哼儿,据说我落地后不像一般婴儿那样啼哭,而是打鼻孔里哼了一声,接生婆吓了一大跳。后来就‘哼儿哼儿’地叫出了名。上学后,我知道了缘故,才把‘哼’改成了‘恒’。”
  “好神!”她惊叹道,“你也确实有点神,听张晓兵说,转业时,你的腿很跛,工作一直安排不下去,部队多方联系也不行。后来,竟神奇地好了,也正好,我们公社的武装部老部长旧伤复发退居二线,你这个大营长便堂而皇之地坐上了部长宝座。你还会升的!”
  “你还来讽刺我?我升你不升?我当部长,你是部长夫人!我当县长,你是县长太太!你不说我鼻子,我不说你眼睛!”
  他的话引发了她的自卑,笑意隐去,低下了头。头一低,头发搭下来,遮住了脸。往往人在高兴时,可以放下一切,低沉时,什么忧心的事儿都出来了。易冬丽就是这样,本来就想开了的,经他一说,又生起气来。那些话真是他母亲编排的?他在厨屋里呆了那么长时间!
  他又警觉起来,问:“怎么啦?”
  她一甩头发昂起头,看着顶棚一声不吭。雪白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地冷蔑、高傲!
  “你有什么事儿瞒我,爱莲!”
  “没事儿。”她淡淡地说,仍不看他。
  他盯着她,忍不住问:“那会儿,你为什么哭?”
  “我头很疼,像戴了紧箍咒。”她缓缓地斜下目光,盈盈的秋水已然结冰。她又想起了李玉梅,他母亲竟把她跟李玉梅相提并论,李玉梅没有价值跟他睡了觉,竟然说她也跟他睡了觉。她缠着他,她是狐狸精!她的心浸泡在泪水中,她极力控制住,不使它流出来。冷冷一笑道:“那天,我开完会回来,我碰见了李玉梅,我们搭的一辆车。”
  怪道她开会回来没到他那儿去的,原来是她在作祟。“你想不想知道李玉梅?”他问。
  “还用你说?这上上下下哪个不晓得?”
  • 文刂姥姥: 举报  2019-07-15 13:08:04  评论

    刚才怎么没看到?奇怪!在手机上也没看到,以为一次发多了被删了,又分开发了一遍。怎么办?求版主把这个删掉,还是把后面重复的删掉好吗?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14 19:38:35
  姥姥文章很有特点,有些民国大家之风
我要评论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7-14 20:04:42
  拜访姥姥,晚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鲁文秀 时间:2019-07-14 20:28:59
  顶
我要评论
作者:马永杨 时间:2019-07-14 21:41:16
  楼主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9-07-15 08:57:06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5:18
  4
  于是,他们打扮得齐齐整整地来到江恒家。听到摩托声响,江恒的父母早迎了出来。易冬丽看到,他们穿戴得极是齐整,那模样像城里的退休工人。
  江恒揽着易冬丽走过去。易冬丽很受打扮,高领羊毛衫修勒出她美好的脖颈、优美流畅的曲线;直统西裤、高跟鞋;长发飘飞,显得异常地高挑漂亮。她几乎跟江恒一般高,两人极是般配。
  “爹、妈!”江恒笑道,“我们回来了。她就是你们未来的儿媳爱莲。我们准备把门过了。”
  易冬丽微笑着叫大伯大妈,举止庄重大方。
  “爱莲?好好!”江老汉打量着易冬丽,连连点头称赞。
  江大妈微笑着点点头,招呼他们进屋。当她转过身时,笑容隐去,锐利的目光从易冬丽身上一掠。易冬丽不由一个震颤。江恒一直揽着她的腰,一是让父母知道他们是多么相爱,谁都没有能力使他们分开。二是支撑着她。他看见了母亲锐利地一瞥,感觉到了她的震颤,抚慰地拍拍她,在她耳边低语:
  “我妈就是这样,一副冷脸,她心肠好。别人也骂我凶神恶煞,可我的心比哪个都好,是不是?勇敢点,挺起胸膛!”
  易冬丽见了江大妈的模样,自卑自下的心理已荡然无存,挣脱江恒,叉开五指将头发朝后梳理一下,唇边漾起一丝冷冷的笑意。
  江恒的小妹凤玲收了工,她已听到消息,喳喳呼呼地跑回来。嫁在本队的二妹凤英也牵着儿子回来了。姐妹俩都知道易冬丽的名气,好生地佩服漾慕。凤玲把哥哥推出去,哈哈的笑声立即传出来。
  江恒贴着门缝想听听她们在捣什么鬼。鬼丫头凤玲,“咭咭咯咯”地笑着说悄悄话儿。凤英则哈哈大笑,笑声更是压住了凤玲的声音。江恒想象着易冬丽窘迫的模样,想进去救援,就使劲抵门。
  “干什么?”凤玲凶巴巴地叫,转而嘻嘻一笑,“男的免讲!滚!”
  江恒知道她们不会开门,爱莲也不会开,只得着罢,笑着警告:“莫欺负她啊!小心点儿,好多年没有打过你们了,莫欠打!”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5:51
  “我们专门欺负她!她在哭哩!你听,把你那长耳朵竖起来听!”凤玲笑骂,“不要脸!不害羞!还没进门就这个样子,咦哟,以后,还不知道娇成什么样儿啊!咦哟——”
  江恒知道凤玲在咧着嘴儿划腮帮,红着脸一笑。但是,笑,一闪即逝,他想起母亲来,快步走进厨屋。歉意地叫声妈,坐到灶口添柴。
  “你还晓得有我这个妈?”江大妈拖长了声音说,“有本事了,当了大干部,啊!连妈的话都不听了。你干脆结了婚再回来不更省事?可是啊,我们这些老奴狗还有一点用处!我们的任务还没完成!我们还要给你们办喜事,待客!”
  “我一直想带她回来,只是不得闲。又是团委,又是武装部什么的,忙死了。这次搞军训,才请出老部长,抽空回来。”江恒找着理由。尔后,含着微微的笑意婉转地说:“我晓得妈是个通情达理的老人家,我认定了的人,妈就不会再反对!妈也晓得我的脾气!”
  江大妈正在切肥肉片,听了儿子的话,手不由停了一下,冷冷一笑,又飞快地切起来。道:“既然晓得我不会再反对,为什么还要这样做?人家姑娘怎么看我?你在离间我们婆媳间的感情晓得吗?其实,只要你认定了就算了,我做那些恶人干什么?唉,我看这姑娘是个有福的相。只是没有商品粮户口,又没工作。不过,你有本事给她找!”
  “妈,你同意了?”江恒惊喜地抬起头。
  江大妈把饭控起来,洗了锅,把肥肉片倒进锅里翻炒。是腊肉,香味立即弥漫开来。她怜爱地瞅一眼儿子:“看你那高兴的样子!不同意又能怎么办?你又不听我的。再说你们就要过门了,难道叫你退了她不成?妈只得强装笑颜了。”
  江恒听了十分高兴,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这些听起来十分勉强的话,要比那些满脸堆笑的好听话安全得多,母亲把心内的不满发泄出来了,她是接纳了爱莲。但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又说:
  “爱莲不是光有个福相,她很不平凡,是个出类拔萃的人!能娶到这样的媳妇,为儿子的真是三生有幸!同时,也是我们江家的荣耀。”
  “嗯,是我们江家的荣耀!”江大妈附合着,想想她的模样又说,“她双腮、下巴生得很好,是个福禄相。不过,她注定这辈子要遇到你,所以才生那么好的相的!”
  “你这话就错了,”江老汉提着褪了毛的鸡进来,接过话去,“人家打娘肚里出来就是那个样子,不是遇到哼儿后才变的样儿!”
  江大妈刚兑了水,盖上锅盖,把铲子“咚”地一放,眼睛一瞪说:“你知道什么?凡事都有个定数。就像我们俩,在四川老家时,看相的说我们一辈子衣食不愁。我们过了十来年的天堂生活。可是,因我用了几个钱,栽了个跟头,你这个不得成器的老龟孙竟然离开单位,带着儿女回了农村。我以为那看相的胡说八道,哪知我们要享儿女的福。大丫头凤兰嫁了个有本事的;凤玲也不错;我哼儿又这么有出息;就只凤英差点。可见凡事都有个定数!”
  江老汉讪讪的没做声儿。江恒双手相握,看着灶里跳动的火苗也没做声儿。江大妈毫无愧意,招呼老头子夹火炖菜,自己剁鸡子。
  江大妈是四川人,江老汉带回来的。江老汉在解放战争中流过血立过功,所以夫妻俩才能在一个很不错的单位上上班。江大妈读过几年书,又精明能干,不久就担任了单位的会计。因贪污公款,坐了一年班房。江老汉一人带着四个儿女不好过,也因脸上不光彩,自动离职回了老家。江大妈断送了一家老小的前途,大女儿凤兰虽然好过一点儿,但也是在农村累死累活,就只江恒一个出去了,她还反过来说江老汉笨,不该回来。当然,这些话就只凤玲敢说、敢怨。
  饭好了,满满的一桌子菜,江大妈还说没菜,将就吃一顿,晚上再说。凤英、凤玲一边一个陪易冬丽喝葡萄酒,江老汉夫妇也喝,就只江恒滴酒不能沾在吃饭。一家人都往易冬丽碗里夹菜,特别是江大妈,一会儿撕只鸡腿,一会儿夹筷子肉丝,弄得她碗里堆满了菜,只得求助于江恒。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6:33
  “哼儿,”吃饭后,江大妈叫出儿子,“你去买几斤鲢鱼回来,晚上熬鲢鱼汤,大补哩!”
  江恒迅速地瞟了母亲一眼,进屋拉起易冬丽,笑着说:“走,我们一起去。我还要带你去几个地方,让你好好观赏一下家乡的旖旎风光!”
  易冬丽被他拖着朝外走。江大妈拦住他:“不行不行,你没看到她醉了?风一吹,不凉酒才怪!你莫去,爱莲,他做什么事儿都拖着你,他是怕你躲清闲!莫去!”
  江恒见母亲满脸溺爱,又见爱莲双颊泛红,确有醉意,就把她拉进屋,叫她睡一会儿,他速去速回。然后带上房门大踏步地走了。
  易冬丽确实醉了,头好晕,想想神情古怪的江恒,微微一笑,心道:“他的父亲是个标准的忠实人。两个妹妹都喜欢我。他母亲跟他一样,是脸冷心热。我都把心放回到肚里去了,你还担心什么呢?江恒哪江恒,你确确实实把我看得很重,我易冬丽何德何能啊!”酒劲发作了,屋子开始旋转,“想不到水一样的东西有这么大的后力!以后,再不能喝了,我不能把大脑麻醉掉,我需要一个清醒、敏锐的头脑。”她迷迷糊糊地看着天花板,心里又说,“哦,褙的好平整,上面一定用了胶合板,家里还有这么漂亮的房间!他说要搬走的就是这些家具吧!”她想过细看看,无奈眼睛再睁不开,头也抬不起来。她的头一触到枕头,便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她一个惊跳醒了。外面有人哭闹,是凤英的儿子小牛子,尖声哭叫着要新舅母抱抱。大概有人阻拦,只听凤英咕噜说:“娃子喜欢她舅母,就让她抱一抱,有啥不行?大惊小怪的,我看小易不是你说的那样!”
  易冬丽一惊,已完全清醒了,支起身子细听。
  “不是我说的,是你哥说的。你看不到?你哥都怕她,她是狐狸精转世,法力无边哪!凤英……”
  “说个啥呀说!”凤英截断母亲,“就只会乱说!”
  “哪个乱说?”江大妈低吼起来,“专门让她听见是不是?嫌你妈过得好是不是?”见凤英不做声了,方压低声音缓和地说,“我见都没见过她,我晓得那些事儿,是你哥对我说的。凤英,你想想,你哥一个脱产干部,咋看得上她?就是她厉害会缠,可能他们又在一起睡过觉……她睡着了吗?”江大妈停下,侧耳听听,“她喝醉了,一定睡着了。不行,走,到那屋里我对你说,叫她听见了还说我说的。”小牛子却哭叫着不走。江大妈骂道:“这小兔崽子太任性了,也不好好管管!凤英,我对你说,你千万莫说出去啊!你哥娶她是娶定了,我还要指望她给我养老送终的。你哥刚才在厨屋里说,他有心不要她,又怕她闹,断送了前程。她比那个李玉梅厉害得多,那姓李的只会胡闹,有理反成了没理。她可是不同,她会写书,她会动法庭的!我们江家完了,她家那么穷,她妈又病,填不满的枯井哪!你看她穿的,里外全新,不都是你哥买的?她饭都吃不上嘴,还有钱买衣服?哼,穿着我儿子买的衣服,卖样子给我看!太,太……”
  屈辱的泪水夺眶而出。易冬丽扯过被子捂住头,她是狐狸精!她会缠!她跟他睡过觉……她捂在被子里哭了个肝肠寸断。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7:11
  一阵“呜呜”的摩托声传进来,她吞咽着泪水爬起来坐着,想装出没事的样子,但是,无论她怎么努力也止不住汹涌的眼泪。
  门,被轻轻地推开了,江恒头盔未摘,大踏步走过来,愉悦地说:“怎么样?快不快?咦?”他坐到床沿上,摘了头盔,偏头看她,“爱莲,怎么啦?对我说!”她固定住她的头,一见她纷呈的泪水,双目一凛,起身朝外走。
  “我头疼,”她急忙喊道,“你又到哪里去?我头好疼!”
  他疑惑地走拢来,试试她的头温。她确实头疼,也有些发烧。但是,江恒那双锐利的有洞察能力的眼睛,仍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她知道他不相信,他太了解自己的母亲了,她母亲是专门支走他的,他怕自己的母亲,像要塌天似的亲自把她送进屋,侍候她躺下后才走。但是她能告诉他吗?梦醒了也就行了,何必叫他们母子为她反目?
  江恒一直盯着她,想从她脸上找出答案,他不敢问她,怕伤了她的自尊心。
  “我的头好疼!像要炸裂似的!”她哀哀叫着,眼泪刷刷直淌,“要叫人家洗头!”
  江恒把她搂在怀里,心疼异常:“都怪我不好!晓得是这个样子,我们不回来的!不该回来!起来,拿点药去!”
  “不!”她挣脱他的怀抱,泪水直淌,声音却异常清晰,这是从心里感到伤心绝望才有的情形,“我不喜欢吃药,一吃就吐。喝碗姜茶就行了!”
  “来,睡下!”他给她拭拭泪,像侍候一个害大病的人似地,轻轻地把她放下,拉过被子盖好,绷紧嘴巴出去了。她知道他要去干什么,她知道凤英不会出卖自己的母亲,她更清楚江大妈,她攻于心计,善于伪装,他问不出什么的。果然,他回来了,很平静、很温和,端了碗姜茶。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7:46
  “来,趁热喝了,捂着出身汗。真是娇儿病多!洗个头,吹一下风就感冒了,还戴着头盔哩!笨丫头!”
  易冬丽退了烧,但仍喊头疼,赖在床上不起来。凤英姐妹都来看过她,江老汉也来过。可恼的是江大妈,端进一大碗鲢鱼,没事儿似的,还摸摸她的头。
  乡村的夜,漫长而寂静,只偶尔传来一两声狗吠。窗外一片朦胧的月光。江恒坐在床前,永远都看不够似地一直看着她。目光毫不灼人,平静、深沉、专注,含着微微的笑意。易冬丽好喜欢他的目光,大海一般!她希望能永远沉进他目光的海洋里!一时间,她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他母亲的那些话不足为怪,捕风捉影,乱说乱道是老妇人的事业。况且,她又这么不中她的意,她儿子又伤了她的心,竟然先斩后奏!他是因为太喜欢她又怕母亲反对才这么做的。想着,低下头怯怯地一笑。
  “笑什么?”他温柔地低问。
  “我没笑!”她红着脸撒赖,像个顽皮的孩子。
  “我知道你笑什么!不说我也知道!我这双眼睛最厉害!”
  “笑什么?笑什么?”她叫起来。
  “反正不是什么好事儿,我说不出口!”他说。腻歪地咧着嘴,直摇头。
  易冬丽急得撑起身子坐起来。江恒连忙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袄子给她披上。她眼波流转,突然笑语齐迸:“好阴险!差点上当受骗!”想起他的小名,逗趣地叫道:“哼儿,江哼儿!”
  “有什么好笑的?”他脸一红,“我小名叫哼儿,据说我落地后不像一般婴儿那样啼哭,而是打鼻孔里哼了一声,接生婆吓了一大跳。后来就‘哼儿哼儿’地叫出了名。上学后,我知道了缘故,才把‘哼’改成了‘恒’。”
  “好神!”她惊叹道,“你也确实有点神,听张晓兵说,转业时,你的腿很跛,工作一直安排不下去,部队多方联系也不行。后来,竟神奇地好了,也正好,我们公社的武装部老部长旧伤复发退居二线,你这个大营长便堂而皇之地坐上了部长宝座。你还会升的!”
  “你还来讽刺我?我升你不升?我当部长,你是部长夫人!我当县长,你是县长太太!你不说我鼻子,我不说你眼睛!”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2:38:38
  他的话引发了她的自卑,笑意隐去,低下了头。头一低,头发搭下来,遮住了脸。往往人在高兴时,可以放下一切,低沉时,什么忧心的事儿都出来了。易冬丽就是这样,本来就想开了的,经他一说,又生起气来。那些话真是他母亲编排的?他在厨屋里呆了那么长时间!
  他又警觉起来,问:“怎么啦?”
  她一甩头发昂起头,看着顶棚一声不吭。雪白的灯光下显得异常地冷蔑、高傲!
  “你有什么事儿瞒我,爱莲!”
  “没事儿。”她淡淡地说,仍不看他。
  他盯着她,忍不住问:“那会儿,你为什么哭?”
  “我头很疼,像戴了紧箍咒。”她缓缓地斜下目光,盈盈的秋水已然结冰。她又想起了李玉梅,他母亲竟把她跟李玉梅相提并论,李玉梅没有价值跟他睡了觉,竟然说她也跟他睡了觉。她缠着他,她是狐狸精!她的心浸泡在泪水中,她极力控制住,不使它流出来。冷冷一笑道:“那天,我开完会回来,我碰见了李玉梅,我们搭的一辆车。”
  怪道她开会回来没到他那儿去的,原来是她在作祟。“你想不想知道李玉梅?”他问。
  “还用你说?这上上下下哪个不晓得?”
  她讥讽的口气使他生起气来,他真以为她是为了李玉梅的事儿才那样的。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15 13:09:09
  唉,真是!刚才是怎么了?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5 14:12:33
  下午好,支持姥姥佳作,拜读顶贴!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7-15 15:26:35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5 20:24:59
  顶起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7-16 09:59:02
  拜访好友,加油。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16 10:30:16
  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6 20:50:29
  跟读学习支持!问好祝福!
作者:冷月888 时间:2019-07-17 07:54:15
  拜读精品佳作,强势顶贴支持,文友加油。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7 16:14:28
  下午好,支持姥姥,拜读佳作!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7 19:22:28
  顶帖支持,问好!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8 13:02:49
  中午好,支持文友,顶起佳作!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18 21:17:22
  支持佳作!问好祝福!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18 21:26:30
  坐等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19 16:09:21
  支持姥姥佳作,顶起!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20 08:35:21
  周末问候姥姥!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7-20 14:09:40
  支持佳作。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20 20:40:13
  等了几天了,还没放电影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7-21 07:13:12

  
作者:徐浩喻 时间:2019-07-21 09:50:12
  确实如此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21 20:33:43
  支持佳作,周末愉快!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