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求影视合作 长篇小说《泪浸绡帕》修改版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6-03 23:28:36 点击:4098 回复:904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上页 1 2 3 4 57 下页  到页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22 15:18:16
  等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22 21:17:08
  顶起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22 21:31:20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23 08:57:43
  支持姥姥,顶起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23 12:56:36
  坐等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23 21:38:14
  支持佳作,问好祝福!
我要评论
作者:马永杨 时间:2019-07-23 23:49:18
  写的不错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24 12:21:49
  “你晓得什么?”他浓眉一扬,“晓得我是玩弄女性的色魔?可是,你知不知道,我是受害人!我!”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重复着,“可是传统道德,世俗偏见,却混淆了是非,使她变成了受害人!爱莲,别人不了解我,难道你也不了解吗?”
  他沉痛地看着她。片刻,蓦地起身,在床前走来走去。那沉缓的脚步像一个个巨大的惊叹号!而他那高昂的桀骜不驯的头颅、悲愤的双目,像一首悲壮的诗句!没有一点儿羞惭、悔愧!只有太多太深的羞辱、愤恨!
  他们从没有说起过李玉梅,她不知道,李玉梅会这么伤他的心!她不禁有些后悔,忘了自己的心事,纠正道:
  “对不起!我没有碰到她,更没有说什么。真的!”
  “你不要替她隐瞒!没有必要,我也早想告诉你,只是……”他欲言又止,愧疚、羞惭地凝视着她。片刻,他踱开去,沉痛地对她诉说:“我很势利,很平庸,她是医学院毕业生,工资比社直女工都要高,长相也不错,我主动接近她。哪里知道?她虽然大学毕业,学识却非常浅薄,为人也差劲。她是被推荐上的医大,本身小学都没毕业,真是可笑之至!我很挑剔,我决定跟她分手。那天晚上,她做了一桌子菜,请我去说要跟我喝杯饯别酒,嘿,饯别!她孤注一掷,她晓得我对酒精过敏,蓄意灌醉了我……醒酒后,我发现她躺在我的怀里。我依稀记起我做了什么事儿,气得我当场把她揍了一顿。她赖上了我,她说是我把她……把她……,我不晓得是不是那回事,我却清楚,对酒,我特别敏感,三杯都能使我醉倒。当时,她哭着灌了我六杯!六杯!她准准地怀孕了。她是妇产科医生,她懂得。我承认,她怀的是我的孩子,那段时间,她没跟别人来往。但是,这样一个攻于心计、卑鄙无耻的女人,我会要吗?我不是别人!我是江恒!领导、同事、战友、包括我父母都不相信我!只因为她是女的,我是男的,所有的错儿都在男的身上!于是,党内警告处分,她的三个兄弟把我揍个半死,还毁坏了我所有的衣物、家具。”他头一仰,冷酷地一笑,“如果他们想杀我,把我杀了都可以,我就是不要她!我打一辈子光棍都不要她!这就是我!我不要任何人为我设计生活!我不在乎别人怎么骂我,怎么指我的脊梁骨,我照样挺起胸膛做人!昂起头走我的路!”他站到她的面前,“我晓得,你一直不相信我。还记得我们在团委办公室写总结的事儿吗?你的样子好伤我的心!”
  她迎视着他,她怎么不相信?她也不是别人,她是易冬丽!她一扬眉,清清楚楚地说:“要别人相信干什么?只要自己行得端坐得正,对得起天地良心,管他怎么看,怎么想?再则,‘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李玉梅的结局就说明了一切!”
  他不敢置信地死死地盯着她,摸着椅子坐下,似乎她是块发芽、绽叶的石子!许久,他蓦地垂下了头。
  “开始见了你我好害怕!”她温柔地笑道,“后来,我相信了我的眼睛,相信了我的感觉!”
  “可是,爱莲......”
  她“刷”地红了脸。
  “你那么清纯!那么完美!你像一面镜子,爱莲!”他看她一眼,眼中噙满了泪水。她抬起目光,不禁怦然心动。刹那间,她忘了害羞,忘了心中的不满,低声说:“你中了她的奸计,又是醉酒之后,你、没事的!”
  他把臂肘支在床沿上,抚住额头,眼泪如雨而下。她哪里知道,他的心早已不再完整,给她的爱也不完整!
  她抚慰地握住他的肩,温柔地给他拭泪。他抓住她的手放在唇上亲吻。他的嘴唇、他的手、他的整个身子都在颤动,双膝触着床,连床都在索索抖动。许久,他擦干眼泪抬起头,逐渐平静下来,又恢复了他的坚定、自信与刚毅。两眼闪烁着炽热的光芒!
  “哪个说人海茫茫知音难觅?我没有看错,你是个特殊又特殊的小精灵!爱莲,我发誓,我要疼你一辈子!”他笑了,“好啦,睡吧!今晚,我要坐在这里守你一夜,我要看着你睡!我刑满释放了!”
  她真希望他守着自己!她真希望自己能沉在他深沉的目光中!但是,她一想起江大妈的话,脸一沉道:“我又不是小孩,要你陪?不要叫你父母妹妹小看了我?”说罢,又觉过分,故意嘟起嘴,偏转了头,笑了。
  “你的一颦一笑都能影响我的情绪!我发觉我患上了气管炎!”他笑着站起来,“好吧!我走,晚安!”
  他愉快地一举手,带上房门走了。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24 12:36:03
   5
   朝霞染红了整个天空,太阳却迟迟不露脸。“早晨放霞,等水烧茶”,天,晴不起来,雨,还会下下去的,说不定会下得更大!江恒载着易冬丽朝着太阳升起的地方飞驰。山林、树木、行人纷纷掠去。易冬丽戴着头盔,长发泄出,飘飞翻卷,好不潇洒!配着江恒遒劲的身姿,“呜呜”的引擎声,组成了一曲不俗的大路晨风曲。路人遥遥相送,惊羡不已。
  易冬丽坐在车斗里,目光黯然,江大妈的容颜老在她眼前晃。她知道,江恒并无订亲的意思,是在钟灿的促使下而突发奇想。他母亲又那么嫌弃她,她不能跟她定亲。摩托驶进了县城,她不敢再犹豫,在文化乐园门口时叫住了他。他停下,寻问地笑望着她。她已跳下车,说:“我进去一下,去看看陈光辉。”
  “你一个人去?我呢?”他看一眼旁边的小商店,“我也去,买点东西,正式去拜访你的老同学!”
  她一急,脸已是红到了耳根,连连说:“不,不要你去,等以后有机会了我们再一起去,今天不行,我有好多话要对她说哩。你到这儿等我,我只进去二十分钟!”
  看着她羞红的脸,鼓鼓地如含卵的双腮,江恒轻叹一声让步了:“好吧!你一个人去,莫说忘记了,要记着门口等着一个大兵!哎,先吃两个鸡蛋,早晨没吃饭,昨晚上也没吃,来!”
  她哪有心思吃鸡蛋?摇摇头:“不,我吃不下去!”
  “不行!”江恒已打开后面的盒子,摸出两个鸡蛋,“你要不吃,我就跟进去!”他嘴在说,手已在剥蛋壳,“吃,还是不吃?”
  为减少麻烦,易冬丽只得接过一个,在摩托上磕碰。江恒掰好一个递给她,接过她手里未掰的,揉一揉,几下又掰一个。
  她勉强吃下两个鸡蛋,再不肯吃了。唯恐生变,迅速摘下头盔,扭头就走。她选了个下下策:一走了之,等回去再找理由搪塞。
  “哎哎——爱莲——”
  江恒想起什么连忙叫她。她装着没听见,一径走去。她躲在一个墙角里,见他正扭头看电影看板。她小跑着横过去,又朝后看一眼,见江恒正倒摩托。她逃到了车站,买了十点的车票准备返回。
  易冬丽坐在候车室的角落里低头垂泪,模糊的眼前闪现出他们从相识到如今的一幕一幕:他的关怀、体贴,他的慷慨、包容,他的深情、专一,无一不使她为之心动。她喜欢他,她需要他,精神上需要他的支撑,物质上需要他的帮助。她不是神仙,她没有他想象的那么清高,她要养活母亲、弟弟,还要给母亲拿药,供弟弟们读书。她为一天八个工分,累得腰酸背驼,可仍填不饱肚子。是他结束了她窘困的生活。她是跟他过一辈子,并不是跟他母亲过一辈子!俗话说:“公婆嫌弃犹是可,丈夫嫌弃无处躲!”他不仅不嫌弃她,还把她看成他的唯一,他的生命!她想象着此时他焦急地等在文化乐园大门外的情景,再坐不住了。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24 12:37:55
  6
   钟灿漫无目的的在森林里游荡,心事重重,神思恍惚,几次走进刺架,有一次差一步就走下悬崖。他知道自己无法与江恒抗衡,他配不上她。他知道,自己除能写两首小诗、拉拉小提琴外,什么都不会做,也从来不想做,游手好闲、好吃懒做。他平生第一次强烈地感到:他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要有个工作,他要有所作为。他不能再吃父母的闲饭了。
  他踏上一块山石,久久地看着对面的黛山,不住地叹息。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24 12:39:44

  7
  易冬丽回到文化乐园门口,可哪里还有江恒的影子?自卑、敏感的她立即躲在一个墙角里,紧紧地注视着大门口。
  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大门口,她眼睛一亮,那人转过身来,是他的战友张晓兵,可能是来找她的,四处张望,又走进大门。她连忙缩回头,却不见人过来,又探出头,张晓兵向对面单元望了望,看下表又走到门口等待。片刻,他进来了,目不斜视地上了楼,可能陈光辉没在家,转身下了楼,走过去了。他竟没发现她,在大门口走来走去。
  易冬丽一抱臂靠在墙上,头也靠上去,翻着眼睛看天:“二十分钟就要了你的命?还派一个人来找,我偏不出来,看你来不来!如果再等一会儿不来,我决计回家,永远不再理你!”她在心里发狠,不时瞟一眼大门。
  张晓兵走了。她来到大门口。一等再等,直等到工人中午下班,连张晓兵都未再露面。她搭车回到了公社,没有顺便的车,步行进山。
  她坐在山石上,紧紧地注视着大路尽头,希望他找不到她能赶回来。谁知,一等又是半天。她又累又饿,止不住眼泪如雨而下。怕人看见,更怕碰见钟灿,她上了山,抄近道回家。她边走边哭边分析,她得出一个结论:她被抛弃了,他们母子、母女合起来演了一台戏,使她上钩、放她脱网,他为了让她退赔他花的钱财。他知道她会受不住他母亲对她的羞辱,他知道她会溜回来,为防万一,还专叫张晓兵去装装样子,他从她面前走了两趟,为什么就没发现她?是了,他知道她的脾气,他知道她不会自己走出来,他算准了她会回来。他就可以借机发作,是她不愿意跟她定亲,她瞧不起他,那么,分手!本地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恋爱时,如果男方不同意,女方对其所花的钱分文不退;若女的不同意,则全部退赔。绝对是这样!她伤心欲绝,哭倒在山坡上。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7-24 12:46:16
  8
  钟灿在森林里走了一天,像一个困在迷宫里的游魂。此时,他仰躺在草丛里,直着眼睛看那光秃秃的花栎树顶。隐隐约约的,他听到有人在哭,是个女的。他动了恻隐之心,也许那女的掉下了山涧,也许打柴扭伤了脚,她需要帮助。他心灰意懒地爬起来,跟着哭声找去。他看见了那人,一怔,随即快步走过去。
  易冬丽停了哭,蓦地坐起来,模糊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健美、修长的身影。再一定睛,起身就走,却一个踉跄,向一棵树扑去。
  钟灿一把拉住她,沉声问:“你们不是出去买衣物吗?怎么你一个人跑回来了?他呢?”
  她不想告诉他,却不由自主地声泪齐迸:“他、他骗了我……”她抽泣着告诉了她一切,包括自己的怀疑。
  “他不会骗你!”沉默许久,钟灿方抬起头劝她,声音萧索、凄凉,“他绝不会骗你!一定是有事儿耽误了。有眼睛的都看得到,他……”他停住,长叹一声,仰起了头,看向低沉凄迷的天空。
  这不是平时的钟灿,什么事儿使他如此伤感?她抬起泪眼,发现正有两颗泪珠,静悄悄地滚下他的面颊。她芳心大乱,高一脚低一脚地走开,只觉两腿发软,头晕目眩,又坐到一个粗大的树桩上,眼泪直滚。是对钟灿的歉疚?还是对江恒的恨?她说不清楚,只觉心里好乱好乱,只想一哭为快!
  暮霭在森林里涌动,天要黑了。钟灿来到她面前,低声道:“不要胡思乱想了,要黑了。回去吧!当初他能抛开世俗追求你,现在他会撒手?他等了你那么久?就说他真有那个心,他会公开提出来,何必这样躲躲藏藏的?”
  “他为了让我退他的钱才用计扎我的嘴?”
  “钱?”他凄然一笑,“他不是小人!易冬丽,我们都看得到,他不是小人!不是君子,也绝不是小人!你要相信我!俗话说:‘当事者迷,旁观者清’,我不会害你!走吧!说不定现在他已赶了回来。如果没回来,我到林场去打电话,看是怎么回事儿,是不是出了啥意外?走吧!”
  易冬丽一听,慌了,一定是出了意外,不然张晓兵不会那么焦虑!原来,她早走过了大院,又弯转来,钻出竹林小径,一眼就看见了停在大门外的摩托。也许是来报凶信的。易冬丽小跑着进了大院,钟灿也相继奔进。
  江恒正焦灼地从堂屋里出来,一见并排走进的两个人,脸色骤变,死死地盯着他们,缓缓地走下台阶,走下院子,他沉沉地一步一步地向他们走来,腮骨蠕动,双目喷火。院子里的空气似乎凝固了。易冬丽知道,一场特大风暴即将来临,扭头对钟灿说:
  “钟灿,谢谢你了,你回去吧!”又小声催促,“快走!快点!”
  “为人不做亏心事儿,半夜敲门心不惊!”钟灿梗着脖子说,跨前一步,迎着江恒,“江部长,你到哪儿去了?我正要到林场打电话找你?”
  见劝不住钟灿,易冬丽抽身向屋里奔去。江恒一把拖住她,朝钟灿身上一搡。
  “果然不出我所料,”江恒点点头,“怪不得两天没出操,原来真是跑到县城去了,你截走了她!钟灿,”他再点头,“好家伙……”
  “什么?我截走了她?”钟灿满脸通红,“真是好心没有好报!你以为她是小孩?她是件什么东西?我随便就可以截走她?她根本就没去陈光辉那儿,她从文化馆后门溜走了,你知道是为什么吗?你知不知道……”
  “我知道。”江恒早接过话去,“她为了会你!你们里应外合耍弄我!你们耍弄我的感情!因为你年轻漂亮!因为你潇洒不群!因为你有才华!迫不及待!你看你们身上……”
  “江恒,我总算认清了你……”易冬丽委屈地哭叫起来。她知道,她又一次踏进了他布置好的陷阱。
  “放你妈的屁!”钟灿勃然大怒,声音压住了易冬丽的哭叫,“只有你才会那么下贱,好!”他点点头,“随你怎么说,你说是我把她截走的,就是我把她截走的行了吗?因为她瞧不起你!因为你丑!因为你……”
  江恒早挥拳击中钟灿的腹部。钟灿一退,撞倒一把锄头,正蹲在窝里抱蛋的鸡扑腾起来,一个鸡蛋“啪”地掉在地上。钟灿痛苦地咧着嘴蹲下身。见江恒又逼上来,咬紧牙关站起来,奋力还击。但是,一个毛小子,哪是一个体魄强健的汉子的对手?连连吃亏:眼睛肿了,左颊青了,嘴角在淌血。易冬丽本能地护着钟灿。江恒见了,更是失去了理智,他要结果这个臭小子,让她后悔,让她心疼,然后再结果她,他还能净赚一个!他绕开她,拳拳击在钟灿的要害部位。钟灿摇摇欲倒,连招架之力都没有了。江恒抓住了他的衣领,集所有力气,一拳一拳击向他的心窝。
  眼看要出人命了,易冬丽惊叫着一下插在他们中间,接了两拳,这两拳已用了十二分的力。只听一声惨叫,易冬丽瘫倒在地。
  “爱莲——”江恒大叫着跪在地上,揽起了她的头。
  钟灿失去了支撑,重重地摔倒了。他痛苦地蠕动着,拚命向她爬过去,抓住她的肩头,哭叫着:“易冬丽!冬丽!”
  “滚开!”
  江恒目眦欲裂,一拳把他击倒。钟灿头一偏,“哇”地吐出一口鲜血。易冬丽缓过气来,尖叫着挣脱江恒的手臂,看着无辜挨打的钟灿啼哭不止。钟灿今天的所做所为,又一次证明了他玩世不恭的外表里,藏着一颗金子般的心!
  江恒缓缓起身,他的自尊又一次受到伤害,低头看着她,眼中一股潮湿的东西涌出来。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7-24 12:57:10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fanjiangtao1978 时间:2019-07-24 20:51:51
  看望朋友,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7-24 21:29:01
  支持问好,夏日安康!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26 11:17:59
  早上好,问候文友,顶起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7-27 10:47:39
  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01 11:03:44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04 20:26:36
  顶
我要评论
作者:fanjiangtao1978 时间:2019-08-04 21:10:28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05 08:14:34
  早上好,問候姥姥,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8-05 11:36:04
  张大妈听到打斗跟上门女婿周铁柱跑过来。臭儿怀抱婴儿也一抖一抖地跑来。周铁柱已出落得一表人才,已为林场出纳,领带西服,好不潇洒!当初,周铁柱被江恒赶走后,很快就入赘到臭儿家。臭儿人口轻,大妈也能劳动,他自以为赢了。婚后,才知臭儿粗莽无知,也逐渐了解了爱莲。他恨自己有眼无珠,错过了一桩好姻缘!如果他找到五爷,他绝对会成功。他恨透了江恒,由于两家关系非常,他只得强装笑脸面对他。此时,见爱莲哭得泪人儿一般,以姐夫的身份问道:
  “爱莲,怎么回事儿?”爱莲不答,又面向江恒冷冷地问:“怎么回事儿?江部长?”
  张大妈以为哪个打了爱莲,叉起腰要拚命:“哪个打的爱莲?哪个打的?”
  看看周铁柱,江恒再恃不住,大踏步走进自己的住室,卷起铺盖,提着大包小包出来。
  “江恒,过来!听幺婶说,没有说不清的事儿,来!”幺婶站在堂屋里哄叫着,连连招手叫江恒过去。她硬朗了许多。
  江恒一刻未停,直走到易冬丽身边,腾开手,从她头上摘下两片枯叶,一捻,狠狠地扔在地上,咬牙道:“好一个水性扬花的女人!从现在起,我还你自由!随便你跟哪个混帐王八蛋都与我无关了,咱们各走各的路!”
  他跨出大门,把行李放在摩托上,弯腰收拾车仓。
  钟灿挣扎着冲过去,扶着大门框大叫:“江恒,你给我回来!我们把话说清楚!你不能这么蛮不讲理!”
  “钟灿,莫理他!”易冬丽忍住哭说,“让他走!啥了不起,我不稀罕!我不稀罕——”她尖叫一声又大哭起来。
  江恒的手不自禁地一抖,顿一顿,把东西一鼓脑儿掀进车仓,踹响摩托走了。
  幺婶从厢房门口走过来,周铁柱连忙端来一把椅子,幺婶坐了,喘息着问:“怎么回事儿?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易冬丽跪走两步,拽着母亲的手大哭道:“妈,妈呀!他嫌弃我!他们一家都嫌弃我!说我们家是个无底洞,无底洞——他们设下圈套让我钻。妈呀——我的命怎么这样苦哇——”
  钟灿把易冬丽在江恒家受的委屈、等待,全说了出来。末了解释:“他在时,把我们管得死死的,我想乘他不在好好玩两天。刚才,我在林子里散步,听到有人哭,跑去一看,才知是易冬丽。劝了半天才把她劝回来。谁知一点儿理都不讲!”
  “谢谢你了,小伙子!”幺婶盯着钟灿冷冷地说。钟灿脸一红,脚步踉跄地出了大门。幺婶直盯着他走出去,才回过头,审视着女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妈是不是那样说的?张……”她憋不住气,停下了,喘息好一阵,才又说:“他说他去找张晓兵,问他调动的情况,没想到,他们的战友来了,拉他入席。你说你等在文化馆门口,张晓兵怎么没看见你?你跑到哪儿去了?”说着从女儿羊毛衫上摘下一段枯草。“你看你身上。”说着又看一眼大门外,因为钟灿身上也跟女儿一样沾满碎叶枯草。
  见母亲不相信自己,易冬丽又气又急又悲,眼睛一瞪,昏了过去。人们大惊,又是掐人中,又是揉胸,又是捶背。好半日,易冬丽才“哇”的一声哭出来。大妈流着泪,直埋怨幺婶:
  “自己的女儿都信不过!爱莲是那种人吗?他们一顿饭就吃到天黑?爱莲在那儿等了半天,那个姓张的咋也不去了?想想看,他不是用计是什么?”
  臭儿也说:“他一定是看你们穷,怕贴补,老女人小女人一起用计……”臭儿越说越气,大骂起来,“啥鸡巴稀奇!滚就滚!我们爱莲还找不到家儿?狗日的……”
  臭儿的唾液特别丰富,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四处迸溅。周铁柱站得近,溅了一脸,他不耐烦地咂咂嘴,挥臂抹去。见状,臭儿停了辱骂,翻着眼睛出粗气。周铁柱知道他们发生了误会,也只是一时之气,气一散,自然会和好,没说什么,接过儿子走了。
  被人抛弃,还受这不白之冤,易冬丽躺在大妈怀里,哭得肝肠寸断。幺婶听了她们母女的话,再一分析,眼泪早成串成串地淌了下来。她抚慰地拍着女儿的肩,压低声音,免得牵动气管又咳起来,断断续续地说:
  “我女儿不哭,他不要你,我们还不要他呢?他不配!莫哭,听话!我女儿的命不坏!比哪个都好!要不了多久,我女儿就会出头!从今后,不许你再谈恋爱,到时候再说,有他江恒后悔的日子!”
  易冬丽诧异地看着母亲。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05 12:46:57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fanjiangtao1978 时间:2019-08-05 15:48:01
  问候,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05 20:13:21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06 09:37:10
  支持姥姥佳作,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8-07 01:15:57
  支持佳作,谢谢朋友。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08 08:39:05
  支持姥姥佳作!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08 15:33:56
  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08 20:23:31
  
我要评论
作者:fanjiangtao1978 时间:2019-08-08 22:19:53
  拜读佳作,支持,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09 09:44:01
  早上好,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8-10 12:41:25
  9
  风,还是昨天的风,大院还是昨天的大院,易冬丽却不再是昨天的易冬丽了,她躺在床上,眼泪一个劲儿地淌。脚头的臭儿已发出均匀的鼾声。臭儿是来陪她的,她没有那么软弱,她不会寻死。为他,她不值。她强迫自己不再流泪,轻轻地下了床,端着煤油灯来到母亲的房屋。
  这是一间半死的人的房屋,虽然女儿不厌其烦地收拾浆洗,屋里还充盈着一股难闻的气味儿。昏暗的灯光下,只见幺婶拥着被子倚在墙上流泪,干桃核似的脸上满是泪光。女儿已习惯了她的眼泪,她也不忌讳,流着泪看女儿。却见女儿一膝盖跪在地上。
  “妈!”易冬丽嘴一张,一度停歇的眼泪又汹涌地淌下,“我是谁,妈!我到底是哪里人?姓什名谁?妈,求您告诉我,我亲生父亲是谁,他在哪里?”
  幺婶毫无表情地看着女儿,流着泪平静地说:“你忘记了,你是乌鲁木齐人,父亲肖国强,被乱炮炸死了,你叫肖小霜。”
  “您莫骗我了,妈!乌鲁木齐根本就没有肖国强这个人,也没有吴尚承。当然,更没有我了!”易冬丽流着泪平静地说,简直跟她母亲一模一样,“那会儿您说的话,就更证明您那个故事是骗人的。连大妈、臭儿姐都听出了话中有话!妈!求您告诉我,我父亲到底在哪里?是死是活?哪个在他老人家身边?”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8-10 12:42:42
  “噢——”幺婶讥讽地拖长了音,“我说江恒不配你,你就以为你有个可以沾光的好父亲?你嫌弃这偏僻的小山村?你想过荣华富贵的生活是不是?”
  “哼!”易冬丽冷笑一声说,“我这辈子能有空儿坐在桌边,便是我最大的享受!别的我不稀罕!我一点儿都不稀罕!如果我想过好日子,我就不会从文化馆后门溜走了。我会赖着他的。但是,我不稀罕!那是别人的!我虽然混得不如人,这点儿骨气还是有的。您老人家看着我长大,我是什么样的人您知道!——妈,我只想知道我的来历!我稀里糊涂地长了这么大,我枉长了这么大!”说着又悲从中来,爬前一步,扳着床沿,哀哀哭道:“妈,我到底是谁啊!妈——”
楼主文刂姥姥 时间:2019-08-10 12:55:51
  幺婶心疼地看着女儿,一时间,忘了十几年的苦心装扮,断断续续的,伴着刺心的嘶鸣音、伴着眼泪清清楚楚地说:“听着,爱莲,你就是你!聪明能干、勤劳善良、有理想、有追求、人人羡慕的才女——你!”她倾起身子,应声摸着女儿的手、头,“你有一双勤劳的手,又拿挖锄又拿笔!你有一双美丽的大眼睛;一个善良的禀性;一颗发达的智商很高的头脑!懂得生活,热爱文学艺术,这些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实体,这就是你、活生生的你、实实在在的你!肖小霜、易冬丽、‘东篱’换一百个名字,你还是你!不管你有对什么样的父母,你还是你!”
  易冬丽直听得目瞪口呆,浸满了泪的漆黑如墨的双眸一瞬不瞬地看着母亲,胸腔里升腾起一股神秘的力量!是的,她就是她!不管住在哪里,不管叫什么名字,不管有对什么样的父母她还是她!但是,这个完整的实体从何而来?她跪坐到自己腿上,深深地低着头。
  “谢谢你的赞美,妈!”她低声道,“我不知道您有个什么样的过去,怎能有这么感人肺腑的力量和见解!女儿真是有眼无珠!既然这样,妈,你就该知道,一个人生活在迷雾里,是什么样的滋味儿!水有源、树有根!就你说的,这样的一个我,竟不知道自己的根在哪里?我的母亲又为什么要装扮成一个沉默寡言的村妇?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妈,我求您!妈!”
  “好吧!”幺婶决然地抬起头,“我对你说,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你晓得妈为什么要装扮成这个样子吗?妈为什么见了陌生人头都不敢抬?我怕露出了破绽!你不要笑我,也不要自卑,我说过,不管你有对什么样的父母,你还是你……”
  易冬丽愕然看着母亲,简直没有勇气听下去了。又一想,父母总是父母,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她身打何处来啊?她坚定地不屈不挠地看着母亲,准备接受一个糟糕的谜底。
  幺婶低头躲过女儿的目光,头太低,堵住了喉咙,赶紧抬起来,回忆地断断续续地说:
  “我原是一个教师,高中教师,我有一个无比辉煌的青春年华。可是,我爱上了一个有妇之夫,等我知道时,已经太晚了,我怀了孕。他叫我把孩子打掉,他给我一笔数目可观的赔偿。我简直要疯了!我非要跟他结婚不可!爱莲,我太倔、太任性,这是我致命的弱点!他答应跟我结婚,并把我送到他朋友家里分娩,他回去办离婚手续。我生下了你,请的病假也到期了,他却一去无音。我知道他又一次耍了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潜了回去,质问他怎么安置我们母女。他哭了,他说:
  “‘小媚,我对不起你,我恨我自己没有用!你知道,我跟她是父母包办的,没有一点感情,长期分居。可是,她不离,我实在没有办法!小媚,你说,你想怎么办?你要什么?’”
  “‘我要你的命:’我咬牙说。”
  “他凄然一笑:‘我说过,要是你什么时候需要我的生命,来,拿去就是!’”
  “这是苏联女作家阿维诺娃对契柯夫说的话。他引用过,曾把我迷得死去活来。那时又提起,无疑是火上浇油。我愤恨得无法自已。飞快地抽出提包里的三角刀,对他当胸刺去。喷涌的血使我清醒了,我扑上去,大哭起来。他一下捂住我的嘴,他疼得脸都扭曲了,汗珠直滚,可他在笑,笑……”
  幺婶嘴唇颤抖着,泪水骨骨碌碌直滚,说到笑,唇边也荡起痛苦的微笑,颤抖着嘴唇微笑。那模样将易冬丽的心都撕碎了,站起身,一把搂住母亲。幺婶再控制不住“呜”的一声大哭起来,一哭便咳,直咳得死去活来。
  易冬丽不想听了,母亲已疯了两次,她不能让母亲再疯,那样真要她的命了。她噙着泪哀求:
  “妈,我不听了,我知道了。睡!来我给您脱衣服!”
  幺婶紫胀着脸,扯动心肺地喘息着,摇摇头。易冬丽哀求地又叫声妈。幺婶又摇摇头。她只得坐到床沿上,母亲憋了十几年,就让她说吧!说出来心里兴许会好受一点儿。
  “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刻。”幺婶又说,“直到那时他才告诉我,由于要离婚,他成了反对大跃进的典型,被隔离审查。他是顾不得我们母女了啊!而我……”幺婶极力忍住悲痛,免得一哭又命,“他抚摸着我的头,不住地屏气,时断时续地说:‘死,是我最好的解脱,只有死才能偿还欠你们母女的感情债。你走吧,你的手太准了——快走,带着我们的女儿走得远远的——改名换姓。你太任性了,小媚,你要改掉这个毛病,逃难在外,千万不能由着性子来——那柜里有钱,拿走,全部走……“我哪里还顾得钱?我要打电话给医院,他拉着我不放,叫我不要自投罗网,他叫我把刀子给他。当时,我竟稀里糊涂地真把刀子给了他。他一下又刺进自己的胸膛,握着刀柄不放,用最后的力气对我说:‘快走,把门带好!女儿等着你,她没有名份,但是,她是我们崇高的爱的结晶……’没等说完,他、他……”
  幺婶一下昏死过去。易冬丽大哭起来,掐着母亲的人中不放。好半日,幺婶才在一阵急喘中醒转。易冬丽让母亲靠在自己肩上。母女各自垂泪。
  雄鸡三唱,松涛更急,煤油灯摇摆着黑尾巴,满屋的油烟。灯里的煤油一点一点地浅下去。易冬丽想帮母亲脱衣,一站起来,眼睛一黑,一把抓住母亲的肩头,幺婶赶紧扶女儿坐下,自己脱衣躺下,又说:
  “我永远不能原谅自己!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刻!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宁。当时,我连夜回到他朋友家,告诉了他们一切。他们夫妇没有出卖我,给了我一大笔钱。他当时正受处分,他又装成自杀,我们母女才能安全地过了六年。我们是躲在一个边远的小镇上,靠给人洗衣度日。后来,文化大革命暴发了,到处不能安身,我才带着你来漳城找你大舅……不知道,一个平民百姓哪里知道什么部队番号?”幺婶回答女儿,她接着又道,“人没找到,还丢了包袱,我一无所有了,只得四处乞讨……”幺婶停下诉说,看着楼板,还觉未了,又道,“你还有个哥哥,同父异母哥哥。他的兄妹怀疑他的死因,想到我跟他来往过,我又神秘地失踪了,怀疑是我杀的,告了我。那时政治运动频繁,人们都惶惶不安,没人理他们。我只怕他们暗中访察,你出门时……”
  “幺婶——幺婶——”臭儿塌了天似地大叫着跑来,“爱莲不见了,不见了——”
  “爱莲,通过我的遭遇,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臭儿大叫着跑进来,一见爱莲好好地坐着,舒心地跌脚拍手:“吓死我了!真吓死我了!你这个死丫头,啥时跑过来的?”
  易冬丽指一下椅子叫臭儿坐,臭儿坐了。
  “要顺其自然,”幺婶又说,“强扭的瓜儿不甜,你要想开些。我就知道早晚要出事的,江恒真心真意,是他家里。庸人俗眼的,是绝对要门当户对的。我分析了一下,爱莲,一连串的巧合使你们误会重重,江恒不是那样的人……”
  易冬丽不想听,冷着脸站起来,见臭儿又歪在椅子上睡着了,点一下她的脑门。臭儿迷迷登登地跟了出去。
  幺婶躺在床上,眼泪又湿透了枕头:“一个虎门之女,音乐学院的副教授,何等的高贵!吃腻了鸡肉想鹅掌,竟落个挨门乞讨、哭寒号饥的结局!是前世做的孽吗?”她想起那日那个年青人说的话,就万箭穿心般地难受。十几年来,她除开上厕所,到大妈家,哪儿都没去过,她不认识村里的任何人,更没听见他们谈论过什么,她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她的耳边又响起那小伙子的话:
  “……不久,便解放了,大院分给了雇农刘红根,易家四兄弟。这四兄弟是邻县张家湾人,姓张,原来有弟兄五个,按理得抽去三个壮丁。张老二被抓走后,这弟兄四个便离开家乡躲到了这里,改名换姓……”
  直到那时,她才知道,前夫后夫为什么会长得一模一样,连声音都一样了。她越发地悔恨羞惭,越觉难见世人,如果不是儿女没交搁,她真想一死了之。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10 14:02:40
  中午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10 18:33:39
  晚上好,问候姥姥,支持好帖!
我要评论
作者:阳光下的土老帽 时间:2019-08-10 20:09:36
  支持姥姥,顶起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10 21:19:48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8-11 07:45:16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8-11 18:20:39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fanjiangtao1978 时间:2019-08-11 21:33:40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11 22:31:34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12 20:55:10
  支持佳作,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阳光下的土老帽 时间:2019-08-12 22:02:58
  顶起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14 21:16:14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15 16:17:54
  下午好,支持姥姥,拜读大作!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18 06:38:55
  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8-19 07:32:23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20 06:08:50
  早上好,支持姥姥!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8-21 00:59:29
  欣赏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22 09:50:43
  早上好,支持姥姥佳作,继续顶起!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8-22 18:08:05
  支持楼主。
我要评论
作者:阳光下的土老帽 时间:2019-08-22 20:39:35
  顶起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26 06:32:29
  姥姥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27 17:59:09
  下午好,顶起好帖,问候姥姥!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27 20:14:41
  支持姥姥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8-27 21:36:20
  继续跟读!支持精彩佳作!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难以启齿觅窍 时间:2019-08-28 02:36:14

  看完楼主帖子深受其在


我要评论
作者:张翠玉2366sQ 时间:2019-08-28 03:17:54
作者:苏利断970916pId 时间:2019-08-28 03:20:58

  看完楼主帖子深受其在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9-08-28 07:09:20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29 17:27:07
  姥姥下午好,支持姥姥,顶起好文!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8-29 21:48:00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8-31 06:43:59
  姥姥早上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8-31 15:12:59
  顶起姥姥佳作,周末愉快!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9-09 16:01:16
  下午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9-09 21:38:39
  晚上好,问候姥姥,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9-09-10 09:02:32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风轻舞水低唱 时间:2019-09-12 21:37:30

  
  老师,晚上好,小舞想你了
  • 文刂姥姥: 举报  2019-09-28 10:35:08  评论

    小舞啊,老身天天穷忙,没时间看你,这么晚才回复,请多多包涵!啊!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9-17 15:08:22
  中秋归来,问候姥姥,顶起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09-17 15:32:23
  写出精彩。
我要评论
作者:浅色夏沬 时间:2019-09-17 22:36:00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9-18 08:37:02
  支持,学习
我要评论
作者:关中马 时间:2019-09-18 08:57:53
  欣赏!支持!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9-19 07:28:52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9-19 08:43:17
  问姥姥早安,顶起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9-20 18:02:04
  支持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09-21 18:08:54
  支持姥姥,周末问候!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9-24 08:00:56
  支持!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春光辉耀 时间:2019-09-29 07:38:29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09-29 13:14:28
  顶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09-30 11:53:46
  节日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09-30 20:22:33
  节日快乐。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10-08 09:57:32
  支持姥姥
我要评论
作者:海上的一滴水 时间:2019-10-08 10:43:11
  顶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10-08 12:30:13
  支持姥姥。
我要评论
作者:红尘瑜锦 时间:2019-10-08 13:18:33
  放假归来,开工加油!支持姥姥佳作!
我要评论
作者:从容面对蹉跎岁月 时间:2019-10-08 13:27:21
  语言生动,人物形象饱满,故事情节吸引人,很有画面感!
  愿姥姥吉祥如意!得偿所愿!
我要评论
作者:海州书生 时间:2019-10-08 13:38:56
  写出了精彩,欣赏。
我要评论
作者:贰拾叁划 时间:2019-10-09 08:54:44
  问好
我要评论
作者:百年过客2016 时间:2019-10-09 09:25:07
  支持。
我要评论
使用“←”“→”快捷翻页 上页 1 2 3 4 57 下页  到页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