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拾遗记—— 兼评江湖的攻守有道

楼主:郁离子2019 时间:2019-06-25 14:39:20 点击:100 回复:1
脱水 打赏 看楼主 设置

字体:

边距:

背景:

还原:

  据说中国的江湖武林从前是颇具英雄主义色彩的,奈何在创业板块的市值一度高开低走。《庄子.说剑篇》曾言及赵文王喜剑,剑士夹门而客三千余下,日夜相击于前,好之不厌,并作了“示之以虚,开之以利,后之以发,先之以至”十六字言括尽剑击的精义;齐王令“有拳勇股肱之力,筋骨秀出于众者,有则以告”;又尝闻“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蠃;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的事迹,还传说朱亥因此封了仙号,旧里亦因而得名朱仙镇;《战国策》载唐雎为捍卫安陵愤而挺剑怼秦王:“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逼得不可一世的秦王认了怂,长跪而谢之曰:“先生坐!何至于此......”;《燕丹子》所称荆轲,“神勇之人,怒而色不变”、“不拘小节,欲立大功”,后来因刺秦失败而壮志未酬身先死;太史公《游侠列传》中布衣之侠,“言必信,行必果,已诺必诚,不爱其躯,赴士之厄困,不矜其能,羞伐其德。”尤其是对郭解的描述,着墨颇多:一剑一义行走江湖,嫉恶如仇,施恩而不望报,凡到一处,闻者尽皆登门拜访,影从者众。虽为当时的主流媒体所排摈,仍不失砥砺名节之风,痛陈“窃钩者诛,窃国者侯”之时弊,也算是名不虚立,士不虚附!江湖这时,似乎仍是张扬血性、快意恩仇的逍遥所在。然而,基层不牢,地动山摇!卧榻之侧,又岂容他人酣睡!?动不动就集结成众召开“武林大会”、兜售“兼相爱,交相利”的主张搞私募,毕竟是沾了“与帝争神”的嫌疑,是对“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伟大思想路线的否定;是对“溥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大一统良好局面的动摇;“选天下之贤可者,立以为天子”更是大逆不道,助长了妄议的歪风!压倒一切便是稳定,于是英明如汉武帝,果断地作出了伟大决策,以“为任侠行权,以睚眦杀人”的理由将此属几乎给团灭了。江湖此后多年,已然被冠以“ST”特别处理的警示,侠客们飘然而去,遁世隐居起来,再没有了一寸长一寸强的昂扬,偶尔也干些一寸短一寸险的营生(如專事走私的盐帮和盗铸货币),然这期间的流量再难以大规模刷新,更不消说要形成一个“江湖武林”的生态循环系统了。反正,自史记及汉书后,侠客们便鲜见于正史之中,在新常态下量价齐跌,徘徊在L形走势中且行且珍惜。
  直至到了隋末,为建立起更广泛的统一战线,江湖武林又被打造成为小微企业孵化基地,野心家们的风投、天使基金纷杳而至,对武林人士进行抄底建仓。王朝的复兴大业成为大盘的主题之后带动了江湖武林的情绪盘释放反弹,道学的兴起、释学东渐、还有魏晋时期清谈家们的百家讲坛也为江湖武林融入了“看空”和“做空”的玄妙,葛洪、陶弘景之流,更是大大促进了炼丹事业的发展,著《抱朴子》论述了明哲保身的重要性,对“增强”人民群众身体素质、树立“正确”人生观、宇宙观可谓不无裨益。就这样,在新元素、新概念、新技术的包装下,武林科创板正式开板!这厢或许是因为少林寺作为禅宗祖庭的“空头”代表了当时的先进文化方向及有了十三棍僧救唐王的政治正确罢;也多得了诗仙李太白“发愤去函谷,从军向临洮”的加持;再有《红线》、《聂隐娘》的点缀,逐步奠定了少林5A级官办风景名胜区和“天下武功出少林”的蓝筹个股地位,引领日后整个武林板块估值的起伏。故从唐人时,对豪杰们广大神通之推崇亦开创了一个历史新高,尚武之风甚盛!彼时的侠客们,仗剑一长笑,出门游四方,跃跃欲试起“朝为田舍郎,暮登天子堂”的抱负。武举制的出现,更是对庶民阶级有着强烈的吸引力。要知道高中武状元自然是出尽了风头的:登第后的三天内,可披红挂彩,上街夸官,真所谓春风得意、风光十足了。庙堂与江湖之间,不再相忘,虽有相杀,但亦凭添更多相呴相濡的戏码,从刘备桃园结义借了汉室的壳上市、到郑芝龙的郑氏海商集团实行混合所有制改革接受朝廷并购、再到以后天地会的区块链技术应用(君不见其纵横江湖、堂口之密布有如“分布式数据存储”;点线面体的作业模式、一呼则众应可对之曰“点对点传输”;“反清复明”之理念则与“共识机制”有同工之妙;言谈隐语、行事诡秘则可谓是“加密算法”的运用)。总之各路“好汉”是呈多元化发展,或成功上市、或屌丝逆袭、或创立营销号吸粉无数......再不济者,也可大隐隐于市,通过招商引资与官府来个两两相便,“就如那县门前西门大老爹,如今见在提刑院做掌刑千户,家中放官吏债,开四五处铺面:缎子铺、生药铺、绸绢铺、绒线铺,外边江湖上又走镖船,扬州兴贩盐引,东平府上纳香蜡,伙计主管约有数十。东京蔡太师是他干爷,朱太尉是他卫主,翟管家是他亲家,巡抚巡按都与他相交,知府知县是不消说。家中田连阡陌,米烂陈仓......”当中虽偶尔也会出现一些历史曲折性的问题,如“反清复明”的会党,但毕竟是替“天”行道,忠义礼孝仍是主流价值观,那以后不是有了“拳匪”们带着“刀枪不入之躯”去扶清灭洋;致公堂先是为康梁“保皇”,继而又投向“革命”的转型吗?这也可算是“天地君亲师”在江湖武林中的螺旋式发展,或者说是否定之否定规律的表现形态罢。
  及至近代,面对洋枪洋炮的狂殴胖揍,一则满大人们为了及时止损保住祖上的家业,防止列强以支持维新变法为名搞和平演变;再者洋人的恃强凌弱实在可气,原本还可做个奴才,现如今却被他逼得想做奴才而不得,于是当局便掀起了一场“扶清灭洋运动”,其时民气可用也,人皆曰战狼,犯我大清者,虽远必诛!当然远则远矣,诛的不仅仅是洋人,诛得最多的还是中国人:但凡是奉了洋教、戴了西洋眼镜、着了西装、说了西洋语、留了洋、和洋人交往、藏洋人书籍、娶或者嫁洋人者......尽皆诛之!待到交战时,便用金钟罩铁布衫和女人的屎和尿(这东西据说纯度越高,越新鲜,效果越好)抵御之,结果却被打出了个尸横遍野,屎尿遍地的尴尬局面,还把老佛爷吓得不轻,挟着光绪皇上从紫禁城一口气跑到了陕西去,赶紧下了懿旨:痛剿拳匪!声言要量中华之物力,结与国之欢心云云。至此,武林和侠客作为神通一般存在的时代算是告一段落了,即便后来有了霍元甲吓跑英国大力士、王子平力挫俄国大力士、大刀队长城上抗战图存、许世友、皮定均将军为民族解放奋勇杀敌,但已是作为一种民族觉醒的精神存在了,虽同为武人,却有着价值与使用价值之分了,两者是断然不同的。
  中国之林者,一如儒林、琼林、杏林,存在于各种外史、演义、杂录笔记、志怪传奇中,武林亦然,概莫能外,均养有善于杜撰和附会的习惯:少林之于达摩,武当之于张三丰,形意拳之于岳武穆,长拳之于宋太祖......就连金庸老先生的现代诗意江湖,如《九阴真经》、《葵花宝典》这等武林绝学也他妈都是从朝廷传出去的!至于什么虬髯客、黄衫客、幽州剑客段珪璋、燕山寨主铁摩勒、慈航静斋阴癸派等等此类,更是意淫的杰作,须知道古时普遍实行宵禁,轻功水上漂这种无视地球重力的武功也不是真实存在,所以要想“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还当真不易。但为何市场上大庄和机构还要持仓,小散户受众也一直颇多呢?这得两说,对“大庄机构”而言,确定这些武林外传的估值,断不可脱离其入市目的,就如曾经的“亩产30万斤”对于研究农业科学是毫无价值的,但对于研究政治史、新闻史则是大有裨益的。加上规范性控制(兵器管制、禁止民间集会、禁足)亦能保障市场总体向对其有利的方面发展;而对于小散们,预期则是最重要的因素,就像宗教神话总是被需要的。一如蒲松龄,面对无解的现实,只好用狐仙鬼怪帮助百无一用的书生,实现人生的小目标。
  是故乱世需要侠客,盛世需要装点,人民需要童话!
  想想武林之所以渡尽劫波兄弟在,一曰术,一曰教也。术者有效,但毕竟有限,尤其热兵器时代,任你葵花点穴手如何精妙,都抵不过柯尔特手枪弹569焦耳动能的冲击;倒是说起教来是极富生命力和感染力的,“大师”们现在已不再限于功夫的传承有序包装,纷纷冠以“博士”、“学者”等国字号头衔,况且“有教无类”,“孺子可教也”,经过洗脑入心,年积月累,只要大家都相信或假装相信,这一条江湖利益链就还能运行下去,只要大家心照不宣,武力再废弛,天下还是是皇上家的天下,混不吝如洪秀全,却还是也没能够干得过拖着辫子的曾国藩。所谓“功夫”,只不过是各大门派和利益链条的幌子罢了,就像钞票其实只是一张纸,只要大家都认可它,它就具备了魔力,它就具备了权威!当MMA教练徐大炮同志10数秒击倒太极大师雷某人时,那厢某主流TV《体验真功夫》节目中雷雷的“大松大柔”克敌论和太极绝技“雀不飞”的演示余音未了;紧接着是号称咏春正宗的余昌华、丁浩师徒被现代搏击拳手单臂KO,据说原因是没吃饱;不多久里合腿田野、点穴手吕刚也双双鼻骨骨折惜败落马;倒是太极门的马、陈两位宗师,临危不惧,虚领顶劲,气沉丹田,硬是靠拨打妖妖灵和提诉运用法律的武器战胜了徐大炮,让其在报章上签字画押认了栽并倒赔了数万,为武林赢回了“尊严” ;少林第一护法、三十四代武僧的释某某、陈家沟“四大金刚”传人王大师兄弟在战略上藐视对手、在战术上恶心对手,正面战场上退避三舍,却能在各种平台的口水战中憋足了气不时地啐上一口浓痰,呸!打不死你也要恶心死你!还据说,崆峒、峨眉、青城等诸多门派大佬已经“下山”,誓要维护武林的尊严……“徐贼”此刻命休矣,须知兹事体大,已不仅是体育竞技的输赢,而关乎抵御外侮(MMA毕竟是洋人舶来之物)、国粹存亡、民族复兴之大业!你跟我讲竞技,我就跟你论实战;你跟我讲实战,我就跟我拼武德;你跟我讲武德,我就跟你讲法律;你跟我讲法律,我就跟你谈人生;徐贼破了雷大师“雀不飞”的内功只能证明太极的听劲、弹抖劲、缠丝劲的热度是有多热,多么具有“可炒作性”,以致招来其碰瓷蹭了太极的热度,但却验证不出“隔山打牛”真功夫的假来,毕竟徐贼没有练过太极,是没有办法感受这种真功夫的劲道的;以“KO”论成败只能说明你武学境界低,知不知道武术的最高境界是“止戈”?《精武英雄》中不是说:要击倒对方,最好是用枪......赶紧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拜托,现代竞技体育比赛,不是晃荡着拂尘、品着茗清谈的哲学,搏击比赛又不是西部牛仔决斗,为什么要用手枪来击倒对方?那自行车比赛要超越对手何必要用自行车,用汽车岂不快哉?!倘真如此,中国跆拳道名将、里约奥运会冠军郑姝音也不至于因为黑哨而与锦标赛金牌失之交臂而哭倒在领奖台;大刀队的大刀也不朝鬼子们的头上砍去,直接学了汪精卫“曲线救国”便可“大东亚共荣”了!可这时,拳迷们再想一睹大师们力战徐贼的风采,却发现优酷上的比赛视频已然悄悄的删去,正如其悄悄的来,只剩下雷大师摇头晃脑拳和田野及吕刚们凌厉的表演了,这不免有点儿店大欺客的意味,无怪乎“五连冠”者李连杰、现代“战狼”乌雅京等名宿都纷纷表态口诛笔伐起徐某,马首富更是亲上火线请了国内外的大咖拍了《功守道》为太极、为武林正名。果然这店有多大,心就有多大,那武林盟主是该有多厉害啊……想到这里不觉倒抽了一口凉气:往往知道太多的人,或是这些妄图知道太多的人,通常是危险的!此刻,只好默默的搁笔掩卷,走进厨房拿了菜刀藏在包中,冷笑三声……有道是: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好,一砖潦倒!可别惹我,我疯起来连我自己都怕的……

打赏

0 点赞

主帖获得的天涯分:0
举报 | | 楼主 | 埋红包
楼主发言:2次 发图:0张 | 添加到话题 |
楼主郁离子2019 时间:2019-07-03 07:26:58
  请各位前辈多多指点
发表回复

请遵守天涯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